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1307|回复: 39
收起左侧

[本篇] 15

[复制链接]

33

主题

49

帖子

281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256
金币
192
荣誉
10
人气
36
发表于 2020-2-14 2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桃香(女主角)在哭泣。在平坦的画面对面,她大大的双眼浮出了大粒的泪珠。映像并没有变动,这是一枚静止画。台词在文本框中显现。

『姐姐……为什么……?!』

画面切换到了她房间的背景插画。以粉色为基调,饰以缎带和蕾丝的房间。床上摆有布偶玩具,实为女孩子感的可爱色调与物件,将房间统一,这是为了女主角而准备的房间。

『你问为什么……?……你是不明白的吧?你既可爱,又有女孩子气息……我(僕)的心情……你是不懂的吧……』(*关于真梨香的自称:游戏中的真梨香(或者未恢复前世记忆的真梨香)用的自称是较为男子气概的“僕(boku)”,恢复记忆后的真梨香自称用的是较平常的“私(watashi)”,这点其实在第9话已经有过体现,下文仅做少量标识。另外用的对话框也明显不一样,各位可以单凭对话框来简单判断是『游戏』or“现实”。)

画面上出现了女主角姐姐真梨香的立绘。她的姿态背负着黑暗的氛围。文本框中出现了癫疯至极的笑容图标。

『明明这么小只,满是女孩子味道的女孩子,你是怎么让厌女的柑治爱上你的?明明那家伙说只要被女人碰到就会出荨麻疹,明明他对除了我以外的女孩子都没法面对面地交流,……我为了他愿意将自己搞得没有女人味,头发也好……言辞也好……举止也好衣服也好……全部的全部都是为了站在他身边!!!即便如此,为什么?!!!呐,为什么他爱上的不是我,而是你??!!!明明你比任何人都像是女孩子……我没有的东西,我所舍弃的东西,明明你全部都拥有……!!!!这不是很狡猾吗?!!呐??这很狡猾吧???!!!』

怨恨的台词埋没了文本框。表情图标切换成了女主角迷惑的神情。

『姐姐!住手!!……难不成……姐姐对柑治前辈……。完全没有这种迹象……。明明我跟你商量的时候,你都笑着推了我一把……』
『我没想到柑治会接受你……。明明我觉得那家伙不可能会和女生交往……他跟我商量你的事情的时候,你猜他说了什么?《我还是第一次对女人抱有这样的心情,不知该如何是好》……什么的。很可笑吧?就只有我自我陶醉地认为,自己是那个厌女而正经的主将,其唯一的女性朋友……在他眼中我一次也没成为女孩子……』

画面切换了CG。姐姐将手抚上胆怯的女主角的脸颊,仿佛用手包裹住了女主角的脸颊,她露出了微笑。她宛如坏掉的人偶般抚摸脸颊,抚摸头发。女主角害怕地想要退后,姐姐按住了女主角,用尽全力抓着拉扯她的头发。

『好……疼!姐姐住手!!』
『呐……如果我剪断你的头发……那家伙会说什么呢……?像男孩子一样……干脆剃个光头吧……。把柔软的脸颊也……用刀子削掉……挖出你那又大又圆的眼睛……将他喜欢的所有东西……全部的全都都给我吧?呐桃香啊……这是姐姐的愿望……你会听的吧……?』
『呀……不要啊啊啊啊啊!!!』

显示出了女主角的尖叫,响起“咚”的效果音。

“桃香快逃!!赶紧逃啊——!!!”

我一边喊,一边醒了过来。保持着从床上滑落,伸手向空中的姿势,我茫然地看向周围。淡蓝色系的壁纸和简单而单调的家具,毫无疑问,这是现世的,我的房间。睡衣因汗水而紧贴肌肤,徒增不快。我滑下床的时候似乎撞到了头,头部传来刺痛感。起身后战战兢兢地看向镜子,镜子里映照出了如今的真梨香(自己),我松了口气。

“……badend路线什么的……别开玩笑了……”

用手戳向镜子,藏住与游戏真梨香一样的,那微吊的眼睛。

“『我(私)』是不会成为真梨香(你)的……。绝对”

游戏的记忆。在badend路线,真梨香就要杀了桃香,被千钧一发之际前来救助的津南见阻止了。后来真梨香从入住的医院里逃走,津南见突然向桃香告别,说自己不能放着真梨香不管。二人就这样行踪不明了。最后是桃香的独白,桃香低声说着:那两个人是在一起了吧,他们是去了自己再也无法相遇的地方了吧。然后转暗,漆黑的画面上出现了血一样的红色字体『END』。前世的自己在画面外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

“……我真得非常想揍一顿那个路线的真梨香和津南见啊……”

仿佛要甩开噩梦般,我将视线从镜子上移开,为了梳妆打扮而前往洗面台。
楼下厨房传来了香喷喷的味增汁味道和“咚咚”地切什么东西的声音。今天是桃香值班,所以早饭是纯和食吧。总感觉自己回到了现实,使得我不由带笑。

“我绝对要保护好桃香给你看……”

我自言自语。
稍微冲凉以洗掉睡汗,换好衣服,到饭桌前,桃香拿出了烧得恰到好处的鱼和装榨菜的小钵,以及干爽地撒上了青葱的味增汁。最近她的厨艺不又长进了嘛。

“……话说桃香,你最近的社团活动怎么样?”

为了忘掉今早的噩梦,我强行跟她聊天。结果,我就像是苦恼于适龄女儿间话题的父亲那样,做了个话题铺垫……。桃香没有注意到我的焦躁,她轻轻地露出了花一样的微笑。她真是个天使。不,是女神。仅凭她的笑容就已经可以吹散噩梦了。

“很开心哦。女子部的前辈们都很亲切,练习虽然严厉,但由于练习级别高,我能充分地感觉到自己掌握住了”
“……这样啊……你们有没有和男子部交流?”

去年的男子部和女子部主将关系很好,即便练习是分开的,他们也会在社团活动后聊聊天,或者大家一起去食堂。然而今年的话……。

“唔……很少呢……感觉男子部的……津南见主将除非必要就不会说话,男子部连休息时间都感觉很严肃的样子,那个氛围似乎说不上话”

即便是在游戏序盘,津南见由于他那一本正经的性格和成为主将后的压力,他以严厉的态度对待部员,那态度让人都想吐槽他是要练军队吗。即便面对女子部,只要她们聊了会儿天,津南见就会怒骂她们,仿佛在叫她们别啰里啰嗦的。所以在最初的时候,似乎还有让桃香去顶撞津南见的选项。即便如此,经过一些插曲,桃香悄然发觉了津南见那因认真而显笨拙的温柔,桃香喜欢上了他。

“……桃香……是怎么看待的?对于津南见前辈”

问完后我就后悔自己太过直接了。在游戏里,真梨香身处桃香和津南见之间,制造出了二人互相认识的契机。但既然我都不在了,游戏序盘的event就不会发生。即便如此,如果他们在一起进行社团活动的话,他们之间会有什么交流也不奇怪。如果桃香和津南见之间已经萌生了特别的感情的话……。

“就算你问我怎么看待的……我基本上没和他说过话,不清楚啊。……啊,但是他觉得姐姐你辞掉剑道很是遗憾”
“这样啊……”

对我辞掉剑道一事感到遗憾的人,更准确来讲是前主将木通由孝前辈和,前女子部主将暨津南见表姐的瓜生舞前辈他们吧。津南见每次和我见面,都会坐立不安地移开视线,而且脸色也一会儿红一会儿青的。他对桃香说的这些话是一种社交辞令吧。

“其他呢?除了社团活动,你有没有关系比较好的人或者,……觉得那个人很帅?”
“才没有呢~。莓酱和茱萸酱也都这么问我,可我还不太懂”

桃香的回答让我放心了,另一方面却也变得有些担心她。不知是因为我有些过度保护她成长了,还是因为女主角本身的设定,桃香对朝向自己的好感很是迟钝。我必须好好地保护她,不让那些不耐烦的男人们袭击她……!

“这样啊,如果发生了什么要跟姐姐商量哦?毕竟我想要支持桃香”
“这么说来姐姐才是,你有没有在意的人?”
“我?……没有”

不过,如果要说,那些男人对桃香的好感度到了哪种程度的话,这种层面上我就有好几个在意的男人了。
不知为何,桃香一直盯着我看,似乎要从我的表情中探寻出什么一样。我迷惑不解,她便叹了口气。……怎么了吗?

“毕竟姐姐挺迟钝的,所以你真得要小心哦?如果漫不经心被袭击了的话就晚了哦?”

阿勒?她对我说的话语,跟我对桃香的担心一模一样?毕竟桃香她啊,不仅对自己是真得漠不关心,而且还会误解我……我越发感到担心了。这下,如果我不好好看着桃香,那就危险了啊。

“桃香才是。你可不能因为自己剑道强就大意哦?毕竟男人都是大灰狼”

我说完,她的叹气便比刚才更大声了。……搞不懂她。


和桃香两个人上学后,立马地,就有约莫一年级的少年跑近桃香。他脸颊通红地递出信纸,仿佛将信塞给桃香一样把信递了出去,然后就跑开了。其中还有男人堂堂正正地过来说,午休时候在哪里哪里等桃香。看样子,她的储物柜也被塞进了信件吧。不过我在桃香身后瞪眼后,有好几个人就退散了。
昨天party上桃香可爱的礼服姿态,似乎射中了校内很多男学生的心。除了攻略对象,还必须戒备其他人,这是我的误算。
仔细一想,桃香无论谁看来都是可爱的美少女,所以会有攻略对象以外的男人喜欢上她也是理所当然的。总之,我记住了刚才来的那群家伙的名字。他们的详细评价就去问情报通的梧桐君或者亲友柿崎由紀吧。
我一边想一边进入校舍,手搭上教室前自己的储物柜,这时有封被塞入柜门间隙的信掉了。我一瞬间以为是有人搞错送信对象了,但捡起后反过来一看,收信人写着我的名字。

“这是什么啊……?”

当然,我姑且是个女孩子,所以遇到这种情况我也并非不心里一惊,但无奈信封和封条带有粉色的花纹,难以认为这是出自男性之手的信件。
而且,收到女生给的信件,这也不是第一次。明明学园里有一起上学的,任何人都会回头的帅哥,而且他们每个学年几个人地分散着。可一年里我还是会收到几封像这样的,女学生给我的情书或者慕名信。

“……我的话,是因为昨天干的事情太显眼了吧……”

说着我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纸。信纸与信封不同,简单而朴素,我展开信纸。然后我就这样僵在那了。

“……诶……?!”

上面只写着一句『Who are you ?』,下面画了张插图。黑色短发,男子般面容的少女。吊眼角而细长清秀的眼瞳。交叉双腕仁王立的站姿,正是游戏『花之鎖~桜花学園奇譚』里登场的,『葛城真梨香』的那副姿态。

“为……什么……是谁……?”

我暂且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凝视起信纸。知道这幅姿态的真梨香的人,理应只有我。由于我6岁就回忆起了前世,所以我一直都是留长头发的,从那以来,我未曾试过剪短头发。但如果这幅画是仅凭想象来描绘的,那未免和我记忆中的,『游戏里的真梨香』太像了。当然,图案并不一样,所以这副图感觉是画得较好的二次创作,然而服装也好,发型也罢,都被描绘得一模一样。
背部流下了冷汗。是谁,抱有某个目的,将这封信送给了我……。
我认为,这个世界就是那个游戏,而除了我以外,可能有人知道原本的游戏内容。既然有我这个前例,那就无法断言说没有他人了。
就在我左思右想的期间,有其他同伴同学经过了,于是我将信件折好塞进口袋里。既然如今我不清楚对方的目的,那么引发骚动就不是上策。既然那个人经过这种形式来宣示自己的存在,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会计划于近期通过某种方式来接触我。我唯有注意在那个人接触我之前,不要笨拙地漏出马脚。
从包里拿出字典和工具书放进储物柜里,然而进入教室的我,无论步伐还是心情,都变得沉重起来。


那天放学后,我在学生会室,检查party当天追加使用的备用品和消耗品清单。每年因为各种情况总是必须将追加也算进去。虽然预算也是根据这些进行编制的,但由于这次还有惊喜策划,所以必须要有追加预算的申请。不过当然了,因为篠谷和梧桐君已经进行了事前疏通,职员室和理事会的认可都批下来了,所以之后只要将最终的汇总计算登记入账本,然后提交就行。
数字部分由会计的加贺谷检查完毕了,我只要确认文件是否有错,或者提交的文件数量是否足够。
现在,篠谷去职员室报告了,加贺谷出去代议会室一趟。书记香川同学和总务梧桐君都各有各忙地去了会议室做研修会的指导,学生会室只有我在。
由于没人在,我便没那么拘束,虽觉得这样不太成体统,我也托着腮帮,拎起追加预算的汇总书,打量起来。

“……话说回来,不愧是有钱人的学校啊,就他们的学生活动预算规模完全不同呢……”

看到去年预算相关文件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看到实际的活动规模后能够理解了,但我还是不习惯这样的事实,这么花钱的活动每年居然都要举办好几场。

“明明有些活动更带点学生手制的感觉会更好……”

正当我嘀嘀咕咕着,学生会室的门被敲响了。我慌慌张张地端正姿势。

“在,请进”
“很抱歉百忙之中打扰了,下次将要在我校的武道场与其他学校进行联合练习,所以我们想要借用本校舍的空教室作为更衣室……”

看到津南见柑治一边说着内容一边进来了,我便沉默地僵住了。从文件抬起头来的津南见也是,发觉室内只有我后,他便立刻冻住了,仿佛能听到结冰的声音。

“葛……葛城……你……一个人吗……?那个,篠谷或者其他干事呢……?”
“他们出去了……。那个……空教室的利用申请的话我知道了。能麻烦你将文件给我吗?”

我好歹装作平静地接受了文件。装作没发生昨晚的事情。毕竟津南见是个一本正经而耿直的人,所以就算后辈行为奇特,他也不会跟自己的男性朋友们当笑料来谈吧。
想着想,我沉默地确认收到的文件。没有不完善之处。我判断这份文件可以就这样进行受理手续,抬起头,这时津南见假咳一声,朝我搭话了。

“对了,葛城,昨晚的事情……”

人家正要当没发生过就冷不丁来这招。我手中的笔不由地发出了“咔嚓”声。即便如此,唯独神情仍是和和气气地回答他。

“津南见前辈,昨晚让你看到我寒酸的一面了真是对不起。请您尽可能什么都不要问,把那事忘得一干二净”

说完,我打算就此尽早结束话题,然而不知为何,津南见咬着不放。

“我没觉得你很寒酸。……那个……我,觉得……很配你”
“你不用那么勉强地夸我。我这类型不适合那种轻飘飘的可爱设计,不过如果是妹妹的话,她肯定能完美地穿得很合身吧”
“我不太懂服装的事情,但我觉得昨晚的你很漂亮。……那个……在月光的照耀下……我以为是天仙……”
“……蛤……?”

我不由脑海一片空白。津南见被人评价为……一本正经而且讨厌女人,这个极度的女性恐惧症胆小鬼,居然……在奉承女性……??!听到他说的内容,我比起害羞,更多地是对这个事实感到了过度的冲击。
津南见的脸变得像西红柿那么红,就要冒出蒸汽一样。既然你那么害羞,别说不就好了。连我也感觉自己脸部发热了。

“前辈……你那话作为奉承可不太合适哦?总之真得,拜托你忘掉吧。如果不行,那至少希望你不要对任何人说……。Party上没能穿上礼服,于是在家里穿来蹦跶,感觉就像是可怜娃儿……”

再度说出口的我真是个可怜娃儿啊。我那副样子要是被篠谷之类的看到了,他肯定会一辈子都纠缠不休地笑我;如果是一之宫看到了,他肯定会全心全意将我当傻子来耍吧。

“……不过嘛,我觉得是前辈看到我的那副模样,可真是太好了”
“葛城……?!你……说了什么……不,没事。我知道了,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我答应你”

我似乎让他同意了,于是我放心下来。这家伙值得一提的优点就只有“一本正经”了。既然他答应了我,那他肯定不会对任何人说了吧。在这种意义上,看到我的人是津南见,真是帮了大忙了。

“谢谢。……那么这份文件我就确切地受理了。手续办完后我会联络你的了。社团活动,还请加油”
“葛城……稍微聊一会可以吗?”

话也说完了,我本以为这下可以放心,说回了工作的事情,这时津南见两手撑着桌子,探头看我。他的脸庞靠得太近,我不禁吓了一跳。我不愿让他发觉自己的动摇,装作平静地挪后椅子。

“怎么了?”
“我一直……都有件事想要问你。毕竟很少有这样的机会,所以现在我能问问你吗?”

背部仿佛被放入冰块一样毛骨悚然,是种不好的预感。我不能听他的这些话。我不应该漫不经心地和他二人独处的。我不应该……和津南见有接触点的……。

“那个,我想起了一件急事……”
“你的头发,是第一次见面起就这种长度了吧?……你有没有……剪短过?”

感觉脚下的地板仿佛突然间消失了。我回忆起了口袋里的信件。不可能存在的,短发的自己。眼前的津南见理应不知道的,另一个葛城真梨香。喉咙传来咽下唾沫的声响。

“……你这话说的真是讨厌呐……指什么呢那是?我一直都只留长头发的哦?”

声音在颤抖。实际上我6岁以前都留着短头发,留成现在的长度也花了一段时间,但那些可以不算数吧。
津南见和真梨香应该会在小学剑道场的练习比赛上相遇,而多亏我将那些练习比赛全都偷懒不去,所以我能够一直没跟他相遇,就算他在中等部的比赛中看到了,我也不觉得女性恐惧症的津南见会认认真真地观看女子比赛。
不管怎样,遇到津南见的我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都是留着长头发,我的容姿和言辞无论怎么看都只是女性,应该是他最不擅长应对的女性形象。

“啊啊,是这样啊。……抱歉,我说了奇怪的话。不知为什么我从见你的第一面起,就对你的长头发感到了违和……啊,不,我的意思不是说长头发与你不相称。……那个,我觉得很相称。……只不过,每次看到你……该怎么说呢,眼里就浮现出了你短发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呢……。我很喜欢这个发型……。那个……该说短发的我就不是我了吧……”

一边说,我一边再度稍稍挪后椅子。总之我想要和津南见拉开距离。要是可以的话,我想要逃离这里。如果是往常,我不会觉得津南见这么恐怖。虽然最近我跟他接触的机会减少了,但直到去年为止,我都因为学生会的活动而跟他多有交谈。
今早的梦和口袋里的信件,其存在像是铅一样加重我的心。那个人不是我。那个人不是我。
津南见为什么记得游戏里的真梨香形象,难不成他也和我一样在前世玩过游戏。我左思右想,却没有精力整理思绪。

“那不是前辈的错觉吗?你或许是把我和其他相像的人看重了……”

总之我希望结束掉这场对话,让津南见回去。或者我希望出去了的其他干事能回来。唯独现在就算是篠谷,我感觉自己也举双手欢迎。如果他现在回来的话,我或许会稀里糊涂地抱上去。……虽然我觉得他只会来找我茬。

“前辈……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那你已经可以走了吧?我工作也,挺忙的……空教室的事情我知道了,前辈接下来也要去社团活动了吧?主将迟到了的话,可没法示范给其他部员看哦?”
“是……啊。突然之间真得很对不起。……对了,这次的联合练习,方便的话你也来看看吧?虽然我不会叫你也参加,但葛城妹妹也预定会出席练习比赛”
“……只是旁观的话,我会考虑的”

桃香的活跃就算他不说,我也想看。但是,我不想靠近津南见所在的地方。我按捺住相反的心情,和气地应付过去。
总之,我要注意以后不要再度和津南见二人独处。……也并非说这会怎么样,但感觉很危险。

我拼命按捺住自己就要抽搐起来的神情,目送津南见离开学生会室。听到关门声,我身体里的力气一下子松懈了。我趴在桌子上,大声地叹了口气。我似乎在无意识间止住了呼吸,新鲜的空气流入灰烬里头。

“到底搞毛啊……”

我不由恢复了往常的口吻。额头抵住的桌子触感凉飕飕地让人感到很舒服。让脑袋物理层面地冷却下来,我回忆起了津南见的话语。冷醒下来斟酌他的话语,看来他并不像我那样有明确的游戏记忆。即便如此,为什么他会无意识间对游戏原本的真梨香姿态留有印象呢,那或许在这个世界中是个异常的存在。

不经意从口袋里拿出之前的信。送这封信的人比起津南见,更明确地知道游戏的事情。对着与游戏真梨香不同的我,那个人送出了『Whoare you?』这么一句话,而我觉得那就是证据了。然而我不知道那人的目的。那个人掀穿了我的真实身份,是想让其他人相信这件事吧。毕竟连我自己都感觉难以置信,这个世界是游戏的世界,我拥有着前世的记忆,采取了违反世界剧本的行动。


“如果那个人有目的的话……是要……寻找伙伴?”

如果那个人和我一样,在前世玩过这款游戏,并拥有前世记忆地转生到这个世界;那么假如有人显露出与游戏不同的容姿或者采取了与游戏不同的行动,我就要考虑那个人是不是一样的转生者了。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中有多少人身处于相同的境遇,但如果是我,或许是想要和他们见上一面的。
然而,对方未必也这么认为。特别是由于我采取了折flag的行动,所以如果有人希望事情能够按照游戏世界的剧本来进展的话,我可是做了十分反叛的行为。

“只有这些线索可搞不明白啊~。我只能放弃,等对方来行动吗……”

我折好信纸,再度放进口袋里。总之就算我左思右想地烦恼,也找不到办法。我先是在心里决定了,等待送信人的行动,今后尽可能不接近津南见,就算接近他也不要和他二人独处。然后我切换心情,再度开始了工作。

5分钟后,篠谷从职员室回来了。

【作者后记】会长好可惜啊。如果他再早点回来,软弱的真梨香或许就会抱住他了!(并不会发生这样的event)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ScubaLeon + 1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240

主题

550

帖子

4980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3893
金币
1827
荣誉
59
人气
207
发表于 2020-2-14 22: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5分钟后,篠谷从职员室回来了。

【作者后记】会长好可惜啊。如果他再早点回来,软弱的真梨香或许就会抱住他了!(并不会发生这样的event)

RIP

127

主题

2304

帖子

3101

积分

图书委员

鴿子desu

Rank: 18Rank: 18

天命
2351
金币
13952
荣誉
10
人气
507
发表于 2020-2-14 22: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3

主题

1081

帖子

137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58
金币
1068
荣誉
0
人气
13
发表于 2020-2-14 22: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情人节!!

0

主题

169

帖子

150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371
金币
42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23: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后记】会长好可惜啊。如果他再早点回来,软弱的真梨香或许就会抱住他了!(并不会发生这样的event)  殘念, 然並卵

0

主题

21

帖子

68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52
金币
2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4 23:4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狗粮真的是太好了,今天更新的都有毒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06

帖子

639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42
金币
21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00:5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flag插满了

0

主题

9

帖子

124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89
金币
7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03:41: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83

帖子

393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40
金币
19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08: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并不会发生这样的event(笑)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3

帖子

398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81
金币
24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5 09:19: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09:08 , Processed in 0.06408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