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4917|回复: 5
收起左侧

[第三章] 42.二千年の歴史

[复制链接]

1740

主题

1868

帖子

1051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761
金币
519
荣誉
103
人气
162
发表于 2019-5-27 21: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空儚2383

在幼年学校的生活也已經到了第三年。

我拿到许可,前往第七兵器工厂。

雖然是为了确认爱机的情况而来的……。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對完成了的阿维德,有很多傢伙抱着在蹭臉頰。

看尼亚斯,竟像蝉一般紧紧地抱住阿维德。

而且,連我跟她打招呼也没注意到。

“阿维德醬,你好好努力了呢。妈妈很高兴啊。”

——看来,阿维德的改修相当艱辛。

尼亚斯坏掉了。

抬头看向阿维德,和以前相比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框架和装甲都換成了稀有金属。

性能也凌駕了现有机型。

――对制式规格也感到很满意。

但是——。

“不順眼呢。”

看到我这么嘟囔后,在一瞬间拉近距离屈膝跪地的玛丽慌亂起来。

“有、有什么缺失之處吗!”

这傢伙是忍者吗?

嘛,怎樣也好。

“我应该有把金块送过來的。雖然黑色装甲配上银色是不錯,但是我更喜欢黄金。”

隨即,尼亚斯回过头来。

“是谁!是哪裡的傢伙想把这孩子染上那种暴發户趣味的顏色!”

我的兴趣居然被斷言是暴發户趣味。

玛丽站起身来,用手取出掛在身后的剑柄。

然后,剑柄中伸出了刀刃的部分。

收纳型的看起来很方便呢。

“尼亚斯,你曾是个优秀的技師。看在你完成阿维德的功績,我会一刀了結的”

尼亚斯看着我大叫。

“吱呀呀呀呀!里尔姆大人啊啊啊!”

这不就像是看到幽灵的反应吗。

“尼亚斯,请离开阿维德。里尔姆大人的爱机会被你的血弄脏的喲。”

“住手。”

玛丽帶着冷漠的眼神想斬杀尼亚斯,所以制止了她。

“尼亚斯,看在你完成了阿维德的改修,刚才的话就当作没听见吧。去把阿维德的银色部分重新涂成金色。”

於是,尼亚斯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不要!”

“你妹的!”

立即拒绝可不能原諒。

雖然玛丽开始架起剑,但我先来问她的理由。

“银色的部分是和框架相连的。全部都是祕銀哦。可是比起黄金更有价值的祕銀的光芒啊!明明是無比艰辛完成加工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黄金啊!干脆,把银色以外的部分也染成金色吧!”

“悪趣味的說!竟然不理解精鋼光辉的美妙,簡直腦袋有問題啊!”

装饰在阿维德机体上的家徽和花纹,全部都是银色的。

明明想把它们变成金色,尼亚斯卻反对了。

——要不是你的话,马上就砍头了啦!

“如果對祕銀進行塗装的話,性能会下降的!如果用数字来衡量的话,性能会下降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啊!”

——那种程度的话没有问题。

“那就重新涂装吧。”

“再說,本来就没做什么涂装啊!这个黑色也是精鋼的原色呢!啊,阿维德要被劣等趣味的涂装弄脏了。”

尼亚斯抱住阿维德哭了起来。

玛丽看着我。

“里尔姆大人,要進行拷问吗?”

“我就喜欢残念娘。这点小事就原谅她吧。可是――如果你那么不喜欢的话,就让你去涂装作為懲罰吧。”

让厌惡的尼亚斯,親自去進行阿维德的涂装。

“咕哇~里尔姆大人是笨蛋啊啊啊!”

雖然看着一边哭一边涂装的尼亚斯很开心,但還是進行了阿维德的调整,在几天后就回到幼年学校了。




リアムのいない幼年学校。

ロゼッタは、自分たち一族の監視役である役人に呼び出されていた。

「――トーナメントに参加しろですって?」

目の下に隈ができて、やつれているロゼッタに役人たちは言う。

「せっかくの幼年学校です。思い出に参加されてはいかがか?」
「クラウディア公爵家の娘が、まさか尻込みされるおつもりか?」
「レンタル代は借金をしてもいいのです。貸してくれる知人を紹介しますよ」

自分ではどうせ無様に負けるだけだ。

そして、借金をする相手は高利貸しだろう。

まともなところは、クラウディア家と関わろうともしない。

「――分かりましたわ」

だが、断ることもできない。

役人たちに説得という名の、長時間の拘束にロゼッタは耐えられないからだ。

時には数日間、寝食すら許さない説得を彼らはしてくる。

彼ら自身は交代で説得をしてくるので、負担も少ないのだ。

「流石は次期公爵! 今年はバークリー家のデリック様以外にも、海賊狩りで名を上げたリアムがいます。きっと楽しい試合になるでしょうね」

デリックには様を付け、リアムは呼び捨て――それだけで、彼らの本質がよく分かる。

海賊貴族と親しい悪い役人たちだ。

(どうせ、試合に出て怪我をした私を笑いたいのでしょうね)

試合と言っても危険である。

時には死亡者も出してしまう。

そんな試合に、旧式の機体で出場させて笑いたいのだろう。

ロゼッタの心は――もう折れていた。

(いっそ、その試合で楽になりたい)

そして、役人が釘を刺す。

「あ~、それとですね。変な夢は見ない方がいい。バンフィールド伯爵が貴方との結婚を考えているようだが、公爵家の背負っている借金を知ればどうせ逃げます。そうだ。いっそ、リアムから精をもらいますか? 貴女の嫌いなリアムに、土下座をして精をもらいましょう。その程度の交渉なら、私たちが引き受けますよ」

自分がリアムを嫌っていると知ってこの台詞だ。

ロゼッタは、もう何もかも諦めていた。

「――好きにしなさいよ」




正為淘汰赛作出准备的,並不是只有里尔姆。

正在接近幼年学校所在星球的是――海盗們的战舰。

德里克召集來的海盗,數量達数百艘。

不过,並沒有打算用这些战力直接去襲撃里尔姆。

“就只有这些嗎?”

對烦躁的德里克,海盗们不安地訴說,

“真、真的要和海盗猎手里尔姆開战吗、德里克大人?”
“无论报酬有多好,但要和那个里尔姆战斗......”
“明明連有名的海盗都束手無策”

看到他们如此软弱,德里克打了下響指。

机库內的灯光亮了起來,映入眼帘的是新型的机动骑士。

海盗们喧闹起來。

“这是第一武器工厂的新型机。是我強行要過來的。就用這些傢伙,幹掉里尔姆那混蛋。”

德里克的作战计划是——

“幼年学校的淘汰赛,出場的選手只能帶上一台机动骑士而已。当日,就從大气层突入比赛會场圍剿里尔姆。不用擔心有人妨碍。监视克劳迪亚家的官员们,似乎打算助我們一臂之力。”

在因欺负克劳迪亚家而获得快感的官员们看来,与里尔姆的婚約是沒法容忍的。

故此,他们才會帮助德里克。

德里克感到焦躁不已。

虽然也有里尔姆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还未能回收「那個」。

就算想回收在班菲尔德家領地內丢失的「那個」,也因為受到班菲尔德家的军队妨碍而無法寻找。

“只要里尔姆,消失的話——我也就……”

幼年学校的生活与以往不同,只能害怕地躲在学生宿舍。

第二校舍的学生们也一样。

不能去别的校舍作威作福。

畢竟,萬一遇上里尔姆——被欺负的,就會換成他们自已。

昔日随意胡闹的日子已經事過境遷。

现在只能懷着對里尔姆的恐懼过日子。

“――一定要杀了里尔姆。用新型机围攻一个人,根本沒什麼好害怕的吧。”

里尔姆只是多少有点强悍而已。

只要围攻他就沒什麼好害怕的。

德里克坚信如此,咬着拇指指甲,

(沒錯。没問題的。虽然外表上是海盗使用的机动骑士,但內里畢竟是貴價的新型机。就用这些家伙把里尔姆那混蛋――杀爆!



幼年学校的第一校舍。

在其中一间男厕所里,库鲁特和华莱士正在谈话。

“我?今年不會参加哦。”

话题是关于淘汰赛的。

“你也是有免許皆伝的吧?”

作為男爵家继承人的库鲁特,並不打算参加淘汰赛。

“畢竟家里没有多余的机体。而且,靠借来的机体跟里尔姆戰鬥,可連一决胜负也稱不上啊。”

“你老家也不容易呢。”

“現在已經轻松多了哦。畢竟里尔姆出借了舰艇之類各种東西給我家呢。”

得益于里尔姆的支援,領地比以前變得富裕了。

但是,也只不过是和以前相比,这样的程度而已。

库鲁特根本没有奢侈的余裕。

华莱士一脸担心地说,

“吶,就不能阻止里尔姆参赛吗?如果伯克利家的德里克要施計陷害,绝对會是淘汰赛途中。”

库鲁特回答华莱士,那是不可能的,

“里尔姆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哦。而且,他之前已經盯上德里克前辈了。大概――他是真的打算出手了。”

“对方可是海盗贵族啊!家族以外的同夥也很多”

特别是,有很多坏贵族的朋友。

“这样的话,里尔姆就更加不会宽恕了呢。”

华莱士非常烦恼。

“又不能扔了好不容易得到的资助者,但那家伙也实在是清廉潔白過頭了——畜生、我的人生总是有太多困难了”

出生帝王之家盡是麻烦事,好不容易找到的资助者也很麻烦。



班菲尔德家族的大本營。

受邀而来的是——克劳迪亚家族的前代和现任當主。

連佣人也沒有的她们,孤身倆人被邀请到里尔姆的宅邸。

迎接她們的是,执事布赖恩和――眾多的骑士與佣人。

“歡迎之至,正恭候兩位大駕。请问――受邀请的只有你們两位吧?”

雖然布赖恩露出笑容,但他看向的是站在两人身后的帝国官员们。

“我们就像克劳德家的护卫般的人物。请無需在意。”

虽然官员这么说,但他卻以锐利的目光投向布赖恩。

根本看不出抱有善意。

塞琳娜默默地看着他們的样子。

想請兩人稍移玉步到待客室,监视人员也想跟上去,于是决定讓他們在別的房间里等待。

“布赖恩,由我應付那些官员们吧。”

听塞琳娜这么一说,布赖恩点了点头。

“原本想让同性的塞琳娜也同席,應付公爵大人和隠居的前代的――我明白了。这边就交给我吧。”

布赖恩為了无论如何都要谈妥婚事而鼓起了幹勁。



待客室之中。

——现任当家——萝塞塔的母亲支撑着脸色不好的前代。

布赖恩見此,跑到前代身边。

“你没事吧?我马上去叫医生。”

只是,前代摇了摇头。

“已经晚了。我现在只是想——为了孙女使盡自己的生命。”

在严酷的环境下过着贫穷生活的前代,其身体已经虚弱到极点。

“――布赖恩閣下,请允许我們辭退订婚之事。”

“为、为什么呢?里尔姆大人是认真的啊”

“就正因为如此。你們對克劳迪亚家的温情令我們非常高兴。但是,班菲尔德家會因此而背上的並不只有债务。看到那些自称是护卫的官员就注意到了吧?他们是——只是为了欺壓克劳迪亚家而存在的。”

他们是一群以數代前的皇帝的命令为挡箭牌,为所欲为的傢伙。

聚在一起的,都是嗜虐到可以普通地做出残忍暴行的人們。

看着人们痛苦的样子來享樂――就是這樣的一群人。

现任當主――公爵深深地低下头。

“至少,希望能得到里尔姆殿下的精子。为了克劳迪亚家的延续,還望應允 感恩不盡。”

听聞克劳迪亚家的情況,布赖恩黯然落淚。

然后如此想到,

(里尔姆大人――您就是想帮助如此高潔的諸位吧。对于從以前開始就很温柔的里尔姆大人,本人布赖恩深感骄傲啊。)

布赖恩用手帕擦去眼泪。

“――我拒绝。”

見两人表情一沉,又慌忙补充说明,

“里尔姆大人所祈望的是,迎娶罗塞塔大人為夫人。本人布赖恩,对此絕不退让!”

前代摇了摇头。

“不行的。他们靠道理是讲不通的。持续了两千年的他们的工作,已经增添上了相應的分量。”

现在已然亡故的皇帝的命令。

以此为借口,他們随心所欲地度過了两千年。

延续到这种程度,谁都会這樣想,

――“没办法的。”

“里尔姆大人並不是會输給這种事情的人。而且,已经得到了帝国的许可啊。公爵家的罪和债务,全部由班菲尔德家來承担。公爵家的各位大人,對此还有所不满吗!”

布赖恩的声音傳達不到已經絕望的两人心中。

即便如此,布赖恩还是為了里尔姆拼命地遊说。



另一个房间。

塞琳娜正与那些监督官员交谈。

“已经得到了订婚的许可。你们的任务也到此结束了。”

坐在沙发,脚放在桌子上的官员们——态度非常傲慢。

“与此无关。这可是仙遊的皇帝陛下的命令唷。即使,被夺去职务,我们也還對这份工作持有骄傲呢。这次我们只是換為监视班菲尔德家而已。”

在两千年的时间里,此组织已經根深蔕固、枝葉扶疏。

他们是群麻烦的家伙。

“――是說要和班菲尔德家族敌对?”

一个官员说,

“本来,结婚根本就不可能唷。里尔姆殿下做得太过分了。帝国的黑暗,会把他吞噬掉吧”

塞琳娜眯起眼睛。

“你认为向里尔姆大人出手,可以輕易了事吗?”

“終歸只是一个多少會點功夫的小鬼頭唷。真遗憾呢。”

看到这态度,塞琳娜也理解了。

(難不得他——宰相會很辛勞呢)

这么思考着的塞莉娜的影子,稍微蠕动了一下。

一對赤瞳――正看着官员们。




布赖恩(´;ω;`)“想把阿里斯特大人的爱情机变成金色的里尔姆大人——很過分的說。”

0

主题

128

帖子

82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95
金币
64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5-29 11: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裡
有人補翻的原文部分

※※※

里尔姆不在的幼年学校


罗泽塔被监视自己一族的官员叫了出来。


“——你说让我参加淘汰赛?”
官员对着眼下留着黑眼圈的憔悴的罗泽塔说着。


“好不容易上了幼年学校,参加一下留下点回忆如何?”


“克劳迪亚公爵加的女儿,难道打算在这种地方退缩吗?”


“机甲的的租借费就通过借款得来吧,我来介绍可以借给你钱的人。”


反正自己肯定会输吧。


还有,借到的钱也一定是高利贷吧。


认真的地方,肯定也与克劳迪亚家毫无关系。


“——我知道了。”


但,也无法拒绝。


毕竟,罗泽塔无法忍受官员那以说服为名的长时间拘留。


他们会进行那种长达数日,连寝食都无法进行的劝说行为。


因为他们可以轮流接替着进行,对他们来说负担很小。


“不愧是下任公爵,今年的比赛除了伯克利家族的德里克公爵大人外,还有因狩猎海盗而闻名的里尔姆,相比会变成异常非常精彩的比赛吧。


对德里克附上尊名,却直呼里尔姆的名字,但从这一点就知道了他的本质。


一定是和海盗贵族关系密切的腐败官员吧。


(反正,也只是想嘲笑在比赛中受伤的我吧。)


即使是比赛,但也相当危险。


有时甚至会出现死亡。


在这样的比赛中,驾驶老式机甲出场一定会变成笑料吧。


罗泽塔的心,几近破碎了。


(不过,这样比赛或许会更轻松点。)


随后,官员又说出了扎心的话语。


“啊~还有啊,最好不要抱有奇怪的梦哦。班菲尔德伯爵要和你结婚什么的,反正,只要知道了公爵家被俘的债务后,一定会逃跑的吧。对了。干脆,不向里尔姆求点精子吗?如果向着你所讨厌的里尔姆下跪来求精子吧。这种程度的交涉,我们可以负责谈判的。


那是知道自己讨厌里尔姆才有的台词。


而罗泽塔已经放弃一切了。


“——随你们喜欢吧。”

0

主题

672

帖子

1248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70
金币
669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6-25 03: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4

帖子

47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天命
44
金币
2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9-15 12: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残念娘XD

0

主题

999

帖子

996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847
金币
43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8 22:41: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116

帖子

617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52
金币
7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31 12: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1-17 23:21 , Processed in 0.03986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