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2595|回复: 20
收起左侧

【短篇】幸福的热

[复制链接]

27

主题

40

帖子

200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76
金币
138
荣誉
11
人气
13
发表于 2019-6-7 00: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松井珠理奈 于 2019-6-20 11:33 编辑

幸福的热
幸福な熱
作者:神崎ゆう
同作者作品:【短篇】哥哥
生肉:N0376CW
简介:
我曾是雪。
你所做的雪,包裹住了我。
名为你的热,给予了我幸福。

【作者序言】※设定大概是……大正时代,左右……吧!

苍白的头发,赤红的眼瞳。
连父母都害怕看到那副容姿,厌恶着那副容姿。
“鬼之子”
父亲皱紧眉头,将我(*男性)推向深处的离屋。
我不仅是象征着不吉的双胞胎之一,而且还白发赤目,重视面子的父亲自然会做出这种判断。
母亲似乎患上了心病,未曾出现在我面前。
双胞胎的姐姐出落得美丽,她在爱的灌注下成长,而暗地里,我作为病弱的长子,未曾出外,悄悄活着。
透过离屋的窗户,我看到美丽的姐姐满足的笑容,我认为,我只是在这样的房间里,一个劲等死而已。


但是,对这样的我,不知为何也被允许和一个人见面。

“将仁大人”

凛然的声音在呼唤我,我听到后回头,见到了一位美丽的黑发少女。
她是两个月前,成为我妻子的菖蒲。
“菖蒲,”
“今天也很冷呢”
菖蒲,是分家血统的末女。
即便说是分家,但和我所在的本家,更接近于主从关系。

菖蒲,是从幼时开始——在我记忆中是7岁的时候开始——九年时光,会来拜访我的离屋的,唯一一个人。
而父亲,也未责问此事。

最初我不擅长应付菖蒲。
“我叫菖蒲”
她用微微含糊的声音向我打招呼,面无表情。
菖蒲并非格外漂亮的女孩。
然而,微微上挑的黑色猫眼,一直盯着我看,让我很不舒服。
再加上,我和菖蒲话都不多,也没有让人起劲的话题可谈,二人便从头到尾沉默地度过了时间。
重复了好几次这样的会面,我们并没有关系融洽起来。
但是,菖蒲的一句话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将仁大人就像雪兔一样,让人觉得很美”
那时我为了解闷,结结巴巴地把自己被隔离于此的理由告诉了她。
菖蒲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她盯着我说。
我不觉得她会撒谎。
会撒谎的人应该更懂得怎么为人处世。
“雪兔?很美?——真得吗?”
“是的。而且我喜欢冬天,所以很羡慕将仁大人那像雪一样的白发”
在她微微笑了的瞬间,我心想,啊啊,我想和她打好关系。
那个想法至今也浓浓地残存心中。
不过,我也无法否定,事实上,友情已变成了爱情。
菖蒲静静编织出的言之叶,就正如白雪,沙沙地,绵绵静飘我的心膛。
我们未曾触碰对方。
只是一个劲地交谈。
菖蒲所做的厚雪,以及美丽的纯白,让我感慨万端。
她摇晃着黑发,编织出纯白的言叶。对于一无所有的我来说,菖蒲便是全部。
要是为了她,我甘愿接受一切。


数年间,我对菖蒲的思慕愈演愈烈。
在我十七岁的秋天,父亲命令我和菖蒲结婚。
双胞胎的姐姐定下了政治婚姻,在对方家做出无谓的探寻前,父亲让我结婚了。
在拥有爵位的家族中,姑且是长子的我却十七岁了还没结缔婚约,对此似乎突然传出了流言蜚语。
父亲很爱面子,这事决定得很有他风格。
而我知道,此事还有另外一个理由。
但是我什么都没说,点头了。
和菖蒲成为伴侣的事实,让我高兴得要手舞足蹈。


“菖蒲,下雪了呢”
以结婚为契机,我们搬到了郊外。漫雪飞舞,溶化在了屋子那小小的庭池中。
“你第一次看到下雪吗?”
“这是第一次实际看到呢。毕竟往常都是隔着窗户看的”
手心抓住了白雪,雪花渐溶,没入无形。
“肯定,会堆起来吧。毕竟今天很冷”
她轻轻地,嘴角微勾,拉起我的手。
面无表情的她,体温却意料外得高。
如果她用手心握住白雪,雪花肯定会眨眼间便消失吧。
“将仁大人,你不冷吗?”
“有些。呐,菖蒲,待会儿咱们玩雪吧”
“虽然有点想玩……但是不行。将仁大人不是有些感冒了吗?”
“那么,等下次下雪了,我们两个去玩雪吧”
“……好吧,约好了”
菖蒲雪白的侧颜突然别开了。
脸颊上,睫毛落影。
白色的气息,溶散于外。
——下次,是什么时候呢。
雪会不会落下呢。
在我这具身体尚佳的时候,雪会不会落下呢。
那时候我们会不会手拉着手,老大不小了,仍在皑皑白雪上漫步。
“菖蒲,”
“什么?”
脑海中浮现出未来的预想图,我却没能将这幅图描绘给她听。
苍白的气息细细绵延,抹掉了话语。
我对感到莫名其妙的她回以一个微笑,咳嗽一声。
“我有些冷了。进去吧”
“既然您感冒了,就请乖乖躺下啊”
她的口吻就像拿孩子没办法的母亲一样,对着我说教。
“你能呆在我身边吗?”
我说着,试图朝她撒娇,她便突然背过身。
“……我在,我就在你身边”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在房间里睡觉,迎来夜晚,吃饭,再度缩进被窝中。
我们虽然是同一间寝室,却不睡在同一个被窝里。
即便成为了夫妇,却没有结缔肉体上的关系。
我想触碰她。
——但是,我知道,现在还未到时候。
“菖蒲,”
“什么?”
我唤她的名字,躺下了的她便转过身面向我。
“我睡不着,你说些什么吧”
“今天我一直都跟你在一起,所以并没有什么将仁大人所不知晓的有趣话题可讲”
“也是。但是,你说什么都可以。我喜欢菖蒲的声音”
凛然,清澈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无论哪一位大名鼎鼎的音乐家,肯定都无法奏响,能胜过她声音的乐曲。
——即便未曾听闻乐器演奏,我却如此确信着。
“将仁大人,有时会说些怪话呢”
“那是事实”
我接了句孩子气的回答,她便暂且没有回应。
我伸手向闭上眼睛的她。
指尖传来了比自己高很多的体温。
——我爱你。
在赤目的我注视下,那微微的红霞,那与年龄相符的稚嫩之处。
当她面无表情地为我编织出话语的时候,那一双黑瞳。
那过高的体温。
皆为我的全部。
是我世界的全部。
——啊啊,实让人怜惜。
我无法去考虑,这份幸福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正因不是永远,我才细细品尝着如今的幸福。


和菖蒲结婚后的第四个冬天。
第一年我感冒了。
第二年和第三年,我都似乎命中注定地被病原体袭击了。
然后在第四年的这个冬天,我终于没被病魔袭击,身体健健康康的。
今年,终于要履行和她的承诺了。
“菖蒲,来,咱们玩雪吧”
“你都二十一岁了呀?”
她即便叹着气,却也手上拿起了和服外褂。
“正因到了这个年纪,才产生了意义”
她似乎放弃了,也为我拿上了和服外褂。
她将外褂披上我的肩膀,包裹住我冰冷的身体。
“来,走吧菖蒲”
我朝她伸手,她便战战兢兢地将自己的手覆上我的手。
她无论到什么时候了,都不习惯触碰我。


我一脚踏上雪,自己靴子的形状便漂亮地留在了上面,让人觉得有趣。
昨天雪才积起来,还很柔软。
“怎么样?第一次的雪”
“很软。而且,很漂亮”
阳光细细地溢出白云的缝隙,白雪反射下的阳光在视网膜上一晃。
“POFU”的一声巨响,我摔进雪中。
菖蒲露出了大吃一惊的神情,她的表情很有趣,让我不由笑了。
“你,你干什么啊!?”
菖蒲罕见地动摇了,她的声音从头上降落。
我再度觉得这很有趣,笑个不停。
“啊—,心情真好”
雪被挖成了我的形状,溢出的雪堆落在脸上。
十分冰冷的雪吸收了体温,化作水滴滑落脸颊。
“白发,被白雪所埋,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啊”
——在闪闪发光呢。
她跪在我身边,梳理我的头发。
“在一片白色中,浮现出赤瞳,也让人觉得很漂亮”
菖蒲仿佛要描绘出我的轮廓,她炽热的手指在我眼睛周围滑动。
“只有菖蒲。会这么说”
“其他人都是笨蛋”
她恶作剧般地笑了,我也跟着笑了。

埋在雪中,也不知过了多久。
感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从云朵的动向上看来,似乎没有经过那么长时间吧。
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
我突然看向上方,眼前的她痛苦地皱紧眉头。
“菖蒲,”
“我在,将仁大人”
瞬间,我沉默地用手挽住她的脖子,重叠上嘴唇。
——值得令人惊讶的是,这是我们第一次接吻。
缠上她的舌头,摄取了她一部分的体液,强行地扣住想要抵抗的她。
终于离开了双唇,眼泪从她的双眼溢出——同样值得让人惊讶的是,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眼泪——我连她的眼泪也用舌头舔舐掉了。
“住手!!!”
她一脸拼命,压下我的手腕。
“菖蒲,”
“你想死吗!!”
看到她悲痛的表情,微微的罪恶感盘踞上了心头。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我只不过由自己,招来了命定之数。
我只是想去,背负起她的十字架。
这是个自我满足的行为。
“菖蒲,我……我,知道的”
菖蒲的脸色逐渐苍白。
她的脸色,即可以说像是白雪,也可以说,宛如其背后铺开的阴天。
但是,唯有她眼瞳中的水色在飘荡,那份湿润使得她眼中的黑色更添一层艳。
啊啊,我唯独不愿让那双眼睛混浊。
“菖蒲,我从最初开始,就全都知道了”

菖蒲,是分家出身的女儿。
而那个分家,代代从事我家的黑色工作。
不仅仅谋略方面的,他们还承担暗杀任务。
那个家族,为了能巧妙而迅速地暗杀,制作出了“毒”。
让女儿自幼便浸泡在毒中,使她们全身毒变。
连续十年都浸泡在毒中,不仅她们的血液,连她们的泪水和唾液,都含有致死量的毒。
那个家族的做法,就是将女儿送到目标身边,让他们产生感情,然后给予对方体液,杀了他们。
正所谓毒妇。

——我知道的。
在幽禁我的离屋中,有几本书。
当然,要是被发现了,那些糟糕的书籍就会被父亲没收吧。
然而,记载了那个家族“毒”的功绩的记录书,恰好夹在了书堆里。
当然,我最开始是不信的。
但是菖蒲她——菖蒲太害怕触碰我了,无论是帮她擦汗,还是清洗她擦伤时流出的血液,她都一概拒绝我。
我便相信了毒妇存在的可能性。
即便菖蒲很可能就是毒妇本身,我也接受下来了。

但是,即便这么说,我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

然而,某一天——在宣布与菖蒲的婚事前几天,我知道了。
“藤子大人似乎怀孕了”
母亲打开离屋的门,笑了。
时隔数年再见面的母亲,她眼瞳的焦点涣散,混浊一片。
甚至让我一瞬间,认不出她是谁。
我最后一次看到母亲,是透过离屋的窗户,看到她和姐姐玩球。
我强行回忆起来,尝试将她与记忆对照,却没能好好地对上号。
藤子大人,这个名字我听过。
我曾透过窗户,听到仆人间的传闻。
藤子大人,是父亲最中意的情人。
“据说,那个女的生下了男婴,所以已经不需要你了。据说,要用“毒”来处理掉你”
“母上,”
放声大笑的母亲,宛若怪物。
被癫疯灼烧了身体,可怕的怪物。
“生下你就是个错误……。要是没有你,我就能继续被那个人爱着,生下黑发的继承人”
“母上,”
我的声音,传递不过去。
她即便在这个状况下,也没有看我。
“那个女的生下了继承人,就这样健健康康地培育男婴,然后你就会被那孩子杀掉,连存在都归无……我,我,我”
我很可怜母亲。
即便我死了,父亲的爱也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母亲没有注意到这点呢。
无论我多么可怜母亲,我这一辈子都无法说出让母亲满意的话语。
母亲突然,停下了动作,歪起脑袋。
“……啊啦?这里是哪?”
她摇摇晃晃地转身,用可疑的步伐走向外头。
离屋中残存着寂静的悲怆,我再度想起母亲的话。
——用“毒”处理掉。
——被那孩子杀掉。
母亲这么说的。
能想起来的人只有一个。
仔细一想,父亲可能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把我杀掉,而认可了我和菖蒲的相会。
如果对菖蒲产生了好感,我便浑身都是缝隙。
爱上她,相互触碰,我轻而易举地就会死掉。
既然连新的继承人都准备好了,那我就没用了。
随时都能创造出“外面的某人对我下毒”这一事实。
疏忽之下让继承人被杀,找不到犯人,无可奈何地迎来新的继承人。
伯爵家完成了这样的悲剧。

但是,知道这件事后,我依旧接受且期盼着,被菖蒲所杀。
我,是被所有人否定的存在。
那么至少,直到临终之时,希望能待在她身边。


“菖蒲,对不起……我,知道的”
我编织话语,意识到自己的呼吸越发细弱。
喉咙渐渐锁紧。
“将,仁……住手……对不起……唔”
“我看到了……本家的父亲给你的信件。藤子大人的长子似乎成长得很健康”
菖蒲频频摇头。
她并非在否定什么。
只是一个劲地,拒绝现实。
她就像疯了般,我连她的这幅姿态,也爱着。
“然后……呃,然后,已经不需要,我了吧?”
杀了他。
那是信件最末的文字。
信件的日期是两个星期前。
父亲差不多要急了吧。
要是没处理好,她就危险了。
——那可让人困扰呀。

视线已经模糊,转灰,连眼前的她都感觉很遥远。
即便伸手也无法好好地掌握住距离感,碰不到她的脸颊。
看不下去的她,抓住我的手。
啊啊,好暖和啊。
“……菖蒲,我喜欢你”
“是的,是的……呃,我也,恋慕着你”
终日面无表情的她,是消失到哪里去了呢。
她啜泣着,拼命地打算将我紧系于这个世界上。
明明我希望她至少笑着,明明我想看到她尽情欢笑的样子。
“菖蒲,菖蒲……谢谢你……”
她接受了我的全部,而我对她感谢与爱意,无论何种言辞都无法表达。
“……将仁大人,来年我们也来玩雪吧,呐,我们逃走吧。肯定没问题的,能逃脱的……拜托了,拜托了……”
连她的呜咽也愈发遥远。
要是有那样的未来就好了呢,我在渐远的思绪中想象着。
边赏雪边饮茶,互相扔雪球,脚踏雪地,做个雪兔,在走廊上注视着雪兔直到它溶化。
两个人,一起。
要是有那样的未来,就好了。

“菖,……蒲,”

已然无力。
后悔的事情数也数不清。
啊啊,但是——我这双赤目中,最后映照出的影像,能够是菖蒲,真是太好了。


她说,我是雪。
雪是必然会溶化的。
她肯定就是,溶化掉我的热量。
高高的体温缓缓地传递给我,温暖了我,溶化了我。

我,很幸福。
被我所爱的她,溶化掉了的,幸福的雪。

在完全被黑暗所囚之前,我感受到了,她温暖的热量正紧紧握住了,自己那麻木而冰冷的指尖。




啊啊,拜托了,愿她的热量,能唤醒幸福的春天。

【作者后记】
好久不见。
对他而言的happyend,对她而言的badend。
她是否看到了春天,则任凭各位想象。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SF7 + 1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127

主题

2278

帖子

3065

积分

图书委员

鴿子desu

Rank: 18Rank: 18

天命
2321
金币
13652
荣誉
10
人气
500
发表于 2019-6-7 00: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翻了男主人公視角!

点评

嗯?有女主人公视角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7 09:29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0

主题

116

帖子

175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610
金币
67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7 00: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悲傷的故事...

0

主题

44

帖子

103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21
金币
51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7 08:57: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太喜歡這種短短的故事了!⋯有女主人公視角!?

点评

没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7 13:41

1

主题

196

帖子

157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38
金币
1015
荣誉
0
人气
4
发表于 2019-6-7 09: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redsandy 发表于 2019-6-7 00:32
竟然翻了男主人公視角!

嗯?有女主人公视角吗?

点评

嗯?好像誤會大了⋯⋯ 我的意思是你都是翻女主人公的小說,這次竟然翻了男主人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7 12:59

127

主题

2278

帖子

3065

积分

图书委员

鴿子desu

Rank: 18Rank: 18

天命
2321
金币
13652
荣誉
10
人气
500
发表于 2019-6-7 12: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内田真礼 发表于 2019-6-7 09:29
嗯?有女主人公视角吗?

嗯?好像誤會大了⋯⋯
我的意思是你都是翻女主人公的小說,這次竟然翻了男主人公⋯⋯

点评

这么一说,好像是… … 嗯?不对,隔壁的《于12米(略)》也是男主视角的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7 13:40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27

主题

40

帖子

200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76
金币
138
荣誉
11
人气
13
 楼主| 发表于 2019-6-7 13:40: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redsandy 发表于 2019-6-7 12:59
嗯?好像誤會大了⋯⋯
我的意思是你都是翻女主人公的小說,這次竟然翻了男主人公⋯⋯ ...

这么一说,好像是…

嗯?不对,隔壁的《于12米(略)》也是男主视角的鸭

点评

嗯? ...................... ............................... 啊! 是呢www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7 13:41

27

主题

40

帖子

200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76
金币
138
荣誉
11
人气
13
 楼主| 发表于 2019-6-7 13:41: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空號貓 发表于 2019-6-7 08:57
很好看!太喜歡這種短短的故事了!⋯有女主人公視角!?

没有(>﹏<)

127

主题

2278

帖子

3065

积分

图书委员

鴿子desu

Rank: 18Rank: 18

天命
2321
金币
13652
荣誉
10
人气
500
发表于 2019-6-7 13: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松井珠理奈 发表于 2019-6-7 13:40
这么一说,好像是…

嗯?不对,隔壁的《于12米(略)》也是男主视角的鸭 ...

嗯?
......................
...............................
啊!
是呢www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0

主题

481

帖子

2729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2407
金币
1068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6-18 14:17: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黑寡婦蜘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4 19:46 , Processed in 0.259337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