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99|回复: 4
收起左侧

[自翻试水] 不死的蒙灰魔女(第一章第八节)

[复制链接]

9

主题

22

帖子

222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182
金币
83
荣誉
0
人气
8
发表于 2020-2-13 21: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reasye 于 2020-2-13 21:41 编辑

8.她与她,再续前缘



(d:发热了状态不太好。)

——凶梦——

一如常日的寝室,阿鲁巴仍在躺在双人床中间沉沉入睡。

口水从他大张的嘴上流下来。我戳戳他的脸颊,不过完全没有反应。

“睡得可真香。”

伤口算都治好了,我想再过一会就能醒了。

床边就是一张圆桌和两个椅子。一位金发的少女跟我对向而坐。

“你觉得那个魔女,她去哪了?”伊娜丽雅嘟囔了一句。

金发女孩——露比纳斯,她低下头沉默不语。

菲萨丽丝在与阿鲁巴对刺的那瞬间化作灰消失了。虽然存在能造成这种效果的魔法,但想必事实并非如此。

沉浸在思考中的我慢慢拿起摆在眼前的茶杯。醇厚的香气掠过鼻尖,尝一了口的我不假思索地说出“好喝”二字,它的味道就是如此美味。

“真的吗?这个窍门是把茶蒸到微透!”

“嗯嗯……这样啊……”

并没打算夸她,但总觉得有点来气。这种技术她是怎么锻炼出来的?在当她同学的时候我可没听说她会泡茶。

“……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我才能学得这么有模有样。”

“有时我也会烤蛋糕给朋友吃哦”伊娜丽雅怀疑自己的耳朵。

“蛋糕!你刚才说了蛋糕吧!”

“……?”

有蛋糕……真想去那片花海里远足啊。怎么连我脑袋里也开满花了!

“这厉害到吓人的纤细手艺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还蛋糕!你究竟在那实力至上的环境里做了什么啊!那是烤着蛋糕嘻嘻哈哈的地方吗!”

回想起拼死拼活天天没日没夜学习的学生时代,我跟别人连口茶都没喝过。

“为什么要生气?”

“我、我才没生气!”

轻咳两声,我放下茶杯喘了口气。经过短暂的沉默,我垂下眼帘的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我呢,会把生物都看成不堪入目的怪物。”

这还是第一次把事实告诉给别人。金发少女听完,缺乏表情的脸上并未表露出多少惊讶。

“我……被其他人狠狠地讨厌着。”露比纳斯很不耐烦似的动了动嘴。

“对,我确实讨厌你。”

“我也讨厌你……”

直来直去的恶语让她湿了眸子,一脸想哭的模样。真是个麻烦人物。像这样马上哭起来煽动别人的保护欲,从同学时候开始我就对付不来了。

“这么讨厌的话,出去,请”我面带笑容手指出口。我想她不会又哭出来的时候,露比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这边。“讨厌就要逃走吗?”她以微妙的神情回问。我这边当然有准备好回答。

“平常说话像小孩似的,现在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呢你。”

“在伊娜丽雅面前无所谓。”

“别给我指名道姓”

“一个人逃走也没有好处……经历了这场灾祸后我们可以共存的”

一边是看见的全是怪物的诅咒,一边是被全部人当怪物看的诅咒。

虽不知基于何种原理,实际上在两人眼中对方都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明明可以相互协助……”

露比纳斯伤心地垂下眉。但我一想到那时候的事,就完全想象不出跟她一起行动的样子。

“因为那时我认为周围的人都瞧不起我”,我把留在偏僻角落里的记忆化作言语。在我浑身带刺、一人独处的那段时间,周围没一个人会待我亲切,对我说话。

“我不仅讨厌你,也讨厌周围的所有人。不过嘛……那些都是遥不可及的过去了。”

那之后周遭环境变化之快令人眼花缭乱。比如现在伊娜丽雅已有了近似家人的存在,不知怎的以前的同班同学也出现眼前。

“你也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了呢……”

或许她遭遇比想象中还痛苦的事。

“家人……是我把他们抛下了,抛得远远的,跟过去的你不一样……”

她的眼睛在不安地颤动。这张面无表情的脸,让我想起遇见阿鲁巴前的自己。

“别说那些了嘛……”我伸出手。

“我们再从头来过吧,露比纳斯小姐。这是作为同级生的友谊。”

她直直盯着我伸来的手,脸上流露出些许笑颜。

“是啊——”被她用力地回握了。

“不需要叫我小姐,露比就好。”

“那么我也,允许你叫我的名字了。”

从现在起,我们又成为了同伴。



——爱憎——

奎茵丝·温斯泰常常在想。哪怕是魔女,也有等同人类的享受平和的权利。于魔女而言,她们需要的并非是解闷的娱乐项目,而是安稳的生活。

(d:Quince·Winstead。Quince是榅桲,一种水果。花语有魅力、诱惑、幸福。)

“母亲”

自己的房门被敲响的声音令我不禁皱眉。

“再让我睡一会……”

早晨本会更平静的。

“请起床,母亲”

可这个愿望破灭了,门打开了。一个女孩不讲礼节地闯了进来。在由秩序构筑成的这里,实在不是个推崇的行为。

她拉开窗帘,阳光从外面照进房里。

女佣人的名字是……什么来着?虽然想不起她是数十人中的谁,但她还是窥探着奎茵丝的脸色,不停叫着“母亲”。

“什么事嘛”

我从被子里偷瞄,立马就注意到她那阴气逼人的表情。“有客人”,她诉说道。见到佣人一脸严肃的样子,奎茵丝睁圆了眼睛。

我走在宅邸的走廊上时,心里马上有种讨厌的预感。

客人——这种东西数十年都没在这出现过了。再说这座府邸周边又没有供以通行的道路;即便是得知正确的方位,要到这儿来绝非易事。

我咬咬手指,如果是那个可恶的男人,佣人们在报告前就能处理好,根本不会做出必须会见的判断。如此一来,我已经大致推测出来者是谁了。

走到待客用的入口处,鲜红色像是要搅乱周围的秩序,不断往外扩散。

“你做了些什么……”

“哎呀”

一位身着红裙的少女站在中间,她脚边倒着几个面目全非的佣人。

“晚了一步么,爱憎小姐”

“我在问你做了什么……!”

血腥味——忍下随之而来呕吐感,我瞪着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因为这些孩子太过分了,冷不防就袭击过来”,她注视指尖上附着的血污,“所以我想也没想就把他们切碎了。”

那家伙脑壳有问题吗?原本就是个笨蛋吧。过了几十年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他们为什么……”

在狼狈不已的奎茵丝面前,少女依旧吊着嘴角,斜着脑袋。她对奎茵丝的反应感到不解。

那是位容姿可爱的年轻女孩。即便是全身溅满血液,也掩不住那袭鲜红的礼裙下格外引人注目的怜爱容貌。瞳孔左右异色,其一也闪耀着如血般鲜红的光亮,与蓝眼比邻。总体印象上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好久不见,爱憎小姐”

我知道只有两个人会用这个名字称呼自己。这名少女是卡米娅·特露瓦——一位不老不死的魔女。她跟自己同为魔女,个性好战,喜欢扑克牌。常常投身于与平和相去甚远的日子里。学生时代她跟我同级,但我尽量不与她牵扯上关系。

“为什么你不阻止那家伙,无痛……”

跟这个问题人物一起行动的人,是毫不在意这幅场面的无痛魔女——希恩·马杜克,她正若无其事地把身子靠在墙上看书,望都没望这边一眼。

(d:卡米娅日文名カルミア·トルーワ,惯例的植物名+姓氏。英文名的kalmia指山月桂;她的姓氏是toleuion,冷门到谷歌只能找出一个结果……真是仙人世家。无痛的名字日文是シオン,紫苑花;英文名是sion。所以应该用日文名去找花?)

“我们来接您了。也该尽尽同盟的礼节吧?”

卡米娅像鸟儿一样歪了歪她小巧的脑袋,笑着说。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

“什么跟什么啊……”

“南部的一名魔女死掉了。”她的话语在空气中幽幽消散。

“一起把魔女杀手找出来,杀掉吧”

风平浪静的时光是如此脆弱,一声之下便土崩瓦解。



——清教——

(d:注意,这个清教视角自称都使用了“私”,我不清楚这是为了体现神官的庄重还是另有所指,所以照平常来翻了。)

世上若有魔女,必然存在希望消灭她们的组织。所谓有光必有影。

尽管如此,把杀人挂在嘴边的我们并不打算主张自己是光明的一方。

异端审问——我置身于专职狩猎魔女的组织已有数十年,称得上大功唯有捕获了一名魔女这种程度,可是——

为追踪不老不死的魔女就轻易消费信徒的生命,这其中真的存在意义吗?组织外的人见到我们肯定会浮现出如此疑问吧。

若是没有意义,死去的同胞便无法瞑目。对付出极大的牺牲才走到今日的我们,还要追问在籍在的组织存在的必要性真是不通人情。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看往放在办公桌上的那件东西。

那是一把赋以细腻装饰,纳在鞘中的短剑。见到它散发出的耀眼光泽,我的心略微躁动。那是很久以前,妹妹在生日时送给我的礼物。

一闭上眼,当时和她的回忆就历历在目,宛如一个诅咒。

我的妹妹是个冒失的女孩。她顾及到别人感情,从不疏忽对自己的锻炼,但就是找不准窍门,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这种事一而再地发生后,父母早早就放弃了她。她在我的家失去了地位。

她在为这样的日子感到苦恼时,也在自责为何自己不具备与家门相应的素质,拼命努力着。她明白这个事实,没把自己是不够努力当作借口。但最后,我觉得她没能得到与流下的汗水相称的东西。

笑容从未从她的脸上离去。那副傻笑让我觉得十分可笑。直到最后我也没对妹妹这种生活态度产生共鸣。

“兄长”

出现在记忆中的她,总是这样微笑着称呼我。可那时我是一种怎样的心境来看待你的,现在自己完全不知道了。

“我啊,要成为像兄长那样被大家认可的人——”

真是个笨女孩。

“大神官”

我从追忆里回过神,睁开眼。

“准备就绪,请下达指示”

我坐在座位上,一位态度沉稳的男人向我请求批准。我尽可能自然地在脸上浮现出温婉的笑容,把目光朝向聚集在室内的下属们。

神官共四名。他们虽遵从神明,看向这边的眼神却满是期待。简直我就是他们崇拜的神祗一般。

诚然,我永远会回应他们的期待,不断为他们提供渴望的快乐,那便是——战争。他们相信葬送邪恶,伸张正义就是自己生存的意义。所以如今我也以组织最高领导——异端审问大神官的立场,给予他们展示生存意义的机会。

“不死魔女死了一只。”

从今以后,无论如何都不会心存迷惘。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SF7 + 1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9

主题

22

帖子

222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182
金币
83
荣誉
0
人气
8
 楼主| 发表于 2020-2-13 21: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乖离
无欲无求的你放弃一切


得来绝对的力量






用来蹂躏别人也好


贯彻无益的静观也罢






无论何种选择


都没人能留在你身边






直至心灵在某刻磨损殆尽


你只能贪图这份孤独






不变
不变一事罪孽深重


停滞一物人闻色变






因其罪之深


同伴会对你抱有过剩的嫉妒心吧






即便如此——


不管步上何等凄惨的人生


你绝不会改变


连发疯也做不成






爱憎
异性会对貌美的你


抱有不洁的爱意






可以利用他们


或为戏谑而回应那份爱






但别不把他们的爱放在眼里


爱是憎恶的反面


它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你自己






回归
你做着噩梦


噩梦里不断上演着同样的故事






愚钝的你或许永远注意不到


自己发生了什么


因为注意不到才是幸福的


继续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比较好吧






直至心在隔绝的世界里坏掉为止


你将永远重复这个结局






忘却
可怜的你必须独自旅行






无法驻留在任何人的记忆中


你是如此的一文不值


无法留下任何记忆


你是这般可怜的存在






任何悲伤亦与你无缘


甚至是这句话你也想不起来






转换
你注意到了吧


昨日深爱的事物


今日却变得不值一提






于你而言


食人与食兽无异






请一心攀往自己满足的幸福高峰吧


此等鼠辈


没有迎合价值观的必要


(d:这是第二章开篇的图,感觉第一章末有点短放一起了)

1

主题

382

帖子

181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34
金币
370
荣誉
0
人气
6
发表于 2020-2-13 23: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死了一个又来了一大堆。。。

0

主题

319

帖子

125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68
金币
770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20-2-16 10: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晦涩啊……是说那个母亲被杀后,其余魔女去追踪她是为什么被杀的吗

0

主题

3

帖子

47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天命
40
金币
21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7 08:4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感谢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5 19:43 , Processed in 0.15610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