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7971|回复: 22
收起左侧

[第一章] 21.尾聲

[复制链接]

231

主题

408

帖子

1582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256
金币
118
荣誉
21
人气
346
发表于 2019-4-13 02: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yancats2012 于 2019-4-28 19:22 编辑

「那麼、有什麼遺言嗎?」

「等、等等、等等!?不管怎麼說、汝真幽默呢、妾身不懂!!(<ゝω・)」


年幼、妖豔的氣氛毀於瞬間。

夏莉對於剛回到家、就抱著自己哭泣的兩位女兒感到困惑、得知道事情真相後、立刻殺去公會。

正要逃走的金絲雀被逮個正著、目前是倒掛在樹枝上的狀態。下面設置了災害應變用的巨大鍋子、裡面的水咕嚕咕嚕的作響。


「好熱啊!繩子能不能在短一點呀!妾身覺得這蒸汽有點熱!!?」

「反正這種程度妳死不了的!竟然連女兒都給我捲進來⋯⋯!!」

「住手!!住手!!不要用劍蹭繩子!!!!」


憤怒的夏莉手持伊伽利瑪和修爾夏伽納、用刀刃正在蹭綁著金絲雀的繩子。

順帶一提、就算金絲雀使用擅長的空間秘術也是徒勞。在魔術發動的時候魔力之流已被看清、早已被斬斷了。


「這份雙重契約、是什麼?妳到底想做什麼?將根據妳的回答⋯⋯」


乾脆、就這樣讓她沈入沸水之中吧、不過、因為有金絲雀的幫助才能參加家長日、還是給予了她辯解的機會。


「沒、沒什麼大事啦!妾身只是想讓汝們三個來新開的女僕咖啡館當模特而已啦!!住手!!!!」

「女僕咖啡廳?」


女僕、咖啡廳。兩個字詞結合、夏莉第一次聽到奇妙的詞彙、覺得奇怪而歪了頭。


「不知道嗎?傳聞最近王都的貴族和在王城工作的平民男性們好像都有「想被女僕服侍」的願望。因為很在意稍微調查了一下、好像最近王都的平民男性真的都很憧憬女僕的樣子。於是,妾身打算在王都開一家能夠實現平民男性願望的店、好好賺一筆錢」

「蛤⋯⋯⋯⋯⋯」


對於抱有這種願望的男性、首先要理解⋯⋯⋯⋯⋯⋯與其說理解、不如說夏莉根本沒有共鳴。

出生後、身邊滿載女僕的環境、這樣度過十九年的的夏莉來看、雖然無法理解到底有什麼好、但、如果是平民的男性才能夠產生共鳴的嗜好、還是勉強接受了。


「難道、妳想把我跟女兒們當成廣告兼測試店面嗎?」

「就是那樣!!!!妾身就是想要三個漂亮的美女、相同的髮色。就是為了幫助妾身抓住新店面形象的測試之一、這樣應該不會出大事吧。正好明天、策劃了慶祝竜群討伐的宴會、在那時候當服務員就行了!!!!」


夏莉宴會人群的裡面當起服務員、這倒是挺奇怪的事情。但本人對宴會本身絲毫沒有興趣、所以並不是大問題、夏莉露出一副很困難的樣子喃喃自語。

說實話、不管是什麼理由、夏莉都無法原諒欺騙蘇菲和缇歐、給她們倆人帶來擔心的臭老太婆。但所謂的服務員體驗、也並非沒有教育性的經驗。

如果父母只是一昧的照護孩子、那是嬌慣。夏莉也主張、有時候該讓孩子工作才是真正的教育。

雖然話這麼說、但是根據欺騙女兒的情況和結果。正煩惱著該怎麼辦的時候、金絲雀像是準備被丟進油鍋裡的炸蝦一樣不斷扭動、喋喋不休。


「再說、汝們已經在契約上畫押了!就算是孩子、也不能成為違反契約的理由!?」

「嘛⋯⋯⋯⋯聽到細節的始末之後、如果女兒們理解了、那我也會接受⋯⋯⋯⋯但並不是說就會認同妳這詐欺師的行為」

「是吧!是吧!那麼、明白的話就趕快幫妾身解開這條繩———— 」



嘎吱!!!



此時、樹枝發出了悲鳴、斷了。原本就已枯萎的樹枝、無法承受像條炸蝦的不斷扭動的金絲雀。


「「啊!」」


兩人愚蠢的尾音同時出現。

咚!!!號稱世界經濟霸權《黄金的魔女》、爽快的掉入沸騰的水鍋裡。

魔女的雜燴鍋就這樣完成了、尖叫的主料從鍋中爬出來、那已經是第二天的事了。








『咳!咳!咳!』


肉體完全再生的金絲雀、漂浮在空中、單手拿著大啤酒杯、在迫不及待的冒險者等人面前、開啟了慶功宴會的信號。


「各位哦!恭喜各位能夠戰勝了竜王的軍團!!這是妾身給各位微不足道的慶祝⋯⋯⋯⋯今晚、就盡情的吃、盡情地喝、大聲歡呼吧!!!!」


冒險者們的啤酒杯相互碰撞、宴會、開始了。


「向汝們的功勞致敬!!向先鋒的《白之劍鬼》致敬!!為了汝們今後的冒險!!乾杯啦!!!!」

「「「「「「「乾杯」」」」」」」


另外兩個方向襲來的竜王團、被稱作英雄超人(階級S)的冒險者們漂亮的擊退了

邊境街道的冒險者們收到這份消息、將赤字莊的食堂全部包了下來、提早舉行宴會。

因為假想異世界與規格外的大魔術、犧牲者意外的很少、但、並不是沒有傷亡。

傷勢較輕的人、仍參加了這次宴會、有些人重傷意識尚未恢復、還有一些人在戰鬥終結後、英勇的事蹟將永恆流傳。

因為如此、冒險者才會慶祝。相信喧鬧的祭祀與伴奏、可以喚醒沉睡的夥伴。

因為如此、冒險者才會歌唱。傳頌那英勇的事蹟、讓被招喚到天上女神身邊的同伴可以聽到。


「那麼,宴會上給自己斟酒的美麗姑娘是不可少的。為了今日,妾身就讓那頑固的傢伙來當汝們的服務員!」


最初的一杯暢飲而盡時、在冒險者們眼前出現的、是讓人聯想到天使與妖精、美麗而年幼的雙子姐妹。

裙子的長度只有膝蓋以上、高跟鞋和包裹著雙腳的短襪、完美的領域、這與貴族所知道的明顯不同,簡單說,穿著類似女性受付娘的衣著、嶄新的女僕裝、出現在眾人眼前、《白色劍鬼》掌上明珠的兩位、蘇菲和缇歐兩人。

⋯⋯⋯⋯但、她們的表情明顯不適合服務客人。


「嗚⋯⋯⋯⋯被騙了!被騙了!!被騙了!!!?被魔女嚴肅的氣氛和巧妙的台詞欺騙了!!!!!」

「⋯⋯⋯⋯那時候的不安、擔心、把它還給我們⋯⋯」


對於安然平穩回到家的母親、腦海中浮現那開朗的笑臉、仍記憶猶新。

然而、約定歸約定。儘管非常⋯⋯⋯⋯非常不滿意現況、一旦約定好了、就必須要對約定負責。


『糟了⋯⋯⋯⋯明明對小鬼沒什麼興趣的⋯⋯⋯⋯!!』
『聽說姐妹年齡相同呀⋯⋯⋯⋯奇怪的興趣覺醒了⋯⋯⋯⋯⋯⋯』
『好像要枕膝一下呀⋯⋯⋯⋯⋯⋯⋯⋯』
『跟我說妳家地址的話、大叔叔給你零用錢花怎樣⋯⋯⋯⋯⋯⋯』


一方面、不知道雙子的心境、看到打扮可愛的美麗幼女而露骨的冒險者們。

坦率的稱讚、女人的興趣都改變了、不正常的性闢覺醒、絕讚好評。

⋯⋯啊、最後一位大叔的台詞、那位冒險者被其他人壓在地板上毆打跟爆踢、那又是另外一個悲劇了。


「然後、是今晚的主角——!!斬首竜王的、我們冒險者公會引以自豪的最強女劍士!雖然有各種原因、但今晚、穿著女僕裝、為大家效勞的是《白之劍鬼》夏夏莉莉莉莉莉莉~~~~~!!!」


金絲雀所說的話、讓宴會中的氣氛緊張了起來、此時、冒險者們都一起將視線投向連接走廊的入口⋯⋯⋯⋯但、良久、夏莉依然沒有現身。

在場人的交頭接耳、歪頭表示困惑一樣。金絲雀立即躦進入口處、右轉、聽到了像是什麼彆扭的聲音。


『齁啦、妳可是主角、別這樣一直拖拖拉拉的、快點走吧』
『啊、不要推我啊瑪莎⋯⋯!不管怎樣、用這樣打扮出現在其他人面前、可是會羞恥一生的⋯⋯!!』
『大丈夫!!很適合妳哦!』
『不、不、不是個問題啦⋯⋯⋯⋯!!』
『汝們到底在搞什麼啊!』
『啊、金絲雀呀!衣服倒是換好了、但是這孩子在別人面前露臉太害羞了啦』
『哎呀哎呀、真是讓人麻煩、沒問題、快出來吧!!』
『等!等等——!?』


完全沒有餘力應付金絲雀的空間魔術、瞬間被丟入食堂中間的夏莉、那身姿、讓全場冒險者都驚訝了。


「不⋯⋯!?請⋯⋯不要⋯⋯這樣、看⋯⋯著我⋯⋯!」





以種類來說、是女僕基本的圍裙。可是裙子的長度、比女兒的裙子還要更加短、好似晃動瞬間就可以看見內衣的那樣子。

煩惱太過於暴露的大腿、用吊帶襪強調著、纖細的腰圍、部分露出白皙的皮膚和肚臍。

最引人注目的是、莫過於那超級強調、兩座山峰般豐滿的胸部吧。只是稍微晃動一下就會蠱惑性的搖晃、偉大的山脈不分男女、眼睛都會目不轉睛的看著。


「媽媽、媽媽、媽媽⋯⋯⋯⋯!?」

「⋯⋯怎麼了、這身打扮?」


右手將裙子往下拉、左手遮住胸口的雙峰、看著臉紅捲縮的母親、在女兒眼前的母親彷彿打開了禁斷之門。


「這、不是⋯⋯!這是⋯⋯沒想到是這樣的衣服⋯⋯那個⋯⋯那個⋯⋯!」


平常不親切、又毅然的態度到底跑哪裡去了呢?深信女兒也會白眼看待自己的夏莉、她變模模糊糊的拼命想要像兩個女兒解釋。

最初想像是露出較少、貞婌與忠誠一樣的裙子、不過、被準備的是暴露過多的特製服裝。

對於有穿著公開且過度曝光衣服是不禮貌價值觀的夏莉來說、現在穿著這件衣服的自己、真是羞愧得不得了。


『什、什麼!!!胸口的激動是⋯⋯⋯⋯!!』
『喂、冷靜點!這娘們可是那個不客氣而出名的劍鬼!?』
『有孩子才三十歲嗎!!?』
『那傢伙是半不死者、看起來是十幾歲、而且兩個女兒也太可愛了』


與平常愛理不理的態度、冷酷的臉完全不同、因為害羞而輕輕地流臉淚、這動作、連同性的魂魄也被奪取、食堂不安定的氣氛開始躁動。


「為什麼這麼畏畏縮縮的呢!妾身有件事絕對要讓汝們做呀!!」


為了遮掩曝光的部分而拼命遮遮掩掩的那雙手、夏莉也無法逃避的現況、金絲雀開始環顧四周。

然後、與金絲雀目光相對的是、剛才就一直被夏莉的身姿吸引的新米冒險者————凱爾。


「喂、那邊的E級⋯⋯⋯⋯啊、好像叫做凱爾嗎。就是汝、過來一下」

「⋯⋯哎?我、我嗎?」


咧嘴笑著、就好像發現玩具一樣的目光、金絲雀讓凱爾站在白髮母女的面前。


「薩跌、薩跌⋯⋯、就按照妾身教導的那樣說吧」

「哎!!?真、真的不說不行嗎?」

「不愧是⋯⋯還是有點害羞⋯⋯」


到底要做什麼呢、由於過度緊張、凱爾身體整個僵硬著了————


「厄⋯⋯歡、歡迎⋯⋯」


蘇菲抬起頭來、眼匡內可以看見害羞的眼淚、雙手交叉在胸前。


「⋯⋯回來⋯⋯」


因為害躁而臉紅的缇歐、向任性的小貓一樣稍稍把頭偏開。


「⋯⋯主、主人⋯⋯様⋯⋯!」


念出來後、羞恥比例過強的夏莉。看著完全沒有魄力臉紅的夏莉、凱爾卻感覺到貫穿心臟的幻覺。

就這樣當場蹲下去、看起來因為幸褔而迷茫的凱爾、直到金絲雀把他當成障礙用力踢向屁股、飛出去的凱爾。

⋯⋯⋯⋯連被踢飛了也不在意、果然是迷失在幸福的孩子。


「颯、下個是!接下來要坐在膝蓋上喂他『啊~嗯♡』好呢!還是說『變得更加好吃♡』的咒語比較好呢!?」

「什⋯⋯!? ⋯⋯⋯⋯!?」

「沒聽過這樣的事情!!?」


鐺鐺噹啷!!瞬間、所有男人都直直站起來了、很有精神的站起來了。

在金絲雀突如其來的提議、夏莉臉更紅了、大力的搖頭、蘇菲和缇歐也面露難色。

又不是甜蜜的戀人、就算是普通的女性、如此親近、如此害躁的事情、對夏莉來說難度登天了。


「庫哈哈哈哈哈哈哈!抵抗是無用噠~!今晚買下汝們的人權、是妾身!現在、以為妾身為準、報上名來!!讓這對母女做喜歡的服務好了!!哈哈哈哈哈」


冒險者們(主要是男性)正準備要舉手報名的瞬間、某人將手按著金絲雀的肩膀。


「哎!!什麼呀!!現在正是高潮的時—— 」

「看起來玩得很開心啊、奶奶!?」


滿臉笑容卻毫無笑意的尤美娜、最強的魔術師《黄金的魔女》臉上瞬間變得鐵青。


「不、不可能⋯⋯!!?汝、這傢伙、公會不是應該早該⋯⋯!?」

「誒~!不知道是誰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打動了所有B級以下的冒險者們這麼大的騷動所有的事務員都回來了支部長的頭髮一下子就禿了、非常爽快⋯⋯啊、不是、反正雖然很累、但總算結束了、所以才來這裡。對了、來旁邊說話一下」

「啊啊啊啊!!!?放、放開妾身!!」


正如奶奶的稱呼、尤美娜是金絲雀的血族。

雖然外表年幼、但實際年齡千歲以上、既有孩子也有孫子。手抓著兩側長出的黑角、拖著幼小的蘿莉、把已經可以稱為先祖的魔女拖走、受付娘跟金絲雀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住、住手!喂、妳想幹什麼噠!?汝呀、可別想對妾身施暴啊!!難怪⋯⋯一點⋯⋯也不⋯⋯情色⋯⋯啊!?啊!啊!!!』


啪!啪!啪!啪!鏦鏦錚錚!鏦鏦錚錚!鏦鏦錚錚!鏦鏦錚錚!


先是巴掌的聲音、隨後發出什麼撞擊的聲音、滾回到食堂的是被無情打斷的黑角。

被子孫拖走的最強魔女、身體到怎麼了、沒人想知道。






那個悲劇就不說了、宴會順利的持續著。

庫德和蕾亞與矮人族戰士與巨漢般的戰士持續飲酒作樂、一同倒在食堂內睡著了。

把喝醉的兩人、放在角落相互依靠、將赤字莊經營者夫婦製作的飯菜持續般上桌的蘇菲和缇歐。

每當這些新生的變態、對雙子有意思的瞬間、夏莉就會散發全新的殺意、針對目標而去。

為了滿足這些B級冒險者不斷斟酒的女僕夏莉、也必須不斷防治這些變態對女兒的性騷擾。

至於放在食堂角落、黑色垃圾袋內突出的黑角⋯⋯⋯⋯因為尤美娜太恐怖了、誰也不敢先開口。


「呼⋯⋯⋯⋯」


宴會、終於臨近尾聲、鬆了一口氣的夏莉、依靠在能眺望食堂全域的牆壁上。

在這次的戰鬥中、獲得了大量的金幣、對於功績的讚賞覺得無所謂、於是參加了這次的服務員、完全意料外的非常勞累。

關於這身打扮、中途就已經自暴自棄了、不想去在意、但是心裡早已發誓、絕對不會再穿了。

如此暴露的風格、這種衣服不符合自己的性格⋯⋯⋯⋯雖然不知道別人的評價。


「辛苦了、夏莉」


這時、就這樣參加宴會的尤美娜、手上拿著酒杯、與夏莉一同靠在牆上。


「對不起呀,奶奶好像做得有點太過火了」

「不⋯⋯就結果來說願望也實現了。⋯⋯但是」


夏莉看見自己的身影後、沈重的嘆息、痛苦地用一隻手撐著額頭。


「沒想到這把年紀還要穿著這麼暴露的服裝出現在他人面前⋯⋯!」

「那個嘛⋯⋯真的、雖然很抱歉、但是真的很適合妳喲?」

「年齡上真的有點⋯⋯⋯⋯」


從夏莉的角度來看、性感、是不存在的、但這種輕飄飄暴露的服裝、是給更年輕的女孩們在穿的衣服。

至少、現在三十歲中年婦女了、也到了『不該勉強』的時候。當然如果只看外表年齡等、那就毫無關係了。



「金絲雀也說過相同的話、我想多少可能有些意義吧」

「嗯~從其他的冒險者來看的話、這應該是做得不錯的地方吧」


突然、對話就中斷了。不是出於尷尬、而是突如其來的無言、受到了食堂的喧囂所掩埋。


「⋯⋯多少有點在意」


打破兩人寂靜的、出乎預料、是夏莉。


「為什麼他們要和竜群戰鬥呢?雖說可以得到相當巨額的獎勵、但我不認為憑藉著無法確認勝算、就來到這活地獄裡頭」


在宴會時間、不經意地問了一下、雖然大家都說是因為金幣、或是為了想讓平時冷酷的夏莉斟酒、但總覺得好像隱藏了什麼。

最有可能的動機就是獲得討伐竜的最高榮譽、不過、即使如此夏莉也還是很困惑、尤美娜苦笑著回答道。


「啊啊、那一定是⋯⋯我認為大家都想和妳一起戰鬥而已吧」


這句話、夏莉只能呆然的接受了。


「怎麼一回事?我一直以為在其的冒險者那裡我的評價相當不好」

「就是呢。夏莉桑一直都愛理不理的、十年前登錄的時候也是呢、引起不小的騷動呢」


就像這樣⋯⋯尤美娜看著那些吃飽喝足仍然在吵鬧的冒險者們說到。


「並不是沒有協調性、妳的強大是誰都認同的⋯⋯《白之劍鬼》這個名號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有失有得、浪漫的冒險、各種各樣的理由或許都有吧、誰都會想和這麼厲害的冒險者並肩作戰吧?實際上呢、我也經常被詢問到夏莉桑是否有隊伍需求呢」


不坦率的人很多、所以總是在本人面前開不了口。

這樣說著、尤美娜拿著喝光的玻璃杯背對著夏莉離開。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畢竟明天還有工作呢」


夏莉目送瀟灑離去的受付娘、心不在焉的看到和自己女兒玩耍的冒險者。

除了女兒以外毫無興趣。她深信、這樣的女人是不可能會受到別人的關注的。

既使有人關心、那也是懷著邪惡的想法才接近她、夏莉守護女兒的意識過於強烈、誰都不敢靠近。


「那個鬼總算走了⋯⋯哎喲!哎喲!好痛、那傢伙⋯⋯都不懂得敬老尊賢嗎」


考慮到至今為止、自己從未關心過冒險者的事情。

從垃圾袋裡跑出來的金絲雀、手上正在拿強力膠一邊黏合一邊治療自己的角、邊靠近夏莉。


「嗯?汝呀、在這發呆看著什麼呀?」

「金絲雀⋯⋯最初我就覺得很奇怪」

「什麼呀?」

「為什麼這次、是選擇用增援的方式來實現我的願望、而不是選擇將家長日延期?」


本來就是學校理事長的金絲雀、一手承擔營運支援、要延期也是可能的。倒不如說、那樣做的話、應該可以抑制更多多餘的開銷、為何不這樣做呢?

金絲雀這個魔女、是有著合理就行動、為了自己的快樂與愉悅而行動的魔性、然而對於於這毫無意義卻能動搖大局的行動、也是金絲雀

無碖是大義、還是微小的理由、不僅單純是為了想看到人急躁的樣子而嘲笑的理由、反而是有什麼想法存在的樣子、在聽到了她的子孫的話後、不由得會這麼去思考。


「沒什麼大不了的理由罷了。單純的多愁善感。⋯⋯如果是汝的話、可以看到妾身從未見過的景象嗎⋯⋯妾身只是隨便的加強這種期待而已⋯⋯妾身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的自私的」


呵呵⋯⋯魔女正在竊笑。


「如果、汝再這樣繼續下去、遲早會崩壞吧⋯⋯這樣想的話、妾身就決定插手一下了」

「⋯⋯理由呢?」

「汝喲、女兒平安的長大了、還剩下什麼、不就剩下空虛噠」


那、千真萬確的事實。

每日每日、夏莉只擔心女兒的未來、只為了女兒而活、不顧自己的一切。

如果蘇菲和缇歐就這樣平安無事地長大、獨立之後、身邊出了能共同前進的人。那自己還剩下什麼呢、肯定會變成像空殼一樣的存在吧。


「但是這樣可不行呀。空虛的修羅之道、一點都不好玩」

「連別人的人生都要符合自己的想法⋯⋯這樣嗎?還是老樣子呢」

「當然噠。妾身乃《黄金的魔女》⋯⋯無所不能、萬物萬象、隨心所欲!」


這個魔女似乎從以前就是這樣。做事總以自己為中心、儘管給周圍的人帶來很多大麻煩、因為毫無價值的事情而遭受討厭的目光、但不知道為何、總是能巧妙地幫助大部分的事情、簡直有如被幸運女神所關愛一樣的胡說八道。


「因此、首先要享受冒險的樂趣、小姑娘。不只是一個人、能和同伴冒險才是最大的樂趣。然後、有一天、找到自己新的生存價值、那便是完美的結局。不能讓自己幸福的人、是無引導孩子走向幸福的」

「⋯⋯金絲雀⋯⋯」

「嘛!說了這麼多廢話、主要還是要嘲笑汝在女僕咖啡廳、漂亮的臉蛋含垢忍耻的瞬間噠!!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請把我的感動還來⋯⋯」


不知怎麼的、感覺、感動完全糟蹋掉了。


(但⋯⋯也是呢。冒險者、大概就是這樣的人吧)


想起了曾經、是柔弱的千金大小姐的時候。

參雜了各種愛恨情仇、陰謀詭計的社交、冤罪與背叛、不忠不義、在看清這一切的那天起、打從心底的討厭、也不想去明白或考慮別人的事情。

但、比起陰暗的貴族社會、報酬與榮譽、只要有未知的功勞、未知的冒險、儘管不是那麼的完美、就把這些都說成是好的、粗曠的冒險者來作為對象的話、確實會讓人感到非常輕鬆。


「媽媽〜! 瑪莎桑說要拍張紀念照~!」

「母親、快點」

「嗯嗯、來了來了」


邁向了喧鬧的中心。

當然、夏莉並不認為所有的冒險者都是表裡如一的存在、今後猜忌的心情也不會消失、但是、如果有冒險與報酬的話、或許可以相信。

今後不管發生了什麼、女兒優先是不會改變的、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會改變的⋯⋯⋯⋯如果、冒險和戰鬥的結果、能有如此開朗的場合和看起來非常開心拉起自己雙手的愛女們在的話⋯⋯


——————當個冒險者、似乎也不是那麼辛苦呢


冒險者們驚訝不已、然後又相視而笑。

劍鬼的特徵就是那冷酷的表情、愛理不理的態度、與那異色雙瞳。

無論從誰的眼裡都可以看出來、她現在非常的快樂。


「那我先去換衣服、稍微等我一下吧」

「「⋯⋯不可以!」」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3 收起 理由
msyang + 1 感谢翻译
提亚123 + 1 感谢翻译
防具店的熊熊 + 1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0

主题

217

帖子

100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32
金币
47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4-13 16:07: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ω≦)/

0

主题

86

帖子

117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72
金币
74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4-13 18: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君的翻譯

0

主题

89

帖子

1562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11
金币
69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4-13 18:46: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期待這裡啦啦啦啦!

0

主题

191

帖子

116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95
金币
766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4-13 19:15: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冒险者都是绅士吗

1

主题

12

帖子

118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137
金币
30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4-13 19: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我的错觉么?!
为什么有种凯尔要上位的既视感
他要寝取人妻吗

补充内容 (2019-4-14 11:41):
我忽然注意到,这个魔女萝莉居然有孩子了,那么——
她的男人是谁???

点评

我去找過一部份的劇透.我也有這種感覺 希望不要.不太喜歡這種類型的男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4-14 01:24
夏莉不算人妻吧?她自己都不這麼覺得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4-13 20:16

0

主题

349

帖子

1520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30
金币
956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4-13 20:16: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FunGuy 发表于 2019-4-13 19:54
是我的错觉么?!
为什么有种凯尔要上位的既视感
他要寝取人妻吗

夏莉不算人妻吧?她自己都不這麼覺得啊

1

主题

12

帖子

118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137
金币
30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4-13 20: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Starnight 发表于 2019-4-13 20:16
夏莉不算人妻吧?她自己都不這麼覺得啊

未婚妻~

106

主题

1126

帖子

1994

积分

图书委员

鴿子哒

Rank: 18Rank: 18

天命
1547
金币
14597
荣誉
10
人气
238
发表于 2019-4-13 23:38: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死魔女⋯⋯⋯不會死也不是這樣玩的啊,喂!

0

主题

72

帖子

76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65
金币
45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4-13 23: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妈 我稀饭你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2-6 13:56 , Processed in 0.12306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