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3159|回复: 8
收起左侧

[WEB] 胎動の章 序章-終 那个名字是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7

帖子

131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22
金币
76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5-5 23: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野盗们全都逃了,现场只留下了伊鲁莎他们和被拴在桩子上的精灵女性们。

在确认野盗们的身姿已消失不见了的伊鲁莎们,带着被雨淋湿脸颊,流着感动的眼泪边奔跑着近被囚禁的姐姐们。

“姐姐们!我来救你了!”

像是被恐惧凝固了般痴痴的凝视着帐篷上浮现的树的精灵的女性们,向伊鲁莎们的声音返还道。

“大家!我们怎么样都好,快逃啊!”

尽管自称是树的精灵,但却是这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怪物,为了让伊鲁莎们远离其的危害,女性们拼死的叫着。尽管伊鲁莎们安慰着,但姐姐们的恐慌完全没有平息。

“大家都没事吧?”

然后,眼睁睁看着边这样说着、边发出沙沙的树叶摩擦声跑过来的某物,女性们惊恐到将近失神的程度,接连发出了悲鸣。

那是带着茂盛的树叶,有人的身高左右大小如同小树般的东西。

面对着认为出现了另外的树的精灵而恐惧着的女性们,那个树伸出二根像人的手臂般白粗的枝,用莫名有人情味儿的动作,哗啦哗啦地摇着。

“姐姐们,冷静点!是我!是我艾莉卡啦!”

陷入恐慌状态的女性们,在听到熟人的声音和名字后,总算恢复了平静。仔细一看的话,看上去像胳膊一样又白又粗的树枝,也的确是人的手腕。

“艾、艾莉卡?是艾莉卡吗?”

那棵树的精灵将头周围的枝叶拨开后,确实能看到艾莉卡的脸。从树的精灵身上看到的,也只是将插入枝叶的绳子缠绕在身体上,精灵的女性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对这种奇妙的姿态瞠目结舌。

“什,什么啊,那个样子是?”

艾莉卡一边解开缠绕在身体里的绳子,一边回答。

“这个叫是‘鸡里夫’的么?”

“鸡里夫?”

姐姐们对陌生的单词反问道。

“嗯。为了融入森林而存在的东西”

艾莉卡所说的,正确来说是叫吉利服。是将杂草和小枝等的自然物或者与这些相似的线和长条缝在衣服上,溶入周围的风景中难以被敌人发现的装备。

“那个也不用害怕,没关系。那是救了我姐姐们的家伙叫出来的”

这么说着,艾莉卡指着至今仍悬浮在帐篷顶上的树的精灵。

“啊,竟然能叫出那种东西……。难道,是风之神怜悯我们,降下使者了吗?!”

也许是因为从恐慌中恢复过来的反动吧,艾莉卡连忙制止了含着感激的眼泪,正要当场下跪祈祷的姐姐们。

“不是啦。是个奇怪的人类啦”

一想到被姐姐们称赞为树精灵的使者的就是那个老实人类时,嘴角就放松了。

“苍马也已经可以出来了!”

艾莉卡呼叫着,可哪里都没有回应。

担心着苍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的艾莉卡,朝着帐篷的方向小跑去。途中,感觉就像踩到装了水的皮袋似的,艾莉卡慌忙的撤下了下脚。然后弯下腰用手碰着地面,突然拉了下地板。

“原来你在这儿。到底怎么了?”

叶利卡拉的不是地面。那是涂上泥土,缝上杂草的大毛皮。这也是吉利服的一种。在那下面的,是怀抱着装着箱子的头盔、像虫子一样爬来爬去的苍马。

被艾莉卡打招呼了的苍马,以犹如断油了的机器人一样的动作回过头来。

“看、看到眼前的箭哗啦哗啦地落下来。我真的以为会死……”

看来是被吓瘫了。

实际上,虽然好像没有达到身体,但苍马批着的毛皮上的的确确插着好几支箭,艾莉卡决定在这里保持沉默。

“只是箭飞下来而已,别那么吃惊啊。所以说,如果野盗们冲过来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对吃惊地说的艾莉卡,苍马大大的睁着眼。然后脸上浮现出引人发笑的脸庞,隐隐约约地说。

“完全没想过……”

在目瞪口呆的艾莉卡眼前,塞着箱子的头盔掉落下来。由于掉到地上的冲击,面具的部分打开了,从那里插入了带火的陶器的小瓶咕噜咕噜滚了出来。



             ◆◇◆◇◆



虽然担心冷静下来的野盗们会回来的,但是在夜里走在山上是危险的。如是判断着的苍马们,当然也没有忘记和救出的女性轮流监视以确保安全。然后,太阳升起的同时,从和野盗们帐篷的火的距离来看,总算是移动到了离那里稍远的森林中。

“喂。是不是离得再远一点比较好呢?”

对在树木的另一边,看着从燃烧的帐幕上冒出的黑烟的苍马,艾莉卡这样说道。

“嗯~。。。。说不定,找我的人会看到这个呢”

苍马抬头看着烟,回答很无趣。

“这样啊”

艾莉卡一时语塞了。

虽然很想和苍马说很多话,但是因为事情太多,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说比较好。烦恼了好一会后,还是决定先问姐姐和伊鲁莎们交代要替他们问的。

“但是,直到现都无法相信。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把那怪物叫出来的?”

“那个不是叫出来的,只是映出影子而已。”

树的精灵的原形,是叶利香所持有的水晶片的影子。

从艾莉卡的“只要神明不出现”这句话中,苍马想到要制作一架能够映照水晶片中树木的幻灯机,而不是呼唤风之神。

所谓幻灯机,是使用灯光和镜头将玻璃片等描绘的画放映到幕布等的幻灯片放映机的原型装置。

正如苍马伪装成树的精灵让野盗们感到吃惊一样,使用这种幻灯机映出幽灵和骸骨让观众吃惊的幻灯表演,在18世纪末的欧洲也出现了。

对苍马来说幸运的是,手边放有以艾莉卡拿着的水晶片、望远镜的镜头、酒精灯和蒸馏酒的小瓶。只是把这些组合起来就形成了简易的幻灯机。

但是,尽管如此还是有困难。最大的问题是,小型酒精灯光太弱,没法映出明确的像。幸好,那个也用将头盔罩在光源的后方、使朝后方的照射的光反射至前方从而解决了。

即使是费尽心思制作的幻灯机,但在看过近现代日本影像技术的人看来,映像的效果很是糟糕。不管怎样,总算是在黑暗中能作为模糊的影子看得见的程度。

但仅凭这一点,那些盗贼们估计也搞不明白吧。之后便靠着孩子们逼真的演技和「树的精灵」的言词作为暗示、想象力作为模糊映像的补充后,也总算是让野盗们相信是「树的精灵」了。

虽然苍马对这样的事情进行了说明,但艾莉卡却完全无法理解内容。

苍马说完后,艾莉卡又陷入了如何选择话题的苦恼中。

一时间无意义地张着嘴,不过,就像下了什么决心般的小地握住拳头,对苍马搭话了。

“苍马,是要回波尔尼斯的对吧?”

没注意到那样的艾莉卡的情况的苍马,只简短的「啊」的回答道。

“如果找不到苍马的朋友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去波尔尼斯吧?那个,路上可能还会有野盗这类的,还是和大家一起比较安全吧?!”

焦急地鼓起腮的脸颊,微微变红了。

“也是啊……”

还是一如既往的回答着,心不在焉的苍马,突然,双眼亮起了光芒。

“来了!”

听了苍马的话,艾莉卡慌张的环顾四周。但是,没有像他说的那样有人出现了的样子。

而且,仔细一看,苍马的视线仍旧对着天空。

“噢——!”

突然,苍马叫了起来,大大地挥动了伸出的双臂。

追赶苍马的视线仰视着天空的艾莉卡,可是,在那里的只有黑色的烟罢了,其他什么都看不见。顶多只有一只鸟在飞。

但在此时,艾莉卡觉得奇怪的不协调感。

虽然是一边大幅度回旋一边在空中飞翔的一只鸟,但对于鸟来说,形状有点奇怪。而且和鸟的距离感也很奇怪。总觉得鸟儿很大。我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鸟。

是暂且在头上盘旋的鸟么,不过,却似乎在空中纵和横向描画了8的字后,就那样向南飞走了。

“走吧!走吧!在那边!”

然后,苍马也向着鸟的方向跑去。

慌慌张张地带着姐姐和伊鲁莎他们追了过去,苍马已经下到山脚了。

追赶着飞鸟远去的目光,看到了从地平线的远方冒着尘烟向这边飞来的集团的影子。

艾莉卡警戒着说难道不是带着同伴来报复的野盗们吗,但相反,苍马满面喜色,拼命地挥着手。

“没关系!一定是、大家!”

冒着土烟,朝这边走来的是一群带着野兽的骑马。这一丝不乱的动作,不是野盗,而是训练得很好的军队。

或许是来抓自己的霍尔梅亚巡逻兵,心里很不安,但对方似乎已经发现了我们,现在开始逃跑已经晚了。

当艾莉卡以不安和警戒的目光看着的时候,一群人中跳出了一只野兽。那个把别的东西扔掉,不断地缩短距离。

渐渐地那个身姿变得看起来很大,艾莉卡注意到了那个不是野兽。

全身被明亮的栗色的毛覆盖,用四个脚在大地上奔跑,不过,那个身体穿上铠甲,腰里上独特的弯曲进入了的山刀被差。

“那是、兽人……?”

在初次见到被称为平原霸者的种族的艾莉卡面前,那个兽人以压倒、几乎要一口咬碎咽喉的气势扑向了苍马。

但是,实际上并没有推倒,兽人紧紧地抓住了苍马的双肩,高兴地颤抖着叫了起来。

“太好了!我就知道着一定还活着!”

从用色彩鲜艳地被染上了的爬山虎编织了的铠甲的胸的部分激烈的起伏着看来,那个兽人是女性吧。声音是稍微尖锐的成年女性的声音。

“伟大的兽之神啊,感谢你!啊啊…听说你掉进河里了,我当时真以为心脏会停跳!”

兽人,仿佛附近的精灵根本不存在似的,一股脑的只顾着和苍马说话。

“没事吧?没有受伤吗?有哪里痛吗?你饿了吗?”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

对着痒得扭动身体的苍马,终于兽人,放心地抚摸着胸口。

“但是,和所拿着的狼烟的颜色不同,为了慎重起见来确认真是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对不起。因为稍微有点狼烟的种子用完了,没办法只能用来烤野盗们的帐篷”

在那之前一直为喜悦而颤抖的兽人,听闻苍马的话后,覆盖着脸颊的毛发如触电般灵活地抖动着。

“……野盗是?”

“没关系的。我已经赶走了”

“……赶走了?”

面对回答稀里糊涂的苍马,兽人全身的毛突然倒立起来。然后身体轻轻地颤动着,大大地吸气使胸部膨胀,与吸入的大量的空气一起,发出大的怒声。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那是能使在近处的艾莉卡耳鸣般的大吼声。

“又来了?!又在什么骚动中自己一股脑冲火里去了!”

不由得塞住了耳朵的苍马,兽人强行捏起耳朵,还怒吼到。

“你总是,总是!总是,啊!!平时很胆怯,一到关键时刻就不考虑危险就跳了进去!被逼得走投无路,我打算让我说几遍,改掉不合情理的人暴走的性格!”

“对、对不起!”

“你这个笨蛋!总是担心我!你真心打算杀了我吗?!”

此时此刻,兽人愤怒得几乎要抓住苍马的胸襟把他吊起来,但突然黑毛覆盖的拳头落了下来。仅仅只是听着这边的头要痛了的那样发出大的声音的被打了的兽人,在那个场合抱头蹲下。

“笨蛋的是你!”

如此怒吼的,是体格魁梧的黑色的兽人。黑色的兽人,顶着从眉间沿着鼻梁向右脸颊跑了一条刀伤的脸,怒吼着。

“在别人面前大声斥责,真是岂有此理!你打算让你脐下之君失去威信吗?!”

“但是,《勇猛之牙》啊……”

对用手按着被打了的头、用可怜的声音打算辩解的兽人女性,黑毛的兽人嘎哇的露出獠牙使之沉默。

“喂,加拉姆。兄妹相声也要适可而止”

在兽人争吵间突然插入的,是这个有着傲人体型的红毛的兽人。因为丑陋的伤口而倒塌的左眼放出异彩的脸,现在洋溢看傻了眼般的气氛。

“兹古啊。对于这家伙,不这样说是想不通的”

被称作加拉姆的黑毛的兽人的反驳,被称作兹古的红毛的兽人将食指向天空。在那前方,那只大鸟正在慢慢地回旋飞翔。

“虽然有皮皮那样的帮我们警戒着,但这里离霍尔梅亚等势力圈很近。在变得麻烦前,赶紧离开不是更好吗?”

此乃正论,加拉姆不甘地低吟着。

突然,对在眼前突然开始的兽人相声,不知该怎么办而凝固着的艾莉卡们前,比兽人迟来了的数匹战马卷起烟尘停了下来。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如是说着的,是坐在由人类操纵的马匹背后的矮人。

趁兽人演相声期间偷偷溜走的苍马,回答了矮人。

“德维林先生。她们是我的恩人。然后,埋葬了为了保护我而丧命的纳尔”

“……纳尔死了吗?”

被称作德维林的矮人,与叹息一起嘟哝着。

“那家伙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吗?”

苍马强有力地点了点头,德维林拔出腰上挂着的皮革水袋的塞子,往嘴上倾斜。于是,从那里褐色的液体洒落到地面上,周围漂浮着酒的气味。

“赞美纳尔的胡须和荣誉!”

然后,德维林将目光转向了艾莉卡,

“森之辈们。感谢你们对同胞纳尔的祭奠”

于是,艾莉卡们很害羞。

没想到,精灵的仇敌矮人,居然会尽这种礼节。

“埃拉蒂亚小姐”

“是。在此,我的您”

响应苍马的号召前进了的,是连同为的精灵的艾莉卡也瞠目结舌般美丽的精灵的女性。

“听说她们打算来波尔尼斯。是我的救命恩人,能帮我在街上方便一下吗?”

“明白了”

那个精灵的女性仅仅是是点头,表示同意的意思,谁都象被夺去了目光一样的气度。

不由得看入迷的艾丽卡的手臂,兽人的女性用双手抓住。

“哦哦!你们是苍马的救命恩人吗!那么,对我来说也是救命恩人!”

在感谢的言词的同时,兽人女性激烈地上下挥舞着抓住了的艾莉卡的手臂。面对这般激烈的感谢,艾莉卡眼珠高速地上下黑白切换着。

“但是,我们必须马上回到街上。那么将于日后重新报答这份恩情,还请原谅现在这般无礼”

听了这个兽人的话,苍马小小的歪着头。

“说必须马上回去,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霍尔梅亚和杰波亚,有着奇怪的动作。——还有,贾哈恩吉尔那家伙吵嚷着无聊。马尔库洛尼斯想方设法压制住它,但不知能保持多久”

“哇。脑海中浮现出挥舞尾巴的样子”

开玩笑说的苍马拿起一个士兵递出的马缰绳,脚踩在马镫上,轻轻地骑在马背上。

于是,一阵风吹拂,抚摸着苍马的脸。

突然想起来这几天一直在额头上戴着头巾的苍马,久违地取下了头巾。隔了好久用额头感觉的风的感觉心情舒畅,苍马眯起眼。

伊鲁莎正抬头仰望着苍马,惊讶地嘟囔了一句。

“啊咧,和我在河边画的画一模一样……”

在暴露的苍马的额头,艾莉卡们发现了象组合了数字的8和∞一样的刻印。

“刻……刻印……?不会吧,御子?”

对已经接连发生的事态无法理解的艾莉卡们来说,是宛如终结技的一击。目光斜视着如灵魂掉落般茫然的她们,苍马对着紧挨着身旁站着的兽人的女性,从马上露出了微笑。

“那么。走吧,谢穆尔”

“啊。去吧,苍马”

一边骑着马,一边四只脚,两个人朝着有波尔尼斯街道的方向跑去。其他人也只留下埃拉蒂亚和少数士兵,追赶着两人。

留下来的艾莉卡一行人茫然地目送着苍马们,而埃拉蒂亚却在背后搭话。

“那么,我们也去波尔尼斯吧。你们从哪里来,方便告知下吗?”

于是,艾莉卡向艾拉迪亚问了“那个”。

“难道,那家伙——不是,那一位,难道是……?”

埃拉蒂亚将那白色的下巴对准那纤细的手指,想了一会儿,才发现他在说自己的主君,“啊啊!”的理解了。

“那位,是在隐藏自己是谁呢。——代替我的主君,向您道歉。哪位达人是站在非常重要的立场上的。如果护卫不在身边,就无法向陌生人坦白自己的来历吧”

“那么,果然……!”

“是的。正如您所想象的那样”

在这里的兽人,矮人,鸟人,精灵,人类。并且,从谈话的内容涉及的龙人,好像都服从着。

在七种族互相争夺、互相残杀的现今赛尔代亚斯大陆,不是用暴力、而是让人真心服从的人,仅有一人而言。

现在,对于席卷整个大陆的圣教和人类,公然举起反旗的男人。

这个大陆西域的骚乱的中心。

被称为救世主和破坏者,被畏惧着的人物。

艾莉卡把那个人的名字说出来了。



“那个人,是破坏之御子——木崎·苍马……!”






故事回到了波尔尼斯决战之后。

由于波尔尼斯决战而成为名副其实的波尔尼斯街道的支配者的苍马。

首先他着眼的,是街上的官员们的掌控。



胎动篇第1话“统治”



***************************************



序章部分总算是完结了。

拖拖拉做过多了,我是真的有在反省啦。

预定外的变更和伴随那个而来的确认实验真的相当累人。

因为那个而产生的失败谈,因为实在是很不堪入耳,所以具体就写在活动报告上吧。

那么,请期待下集开始的内政篇!

1

主题

274

帖子

172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558
金币
529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5-30 22:5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是不是少了个序章始。。。我怎么看着这话好难带入。

0

主题

1

帖子

472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65
金币
20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5 17:5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好像是第二章?
求補第一章”燎原之章”

3

主题

1398

帖子

2676

积分

大学生

❦百合神様におまかせを!❥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2195
金币
364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7-3 12: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是倒敘吧
自分しか癒せない巨大な十字架を振り回す格闘戦が得意なプリースト、セルマ。
強大な魔力を持ちながら、それを制御できず魔法が下手っぴなソーサレス、メナド。
色々と不器用な二人が出会い、イチャイチャしたり冒険したりイチャイチャしたりする、百合百合あまあまファンタジーなお話です!

0

主题

24

帖子

83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71
金币
2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16 00:2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0

主题

70

帖子

167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99
金币
3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9-6 22: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37

帖子

291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67
金币
101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9-28 11: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387

帖子

98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804
金币
82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9-28 11: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0

主题

123

帖子

312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96
金币
14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1-11 08: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2-6 04:49 , Processed in 0.03244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