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查看: 1397|回复: 1
收起左侧

[本篇] 090-2

[复制链接]

141

主题

200

帖子

1522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509
金钱
521
荣誉
10
人气
33
发表于 2019-3-3 14:2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輕輕地敲了門之後,聽到了祖父「進來吧」的聲音。

椿在門前深呼吸之後緊緊地握住門的把手、打開了門。

「失禮了。電話已經結束了嗎?」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比起這個、那邊坐吧」

祖父指向附近的沙發,椿老實地坐到那裡。

「椿,學校開心嗎?」
「是的。有朋友在、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有沒有說些多餘的話的笨蛋?」
「沒有吧」

椿馬上注意到了祖父很明顯指的是美緒的事。

在學校裡的事應該水嶋家和朝比奈家都有收到報告,不過從祖父的口吻看來,最初接到報告的是伯父,他判斷不妙的部份並沒有報告給祖父吧。

特別是對美緒母親的娘家秋月家來說、祖父比起伯父更帶著仇恨。如果把美緒對椿做的事情全都報告的話、伯父擔心祖父會隨著感情行動而感到不安。

如果只把『今天是什麼都沒有的平凡的一天』的報告給了祖父的話,祖父會介意秋月家孫女的美緒的動向也明白了。

「大家都很親切的」
「這樣啊,那就好了。還有,有和恭介相處的很好嗎?」
「嗯。放學後經常在沙龍樓聊天」
「休息日時好像不常一起出門吧?」
「畢竟恭介桑很忙,沒辦法。現在有手機,有時間的話也會聊天或者發郵件」

對椿的回答,祖父滿足地點了點頭。

「關係親近比什麼都好。如果關係不好的話就會有想乘機而入的愚蠢傢伙啊」
「……恭介桑是個警戒心很強的人,即使那樣的人靠近了也不會裡會的」
「恭介可能是那樣,但椿不是那樣的吧?喏、什麼古羅克勒斯的孫子啦」

瞬間,椿語塞了。

畢竟夾雜著恭介一同出門了,不可能沒進到祖父的耳朵裡。

除了親人以外、恭介和椿被認為是婚約者,但祖父判斷與其說是與友人的婚約者關係很好、不如說利昂是在對她搭訕。

雖然並不認為祖父知道『利昂知道椿們是假的婚約者』的事,但這也正是因為不知道才會說出口的話。

「……因為他是恭介桑的朋友。姑且我在義理的地方也會碰上、會有對話的程度。比起這個,我覺得稱呼恭介桑的朋友是愚蠢的傢伙不太好」
「義理的表親會特地去學日語嗎?」
「是為了能夠還口才學的吧。以前來日本的時候,我曾經說過如果待在日本的話禮貌上就該說日語,所以他才這樣的吧」

完全沒有過那種過去。雖說是謊言,但就算祖父對利昂沒有好感也不能因為討厭而對他進行攻擊。

在這種程度平息下來就行了,如果(祖父)對古羅克勒斯家說了『不要對身為恭介婚約者的椿做多餘的事』的話,所有的關係都會出現裂痕吧。

因此稍微想了下之後,椿撒謊做了援護。

或者說,祖父華麗地忽略了椿對那個愚蠢的傢伙的稱呼那樣的事。

「你考慮得太輕了。至少對友人的婚約者不該有過多的接觸。小心點」
「我會注意的」
「雖然對恭介說了要注意那些胡亂靠近自己的人,但他到底了解到什麼程度呢?」
「沒問題的。恭介桑很會看人」

警戒心太強、也只是關係變好之前需要很多時間而已。

因為在關係變好的期間能夠知道對方的為人,所以從結果上來說只剩下正經的人了。

「但是那就是不懂世故的地方呢。說不定會被不知道從哪來的來歷不明的傢伙給騙了」

確實恭介有不足的部分,不過,不會像那樣被愚蠢的欺騙的。

「椿,為了不讓奇怪的人靠近恭介,請好好盯著」
「……好的。我明白了」

正因為是那個頑固的祖父,即使反駁了他也聽不進椿所說的話。

椿知道祖父就是這樣的人,所以就不說多餘的事了。

「明明正在與春生和恭介說話卻把妳叫了出來真是抱歉。還有時間吧?」
「嗯。之後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所以還沒有決定回家的時間」
「這樣啊。那麼等下一起吃晚飯怎麼樣?我會跟薰說的」
「是嗎。請讓我一起。那麼,我先告辭了」

椿站起來行禮之後走出了祖父的書房。

一邊在走廊裡走著、椿一邊發出了大大的嘆息。

對話當中非常緊張。椿重新確認了依舊不擅長面對祖父的事。



再次回到客廳的椿拜託了瀨川紅茶之後,深深地坐到沙發裡。

看到這一幕的伯父和恭介異口同聲地對她說著「辛苦了」。

「伯父大人,學校裡的事情沒有向祖父大人報告嗎?」
「只是沒有提供多餘的信息。而且最近的報告當中也沒有什麼事吧?所以也不會因為父親隨意地去調查而為難」
「……辛苦了」
「那個人會拼命保護自己的親人不受外敵的侵害。在以前除了自己和妻子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敵對的吧」

那是祖父母的自作自受。也只能說沒有辦法。

「再加上百合子的事、感覺往糟糕的方向加速了。上了年紀之後也變得更頑固了,很麻煩。雖然引退了但是影響力依舊不變,比我還有權力」
「辛苦了」
「真的啊。椿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不是父親,請向我報告。特別是椿與母親很像,很可能會不經深思熟慮就付諸實行」
「那個我理解」

如果椿說了「那個,祖父大人。被那傢伙欺負了呦」之類的話,可以想像的到祖父會毫不猶豫地對對方下手的樣子。

如果是伯父的話,調查過後是椿也有錯的情況只需要提醒注意就行了。沒有錯誤的情況則根據受害的程度處理,不過大概只會對對方與對方的父母發洩盛大的嫌惡提醒來收尾吧。

「椿是個能好好地觀察周圍的人的孩子,真的幫了大忙了」
「我則是因為伯父大人像是玩笑一般的溝通方式得救了」
「我可是一邊提心吊膽著一邊看著妳對父親輕聲責罵的啊」
「是沒有惡意的玩笑話的話多少都行。因為從小時候起就有個愛開玩笑的膽小鬼代表」

伯父意味深長地對椿說著,她馬上察覺到了是誰。

「啊,指的是父親大人嗎?」
「托他的福,學生時代一點都不無聊」

看著說得很開心的伯父,真的是覺得學生時代過著充實的每一天吧。

「伯父大人,什麼時候能告訴我們那些學生時代的回憶嗎?」
「不管多少都行。特別是薰的話題會告訴妳的」
「很期待。眼前浮現出了從我嘴裡說出那些回憶之後父親一臉慌張的樣子」
「請一定要那麼做」

想到了不錯的惡作劇的兩人笑嘻嘻地對笑著,這時椿想起了跟祖父的對話的事而向伯父詢問。

「啊,這麼說來,我想起來祖父大人對我說一起吃晚飯的事了」
「瀨川,你聽說了嗎?」

伯父向在一旁待機的瀨川打了招呼,他保守的回答「是的」。

「既然父親已經說過了。回去的時候就用水嶋的車送妳回去吧」
「請多關照。對了,今天的菜單是?」

椿回過頭去,興奮地詢問瀨川。

「今天是大老爺要求的懷石料理」
「祖父大人總是日式料理或是法式料理呢」
「妳這傢伙真的只要是有關食物的話眼神就變了啊」

對恭介那驚訝的話語,椿噘著嘴,之後被伯父「嘛~嘛~」巧妙地調解了。

水嶋家的晚飯很安靜。祖父和伯父也只是偶爾聊著工作上的事,沒有閒聊的氣氛。

恭介告訴我說,祖父平常是住在別的別墅裡,平時並不會這樣。

晚飯後,椿搭著水嶋的車回家,結束了給祖父和伯父送禮物的任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9

帖子

347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47
金钱
32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3-4 20:07: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翻的好快QQ  感謝大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6-16 05:27 , Processed in 0.06823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