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卡斯特里安
收起左侧

[短篇]【泷本龍彥】歡迎加入NHK!

[复制链接]

158

主题

524

帖子

2590

积分

图书委员

拙劣的模仿家

Rank: 18Rank: 18

天命
2014
金币
32868
荣誉
258
人气
42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0: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結束的日子


  1
  對家裏蹲來說,冬天是很痛苦的。又冷又凍,很不舒服。
  對家裏蹲來說,春天也是很痛苦的。大家都朝氣蓬勃,讓人嫉妒。
  但是呢,即使是夏天,也是非常痛苦的。
  這是蟬鳴吵死人的夏天。就算開着冷氣,還是非常的熱。是冷氣機老化了,還是今年特别的熱呢。
  總之,就是讓人非常的疲憊。
  負責人給我出來!雖然想這樣叫,但是現在我連這樣的精神都沒有。我非常的累。我得了夏日倦怠症。食欲不振,精神萎靡。不管喝多少瓶力保美達D,都沒法除去這種倦怠感。(注:力保美達D是抗疲勞保健飲料名。)
  但是——隔壁的鄰居卻非常有精神。他變得更加的吵鬧。從早到晚都用大音量播放着動畫歌曲。
  據說他最近每天隻睡4個小時。他一邊聽着動畫歌曲,一邊努力的進行着創作。他那充滿血絲的眼睛閃閃放光,埋頭于完全無意義的創作之中。
  一天,山崎說道。
  “遊戲制作終于告一段落了。”
  “哦?”
  “從今天開始,我要開始做炸彈。”
  “……哈?”
  山崎沒有回答我,默默地吃着白土司。真是頓随便的早餐。
  我不像他那樣無神經,好好的烤好了土司,還順便做了一個荷包蛋。
  “我開動了。”
  “我說,你不要随便在别人的冰箱裏拿東西——”
  我裝作沒聽見。

  *

  明明是夏天,小岬仍然穿着長袖裝。不過她很有精神。
  “好快樂,好快樂,好快樂呀”的說着。
  她看起來似乎真的非常快樂。愉快的蕩着秋千。
  果然今天晚上也是個熱帶夜。即使什麽都不做,也會讓人噴汗,但是小岬似乎感到很涼快。她甩着頭發爽朗的蕩着秋千,問道“喂佐藤君,多出的貓罐頭,你吃不吃?”。
  之前的那隻黑貓,在不知不覺中失蹤了。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看到它了。不知是被車撞升天了,還是去哪裏旅行去了。
  總之我回答小岬到“不吃”。
  “我以前買的還有剩呀,啊啊,好浪費呀”
  小岬華麗的跳下秋千,走進了鐵格子旁的沙堆。
  她拿起附近的小孩子忘在這裏的綠色的小鏟子,在夜晚的沙堆中,沙沙的,不知做起什麽來。
  我問道。
  “那是什麽?”
  “山。”
  确實是山。是建設在沙堆中央的,陡峭的山。山坡的角度就如同北齋所繪的富士山。本來以爲這座山會很容易垮掉,但是卻毫無阻礙的完成了。
  小岬活用被夜露濕潤的沙子的特性,成功地堆起了一座山。
  她将手上的沙子拍掉,繞山走了一圈。
  然後看着我的臉。
  我說“真是座好山”
  小岬對我報以微笑,然後“嘿”的一聲,一腳踢向小山。
  “有形的物體,總有一天會毀壞的。”
  “是呀。”我應允到。

  小岬每晚每晚的,從背包中取出書來,題材都非常的豐富。看來她是每周一次,從圖書館借了大量的書籍。
  小說,詩集,實用書,參考書——小岬讀遍各種各樣的書籍,然後讀給我聽。
  “那麽。今晚的主題是,‘名人的遺言’。以名人臨死之前說的話來作參考——”
  ——作參考?
  “然後來思索人生是什麽吧!”
  “……”
  那可是大工程呀。我被這個帶着正經的臉,說着非常不同尋常的話題的小岬徹底打敗了。……但就算如此,和昨天的‘來思考活着的意義’相比,這也沒什麽大不了。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示意她繼續說。然後小岬就開始讀起文章來。
  這似乎是一本搜集了古今中外名人遺言的書。我很專心的聽着。
  “……”
  但是,小岬似乎讀着讀着就覺得無聊了。不知何時起,焦點已經改變了。
  “再多一些光芒——好,這是誰說的?”
  變成答題了嗎!
  “3,2,1——時間到!答案是歌德。但是這也太耍帥了吧。我覺得歌德大概早就想好怎麽說了吧。”
  “大、大概吧”
  “那麽,下一題。——山藥,真是很美味呀”
  這個我知道。
  “馬拉松選手圓谷留下的遺書”(注:圓谷幸吉,1964年東京奧運會馬拉松銅牌得主,後割頸自殺。)
  “叮咚叮咚。正确!你還真知道呀”
  這遺書很有名,知道也沒什麽,但是小岬還是稱贊了我。她似乎對遺書的内容,有很奇妙的感觸。
  “山藥——總覺得這遺書是在開玩笑呢。”
  “大概,這樣反而能讓人感動吧?”
  “原來如此,值得參考。”
  說完這句話,她又低下頭去。
  “……圓谷選手,說在臨終前想回到故鄉。然後,和父母一起吃山藥。”
  “哦”
  “果然,每個人在死之前都想回到故鄉呢。”
  “……說起來小岬,你是在這裏出生的?”
  “不是的。……北極星在那裏——大概,是那個方向。”
  小岬手指向西北方,告訴了我一個沒有聽說過的城市的名稱。
  那似乎是個面朝日本海,約有五千人的小城市。城市裏有一個美麗的海岬。而那海岬,是有名的自殺聖地。
  “自從明治時代某有名人在那裏頭海自盡以後,那裏就變成了自殺聖地。因爲近年來投海和失足落海的人絡繹不絕,所以不得不進行意外防護工程。小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常常去那海岬上玩,但是——”
  但是——有一天,我看見了一位女性。
  小岬說到。
  “她站在高高的海岬上。夕陽紅豔似火。那位女性也非常的漂亮。”
  “然後呢?”
  “我稍一不注意,她就不見了。”
  “……”
  “直到現在,我都還偶爾會夢到。或許,這從一開始就是個夢。……但是,那位女性,笑得很爽朗。臉色也很健康。獨自一人在欣賞着大海和夕陽。但是就在一瞬之間,稍一不注意,她就消失不見了。……很奇怪吧?”
  是很奇怪。
  “但是呢……怎麽說呢?我覺得她至少要留下封遺書什麽的吧。比如說,山藥什麽的。”
  “……好想吃,山藥啊。”
  “讓人心癢呢。”
  “嗯。”
  “……”
  奇怪的對話。
  我依然是不知該怎麽辦。但是小岬笑了。
  “……啊啊,好開心呀。你也這麽想吧佐滕君”
  “是啊”
  “但是,就要結束了。……計劃的最後一天就要到來了。”
  小岬把書放回背包。
  “上了這麽多堂咨詢課,佐滕君也該變成一個出色的大人了吧?”
  她從長椅上站起來說到。
  “你已經知道了吧?爲什麽自己會變成廢柴。爲什麽自己會變成家裏蹲。你差不多完全明白了吧”
  “……”
  “好好的想一下的話,肯定會明白的。”
  我坐在長椅上,仰頭看着小岬。在夜晚的公園,我隻能看到她的輪廓。看不到她的表情。
  “……已經真的快要沒有時間了。再不能給叔叔和阿姨再增加麻煩了——所以,我要從這個城市消失。”
  她的聲音極其普通。所以我也冷靜的問道。
  “你要去哪裏?”
  “人很多的都會。一個誰都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他們的地方。——所以佐滕君,在那之前,你一定要變得出色喲。”
  我不是很清楚她說的話,但是這真是個愛說令人困擾的話的女孩。
  我呆呆的搖了搖頭。
  小岬說“那樣不行喲。”
  然後我脫口而出,“好,我知道了。我沒問題了。”
  “啊,多虧了你,我的生活改觀了。所以你就安心吧,去某個城市開始你的獨居生活吧。”
  “……”
  她似乎還有什麽不滿。
  我用富有朝氣的聲音向她道謝。
  “謝謝!你是我的恩人!……啊,對了。要不要帶走我的揚聲器?一個人生活肯定很需要的吧。那麽就作爲禮物——”
  “……不是那樣的啦!”
  “那是什麽?”
  “……”
  我耐心的等着她開口。但是小岬什麽都沒有說,轉過身去背對着我。
  我站了起來。
  說了句“那,再見”就朝公寓走去。
  ——這時,小岬突然叫住我。
  “還是等一下!”
  “哈?”
  “我們約會吧。”
  “……”
  “作爲畢業考試。測試佐滕君,是否已經成了一個出色的人了。星期天十二點在車站前集合,下雨也要來!”
  小岬生氣的喊完後,就快步離開了。

  *

  另一方面的山崎,真的做起了炸彈。他從網上找到了炸彈的配方,認真仔細的制作着炸彈。
  似乎得先制作黑火藥。
  黑火藥的曆史可以追溯到遙遠的過去。比如說元寇時期,使用在令日本武士震驚的武器中的,就是黑火藥。(注:元寇時期是指元軍攻打日本時期)
  雖說是很原始的火藥,但是威力超群。
  方法很簡單,将硝酸鈣,硫磺和黑炭混合就能制成黑火藥,似乎隻需要十克左右的劑量密封引爆,就能發揮出可怕的威力,足以炸碎普通的房車的車窗,并讓其中的人當場死亡。
  “……你要用炸彈做什麽?”
  “還用問嗎?當然是引爆呀!”
  确實是這個道理。炸彈除了這個也沒有别的用途了。
  “但是,你要炸什麽呀?——我想問的是這個”
  “是敵人”
  “敵人是?”
  “壞蛋,我要用這枚革命炸彈幹掉壞蛋”
  “原來如此。……那麽,壞蛋是?”
  “比如說政治家什麽的?”
  “你這家夥,知道如金的總理大臣叫什麽名字嗎?”
  “……”
  山崎沉默了,再次開始了制作。
  不一會兒,黑火藥和密封鐵管制作完成了。指針時鍾用的點火裝置也完成了。隻要把點火裝置裝上,就能随時引爆了。
  “好呀,完成了!我是鬥士!革命家!”
  山崎手舞足蹈着。
  “要把他炸飛!把壞蛋都殺光!”
  雖然他很興奮,但是也很清醒。
  他說“……啊——啊——,好開心呀”
  結果炸彈也沒有拿去炸飛壞蛋。說起來我們根本就連壞蛋在哪裏都不知道。
  不得已,我們隻好在星期六的晚上,把它帶到附近的公園去引爆。
  爲了不讓人看見,我們特意躲在茂密的草叢中,慎重地裝好點火裝置。
  炸彈确實是爆炸了。但是根本沒什麽大不了。
  真是不安穩呀。
  然後,當我們正做着這樣的事的時候,星期天到來了。
  我按照約好的,到車站前去跟小岬碰面。
  約會。
  然後,回到了公寓。
  我睡了一晚好覺。睜開眼睛時,已經是早晨了。我無所事事,閑得無聊。于是我把之前買的藥拿出來,一口氣吃光。這讓我變得很快樂,很愉快,我笑了起來。


  2
  藥物大緻可以分成三類。Upper,Downer,Psychedelics三種。
  Upper是可以提神的藥物。其中以古柯堿和興奮劑最爲有名。
  Downer是類似海洛因,能讓人感到倦怠的藥物。我沒有使用的經驗,所以不很清楚,不過聽說用起來很爽。
  然後Psychedelics是幻覺劑,其中以LSD和Magic Mushroom最具代表性。(注:LSD[搖腳丸]注見一章。Magic Mushroom俗稱緻幻蘑菇或神奇蘑菇。産在北美洲西部的一種特殊蘑菇,含有一些特别的化學成份,能使食用者産生相當程度的幻覺。)
  我最愛用的是合法的幻覺劑。畢竟Upper和Downer這些有不少副作用,而且合法的藥到手也非常容易。
  而我今天也用藥了。
  嘗試了一種非常強效的做法。
  首先,用30克的AMT作底子。AMT——原本是由俄羅斯研究出來的抗抑郁劑。但是因爲發現大量服用會令人産生幻覺,因此被禁止作爲藥品使用了。但是,不愧是抗抑郁劑。雖然服用的開始兩小時非常的想要吐,可是隻要撐過去以後就會非常的快樂。最适合用來對付惡性幻覺。
  然後,把一種叫做駱駝蓬(Peganum harmala L。)的植物種子煮透,一口氣喝幹那些微黃的清澄液體。駱駝蓬——是含有吲哚(Indole)系幻覺成分的哈爾明堿(Harmine)和駱駝蓬堿(Harmaline),是一種原産于西藏的蒺藜科植物。單獨使用雖不會有什麽效果,但是與Magic Mushroom或DMT (此處指5——MeO——DMT,俗稱勾妹喔)等其他的幻覺劑一起使用的話,可将藥效增幅十倍。這就是俗稱的阿亞華斯卡(Ayahuasca)技巧。而因爲它是單胺氧化酶(MAO)抑制劑,所以如果和奶酪或乳制品等同時服用的話會危及到生命。隻要注意這點就沒問題了。
  “……”
  好了,現在開始來真的了。
  我的意識有些朦胧,視野七歪八扭,但是,真正的幻覺現在才要開始。我還能頂得住。
  我把5克Magic Mushroom放在藥缽中将其碾細,然後配着桔子汁一口氣将粉末吞下。接着再鼓起勇氣,吞下10克的5——MeO——DMT結晶。DMT——就是将亞馬遜原住民在阿亞華斯卡儀式上使用的Chakraponga(精神桫椤??)等幻覺性植物中的有效成分,進行化學合成之後得到的藥物。雖然是合法的,但是效力卻是本世紀最強的。有說法稱其緻幻作用是LSD的百倍以上。真可謂是究極的迷幻藥了。
  看,我立刻就腿軟了。
  棒呀。
  完成了。
  佐藤特制型完成了。
  這是在嘗試錯誤之後學會的驚異的必殺技。通過四種藥物的有效調和,我得到了即使是使用違法藥品也遠遠無法企及的終極幻覺之旅。
  我被如登月火箭般的強大的推力,推到了宇宙的盡頭。時間完全停止了。空間完全扭曲了。肉體消失了。

  *

  “不好了,佐藤前輩。我發現了一件很糟糕的事!”
  山崎說到。
  “我悟道了!真是麻煩了呀!”
  我雖想說點什麽,但是嘴巴動不了。但山崎卻一個人在興奮着。
  “聽好了,仔細聽喲。真的是不得了了”
  沒辦法,我隻有好好的聽。
  山崎用力挺起胸膛,帶着最棒的笑容說到。
  “我能通過理論證明我是創造出這個宇宙的唯一的神了!”
  “……”
  我死了。然後又活了過來。
  “好好看着喲。現在我要用超能力打掃房間。”
  山崎用手指着散亂在地闆上的垃圾,口裏喊着“動起來!”。當然的,垃圾動也不動。
  “喂!是我在命令你們呀!抵抗個什麽呀!”山崎怒了。
  看着他的那副樣子,我突然湧上一種感覺,那是從身體深處溢出的,不知是何的感觸。
  我将雙手叉在胸前,認真地思考着這個感觸。
  “……”
  在讓人認爲是永遠的時間流逝以後,我注意到了。
  “我知道了。這是——”
  要吐了!猛烈的嘔吐感向我襲來。我想沖向廁所。但是——啊,果然前往廁所的道路是如此的艱險。雙腳無法向前邁進。公寓的走廊也似乎延長了五百米。廁所在遙遠的彼方。
  趕得上嗎?在嘔吐物噴出之前,我能夠到達廁所嗎?
  ……沒問題的。冷靜下來呀。
  剛才山崎說了,“我是神”
  但是,我知道。他說的話是完全錯誤的。
  要問爲什麽——那是因爲我才是神呀。直到剛剛通過極爲理論性的思考,我才确認了這個事實。
  所以一定能趕上的。我是神呀。所以一定能趕到廁所的。趕上了。
  我趴在便器上狂吐。舒服了。然後就有精神了。快樂起來了。
  我搖搖晃晃回到房間之後,山崎做起了蹲立運動。
  “不得了呀。小學生真是不得了呀。”
  他喃喃的念着,笑着做着運動。似乎在考慮着什麽犯罪的事情。
  不知爲何,我覺得似乎在哪裏見過這樣的情景。
  “之前似乎也發生過這樣的事——”
  當我這樣思考下去以後,突然數十種感覺如怒濤般向我迎面撲來。看到的全都是往事。
  于是我試着跟山崎讨論起這樣的感覺來。但是之後卻更加不明白了。
  “咦,這個話題,之前也讨論過嗎?”
  “你說什麽呀佐藤前輩。完全搞不懂——”
  “等等,讓我好好想想……”
  我趴在地闆上,拼命的思考起來。
  終于,我想起來了。
  我們是從遙遠的數千年前的古代,轉生到這個時代的戰士。當然,這個事實我會瞞着山崎。因爲是重大機密。
  過了一會兒,山崎說。
  “你還是呼吸一下吧。不然會死的喲”
  我呼吸了一下。活過來了。我非常感謝山崎。覺得世界被愛所包圍。
  我向他點頭表示感謝。
  “……”
  但是,我活過來後,輪到山崎露出痛苦的樣子了。他按着自己的喉頭,在地闆上滾來滾去,七轉八倒。我問他“怎麽了?”他也隻是以不成聲調的聲音在地上掙紮,什麽都沒說。
  然後,他拿起圓珠筆,對我下達指示。
  用震顫的手寫了什麽。
  我用很長時間才明白他寫的字的意思。

  我忘了   發聲的    方法

  山崎按着喉嚨,神情悲傷。我用力拍了他的背。他叫起來“好痛”。我向他豎起大拇指。他則向我回以微笑。
  好了,差不多該去屋外繼續了。
  已經是深夜了,不用害怕有人會叫警察了。
  我們前往附近的公園。
  山崎學着機器人的樣子走路。或許他真的是機器人也說不定。但是,思考着這樣的事情的我真的是人類嗎?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然後,我一頭撞上了公園的路燈。
  真是麻煩。不疼。不疼。一點都不疼。
  “……因爲是機器人”
  這樣的我又領悟到了一個新的真理。
  ……算了,先擺在一邊吧。
  夜幕中的公園,非常的不錯。
  明明隻有路燈這唯一的光源,但是整個公園卻如同長時間曝光拍出的照片一樣,散發出淡淡的光輝。充滿生命力。一切的事物都活了。古舊的長椅微微顫動。笨重的林蔭樹确實的呼吸着。它的枝葉伸展扭動着。所有的事物,都是活的。
  正當我爲這情景感動之時,山崎說話了。
  “能聽到音樂呢”
  我也注意到了。不知從公園的什麽地方,傳來了美妙的音樂。
  我們開始搜尋發聲源來。
  我們撥開草根,探頭到長椅下,在公園裏找了好一段時間——終于,找到了一個喇叭。它就埋在在最大的林蔭樹的樹根旁。
  但是,太不可思議了。怎麽會在這裏。
  我和山崎讨論了起來。
  最後我們得到的結論就是:這個喇叭似乎是白洞。
  所以我們就試着繞喇叭走了一圈。
  然後,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個绮麗的湖。
  山崎快速脫去衣服,一頭紮進湖中。但是——
  “啊。是沙堆呀”
  這個湖,似乎實際上是個沙堆。但是,不論我怎麽看,它都是個湖。
  我覺得他說的話不足以采信。
  ……算了,先丢到一邊吧。
  總覺得從剛才開始,時間就變得支離破碎。
  一下到過去,一下去未來。
  我想了一下。
  ——現在,到底是什麽時候?
  “喂山崎君。今天星期幾?”
  “……”
  沒有回答。
  看來他已經回家去了。
  我難過起來。
  于是我躲進在星期六我們引爆炸彈的草叢裏。
  三天前的我,和三天前的山崎就在那裏。
  山崎用水泥袋包住炸彈,裝好計時裝置。
  “好了,還有三分鍾就爆炸了。離遠點吧。”
  我和山崎向後退。
  “我真的想做個革命家呀,但是無法實現了。我想做個戰士呀,但是也無法實現了。老爸似乎快死了。所以我必須回去了。到底是誰的錯呢?我認爲壞蛋肯定在什麽地方。我好想用這個炸彈,像好萊塢電影裏那樣将他們炸爛,但是呢?”
  我隻能看到他的背,所以無法确認當時的山崎是什麽樣的表情。但是我知道。
  “咦?已經到三分鍾了,還沒有爆炸。”
  山崎向炸彈走去。
  正當他想要拿起水泥袋的時候,突然發出‘嘭’的一聲。
  山崎被彈開了好幾步。
  我知道。我知道他在哭。
  “完全沒什麽威力嘛。努力做出的炸彈也隻有爆竹的威力。這樣根本就不行。我要回去了。再見了”
  于是他就回鄉下老家了。
  回到房間,山崎留下來的等身大動畫人偶在等着我。
  她問到。
  “不寂寞嗎?”
  “不寂寞呀——”

  ——暖和明朗的星期天,我和她約會。
  這就是一場如同鄉下初中生般的健康約會。
  搭乘電車離開小鎮。到都會去。
  人非常的多,我們差點走散。因爲我和她都沒有帶手機,所以一旦走散就麻煩了。在這樣的都會裏,不可能有再碰面的機會。
  ——要小心一點。
  但是小岬卻搖搖晃晃。我也疲勞起來。
  “去哪兒?”
  “随便”
  “午飯呢?”
  “剛才一起吃過了吧”
  “那麽看電影吧”
  “嗯”
  我們看了電影。很棒的好萊塢動作片。人被炸彈炸飛。他們揮舞着雙臂,飛到高高的天空。然後死了。讓我很憧憬。
  “很有趣呀,就來買本介紹手冊吧”
  但是,小岬最後沒有買介紹手冊。她似乎被一千元的定價打倒了。
  “爲什麽那麽貴呀!”
  “一般都是那個價的吧”
  “啊,是這樣啊?”
  她好像不知道這事。
  然後,走出電影院的我們就不知道該做什麽了。
  “去哪裏呢?”
  “随便”
  “午飯呢?”
  “……剛才,不是吃過了嗎”
  我們走着。搖搖晃晃的走着。
  沒有目的地。也不知道該做什麽。小岬也一樣,我們兩個都感到很困擾。
  結果最後抵達了都會裏大得離譜的公園。果然公園裏人很多,中央有一個大噴水池,還有鴿子。
  我們做到長椅上,發着呆。
  直到太陽下山,我們一直在聊些适當的話題。
  一旦話題中止,陷入不安的沉默之時,小岬就從背包中拿出秘密筆記。
  “向着夢想邁進吧!”
  “算了。……已經沒救了”
  “不要說那麽悲觀的話。”
  “就算相信謊言,結局,還是一樣的”
  “我已經變得像樣多了喲”
  “哪兒?”
  “……果然,看不出來嗎?”
  “很奇怪呀。你一直就很怪。從第一次見到你開始,你就很詭異。”
  “……是嗎。”
  然後我們又沉默下來。
  鴿子在我們面前跳來跳去。小岬想要抓住鴿子。但是,當然,鴿子逃了。
  不知嘗試了多少次,全部以失敗告終。然後,小岬面對着噴水池,說。
  “……但是呢,佐藤君。”
  “嗯?”
  “如果把我和佐滕君來比誰廢的話,肯定是佐藤君更廢吧?”
  我非常地贊同。
  “所以呀。就是因爲這樣,佐藤君才會被我的計劃選中呀”
  看來,她是打算進入所有事情的核心話題了。
  但是,我确信所有的事已經不會再有變化了。但是小岬仍然面帶笑容。那是讓見者非常不安的,虛僞的笑容。那是嘴唇微微上揚,并非發自内心的假笑。
  “首先前提是,沒有人會喜歡我這樣的人。”
  “……是這樣嗎?”
  “從我出生開始就是這樣了。爸爸和媽媽都不喜歡我,更别說是其他人了。”
  “……”
  “雖然叔叔和阿姨收養了我,但我隻會給他們添麻煩。他們的感情越來越差,還說要離婚了。這全部都是因爲我。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他們。”
  “……那是你想太多了”
  “不對,可能我一生下來就是個廢柴,一般人都不會理我。大家都讨厭我。大家心情不好都是因爲我。有很多确切的證據能證明這件事。”
  小岬挽起袖子。
  “看。”
  她伸出手,讓我看。潔白的肌膚上散落着好幾個難看的燒痕。
  “這是第二個爸爸做的。我已經不記得他的長相了。他總是酗酒。隻要喝酒他就會開心,但是即使他開心,他也會對我發脾氣。用煙頭燙我。”
  她微笑着說着這樣的話。
  “我害怕得不敢去學校。這是當然的呀。我沒法跟他人交談的嘛。正常的人,肯定會讨厭我的”
  “宗教的人呢?”
  “那些人也都是很優秀的人喲。大家都很努力。我沒法把他們當對象的。”
  “……”
  “但是呢,我終于找到了比我還廢的人了喲。那是個很凄慘的廢柴。是個一般情況都碰不到的超級廢柴。他沒法看着别人的眼睛說話,非常地害怕人,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就算是我也瞧不起的人。”
  “那是誰?”
  “佐藤君”和我預想一樣的答案。
  然後小岬從背包中拿出一張紙遞給我。那是第二份契約書。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太陽再過一會兒就會落山。公園裏來往的人影也減少了很多。
  小岬将簽字筆和印泥交給我。
  她說“壓指印就可以了”。
  “佐藤君的話,一定會喜歡我的”她接着說。
  “因爲你是比我還廢的廢柴呀。……這是我這麽長時間努力計劃推斷出來的結果,我說的沒錯吧?”
  “……”
  “你要對我好喲。我也會對你好的。”
  “……還是,不行呀。”
  “爲什麽呀?”
  “沒用的。都是一樣的。隻會徒增難過而已。而且這樣做太空虛了。”
  我站起來,将契約書,簽字筆和印泥還了回去。
  很有精神的說。
  “小岬沒問題的!這都是你一時鬼迷心竅而已!用幹布摩擦來鍛煉身心吧!這樣你就不會想這些愚蠢的事了。你這麽可愛的女孩子,可以擁有美好的人生的!不要向下看!要向上看!沒問題的——”
  然後,我拔腿就跑。
  契約書的内容在我的腦子裏打轉。


  窩囊寂寞的人,互相扶持契約書

  佐藤達廣作爲甲方,中原岬作爲乙方,雙方必須履行以下契約。

  1.甲方不得讨厭乙方。
  2.換句話說,就是甲方要喜歡乙方。
  3.永遠不變心。
  4.絕對不變心。
  5.乙方寂寞時,要一直陪在乙方身邊。
  6.但是,乙方随時都會寂寞,就是說,甲方要一直陪在乙方身邊。
  7.這樣一來,人生應該會向好的方向發展。
  8.應該可以消除痛苦。
  9.違反契約,罰金一千萬元。


  小岬問到。
  “喂!你不寂寞嗎?”
  我轉過頭,大聲回答到。
  “不寂寞呀!”
  “我寂寞啊!”
  “我不寂寞!”
  “騙人!”
  “我沒有騙你。我是世界上最強的家裏蹲呀。我可以獨自生活。不會痛苦的。但是小岬你也不要再依賴他人了。到最後,每個人都是孤獨的。一個人生活才是最好的。你也這麽認爲吧?每個人到最後,肯定都會是一個人。這是自然的。隻要了解這一點,就不會有什麽讨厭的事了。所以我才會蹲在家裏。蹲在六帖一間的小公寓——”
  “你不寂寞嗎?”
  “我不寂寞。”
  “你不寂寞嗎?”
  “我不寂寞。”
  “……你說謊!”
  有人說到。
  那是冰冷至極,低沉混濁的聲音。
  我回頭看背後。
  我在那兒。
  我蹲坐在六帖一間的房間的角落。完全融入黑暗之中。
  時間是夜晚。什麽都看不見,什麽都聽不見,毫無辦法的夜晚。
  在沒有家具,什麽都沒有,明明是夏天卻寒冷刺骨,寒冷的,黑暗的,最糟糕的,封閉的六帖一間中,抱頭發抖。
  我說。
  “你很寂寞。”
  “我不寂寞!”
  “說謊!”
  “我沒說謊!”
  “真寂寞呀!”
  “是很寂寞呀!”
  我蹲在角落瑟瑟發抖,牙齒打着寒顫。而站在房間中央的我,則看着這個情景。我覺得我發瘋了。但是我沒有發瘋。
  但是我了解了一件事。
  我是孤身一人。完全的孤獨了。這種狀态真不好受。我不想寂寞呀。
  “但是!”
  我叫了起來。
  “但是!正因爲如此!”
  我繼續叫着。
  “會寂寞是理所當然的!會讨厭寂寞也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才把我自己鎖在家中。當個家裏蹲。長遠看來,這是最解決問題的方法呀,你知道吧?喏,對吧?”
  沒有回答。
  “你知道嗎?好好聽我說。那樣你就會知道了。不管是誰都會了解的。——就是說。就是說我們,是因爲寂寞才會蹲在家裏的。因爲不想嘗到更加寂寞的感覺,所以才蹲在家裏的。喏,你知道了吧?這就是答案!”
  依舊沒有回答。
  “我比誰都要貪心。我不要半瓶水的幸福。我不要有局限的溫暖。我想要能持續永遠的幸福。但是,那是不可能的!雖然我不知道爲什麽,但是在這世界之中,總會有阻礙的。快速毀掉重要的事物。——我至少也活了二十二年了。這個道理我還是懂得的。不管什麽東西都會毀壞。所以最好從一開始就什麽都别擁有!”
  沒錯。小岬應該要知道這個真理。這樣,她就不會做出向我求助這種愚蠢的計劃。但是,她也是個無可救藥的笨蛋。抱着無法消除的巨大絕望。我對她那不得不向我這樣的人求助的寂寞感到戰栗。
  我詛咒降臨在她身上的不幸。詛咒孩子不能選擇父母的不合理。我希望向她這麽爽朗的人,能夠健康的生活下去。
  所以,你要加油呀。
  我沒關系的。一個人就可以了。
  獨自生活最好。
  一個人活着,一個人死去。
  但是,即使如此,依然有希望。
  ——依然有希望的。
  看,就在那兒,散發出淡淡的,溫柔的光輝。
  那是讓人不禁落淚,很懷念,很心痛的真正的故鄉。
  秋季的平原萬裏無垠。遙遠的過去的回憶。呵呵笑着的少女們,一瞬間卻又永恒的視線。被車撞的黑貓得到的安詳。
  已經,沒問題了。
  已經沒有任何辛苦與難過的事情了。
  “沒錯。所以,你已經——”
  少女說到。
  山崎留下的禮物,等身大的動畫人偶看着我。
  她是天使。
  她很巧妙的邀請我。
  然後我就跟他一起去遙遠的另一個行星旅行。
  那行星,非常的美麗。
  湛藍的天空中,挂着朵朵白雲。
  涼爽的風兒吹拂着。眼前是一片寬廣的春季草原。
  我和少女二人站在那草原的中央。
  少女摘起一朵白色的小花,拿到我的面前。
  纖細的手指捏着花瓣——将其拔掉。
  “生”
  然後又拔掉一瓣。
  “死”
  是花瓣占蔔呀。
  “生,死,生,死,生,死,生,死——”
  最後的花瓣緩緩地飄落到地面——
  少女溫柔的笑了。



好羡慕  好羡慕  只会模仿的我   又能成为谁

158

主题

524

帖子

2590

积分

图书委员

拙劣的模仿家

Rank: 18Rank: 18

天命
2014
金币
32868
荣誉
258
人气
42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0: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跳下


  1
  夏天結束了。生活費快用完了。
  因爲沒錢吃飯,所以我隻有靠睡覺來忍耐。起來5小時,睡15小時。就按這樣的時間比例過活。
  起初的三天,就算不吃什麽也沒關系。隻是胃稍稍有點疼罷了。
  但是到了第四天,我滿腦子都在想着食物的事。
  想吃拉面,還想吃咖喱飯。這和意志無關,而是身體迫切的需要卡路裏。想要抗拒這種欲望是不可能的。
  于是,到了絕食的第五天,我走出了家門。
  我用手上僅剩的幾百元,買了果醬面包和打工雜志,計劃從這天開始打工。
  是計日薪的體力勞動。
  基本上是負責搬運展覽場活動物資,或是幫忙搬家這樣的事——工作狀況意外的順利。
  雖然有時因爲犯錯會被上面的人打,但即使如此,體力勞動還是非常的爽。
  越是瘋狂使用身體腦袋就越空。好多年沒有睡過這麽好的覺了。
  因爲卡上欠債的關系,最初的一個月,我連日連夜的工作。我在好幾家人力資源公司做了登記,每天都有事情做。
  當生活變得寬裕點了的時候,我就一口氣減少了工作。一個月之中半個月工作,剩下半個月蹲在家。隻要每個月收入10萬,就能過得很舒服。
  我盡量選擇夜晚的工作。在深夜指揮交通是最棒的了。雖然必須要上四天的法定研修課程,但隻要熬過去,就沒有什麽工作能比這快樂的了。
  深夜,我在遠離住宅區的工地現場揮舞着閃着紅光的指揮棒。隻聽得見身後傳來的工事機械的轟鳴聲。而且警衛隻有我一個人。若是有車經過的話,隻需适當的搖搖指揮棒,告訴他們說“很危險,開慢點”就可以了。
  工作中幾乎不需要和其他人交談。和蹲在公寓裏沒什麽大差别。不需要考慮什麽。隻需條件反射似的搖搖指揮棒。
  雖然夜風寒冷刺骨,但是日薪有1萬元。(含有交通費)
  工作,家裏蹲,賺生活費,再家裏蹲。
  我就持續着這樣的生活。
  時間以驚人的速度,飛快流逝。
  一晃眼就到冬天了。
  我家裏蹲的第五個冬天。
  今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因爲我把被爐拿去舊貨店賣了。
  即使是拿被子蓋住頭,一樣寒冷如常。令我咔哒咔哒的發着抖。
  于是,我把山崎搬家時留下的筆記本電腦,當作被爐來使用。
  “這是奔騰66MHZ的筆記本。因爲行李太多本來打算扔掉的,不過幹脆送給佐藤前輩好了。”
  我把山崎留下的老式筆記本電腦放在肚子上,打開電源。伴随着嘈雜的驅動聲,動畫壁紙出現在液晶顯示器上。
  因爲是老式的機器,所以發熱量很大。電腦立刻就熱了起來。終于可以睡好覺了。
  但就在這時,我在桌面上,看到一個很不熟悉的圖标。
  “……”
  看來似乎是山崎制作的成人遊戲的執行文件。我将光标移到那個圖标上,點擊執行。
  硬盤開始嘎吱作響。
  經過了漫長的讀盤時間,遊戲開始了。
  我試着完了幾個小時。然後發現,這遊戲糟糕得不行。
  類型是RPG。感覺就是将《勇者鬥惡龍1》的規模縮小到百分之一左右的,普通的RPG。根本就不能算是成人遊戲。故事也十分的無聊。
  簡要概括以下這個遊戲就是,“挺身對抗邪惡的巨大組織的戰士們的,愛和青春的旅行”這樣的感覺。平凡的年輕人變成與邪惡對抗的戰士,保護女主角——這樣的一廂情願的劇本,根本不顧玩家的感受徑自發展下去。
  我傻眼了。
  真是的,這麽白癡的劇本到底是誰寫出來的啊?
  “……”
  是我。
  寫故事原案的人,就是我自己。
  我很難過。我很傷心。因爲我親身體會到了這遊戲劇本的意義。
  “挺身對抗邪惡的戰士!”
  那就是,我們的願望。
  想要和邪惡的組織對抗。想要和壞人戰鬥。若是爆發戰争的話,我們肯定會立刻加入自衛隊,進行神風特攻的吧。這肯定是有意義的生活方式,是很好的死的方式。如果世上有壞人的話,我們就要戰鬥。振臂而戰。
  肯定是這樣的。
  但是沒有壞人。世界太過複雜,顯而易見的壞人是不存在的。所以我很辛苦,所以我很痛苦。
  于是才制作遊戲。至少要在遊戲中,創作出美妙的故事,創作出單純而美麗的故事——
  與強大的敵人對抗的主人翁,向女主角喊道。
  “你的生命由我來守護!”
  然後他不顧自己的性命,挺身迎向強大的敵人。
  最終之戰開始了。
  已經到了終盤了。
  戰鬥指令有“攻擊”“防禦”“特攻”三種。但是不管怎樣使用攻擊指令,對最終頭目造成的傷害都是0。當然,即使使用防禦指令,也沒什麽用。
  那麽就隻有用特攻了。犧牲自己的性命,給與敵人莫大的傷害,這是人生最後的必殺技。要打倒最終頭目就隻有用這招了。所以,遊戲的主人翁将“革命炸彈”拿在右手中,準備向最終頭目進行特攻。
  但是——最後的最後,當主人翁正要以特攻向最終頭目進行攻擊的一瞬間。遊戲突然無響應了。
  我關掉遊戲窗口,啓動文字編輯器。那編輯器裏,有一封山崎用來辯解用的信。
  “打倒邪惡的巨大組織的方法,确實隻有特攻。隻有自己選擇死亡,才能取得勝利。因爲邪惡的巨大組織就是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在選擇死亡的瞬間,我們的世界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邪惡的組織也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然後和平降臨——但是啊。即使如此,我還是沒有辦法用炸彈炸飛自己的腦袋。這就是我的選擇。……不,絕不是因爲我嫌描繪結局CG太麻煩,或是我厭倦制作無聊的遊戲了,絕不是這樣的——”
  “……”
  我想把筆記本電腦砸爛。
  但是我控制住了自己。
  因爲我看到過山崎拼命制作遊戲的模樣,所以這遊戲的無厘頭,讓我倍受打擊。
  ——真是的,那家夥現在過得怎麽樣了啊?
  我雖然突然介意起這事來,但是馬上就忘了。從他搬走以後就沒有和他聯絡過。我也不大算和他聯絡。
  那時的愚蠢生活,已經在很早以前就結束了。

  *

  然後,今年的聖誕節終于來到。
  整個城市閃閃發光。握在我右手中的指揮棒,也在暗夜之中,閃閃的散發出紅色的光芒。
  今晚的工作是,負責進行車站前新開幕的百貨公司停車場的交通整頓。
  停車場的入口設有全自動停車機,所以我的工作就很清閑。雖然車多的時候我要負責幫機械處理,但是結果,我還是隻用重複的揮舞指揮棒而已。
  沒有事故,什麽事情都沒有,非常安全的聖誕夜深了。
  遠處似乎正演奏着聖誕歌曲。
  “……”
  在閉店前一個小時,開來了一輛車。
  車子本身是随處可見的普通的國産車。沒有什麽特别的。
  但是,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女性,是我認識的人。
  借着車内開着的燈,我能看得很清楚。
  我不自覺的将安全帽拉低。當然,那輛車從我面前很順暢的開過,我跟本就不需要這樣做。
  我覺得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學姐,似乎有轉過頭來看我。
  當然,這也隻是我的錯覺。
  “……”
  工作時間結束了。
  我換下制服,把指揮棒和安全帽放進包裏面,搭乘接近末班的電車搖搖晃晃的回公寓。
  途中我去了趟便利店,買了點酒。
  因爲今天是聖誕節,所以我想可以慶祝一下。
  我一邊走在通往公寓的斜坡上,一邊喝着酒。
  因很久都沒有喝酒了,所以立刻就有了些許醉意。
  帶着稍顯不穩的腳步,我緩慢的走在長長的斜坡上。從另一邊,傳來了救護車的警笛聲。我喝幹了第二罐啤酒。聖誕快樂。
  穿過公園前的時候,我已經是蛇形狀态了。
  小心點走的話,本來是不會出現這樣的情形的,但是因爲機會難得,所以我想像個醉漢一樣走路。
  我的腳步大幅度的急緩交替, 從一根電線杆走到另一根電線杆。腳下被石頭絆了一下,差點摔跤。
  我一晃,差點沖到道路的中央——一輛救護車從我的鼻子前面呼嘯而過。
  “……”
  我差點就被撞飛了。
  我想要像個醉漢一樣朝它大吼大叫。
  “你這個混……”
  叫到一半我就閉嘴了。
  救護車,停在了小岬家門前。
  門被猛地打開,小岬的叔叔沖了出來。他大聲地對着急救員,不知喊了些什麽。
  急救員拿着擔架,沖進房裏。
  “……”
  過了一會,擔架從大門擡了出來。
  擔架上躺着的,是小岬。
  她全身疲軟無力。
  救護車,載着躺着小岬的擔架和她的叔叔阿姨,又猛地從我面前呼嘯而去。


  2
  除夕前的某日下午,我在市郊的某大型綜合醫院的前庭裏,晃蕩着。
  小岬就在這裏住院。
  今天早上,我去了車站前的漫畫咖啡屋,從一臉倦意的小岬的叔叔那裏,打聽到了這個消息。
  “……出了這種事,真是對不起呢。”
  叔叔不知爲何向我道歉。
  “本來以爲她已經沒事了。自從她辍學以後,一直都很穩定。甚至到了最近,還表現出了快樂的樣子。那大概是回光返照吧。……說起來,你和小岬是什麽關系?”
  我回答了“隻是普通朋友”後,就趕忙離開了咖啡屋,來到了這家醫院——但是我已經在前庭裏晃了将近兩個小時了。我夾在出來散步的病人和探病者之中,在從大門通往入口的步行道上來回往複着。
  據說精神科開放病房在這所醫院的四樓。小岬就住在那裏的單人病房中。
  她似乎是欲服安眠藥自殺的。劑量足以緻死。再晚一步就沒救了。
  爲什麽小岬手上會有安眠藥,到現在都不清楚。
  可能,是從附近的精神科拿到的吧。但是,如果沒有長時間的接受治療的話,是不可能拿到足以緻死的量的安眠藥的。
  也就是說,這是很明顯的有計劃的行爲。小岬從很早以前,就想尋死了。
  我這樣傻傻的出現在這樣的女人面前,到底是爲了什麽?
  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麽啊。
  難道隻要說“不要尋死啊!”什麽的,就可以了嗎?
  難道隻要對她吼“還有明天啊!”什麽的,就行了嗎?
  這樣的話,在小岬的秘密筆記裏有一大堆。但是這些話,絕對救不了小岬。所以她才一口氣吞下了上百顆安眠藥。
  就是說,我根本就什麽都做不了。相對地我不要見她反而會更好。要是被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家裏蹲看望的話,隻會讓她更加空虛的吧。
  于是,我決定回公寓去。
  但是,當我走到正門的時候,腳步卻停了下來。
  “……”
  我再次,轉頭朝入口走去。
  思考不斷的打着轉。
  這樣下去的話,可能會持續來回走到夜晚的吧。
  “……”
  沒完沒了。
  我鼓起勇氣,沖進了醫院。
  我在接待處領取了‘探病胸章’之後,把胸章别在胸前,走上了通往四樓的樓梯。
  四樓整樓都是精神科的開放病房。
  這裏從表面上看,和普通的醫院沒什麽區别。雖然說到精神病院,就會讓人想到‘腦葉切開術’,‘拘束服’,‘電擊’等陰暗的東西,但是這裏畢竟是開放病房,實際上是非常清潔和明朗的。
  ——正當我這麽想的時候,就看到一個六十歲左右的大媽,蹲在走廊的角落。似乎是住院的患者。
  “……”
  我加快腳步走向401号病房。
  這間單人病房,在走廊的最裏面。
  門上貼著名牌。

  中原 岬

  沒錯了,就是這裏。
  我輕輕的敲了敲門。
  沒有回應。
  我又稍微用力的敲了一下。
  雖然依然沒有回應,但是門因爲我敲門的力量開了。門似乎本來就是半掩着的。
  “……小岬?”
  我從門縫窺視房間裏面。
  她不在。
  不在就沒辦法了。回去吧。
  “……”
  但是既然來了,還是把在途中買的水果禮盒留下吧。
  床邊的小櫃子上,不知爲何放着電車時間表。上面有好幾個用紅色圓珠筆做的記号。我拿開厚厚的時間表,将水果禮盒放下。
  這時,一張紙條掉到地上。
  我撿起那張紙條,看了看。
  “山藥真的很美味。所以别了,各位。”
  “……”
  我把紙條和時間表塞進口袋,沖出醫院。
  沖向車站。
  太陽快下山了。

  *

  真不該讓她住在自由出入的開放病房,應該讓她住在窗戶上封上鐵條的封閉病房的。應該要讓她穿着緊繃的拘束服的。并且應該讓她服用大量能讓人感到幸福的藥物的。爲了不變成這樣,小岬出發去故鄉旅行了。
  那應該是尋死之旅吧。
  “……圓谷選手,臨終前說是想回到故鄉。然後和父母一起吃山藥。”
  “果然每個人臨終前都會要想回故鄉呢。”
  是這樣的吧。所以小岬也想回故鄉的吧。她大概是想從小時候經常去玩耍的斷崖絕壁的高聳海岬上,一口氣跳入海中吧。
  但是,事情可沒這麽順利。因爲我發現了遺書和時間表,算是小岬運氣不好。
  照時間表上的記号來看,小岬應該是一小時之前乘上電車的。從現在開始追過去,肯定能趕上。直到目的地,又有錢,隻要有效利用出租車的話,就很有可能比小岬更先到達目的地。
  所以不需要慌張。
  我在夜行列車中,打開途中買的地圖。
  尋找着小岬所說的,她小時候經常去玩的海岬。
  ——有了。就是這裏。
  她的故鄉隻有一個地點的海岬有名稱。所以肯定是這裏沒錯。
  小岬應該是搭乘比我早一班的電車,現在也應該在車上搖搖晃晃吧。應該是混在年末返鄉的旅客之中,準備回到生育自己的故鄉,前往那座被稱爲自殺聖地的海岬的吧。但是她不知道。他不知道我在跟蹤她。我不會讓她逃掉的。
  毫無疑問,我肯定能抓到小岬。關于這點不用擔心。應該沒問題。
  但是,問題在其他的地方。
  找到小岬之後,我到底該說點什麽呢?
  “……”
  對于她的苦惱,我隻知道一丁點兒。我隻知道她所有痛苦的表面,不過,多少還是可以推測的。
  她已經沒有救了。她的痛苦是一生都無法消除的。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小岬的痛苦應該是所有人共有的痛苦。隻是很普通的苦惱罷了。
  煩惱着誰都一樣會煩惱的事。而且我,同樣也煩惱着。
  即使活着,也沒什麽意義。
  隻有痛苦。
  即使我知道這些,也要阻止她跳海嗎?我有阻止她的權利嗎?
  ……當然,若是一般人的話,應該會對她随口說什麽“即使如此也要活下去!”或是“别說喪氣話!”這一類型的話吧。這我還是清楚的。
  雖然我很清楚,但是——

  *

  當我思考着種種事情的時候,列車到達了目的地。
  走出車站,發現這是一座寂寥的鄉下城市。
  可能是因爲已經半夜了的原因,車站前的商店街安靜得和鬼城一樣。道路上沒有半個人影。
  而且,非常的冷。
  天空中下着雪。
  不愧爲面對日本海的城市,确實是多雪地帶。
  我抓緊大衣的衣領,走向一台停在路邊的出租車。
  出租車的司機,對于顧客的到來似乎顯得很吃驚。他原本在打瞌睡。稍微上了年紀的他,慌慌張張的抹了抹眼角。
  我坐進溫暖的車内,指着地圖告訴他目的地。
  “……”
  司機露出一臉“你當真嗎?”的表情看着我。
  我點點頭。
  伴随着鏈子咔哩咔哩的響聲,出租車開動了。
  “……但是客人,這麽晚了,你爲什麽要去那種地方?”
  “去觀光。請快點。”
  十幾分鍾之後,車子開到了沿海的坡道上。
  順着坡道向上開到頂之後,車子停了下來。
  “……雖然這裏是觀光名地沒錯,但是可什麽都沒有喲?”
  司機一臉歉意地說。
  我付了錢,從出租車上下來。
  “……難道說你——算了,反正已經完工了,不會有事了。”
  然後,出租車開走了。
  我環視四周。
  真的是個什麽都沒有的地方。或者是說天太黑了,根本看不清東西。
  大海在右手邊,所以懸崖就應該在那個方向——提供照明的,隻有稀稀疏疏的路燈。真是讓人不安心。
  總之我先過馬路,從護欄旁走進積雪的小道。
  小岬就在這條路的另一邊,應該是這樣。
  我踏着沒及腳踝的積雪向前走。小道的左右兩邊都被草叢覆蓋,所以我小心翼翼的走着以防滑倒。每往前一步,天色就黯淡一些。
  路燈的光已經照不到這邊了。幾乎是什麽都看不到。但是,草叢分開了。小道走到頭了。展現在眼前的是一片漆黑的天空,和日本海。沒錯。這裏是海岬的前端部分。雖然太過昏暗有些看不清,但是前方十米左右有個懸崖。終于找到了。到達目的地了!
  “……”
  但是,小岬呢?
  我看看四周。
  什麽都看不見。
  雖然空中挂着一輪明亮的滿月,但是我的眼睛還沒有習慣黑暗,所以最多隻能看到物體的輪廓。但是……四周都沒有見到人影,這點是非常肯定的。
  ——怎麽回事?我先到一步了嗎。還是小岬到别的地方去了。或者難道——
  “……”
  心髒,激烈的跳動着。
  我打着顫。
  ……不會不會,怎麽可能。
  我到達之前她就跳下去了?不會是這樣的結果吧。
  她馬上就會來了。
  小岬馬上就會從那條小道走過來的。
  我退後幾步,坐到已經掉漆的面朝大海的長椅上。
  然後,一直把臉朝着小道,等着小岬的出現。
  但是,過了一個小時了。
  小岬還是沒來。
  小道那邊完全沒有什麽氣息過來。
  我抱着頭。
  不知不覺地自言自語起來。
  “……爲什麽”
  “什麽爲什麽?”
  “……我來晚了嗎?”
  “沒有喲”
  “但是小岬她已經——”
  “你和我僅僅隻差五分鍾喲。可以當偵探了”
  “……”
  我把臉轉向右邊。
  小岬映入眼簾。
  她穿着能融入黑夜的黑色大衣,坐在長椅上。
  小岬說。
  “你終于開口說話了。你一直什麽都不說,所以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


  3
  我怒氣上湧。感覺自己似乎被涮了。我抑制着這種感覺,用盡量溫柔的聲音開口說道。
  “好了,回去吧!很冷呀!”
  “我不要。”
  誰跟你“我不要”啊!你這家夥,耍人也要有個限度呀——
  雖然我很想這樣罵她,但是我勉強壓住了這股沖動,試着回想過去讀過的《自虐心理學》這本書。
  我記得那本書裏記載着這樣的内容:“想要自殺的人,其實是希望有人來救他的。希望有人能聽他講話。我們就盡可能坦誠的,用不采取否定意見的溫柔态度來聽聽他的話吧。”
  “用坦誠的”
  “不采取否定的”
  “溫柔的态度”
  這些似乎是關鍵字。
  我整理了一下衣領,轉頭面向小岬。用來證明我坦誠的态度。
  然後說到。
  “不可以死。活下去吧。”
  小岬微笑起來。那是嘲笑。
  雖然我很想讓她知道我究竟是花了多少功夫才到達這裏,但我終究還是忍住了。我用溫柔的語調問她。
  “爲什麽突然想自殺?”
  “并不是佐藤君的錯喲。”
  “我當然知道。所以——”
  “我隻是活累了。”
  “……再說具體一點”
  “我厭倦了一切。覺得活着也沒什麽意思了。”
  這女人一邊微笑,一邊說着這樣抽象的話語。
  ——她果然是在耍我吧?
  “嗯,沒錯。我怎麽會想讓佐滕君來救我嘛。佐滕君不過是個家裏蹲而已。”
  我氣血上湧。
  “那你就去死吧!”
  “嗯,我會去死的。”
  “假的!是騙你的啦。不要死,死了會下地獄的——”
  “你不用這麽慌張呀。其實呢,我早就該死了,我将收集了一年的藥一下全吞了進去。如果沒有被叔叔發現的話,我就成功了。……所以,不管佐滕君你做什麽,我都差不多要死了。”
  我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海岬上,談論着死不死的問題,這種超越現實的話題。
  已經是深夜零點了。
  好冷。
  小岬的牙齒在打顫。
  “反正不管怎麽樣,都會死的喲?”
  她似乎已經看穿世界了。
  “你想阻止的話就來阻止呀,反正你是辦不到的。”
  看來使用社會通用的概念來阻止她自殺是不可能的了。她完全不知羞恥的強調自己要去死的決心。我反擊了。
  “……雖然嘴上這麽說,但是小岬,其實你已經不想死了吧?”
  這時小岬将手伸進大衣口袋,從裏面拿出了某個金屬物體。
  “這裏有把美工刀。”
  她咔嚓咔嚓的一口氣将刀刃推了出來,宣布說。
  “我要用這把刀劃開我的手腕——”
  “危險!”我想去抓住小岬的手。
  “不要過來!”小岬迅速從長椅上站起來,躲過了我的手。
  “我已經不知如何是好了。我腦筋肯定有問題。靠近我的話,我會刺你的!”
  她叫着,将拿着刀的右手向前伸出,将左手背到身後——擺出像擊劍似的姿勢。
  “……你這是幹嘛?”
  “我之前在圖書館裏看到過一本叫《The 殺人術》的書,然後學會的。……西西裏的匕首格鬥術。”
  “……”
  小岬與我拉開數米距離,似乎是爲了威吓我,不斷地揮舞着小刀。
  “你也傻眼了吧?明明是特地來救我的,但是我卻這樣對待你,讓你傻眼了吧?但是呢,我也沒辦法呀。……佐滕君你肯定是這樣打算的吧?一定是想帥氣的拯救想自殺的傻女孩吧?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啊!”
  我完全看不到背着月光的小岬的身姿。不知道她的臉上現在帶着什麽樣的表情。但是——雖然她的話像是開玩笑,但實際上不是。這點我可以肯定。
  所以我正色道。
  “……如果我說我從心底裏喜歡小岬,你會怎麽做?”
  “不會做什麽。已經結束了。因爲佐滕君,終究是個家裏蹲。很快就會變心的。而且,你其實并不是真心喜歡我的吧?若是沒人能從頭到腳都屬于我的話,我還不如死了的好。所以,我的願望,根本就沒人可以實現。我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不管怎樣,我還是要死——”
  “我喜歡你!我愛你!求求你不要死!”
  “哈哈哈,你說話好有趣呀佐滕君。不過不行喲。我要死!”
  總覺得我們之間的對話充滿了少女漫畫台詞的風格。
  但是另一方,我很清楚喜歡啦,讨厭啦,這樣的話都不重要。問題大概在更深更根本的地方。我應該想辦法說明這一點。轉化成語言,必須讓小岬也知道。但是不管什麽語言,都稍縱即逝。出口的瞬間便失去了意義。
  我不明白。
  怎麽辦。我想怎麽辦。我在想什麽啊——
  我覺得死了也沒什麽的。
  結果是一樣的。隻是早晚的事。反正就算活下去,也盡是痛苦的事,很辛苦。很沒有意義。沒有活着的意義。死了更好。這結論非常的有道理,誰都沒法反駁。
  至少我是沒辦法反駁的。我想一定沒有人比我更不适合扮演阻止他人自殺的角色了。
  “……但是不行的”我開始胡編。
  “别說想要死”我說着虛假的話。
  我順勢朝揮舞着美工刀的小岬靠近了一步,小岬退了一部步。我不管她繼續前進,蠻橫的伸出右手。
  在碰到小岬的身體前,刀刃劃開了我的右手。
  過了半秒鍾,血流了出來。
  滴在地上,将雪染紅。
  很痛,但是這種同感卻非常的美妙。
  小岬一臉茫然的看着沾着血的美工刀。
  我笑了。
  小岬露出一副快哭了的神情。
  冷風吹過,揚起片片雪花。
  然後,我終于明白了。
  我終于領悟到我該做什麽了。
  要讓這個女孩活下去。
  要拯救這個女孩。
  ——但是,要怎麽做呢?
  我這樣的家裏蹲,真的有改變他人的力量嗎?那是不可能的吧?我是否改秤秤自己的分量?怎麽做?
  “……”
  但是,應該有能順利解決問題的方法。我有這種感覺。應該有方法能完美解決一切。應該有方法能讓我的願望,小岬的願望,全部都實現。我應該知道這個方法的。
  消除她的痛苦。讓她能開朗的生活。賦予她迎向明天的活力,生存的動力。
  那個方法,那種做法。我應該是知道的呀。
  ——這個女孩曾經說過。
  “要是這麽可惡的神存在的話,我們反而可以健康的生活。隻要把不幸全部推給神就可以了,而相對的,我們不就能安心了嗎?”
  “……若是信神的話,就會幸福的喲。雖然神很壞,但是即使如此,我覺得還是一定會幸福的。”
  “問題是我的想象力過于貧乏,沒辦法完全信神。——如果能像聖經裏說的那樣,在我面前發生偉大的奇迹的話就好了。”
  她很想相信神。但是,她的神是壞人。是萬惡的根源。
  小岬說過,如果自己能相信這種惡人的确實存在,她就能活下去。她還說過,隻要在她面前出現指示出惡人存在的奇迹的話,她就能活下去。
  “……”
  那麽就讓我來,實現你的願望吧。
  這個方法——無限的困難,辛苦,将會伴随着巨大的犧牲吧。但是這是我的願望。犧牲自己拯救女主角,這是作爲一個主人翁最棒的行爲。
  啊啊,好想炫耀給山崎看呀。
  我現在活着。愉快的燃燒自己的生命。這就是生存的實感。我想擡頭挺胸的向他炫耀。
  沒錯。仔細想想,這可真是個戲劇化的夜晚呀。揮舞着美工刀的女孩,和想讓那女孩打消自殺念頭的我。多麽的感人呀。
  既然如此我應該就有話說了。在這樣的狀況下,我應該可以講出很炫的台詞。但是小岬在發抖。我大概也在發抖。我感到恐懼。但是我拿出了勇氣。
  二十二年的記憶,在腦海中翻湧。我覺得我的人生就是爲這一刻而存在的。我一定要讓這個女孩活下去。這就是我的使命。
  若不這樣做就毫無意義。就沒有生存的意義。就沒有活了以後再死的意義。現在,我完全明白了。我知曉了一切,将一切事情都串聯起來。
  害怕得瑟瑟發抖的小岬,我要拯救她。我要豁出性命拯救她。這種情節的發展正是我期望的。通往結局的條件都已經集齊了,已經到最後了。隻需要我的台詞,隻需要這,就能讓結局的這幕戲開演。所以,我要站起來,挺身而出。讓小岬發現生活的意義。這是幸福結局啊。但是好可怕。誰來救救我——
  “……”
  即使如此,我還是拿出勇氣。
  抱住發抖的小岬。
  “……不是小岬的錯。”
  用力抱住她,在她耳邊輕聲說。
  “小岬完全沒有錯。一點錯都沒有。”
  小岬很纖細。她變瘦了。她瑟瑟發抖,緊緊抓着我不放。而黑夜就将我們緊緊包裹。
  這是個強風四起的夜晚。這是個雪花紛飛的夜晚。這是個孤獨深邃,讓人難耐的夜晚。
  爲何如此悲傷?爲何如此寂寞?你知道理由嗎?
  ——啊啊,我知道的喲。因爲我們馬上就要分别。馬上就要說永别了。但是我們在發抖。我們一直很孤獨。一直很寂寞。但是這是很平常的事。是理所當然的事。誰都一樣。所以不要埋怨自己。不要憎恨自己。該憎恨的對象在别處。我知道那是誰。
  “……沒錯。壞人另有其人。令小岬痛苦不堪的另有其人。”
  你沒有必要悲傷。完全沒有必要。
  爲什麽需要悲傷呢?
  你如果總是如此的痛苦寂寞,那就太沒道理了。不覺得奇怪嗎?不是很奇怪嗎。
  所以,一定有元兇存在。一定有讓你痛苦的壞人存在。
  所以——所以呀。
  “所以,這個世界上是存在‘陰謀’的喲。”
  但是,從他人口中煞有介事說出的陰謀, 99%以上僅僅是妄想,或是有目的的大騙局。
  比如走進書店的時候總能醒目映入眼簾的「摧毀了日本經濟的猶太人大陰謀!」「隐藏與外星人之間的秘約的CIA的超陰謀!」之類的書籍,全部是無聊而單純的妄想罷了。
  “可是,盡管如此,雖然概率極其的小,還是存在着悟出了真正「陰謀」的人。而此時,有人會親眼目睹暗地裏進行着的陰謀。”
  那人是誰?
  就是我。
  那麽敵人的名字是?
  我知道它的名字。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令我們痛苦不堪的,小岬希望其存在的,邪惡的神。
  它的名字是……
  NHK。
  就是這樣。我現在想起所有的事了。敵人的名字。自己的使命。自己存在的理由。活到今天的原因。不斷虛度光陰,過着愚蠢的每一天的意義。
  ——沒錯。我的一生,就是爲了拯救你而存在的。那大概是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所以聽我說!我将小岬緊緊抱住,不讓她逃走,誠懇,仔細,快速的對她進行說明。
  “聽好了小岬,這個世界上存在着一個邪惡組織。它叫NHK。NHK是個巨大的組織。是個勢力遍布世界,邪惡的秘密組織。它總是令我們痛苦。全部都是NHK的錯。也許過去在你身邊發生的壞事,都是NHK搞、的鬼。一切都是NHK的錯!……不過NHK這個名字隻是爲了方便稱呼。名字管它怎樣都好。如果你不喜歡NHK這個名字,随你喜歡怎麽叫都可以。就算叫它撒旦也沒關系。或者叫它惡神也可以。都是一樣。”
  沒錯,名字沒什麽。名字隻是爲了方便溝通而已。NHK就是讓自己痛苦的假想的敵人。這才是它的本質。
  NHK——假設按學姐的說法,它就是‘日本軟弱協會’。因爲她總是很軟弱。精神和肉體都很軟弱。不要再割腕了。獲得幸福吧。
  而按小岬的情況來看,NHK就是‘日本悲觀協會’。小岬因爲與生俱來的不幸,令她總是很悲觀。她總是帶着‘我活着真是對不起’,‘但是不要讨厭我’這樣的悲觀态度。
  而我的NHK呢——
  “我會變成家裏蹲,都是NHK的錯。小岬之所以會如此痛苦,也是他們害的。這就是事實。我從某些渠道,得知了這條真理。然後,我和他們戰鬥。一直和他們戰鬥。……但是,已經不行了。他們的魔手終于伸向我了。我馬上就要被他們殺掉了。但是小岬你不會有事的。你可以好好的活下去的”
  小岬對說着不知所謂的話的我,顯露出了明顯的畏懼。
  我放開小岬,朝後退了一步。
  我會讓你看見奇迹的。會讓你見到證明NHK存在的最棒的奇迹的。會讓你見到與NHK作戰的戰士的英姿。我要打倒NHK 。
  隻要這麽做,小岬就會相信我說的話。就能面帶笑容的活下去了吧。也不會再憎恨自己了吧。也會改變那悲觀的個性了吧。
  順便,對了。至死不渝的愛也給你吧。你很害怕,你害怕被人讨厭,害怕他人變心。但是,已經不要緊了。我是不會變心的。我喜歡你。這份心意,已經永遠不會改變了。
  因爲——
  “嗚啊啊啊啊啊!已經不行了!NHK的精神攻擊!”我誇張地抱着頭,在小岬面前的雪地上滾來滾去。
  “看到我的頭腦不對勁了嗎?若是這樣,那就是NHK害的。我馬上就要被殺了!會被NHK所殺!我要報一箭之仇!你看着吧——”
  然後,我爬起來,迅速的沖了起來。
  朝着懸崖沖去。
  開始是緩慢的。
  “永别了小岬!我的腳自己動了。我會被NHK殺掉。但是,我會在死之前,向NHK進行報複。打倒NHK的!”
  接着速度加快。
  “沒錯!隻有舍棄性命的特攻才能打倒NHK。必須要燃燒生命的特供才行。所以,我要上了。——你的生命由我來守護!”
  已經是全力奔跑了。
  我用盡力氣,朝着夜空奔去。懸崖已經近在眼前了。
  啊啊,我要跳下去了。我要跳海了。要進行特攻。
  通過我最後的愚蠢行爲,應該能讓小岬相信邪惡組織的存在的吧。而通過我的特攻,讓她發現邪惡組織已被消滅。那樣就能帶給她幸福的吧。
  即是如此,小岬完全沒有必要覺得有什麽罪惡感。
  因爲這一切都是我自身的願望。我一直都想尋死。
  我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并且拯救小岬。這真是一箭雙雕的做法啊。想死的是我,我一直都想要死。我甚至嘗試過要餓死自己。但是我做不到。我這樣的意志薄弱的人,根本忍受不了絕食的痛苦。四天就到極限了。所以我才爲了賺吃飯的錢而出來工作。那是我死前的一份工作。我在尋找死的場所。也就是說,我比起你來,腦筋更不正常。我比起你來,更加的精神異常。因爲,如果不是那樣的話,我根本不會采取這樣的行動的吧?
  所以小岬,你要一邊看着我,一邊接受我對你的愛。
  我馬上就要死了。但是小岬你要活着。
  我會打倒NHK的。我會幹掉邪惡組織的。你要相信這個事實。這樣你就能生活下去了。小岬就能活下去了。
  所以你要好好将我的特攻行動印入腦中。
  ——喂,你看到了嗎?我右手中拿着的淡淡發光的革命炸彈,你看到了嗎?這是山崎猶豫着沒有使用的革命炸彈。是爲了打倒壞人破壞地球的炸彈啊。它的威力很小,要炸掉NHK顯得太弱了。但是,絕對能消滅這個渺小,悲慘,無聊的生物,就是我。我死了以後,我的NHK也會被消滅。因爲,NHK是神。是世界。我一死,我的世界就被消滅了。NHK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所以。
  所以我才會抱着幻想中的革命炸彈,雄赳赳的進行特攻行動。
  我要死。
  我馬上就要跳下懸崖。
  背後的小岬似乎在喊着什麽,但是那聲音已經傳不到我的耳中。已經沒有人能阻止我了。
  啊啊,好爽啊。
  乘着夜風向前急奔的我的姿态。
  啊啊,感覺太棒了。
  奔跑在暗夜中的海岬上的這種爽快感。
  但是,好可怕。
  我不想死。
  但是,活着又沒什麽意義。
  也不想活。
  我馬上就要死了。
  斷崖離我隻有數米遠了。再過一下,我的心髒再跳一下之後。我就會飛上天際。
  還有幾步。
  我用力的揮舞手臂,全力跨出右腳——然後我就可以跳下去了。我終于可以解脫了。脫離六帖一間的小公寓,不斷向上攀升,向着寬闊的天空脫身而去。我跳起來了。飛起來了。
  啊啊,還有一會兒。
  馬上就要跳了。
  我利用跳遠的要領,跳進日本海。我飛出去了。
  飛了。
  我飛起來了。
  我在飛啊!兩腳已經離開地面。
  我的身體漂浮在空中。
  再過一會兒。我的身體就會開始下墜。
  向下墜,掉進日本海。
  離結局已經不遠了。
  就如同山崎作的成人遊戲一樣,我對NHK發動了特攻。爲了守護女主角,進行最後的戰鬥。那遊戲的劇本,就是我的願望。依照那個願望,我會去死。
  然後就是最棒的幸福結局了。
  我馬上就能,得救了——

  *

  ——但是就在這時。
  我突然想起一件讓我有些介意的事。就是那款遊戲的結局。我想不起它的結局。遊戲的主人翁,戰勝了邪惡組織了嗎?或者說遊戲有結局嗎?
  “不可能赢的”,不知誰說了這麽一句。
  或許是夢,
  我也許早就昏過去了。
  但是,在空中飛舞的我眼前展現的是,漆黑的日本海和鮮亮的星空。
  然後我,看見了他們。
  他們正在嘲笑我。
  我的身體馬上就要下墜。我馬上就會死了。應該是這樣。
  但是——
  他們說道,“快想起來”
  ——這個海岬因爲發生太多墜崖事故,所以做好了防護工程了。
  革命炸彈消失了。沒有爆炸。
  我吼道。
  “這就是你們的做法嗎!太卑鄙了!”
  但是卻沒有任何回應。


好羡慕  好羡慕  只会模仿的我   又能成为谁

158

主题

524

帖子

2590

积分

图书委员

拙劣的模仿家

Rank: 18Rank: 18

天命
2014
金币
32868
荣誉
258
人气
42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0: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終章 歡迎加入NHK!


  春天到來了。
  我還是個家裏蹲。
  ——爲什麽啊!我什麽我還蹲在家裏!給我差不多一點呀!認真地去工作呀!諸如此類,雖然我對着自己發脾氣,但是當然的,我也知道不可能如此簡單的擺脫家裏蹲。
  迫在眉睫的精神症狀,逐漸顯露的自殺傾向,以及其他的麻煩事(房租漲了,常去的便利店倒閉了),令我非常地郁悶。
  啊,明天還要去當警衛打工。麻煩死了。
  郁悶的想法令我苦惱起來。
  即使如此,窗外的櫻花依然開得絢麗多彩。大學的新生爽朗的從公寓前走過。
  我覺得自己被全世界抛棄了。被全人類當成了白癡。
  “……”
  比如說山崎那家夥,之前寄了一張明信片過來。明信片上印着照片。照片上有一個美麗的女性和滿臉笑容山崎。
  “呀,我,可能快要結婚了。之前父母一直催我去相親(鄉下結婚早),我沒有辦法隻好照辦,去了一次。沒想到啊!竟然一次中的了!”
  這似乎是個連喜歡成人遊戲的戀童癖都能幸福生活的時代。
  去死吧。下地獄去吧。
  還要提一句,學姐也寄了賀年片來。
  “我家是一棟很棒的豪宅。我們非常地甜蜜。小孩快出生了”
  看起來确實非常地幸福。
  可惡。下地獄去吧。
  甚至連小岬的人生也慢慢走上了正軌了。
  小岬回到叔叔家之後,當然是被狠狠地罵了一頓,她似乎真的深深的在反省。有一天,她來找我商量事情。
  “你覺得我改怎麽道歉?”
  “隻要好好的生活,這樣就可以了吧?”
  “我自己都無法相信給他們添了多少麻煩,所以,若是要誠心誠意地向他們賠罪的話,光是這是不行的吧。”
  “你叔叔,應該很有錢吧。那就好好讀書,去讀大學怎麽樣?我記得你不是參加過入學檢定了嗎?”
  我沒有想太多,随口給了她個建議。但是沒有想到,幾個月後,這個建議變成現實了。她從今年春天開始就是大學生了。确實,那間大學的分數線,我都可以考上,是沒什麽好驚訝的——
  但是,現在那女人是大學生了。而另一方面的我,還是個自由打工者兼家裏蹲。
  啊啊,已經不行了。
  所有人都下地獄去吧!
  “……”
  但是——聽說詛咒他人的人會遭到報應。所以,我硬是調整了性情,祈禱大家都能幸福。
  “……你們就算下地獄也要加油呀”
  我也打算适當的努力一下。
  打算一點點的去努力。
  要說原因的話——那就是因爲這張紙。
  那是撕下秘密筆記的一頁寫成的契約書。要做到那上面寫的内容,隻有努力了。

  *

  那一晚——
  我跳了,然後落地。落在了爲防止事故發生,而沿崖壁架設的鐵絲網上。
  鐵絲網以“L”字的形狀嵌在崖壁上。竟然爲了不破壞景觀而将鐵絲網設在崖壁上,不愧爲觀光勝地啊。
  我想哭。于是我哭了。我想死。但是沒有死成。
  隻要再踏出一步,就能真飛了。但是,不行。我做不到。兩腿咔哒咔哒的發着抖。心髒的聲音像傻瓜一樣吵鬧。好惡心,我想吐。我不要。
  我低吟着“誰快來想想辦法啊”。我吵着要死。我想有人來殺了我。我希望有人能吧我推下去。我不要在回到公寓裏當家裏蹲,我也不願在見到小岬。不想思考麻煩的事。更不想再受任何困苦。我想馬上去死。所以我用力地抓頭,縮起身子,然後反仰過來——但是很可笑。很凄慘。很愚蠢。隻要風呼呼的吹,我就會趴着緊緊抓住鐵絲網。我害怕。害怕掉下去。一看下面就感到渾身發冷。鐵絲網的下面是日本海。波濤洶湧。救救我。不,不要救我。不要笑。我該怎麽辦?别開玩笑了。不要看。不要看這邊!哭什麽哭!我才想哭呀!
  “……”
  小岬從懸崖上探出頭來,往下看着我。
  我雙手掩面。
  我不知該怎麽辦。我不想再繼續丢臉了。
  小岬趴在懸崖邊,手伸了過來。
  她想救我。她的表情充滿憐憫。
  我甩開小岬的手,踩在岩石上,靠自己的力量攀爬懸崖。好幾次,都因爲結霜的崖壁滑了下去,一屁股跌坐在鐵絲網上。終于在第三次挑戰的時候,成功爬上了約兩米高的崖壁。
  我跌坐在懸崖邊。
  小岬站在我面前。她抓住我的手,憑蠻力想将我拖回國道。他似乎是想盡快讓我遠離懸崖。我在雪地上被她拖行。
  當我們到達幾分鍾前我們坐着的長椅時,她開始打我。
  砰砰的不斷地捶打我。甚至還用肩膀将我撞翻。然後小岬就壓在我翻轉過來得身上。把頭埋在我的胸口,泣不成聲。
  我現在才發現,被美工刀劃傷的右手非常的痛。
  小岬緊緊握住我的手掌。
  我粗魯的甩開她的手,血濺到她的臉上。但是她沒有擦。隻是騎在我身上,一直哭着。
  我想推開小岬。但是她卻守住這個有利位置,壓住我的肩膀,不斷地顫抖。她顫抖着舉起拳頭,砸向我的胸口。不知打了多少下。
  然後甚至往我的臉上來了。
  這女人不知道怎麽控制力道。
  我的意識逐漸模糊了。
  小岬舉着拳頭,說着“你不可以死啊!”
  我沒有回答,默不作聲。于是,她一拳打在我的臉上。
  “……不可以死啊”
  因爲不願再挨打了,我隻好點了點頭。
  然後我又勉強擠出了個笑容。
  還想順便開個玩笑。
  但是做不到。
  我放聲大哭。
  小岬沒有将目光移開。
  她一直看着我。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放心了。
  要是繼續這樣呆在這裏的話會被凍死的,所以我們先要離開海岬。
  但是,人生是艱辛和痛苦的。真是的,麻煩一大堆。難以處理。
  走到馬路上以後,我們發現一個大問題。
  ——我們要怎麽回車站啊。
  “乘出租車要花大概一個小時,就是說——”
  “嗯,要走到車站的話,差不多快到天亮才能到”
  我絕望了。
  這時小岬拉着我。
  “附近有一座廢棄的房子——”
  “廢棄的房子?”
  “我的家。”
  走了大約十分鍾,我們到達了那棟廢屋。房子的玻璃已經破了,正門開了一個大洞。
  我們在這棟馬上就要自然倒塌的房子裏度過了一晚。
  意外的是,氣溫并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冷。

  我們在每踩一步都似乎會将地闆踩穿的房子裏,聊着一些話題。
  小岬告訴了我她在這個家的回憶。雖然絕大多數都是悲慘的故事,但是也有好事。
  “我的第一個爸爸——我已經不記得他長得什麽樣了——給我取了名字。因爲家附近有座很壯觀的海岬,所以就給我取名叫‘岬’。真是取得很随便的名字呢。”
  我笑了起來。
  然後漸漸想睡了。
  就在我還差幾秒就要睡着的時候,小岬輕輕的搖了搖我。
  “……結果NHK到底是什麽啊?”
  因爲說來話長,所以我沒有從頭到尾的說明。然後小岬從鋪在地闆上的大衣起身,從背包中取出了秘密筆記。
  “我也想過的,我的NHK。”
  “哈?”
  “天很黑,你打一下打火機吧——我本來是這麽想的,但是還是算了。沒關系,就算這樣也看得到字的。”
  小岬快速說完之後,就拿圓珠筆在秘密筆記上寫起什麽來。
  “呃——好了,完成了。”
  她将那一頁撕下,交到我的手裏。
  現在能用來照明的隻有從窗戶流瀉進來的月光。我就這樣仰躺在地上,聚精會神地閱讀起紙上的文字來。


  NHK(日本人質交換會)入會契約書

  人質交換會的宗旨
  會員彼此之間進行人質交換。将自己的生命作爲人質,互相交給對方。就是“你死了我也會死的,蠢貨!”這樣的事。這麽一來,就會像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在冷戰時期互相注意一般,無法有所行動,就算想死也死不了。
  但是隻要出現“你死了也無所謂”這樣的狀況的話,本會的系統便會出現破綻。請注意不要走上這條路。

  NHK會長,中原 岬
  會員一号「   」


  “好了,快簽名吧”
  我接過圓珠筆。
  但是,有些煩惱。
  結果,還是沒有解決任何事情。
  沒有任何變化。
  要我向前積極的生活?
  ……你傻啊!有夢想所以沒關系?
  ……才沒有夢想呢!我今後肯定還是會過着每天念叨着“不行了不行了”的生活的。
  這樣行嗎?怎麽樣啊?
  “………”
  雖然我稍微煩惱了一下這樣的事情,但是結果我還是在契約書上簽了字。
  而小岬在将契約書收進背包後,抓住我的肩膀湊過身來。
  我們以極近的距離對視。
  然後她,高聲宣布到。
  “歡迎加入NHK!”
  看着她那得意的表情,讓我我非常想笑。
  我一邊被那微妙的笑意侵襲着,一邊想着。
  ……雖然不知道能夠支撐多久,但是我還是盡量的努力試試看吧。
  我呆呆的下定了決心。
  NHK的會員第一号,佐藤達廣誕生了。


好羡慕  好羡慕  只会模仿的我   又能成为谁

158

主题

524

帖子

2590

积分

图书委员

拙劣的模仿家

Rank: 18Rank: 18

天命
2014
金币
32868
荣誉
258
人气
42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0:2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後記


  二十世紀初,日本全國掀起一股“家裏蹲”風潮。
  因爲我是個眼尖的男人,所以我想趁着這股風潮大撈一筆。
  “來寫本家裏蹲小說出名吧!”“用家裏蹲小說成爲暢銷書作家吧!”“然後拿着版稅區夏威夷玩吧!”“威基基黃金海岸啊!”
  夢想無限擴展。但是,當我提筆開始寫的時候,我後悔了。好辛苦呀。
  讓現實中的家裏蹲,寫家裏蹲小說會變成怎麽樣?
  想當然的,我得拿自己的親身體驗來進行創作。我必須寫出自己的經曆。
  當然能,小說是虛構的,就算其中出現與自己相似的角色,但是他是他,我是我。即使我們口頭禅一樣,住在同一間公寓,我跟他還是沒有任何關系。我們居住的世界不同。
  盡管如此,但果然還是很辛苦。很丢臉。我覺得這根本是向全世界公開自己的恥辱。甚至陷入妄想之中。
  我認真地想過,“大家會不會暗地裏嘲笑寫出這種小說的我?”
  其實,我到現在都無法客觀的閱讀這本小說。
  每次重看都會出現輕微的精神錯亂。冷汗直冒。
  每次讀到特定的情節時,我都有股想要把存儲文檔的計算機扔出窗外的沖動。而另一些情節,又會讓我想要躲到人迹罕至的印度深山裏出家。
  我想,那大概是因爲作品中提到的主題對我來說并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時吧。
  我沒法用懷舊的心情來想“那時我真年輕啊”
  一切都是眼前正在發生的問題。
  所以總之我試着寫到了最後。盡量寫出能寫的東西。
  然後完成的就是這本小說。
  當我紅着臉重讀這本小說的時候——會怎麽樣呢?
  心情好的時候會覺得“很不錯!我真是天才!”,低落的時候,會覺得“寫出這種東西的我真的是差透了!該去死啊!”。但我覺得我應該是“能寫的都寫了”,隻有這點我應該可以确定。
  那麽接下來,大家好。我是泷本龍彥。
  這是我的第二本書,也是我第二次寫後記。
  這次我也受到多方的照顧。真誠感謝與這本書相關的所有的人,以及支持本書的讀者們。
  今後我會繼續加油的,我會全力加油的。

                           二OO一年     泷本龍彥
好羡慕  好羡慕  只会模仿的我   又能成为谁

7

主题

209

帖子

795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18
金币
124
荣誉
0
人气
3
发表于 2019-7-20 14:52: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结了?

7

主题

209

帖子

795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18
金币
124
荣誉
0
人气
3
发表于 2019-7-20 14:53: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我看到一半左右就没有,原来还有

7

主题

209

帖子

795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18
金币
124
荣誉
0
人气
3
发表于 2019-7-20 14:54: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第9章没了我还以为主角死了。。。

1

主题

110

帖子

60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65
金币
146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11 13: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27

帖子

69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64
金币
4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6 06: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48

帖子

101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95
金币
7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2-11 09:0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15:06 , Processed in 0.25306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