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74|回复: 2
收起左侧

[国轻] 突然想到的开头

[复制链接]

16

主题

716

帖子

1437

积分

大学生

炼铜大魔导师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26
金币
976
荣誉
0
人气
52
发表于 2020-1-15 21: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题,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灵感,但既然都冒出来了,那就写下来吧,所以就有了这个小说的开头
只会无能咕咕的炼铜术士
本人写的小说:链接

16

主题

716

帖子

1437

积分

大学生

炼铜大魔导师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26
金币
976
荣誉
0
人气
5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1: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各位有什么想说的或者想要续写小说的就直接写出来吧,反正我是没打算继续写下去了
只会无能咕咕的炼铜术士
本人写的小说:链接

16

主题

716

帖子

1437

积分

大学生

炼铜大魔导师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26
金币
976
荣誉
0
人气
5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1: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现在,未来。在时空这个概念并不存在的领域内,三团形态不断变化的形体正围绕在一个躺在领域中央,有着覆盖着混杂着黑、白、红、黄、蓝、绿、青七色鳞片,如猫一般修长灵巧的身躯和同样覆盖有七色鳞片的巨大双翼的形体的旁边,一边忽暗忽明地散发着黯淡的光芒,一边充满敌意地面朝着彼此。

“呐,我们还是暂时休战吧,毕竟我们都因为这个巨大的爬虫类消耗了几乎全部的力量,处在这种状态下的我们如果继续战斗下去的话,我们自身的存在估计会因为魔力耗尽而消灭的,你们应该也不想消灭吧!”许久,不,在这个时空概念不存在的领域内,在既可以说是一瞬也可以说是永远的沉默后,三个形体中的一柱,有着最为耀眼的彩色光芒的形体用无法辨识性别,老幼和性格以及任何具有辨识性的特质的声音缓缓地朝站在祂两边,正狠狠地互相朝对方散发出庞大杀意的另外两柱,深黑和纯白说道。

“哼,我是没意见,只要这家伙也同意的话。”然后,纯白的一柱和深黑的一柱同时用和彩色的一柱相同的声音并在虚无中做出,白色和黑色,类似圆锥状的物体互相指着对方说道。

“看来都没意见啊,那么在解散之前,我们来讨论一下这只爬虫类带来的余孽的解决方案吧。”微微旋转了一下确认另外两柱想法后,彩色的一柱一边做出彩色圆锥状物体指向躺在领域中央的形体说道。

此时此刻,不,应该说是在某颗蔚蓝色的星球上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集合中的某一点上,某座由钢筋水泥构筑而成,名为城市的一条由混泥土铺就的交通通道的一旁。

“哥哥,快要迟到了哦,快点骑哦。”一名被其所在的这颗星球上名为生物学家的同胞们分类为人类的雌性生物正嘟着嘴,用充满怨恨的眼神看向坐在自己前方,正用名为脚的器官用力踩着名为自行车的交通工具,和自己有着血缘纽带,比自己年纪要大的雄性同类,简称为兄长的存在。

“啊,啊,我知道了,但是你看现在前面的红绿灯还是红色的哦,你没学过红灯停,绿灯行这条交通规则吗?”听到来自妹妹的提问的名为兄长的存在回过头来,一边白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后的妹妹,一边一脸不满地说道。

“哼,我知道的,但是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完完全全是哥哥的错吗?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妹妹一脸气呼呼地同样别过头去,用和她娇小的身躯不符的蛮力摇动自行车。

“喂,别摇了!”作为兄长的少年一边全力稳住自行车的握把,一边大声叫道。

“好,好,呀!”就在作为妹妹的少女一边敷捏地回答着,一边继续用力摇动自行车时,少年突然故意单手松开握把,跳下自行车,让自行车微微倾斜。

然后……“你干什么!”少女用充满怒气的声音朝兄长大吼道。但是,就在下一刻,少女的意识消失了,连同眼前的兄长和周围的城市景象一同消失不见了,就好像绝对的死亡本身降临在这个空间内一样。

再次醒来的时候,少年正躺在一片金黄色的田野中央,一种在城市里出生长大的他从未见过的景物。

*

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一名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高中生,每天都过着十分平凡的生活,无论是学习还是运动都是不好也不坏,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特长,长相也只能说是不是很难看,估计也只剩下实在没什么特点这点可以算作我的特点了。如果硬要说和周围的人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我没有朋友,但这并不是我的错,周围的同龄人不愿意接近我是因为我有着一个按世间标准来说可以算是美少女而且还总是黏着我的妹妹,这件事非常糟糕,因为拜其所赐,我不仅收获了妹控加萝莉控的恶名,而且还在过去向喜欢的女孩子告白的时候被对方以这个理由拒绝了,嘛,虽然我知道对方是真的对我没兴趣,不过被用这种理由拒绝的我真的是太悲惨了……然后,在那一天,我的平凡生活结束了:

突然降临的虚无将我眼前的一切全部剥夺,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这片过去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广阔无垠的金黄色麦田地里,浑身上下沾满了泥泞的泥土,真的是糟透了!无论是我的人生还是我现在的状况……

因为一直躺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所以我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边看向四周想要确认方位。然后,我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早上出门的时候穿在身上的黑色制服,而是上身为白色的麻布衬衫加羊毛外套,下身为麻制土色长筒裤,一副历史绘本上中世纪的欧罗巴地区的农人一般的打扮,就好像我是一名中世纪的农夫一般。

“这身打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话说这里是哪里啊,我是卷入了什么诈骗游戏了吗,话说最近的警察岗亭在哪里啊……”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向四周望去确认周围的环境,“啊,小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然后习惯性地向平时总是和我一起行动的妹妹问道。

许久,没有回答。

“小春!”不安和焦急迅速涌上心头,催促着我转过身去看向四周。然而,没有,周围只有广阔无边的金黄色麦田,完全没有我妹妹那娇小的身影。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和我的妹妹走散了。

*

少女正处在一片陌生的环境中:眼前是一条不算宽广的大河,位于河水两岸不远处,则是两座高耸的山,而她正处在这两座山所夹的河水的河岸边。

“……这是哪里……”少女嗫嚅地小声自言自语道。

少女很快就明白这里很显然并不是自己平时生活的城市的一角,因为自己所处这座山谷以及眼前和背后的两座高山应该都是一条山脉的一部分,而在她的认知里,她居住的城市附近并没有这种地形。

“呐,哥,这里是……”少女的话语说到一半便停滞住了,因为她注意到自己周围并没有任何人存在。

“哥!哥!你到底在哪里?”少女急切地叫道,然而回答她的只有沉默。

发觉自己只剩下孤身一人的少女的脸上开始滑落泪水,她蹲了下来,抱住双膝小声抽泣着。

红日西沉,夜色将山谷染成蓝黑色,毫不留情地将少女眼前最后一丝光明带走,只给她留下黑暗和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狼吼声。

哭累的少女直接坐在混杂着一丝泥土香气的草地上,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在意这种事了,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两眼空洞地看着小心翼翼地向她靠近过来的一双双充满了渴求食物的血红色眼睛,等待着这些饥饿的死神夺走自己的生命。

然后,一个声音在少女的内心响起:你,这就放弃了吗?明明还没见到他啊,那个对你来说特别的人。

可是,已经没办法了啊,我马上就要被吃掉了,而且就算我见到了他,世俗还是会以血缘为由把我们拆散的,所以,无论怎么做都是没有用的啦。

从来没有拼劲全力去搏一把的人没有资格述说绝望,难道你和他之间的羁绊是那种浅薄脆弱到被世人一扯就碎的东西吗?为什么要那么在意他人呢,他们是他们,你们是你们,难道你是要为他们而活的人吗?

“才不是这样的!”再也忍不住的少女大吼道,“什么都不知道的你又知道我些什么!”

少女那拼尽全力的声音并没有就这么消失在空气中,而是化作熊熊燃烧的漆黑色火焰将少女周围的草地点燃。

“明明我们什么都没做错的,为什么,为什么只是因为一个兄妹的身份就不能在一起的,这是什么歪理!”漆黑色的火焰伴随着少女话语声中那长期以来积聚的怨恨所形成的怒火累积而愈烧愈旺,很快就将狼群和草地一同吞噬。

对的,这样就没错了,只要引出你心中的火焰,那么世界上就没有你无法烧断的锁链,无论是谁,只要他胆敢阻止你和那个人相见,那么他就必须死!

全身着火的狼在发出满含痛苦的哀嚎凄惨地死去,大地和天空不断摇动着,仿佛没有生命的它们也无法忍受那黑色的火焰一般,无光的火焰正以它那骇人的高温吞噬着一切,很快,这片不久前还生机勃勃的山谷中只剩下在恐惧和愤怒的夹击下丧失了思考能力的少女一个活物。

“啊,啊,哥哥,既然那么多人都不愿意承认我们,那我就用我的力量让他们折服吧,即使这样子你不肯认同我也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只看着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呼,哈哈!”在这片已然死亡的空地正中央,少女一边发出狂笑声,一边无比坚定地向着一个方向走去,虽然她对于这周围的环境一无所知,但是,不知怎么得,她就是知道,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就能找到她的心上人,她的兄长。
只会无能咕咕的炼铜术士
本人写的小说:链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7 21:34 , Processed in 0.03913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