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1515|回复: 15
收起左侧

[短篇]【七话全】怪奇日食[燦々SUN]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255

帖子

986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801
金币
1852
荣誉
10
人气
99
发表于 2019-3-18 09: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燦々SUN
译者:KLinys丶孤
校润:莫言
生肉地址:https://ncode.syosetu.com/n2193fj/
   
那一天日本全国都观测到了日全食。
从那天起,有某种事物変了。
   
※全7话完结。推荐远离人群,独自一人阅读。
※作者提示,没有做好觉悟者勿入。
※译者表示,完全没什么好怕的啊,大家可以怀着轻松的心情来阅读√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若喜欢该书还请支持正版
若要转载请事先征得译者的同意
请尊重翻译、校对以及润色的辛勤劳动,转载时请保留信息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

************************

111

主题

255

帖子

986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801
金币
1852
荣誉
10
人气
99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09: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话 笑 日
     
那一天,我在上完便利店兼职的夜班后,疲惫不堪,于是大白天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睡懒觉。
我拉上窗帘,为了不被尚且年幼的妹妹打搅到,把门也锁了,打算在吃晚饭之前饱饱地睡上一觉。
     
     
────!────!────!!
     
     
突然,响起某种声音,我因此而醒过来。
声音是从窗外传来的……这是…………笑声。
而且,并不是一两个人。从外面传来至少五个人的笑声。
     
(搞什么啊……是把声音开得老大看电视吗? 连隔壁都听得到,到底是开了多大啊)
     
我想着估计是从邻居家里传来的吧,尽管对于被打搅了安眠一事感到了不爽,但我还是决定把头也蒙到被子里,再度入睡。
然而在这时,传来了从有人从一楼往我的私人房间所在的二楼跑上来的声音。然后──
     
     
咚咚咚
     
     
房间里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于是我从被窝里探出头来。
     
(干嘛啊……就吃晚饭了?)
     
按照我的体感,从我入睡到现在应该还没有过那么久,但家人来叫我起床的话,其原因我只能想到这么一种。
我如此想着,睡眼惺忪地看向枕头旁的时钟,时间是下午4点8分。跟我预想的一样,时间还早着呢。
     
『哥哥!太阳好壮观啊!』
     
这时,从门外传来了妹妹充满活力的声音。
看来敲门的人是我那位小学2年纪的妹妹。
     
(太阳……说起来,今天好像有什么事来着……)
     
我意识模糊地想着那种事,但思考怎么也无法集中。
大脑还在渴求着睡眠。
     
我无视掉妹妹的声音,再一次蒙上被子后,继续睡午觉。
然而,却被比先前更响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咚咚咚!
     
     
『孝一!稍微来看一下啊,是日全食哦!』
     
母亲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有人跟我说过今天会有日全食。
说起来,好几天前的新闻里报道了,日本将会时隔十几年看到日全食,而且还基本上是日本全国都能看到。我记得母亲跟妹妹非常期待看那玩意。
     
话虽如此,但我对日全食并没有什么兴趣。
天下地下,现在睡觉最大。团子胜于鲜花,午觉胜于日食。
     
然而,门却敲得更加激烈。
     
     
咚咚咚!!
     
     
『孝一,快起来!是日全食喔!!』
     
我因从门外传来的那一声音,而感到强烈的违和感,同时这一次真的整个都清醒了过来。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向被激烈敲着的门。
     
刚才的声音是父亲的。
但是,很奇怪。
父亲跟我一样都是一副对日全食没兴趣的样子,况且父亲平时沉默寡言的,我从未听到过他像这样子发出兴奋般的声音。
     
有哪里不对劲。
     
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敲门声越来越激烈,我渐渐开始感到恐惧。
     
『起来啦!哥哥!』
『快点看外面啊!日全食要结束了哦!?』
『还在睡吗!?赶紧起来!!』
     
     
咚咚哒哒哒嘭嘭嘭砰砰砰砰!!!!
     
     
门剧烈地晃动,就像是马上就要坏掉一般,家人全都是一副明显并不寻常的样子。
我猛地感到一种极度毛骨悚然的感觉,于是遵循着危机感喊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看不就是了!!」
     
我这样子吼着回应了后,敲门跟声音也正好止住。
我对此稍微送了口气,但并未拉开窗帘,而是继续把整个人都蒙入被子里。
     
但是,这次突然从稍远的地方传来了三个家人的笑声。
     
「Y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
「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
「W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
     
心脏剧烈跳动。
     
从声音位置判断,他们多半是在走廊尽头的窗户那里看外面吧。
但是,就欣赏日食发出欢呼声来看,他们那声音太过异样。
简直就像是取掉了某种束缚般……甚至能感到一种狂气的声音。
     
如此觉得的同时,我察觉到某种事,而打了个寒颤。
     
从先前开始就一直隐隐约约地有从外面传来笑声。
那些笑容跟我的家人现在发出的笑声是一样的。
不仅仅是我家。就连邻居家里也正在发生同样的事。
     
「YAHAHAHA、YAHAHAHAHAHAHA!!」
「AHA、AHAHAHAHAHAHAHAHAHA!!」
「HAHAHAHA、HAーーHAHAHAHA!!」
     
家人们在笑。
     
在大笑着。
     
嗤笑着。
     
狂笑着。
     
……像是脑子有病一般。
     
我像是逃离笑声一般,在被窝里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用双手捂着耳朵。
接着,我自己也拼命地大喊,为了听不到笑声。
     
「哇ーーーー!!啊ーー、啊啊ーーーー!!!」
     
尽管不久后感觉到笑声停止了,但我依旧死死地闭着眼睛,捂着耳朵,一动不动地在被窝中持续屏息不出声。

■第二话 異 変
     
……回过神来时,天已入夜。
时间是下午6点40。看来我是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的样子。
不管怎么讲,都不再有敲门声跟奇怪的笑声了,门后也没有人的气息。
     
即便如此,我也还是战战兢兢地打开门,在确认走廊没有人后,才总算是放松了下来。
我呼着安心气,走回房间里后,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疑问。
──说起来,那个是现实吗?
     
(是梦……吗? 那样的话也太真实了点……)
     在我转动脑筋思索着时,从楼下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吓得我打了个哆嗦。
不过,其内容只是单纯地告诉我晚饭做好了。
接着,住在隔壁房间的妹妹回答着「来了~」。以此同时,门外传来了她「啪嗒啪嗒」地跑在走廊上、跑下楼梯的声音。
那是并无特别之处的、一如既往的日常的声音。
     
然后,实际走到客厅后,发现在那里的果然是一如既往的光景。
把晚报摊在书桌上看的父亲,在把料理端上饭桌的母亲以及帮忙端菜的妹妹。
     
「你在那里干嘛啊,孝一。快点坐下来啊」
「啊、嗯」
     
看到一直站在客厅入口的我,母亲惊讶地如此说道。
我对此感到些许的羞耻感,同时立刻去走上去帮忙端菜。
     
之后并没有特别发生什么事,家人也完全没有做出傍晚那会那种异样的行为。
然后,在吃完饭时,我定下了「傍晚那个是梦」的结论。
     
只是……我怎么也提不起劲向家人确认这件事。
     
     
*******
     
     
──翌日
     
     
不知是不是大家都在怀念着昨天的放假,周一的大学里总漂着一种懒散散的氛围。
我自己也是拖着由于睡太多而有些疲惫的身体走入了教室,然后就发现几名朋友正坐在一直坐的座位上,于是把包放在那附近的位置上。
     
「早上好哇~」
「早」
「早上好~」
「早~」
     
我跟朋友们互打招呼,在老师来之前闲聊着。
     
「搞什么啊。明明是难得的假日,你一直都在睡吗?」
「我通宵上晚班啊,没办法的吧」
「你最近一直都在打工呢」
「算是吧,想要早点买辆摩托车嘛」
     
在进行着这种对话的同时,我忽然想要说出昨天的那件事。
我想要对这些朋友们说出来,让他们对那份现在也依旧使得我心中阵阵不舒服的怪异体验哈哈大笑然后了之。
     
「说起来,昨天我睡着的时候,做了个怪梦」
「梦?」
「不,准确来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梦」
「那算什么?」
「噢,我睡着了后,妹妹就来敲我的房门了。说『哥哥,太阳好壮观啊』。我觉得大概是在说日全食的事,但实在太困了,就无视掉了,然后老妈也来敲门喊我了。她们两个把门敲得砰砰直响。最后连我老爸也来了,超兴奋地喊着『快看日食』。而且敲门敲得越来越激烈,敲门声也越来越响。而且,还传来了奇怪的笑声……我总感觉有点吓人,就用被子把整个人都盖住,回过神来时,就已经是晚上了」
     
我一口气把话说完后,窥探着朋友们的反应。
然后……寒毛凛凛。
     
坐在我面前的三个朋友,他们全部都……面带着甚至有些不自然的无表情,死死地盯着我。
     
在那表情之中,完全看不出任何感情。他们仅仅是用蹬得跟铜铃一般大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死盯着我。
     
「噫……」
     
我因那异样的表情,而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并站起身来。
一拍之后,我由于因不禁做出了丢人的反应而产生的羞耻,而半条件反射地瞪着友人们。
     
「搞、搞什么啊你们!干嘛摆出那种──」
     
话说到此,我察觉到了。
教室内,鸦雀无声。
     
由于突然的寂静,我立刻环视周围──顿时全身寒毛倒立。
     
不仅仅是我的朋友们。
     
在同一间教室里的学生。他们所有人都同样地无表情地盯着我。
     
直到数秒前好像还在叽叽喳喳地吵着的辣妹团体。完全不在乎他人眼光疯狂撒狗粮的情侣。沉迷于手游的学生。拼命地写着作业的学生。
他们所有人都抬起头,面带着能面一般的无表情,死死地盯着我。
     
仅我环视所见,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
     
「唔、唔哇啊啊啊啊啊ーーーー!!!」
     
这是不逊色于昨日门后的家人们所表现出来的那份异样般的异样。
我无法承受那份简直就像是只有自己突然误入了异世界般的强烈违和感以及压倒性的恐惧,而逃出了教室。
     
我一个劲地跑在大学里,朝着正门冲去。
一想到那间教室的学生们会不会追上来,我就不敢停下一次脚步与回一次头。
     
我就那样子一直跑到车站,冲入正好抵达月台的电车内,才总算停住了脚步。
     
呼吸困难。心脏仿佛要迸裂了一般。
然而,全身的鸡皮疙瘩更加止不住。
     
「哈啊啊啊啊啊ーーー……」
     
我大大叹了口气,将被靠在电车的门上,缓缓瘫坐下去。
虽然知道有被周围的乘客用在看怪人般的眼神看着,但现在我并没有在意那些的余裕。
     
回想起的是先前那异样的光景。
死盯着我的朋友们的无表情清晰地刻印在我的脑子里,久久不肯消散。

■第三话 凶 転
     
──星期六
     
     
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出门购物。
在我的视线前方,母亲和妹妹正手里拿着衣服兴致昂昂地聊着天。
     
「好久啊……」
     
她们已经在这件服装店里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尽管我很希望她们是时候该决定买什么了,但我通过经验得知,这种状态的女生阵营,就算去催也只会是自惹麻烦。
正因如此,才仅仅是小声嘀咕了一句,以表心中不满。
     
「嘛,没办法啦。女生购物就是这样子的」
     
站在旁边的父亲回复我的自言自语道。
由于我刚才那句话并没有刻意说给他听的打算,所以我也随意附和了一句「是呢」。
     
「话说起来,看到你挺精神的,我算是放心了喔?听你妈说你一直没去上课时,我还想着是怎么了」
「啊……」
     
今天的购物,似乎还有帮我转换心情的目的在内。
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自从周一从大学逃回家中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大学了。
一回忆起朋友们的那无表情,我怎么都提不起劲去大学。
其结果,我对家人说身体不舒服,一直到周五都宅在家中。
一开始他们或许还是相信身体不舒服这个借口的,但五天时间一直都宅在家中的话,他们会担心也是正常的。
     
「抱歉……好像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大学生活也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吧。不用勉强说出来也行,但如果觉得爸爸我们可以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们谈谈喔」
「啊啊……谢谢」
     
从一反常态、话有些多的父亲那里,我感受到了他是真心在担心我。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还是提不起把那天的事说出来的心思。
     
我很害怕。
一想到如果说出来之后,家人们就全都変了人的话,我就…………
     
     
*******
     
     
「啊~~好开心!」
「是啊,下次再来吧」
     
母亲跟妹妹手牵手开心地走着,我和父亲则是一齐走在她们后面。
到头来,在那之后也是被迫一直陪着两位女性购物了,但因为一系列折腾感觉心情也変轻松了。嘛,虽然也累得要死就是了。
     
(星期一……怎么办呢……)
     
应该去大学吗?
不,答案已经得出。
若说该不该去的话,那当然是该去。一直请假的话,会留级的。
到头来,自那天以来,并没有发生朋友们冲进家中,或是被发某种奇怪的邮件这类的事,来外面一躺后,意外地倒也不是没有一种像是没有任何事般为普通所迎接的感觉。
把那天的那个当做是一种类似集团歇斯底里的情况就OK了。(※注:集体癔症被心理学家称为“癔症流行”或“癔症传染”。即在集体场合下,一人发病后周围人目睹其发病的情况,继而出现相同的或类似的发作,往往以躯体转换性症状为主。)
     
(但是……)
     
无表情。
     
那副无表情一直粘在我的脑海中。
对此,我无比的恐惧。甚至我现在都会突然感到不寒而栗。
     
(怎么办啊……)
     
我一边在十字路口等着信号灯变红,一边认真想着那种事。
     
而那一思绪却被突然想起的叫声给切断。
     
「噫、噫呀啊啊啊啊啊ーーーー!!!?」
     
那是因恐惧而发颤的男性声音。
我吃了一惊,看向声源处后,正好看到一名上班族像是打滚般从位于斜对面的人行道中冲到车行道内。
     
我感到不寒而栗。
并不是对于上班族冲到车行道里一事。
而是对于对面人行道上看着那名上班族的人们的脸。
     
「噫……」
     
无表情。
     
是那个无表情。
     
对面,直到一瞬之前上班族也混于其中的等待红绿灯的集团,他们毫无例外地都面带着异样的无表情,用视线追逐着上班族的背影。
     
我于一瞬之间察觉到了。
那名上班族就是前段时间的我。
就在刚才,在那里,不小心说了那件事。
然后,打算逃离那个无表情……
     
「啊──」
     
一辆大型卡车从逃跑的上班族旁边冲了过去。
上班族注意到了此事,他的表情因惊愕与焦躁而扭曲。
他驱使着因恐惧而不听使唤的腿,拼命地想要逃走。
     
在那宛若慢镜头般看上去极为缓慢的光景中,我注意到了──
现在完全就是要撞那名上班族的卡车的主驾驶位上。
坐在那车窗玻璃后的中年司机……他正面无表情地俯视着那名上班族。
     
卡车就那样子,毫不减速,冲入十字路口────
     
     
砰!!
     
     
上班族的身体宛若一枚轻羽,飞于半空中。
他朝着正旁边飞了数米,以不自然的姿势躺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然后,他就那样子一动也不动了。
     
「啊、啊……」
     
面对着第一次遭遇到的车祸逃逸现场,我无法再说出任何一句话。
     
但是,看到赤红液体慢慢扩向倒伏在地的上班族的周围后,「救护车」这一大吼宛若闪光一般闪过我的脑海。
我遵循那一声音,半分无意识地把手伸向口袋里的手机──这时我注意到了。
     
周围的人影纹丝不动。
所有人都跟我一样面向上班族,但他们却只是维持着那样一直站在原地。
刚一认知到那件事,我的身体就宛若被紧紧束缚住了一般僵硬住。
     
(喂……喂……这是假的吧?呐,是假的吧!?)
     
我知道这一怪异的寂静。
星期一,我在教室里说了那件事时,也是这样子──
     
我一边感受着自己的呼吸自然而然変得粗壮,一边仅仅是转动眼球,环视着周围──随之,身体不止地颤抖。
     
现在,位于十字路口处的所有人,全都面无表情地凝视着那名上班族。
明明步行灯已经変为绿色,然而谁也没有打算穿过斑马线。
他们仅仅是伫立在原地,无言地看着上班族。
     
那并不仅限于步行者。
就连坐在等红绿灯的车里的人们也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下车,全都面无表情地在车内凝视着上班族。
     
(什么鬼啊这是……这特么是什么鬼啊……!!?)
     
我一边不停地哆嗦着,一边在脑中吼着没有答案的疑问。
     
但是,我不能就这样子一直愣在这里。
哪怕是现在这个瞬间,上班族获救的可能性也在时刻持续减少着。
     
(干!冷静……冷静啊我……用手机喊救护车。这样就够了。不快点的话,会后悔一辈子的啊!!)
     
我拼命地在内心鼓舞着自己,最终总算是行动了起来。
我在把手机从口袋里取出来的同时,将手机转入紧急电话模式。
在用颤抖着的手指摁下119后,把手机贴在耳朵上。
     
『这里是119消防中心。请问是有火灾吗?还是需要急救车呢?』
「那个!有人、被卡车撞了──」
     
就在我说到这里时。
     
站在前面的母亲跟妹妹转向了我。
     
她们都面无表情。
     
死死地盯着我。
     
不,不止她们两个。
     
站在旁边的父亲也是面无表情地俯视着我。
     
他旁边的人也是,再旁边的那个人也是,那对面的人也是,那再对面的人还是。
     
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
     
注意到时,在十字路口的所有人全都不是死盯着上班族,而是在死盯着我。
     
「唔、啊……」
     
我喉咙抽搐,说不出话来。
虽然在电话另一端,我的通话对象在说着些什么,但我无法理解他在说些什么。
人声作为单纯的声音,过耳门而不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ーーーー!!!」
     
我按照恐惧的驱使,跑了起来。
低着头,拨开人群,一个劲地跑着。
不知目的地,仅仅是为了逃避一切,而不要命地一直跑着。

■第四话 血 別
     
──1周后
     
     
「那么,我们去去就回」
「一路走好」
「要是下雨了,记得把衣服收好哦?」
「我知道啦,外公」
     
在目送着要去村子集会处的外公外婆离开后,我随意地躺在榻榻米上。
然后,不知是不是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眼皮子立刻変得很重。
     
我现在正逗留于住在乡下的外公外婆家中。
在逃离家人身边后,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这里。
     
虽然也考虑过寄居在学校外的朋友的家里,但当时我想要去一个尽可能远离家人的地方。
最后,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跳入了电车里,在晚上九点多抵达了这里。
     
我本还担心「家里或许会有进行过某种联系了」,但结果表示是多余的。外公外婆虽然对突然造访的我感到吃惊,但也热情地欢迎了我。
我跟他们说「跟爸妈吵架了后跑出来了。等冷静下来后,我就自己回去,希望能在这里暂时住上一段时间」,并请求他们千万不要联系我爸妈。
哪怕是面对我如此唐突的请求,外公外婆也只是说了句「在他们还不太担心的时候,至少跟他们联系一下吧」后,就再也没有说什么,准我留在了家中。
     
自那以后,我一边在这家里帮助做家务,一边继续过着寄居生活。
但是,我知道这种生活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待得太久的话,外公外婆肯定也会担心,然后打算跟我家里联系的吧。
那样一来的话会変成什么样,哪怕不乐意也想像得到。
     
(必须得……想点办法啊……)
     
     
…………………………
     
     
…………………………
     
     
…………………………
     
     
大家都在笑。
     
家人、朋友们、其他许多人们围在我的周围笑着。不间断地、就像是坏掉了的机械一般笑着。
     
我被像是从心底涌出般的危机感所驱使,也笑了起来。
为了不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而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笑着、大笑着、狂笑着。
     
呼吸越来越困难,喉咙越来越痛。
即便如此,周围的人们也还在继续提升着音量。
我也配合着他们,像是要喊出「喊破嗓子吧」般提高音量。
     
我笑着。好难受。笑着。好痛苦。笑着。已经、笑着。已经、不行了……
     
最终我抵达了极限,弓起身体成「く」字,剧烈咳嗽。
于此同时,周围的笑声也一齐停止。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论我在脑中如何祈祷,头都擅自抬起。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看。明明我想要闭上眼的,可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
     
最终,视野内映入了周围的人们的脸…………
     
唔、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ーーー!!!」
     
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于祖父母家的和室里。
在我的眼前有着一条檐廊,在檐廊的前方是一座大院子。
     
「哈啊、哈啊……」
     
我在榻榻米上坐起身来,调整着粗壮的呼吸。
     
「没事……没事的……」
     
我如此自我安慰着,打算将先前所做恶梦给甩开。
     
从那天起一直都是这样。
每次一入睡,就会梦见家人或朋友们的无表情,根本睡不安稳。
睡眠不足跟压力重叠,感觉再如此继续下去,我真的会変得不正常了的。
     
这时,从庭院方向传来了某人跑过来的声音。
     
「阿孝,你没事吧?好像有听到你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外婆……」
     
从庭院里登上檐廊,朝我这边走来的是像是正在忙园艺的外婆。
她一边摘下帽子,取掉挂在肩上的毛巾,一边走入屋内。
     
一看到外婆那担心般的表情,我心中的紧张感就缓和了些许。
然后,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在没有深思熟虑的情况下,有点像是求助般地问出了口:
     
「外婆……日食……」
     
说到这里,我注意到了自己的愚蠢,立即闭上嘴。
     
「诶?日食?」
     
但是,看样子是晚了。
     
全身因外婆的话而僵住。
后背湿漉漉地直冒汗,口中因紧张而干涩。
     
(要死要死要死!好死不死居然是我自己提起这个!怎、怎么办!果然还是逃跑比较……)
     
然后,在我要进行下一个行动之前,外婆开口了────
     
「啊啊,说起来,两周前左右好像是有过呢。那个怎么了呀?」
     
…………诶?
     
我连忙抬起头,就看到在眼前的是表情有些疑惑的祖母。
是疑惑的表情……并不是无表情。
     
「外婆……!?难道,您没看吗!?」
「嗯,是啊……那天我去山里摘野菜去了……」
     
看着对我的激动模样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但也如此说道的外婆,我心中的某种事物终于决口。
     
「……外婆!!」
     
我情不自禁地扑向那娇小的身体后,紧紧将其抱住,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啊啦啊啦,怎么了?是做恶梦了吗?」
     
外婆一边这样子说着,一边轻抚着我的头。我把下巴搭在她的肩上,久违地嚎啕大哭着。
     
哭着。
     
大哭着。
     
痛哭着。
     
哭累了后,我感到了害臊。
我离开外婆的怀里后,打算用衬衫的袖子擦泪。
擦着泪时────我注意到了。
     
注意到了站在檐廊上的、面无表情的外公。
     
无表情。
     
是无表情。
     
在他的手里,有着一把割草用的镰刀……被举了起来,诶…………?
     
     

     
     
外婆横倒在了地上。
     
她一脸茫然,一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表情。
仅仅……仅仅是,从那脖子猛地喷出的血液为榻榻米染上赤红────
     
我愣愣地望着那一情景。
     
「真可怜……」
     
听到那一突然传来的声音,我的脑子总算是开始慢慢运作起来。
     
出声者正是用镰刀砍破了外婆脖子的外公。
表情已经是无表情,但是其言语听上去像是含有真正的怜悯在内。
     
刚一认知到那件事,我的脑子就猛地发热。
     
(可怜?明明是你自己杀的,这是在说什么?外婆她……外婆她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才找到的…………!!)
     
「唔啊啊啊啊啊啊ーーー!!!」
     
我全力向再度举起镰刀打算朝我砍来的外公扑去。
我活用体格差,全凭蛮力将之推倒,用左手摁住他拿着镰刀的手后,全力朝他的脸挥拳。
     
     
砰!
     
     
在钝音响起的同时,拳头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快触感跟锐利的疼痛。
但,我毫不在意,在高高抡起右手后,再度捶向外公的脸。
     
为了如字面意思,捶烂那张瘆人的无表情。
     
无数次,无数次。
     
一直揍到外公的脸不再保有原形为止。
     
当我回过神来时,外公已经一动也不动。
事情至此,恐惧因自己所做之事而喷涌而出。
     
但是,我不能被恐惧所抓住。
如果在这里瘫坐下去的话,会再也动不了的。
     
现在得把恐惧跟罪恶感都扼制下去,总之得动起来!!
     
我如此在内心吼着自己,并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之后,我给右手进行了最低限度的治疗,快速地整理好行李后,就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外公外婆家中。
     
然后连续换乘公交或电车,并没有特别决定目的地,仅仅是尽可能地逃到远处去。
最终,由于末班公交跟电车都没了,于是决定先到车站近处的网咖里住一晚上。
     
之后,直到手里头的钱用完为止,我一直使用网络调查外公外婆的事,以及寻找跟我同样没有看日食的同伴。
然后,花费了将近一个月时间进行的该作业的最后,我所得知的是极为残酷的现实。
     
外公外婆的事不管我怎么调查,都没有找到一丝情报。
照那个伤来看,外婆肯定是没救了的吧。没有传出「在悠闲的乡下里发生的老夫妇杀人事件」之类的新闻反而是不自然。
虽然我没有确认外公有没有死没死,但假如他死了的话就是警察出场,如果或者活着的话,就会进医院。明明这边也肯定会成为事件才对的。
     
同样的,关于上班族在十字路口被撞、司机逃逸事件,也没有找到任何情报。
     
至于之后进行的同伴搜索,在开始搜索后很快就在好几个告示板或SNS上找到了同伴。
但是,那些信息都在数日间、最快的话在数小时之间就被删除了,或者是记事一下子就没了下文。
其中也有那种最后以像是要向某人求救般的文字结尾,然后就再无后文的记事。
     
然后,在过了一个月的时候,那类文章自身彻底从网络上消失了。
     
「这是什么鬼啊……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啊……」
     
网咖的单独房间里,我在一块最后写着「救救我」这么一句话就再无下文的的告示板面前,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谁……谁来救救我……」
     
以防万一被周围的人听见,我在用毛巾捂住嘴的状态下,像是挤出声音般小声呻吟着。

■第五话 平 穏
     
──13年后
     
     
「我回来了~」
     
我一边打开玄关的门,一边这样子说道后,连着客厅的门立刻就打开了。
     
「欢迎回来,爸爸!」
「欢迎回来,亲爱的」
「噢」
     
我抱起「啪嗒啪嗒」地跑过来的爱女,同时向从客厅里走出来的妻子露出笑容。
     
在我结束工作后回到家中后,出来迎接我的妻子和女儿。
仅仅是看着我深爱着的这两人的笑容,我就感觉一整天的疲劳都渐渐消去。
     
     
     
13年前,我在冲出外公外婆家中后,有一段时间暂时依靠临时雇工的兼职维持着生计,并住在网咖里过日子。
通过外公外婆的事以及从网上得知的情报,学到了没有看日食的事不可以让任何人知晓的我,自那以后,就再也不去接触那类事情。
     
我一边那样子欺骗着自己,在新天地持续过了数年打工族生活。
最终,我在兼职的地方得到了认可,升为了正式员工在那里工作。
再数年后,我跟职场上的后辈结婚,两年后生了女儿。
在那件事以后,我从未跟家人联系过,但我在新天地得到的新的家人。
     
比我小一岁、有些要强的妻子,跟刚到6岁的可爱活波的女儿。
这间有我最爱的两名家人在的公寓房间,是我所得到的绿洲。
这便是如今的我平凡却又幸福的生活。
     
「今天有爸爸喜欢吃的汉堡牛肉饼哦」
「是吗,好开心啊」
「那个呢,我也有帮忙的哦!」
「噢!是这样子吗,那还真是期待啊」
     
现在我很少再回想起那个无表情了。
在跟妻子结婚之前,家人或朋友们的无表情每一周都会在梦里出现一次,但现在并没有那种事了。
     
但愿,这平稳的日常能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但愿,日常不会再蛮不讲理地被破坏掉。
     
我发自心底如此许愿。
     
「我开~动~了」
「哼哼,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好好次~」
「喂喂,等把东西咽下去后再说话啦」
「明明是在夸奖饭好次」
「不是,所以说……」
「哈哈哈,嘛,不也挺好的嘛」
     
仅此而已。
     
明明我所希望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而已。
     
啊…………
     
『下一条新闻。通过气象台发表的信息得知,下周9号星期六,能在日本观察到久违了13年的日全食』
     
恶梦再度来袭。

■第六话 災 来
     
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又来了…………
     
毫无含义的疑问队列在脑子里浮现又消失。
浑身一下子変得冰冷,各种感觉逐渐远去。
脑子里满是曾经见过的无表情、无表情、无表情…………
     
「!」
     
我感到极度恶心。感觉马上就要吐出来了。
     
「日全食是什么呀?」
     
在总感觉有些遥远的地方,女儿天真无邪地如此询问道。
妻子和蔼地回答她说。
     
「就是太阳公公他呀,会藏到月亮姐姐的后面,変得看不到了哦」
「太阳公公……藏起来了?」
「是哦,所以明明是白天,却変得跟晚上一样黑了哦」
「真的吗?好厉害~!」
     
平凡无奇的母女对话。
但是,我无法微笑着守望那一情景。
要说为什么……
     
「妈妈有看过吗?」
「有哦。非常的漂亮哦」
「是那样子啊,好期待呀~」
     
那是因为,妻子是那一侧的。
     
「爸爸呢?」
     
女儿露出纯洁的笑容,望向我这边。
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并感知到现实感急剧归来。
我拼命地向女儿露出笑容,故作开朗地说道。
     
「当然看过喔。超壮观的,敬请期待着吧」
「嗯!」
     
面对着两眼闪闪发光着点头的女儿,我拼命地不让笑脸抽筋。
     
我该如何是好。
     
妻子肯定是想让女儿看日食的吧。
然后,我若是想要阻止的话,妻子肯定会注意到我没有看过的。
那可不行。
     
但是,那么的话,会有某种情况发生。要在知道这些的基础上,让女儿去看日全食吗?我做不到。
也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也変成那样。
但是,会変成那样的可能性很大。
     
虽说知道他们看了,但会发生什么却不知道。
看过的人只要不跟没有看过的人扯上关系,也跟普通人一模一样。
但是……或许,看了后女儿会変成别的什么也说不定。我做不到对那熟视无睹。绝对做不到。
     
啊,但是,干脆我也跟女儿一起看如何?
那样的话,就再也不用这样痛苦了。
会再也不会害怕身边人不知何时会変了个人,也不会再忽然被剧烈的孤独感袭击。
     
是啊。
不就只是看个日全食而已吗。
到底有什么好这么警戒的呢?
     
就算我想要这样子一笑了之,但却怎么也无法顺利做到。
一想到会不会在看到了的瞬间自己就会変了个人后,就会感到非常恐惧。
说不定,在看到日食的瞬间,现在在这里的我就会死去,然后未知的谁占据了这个身体。
一这么思考,身体就会颤抖不已。
     
(我……该怎么做……)
     
我表面微笑着守望着开心地聊着天的妻子跟女儿。
同时,我一个劲地在心里思考着,为了女儿和自己该做什么才好。

■第七话 楽 日
     
──星期六
     
     
(没有、办法了……不这样做的话……)
     
我一边望着趴在桌子上的妻子,一边拼命地在心里这样子说给自己听。
     
「诶~?妈妈睡着了吗?」
「……是呢,会不会是稍微有些累了呀?」
     
我尽量露出笑容,对感到不可思议般歪着小脑袋的女儿这样子说道。
     
我……到头来还是没有看那个的勇气。
也没有让女儿去看那个的勇气。
我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不是真的在担心女儿。
说不定,这只是想把女儿卷入自己这边的自私行为。
     
即便如此也无所谓。我不乐意自己改変,也不希望女儿変了。
所以,我在早餐时间,给妻子下了安眠药。
因为不这样子做的话,我不觉得可以稳妥地回避掉日食的时间。
     
「姆……明明说好了要一起看日全食的……」
「嘛,乖啦,妈妈也一直忙家务活忙累了啦。所以,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我一安慰着手里拿着像是学校发的廉价观日食墨镜、鼓着腮帮子的女儿,一边快速地确认了一眼时间。
     
现在是8点45分。
预报说日食开始的时间好像是9点前。日全食是在10点后开始,持续3分钟左右。
在这段时间里,绝对不能让女儿去外面,也不能让她看外面。
     
我走到玄关,关上门的锁,以防万一还挂上了链子。
然后,我关上家中的窗户,上好锁,再扯上窗帘。
     
「怎么了?爸爸」
     
女儿用一副感到怪异般的表情仰望着我。
我大大地深呼吸了一次后,屈膝蹲下,与女儿互相直视。
     
「乖,好好听好爸爸接下来说的话」
     
     
     
然后,我花费时间,仔细严肃地跟女儿说:
不可以看日全食。另外,不能对任何人说自己没有看过日食。如何被人问到有没有看过的话,要装作自己看过。
     
一开始,女儿还是一副充满了疑惑和不满的样子,但她似乎与其说是严肃不如说是被逼入绝境般的样子上感觉到了什么,最终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就在我这样子稍微松了口气的那个瞬间。
     
那个开始了。
     
愚蠢至极。只顾着不去看日食,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AHAHAHA、HAHAHAHAHAHA』
『HUHUHU、HUHAHAHAHAHAHA』
『WAHAHAHAHAHAHAHAHAHAHA』
『HYAHAHAHAHAHAHAHAHAHAHA』
『YAHAHAHAHAHAHAHAHAHAHA』
     
从全方位传来笑声。
     
上一次因为是住在独幢楼房里,所以并没有那么在意。
但是,现在所住的这间房间位于共有7楼的公寓的5楼。而且并不是在边缘,而是位于正中央。
自然而然,就沐浴在从全方位传来的笑声之中。
     
「噫、怎、怎么了!?」
     
面对突然发生的明显很异常的事态,女儿吓了一大跳。
我一边对自己忘了对笑声对策一事感到悔恨而咬牙切齿,一边紧紧把女儿拉入怀中。
     
「爸爸、爸爸……人家好害怕……」
「没事的,把耳朵堵住。没事的!」
     
我握住女儿的手捂住她的耳朵后,再把自己的手也盖了上去,同时紧紧抱紧她。
我一边感受着怀中的女儿的体温,一边静静地等待着笑声停止。
     
     
AHAHAHAHA────
HAHAHAHAHA────
YAHAHAHAHA────
     
     
笑声不止。
     
到底是哪里有那么可笑啊?
虽说是日全食,但终归不过是太阳変得看不见了而已吧?
到底是有什么那么好笑啊…………
     
     
WAHAHAHA────
YIXIXIXIXI────
AHAHAHA────
     
     
还在笑。
     
就有那么开心吗?
就那么会有笑得停不下来的愉快心情吗?
     
……总感觉,这样子害怕着的自己才奇怪。
是啊。为什么我……在害怕啊?
     
在害怕什么……为什么不可以看啊?想不起来……
     
啊啊,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听上去那么的开心啊。
忍受着不去接受愉快的事情,不是蠢爆了吗?
     
     
我松开抱住女儿的手臂,一下子站起身。
     
「爸爸……?」
     
依旧捂着双耳的女儿不安地抬头看向我,但是我并不怎么在意。
现在、现在比起那种事来…………
     
我像是被吸引过去一般,踉踉跄跄地朝阳台走去,然后拨开窗帘,打开窗户。
然后,走到阳台上,仰望天空────
     
「AHAHAHAHAHAHAHAHAHAHA!!」
     
笑声顺口而出。
     
好强!何等美妙……真是太愉快了!!
     
啊,我为什么会一直都害怕这如此美妙的事物啊。
     
我居然错过了这么美妙的事物,并且还在13年里毫无意义地一直畏惧着……着实滑稽。
啊,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啦。因为现在已经这样子看到了。
其他的事情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
     
     
     
在那之后,我也笑着,大笑着,持续狂笑着。
一直笑着,尽情地享受着。
在我这样子享受结束时,从身后传来了一小小的声音。
     
「爸爸……?」
     
女儿稍微打开了点窗户,向我露出了脸。
     
看到那不安般的样子,我感知到表情逐渐从自己的脸上消去。
     
在我心中的是,被人在兴头上泼了盆水的不快感,以及对未能共享这份美妙体验的女儿的怜悯。
这些感情混合在一起,将表情从我的脸上夺走了。
     
「爸、爸爸……?」
     
我无言地走近看着我的脸、像是害怕般向后退去的女儿后,我将她那娇小的身体抱了起来。
接着我直接伸长手臂,将其举高后,就把她的身体移到阳台栏杆的外面。
     
「爸爸?不要,人家好怕,好怕啊……」
     
女儿这样子说着,浑身发抖。她看了一眼下方后,慌忙移开视线,抬头仰望天空。
然后────
     
「嗯……!好刺眼……」
     
说着,她立刻暼开了脸。
     
会这样也是当然的吧。
因为那个,已经结束了,太阳现在已经从月亮的影子里露出脸来了。
     
是的,女儿她错过了。
错过了那么美妙的事物。
     
啊……真的,真的是…………
     
「可怜啊……」
     
如此低喃着,我────松开了手。
     
【End】
     
【孤】写完恐怖小说后去写恋爱喜剧小说的作者是鉴ww
本书完结于2019.03.13,之后作者去写的是《断食系男子开悟》的约会篇。
但是……约会地点是恐怖游乐园!(喔~~!)
喂!作者你悠着点啊www

1

主题

948

帖子

3445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天命
3143
金币
2087
荣誉
0
人气
21
发表于 2019-3-18 10:4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230

帖子

1130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935
金币
38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3-18 22:34: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感謝翻譯

0

主题

44

帖子

1182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47
金币
57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8 14:57: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模因危害系的恐怖故事,用scp來說是keter級的啊…

0

主题

26

帖子

88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61
金币
51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17 22:49: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级别的模因认知啊。。。还好有一个现在已经算是无害了。。。

0

主题

42

帖子

709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45
金币
23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8 11:57: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八分’ 之刑  实际可怕!

1

主题

110

帖子

60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65
金币
146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13 13: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实际可怕!

0

主题

801

帖子

1589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357
金币
149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13 18: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0

主题

392

帖子

148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331
金币
471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13 19: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4 18:41 , Processed in 0.11143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