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710|回复: 18
收起左侧

[WEB] 2-10 决斗 『前篇』

[复制链接]

79

主题

494

帖子

445

积分

图书委员

みなみちゃん

Rank: 18Rank: 18

天命
351
金币
1826
荣誉
4
人气
148
QQ
发表于 2020-2-14 13: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姬 于 2020-2-18 00:07 编辑

在有很多午餐食客的餐厅里,伊丽莎白平静的宣战令并没有被喧嚣所淹没,而是直接传进我的耳朵里。



当然,也传进了和我面对面坐着的法尔娜的耳朵里。



她惊讶地站起,随着一声巨响,椅子倒了下来,引起了周围人们的注意,但她并没有表现出在意的样子,而是对伊丽莎白开口:



「等、等一下!你要决斗?你难道忘记如果玲死了,你和蕾蒂也会死!?」



「我知道的,所以要使用磨钝的刀剑进行决斗。……有的吧,模拟战和实战练习用的那种?」



虽然伊丽莎白平静地回答了问题,但法尔娜仍然像吃到泡沫一样喋喋不休。



「不不不!因为莉莎的等级是42啊。玲,你的是?」



21。」



「这有什么好说的!如果有那么大的等级差距的话,即使是磨钝的刀剑,如果碰到的话也会当场死亡啊!」



「是这样呢,所以玲大人,为了不让我们死去,请不要被杀死啊。」



伊丽莎白平静地说。



她的言语中不抱畏惧,也没有虚张声势的样子,从她淡然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躲在姐姐背后的蕾蒂也同样泰然自若。



果然,这两个人有着死也不能停下的觉悟。并不是因会死亡而放弃,而是要连死亡也一并超越。我越来越喜欢她们了,无论如何都要战胜伊丽莎白,坚定了想要得到她们的想法。



(话虽如此,如果我不制订计划就进行挑战,肯定是会失败的。有没有什么办法呢?)



我把与伊丽莎白极力争辩的法尔娜放置在一旁,潜入思考的海洋。手头的武器和道具、技能、现在的等级差距和数值上不会出现的技量差距,然后考虑到后面的日程来制定作战计划。



「喂,玲!别保持沉默,你也来说点什么!」



「————啊啊,是这样呢。」



我响应她的呼唤从思考的海洋浮出水,一如既往的可以说是不成熟的、拙劣的计划做好了。



「在接受决斗的之前,我想要附加一个条件……当然,我知道我是占便宜的一方,但是我还希望能有缩短我和伊丽莎白的等级差距的不利条件。」



「……明白了……那么所谓的不利条件是什么样的东西呢?是单手挑战那样吗?」



「不,并不是那种直接的不利条件。」



说着,我竖起两根手指,摆出所谓的V字手势指向伊丽莎白。



「我想要两次机会,期间是商队到达苏乌王国首都的期间。如果能在一周的时间间隔里战胜你一次,那就是我的胜利……这样如何呢?」



「一问,伊丽莎白用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形状匀称的眉毛向外皱起。思考了一会儿后,她疑惑地开口了。」



「如果这以外的条件由我决定的话,就没问题。」



「那么,到底要决定什么样的事情呢?」



「是的,首先战斗的日期由玲大人决定,也就是说事先决定好时间后再开始,所以不会有突袭。决定胜负的方法是给予对方一击的一方获胜,技能相互都可以使用,但是考虑到对周围的伤害,禁止魔法之类的东西……大概这样的吧?」



我在脑子里反复斟酌着她提出的条件,确认没有导致策略出现破绽的要素后,点了点头。



「那么法尔娜小姐,不好意思,我想让你来做这场决斗的见证人。」



「诶,我!?」



法尔娜本来不高兴地注视着我们,被突然搭话的伊丽莎白吓了一跳,发出发狂般地大叫。在伊丽莎白告诉她之前,我也没有注意到,如果是决斗,就需要有见证人这件事,所以我也低头请求法尔娜。



「拜托了,法尔娜,知道事情经过并保持中立的人只有你了。」



「拜托了,大姐姐。」



蕾蒂也走到前面低下了头,姐姐般的法尔娜面对年幼的少女低头时显得很为难,虽然看起来很不情愿,但还是担任了见证人。



「好的,那么现在见证人也定下来了,我们现在就来决定第一场决斗的时间吧?」



我一提议,三位美少女就露出惊讶的表情,一副没想到我会再提出决斗的样子。但是,我没什么时间,如果不趁早开始的话是追·····



「那个,你知道今天的安排吗,法尔娜?」



「啊、啊啊……吃完饭就出发,还有不到三十分钟,我们就要到海上去了……要在那之前动手吗?」



「不,我讨厌一吃完饭就运动。这样的话……出发一小时之后的某一个时间,取得了奥尔德和杰罗尼莫的许可之后,在船上做吧……这样如何呢,伊丽莎白?」



「……我明白了……感谢您接受我自作主张的想法。」



她用让人着迷的漂亮姿势低下了头,然后抬起头来的时候,作为剑士的凛然表情显现出来,能让人想起蓝天的双眸中燃烧着火焰。



「为了代替感谢,我会全力以赴地挑战。」



「啊啊,这才是你啊,我会竭尽全力打倒这样的你。」



我们都笑了,这不是向人表示友好的笑容,而是让人联想到凶猛的野兽的笑容。



之后,伊丽莎白和蕾蒂说了一声再见后,离开了座位。



目送她们远去的背影,我将空盘子挪到一旁,上半身趴在长桌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麻烦大了——」



「不,你啊,难道不是干劲十足吗!!」



法尔娜啪地一声,将充满气势的掌掴拍到我的后脑勺上,这是听不到切割空气的声音就会感到疼痛的高级技巧。



「你刚才不是很帅地说,让我竭尽全力打倒那样的你,什么的?」



「那只是,顺着气氛说的而已啊,啊啊,真是羞耻啊。」



法尔娜惊讶地张大嘴巴。说实话,被伊丽莎白的气势所吞没,没能掌握主导权,这让我很痛心。



「再说了,通常,是由奴隶决定主人吗?这也是一种考验?」



「这个嘛,因为战奴隶主人的死直接关系到自己的死,所以奴隶有选择的自由……尽管如此,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要通过决斗来确认。」



法尔娜似乎很担心地看着伊丽莎白离开的方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管怎样,我已经接受了决斗。事到如今,我也说不出什么停止吧之类的话。



「不要啊——决斗这种野蛮的事,技术差距大概比等级差距还要大吧。」



还有最麻烦的一件事。



我没有和人·战斗过,没有对人使用武器的经验。



与乔治乌斯的战斗不被计算在内,那在我心中被认为是人形的自然灾害,与台风和海啸之类的东西间的作战,当然也不是能够称得上战斗的东西。



即使想起身仰望天空,也会被简陋的屋顶挡住视线,为什么我每次都只会想到走钢丝的策略呢?



各种方面上都很难使用的特殊技能真不好啊,如果这是再方便一点的能力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



话虽如此,在这里发牢骚也不会改变现状。况且,即使是决斗,也不能成为赌上性命的死斗,这次即使输了也不会出现与谁性命攸关的局面。



所以让我抓住这个机会,我认为这是一个能稍微解开《Trial&Error》之谜的机会。



即使失败,伊丽莎白二人的身份也不会落入一个陌生人人的手中,而是交给了『红莲之旅团』。即使输了,她们的安全也能得到保障。



所以我会把我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全都倾注在她身上。用各种方法,从在我之上的她手上夺取胜利。这也是当未来强敌出现,谁也无法依靠的时候,我能否克服困难的测试。



我下定决心,吃完饭之后,奥尔德像要通知全体人员一样大声喊了起来。



「全员吃完了吗!30分钟后出港,在陆地上还有没做完的事就趁早解决吧!」



「「「了解!!」」」



充满活力地回答后,『红莲之旅团』的冒险者们快步走出餐厅,各自去完成要在船上度过三天的准备。



我拨开人群,朝奥尔德和杰罗尼莫他们的方向走去,身后还跟着法尔娜。



「怎么了,玲还有法尔娜?」



事实上,在我把与伊丽莎白约定决斗的经过告诉了他们之后。



萝特丝和杰罗尼莫一脸苦涩的表情,表示出为难的态度。但不知怎的,奥尔德在倾听的过程中,低下头,肩膀颤抖,法尔娜从旁边看着,询问父亲的情况。



「怎么了,老爸?」



突然,奥尔德抬起头来,流出滂沱的眼泪,泪水打湿了红色的胡须,洒在大地上,我们被他异常的反应吓到了。



「团长?怎么了吗?」



「有哪里痛吗?」



大人们冷静地跟奥尔德打了声招呼,可是奥尔德本人却不听,抓住了我的双肩,他结节的手指嵌进我的肩膀。



在我忍受着碎骨般的疼痛时,奥尔德开口了。



「了不起!!真是太棒了!!给力啊!!」



「……哈?」



「老……老爸?」



直到现在还在流泪的奥尔德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不停地点头。每当这时,他的眼泪就会画出抛物线飞向我,但他却没有注意到。



「如果是男人的话,用武力强行得到想要的女人是理所当然的啦!!哎呀,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同样的经历啊。」



「不,玲这家伙并不是这个意思,话说同样是指什么?」



「哦哦,在第一次见到你妈妈的时候,我说要让她成为我的东西,被她拒绝了,所以我们赌上自己的身体进行了决斗。啊,要说出来的话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在那之后的五年里,我们的关系就像那小子和那奴隶一样。」



像瀑布一样流下的泪水中断了,秃头大汉像煮熟的章鱼一样脑袋通红,开始害羞起来。看着他的身姿,法尔娜向着大地屈下双膝,垂下肩膀说着“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话。



我的视线转到旁边,秀丽的Elf的耳朵像被烧得通红,她就像被撕碎的胶带一样,只是不停地重复着奴隶团长、奴隶团长、奴隶团长、项圈、项圈、项圈。看到她们的样子,杰罗尼莫用手按住太阳穴,露出了咬碎苦虫般的表情。



「既然奥尔德已经批准了,那就没办法了。我也会批准的。但是,千万不能受重伤,这样可以吗?」



「好、好的,我会小心的。」



决斗的舞台就这样搭建完毕了。



「哈——,真不错的风啊,玲也这么想吗?」



「是啊,真的是很不错的风呢,天气也很好。」



我们在船头,浑身沐浴着风。我看到了海鸥在远处的天空中飞翔。



离开卡拉巴港口城市一个小时后,船现在正走在平稳的航道上。我在不妨碍水手和航海士们忙碌地工作的甲板上看着。



出发后不久,我在决斗前睡了一觉,被叫醒的我被从船舱拖到甲板。



虽然很想抱怨,但为了保持良好的情绪,还是决定忍耐下来。



「这么说来,你没有晕得像马车那样晕船啊。」



直到法尔娜意外地指出为止,我都没有注意到这点。的确,因马车的摇晃而筋疲力尽的人竟然在船上若无其事,这会让人感到意外吧。



「嗯——,是这样吗。我从来没在交通工具上晕过,所以不太清楚这一点。」



我传达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后,背后有人接近的气息,我回头看了看。一个穿着平常的轻盔甲,挺直腰板,放出凛然气息的剑士站在那里。为了防止长到腰部的金色头发被风吹动,用绳子将其高高扎起。



看来,她也没有晕船,我心里的一点点期待落空了,心里感到失落。



她把手中的两把剑中的一把扔了过来,我抓住了画着抛物线飞过来的剑,那把剑是和我经常使用的大剑很像的双手剑。



不过,试着从剑鞘拔出来一看,刀刃已经磨损了。我把大拇指按在刀刃上,但没有被切开的迹象。如果在没有防具的地方被这么重的东西击中的话,虽然不会被切开,但骨折是在所难免的吧。我把挂在腰上的大剑和匕首卸下来,交给法尔娜保管,平时穿的大衣和包一起放在船舱里。作为代替在身体各处设置了护甲,显得有点沉重。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吧,玲大人。」



「————啊啊,是这样呢。法尔娜,拜托你了。」



「……哈啊,那么,就稍微移动一下位置吧。」



拉着视线飘动的我们,法尔娜把我们带到了甲板最宽的地方。那边是已经把事情传开了吗?喜欢看热闹的『红莲之旅团』的冒险者和菲斯提沃商会的商人还有水手们都聚集在这里。



「这可真是太夸张了。」



我嘟囔着,“对不起”,走在前面的法尔娜突然这么道歉。



我们感到不可思议地歪着头,在离观众稍远的地方发现了拉出黑板跑出来设庄的奥尔德。



「这是、赌上男女之意的决斗!胜负的方向将掌握在谁的手中,连神都无从得知!赢与输都取决于运气与天赋!那么就只能赌上自己的运气了!!来来来,马上就要结束了!赔率是1.33.4,是赌给稳健的伊丽莎白,还是赌给大冷门的玲,来吧来吧,赌哪一个!!」



奥尔德一副以威势十足的凌厉言词煽动客人的样子,面对这样的情景,我连话都说不出来。也许旁边的伊丽莎白也是同样的心情吧,她呆呆地看着。



「啊、姐姐,加油——!」



当伊丽莎白在观众中看到蕾蒂的身影时,她僵硬的身体像溶化了一样开始移动,满溢的干劲像是形成了气场。



我们穿过观众,到达空荡荡的中心,突然,欢呼声爆发了出来。



法尔娜站在处于人墙之间面对面的我们中央。



「那么,就确认一下规则吧。只要让对方得一分就算结束,得一分的定义是头、脖子、躯干。」



「手臂和脚就算中了一击也不算得一分吗?」



我问道,法尔娜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们拉开距离,面对面拔出了剑将刀刃相对。



「那么就、开始!」



法尔娜的信号敲响了战钟。



玲依然是一副没有记摆好架势的剑术外行的样子,他放下紧握在右手的大剑的剑尖,以半蹲的姿势等待着伊丽莎白。为了能够快速反应,他轻轻举起左手的手甲以代替盾牌。



另一方面,伊丽莎白轻轻地握住了右手上的长剑,像是确认自己的手感一样挥动着剑,看到仿佛能切开风的锐利刀法,熟练的冒险者们发出感叹。



「哼嗯……算了,就这样也可以吧。」



她喃喃自语地俯视着大量生产的长剑,毫无畏惧地将剑尖指向玲。但从她认真的表情中,感觉不到丝毫的疏忽,别说是制造打进去的间隙,玲连轻易移动也不能,准备突刺的剑尖像枪口一样紧抓住玲不放。



「怎么了吗?如果不动的话我就上了。」



伊丽莎白一说完就跳了起来,缩短了距离,横向挥剑,玲慌忙挥剑迎击。



尖锐的金属音在甲板上回响。



通过相碰的剑,双方领悟到了彼此的实力。



(沉重和锐利吗!)



玲在心中通过手中握着的不同武器感觉到了这点。即使他的右臂用尽力气,咬合的刀刃也纹丝不动。另一方面,伊丽莎白则带着冷静的表情观察着,两人在原地不动,把剑拉回并再次挥动。每增加一合、三合、七合,玲就愈发被逼入绝境。



与只能胡乱挥剑的玲相比,伊丽莎白的每一招都包含着明确的目标。不是正面攻击剑,而是以瓦解玲的态势为目的来组织攻击。玲只能在如水流的攻击中苦苦挣扎。



最初注意到的是奥尔德。他站在堆积的木桶上观看,很快就意识到了伊丽莎白的目的。从高处观看的他发现玲的剑击轨迹正逐渐膨胀。



伊丽莎白展示了用自己的长剑挡住玲的大剑的高等技巧。不使用技能,仅凭技术就压倒了玲。



他的内心十分惊讶,和自己的女儿年龄相仿就学会那样的剑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一直都是法尔娜帮奥尔德操办着购买的事,不过,捡到宝了。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



经过超过十合的交锋,玲的剑像被伊丽莎白的剑压住一样向上抬起,她挥落的袈裟斩向玲毫无防备的躯体袭来。



不管是谁都预见到了玲的败北。



但是,少年却笑着说他一直在等待。



他把固定着的左臂伸到伊丽莎白的剑的轨道上,炎铁手甲发出尖锐的金属声来承受长剑的斩击。



看着这一连串的流程,奥尔德从玲的表情中领悟到少年制造的破绽。



仿佛要证明他的想法一样,用左手挡住长剑斩击的玲,还没来得及向前深入就毫不犹豫地挥下了抬起的右臂。如果是比长剑有着更长的剑身的大剑的话,应该是判断为能击中目标的吧。



但是,他的目标很脆弱地崩溃了。



对准伊丽莎白脖子的一击,被她高速踢··的动作所阻挡。她安装了脚甲的长腿做出了高踢腿动作,尖锐地与大剑的剑身相碰,由于从正面撞击受到的冲击,剑从玲的手中弹飞。



「————糟糕了。」



伊丽莎白在被手甲挡住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放开了长剑。然后,保持挥动足刀的气势,原地旋转一圈。已经摆脱威胁,身体变得自由的少女抓住了即将落在甲板上的剑,从下方攻击玲毫无防备的左肋。



玲通过横向一跳回避了那一击,由于勉强地跳起,态势变得紊乱,再加上船的摇晃,他差点摔倒。聚集在一起的人墙都扭曲了,船栏杆的一侧也裸露了出来。



「我不会轻易死心的!」



确信胜利的伊丽莎白再次举起了长剑,站在栏杆前的玲无处可逃——本应该是这样的。



摇晃。



没有任何抵抗,就像撒在风中的纸片一样,连停下来的时间都没有。玲的身体到了栏杆的另一侧,已经越过了汪洋大海。



眺望着的奥尔德和萝特丝,还有以法尔娜为首的冒险者们,同样观看比赛的水手们,还有面对面的伊丽莎白都无法阻止。



少年的身体四肢无力地倒了下去,溅起水花。



「玲!该死,谁给我个救生圈!」「让我去!!不抓紧的话就晚了,那家伙穿着盔甲了!!」



把长剑砸在空无一人的栏杆上的伊丽莎白就像在看着某个遥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一样,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



但是,有一件事确实地听清楚了。



掉进海里之前,那个少年小声嘀咕着。



「从现在才是正式开始。」






肺部如岩石般坚硬,就像拒绝吸氧一样纹丝不动。胸前抱着有如一块石头一样沉重,可是,心脏却剧烈地跳动着,为了获得氧气而使血管运转。



但是,无论过多久氧气都不会被运输过来,感到喉咙被盖住了一样的压力,仿佛瘙痒一般竖起指甲抓挠自己,视野逐渐变暗变窄,闪烁起来。



在无声的世界里,只能听到像坏掉的机器一样跳动的心跳声,因为太过痛苦而跪倒了下来。



宁可索性就这么死去但又不愿死去,然而救赎不会到来,无尽的痛苦会一直延续下去。






「————哈!哈啊哈啊哈啊。」



刚从痛楚中苏醒的肺在寻求氧气。让我惊讶的是,能够呼吸竟然是如此甜美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已经两次尝到了窒息的滋味,能呼吸的事实让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这里是帆船的船舱,我在四人间里的两张没有床垫的床上醒来。



能够听到法尔娜在走廊里叫我。



「第一次战斗,我输了,那么,就让我们开始第二次战斗吧。」



我下达了谁也听不到的宣战。



即便是依赖于禁忌的力量,我也会为了超越你而竭尽全··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ww912ex + 1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日语能力低,中文已放弃。
干啥啥不行,摸鱼第一名。
如今高考临,填坑难为继。
如有合作者,请私信联系。

SL的异世界挑战试行错误的异世界旅行记(招募合作翻译)
插画很好看失格世界的没落英雄

1

主题

97

帖子

3328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天命
2537
金币
104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13: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金太贵了~~

点评

还差一百金币,我想加把劲凑出来==,凑出来了我就全部取消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2-14 13:20

79

主题

494

帖子

445

积分

图书委员

みなみちゃん

Rank: 18Rank: 18

天命
351
金币
1826
荣誉
4
人气
148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2-14 13: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差一百金币,我想加把劲凑出来==,凑出来了我就全部取消掉
日语能力低,中文已放弃。
干啥啥不行,摸鱼第一名。
如今高考临,填坑难为继。
如有合作者,请私信联系。

SL的异世界挑战试行错误的异世界旅行记(招募合作翻译)
插画很好看失格世界的没落英雄

115

主题

1332

帖子

3099

积分

劳动委员

( ̄∀ ̄)顔文字本菌

Rank: 18Rank: 18

天命
2434
金币
1792
荣誉
0
人气
372
发表于 2020-2-14 13: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20金太贵了~~

点评

凑够了凑够了,这就改成免费XD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2-14 13:22
水是萬物之本源,萬物終歸於水。 ——泰勒斯

79

主题

494

帖子

445

积分

图书委员

みなみちゃん

Rank: 18Rank: 18

天命
351
金币
1826
荣誉
4
人气
148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2-14 13: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凑够了凑够了,这就改成免费XD
日语能力低,中文已放弃。
干啥啥不行,摸鱼第一名。
如今高考临,填坑难为继。
如有合作者,请私信联系。

SL的异世界挑战试行错误的异世界旅行记(招募合作翻译)
插画很好看失格世界的没落英雄

0

主题

84

帖子

804

积分

高中生

自伤無色

Rank: 4Rank: 4

天命
623
金币
448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20-2-14 15: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打法,很强,话说这样也算半个自杀吧
目を閉じそっと眠った

0

主题

73

帖子

785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32
金币
51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16:27: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殺式挑戰

0

主题

640

帖子

108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82
金币
562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20-2-14 17: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算不停自殺也要得到伊莉莎白,這愛得深沉啊男主...

0

主题

223

帖子

910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46
金币
20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14: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112

帖子

922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44
金币
28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17: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奧利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08:53 , Processed in 0.06807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