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8442|回复: 35
收起左侧

[第二章] 42.奧義

[复制链接]

231

主题

408

帖子

1581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255
金币
117
荣誉
21
人气
346
发表于 2019-5-31 21: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yancats2012 于 2019-6-30 10:54 编辑

周圍的聲音彷彿進入了靜止的狀態、這是在滿席的空中競技場、全體人員的感受。

神前決鬥的規則之一、僅能攜帶一把武器入場。

手持蒼之上古刀(伊伽利瑪)走進決鬥場、白髮隨風飄揚的美麗劍士、全場的人無一例外都被她的一舉一動所吸引、那些曾經認識她的人也被周圍的氣氛所引響、無法說出口的驚訝與沈默。


「什麼⋯⋯⋯⋯那是⋯⋯⋯⋯?」


相隔十一年沒見到的女人、彷彿時間從那天起就從未前進過⋯⋯⋯⋯或者說她的舉止仍未改變、但、對比曾經更加年輕美麗的身姿感到愕然。

包括愛麗絲在內、受到她吹捧的皇帝、騎士團團長、宮廷首席魔術師、宰相、甚至連父母兄弟姐妹都一樣、眼前的女人令人愕然。

愛麗絲依然還記得、以前確實已經對她施以了嚴刑殘酷的拷問才對。然而、在眺望魔術所投放的影像中、決鬥場上夏莉的身姿、那美貌已經遠超那時候自己所羨慕嫉妒的狀態了。


『那、那⋯那個今天去監獄的時候、皮膚也好頭髮也好、通通變回尚未入獄的美麗狀態了!!』


回想起來、那曾經擔任拷問者所說過的話。那時候自己曾認為那只是白痴愚蠢的妄想、但此刻才理解那些話是真的。

現在本應是三十歲的姊姊、卻有著比二八年華時自身內心所嫉妒的美麗還要更加傾城傾國的身姿出現在愛麗絲面前、而自身又是如何呢?

並不是什麼特別的自負。然而、臉上的皺紋和肌膚、不敵十年光陰摧殘、刻印歲月的容貌、和透過魔術影像、那不化妝有如十代少女般吹彈可破的肌膚相比、愛麗絲意識到久違的嫉妒與憎恨之火在心中燃燒。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定、一定只是用什麼魔術偽裝了而已!是啊、因為對面有《黄金的魔女》呀⋯⋯!!)


姑且不論真相如何、愛麗絲理智上依然無法接受夏莉比自己更加優秀美麗、而選擇逃避了現實。

但、其意識深層中是能夠理解的。那已經不是阿爾格雷家血統可重現的年輕與美貌、如果不是受到神的寵愛是不可能重現的。


「⋯⋯⋯⋯」

「⋯⋯阿、阿爾貝托大人」

「啊⋯⋯啊!? 怎、怎怎麼了嗎、愛麗絲?」


就像是在驗證現實一樣、以如此沈溺於自己阿爾貝托為首、那些自己曾經吹捧過的美男們、光見到那女人的外表就已經陷入了迷戀中。


『哼!!真是好久沒見到了、那令人討厭的髮色與眼瞳。⋯⋯⋯⋯嘛、但臉蛋確實很漂亮呢』

『快、快看看那個⋯⋯⋯⋯是男人都會喜歡的身體。⋯⋯⋯⋯勝利之際、陛下能將那女人賞賜給我嗎?』


那些支援愛麗絲和阿爾貝托的有力貴族們、即使是坐在自己附近的也是如此、帶著蔑視與充滿獸慾的目光看向夏莉。

從談話的內容與視線來看、貴族們似乎更喜歡像夏莉那樣豐滿的胸部和柔軟的身軀吧⋯⋯⋯⋯⋯⋯⋯⋯說好聽點就是嬌小可愛、說難聽點就是與缺乏凹凸有致身材的愛麗絲完全相反。

那些人都很面熟。不僅僅只有美男子、愛麗絲還與不少支援自己的有力貴族共處閨房、但其中也有對自己不抱有慾望的人。


(還是⋯⋯⋯⋯!即使經過了十一年後⋯⋯妳還是⋯⋯⋯⋯!)


而且來到這個觀眾席之前、愛麗絲也看到了繼承夏莉外貌的雙子、更加速了自己心中嫉妒的情感。

自己應該是活在更優越的家族裡。某種意義上、愛麗絲應該有比夏莉更優渥的恩惠才對。然而眼前的身姿、素質都是不需要言語就足以吸引人、更別說有如天使妖精般的孩子們⋯⋯⋯⋯不管哪一種都是愛麗絲想要卻得不到的。

坐在和阿爾貝托一樣的椅子上、把手放在椅子扶手末端的水晶⋯⋯⋯⋯能夠強烈感覺到存在於競技場下方陳列的陷阱與魔道具。

現場沒人能發現平時那滿溢自信的眼瞳、早已渲染污泥般的憎恨與嫉妒。










緊握傳家寶劍站在競技場的《守護劍姫》。相對的、對璐蜜安娜來說是《劍姫》的⋯⋯⋯⋯冒險者公會引以為傲的《白之劍鬼》。

在野蠻職業、冒險者中聲名大噪的夏莉、以世界最強(帝國最強)的騎士璐蜜安娜作為對手、會被璐蜜安娜啃食到哪種程度呢、這是帝國單方面的看法。


(怎麼回事?無法看透她的實力⋯⋯)


但在那其中、璐蜜安娜是相當困惑的。抵達劍術巔峰的達人、是能夠觀察與之敵對的人、其行動來判斷對方的實力。

然而、在達人領域精通劍術的璐蜜安娜也是能夠靠著觀察而判斷對方的實力、但將蒼之上古刀(伊伽利瑪)⋯⋯⋯⋯的刀尖朝下、毫無顧忌地站在自己面前、看上去別說是武人了、單純的就只是外行人而已、可是內心深處卻有種奇妙的感覺。


「⋯⋯⋯⋯夏莉閣下。雖然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和您一決勝負、但對我來說是求之不得的好機會。雖然因為某種原因無法手下留情、但還是讓我們互相全力決戰吧」

「⋯⋯⋯⋯⋯⋯」


沒有給予回應。只是⋯⋯蒼之上古刀的刀尖稍微抖動了一下。


「那麼⋯接下來、在偉大的母親、天空之神的代理下、兩者將以武藝一決雌雄。⋯⋯⋯⋯雙方、準備⋯⋯」


站在審判席上的樞機主教做出的下一件事情就是決戰的信號。夏莉和璐蜜安娜相互緊握手中的劍。


「⋯⋯⋯⋯開始!」


出乎意料、經典的決鬥開局(讀取對方攻擊)並沒有發生。


「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呵呵呵!!」


踏破決鬥場石板的氣勢、以爆炸性的速度瞬間縮短距離的璐蜜安娜。周圍外行人的眼睛都無法跟上的速度、拔刀一閃⋯然後穿越、像是瞬間切斷夏莉的身體一般。


「⋯⋯什」


但、血光並沒有四濺。不僅如此、連衣服都沒有任何傷痕。手中的感覺不由得讓自己看向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輕盈的劍、注意到的時後劍上那熟悉的劍身早已消失不見。

緊接著、什麼東西刺入決鬥場石板的聲音打破了沈默。在場僅有包含金絲雀、阿斯忒里歐在內的一部份強者、立即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以及那失去刀刃的寶劍。


「嘖!?」


璐蜜安娜急忙的往後跳。

劍被切斷了。傾注自身全心全意、從正面全力的一閃、但手中的寶劍卻像砍樹一樣從根部完全被切斷了。

璐蜜安娜意識到了這劍技早已超越人類道理。打算先下手為強、突擊對方的空隙給予一閃、然而、注意到這個夏莉⋯⋯如果她想的話、自己恐怕早已被斬殺了吧。


(何等的速度⋯⋯⋯⋯!但是⋯⋯⋯!)


繼承家族血統的詛咒開始作祟、不管如何都不能放棄。儘管理解在劍技方面、對方擁有壓倒性的優勢、但璐蜜安娜仍認為自己尚未輸了比賽、將魔力注入手中緊握的寶劍。

令在場觀眾驚訝、已被切斷插在石床上的劍身、飄散為粒子收束在璐蜜安娜手中的劍上、再次形成劍的形狀。


「果然是魔武器嗎⋯⋯」

「沒錯⋯⋯此乃家族代代相傳的寶劍」


刀刃的軌跡在空中旋轉一圈。霎那間、競技場內捲起充滿沙塵的小型捲風向夏莉襲擊而去。

然而夏莉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手中的上古刀(伊伽利瑪)由上而下一閃。小型龍捲風被一刀兩斷、爆散之風襲擊四周。隨後襲擊而來的是縱向斬擊、用魔劍壓縮了火和水元素的二重斬擊。


「……哼」

「庫!?」


如果被斬擊攻擊到了恐怕會瞬間四分五裂吧、但夏莉在面對水火二重斬擊前絲毫沒有膽怯。抓緊斬擊的空隙、閃避、向前衝刺。

移動速度之快、璐蜜安娜無論如何也要擋住那超越音速的斬擊。

鏘——————!



夏莉打算繼續白刃戰緊逼進攻、不過、注意到璐蜜安娜手上的劍身帶電()的瞬間、立即拉開了距離。

已璐蜜安娜為中心擴散、遲來的激烈電擊。雖然有些距離、看似好像當時竜王釋放那讓人類瞬間碳化的電擊、就算是身體耐久力相當出色的夏莉、如果完整吃到一套電擊的話、馬上就會因電擊身體麻痺、無法動彈而敗北吧。


「現在想起來了⋯⋯⋯聽說有那樣東西的存在呢⋯⋯⋯雷納德家族的傳家之劍(克拉倫特)


若是能適應五大屬性的極致、自然能夠應對所有狀況。這是曾經有過的戰術理論、可追溯到那古老依然還在發展詛咒的年代、但即便是現在、魔術早已發展成熟的至今、也依然是無庸置疑的強力戰術論。

將那戰術理論重現、並具現化的寶劍⋯⋯⋯⋯『五大元素指揮權(燦然輝耀的王劍)

劍刃由地屬性的魔力所構成、劍身上魔力的流動十分強烈、能夠釋放持有者想像的屬性攻擊、破格的魔武器。

曾經是象徵帝國權威的寶劍、在過去戰亂的時候賜予了某個騎士。那、即是雷格納侯爵世家的誕生。

達人領域的天才、破格的魔武器⋯⋯⋯⋯用冒險者的等級來譬喻、說足以登上階級S冒險者也不為過吧。單純看頭銜的話、B級冒險者夏莉是沒有獲勝的可能性、不知道實際情況的人也為這樣想吧。


「然後呢?」

「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持續將捲起漩渦的火焰、呼嘯的狂風、逆襲的水流、隆起的岩劍斬斷、迴避周圍併發的電擊、夏莉再次於璐蜜安娜攻擊的空隙中、逼近、白刃戰。

鏗—!鏘—!鏘—!鏗—!鏘—!

絲毫沒有停頓、夏莉手中的劍像是分裂一樣、幾乎無法猶豫的連續斬擊襲擊了璐蜜安娜。白刃戰的火光四濺、劍姬只能依靠手中的寶劍作為盾牌、不斷防禦夏莉的斬擊。










「⋯⋯⋯⋯速、速度太快了、感覺什麼都看不見?」

「嗯⋯⋯⋯⋯有同感、對方也是一樣呢」

「我還以為從遠處能看到什麼呢⋯⋯⋯⋯到頭來都不知道自己看了什麼(๑•́ ₃ •̀๑)」


在南側王國方面觀眾席上的蘇菲和缇歐、還有新米冒險者三人用遠程觀看著、那自己永遠無法理解的全貌、競技場中所展開神速的劍技激戰。

競技場上、白刃戰的火光、五大屬性的攻擊與爆散的元素、那讓旁觀人眼花撩亂的速度、兩名劍姬的身影忽隱忽現。


「阿斯忒里歐桑⋯⋯⋯⋯您知道那兩人到底展開什麼戰鬥嗎?」

「嗯、略懂略懂。話雖如此、兩人乃是活在劍中的同志⋯⋯⋯⋯雖然吾輩可以看見動作、但是無法解其中的技術與奧妙之處」


雙方看起來只是肆無忌憚的相互廝殺、但實際上兩人卻展開了達人領域極致的攻防戰。幾乎等同於冒險者S級別的劍士攻防戰了。

只能使用一把武器、魔術可以自由使用、勝利的條件是投降、還是無法繼續戰鬥呢。在這場神前決鬥中、在規則上是完全對夏莉不利的。

決鬥中、僅能使用一把武器就是夏莉的瓶頸。劍鬼擅長的作戰方式、是運用魔力創造身處於異空間原型武器的仿冒武器、而且進可攻退可守、甚至用完即扔。

魔術、一旦使用了、手中的武器就會增加。不想因這點讓對方可以指責自己這種麻煩的事情、夏莉才決定封住自己擅長的作戰方式、與萬全準備的劍姬對峙。

但、就算如此《白之劍鬼》的實力依然是壓倒性的強大。璐蜜安娜不管怎樣想要取得距離使用遠程魔術牽制住夏莉、那些攻擊全部都會被斬斷迴避、而在下一秒夏莉就會在攻擊的空隙中迫近、白刃戰、強制璐蜜安娜防禦。

確實、璐蜜安娜絕非泛泛之輩。但面對的對手是連竜王都單人討伐的夏莉⋯⋯是因為自身的強大才勉強進行了防禦戰嗎⋯⋯⋯⋯恐怕被斬殺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但、由此所見不得不承認夏莉強大到跟怪物一樣、不、是超越怪物了。


(哦!是這樣嗎。看來、敵人不僅是姬騎士閣下而已。魔女閣下似乎早已比我更有心得(注意)呢⋯⋯)













對付一個冒險者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多時間呢、舞台周圍上的帝國騎士團團長為首和周遭的貴族開始不斷的給璐蜜安娜潑冷水。然而搞不懂戰況的帝國一方、只有兩人注意到夏莉的異常性。


(怎、怎麼回事!!明明發動了陷阱、但是動作卻沒有遲緩的樣子⋯⋯!愛麗絲、妳那邊如何?)

(不、不行!!這裡也是一樣的狀況⋯⋯⋯⋯!)


不斷竊竊私語的皇帝夫婦。為了防礙夏莉獲得勝利、確實已經發動了舞台下的陷阱、不過、對於那些不知為何有如啞彈的陷阱、如此不可思議的現象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原因出在夏莉身上。

所謂的作弊、不被裁判發現就好了。在空中競技場下方、隱藏著多數用魔力探知也無法發現、肉眼無法看變化的魔術、為了讓其改變戰局的各種陷阱。

那些陷阱有著各樣的效果、穿著靴子在與石床短暫接觸的瞬間造成全身麻痹、摩擦係數為零(滑倒)等等、不過那些全部早已毫無意義。


————————看吶、夏莉。那個競技場下方有相當多的陷阱吶?

————————嗯、看見了。似乎對方也不打算堂堂正正的來⋯⋯


但、在最強的魔女與可以看見全部(異能)的夏莉面前、那些可恥的策略刑同虛設。

當然是可以事先排除那些陷阱的。但、不這樣做的理由很單純⋯⋯⋯⋯就算在滿是陷阱的競技場、同時對峙璐蜜安娜也沒問題的。

所謂冒險者、是時常需要突破危機的人。因此夏莉一邊與璐蜜安娜高級別的魔術騎士戰鬥、一邊讓其陷阱無效化。

劍鬼的絕技、那雙眼瞳內所看見的東西、將原本無形無色的概念和詛咒一刀兩斷。斬殺在腳下、那不穩定的魔力流動、用著璐蜜安娜也無法理解的神速劍舞、讓陷阱失去效用。

策略也好、技術也好、性能也好、從正面扭轉一切、那壓倒性的力量。阿爾貝托和愛麗絲、以及正在和她對戰的璐蜜安娜、才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在與什麼戰鬥、並理解了其冰山一角。


(簡直就像山一樣⋯⋯像山一樣巨大的怪物⋯⋯⋯⋯!)


眼前的白色劍士早已脫離人類的道理、越來越能看見如此的幻影。但是、她是一名騎士、與詛咒沒有任何關係、身為騎士、就該為了自己的君主(菲莉亞)獲得勝利、凱旋而歸。


「那麼⋯⋯⋯⋯這招如何、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借助暴風之力向後大幅退開、孤注一擲的將所有魔力通過劍身擴散至周圍。身邊三百六十度全範圍內、在大氣中形成有如拳頭般大小的冰雹與碎石、其密度幾乎毫無空隙。

好似魔術的石彈與冰彈一樣、用著足以射穿岩石的威力射出。璐蜜安娜打算發動並持續保持這威力、對決鬥場全域展開無處可逃的攻擊火網。

不管是多麽不符合常理的體技、只要沒有能夠閃避的地方、那必定會露出空隙。確實、要防禦這招只要使用無詠唱的結界術就可以了、但只要結界發動的瞬間就用自己最強威力的一擊突入。

將年僅十七歲就抵達帝國騎士頂點的少女、其驕傲之心打碎的強敵面前、璐蜜安娜意識到、勝利的貪慾已經吞噬了自己的理性。


(⋯⋯⋯⋯想要贏!)


內心是感到羞恥、但此時此刻、自己早忘記除了眼前劍士以外的所有事情。為了回應內心的鬥志、周遭身邊大量的岩石與冰雹朝夏莉襲去。

吃下了這整套的魔術肯定是致命的。觀眾席上傳來了愛女的呼喊。夏莉解放隱藏在愛刀內、其中之一的力量。


「星殞吧、《蒼之國壁(伊伽利瑪)》」


沒有翅膀的物體能夠向遠方飛行、無非是他的移動速度(動力)很快。象徵守護國家的《蒼之國壁》其魔劍的能力、是強制性的使生物以外的飛行物速度(動力)歸零。

從一百到零。突然失去速度(動力)的冰雹和岩石、隨著重力掉落到了競技場的石板上、消逝。


「怎、怎麼會⋯⋯⋯⋯」


孤注一擲的一擊讓自己驚訝不已。夏莉在霎那間向瞬間移動般的爆衝、突入到了璐蜜安娜的眼前、絲毫沒有放過璐蜜安娜那不滿剎那間的猶豫。


「太慢了⋯⋯」

「糟——!?」












突然改變一下話題、對阿爾貝托來說、皇帝城堡是象徵自身權威與榮耀的建築。居於城堡內的皇坐上、自負的以為自己立於帝國的頂點、也是自己和心愛妻子度過蜜月的家、充滿著回憶。

然而、與丈夫的想法有些不同、對於愛麗絲來說、城堡也是非常重要的地方。是、只為了自己製作禮服與收藏寶石的地方、只為了自己而綻放繁花的庭園、只為了自己而存在的權威象徵⋯⋯⋯⋯從成為了皇太子妃到皇妃、至今為止塞滿自己一切的地方。

正因為如此、才會有現在的他們⋯⋯⋯⋯否則、只有極少數人在帝國見到這種景象和現實還能容忍兩人的。


「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心吧屁孩、城堡內和附近周遭的生物都進入了妾身的空間魔術避難了噠!!這樣就不會有問辣!!!庫哈哈哈哈哈哈」


魔女的笑聲充斥整個競技場。

嘲笑著告知皇帝威光莊嚴的巨大堡壘被一刀兩斷。此時城堡倒塌所產生的巨大風壓、以及漫天飛舞的塵埃、此等景象有多少人能夠理解、又有多少人能夠接受呢?

原因不明的天災、有如神罰般的大斬擊⋯⋯又有誰能想像只是一名劍士、單純的劍技所造成的呢?


「這、這是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的城堡⋯⋯我的禮服⋯⋯我的寶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莉從正面由下至上的一刀兩斷、扎扎實實的斬擊了璐蜜安娜的身體。然而、不可意思的是、姬騎士並沒有受到傷害、只有通過異能視覺化的劍之軌跡、和被上古刀一刀兩斷的巨大堡壘。

最初的想法、是假如女兒們被當成人質的時候該怎麼辦、所構思的外道之劍技。假設犯人拿刀抵著女兒的脖子時、自己該如何已不傷害女兒的方式斬殺後方變態所練成劍技。

稀世的才智(傻瓜)與獨特的理論(愛溺)、和對女兒們的愛、所誕生的極致。劍鬼的奧義《絕影(神鳴流、二之太刀)》斬殺應該被斬殺的東西、在此使用了。*註


「⋯⋯⋯⋯沒想到⋯⋯⋯⋯竟然有能把城堡一刀兩斷的劍士⋯⋯⋯⋯世界可真是廣大啊⋯⋯」


此時、驚魂未定的璐蜜安娜、才明確的意識到自己嚴重的誤解。如此神鬼般的劍技、絕對不是什麼(公主)等可愛的稱號、而是可以被稱為斬殺阻擋自己一切事物的鬼才對。


「不是《剣姫》而是《剣鬼》嗎⋯⋯真像個笨蛋一樣⋯⋯⋯⋯自己到底在跟什麼對抗呢⋯⋯⋯⋯」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也對不知道誰取的別名沒興趣、所以不用理解也沒關係」

「⋯⋯⋯⋯哈哈⋯⋯⋯連這(氣度)也不同嗎⋯⋯⋯⋯感覺輸了呢⋯⋯⋯⋯」


倒坐在競技上的璐蜜安娜。內心的傲慢與自豪在不知不覺中被打碎、榮譽有如糞土不值一提。就結果而言、輸了不見得是件壞事、但被如此壓倒性的力量與差距而敗北的自己、有愧對自己應該要守護的菲莉亞殿下。

然而、內心卻又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曾擅自以為自己站在了劍士(帝國)的頂點、但⋯⋯自己仍然還可以變得更強。


「而且⋯⋯⋯還手下留情了吧⋯⋯?」

「⋯⋯⋯⋯」


夏莉並沒有回答、但沈默也是一種回答。璐蜜安娜在決鬥的途中也多次覺得不可意思、好幾次好幾次的機會、夏莉都可以瞬間結束這場鬧劇、但、好像是把自己掌握在手中一樣、陪自己玩耍。

全部的全部(阻礙)都只是為了斬斷那座城堡。為了讓璐蜜安娜進入與城堡形成一直線上、在決勝的瞬間同時斬斷城堡。


「⋯⋯⋯⋯⋯⋯我、也是有應該要切斷的事物」


復仇停止了。但、內心依然存在憎恨之火。夏莉看著遠方失去支撐力正在崩壞的城堡、回想起金絲雀對自己所說的話⋯⋯那就是正確的答案吧。


「長年的憤慨都消除了、感覺相當爽快⋯⋯個人來說⋯⋯」

「為了消除憤慨⋯就把城給斬了什麼的——————」


真是⋯⋯怪物、是敬畏與恐懼。失去意識的璐蜜安娜、那還沒來得急說出口的懊悔之言、與正在崩壞的城堡所發出巨大聲響與轟鳴聲一同倒下了。

评分

参与人数 4人气 +4 收起 理由
sppa8922 + 1 感谢翻译
提亚123 + 1 感谢翻译
kkbxkkbx + 1 感谢翻译
防具店的熊熊 + 1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231

主题

408

帖子

1581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255
金币
117
荣誉
21
人气
346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23: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yancats2012 于 2019-6-1 00:19 编辑

*註  純情房東俏房客的梗
*註  圖片屬於"文庫" 手持兩把刀並非bug
*註  最近隻狼玩多了,用一下劍聖耿

對了 補一下 形同虛設 不是我故意錯字 是我要表 FGO的刑部姬



下一章12:30前解鎖

2

主题

69

帖子

1558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53
金币
518
荣誉
0
人气
3
发表于 2019-5-31 23: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thx 多謝樓主

0

主题

50

帖子

81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50
金币
524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5-31 23:58: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297

帖子

101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797
金币
445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6-1 00:05: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砍掉城堡清爽多了,即使為了女兒停止復仇,並沒代表原諒

0

主题

25

帖子

356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72
金币
20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 00:06: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194

帖子

157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64
金币
948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6-1 00:07: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作者是有玩孤狼嗎

点评

那是惡搞 原作者應該是沒玩過 譯者我是玩得很爽 有些地方就直接給他穿插進去了 連原文都沒有這幾段 但是我覺得穿插進去 效果不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12 10:39
這篇生肉出來時遠比隻狼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5 20:29
這篇生肉出來時遠比隻狼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5 20:29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にゃん喵 + 1 當然有玩 那可是磨練身心的好東西 猶豫....

查看全部评分

0

主题

508

帖子

3146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天命
2864
金币
831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 00: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349

帖子

151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28
金币
954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6-1 00:24: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城堡斬斷就是爽,不過接下來皇帝皇后肯定想增稅大興土木重建城堡,這時就是皇女出場搞事的時候了ヽ(´>∀<`*)ノ

0

主题

165

帖子

103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54
金币
537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6-1 00: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猶豫,就會白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2-6 03:20 , Processed in 0.13170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