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826|回复: 0
收起左侧

[WEB] 胎動の章 第3話 第一角-財務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7

帖子

131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22
金币
76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5-5 23: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功绩最大的臣下,到底是谁呢?”

后来,有人问破坏之御子——木崎·苍马。

对此,苍马毫不犹豫的这样回答。

“那无非是米歇娜·艾尔巴吉佐。”

据说,并排坐着的廷臣们都一致地歪着头。

确实,米歇娜是索马在波尔尼斯街道上打旗以来的老资格臣下。但是,他并不是能取得如此巨大的功绩的人。

对这样的廷臣们,苍马接着这样说道。

“在没有战争的平日中,没有人能取得比她更高的功绩。并且,一旦战斗开始了,没有她任何人也不能取得功绩。她才是最大的功臣吧”

在场的廷臣们都说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



               ◆◇◆◇◆


后来,有被称为破坏御子的三本角的人物。

所谓角,就是长在头部的东西。因此,角被视为睿智和权威的象征。被比作那个角的他们,全都不是武力,是根据智慧和知识等支持了破坏的御子——木崎·苍马霸业的人们。

在三角中最先跟随索玛的是被称为“冰血女长官”的米歇娜·埃尔巴吉索的女性。

据说她作为波尔尼斯街道的下级官员干部的女儿出生了。

父亲在她小时候因为流行病突然去世了。失去了一家挣钱的她家陷入了极度的困境,但幸运的是,父亲积攒的一点钱和米歇娜从父亲那里学到的读写和算术,一家人勉强维持了联系。

同时,幸运的是当时在波尔尼斯的街上同样是下级官员的父亲的朋友感到悲哀,把她作为下级官员雇佣了。

于是,她显露了头角。

查了一下当时仅剩一点的资料,在重要的文件中可以看到很多她笔迹上的东西。

当时,在女性地位低下的情况下,她被委任了如此重要的工作,因此她的能力一定非常的高。

另外,苍马占领波尔尼斯时她的身份是中级官员。

当时,要晋升为中级官员就需要贵族的后盾。如果没有那样的后盾,从下级官员到中级官员最低也得工作20年。

二十岁前毫无后盾的她成为中级官吏,是她非凡才能的最佳证明吧。

另外,她也相当于非凡的才能,是个野心家。

趁着被破坏的御子——木崎·苍马制压波尔尼街期间的混乱,她接二连三地设下圈套,陷害了自己的上司们。就这样,把碍眼的上司一个不留地赶出城镇的她,趾高气扬的,拜见了破坏的御子木崎·苍马。

“我是这条街上最高级的官员。”

面对陷害上级一事不畏惧,如此自报着姓名的米歇娜,破坏之御子木崎·苍马不但不责备,甚至还举起诸手欢迎了。

“其本性、是善。本破坏之御子,就把你高价买下吧”

就这样,虽然米歇娜得到了官员顶点的宝座,但无论多么厉害的阴谋家,也毕竟只能是普通人。在邪恶破坏的御子木崎·苍马面前,只能落得被简单操纵的下场。

苍马带着那可怕的魔力,竟然将米歇纳的肠子活生生地抓住了。

“啊。我的肠子,被破坏的御子夺走了!已经无法违抗他了~!”(论传说的扯蛋性.jpg)

就连米歇娜也只能对苍马发誓绝对服从。

就这样侍奉苍马的她,给予下级官员们钱财收取,建立了在背后支持破坏御子的霸业的官僚组织的基础。



               ◆◇◆◇◆



在首席财务官的办公室里,传来了米歇娜高亢的惊呼声。

“诶诶——!是要我成为新的领主大人吗?!”

这天,像往常一样出勤的米歇娜,突然被作为上级的首席财务官叫了出来。担心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要受到斥责事情而不安着的米歇娜,却被首席财务官告知让她成为领主。

“有什么不满吗?”

首席财务官用险恶的目光看着米歇纳。

在这个时代,不允许对上司的命令唱反调。更何况女性的地位低,那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突然被交付给领主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但、但、但是,对我来说负担太重了!重过头了!”

米歇娜拼命反驳。

但是,首席财务官没有听的打算。

“据说,兽类的国王好像不会读写。但尽管如此,因为想知道这条街的财政状况,所以希望借人”

首席财务官带着明显的侮蔑说道。

在这个时代,读写和计算是只有贵族、商人等一小部分人才拥有的特殊技能。作为凭借这种特殊技能而获得现任职务的首席财务官,遇到无法读写、写字的人,光是插嘴自己管理的财务也会感到很生气。

“反正,就是想着自己是街道的统治者,想要纳入那片喜悦中罢了。和野兽一起生活的不学无术的家伙,所以才真是受不了。为了那样的家伙,我们没有必要花费宝贵的时间吧?是那样吧?于是,我就想拜托你”

但是,首席财务官选择米歇娜的意图不仅如此。

他曾将苍马视为野蛮、不学无术的家伙,但同时也因他是凶暴、无情的统治者而害怕着。

对那家伙派遣的部下,如果做了不检点的事,那可不得了。若是只有那个部下姑且不论,连自己的身体都落下了火星的话,那才是真让人受不了。

于是笔头财务官就想到要女人去做。

如果是女人,如果做出不检点的事,让那个身体赔偿,到这里也不需要麻烦。倒不如,甚至考虑那样做,新领主的心情不是也能取吗。

但是,问题是把谁送上供品。

新领主提出的条件是能够读写和计算,能够了解街道的财务状况的人。

但是,在这个女性地位低下的时代,能够读、写、计算的女性非常少。另外,像这样的女性几乎都是自己人,或者在街上拥有相应的地位,根本无法提供给牺牲品。

在那矛头所指的,就是米歇娜。

因为作为财务官员的下级工作,当然读写计算也能,街的财务状况也通达着。而且身分也是平民的女儿,就算以后出问题,那个时候扔掉就行了。虽然脸上长得一般,但新领主是个把兽人一样的野兽、武士随便放在身侧的变态,应该没问题。

对于首席财务官来说,米歇娜是一个使用起来很方便的垫脚石。

虽然没有读懂全部内容,但米歇娜察觉到首席财务官企图利用自己,拼命反抗着。

“但是,我只是个财务师。没有直接和领主见面的地位!”

所谓财务士,就是负责财务的下级官员干部。

作为封建国家的霍尔梅亚国把从国王那里得到领土(封土)的人称为封建领主。这个封建领主,是从国王领地的征税权和司法权等的自治权被给予的人。

但是,在仍然有优秀的武勇作为领主条件的这个时代,领主未必就是优秀的执政者。倒不如说,若是这种勇敢而优秀的领主,就更应该以武勇为重,蔑视金钱账目是下贱的商人。

将领主们托付给领地的运营,不远的将来财政就会崩溃,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因此,代替这样的领主实际管理领地的人才是必要的。

这就是负责行政的官员们。

这个官吏是官、吏、士的总称。

首先,被称为高级官员的官员和领主一样都是由国王任命的。并且,被那个领主和官在当地被采用,是中级官吏的职员。而且,被称为下级官员的士兵,只不过是下面的使者。

如果换成现代风格的话,国王是社长,领主是被任命为分店的分店长,官是分店的管理职,吏是普通职员,士是打工者。

如果想只是打工,某日突然,被选拔为支店长专属的秘书,米歇娜的动摇也能理解吧。

“哦,是这样啊。”

总算首席财务官表示了理解,米歇娜松了一口气。

“是的,是的!所以向其他人……”

但是,为了用米歇娜的语言来遮盖,首席财务官说道。

“那么,让你升格为财务官吧。”

“哈?”

“所以,你是财务官。”

“等一下,等一下!”

“感到高兴吧,扣除自己是女性,那么年轻就成为中级官员也是破例中的破例哦。薪水也要比现在高。还是说有意见吗?”

与其说这是向米歇娜确认,不如说是强制。

觉察到说什么都没用的米歇娜,失望地低下了头。

看着这样的米歇娜,感到满意的财务官说道。

“那么,马上去领主办公室吧。千万不要损了他的好心情”

说了从房间离开的话,垂头丧气打算离开房间的米歇娜的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的首席财务官补充道。

“我忘了告诉你重要的事情。关于我所要求的书类文件,好~好的说明一下”



               ◆◇◆◇◆



“为什么,是我……”

米歇娜抱着从书库里拿出来的大量文件在过道上走着,抱怨着。

以父亲的朋友为首的同事的财务士们,都是些很亲切的人。然而,作为上级的财务官员们,轻视着地位低而且还是女性的米歇娜不单止,直到现在都被肆意使唤着。

本来的话,财务官们必须要做的计算和记录,但因为太麻烦而被强加给自己的情况也数不胜数。

不知有多少次想辞去财务士。但是,她有一个必须抚养的老母亲和三个弟妹。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不能轻易放弃。

“总之,总之!为了不让新的领主生气……”

在谣言中,是一个威胁突然砍下头颅的可怕的人。如果损害了情绪,那个瞬间说不定被砍了头。

被砍下的、自己的头在空中飞舞的情景不禁浮现的米歇娜,步伐变得沉重。拖着那么重的脚,好不容易才来到领主办公室前,突然注意到。

“怎么办啊……”

在拜谒贵人之时,也存在着相应的礼节。

到目前为止,由于上司在拜见领主时,曾被用作持有文件的小人物,所以大体上都知道应该做什么。

但是,问题在于,这双手所持有的文件堆积如山。抱着这么大的行李,寒暄也不行。虽说如此,但像把重要的文件放在那附近的地板上那样的事情是不被允许的。

如果是财务官,有这样的行李的时候就应该使用随身携带行李的小人物。但是,刚刚被财务员提升的米歇娜却无意中拿来了自己的文件。

是先回一趟书库减少资料呢,还是找个闲散的小家常来,哪个更快,米歇纳一边看着领主的办公室一边烦恼着。因此,她并没有注意到拨开庭院的树丛的,一名少年的出现。

米歇娜停在通道上,呻吟不已,少年微微地低下头向她打招呼。

“怎么了么?”

“哎呀?”

埋头于自己想法的米歇娜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把抱着的大量纸束啪啦一声扔到脚边。慌慌张张地想捡资料,反而捧手上剩下的文件都崩塌了,米歇娜更是惊慌失措。

少年又苦笑起来,帮她把文件收集着。

对那个景象,米歇娜涌起了既视感。

“你,是之前的……”

少年对米歇娜的话,暂且把视线做为空中徘徊之后,小声嘟哝“啊”。

“这是第二次了吧”

在少年的苦笑中,米歇娜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然后和少年一起收集资料,偷偷地偷看少年。

话虽如此,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呢?

米歇娜如此惊讶着。

担任这个领主官邸,虽然经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却是从未见过的面孔。

他替我捡了只不过是个不足道的财务员而已的遗失物,看起来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而且服装也不是有身份的人分类的服饰,而是和街上的平民一样没有装饰性的东西。

但是,假设这里是领主官邸。在那里,普通的平民不可能没有任何理由。

这样想的话,这个少年是新来的见习吧?

因为兽人占据了街道,在那之前在领主官邸工作的人中也有不少人逃出了街道。据说为了填补那个空缺,新雇佣人,不过,恐怕他也是那样的人之一吧。

在那里,米歇娜试探性的搭话道。

“工作不习惯,很辛苦呢~”

为了以后无论怎样都能敷衍过去,说着暧昧的话。

“是啊。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好,什么都不明白真为难啊”

通过少年的回答,米歇娜确信了是新来的见习。

可是,不能因此疏忽大意。虽说是见习,可若是唐突用前辈腔后,突然发现是街上的名士和顔役们的子弟的话,就不妙了。

用合适的话题来接通话题,然后再来接洽。

“继承双亲的家业不是更轻松吗?”

于是,少年的眼睛就好像看向远方似的。

“因为家里、爸爸、妈妈都是很远的地方……”

面对少年那沉静的语气,米歇娜懊悔地问了坏事。

都在很远的地方——。

那一定是父母和家都失去了的意思!

不仅如此。鼻子稍稍靠近的话,少年的身体就能闻到微弱的兽臭。最初还以为马丁是见习马丁的味道,但没想到衣服没有弄脏。

米歇娜想,可能是因为失去双亲的少年暂时过着流浪者般的生活吧。恐怕,那个时候身上沾染的臭味没有去除。

尽管遭遇了这样的痛苦,这个少年还是勇敢地想要一个人坚强地生活下去,就这样开始了见习工作。啊,多么可怜的少年啊!

“真是糟糕啊!但是,加油吧!要是我的话,我会陪你商量的,别客气尽管说吧!”

眼眶湿润的少年,面对说突然说着鼓励着自己的话语的米歇娜,踌躇了下。

认为是出于客气才刻意表演出来的米歇娜,多么善解人意的少年啊的佩服着。

那个时候,米歇娜突然想到了。

把这个少年当成搬运文件的小人物来用,不就解决了吗?

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的米歇娜,向少年提议。

“喂,你。我有个请求……”

“什么?”

“能帮我把这份文件拿过去吗?”

米歇娜指着领主办公室的入口时,少年点头同意。

“啊。我在听你说话。——嗯,没问题哦”

自己升格为财务员的问题,居然这么简单就解决了,米歇娜惊讶着。丢下那样的她,少年抱着文件啪踏啪踏的跑了起来。

“等,等一下!”

米歇娜慌忙地叫住了少年。

这个少年似乎不知道作为一个下位者的行为举止。认为这个不好好告诉他就糟了的米歇娜,说道。

“可以吗?我会好好地告诉你的,要好好记住哦?”

“恩。请多关照”

回答是好的,但少年却像是完全不知道般的。打算就这样进入办公室,米歇娜慌忙地堵在少年的面前,大声叫了起来。

“财务士……不是,财务员米歇娜,应传唤参上!”

“请进。进来吧”

好不容易鼓起干劲向入室拜访致辞,但回应他的却是身后的少年。在喜剧般绝妙的配合之下,米歇娜不由觉得膝盖快要碎了。

“你给我闭嘴!进房间的时候,必须得到里面的人的许可啊!”

“是吗?”

对着看上去不可思议的歪着头的少年,米歇娜“把他带进来或许是失败啊”的后悔着,但已经晚了,从办公室里传来“进来”的女子的声音,事到如今也不能把少年赶回去了。

一边向神祈祷,希望少年不要做愚蠢的事,一边进入令人害怕的惊讶办公室。

领主的办公室曾被财务官带入过几次,与米歇娜记忆中的情景大不相同。

首先,在凯里塔斯王弟殿下在时,正面里边摆放着一个大办公桌,上面放着酒瓶、食物的碟子,还有时躺着妓女和性奴隶,现在收拾得井井有条。房间内的哪里都没有那些现状和影子。

取而代之的是,在办公桌的旁边,连无法分辨出兽人的美丑的的米歇娜也不由得看得入迷的、美丽的毛发排列着、张弛有度的均匀的肢体、漂浮着凛然的气氛的兽人的女性一个人伫立着。

“不好意思,现在苍马不在——什么啊,说是有事情,是特意去接他了吗?”

那位兽人女性的语调,从中途开始就变得亲切而柔和。在不知所措的米歇娜的旁边,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不是的。回来的时候,正好有这个人”

为了搬运文件而带来的少年,现在坦然地与兽人说着话,米歇娜的脸上不止是声音,就连血色也褪去了。

这个时代,身份低微的人,被当作是带来这些的人的附属品——物品来对待。因此,下位者虽然不会被问到细微的礼节,但随意讲话是不被允许的。

并且,下位者的失态,会成为带来了的人的失态。

米歇娜惊呆了。

因为只是在领主的办公室里,这个兽人肯定也是个了不起的人。对这样的人,我做了这样的无礼,我不认为白费了。

啊,已经不行了。一定,会被那个爪子吱哒吱哒的做掉!

最糟糕的展开一瞬间在脑海里奔走着的米歇娜,瘫软地坐在那里。

少年斜着眼睛看着米歇娜,未经许可就横穿房间里,不但把放在里面放着的大桌子上抱着的文件捆好,还很平静地坐在只有领主才能坐的办公室的椅子上。

虽然少年的行为超越了这种无礼,也应该说是暴举,但兽人女性不但不责备任何责任,而且还把自己的位置置于少年身后站了起来。

到了这个地步,就连米歇娜也想到了少年的真面目。

“那么,再次自我介绍。——我是木崎苍马。姑且,是这个街的领主么?”

不知为何,少年用疑问句述说着的内容,几乎没有进入米歇娜的耳中。

已经不是所谓的无礼的阶段了。作为率领凶恶的兽人的征服者的新领主不使用敬语搭话,将其当作小人物使唤其拿文件不单止,甚至连当面叱责都做了。

已经不行了。只剩下头!砍头,在街角示众!

在米歇娜的脑海里,宛如现实般、清晰地浮现出自己的首级在街角示众的光景。

“那个?在听吗?喂,喂~?”

仿佛从远方传来了苍马的声音,米歇娜晕倒了。


=============================================================


经由米歇娜确认了街道的财务状况的苍马。

感觉到的不协调感。

而且,米歇娜不小心的发言给街道带来了混乱。



第4话第一角-数字



米歇娜:“你要跟我的家人说去死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2-6 04:14 , Processed in 0.08266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