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733|回复: 12
收起左侧

[WEB] 2-5『岩壁』的实力

[复制链接]

79

主题

494

帖子

445

积分

图书委员

みなみちゃん

Rank: 18Rank: 18

天命
351
金币
1825
荣誉
4
人气
148
QQ
发表于 2020-2-14 00: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姬 于 2020-2-17 23:55 编辑

金碧辉煌的装饰品和艳丽的礼服散落在马车之中。与周围的华美的景象相反,我们的表情都是一片阴暗。

「要怎么办啊你这笨蛋!!如果你死了的话这两个人都会死的!!」

「问题不只是这样,法尔娜小姐。问题在于,如果我们三个人中有人死了的话,其他人也会相应而去。」

对于使情况变得复杂的我,法尔娜感到非常生气。伊丽莎白在制止她的同时,直截了当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难选择她刚才所说的战术了。但即便如此,也不能让法尔娜独自前去,成为众矢之的。

但是,在我看来问题并不止这些。

如果我死了的话《Trial&Error》恐怕会发动吧,问题是她们是否也包括在效果的范围之内。

虽然技能的说明栏上写着对象是个人,但既然我无法理解灵魂相连的含义,就不能轻易尝试。而且,如果效果也适用于她们,使她们也要忍受同样的痛楚的话,她们是否能有足够坚强的意志归来呢?

这边的问题要更严重。

「但是……不管怎么说,当那个主人死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死了,所以……没办法吧,姐姐。」

默默注视着事态发展的蕾蒂开口了,我感到不可思议地看了看伊丽莎白,她表示同意地点了点头。

「原本,我们和之前的主人签订的合同是主从合同,内容是当主人死的时候,奴隶也会死。如果那时玲大人没有碰我的话……或许我们就已经死了。」

「————这算、什么啊,难道就能够这样束缚住人的生命吗!」

我心中积满了粘稠的愤怒,把手放在胸甲上,抑制住将要喷发出来的冲动之情。尽管如此,愤怒还是止不住地从我的口中发泄出来,看着已经放弃似的伊丽莎白点头,我更加的生气了。

「冷静下来,玲。我能理解你的愤怒,但现在可不是对并不在这里的家伙生气的时候吧?」

「……我知道了,法尔娜。」

我对担心地搭话的她点了点头,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愤怒,把它藏在心底。即便如此,我也无法接受,即使是在现代日本已经消失的奴隶制度中,也不会有如此不合理的事情。

「……改变一下想法吧,我认为这是个机会。」

我惊讶的视线刺进了突然这么说的法尔娜的眼中刚才激动的情绪像说谎一样平静了下来。法尔娜把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开口确认自己的想法。

「你们两个,知道前主人下的命令是否消失了吗?」

「啊啊,原来如此,是说这件事吗?……我不知道,蕾蒂你呢?」

伊丽莎白从提问的内容中了解到法尔娜想说什么后,将目光转向妹妹,蕾蒂就像小动物一样在光膜内来回走动。

「嗯,可以动了哟,姐姐。」

「看来是这样呢……到刚才为止我们连这样走来走去都做不到,前主人的命令果然消失了。」

「这样就减少了一个不安因素。」

看着四处走动的少女,法尔娜开始默默地思考,她用手托起下巴,皱起了眉头,我默默地注视着她。我很清楚法尔娜和我的经验有着极大的差别,虽然说出来很羞耻,但我想不出除了突击之外的选择,所以这里就让她来谋划作战。

束手无策的我把视线转向如雨般挥动着翅膀和魔法的哈比身上。车篷和骨架已经裂开,可以看到晴朗的天空,近十只哈比在天空中飞行,继续进行着攻击。然而,与它们的猛烈进攻不相对应,光膜依旧完好无损。

「好厉害啊,这个盾之魔法,它们的攻击毫无作用呢。」

「诶嘿嘿,谢谢你,大哥哥。」

我感到佩服地说出口,蕾蒂很高兴地挠了挠头,被与年龄相符的少女举止治愈的同时,突然察觉到了一件让我很在意的事情。

「这么说来,这个魔法可以持续多久呢?我觉得离发动已经有相当的一段时间了。」

「嗯——?并没有持续那么久吧?从我所倾注的精神力的量来看,大约还有几分钟吧。」

蕾蒂用手指抵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法尔娜抬起头来,让人联想起冰块的冰蓝色眼瞳凝视着光膜。

「……法尔娜?」

即使我跟她打招呼,她也仍然漂浮在思考的海洋中,呆呆地半开着嘴唇。

「蕾蒂,这个半圆盾能张得更大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那部分也是需要精神力的,要做的话只能做的更薄。需要张到多大?」

法尔娜指着光膜的另一边被哈比弄坏的马车。

「能做到把这辆马车包起来那么大吗?」

蕾蒂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接着法尔娜把视线转向我。

「玲,你的诱饵技能还能用吗?」

「没问题,可以使用。」

「哟西,作战计划决定!」

法尔娜一拍膝盖,狰狞地笑了。虽然我没有说出口,但她的笑容和奥尔德是一样的凶暴。



原本法尔娜所苦恼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能做出牺牲。因为我所做的事,三个人的生命变成休戚与共而无法通过危险的桥,这是对她的阻碍。因此,她不得不考虑风险较小的作战方案。



以这样的开场白,她说明了作战计划的概要。



「都听好了,首先,最开始是玲,你和伊丽莎白一起吸引他们,当然,要使用技能。」



法尔娜对我说着,视线向旁边移动,向伊丽莎白传达她所应负责的角色。



「你是玲的护卫,我希望你能保护玲。把诱饵角色交给除蕾蒂之外最弱的这个家伙,在某种意义上也许是个坏决定。正因为如此,我希望你能保护这家伙。」



「我明白了,即使以此身作为代价也会守护他的。」



「不,你死了的话,玲和蕾蒂都会死的,别把这点搞错了。」



法尔娜慌慌张张地阻止了把手放在胸前,像下定决心一样宣言的伊丽莎白。被更正后的伊丽莎白说着“是这样的”,显得垂头丧气。



「真是的,听好了,你们之中谁缺了的话都不行,别忘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和保护旁边那家伙的性命是息息相关的啊。」



我们向法尔娜点点头。



「然后蕾蒂,我想让你把刚才的魔法释放到哈比的头··……它能到达那里的对吧?」



并非疑问,而是为了确认似地问了。我想起了伊丽莎白刚才说过的话,如果是蕾蒂的魔法,就可以在哈比所在的上空制造立足点。



少女仰望天空,在开阔的视野中,哈比悠然地在空中飞翔。



「没问题哟,可以在它们的头上展开魔法。」



「我知道了,在玲和伊丽莎白吸引他们的时候,蕾蒂你用魔法堵住它们的逃跑之路,我用我的魔法在那里刺一个洞,这样的话解除魔法的可能性很小,也不用发动近身战。」



我面向坐在旁边的伊丽莎白,本想问她能不能成功,但她却用纤细的手指抵住下巴,似乎在考虑作战的成功率。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角色就是玲大人的护卫和遗漏敌人的扫荡……吗?」



「你理解得可真快,虽然我不知道哈比会怎么出现,不过应该可以避免刚才那个方案那样的混战状态。」



「的确如此啊,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生命的话我毫不在意,不过要是关系到我妹妹和玲大人的生命的话,这样可以说是比较安全。」



伊丽莎白理解地点点头,我和蕾蒂也点了点头。法尔娜看着所有人的脸,下达了最后的指示。



「蕾蒂,在发出信号后解除这个盾,我会保护你的,不要担心。玲和伊丽莎白在没有盾的情况下从马车中跳出吸引哈比的视线。玲,真正了解技能的是你,使用的时机就交给你了。」



「了解,法尔娜。」



我握紧了剑,以便随时都能跳出去。伊丽莎白擦去了单手剑上的血,蕾蒂也举起了魔杖,光膜内部的紧张感高涨起来。



「……我和你们并没有签订魂之契约,所以即使你们当中的谁死了都不会对我有任何的影响。」



「……法尔娜?」



望着天空仿佛在等待雨过天晴的法尔娜抬起头开口,我把头转向了她。



「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把性命托付到我的策略之上。」



她明确地宣言了,我们对她下定决心的侧脸默默点头,同时哈比们的攻击停止了。



「就是现在,蕾蒂!」



响应着呼喊的法尔娜,光膜从顶点开始融化消失,我和伊丽莎白还没等到它完全消失,就跨越膜跳出了马车。



我感觉到哈比他们的视线都投向了跳出马车的我们,我想,现在就是时候了。



「《为此身憎恶之视线而停留》!」



我发动了《心之诱导》Ⅰ,在我头上飞翔的哈比们视线确实地集中到了我身上。



但不仅于此。



顿时,猛烈的杀气从北边的森林里散发出来,我立刻将视线投向远处的北边森林。



法尔娜遗忘了一件事,她只把蕾蒂和伊丽莎白的前主人之死当作一个良机抓住,而没有去进一步思考。



她们的主人到底为··而死。



那个身影代表着答案。



起初,我的视线什么都没有捕捉到,只有散布在平静草原上的猪人和哈比的尸体,远处可以看到郁郁苍苍的树林。从视野中得到的情报来说,我判断没有任何威胁。



瞬间。



世界变得缓慢了下来,空气变成了粘稠的液体,无论是什么都想阻止我移动,脑海中闪过了我的技能名。



能够捕捉到在慢动作世界里普··地飞行的哈比可真是幸运,把视线固定在北边的森林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低空中滑翔的哈比与其他个体不同,它的身体大了一圈,身体的颜色也不再是棕色,而是鲜艳的紫色。最明显的特征是它的头部长着一个非常漂亮的角,其尖端锋利,很容易就能置人于死地。



我看到那个角瞄准了我,笔直地向我袭来,我立刻握紧左拳,向前伸了出去。



世界的运行恢复到了原来的速度。



伴随着“咔嚓”的一声,火花烙印在我的视网膜上,我的左臂被强烈的冲击推到后方,从肩膀发出了“咕哩”的一声,过了一会剧痛才袭来。



「————呜呜呜呜!!」



「玲大人!?」



跑在我后面的伊丽莎白抱住了我向后倒下的身体,因为没有很突出的身高差,所以我被抱到肩膀上担着。



「有敌人!……移动的非常快、哈比来了!」



「……!我明白了,会有些摇晃,所以请注意不要咬到舌头。《我以此身化为疾风》!」



伊丽莎白一边警戒着周围一边发动技能,抱着我以飞快的速度在草原上奔驰。她打算把我放在安全地带,但是,为了阻止她,疾风挡住了去路。



不,不仅仅是疾风那么简单,可以被称作暴风的风阻止了伊丽莎白的脚步。刚才的哈比为了阻止我们前进,正扇动着翅膀。



「那个是……尖角哈比(ホーンハーピー,HornHarpy)!」



伊丽莎白一边避开从背后逼近的哈比们的翅膀一边头疼地嘀咕着,在摇晃的视野中,我将视线投向像王者一样君临天空的哈比。



那时,把手甲转变成打击武器的我与尖角哈比的角正面冲突了。结果正如所见,手甲和角在接触的时候产生了火花,而我的肩膀却因无法承受冲击,脱臼了。我设法让它偏离了轨道,但却被逼入了更加不利的境地。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超短文·中级·半球之盾(Shortcut·Middle·HemisphereShield)》」



「《超短文·中级·火焰之风(Shortcut·Middle·Firestorm)》」



两种新式中级魔法按照作战计划,从马车的上空瞄准了我,展翅高飞的哈比们们没注意到头顶上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被从下面卷起的火焰龙卷所吞没。半球之盾除了切断退路以外,还有着其他的作用。火焰龙卷在击中盾牌后就改变了轨道,沿着曲面将盾的内侧变成了火焰之海。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哈比群就全军覆没了。



现在我们只要打倒瞄准着这里的尖角哈比就行了。



虽然没有交谈过,不过我们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但是,尖角哈比却像嘲笑一般地叫着。



「ギュイイ! ギュイイ! ギュイイイイ!」



就像宣判死刑一样,那家伙一叫出声,北边的森林也随之摇晃起来。当木头弯曲、摩擦、树林开始作响的时候,一群新的哈比从森林中被吐了出来。



「————这是增援吗?」



「ギュイイ!!」



尖角哈比胜利般地大声吵闹,呆呆地看着北边森林的法尔娜回过神来,大声喊道。



「玲!伊丽莎白!作战终止!现在快点过来!」



「姐姐!到我张开的盾牌这来!」



两人在马车里叫了起来,但是,伊丽莎白不能把脚转向那边。尖角哈比与她的速度相比是压倒性的快,在到达马车前就会被打倒。



但即使留在这里,迟早也会被杀死,犹豫不决的她在紫色怪物面前出现了致命性的破绽。



「伊丽莎白!」



我喊道,但为时已晚。尖角哈比停止滞空,挥动翅膀,角朝向这边摆出了冲锋的姿势。它的目标恐怕是我吧,虽然我想用手甲再次防御,但由于肩膀脱臼,左手无法动弹。



「……啊。」



尖角哈比从视线中消失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做好发动《Trial&Error》的觉悟了。



但是。



我正害怕着的『死』并没有到来,相反,尖角哈比发出了悲鸣。



「ギュイイイイ!」



尖角哈比在我们面前发出痛苦的悲鸣,拼命地飞向天空,那家伙的一只翅膀中了箭。



我立刻把脸转向东边,把视线投向最初跳下的马车消失的方向。



在那里,有一位骑乘着搭着弓箭的Elf女性,背后的马车上传来法尔娜的欢呼声。



「萝特丝姐!!你来了!!」



就像要代替回答一样,萝特丝的弓被拉紧,射出了箭。箭向向空中避难的尖角哈比射去,就在它拼命躲避时,它的注意力从我们身上移开了。



回过神来的伊丽莎白抱着我奔向妹妹等待的马车残骸,途中,她瞥了一眼从远处掩护的萝特丝。



「好厉害……居然能从那种地方狙击。」



听起来是从心底里感到惊讶,另一方面,我没有看那边,而是凝视着从北边森林飞出的哈比群,它们打算遵守Boss的命令。



「……不妙啊,伊丽莎白,已经不能再使用高速移动的技能了吗?」



「怎么了,玲大人?」



「那一群哈比,好像正瞄准着我们。」



伊丽莎白看着从北边森林中出现的哈比群吓了一跳。



数量大概在二十只左右吧,发出刺耳的鸣叫声,没有去帮助Boss,而是直接瞄准我们,看来Boss的命令是绝对的,它们试图愚直地拉进距离。



正当伊丽莎白焦急地想要加快速度的时候,我们的耳边响起了低声的咏唱。



「《超短文·低级·岩壁(Shortcut·Low·Stonewall)》」



压抑着愤怒的低沉又沉重的声音让我感到脊背发凉。回头一看,在我们后方骑着马的大··手里挥舞着巨大的斧头朝我们这边过来。



然后震动袭击了草原,当伊丽莎白不安地停下脚步时,岩石推开了草原拔地而起,就像大海上的鲸鱼为了呼吸而跃起一般,巨大的岩石一直向上延伸,遮住了阳光,将巨大的影子映在草原上,正好在哈比群上方形成一块从草原上长出来的巨大岩石,奥尔德毫不犹豫地把斧头扔了出去。



一边旋转一边飞向岩石根部的斧头,在没有刺穿的情况下就将岩石劈开,不顾其巨大的厚度,斧头就像切开黄油那样,产生了镜面一般的切口。



这样一来,岩石自然地就失去了支撑点,掉到了地面上。从根部发出轰隆声而分崩离析的岩石就像塌方事故一样,坠向地面,把在下落途中的哈比群也卷走了。



尘土飞扬,扑向我们。我闭上了眼睛等待风停下来,原本是草原的地方仿佛变成了大灾害发生的现场。



「呜哇——……真是乱来啊,那个大叔。」



也许他对于我无视命令的行为可能相当恼火,抱着我的伊丽莎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现实。



「那……那是谁啊,刚才那位?」



「是『红莲之旅团』的团长。」



「……『红莲之旅团』的团长……『岩壁』!」



她睁大了眼睛,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因此松开了抱着我的手,无力地放下。当然,我就掉了下来。



因为正好摔到了左肩上,我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但是,直到刚才还动不了的左臂虽然还会痛,但可以动了,好像是因为冲击而使脱臼的肩膀又嵌合上了。



当我在草原上痛苦地扭动时,一张马脸从尘土中探出头来。



「小—子—。你—很—讨—厌—啊——」



虽然间隔不短,但每一个字音都充满了杀气。我的耳朵像中了诅咒一样颤抖,在脑髓里刻印下来,也许这是某个秘境民族使用的咒语。



从马背上俯视我的奥尔德的视线紧紧盯住我不放。如果能用视线杀人,我肯定已经被杀了。



因此,奥尔德没有注意到从他的头上突然出现的尖角哈比的存在。别说是一只翅膀,就算是全身被箭贯穿它也仍然要表现出空中王者的姿态,张开翅膀带着同伴的仇恨一同滑翔。



在我的视野里只能看到紫色的残像,我马上叫了起来。



「奥尔德!后面!!」



太迟了,紫色的残像在一条直线上以最短距离贯穿奥尔德。连回头看的余地都没有,我不认为没有武器,甚至都没有看见敌人的奥尔德能躲开它,他的头盖骨会深深地被角扎了进去。



本应如此的。



「《超短文·低级·岩壁》」



奥尔德的背后,字面意义上的岩石之壁冲破草地而出现。就像奥尔德的拳头一样,给尖角哈比的下巴使出一击,它使出最后力气的突击失败了,尖角哈比的身体像在空中划出弧线一样坠落而下。



在没有看到怪物落到自己头上的情况下,奥尔德用双手抓住尖角哈比的身体,像剪开它一样把它扭曲成了碎片,把我们逼入绝境的哈比眨眼之间就全军覆没了。



把一分为二的怪兽扔到地上,奥尔德跳下马,通过一步一步踏着草原的他的身姿,我可以看到其身后死神。



「咬紧牙关!!」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我被拳头深深地砸进了身体,这对父女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还没完呢!!」



以压倒性强度自豪的冒险者无情的上勾拳击中了我的下巴,我的身体翻滚在空中,这么说来,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被他送上天了。



痛觉已经丢掉了告知疼痛的唯一职务,不过,这也许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如果大脑意识到现在的两次伤害的话,可能我已经休克死亡了。



(啊,说起来《生死之境》Ⅰ没有发动,不知道是奥尔德手下留情了,还是冷却还没有结束,或者是有其他的理由……我可希望是第一个啊。)



我一边祈祷着一边坠落到了草原上。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ww912ex + 1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日语能力低,中文已放弃。
干啥啥不行,摸鱼第一名。
如今高考临,填坑难为继。
如有合作者,请私信联系。

SL的异世界挑战试行错误的异世界旅行记(招募合作翻译)
插画很好看失格世界的没落英雄

0

主题

47

帖子

456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81
金币
25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01: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0

主题

223

帖子

910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46
金币
20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08: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13

帖子

264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11
金币
12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10:05: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0

主题

640

帖子

108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82
金币
562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20-2-14 10: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主日常被痛扁(1/1)

0

主题

21

帖子

19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171
金币
5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16:00: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肝啊

0

主题

723

帖子

507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398
金币
37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18:52: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491

帖子

109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945
金币
74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10: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5

主题

1576

帖子

207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771
金币
694
荣誉
0
人气
23
发表于 2020-2-16 15: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奇怪的奴隸契約!主人死了,奴隸要死還有點道理。奴隸死了,主人也要跟著一起死,這是甚麼邏輯?

点评

所以它不是奴隸契約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2-17 21:36
只要可愛就算是男孩子也沒關係
我舔我舔我舔我舔我舔我舔我舔

394

主题

8055

帖子

9196

积分

劳动委员

LK第五十六位皇帝

Rank: 18Rank: 18

天命
7674
金币
2229
荣誉
28
人气
748
发表于 2020-2-17 21:36: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eriousmanhk 发表于 2020-2-16 15:50
好奇怪的奴隸契約!主人死了,奴隸要死還有點道理。奴隸死了,主人也要跟著一起死,這是甚麼邏輯? ...

所以它不是奴隸契約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08:11 , Processed in 1.76366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