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212|回复: 3
收起左侧

[自翻试水] 不死的蒙灰魔女(第一章第三节)

[复制链接]

9

主题

22

帖子

226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185
金币
86
荣誉
0
人气
8
发表于 2020-2-2 20: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reasye 于 2020-2-2 20:09 编辑

3.弟子,被绑架了——黎明——
“醒了吗?”
烛灯的火光映入我的眼帘。顺着光芒,我见到一个俯视着自己的陌生生物,它离我的脸非常近——生物?
“哇啊——”
在那里的是只布偶。
因为吓得跳起来的缘故我的身体倒向后方。
“这、这是什么?”
我的双手被绳子绑在身后,完全站不起来。
布偶虽未露出恐吓的骇人模样,但一直摆着一副微妙的憎恨神色。
“这究竟、这里是……?”刚苏醒的我脑袋昏昏沉沉,无法马上理解现状。
今天本是赴往村子,然后带些物资会来才对。我像平时一样在森林走那条路。紧接着就被一股睡意袭击了——
“我是怒熊,这里是我们居住的城堡。”白色的布团发出声音。
城堡?
听完我看了看周围,仔细的观察这个昏暗的空间,很快就发现被烛光照亮的墙壁上有着细腻的装饰。地板也全由大理石铺成。
“那边站着的是喜犬和乐猫。”
名叫怒熊的布偶指了指身后柱子的阴影处。茶色布偶和黑色布偶慢慢从影子里露面,并往这边打招呼。这到底是哪一出的布偶戏啊……
“梦也会成真呢……”
“因为这不是梦啊。”
叫怒熊的白色布偶像是嫌麻烦似的眼睛上起了皱褶。它用作眼睛的纽扣并不对称,明明是布偶,但阿鲁巴却能从中看出与皱褶相应的情感表达,这让他感到吃惊。
“现在我们要带你去见一个人。别动什么歪脑筋,敢逃的话就砍掉你的脚。”
跟奇妙的外型相反,它的话颇为危险。我的意识也一点一点清晰起来。
“为什么要绑着我啊……?话说我的行李去哪了?”
“它们还在森林里放着。”
“好、好过分……”
我要哭了。那里面是我买来的各种季节蔬果,都是为了让伊娜丽雅吃上美味的料理而准备的……
不对,还是回到现在这个被绑架状况上吧。
对方是三只比自己的体型小上一圈的布偶。虽然我的脚还能动,但不见得它们被踢一脚就会害怕。
“放心,没什么事的话事情办完就会把你送回行李那里。”
“没什么事”,也就是说有可能办不好。要抵抗威胁砍掉我脚的人也很危险——
“喂,饵料的劝说工作做完了吗?好了的话赶快把他带到那家伙的地方去吧。”
黑猫布偶语气不逊地嚷嚷。
“我认为主人大人并不吃人类。”
“那为什么那只怪物会特地叫我们把这种家伙带进来?除开食用外还有什么价值吗?”
“又是吃,又是怪物,你究竟在说什么!”
这骇人的对话让状况外的我不耐烦了。
“不管哪个都与你无关。”
似乎在它们当中作为领袖的白色布偶——怒熊冷冰冰地说。
哎呀,这样就有点不妙了。
“总结的说我们的任务只到把你带去主人的身边为止。”
怒熊抓住阿鲁巴的手,它似乎没使什么劲就把我很轻松地拖过来。那力气跟外型完全不相符。
另外两只布偶推开巨大的铁制门扉。我就这么被绑着丢进门内。
“喜犬,可以解开魔法了。”
白熊出声的瞬间,束缚我的手的绳子马上解开了。阿鲁巴转身向门的方向跑去,可铁门已被无情关上。
“喂!为什么啊!”
不管怎么闹,门背后都没有一点反应。
怎么办,该怎么办好?
怪物——确实就在前方,就如布偶们说的那样。不管怎么想,自被绑着、丢进这个房间开始,他只剩下讨厌的预感。阿鲁巴屏住呼吸,向房间内走去。
“哦哦?”
这是惊讶的声音。那儿只有一位金发女孩。
虽然从未谋面,但那肯定是一位女孩。她抱着兔子玩偶,直直盯着这边。感觉就是个个性沉稳又可爱的孩子,年龄看上去比伊娜丽雅还要小一点。
“这就是它们说的怪物!?”
放眼望去,这里就是一个如同大厅般宽敞的空间。根本没有怪物。
我被骗了?但刚才被带过来时那些话不像是开玩笑啊。
“现在该怎么办好?”

——嫌恶——
那位少年自进到房间起一直环顾四周。
他肯定是因为无路可逃才来试探情况的吧。
“怎么了?再靠过来点呀。”
所谓念话,即使用魔法干涉空气中的魔素,直接将话语传达给对方脑里。这让少年的身子抖了一下。
就像在摆弄玩具,这份不断涌现愉悦的情感,令她嘴边不自觉露出笑意。
有胆子过来的话,就试试看吧。
我十分清楚自己的特性。我对在自己面前的人类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心知肚明。
我的语言无法通过平常的对话将意思传达给对方。换言之,那并不是人能理解的语言。唯有用念话才可以交流大概的想法。不过,不管我想象出多么温柔的声音,都会被我自身散发的魔力附上难以言表的东西而遭到污染。
对方会对那种声音感到战栗、感到恐惧。
眼前的他也不例外。
就像现在,因为感受到刚才的念话他僵在那里了。
虽然不像是害怕的缘故……或许只是位迟钝的家伙。
少年向前踏出了一步。他的逞强让我不由地偷笑。尽管现在能忍受这样的恐怖,到最后也逃不掉失去意识的命运。
不知苦头的少年又往前踏出一步。是笨蛋啊,这种货色任何时候都会出现呢。
又是一步,他在逐渐靠近。够了吧,你不觉得辛苦吗?
再一步——
“要多近比较好?”
少年的脸和鼻尖就在我眼前。
“噫!?”
因为预料之外的情况,我吓得往后退。
“啊……”
接着就,我滑了一跤。摔倒了——
“啊、喂喂”
那是我许久未听过的,那并非悲鸣的声音。
“……咦?”
我下意识伸出的手,被眼前的少年抓住了。被他毫不踌躇地抓住了。
那一瞬间我还未能理解发生了什么。
过去没有任何人都能与我直接接触。人类也好,动物也好,单是靠近我就落荒而逃。遭到人们的蔑视理所当然,所以我早已放弃与人接触的想法了。
“为什么你平白无故就摔倒了?”
碰到流动着血液的物体,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呢——
指尖传递过来的热度,马上让身体从深处温暖起来。
这只是游戏一场,会这么幸福只是那位女孩吓唬少年要笑着陪她玩,明明如此——
我,脑袋已经一团浆糊。
真奇怪。
“你真有点笨耶。”
奇怪、奇怪、奇怪、好奇怪。
“能站起来吗?可以站起来吧”
他在说着什么。
但我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目光停在被抓着的手上,片刻不离。

——黎明——
我条件反射地抓住了那女孩的手。那位连名字都不清楚的孩子吃惊得睁圆了眼,来回看着阿鲁巴和被抓着的手。
“对、对不起”我慌忙地把手松开。
“那、那样抓着只是为了救你,没有别的意思。”
女孩只字不提。她只是一个劲地盯着阿鲁巴的手。
“我是被绑进来的。”阿鲁巴开始严肃地说明起缘由,不这么做一切无从谈起。
“我到村子里做完卖卖后,在回家半路上不知怎么就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这间屋子的门前了。”阿鲁巴匆匆说道,期间还穿插不少肢体语言。
再看看女孩。她依旧盯着阿鲁巴的手。
“我说啊,为什么要一直看着我的手呢?”
是当成什么好吃的水果才看着吗。在我摇头的时候,女孩缓缓握住阿鲁巴的手。
“怎、怎么了?”她正用畏缩的目光仰视着阿鲁巴。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好似淘气的猫咪。那眸子明明归属于清纯的少女,却不知为何妖艳得让人脸红心跳。
令人在意的是,她仍未对阿鲁巴的话作出回答。

少女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她把我的手紧紧地握住。似乎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开始用脸不停磨蹭着阿鲁巴的手。
“……你,不论如何,都不会走吧?”

“好吃?”
她的声音再次传进我的耳里,十分澄澈透亮,可爱得如同天使一般,
露比纳斯·拉兹利尔,这是少女的名字。我被请进另外的房间招待了茶水。
d:名字原文“ルピナス=ラズリール”。ルピナス很好懂,Lupinus ,羽扇豆。通俗的叫法就是鲁冰花。不过按国外来羽扇豆象征的不是母爱……花语查得以下四个:
想象力、永远的幸福、贪婪、你就是我的栖身之所。
而后面的ラズリール我就猜不出来了,希望有高人指点一下。。。。)
“这个嘛……”阿鲁巴露出一脸难办的样子。
话说,为什么我要丢下自己的货物跟女孩一起喝茶呢。
“那么这里是哪?”我这么一问。她就回答:“地下的城堡里。”
“是我建的,厉害吧?”
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仿佛在说“快夸我”似的不断向我逼近。
“真厉害呢……”最终我还是在少女的气势下屈服了。但一个人要怎样造出城堡来。
“可、可是把我留在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我回想起昏迷后被丢进这个宽敞空间的经历。那些奇妙的布偶似乎笃定我会被吃掉,但看看眼前的这位少女啊,看在她绽放着如阳光般温暖的纯洁又清爽的笑容下,我就原谅你们吧。
“做朋友。”
她露出憧憬的眼神抬起阿鲁巴的手,如同一个得到玩具的孩子。她把身子向前倾,额头直接贴在上面。
“呃……”
“名字是?”
“咦?阿鲁巴……”
“阿鲁亲!叫我露比就好”她咕噜咕噜地喝起茶。
“那、当然没问题……但为什么是我?”
“……一见倾心?”
就算你歪着头说出来我也不明所以啊。不对,是情情爱爱的话题吗?这个我也没把握啊。不过对于这种毫无条理的自爆宣言,男性大概只会捂嘴偷笑。
“总而言之你先冷静一下吧”
“不能当朋友吗?”
“咦、不是、这个嘛……”在我词穷的瞬间她的表情变得险恶起来。
“当、当然能当朋友啊。”我想都没想就轻易许诺了。她实在太可爱了。
“真的?太好了!”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如此说道的露比纳斯,不对,是露比在阿鲁巴面前摇着他的手。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那现在我们玩什么好呢?”
啊、原来是这样。面对抬头望着我的她,只能牵起她的手回以笑容。

——噩梦——
绝不准打破门禁。
这本是阿鲁巴在离开这儿出远门时的承诺。喀哒喀哒,房里不详的钟声在我头上回响。我看了一眼指针,那离日落的时间已过去数个小时了。
窗外一片漆黑。那并非因黑暗而显得漆黑——仅是暗的话开灯即可。我知道窗外那非同寻常的漆黑。那个凌驾于黑暗之上的令人作呕的存在,就在外面,我一直都知道。
阿鲁巴送给我的鲜花,就放在窗玻璃旁。那朵花进入了伊娜丽雅的视线,令她后悔当初的决定。
那是异形。那朵花开合着人一样的嘴,里面伸出无数的花丝,它们就像人手在痛苦挣扎一般胡乱扭动着。
“为什么……”
我倒吸一口气,牙齿咯咯作响。感觉周遭的空气都让人毛骨悚然。
“为什么你不回来……为什么……为什么!!”
嘭地一声,伊娜丽雅的双手敲在桌子上。
“阿鲁巴……”
这道声音比平时来得更低沉,宛如无法停息的呜咽。
“再不回来……”
她全然不做思考地飞了出去,向着落下夜幕的森林。
数只鸟儿发觉这道怒火股仿佛要杀掉那儿的一切,纷纷挥翅逃离是非之地。






1

主题

388

帖子

185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69
金币
372
荣誉
0
人气
6
发表于 2020-2-2 20: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剧情突然就不正常了

0

主题

319

帖子

125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69
金币
771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20-2-2 22: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回事……要病娇化了吗

9

主题

22

帖子

226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185
金币
86
荣誉
0
人气
8
 楼主| 发表于 2020-2-11 17: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18:10 , Processed in 0.14316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