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708|回复: 9
收起左侧

[WEB] 2-9 成为主人的条件

[复制链接]

79

主题

494

帖子

445

积分

图书委员

みなみちゃん

Rank: 18Rank: 18

天命
351
金币
1826
荣誉
4
人气
148
QQ
发表于 2020-2-14 13: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姬 于 2020-2-18 00:04 编辑

一瞬间脖子上寒毛竖起,伊丽莎白放出的刀锋般杀气锁定了我,而且难以摆脱。她那纤细的手指抚上腰间挂着的单手剑剑柄。

那双让人联想到晴朗青空的蓝色眼眸中泛出着危险的光,从一旁密切注视着这边的蕾蒂那双绿宝石似的眼眸中能看到流露出的因为我的话而感到的困惑之色。

「——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伊丽莎白挤出冷漠的声音,编织着自己的话语。

「现在,你是说要买下我们吗?」

「……啊啊,没错。」

我堂堂正正地盯着伊丽莎白,而不是撇过头去。即使承受着比先前还要庞大的杀气,我的意志也没有动摇,将其加倍灌注进自己的视线当中并回敬给她。

伊丽莎白突然吐了一口气,充斥在这里的杀气也消解了。她取消了为了拔出单手剑上半身的架势,放在剑柄上的手也放松地垂了下来。

「在看到您即使在杀气之下也贯彻着自己的意志之后,看来您是认真的啊。」

我似乎是被伊丽莎白给试探了。一直盯着这边的蕾蒂也因为被姐姐的演技欺骗而生起气来。

「真是的——!你可把我吓到了,姐姐。我很担心你会不会就在这里把哥哥的头给砍了呢。」

「对不起,蕾蒂……还有玲大人。」

没法想象刚刚那散发出烈火般的压迫感的剑士和现在这个对抗议着的发怒的妹妹露出温柔的笑容的姐姐是同一个人。这样的伊丽莎白正对着我,开口说:

「我希望您能说明您的意图是什么。」

「我知道了,不过也只是很单纯的原因而已……我想要你们。」

就这么回答了。

这是我率真的想法。

但是,她们以一种和我的想象有些偏差的状况接受了这番话。两人都露出了呆呆的表情,并采取了相反的行动。

「欸—?哥哥好大胆—!想要我们什么的,太过激了—!」

蕾蒂羞红的脸上露出了小恶魔般的笑容,她躲在伊丽莎白的背后像是在煽动一样说着这些话。

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的伊丽莎白脸色变得铁青,露出战栗的表情,浑身放出比先前演戏时候还要浓厚的杀气。她的脸色也从铁青一下子变得通红,鬓角浮现出青筋。

「你,你到底是在说什么!!先不说我,你连蕾蒂也,她只有12岁啊!!我从法尔娜那儿听说你得了和冒险王一样的好色病,还在想这不会是真的吧……虽说是救命恩人,不过现在的你只是邪魔!在我砍下你的头之后好好改正吧!」

「过分啊,我是被这么评价的吗!!」

我下意识地顶嘴回去,特别是好像听到了法尔娜的参与。那家伙,还认为我是萝莉控吗……

这个误解之后再想办法解开吧,回避现在进行时发生的惨剧才是第一要务。

我慌慌张张地伸出手,与伊丽莎白拉开距离。现在的她已经拔出了剑,纵身一跃就朝我砍来。

「等等!我说的想要是指你们的力量和技术!」

「——欸?」

「什么嘛,果然是这样啊——」

我的话大概是传达到了,化身为狂战士,与野兽无异的伊丽莎白将溢出的杀气徐徐散开。藏在她背后的蕾蒂像是很失望地嘟囔着。

(我说,你要是知道的话就阻止你那暴走的姐姐啊!!)

我在心中发泄对蕾蒂的抱怨,对她们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是这样的,在来这里的路上我所见到的你们的战斗力是在旅途中必要的助力。另外考虑到性格方面,我认为对我的旅途来说你们是必要的。」

「请等一下,就算你提到了战斗力,可是你只看到了我三次战斗,只凭这些就做出判断了吗?」

伊丽莎白带着疑惑的表情这么说着。确实,我没看到过她发挥全力,不过关于这方面的事,我已经听到不想再听了。

「在来这里的路上我在马车里一直听法尔娜说你的事情,有关于你们战斗的历程。这些话成为了我的判断材料。」

「……是这样啊。」

「到我——了。提问!为什么哥哥会想要买下我们呢?」

代替着接受了回答而退下的伊丽莎白,蕾蒂举起手提出了问题。

「蕾蒂的情况是除了会回复魔法和防御魔法,还有对旅行来说最重要的大致的整备技术,而且水平非常高。」

像这样说出了褒奖的话。眼前年幼的少女害羞地扭动起身体。不过这并不是客套话,我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举例来说,轮到蕾蒂做汤的时候,车队的大家会为了再来一碗蜂拥而至,就是好喝到这种程度。蕾蒂用药草制成的药水的完成度高到连那位冷静的萝特丝小姐都会惊讶。

从蕾蒂年幼的外表来看的话,完全无法想象这位少女是位堪称可怕的技艺高超之人。因为妹妹受到褒奖而开心微笑的伊丽莎白此时开口了。

「那么我的第二个问题,您也是一位冒险者这一点我清楚了。虽然这么说可能会让您不愉快,不过您好像没有多少钱。要从何处调动购买我们的资金呢?难道说……」

她没有把话说完,不过那视线像是在诉说着,不会是打算用出处有问题的钱吧?

我看向周围。

码头上的水手和市场的人们偷偷看着刚刚在远处引起骚动的我们。尤其是男性们的视线都集中在女神一样的伊丽莎白身上。

为了不让周围的人听到,我靠近她们俩,贴着耳朵小声说话。她们也有自己在被众人看着的自觉,顺从地照着我说的做了。

「实际上我在尼德城和魔人战斗的时候回收了一小瓶魔人的血。」

两人惊讶地看着我。我立刻做出手指竖在嘴前。

的姿势表明这是机密事项,姐妹俩也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嘛,所以也不用多说,购入资金的来源已经有着落了。我从法尔娜那听说了,战斗奴隶的市价大概是1级换算成23万加里斯。你们两人的等级是?」

「我是42级,蕾蒂是15级。」

(保险起见大概需要210万加里斯吗……魔人的血究竟值不值这么多钱啊)

想到那个小心翼翼地收到包里的那个小瓶子。这时,伊丽莎白似乎有认真考虑,和我说。

「您应该……是要在精灵祭的拍卖会上将这东西拍卖出去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买下我们之后剩下的钱也能堆得和小山一样高。」

伊丽莎白如此认真作出保证之后,她停了一停,又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这样我就有一个疑问。明明拥有如此多的钱,为什么是我们呢?」

她那双深邃的蓝瞳中疑念流转不息,躲在姐姐背后的妹妹似乎也有同样的疑问。

「那个晚上,我说的话您还记得吗?」

「啊啊,不想被解放的奴隶也是有的。你是这么说的。」

「那么,您有愚笨到不明白这句话其中的意义吗?」

从她嘴里说出了辛辣的话语。不用多说,我这边也是有好好考虑过的。于是我得出了一个可能性比较大的结论。

我一边确认着自己的想法,一边缓缓地开口说道。

「你们恐怕有着不得不成为奴隶的理由。」

咽了咽口水,伊丽莎白沉默着,这是肯定了的表现。我对着沉默着的她继续说。

「而且,这是和你们性命相关的事。成为奴隶反而会让自己变得安全。」

我又咽了咽口水,她点了点头。

「这个秘密是那种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类型。假如让别人知道了,就算你们的身份是奴隶,也会遇到危险。」

「既然你已经了解到这种程度……你到底想在我们身上寻求什么!」

伊丽莎白用责难的语气叫喊出声,毫不掩饰自己的焦躁,紧紧地握着拳头。这身姿如同一个受伤的年幼少女,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摸着她的头了为了缩短两人的身高差,我稍微直了直背。

她震惊地盯着我,那双蓝色眼眸中映出了我的身影,我们之间就是如此之近。

「我也有着谁也不能告诉的秘密。是大概就算说了也不会被人理解的秘密。……所以说,大家都是怀揣秘密的同伴,就不能成为好朋友吗?」

我这么说完之后,伊丽莎白一副十分困惑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几辆发出很大声响的马车停在我们背后。奥尔德从打头的马车下到地上。

「到地方了!你们这些家伙,把货搬到商会的船上去,之后就可以吃饭了!」

奥尔德向着陆续抵达的马车那边大吼,从那些马车那传来了充满活力的回应。奥尔德满意地点点头,但是在看到我们这里的情况时,他像是感到不可思议一样,整个头往前伸。

我慌慌张张地把手从伊丽莎白那细长的,沙拉沙拉的头发上拿开。

「那就这样,之后再回复我也没关系。你可以稍微再开心点,毕竟多了一个选择。」

我就这样说着,从这个地方逃走了。让自己不去在意背后的伊丽莎白似乎有想和我说的话,我朝着车队里的第四台马车跑去。

逃到她们看不到的死角之后,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完全不在意地上的尘土,就这么抱着膝盖缩成一团。

(咕哇————!趁着气势肆意妄为,我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太羞耻了—!!)

外表看上去只有15岁,实际的精神年龄是20岁。因为自己说出那样幼稚的话,耳朵像是要冒火一样通红,心中只觉得无比羞耻。

说老实话我甚至想着干脆用《Trail&Error》从头再来。

「……那家伙在干什么?」

「不知道。」

搬运货物的法尔娜和欧金用看到令人犯恶心的东西的眼神看着我,是在这稍微之后一点的事情了。

「啥?玲那家伙说了要买下你们?」

「嗯。……您怎么看,法尔娜大人?」

把货物从马车搬到菲斯提沃商会的帆船的作业中途,在看到翘掉了搬运木箱的工作,一个人在什么也没有的地方缩着,还做出不谨慎的行动的玲的样子之后,法尔娜怀揣着疑问,找到了伊丽莎白。虽说两人关系很好,但由于对外两人之间的身份差距,在有人的地方伊丽莎白会对法尔娜使用敬称。

法尔娜就这么从伊丽莎白那得到了预料之外的回答。玲说要将伊丽莎白和蕾蒂两人一同买下。

偷偷瞄着明显动摇着的伊丽莎白的样子,法尔娜由于在意着某件事咂了咂嘴。因为咂嘴的声音比想象中的要大,伊丽莎白询问法尔娜发生了什么事。

「啊啊,抱歉。只不过是想到那家伙等到在王国的事情结束之后不打算加入『红莲的旅团』,稍微有点恼火而已。」

这么糊弄过去的法尔娜从甲板处看向码头,在那的男人们排成一列,看上去如同一条纽带。他们以接力的形式从马车上搬运货物,法尔娜在其中捕捉到了玲的身影。

「话说回来,怎么看的,是指什么事啊?」

「就是……玲大人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

「嗯——我想他应该是真心的哟。丽莎也看到了对吧,知道了战斗奴隶在主人死了之后自己也会一起死这件事之后,玲可是相当愤怒啊。」

听到这句话后,伊丽莎白又回想起了在坏掉的马车的那一幕。毫无疑问,玲实打实地愤怒了,对着以前就存在的规矩发自内心地愤怒了。

「虽然我想只要看到那个就能明白,与其说是因为你们可怜的遭遇,处于同情才伸出援手,不如说是真的认为你们是旅行中必要的存在才会说这些话,我是这么想的哟。所以说在这种时候,比起为了旅途买下奴隶,更像是为了找到几个可以一起旅行的同伴,这么想的话不是很好吗?」

「——啊啊,是这样啊。」

一下子,法尔娜的话沁入了伊丽莎白那缺乏感情的内心。她的发言会让人觉得确实是这样的。那个少年是真心认为自己是旅途中必要的伙伴,才会和自己搭话。

「而且,那家伙也稍稍有些烦恼该怎么把这笔钱花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

伊丽莎白反问正发着牢骚的法尔娜。

「虽然决定在精灵祭的拍卖会上把小瓶卖出去,不过他在马车上有问我这么大一笔钱的使用方法。那家伙说拿着这么多钱都走不动道了。」

会被人笑话的吧,玲还补充了这么一句话。

但是,两人并非不能理解玲的心情。对居无定所的冒险者和奴隶来说,如此数额的金钱是十分有吸引力,也是很麻烦的东西。

带着一大堆钱会很重,不好走路,每天还要和“说不定会被人偷走”的恐怖作斗争。光是拿着这么多钱就会招来麻烦事。就算将其换成高价的武器和防具,以及魔法道具,拿着和自己水平不符的道具的冒险者也只会被其他人盯上,从而失去这些东西。

考虑到这些方面,作出买下身为战斗奴隶的两人的结论也是非常合理的事情,伊丽莎白开始这么想着。

不是因为怜悯或是同情,而是真的想和我们好好相处,这么认为着。

「法尔娜——!要是没事做的话能来这边一下吗!」

萝特丝在甲板的另一边大身呼唤着法尔娜。法尔娜回了句“稍微等等”,转过身去面对着伊丽莎白,直视着那双和自己颜色不同的蓝色眼眸。

「虽然变成了玲先对你们提议的情况……丽莎,我也有考虑要买下你们两个。」

法尔娜简短地表达了自己想说的。因为这预料外的告白伊丽莎白惊讶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然,我没有能买下你们的钱。所以我想以成为『红莲的旅团』的共同财产为前提买下你们。」

「……奥尔德团长大人知道这件事吗?」

法尔娜摇了摇头。

「我还没和父亲谈过,这只是在船上待着的时候想到的。虽然我想父亲大概也会很爽快地同意就是了。」

法尔娜顿了一顿,继续说。

「在哥布林袭击那时候萝特丝姐就夸奖过丽莎你的剑术水平,父亲也很佩服蕾蒂的料理和魔法技术。而且我自己也很中意你们,与其让给不知道是谁的家伙,不和我们一起旅行吗?」

听到如此认真地赞美,伊丽莎白感觉自己的耳朵变得通红。她故作平静,咳了几声。

「被如此过分地赞美我感到十分惶恐……有这笔钱吗?」

「关于这方面也已经想好了,实际上父亲也有哦。」

声音一下子变低的法尔娜把脸凑了过去,自然而然地,伊丽莎白也若无其事地把耳朵凑上去。

「是魔人的血啦。」

「——真让人惊讶。」

「对吧?父亲和六将军战斗的时候武器上沾了他的血,之后也回收了。好像是打算卖给交好的锻冶师,买下你们应该还能剩下不少钱。」

法尔娜似乎有好好思考过,又多说了几句,然后就走到萝特丝那边去了。

像是顶替上去一样,蕾蒂西亚走近伊丽莎白。让人想要疼爱的小脸上带着恶作剧似的笑容,向着姐姐说。

「真受欢迎呐——,姐——姐。」

「……不要取笑我了,蕾蒂。」

伊丽莎白面露困窘地说道。听到这句话,蕾蒂收起了笑容,用认真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姐姐。

「但是啊,有好好考虑的必要哟。因为直到今天都在里世界中不断前进才没关系,可是等我们到了苏乌王国之后——」

「就会在表世界里留下记录……吗?」

伊丽莎白补充了妹妹的话的后续,很是困惑地低垂柳眉。

「从那以来,我们一直在逃离他们,不过现在终于无处可逃了呢。」

「……没事的,你就由我来守护。」

伊丽莎白背靠着船栏抚摸着小声嘟囔的妹妹的头。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孩子总要遇到这种事呢?)

伊丽莎白将深切的悲伤藏在心里,随后看向那翠绿色的双眼。蕾蒂深翠色的双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辉,身上小孩子一样的氛围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

「蕾蒂我啊,不论是法尔娜姐姐的提案还是玲哥哥的提案,都觉得不错哟。比起就这么被卖到谁也不认识的地方要好上太多了。」

又来了,伊丽莎白心想。自己的妹妹偶尔,会带着看透一切的表情观察着周围的事物。自出生以来就不得不背负的过于残酷的命运给蕾蒂西亚的人格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与年龄相符的天真烂漫的一面和与年龄不符的成长着的狡猾智慧。这种相反的两面或许才是蕾蒂西亚的本质也说不定。

「如果是法尔娜大人所属的『红莲的旅团』的话,既不用担心被卷入什么荒唐的事,又因为在各国的重镇中声名卓著,政治上也很可靠。而且肯定能为姐姐的成长提供助力。」

「确实……是这样。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呢。」

「嗯,我知道的,姐姐。」

对无处可归的姐妹俩来说『红莲的旅团』是十分有吸引力的去处。不过也有危险的地方,蕾蒂西亚和伊丽莎白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在大集团当中,会发生为了集团的生存而舍弃个人的事情,有为了留存本体而切除末端的可能性。」

看着妹妹以一种达观的态度冷酷地指出有风险的地方,伊丽莎白心中出现了动摇。考虑到两人走过的人生道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即便如此,只有妹妹一个人也好,希望她能够在一个温柔的世界中生活下去这个愿望是伊丽莎白不会舍弃的。

不清楚到底有没有注意到姐姐的想法,蕾蒂兴致勃勃地继续说。

「另一方面玲哥哥既不强大,大概也没有能依赖的后盾,从这些方面来看真是靠不住呐——」

像是在征求伊丽莎白的赞同,蕾蒂偷偷看着姐姐的脸。虽然话本身的内容毫不留情,不过蕾蒂西亚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姐姐了解了妹妹真实的想法,蕾蒂接着说下去。

「——但是,却十分的温柔。」

「——对啊。」

伊丽莎白想也不想,打心底里赞同妹妹的意见。从过去到现在,虽然见过关心着身为奴隶的她们的人,但是却没有遇到过为她们的境遇愤怒的人。

一想到在被哈比围困的马车看到的玲愤怒的身姿,胸中就涌起热流。

在绽放出如花笑容的妹妹面前,伊丽莎白做出了一个决断。

搬完货物之后,我们来到码头附近的食堂吃午饭。没有墙壁,承重柱等间隔地排开,屋顶上只是搭着几块木板,是个很简单的食堂。姑且能算是屋顶的下方好几张长桌并排着,桌边摆着圆椅。圆椅之间距离相等,一字排开。

这大概是在港口工作的人们应急用的食堂。

长桌上摆着用大碗盛着的本地产的新鲜的鱼肉刺身,以及被叫做炸鱼和腌鱼锅的料理。我们拿着小碗,从大碗里挑出自己想吃的菜,就这么挤在一起吃饭。

桌上有三种炸鱼,吃的时候会蘸上在尼德城见过的和芝麻酱差不多的红色蘸料。将炸过的白色身子的小鱼吃进嘴里,香味似乎从鱼肉表面四散开来。虽然红色酱料和鱼肉的搭配很不错,但机会难得,还是想吃些更加黏糊糊的酱之类的。

刺身整个摆在大碗里。乍一看鲷鱼刺身皮肤是红色的,肚子那一块则是雪白色的,还泛着光。只不过,心底里还是有感到遗憾的地方。

没有酱油。

落座的埃尔多拉多人们毫不犹豫地就着盐吃起刺身来。我诚惶诚恐地模仿着其他人的动作,试吃了一下……嗯,刺身还是要配酱油。

为了换换口味,我弄了点小鱼配洋葱的腌菜放在碗里,接着法尔娜坐到我眼前的一个空座位上。她也不吃饭,就那么坐着,什么也没说地盯着我看。

我暂且忍耐着刺向我的视线,连送到嘴里的腌菜是什么味道也没尝出来,整个人感觉特别难受。好不容易吃完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对法尔娜问了句“什么事”。

「我从莉莎那里听说咯,你有说过要买下她们对吧。」

「这怎么了吗?」

我努力以平稳的口气回答她。法尔娜不愉快地哼了一声,抱着胳膊表明自己慎重的态度。

「你……这份工作结束之后,没有加入『红莲的旅团』的打算是吧?」

我对着这个确认性质的疑问默默地点点头。法尔娜看上去不那么高兴,但还是很爽快地没说什么,不如说是陷入了沉默。

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没说,像是在考虑着什么陷入了沉默。说实在的,没有问我理由这一点让我放下心来。

我不加入『红莲的旅团』有一个原因:在这里我过得很开心。在五天的旅途中,除了法尔娜,奥尔德,萝特丝以外,还有欧金和海吉,他们都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的冒险者们。和他们一同度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觉得他们都是心地善良的人。

只是这种原因,当我想象着他们死去的时候,我就从心底里感到恐怖。并非是因为失去的事物而害怕,我是在害怕为了不失去任何东西,自己可能会选择身处地狱的活法。

但是,为什么会劝说她们和我一起旅行呢?

是因为她们是奴隶,所以舍弃掉也无所谓吗?

并不是这样的。

我对两人的生存方式感到深深的震撼:由于某些缘故成为奴隶之身,走过了生活在现代日本的我完全无法想象的人生道路。在名为战斗奴隶的诅咒下,性命在他人手中,就这么生存了下来。想必她们有害怕过,绝望的心情也不会少吧。

就算如此,她们也还是拒绝了从战斗奴隶的命运中得到解放的提议。

虽说是有些原因,但还是放弃了获得安宁的机会。

我被这种灵魂的存在方式无可救药地吸引了。她们怀揣着的一定是很宝贵的东西。

就这样期望着,她们的命运之轮也会——

「我也」

正当我深入自己的内心想法时,法尔娜轻启她那如同禁闭的门扉的双唇。配合着她的行动,我的注意力也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我也,劝说了她们加入我这边。」

法尔娜平淡地作出宣言。

「做决定的是她们自己,不过要是她们决定加入『红莲的旅团』,你要怎么办?」

「……这个……我没有考虑过。」

感到了像是突然袭击一样要我做决定的氛围。

但是,仔细想想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不管怎么说,法尔娜是那种适合当姐姐的人,会对遇到困扰的人伸出援手,要是对方是自己在意的人那就更不用说了。

没能考虑到这一可能性,我稍微有些动摇。

在这之后,现实像是在追击着我一样,有人来到了我们所在的地方。

「能……稍微打扰一下吗?玲大人、法尔娜大人。」

一旁传来了沉静的声音,是伊丽莎白。在她的背后站着蕾蒂。

我们转过身去,和作出了什么决意的少女们对上了视线。

「非常感谢你们两位的提案。」

「非常感——谢。」

姐妹俩齐齐低下了头。然后,伊丽莎白抬起头,用那双蓝色眼眸看着我们。

「不仅被玲大人拯救了性命,甚至还受到了一同旅行的邀请,我的喜悦难以言表。」

「所以说,是因为你们救了我的命,我才帮助你们的,这一点我们彼此彼此。」

我这么说道,但伊丽莎白摇了摇头。

「被您救助的性命有两条,我和我的妹妹。比起我们,您救助的性命要更多。所以我们有不得不报的恩情。」

伊丽莎白一边顽固地思考着礼仪律法,一边作出回答。法尔娜呆呆地看着她,而伊丽莎白也看向她。

「我们也被法尔娜大人救助,也受到了法尔娜大人的邀请。」

「别这样啊,我最初是打算舍弃你们的。是因为玲跑去帮你们,我才没办法跟着去的。」

「就算这样,受到您救助的事不会改变。」

法尔娜害羞地挥着手,伊丽莎白对着害羞的她平稳地说着。

「关于两位的提案……我个人的看法是选择『红莲的旅团』。」

「好耶!!」

法尔娜十分高兴,高举双拳。我努力保持平静的表情,自己在心里心灰意冷地叹了口气。

伊丽莎白目不转睛地看着抱着完全相反的心情的我们,没有停顿地继续说。

「我有一个目标。……就是用这双手杀掉某个男人。」

——我们花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了刚刚那一瞬间听到的话里的含义。伊丽莎白身上升腾起的,比刚刚那句话中蕴含的杀气,还要浓重的杀意让我们动弹不得。

我稍稍移过视线,偷偷看向站在伊丽莎白背后的蕾蒂。年幼的少女像是对姐姐的发言感到十分悲痛,低垂着小脑袋。凭着这一点我意识到伊丽莎白是认真的。

「所以,我只会待在强者身边,或者是想要变强的人的身边。」

好不容易从这番发言的冲击中回复过来的我努力去理解她话语的真意。我不明白伊丽莎白想要说什么。

「玲大人,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变强,我对您在未来能变得多强很感兴趣。」

我看到她的眼中寄宿着和那一晚无异的炽热光芒。

「所以,玲大人,我希望您能证明一点。」

「……要我证明什么?」

快要被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吸进去了。我就像一只鹦鹉不断重复着她说过的话。她对着这样的我说。

「您的强大之处。请和我决斗来证明这一点。」

我浑身一个哆嗦,这并不是在害怕。

只不过是体内渐渐形成的战士本能在欢呼,这是武人的震颤。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ww912ex + 1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日语能力低,中文已放弃。
干啥啥不行,摸鱼第一名。
如今高考临,填坑难为继。
如有合作者,请私信联系。

SL的异世界挑战试行错误的异世界旅行记(招募合作翻译)
插画很好看失格世界的没落英雄

0

主题

723

帖子

507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398
金币
37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08:53: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223

帖子

910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46
金币
20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14: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138

帖子

1060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719
金币
435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20-2-16 23:21: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捡到奴隶然后送给奴隶商人再从商人买,这很矛盾不是吗,这样的话可以和熟人串通好,只给手续费就可以易主啦,毕竟送奴隶给谁好像也没规定,奴隶定价也没规定

0

主题

491

帖子

109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945
金币
74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6 23: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0

主题

738

帖子

1332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117
金币
116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8 14: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

0

主题

237

帖子

61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71
金币
222
荣誉
0
人气
5
发表于 2020-2-20 08: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0

主题

237

帖子

61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71
金币
222
荣誉
0
人气
5
发表于 2020-2-21 09: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想成为我的master吗?

0

主题

68

帖子

506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423
金币
41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戰奴姊姊:要我就要贏我

0

主题

11

帖子

1398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70
金币
374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玲这理论我是真的看不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08:17 , Processed in 0.07405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