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1428|回复: 31
收起左侧

[[web]第二章] 第二章 跳梁小丑们,你们做好觉悟了吗。

[复制链接]

11

主题

25

帖子

115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6
金币
59
荣誉
5
人气
32
发表于 2020-1-13 12: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斯卡蕾特 · 艾尔 · 班迪米昂,说到我这次情感爆发的原因,是因为被缇蕾娜扎和傻逼王子激怒了,如果想要描述愤怒的程度,就必须要追溯到过去。


在巴里斯坦王国,进入社交界的年龄越早越好,所以大部分贵族的孩子在六岁之前都会被灌输各种社交礼仪,以便出席夜会。
但当时还被称作狂犬千金的我,比周围的孩子们都晚踏入社交界,七岁的时候,才和父亲一起参加了夜会。
抬头仰望,便是金碧辉煌的吊灯。
雍容华贵的淑女们婀娜地摇着扇子,身着燕尾的绅士们捧着酒杯笑容可掬。
这令人目眩的世界让我头晕眼花,于是我飞快地躲到会场的角落休息,这时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与我搭话。
「喂,你就是斯卡蕾特吗」

那孩子有着明亮的茶色短发,剪得整整齐齐,虽然五官端正,但眼神却有恶意,给人一种粗鲁的印象。
但是,就算是面对着这种人,我也没有忘记被家庭教师灌输的淑女的行为举止。按照教导的那样,我微笑着提了提裙子下摆,行了一个完美的礼。

「是的,我就是班迪米昂公爵的女儿,斯卡蕾特 · 艾尔 · 班迪米昂」

看到我行的问候礼,他却嗤之以鼻,口出成脏。

「你是傻子吧」
「……哎?」

突然被骂了,让我一时间有点懵逼。
他说傻子?说我吗?为什么?

「我的问题是,你是斯卡蕾特吗?你只需要回答我『是』就好了。有人让你在这做自我介绍吗,真是个蠢货」
被这样过激的反驳,我不由得闭上了嘴。
确实,说一句“是”就可以了,但是未免有些不太礼貌。
连这种基本的礼貌问题都不明白的孩子,所在的家庭是有多低微啊。
他眉头一皱,又指着我说。

「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跟班了」
「哈?」

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请别开玩笑。谁会做你这种没礼貌的小鬼的跟班啊」
「你说什么!区区一个公爵家的女儿也太狂妄了吧!」
「区区一个公爵家?那想必您家一定很牛逼吧?」
「我家就是这个王国!」

我呆住了,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不会再和你有来往的。再见」
「站住!别跑!」

对跟在我后面穷追不舍大声嚷嚷的那个孩子,我已经快忍耐到极限了。如果让我重返当时的场景,我甚至会为了没有用物理手段让他闭嘴的自己鼓掌。
理所当然的,在这种夜会上吵闹的孩子是肯定会引起大家反感而注意的……
父亲发现我正处在骚动的漩涡中,向我快步走来。

「父亲大人!」

我像得救一样跑向父亲,躲在他高大的背影后。

「斯卡蕾特,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个奇怪的孩子一直缠着我。请快把他赶走」

父亲看了一眼追赶我的孩子,本来就因蓄着胡子而显得严厉的脸变得更加冷峻。

「斯卡蕾特,不可对这位殿下做出无礼的举动」
「哎……?」

被本以为会帮我的父亲拒绝,我很困惑。
然后,我被后续冲进我耳朵的话震惊到哑口无言。

「这位大人是凯尔 · 冯 · 巴里斯坦殿下。我国的第二王子,也是你的未婚夫」

听到这句话后,我吓得差点昏过去。
虽然我知道我是有一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
而且那位大人是这个国家的第二王子。
作为公爵家的女儿,既然是家族所认定的政治婚姻对象,我便毫不犹豫的接受了。
就算对方的长相抱歉,性格冷漠,我也能忍气吞声。
因为接受了这桩政治婚姻,我才决定和以前被称作狂犬千金的自己诀别,参加了夜会。
但是,父亲大人。这种联姻对象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我可没听说过第二王子凯尔大人是这种连打招呼都不会,基本常识都不懂的小屁孩。

「你躲起来也没用!从今天开始你我一辈子都是我的跟班了,蠢货」

——于是,我开始了地狱般的生活。
每当我出席夜会,凯尔大人总会不依不饶的纠缠我。
而且,不仅仅是纠缠。
有时还会在他人面前侮辱我。
更有时,会边拽我的头发,边说我的银发多么让人讨厌。
还有各种各样卑鄙的骚扰。
当那些看不下去的大人们前来阻止时,凯尔就会恫吓他们『知道忤逆我会有什么下场吗』
最后,所有人都会假装没看到他的行为……
当然,我也一再恳求父亲废除婚约。
本来,只是一介公爵家,却要和王族悔婚这种话,恐怕他人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我之所以敢提出这种要求,是因为某些原因——
父亲却坚决不同意,说『正因为是和王家的婚约,所以才不行』
我变得越发讨厌参加夜会。但是如果缺席,凯尔大人绝对会强行闯入我家。为了阻止他,我只能继续勉强出席。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两年后,我也逐渐习惯了这份痛苦。
我已经养成了无论被怎样侮辱和暴力对待,都能不为所动的钢铁般的精神。
不久后,可能是厌倦了不管被做什么都无动于衷的我,凯尔大人不再出席夜会,我们见面的机会也慢慢减少。这段时间,我的愤怒槽暂时进入了冷却状态。
时间如白驹过隙,我已经到了十五岁,进入学院之时,便是忍耐愤怒的生活再次拉开了序幕之时。


入学仪式的早晨。
身着胭脂色制服的我,不经意间撇到了挂在墙上的地图。
据说是无数创造神用尘芥堆砌而成的大陆,罗曼西亚。
在这片大陆上,存在着四个拥有强大力量和领土的国家。
东之帝国万基修。
西之神圣皇国艾尔兰多。
南之联合王国林德堡。
北之公国法尔科尼亚。
这些国家经常与邻国相战,为了争夺领土血战厮杀。
在这种背景下,尽管被四大强国包围,仍有一个国家没有被消灭。那就是我的祖国,巴里斯坦王国。
我国与四大强国中的三个国家缔结了同盟关系,积极推行外交政策。
这样一来,内政稳定的我国,将来也会国泰民安的吧……
但是巴里斯坦王国内部,王位之争非常混乱。
有两位年龄相同的王子,正妃的儿子将会成为下任国王。
但是,对于第一王子坚决杜绝腐败的态度,一些无良贵族们察觉到自己的利益将受到威胁,于是想推举不成大器的第二王子为国王。
在两位继承人到了十五岁时,之前一直在暗中进行的派系斗争,已经脱离当事人开始激化了。
因此,王宫的势力版图分为了第一王子派和第二王子派两派。
在皇家贵族学院也是如此。
未来的三年,也许每一天都会异常艰难,也请王子大人们不遗余力的团结自己派系的人吧。我这么想着,觉得自己应该完全置身事外。
但是,在我坐上马车去学院的时候,父亲严肃的对我说。

「斯卡蕾特。你必须以婚约者的身份,在学院里助凯尔大人一臂之力」

这一瞬间我就懂了,我的学院生涯宣告结束。
父亲怕是想让我在重压之下自杀吧。
之前我没说过凯尔大人的一句好话,难道因为这个被父亲讨厌了?
算了,随它去吧。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经历了这个傻逼熊王子长达六年的摧残,我才有了现在这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动摇的坚强的内心。学院只不过三年时间,对我来说不足挂齿。
怀着不屈的决心,在湛蓝的天空下,和凯尔大人在学院正门前久别重逢——

「什么?班迪米昂公爵要求你以婚约者的身份支持我?哼,行啊,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了!不许拒绝!听到了吗!」

从跟班降到了奴隶呢。
哎,果然我还是觉得这个人不行。谁来帮我换个人吧。
但是,即使面无表情的在心中呐喊,我的声音也不会被任何人听到。
我只能一味的把名为愤怒的情绪隐藏在心里。
早上在男生宿舍门口迎接凯尔大人,送他到教室,中午为了给他买饭,必须特意跑去王都的街道。
傍晚去他的班级接他,送他回宿舍。
对于讨厌的人,做出这种仿佛在热恋般的行为真的太痛苦了。
就算如此,每次见面还是会被谩骂,在人前被羞辱……每天重复经历这种事,相比以前更加感到心寒,内心已经冷到冻结了。
索性违抗父亲,把凯尔大人暴打一顿会轻松很多吧。
但是,从七岁开始就一直忍受着这种欺凌,我那小小的自尊心,绝对不允许自己再次走向简单的暴力之路。
因为,如果现在放弃的话,以前的辛勤努力都将化为泡影。
选择了忍耐路线的我,像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怨气,拼命将精力投入到了学业中。
因为从小就受到家庭教师的训练,剑术和魔法都很擅长。但是,因愤怒和怨恨升华的能量是很可怖的,当意识到的这点的时候,是自豪地发现我所有的科目都位居年级第一的时候。
如此一来,一直被视为忍受着凯尔大人欺凌的可怜的未婚妻的角色的评价,也因此发生了改变。
由于不想因和我说话而被卷入麻烦的原因,我一直是被孤立的状态。
在我被称作学院第一才女而名声大噪后,每个擦肩而过的学生都会回过头,满怀尊敬的目光和我打招呼。
虽然也有两个闺蜜,但是不知何时“冰之蔷薇”这个俨然如深闺小姐般的外号不胫而走。
虽然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我,我基本上都是漠不关心。
但是对于顾及贵族颜面的双亲来说,这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了,甚至还特地写信来称赞我。
当然,也有因为我地位提高而感到不快的人。
不用多言,肯定是凯尔大人。
一直被当作笨蛋甚至是奴隶的我,不觉间变成了比自己还要瞩目的存在,肯定会觉得不爽吧。
那时的凯尔,被所谓的第二王子派贵族的孩子们溜须拍马,沉迷享乐,结果成绩一落千丈。
因为快要被从特别科刷到普通科,所以对于成绩顶尖的我的怒意也更加高涨了。
之后有一天,果然出事了。
是在午休时间。
下课后,正在和同学们聊天时,门被粗暴的打开了。
衣衫不整的凯尔大人带着几个帮闲的学生。
一脸愤怒的朝我走来,抓住我的衣襟吼道。

「你他妈的!不去给我买午饭,还在这闲聊!」

由于来者气势汹汹,晌时喧嚣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这么早想吃午饭的话,去食堂不就好了。
至于我,哎,已经习惯了他癫痫似的乱发脾气。
我轻柔地按住他的手,用和平时一样的语气回答他。

「我知道了。现在马上就去王都买」

虽然被使唤跑腿很麻烦,但是这也是一种可以轻松回避骚扰的方式。
开始因为买的东西不合心意被找了不少茬,被强迫重新买了好几次,麻烦的要死。
不过好像是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要吃不到午饭了,最近有所收敛。
当然,钱全部由我掏。

「我操!你这是什么态度!让我等了这么久都不知道谢罪吗!?」
「非常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

也许因为我太过漠然的态度,凯尔大人涨红着脸,抬眼怒吼。

「你这是道歉的态度吗!你把我当傻子吗!滚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着凯尔大人粗暴地抓着我的手往外拖的样子,几位同学看不下去站了起来。
凯尔大人看着他们,吊起嘴角,一脸自豪地说。

「你们想干嘛。是想和我……凯尔 · 冯 · 巴里斯坦作对吗?你们知道我是谁吧?」

面对着吆喝身份的恐吓,站起来的同学们露出了胆怯的神情。
我转身面向他们,一如既往的面如表情道。

「我没事的。各位请不要在意」
「但是,斯卡蕾特小姐」

我再一次用平静的口吻安抚他们。
凯尔大人依然肆无忌惮的冲我喊叫「过来!」,拉着我的手臂把我拽出教室。

「快去盯着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去老师那告状。西格尔德你跟我来」

除了被点名的西格尔德,其他人都留在了教室外,凯尔大人拽着我继续往前走去。
西格尔德· 弗格雷。有着深蓝色的头发,精悍的五官。匀称而坚实的身体,看来是见识骑士呢。
是对凯尔大人阿谀奉承的团体中的一员,我记得是骑士团团长的儿子。剑术十分出色,是下任团长的候选人。
看起来给人认真诚实的印象,为什么要和凯尔之辈混在一起,真是让人困惑。
难道有家人被绑架当作人质吗。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迹,被带到了人迹罕至的校舍后面。因为树木高大枝繁叶茂,看起来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的最佳场所。
凯尔大人命令西格尔德看守,然后让我站在校舍的墙壁前。
那么,今天会怎么处置我呢?希望制服不要被弄皱。

「听说你因为最近成绩稍微好一点就狂起来了啊」
「绝无此事,我还是和平时一样」
「闭嘴!奴隶没有说话的权利!」

我老实地闭上嘴。他不讲道理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今天看起来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是出了什么事吧。

「操!为什么你这种弱智能呆在特别科,而我就要被调到普通科!」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
终于被降级了呢,可喜可贺。
怎么看都是自作自受吧,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不过,要是他心里有逼数也不至于落到被降级的地步,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逼呢,凯尔大人。

「你妈的!刚刚是不是在心里默默骂我!」
「没有,我什么都没想」
「装你妈呢!你这种蠢逼在想什么我一看就知道!我可是天才!」

听着他吹逼自己是天才,我差点喷出来。
怎么办呢,这位大人,看起来比七岁时还要蠢。到底是什么让他变成了这样。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还能不能把我当傻子看」

突然,凯尔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
我不禁皱起眉头。

「您要做什么……?」
「很久之前,我就看你那长长的银发很不顺眼了。我要把你这蠢女人的头发,作为送给一般科的礼物」

以前不管别人对我说什么,我都能波澜不惊。但是现在我却由衷的战栗。
要把我每天精心打理,十分重视的头发……用一把看起来就十分廉价的匕首割断?
这个白痴王子在开玩笑吗。
如果敢碰我一根头发,我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他。

「请住手。我会呼救的」
「傻逼,没人会来救你!即使来了,知道我是第二王子,也不敢阻止我!」
「那么我就告诉你的父王。强行割断女性的头发,可能会废除婚约的」
「班迪米昂公爵他们终归不过是我父王的走狗罢了!就他们还想抗议!而且只要我不承认,婚约就不会失效!你就是我一辈子的奴隶!」

凯尔把我压在校舍的墙壁,用匕首指着我。
这样的话,已经不能再忍耐了。
头发就是女孩子的性命。想要斩断就要抱着必死的觉悟。

「……永别了,凯尔大人」

对着笑得一脸下贱的凯尔,我用尽全力握紧拳头,这时。

「——好吵啊」

不知道哪里传来了懒洋洋的声音。

「吵得我睡不着午觉。要吵架的话能去别的地方吗」
「谁,谁在那!?快出来!」

凯尔大人生怕别人会看到他这个样子,惊慌地不知所措。
因为蓄力被打断,我处在不完全燃烧的状态,于是抬眼望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凯尔大人背后的树。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愚蠢的弟弟吗」

伴随着惊讶地语气,一道人影从树上落下。
灿烂的金发,宛如天使一般美丽的脸庞。蓝色的眼睛闪烁着锐利的光芒,和凯尔大人如出一辙。
那位大人轻拂去沾染在胭脂色制服上树叶,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微笑,语气充满了嘲讽。

「不要老做些无聊的事情,不如为了将来努力学习如何?正因为你这样,才会被下放到普通科啊,蠢货」

巴里斯坦王国第一王子,朱利亚斯 · 冯 · 巴里斯坦。
因为是同班同学,脸倒是很面熟……就是没想到嘴这么毒。
在教室里也是和颜悦色地和别人聊天。
其实是个腹黑吧。

「住,住口!你总是这样看不起我!」
「被戳穿了就马上大声嚷嚷。就是这样我才说你蠢。你也差不多该有点自知之明了」

朱利亚斯边走近我们边叹气,凯尔则狼狈不堪。
脸上的自信荡然无存,额头渗出汗水,眼神飘忽不定。

「不,不要再靠过来了!你看不见这把匕首吗!」

无视像个熊孩子一样乱挥匕首的凯尔,朱利亚斯在我面前停下脚步。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样,看透似的露出笑容。
搞什么啊,这腹黑的笑。
难道看到我握紧拳头,知道我要挥拳了吗?
不不,不会这么想吧。像我这般柔弱的女子想殴打王子殿下,一般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
没事的,我没露馅。应该也许大概没露吧。

「我记得你是班迪米昂公爵家的大小姐。愚弟给你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不,没关系。这是常有的事了」

听到我利落的回答,朱利亚斯大人邹起眉头说「什么?」

「他经常这样,是吗?我听闻愚弟经常对未婚妻耍小孩子脾气,没想到还会做出用匕首威胁你的行为,你平时经常被这个蠢货这么对待吗?」

被朱利亚斯瞪着的凯尔,吓得瑟瑟发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真的是很害怕这位哥哥呢。

「这种事我难以启齿」
「喂,凯尔。怎么回事?这么看来,这事可不能草率了结啊」

被逼到穷途末路的凯尔丢掉匕首,脸色苍白连连摇头,进退两难地喊叫着。

「不,不是我的错!都怪这个女人,是斯卡蕾特不好!明明是我的未婚妻,却一点都不尊重我!西格尔德!去哪了!快把他,把朱利亚斯赶走!」

作为看守的西格尔德朝这边跑来。

「凯尔大人,恕我不能接受这个命令」

西格尔德跑过来说到,凯尔楞了一下,愤怒的涨红着脸吼叫着。

「为什么!为什么不听我的命令!」
「朱利亚斯大人和凯尔大人都是拥有王室血统的人。虽然我很想遵从凯尔大人的命令,但是我也不能违抗朱利亚斯大人。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你拿我毫无办法,愚蠢的弟弟」

被如此告知的凯尔,咬牙切齿,一脸悔意的瞪着我。
我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他毫无威慑力的脸。凯尔大人丢下一句戏剧性的台词「你给我记好了」,随后转身离去。
这样看来,明天又有麻烦了呢。真难搞。
正当我这么想着,朱利亚斯好似什么都没发生的语气说。

「放心吧。他不会再做出伤害你的事情了」

为什么一副解决问题的语气啊,这位大人到底想干什么。
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国王陛下。

「谢谢您的帮助,朱利亚斯大人」

总之先深深地鞠了一躬。
既然得到了帮助,就应该致谢才行。

「不知道得到帮助的到底是谁呢」
「哈?」

对着歪头疑惑的我,朱利亚斯浮现出腹黑的笑容。

「……如果我放任不管的话,也许就会看到更有趣的东西,真是亏大了」

果然,他注意到了我要出手揍凯尔的事情了。
而且,他从一开始就在默默地偷听我们的对话了吧。
第一王子朱利亚斯,要对他更加警惕才行。

「……话说,为什么朱利亚斯大人会在树上呢?」
「在教室午休的话,会有很多人来搭话很烦。如果因为听那些无聊的家伙阿谀奉承而浪费我宝贵时间的话,还是在这里看书会比较好」

这个腹黑王子。真希望他派系的人能听到这番话。

「不过,今后在教室度过也不错,因为我找到了有趣的东西」
「哦,有趣的东西吗?」
「是啊。可比看书有趣多了」

朱利亚斯说着,朝我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按这个走向……这个有趣的东西莫不是指我把。
因为这件事,我不仅被第二王子盯上了,还被第一王子盯上了。
我的愤怒越来越强烈,压力越来越大。与其碰上这么麻烦的事,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忍耐,把让我不爽的人通通都揍一顿就好了……倒不如现在开始,坦诚的面对自己算了?
但是,那样做会关系到家族名誉。
经过一番利害割舍,最终我还是决定隐藏本性,继续我的学院生活。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我想今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毕竟离毕业还剩不过两年时间。
和幼年强忍不使用暴力的七年相比,不过尔尔。
这件事之后,我的压力倍增。
没错,就是因为那个腹黑王子朱利亚斯。


那是一年级的冬天。
故事起源于学院定期举行的能力测验考试。
考试的必修科目是,剑术、魔法、教养三科。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专业科目的考试,因为是选修制,所以考试组合也因人而异。因此,分班评定主要以必修三科的成绩为标准。
如果成绩差强人意,便会像凯尔那样落选到普通科,反之则有机会升到特别科。
我们特别科的学生们很多都接受过精英教育,成绩优异者都会以提升排名为目标努力。
成绩前三十名的排行榜将会被粘贴在教室前广而告之。
虽然排名竞争激烈变动频繁,但是必修三科目一直由我独占鳌头。……直到那一天。

「喂,你看到第一名了吗!」
「诶,真假的?不是吧……」

那天,教室前张贴的榜单第一名,写的不是我的名字。

「朱利亚斯 · 冯 · 巴里斯坦……竟然是朱利亚斯大人!?」

在众多学生围观的榜单前,我呆若木鸡。
是我太自负了。所有的科目我几乎每次都能拿满分,所以我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个学年里不会存在有能威胁到我地位的更优秀的同学了。
但是现在榜单上,却记录着几乎不可能达到的分数。

「全科目,满分……?」

在剑术和魔法考试中,最高只能拿到九十九分,满分是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剩下的一分是考官的主观分,会被情感喜好所左右。
就算在剑术考试中击败考官,也可能会因不满意剑法被扣分。
在魔法考试中打败考官,则可能会因魔法式构建太简单被扣分。
然而,朱利亚斯却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这样一来,目前为止一直排在第一名却未能拿到满分的我,和朱利亚斯相比显得相形失色。
这个事实让我郁郁寡欢。
啊,不行。由于太过焦躁,我不禁眉头紧蹙,甚至无法维持一直以来坚如磐石的无表情状态。
如果这个表情被他看到,一定会觉得很有趣——

「斯卡蕾特」

你看,说曹操曹操到。
我偷偷地做了一个不被旁人察觉的深呼吸,然后回过头。
果不其然,朱利亚斯笑容盈盈的站在那里。

「贵安,朱利亚斯大人。恭喜您成为学年首席」

我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对他说,朱利亚斯则带着和往常一样的表情,凑到我耳边。

「满分拿第一,真是意料之外的简单啊」

——于是那天晚上,为了纾解压力,我理所当然的用房间的墙壁发泄。
满分拿第一真是意料之外的简单。
这是在对我下战书吧?
我班迪米昂家族有这样一句家训。
以牙还牙,十倍奉还。
自那以后,我的战争就开始了。
为了保证能拿到九十九分,只有一有空闲我就会不断地磨练剑术和魔法。
并且为了能拿到剩下的一分主观分,尽可能地收集可能会成为考官的学院教师的信息,拼命地研究他们可能会喜欢的剑术和魔法的倾向。
直到考试当天。
我拿出前所未有的气势赴考,把考官们打得落花流水。
记得那天我那压倒一切的魄力,任谁看了都会胆战心惊。
最后。首席之位又复得而返。
而且,我也是全科满分。
怎么样,朱利亚斯大人。只要我稍微努力一下,取得这样的成绩也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虽然不能说是十倍奉还,但至少心情畅快不少。
我一边暗自窃喜,一边在排行榜上寻找朱利亚斯的名字,但是并没有找到。
正当我感到困惑时,身后有人突然拍了下我的肩。

「斯卡蕾特」

来了啊。这次我可不会躺平任嘲了呢。
我掩饰着高涨的情绪,面无表情地转身。
朱利亚斯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笑眯眯地。
然后和之前一样,他俯在我耳边低语。

「……放学后,你躲起来专心致志挥剑的神情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啊。我画下了你当时的表情,等下送给你哦。敬请期待」

说完,朱利亚斯摸了摸我的头后离去。
是夜,当我收到了一副画着宛若恶鬼般的女性的素描时,我刚翻修过的宿舍墙上又多了一个大洞。
什么『让人眼前一亮啊』啊。
还在别人面前嬉皮笑脸地摸我的头。
托他的福,不会让人误解我们之间的关系吧。
要是被误会该怎么办啊?
顺便说一下,这次没有朱利亚斯名字的原因是……
据说这位大人平时心慵意懒,刻意维持着不会降级的成绩。如果真的动起真格,怕是会影响其他成绩优异者的士气。
真是性格糟糕的人。
不过,我已经大概知道了他的手段。
只要不接他的挑衅就好。
不过如此。也就是说无视就完事了。

「早上好,斯卡蕾特。真是个令人愉悦的早晨呢」

早上,在校舍碰见就装作没看到。

「中午好,斯卡蕾特。真是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呢」

中午,在走廊碰见也装作没看到。

「晚上好,斯卡蕾特。夕阳真是美不胜收呢」

傍晚,在回宿舍的路上碰见了还是装作没看到……的说。

「那个,朱利亚斯大人」
「怎么了?」
「你为什么总是能和我遇见呢」
「为什么呢。只是偶然吧」

怎么可能啊。
你在装什么呢?
绝对是故意的吧?
特别科的男女宿舍可是相反方向。
你是跟踪狂吗?

「噗」
「哈?」

对着看着我笑喷的朱利亚斯,我不由得做出了真实反应。

「哈哈……没事。因为“冰之蔷薇”有着如此多的表情,让我忍俊不禁。抱歉」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表情多?不会吧。
当我决定继续作为凯尔的未婚妻忍受骚扰的时候,我的表情系统应该死绝了才对。

「虽然你一直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观察之后就能知道,你其实只是喜怒不形于色的类型吧」
「……真是没有礼貌。那么,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些什么吗?」
「『可恶的腹黑王子,快点在我眼前消失』对吧?」

还真是。
不过,既然知道如此还凑到我身边是为了什么。
实在是无法理解。

这次是来挖苦我的吗。和这种人真是无法相处。

「凯尔大人被降级到一般科后,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交集了。不知为何,他也没在吵嚷着让我接送他了。最近甚至都没见过面」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好是指哪方面。
说起来,在得到朱利亚斯帮助的那天,虽然凯尔怨恨地撂下一句「你给我记好了」。但是那之后,却并没有来骚扰我。
不过,面对被他不擅长应付的兄长纠缠着的我,想必也不想靠近吧。

「……啊」

该不会,朱利亚斯是为了故意让凯尔远离我才这么做的吗。
是在保护我吗?

「你看,又露出表情了」

朱利亚斯轻抚着陷入沉思的我的头顶。
不要不经别人同意摸头啊。
把我当作猫咪的话我可是要发脾气了。
诶,不过既然朱利亚斯已经注意到了我的本性。
那么稍微陪我缓解一下压力应该也是可以的吧?具体来说就是打他个一两拳应该也没关系的吧?对吧?
这种黑暗的冲动让我焦躁不安,不禁紧握拳头。
正在摸头杀的朱利亚斯突然撩起一绺我的长发,温柔地笑着。

「你的银发是如此美丽。我绝不允许它因愚夫或蠢事而遗失」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得心跳加速。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别的男性对我说这种话。

「那个,朱利亚斯大人……」
「——因为,你是我见过的珍奇异兽中,最有趣的那一个」

……哈?

「你是如此有观察价值的生物,能和你相遇真是荣幸。不,都怪父亲和班迪米昂公爵。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了凯尔,真是暴殄天珍。不如成为我的未婚妻如何?我一定会给你比现在更好待遇」

面对着春风满面,自说自话的朱利亚斯。
那一瞬间,我甚至想把觉得他是个好人的自己狠狠揍一顿。

「请恕我拒绝您的要求,朱利亚斯大人」


——就这样,我的压力和愤怒与日俱增。
于是,此刻。
已经满溢的负面情绪,被这个名叫缇蕾娜扎的火种点燃,终于炸了。

揍飞缇蕾娜扎后,我环顾四周。
然后,就像要去参加午后茶会般,我笑容满面的踱步。
于是,一个肠肥脑满,神情无比傲慢的贵族走向前来。

「你个小姑娘!不要得意忘形了!喂,近卫兵!快把她抓起来!她是对凯尔大人的未婚妻施暴的罪犯!」
「是!」

一直注视着事态发展的近卫兵们,为了抓我一齐涌来。他们装备着剑和枪,对付这个人数的话会很麻烦的样子。
所以,不如让他们睡一会。

「沉睡吧,请引导他们进入安详的梦乡——」

我抬手吟唱睡眠(SLEEP)魔法,近卫兵们七零八落地倒下陷入沉睡。
真是菜啊。作为保护王族的守卫,不仅要强化身体,也要锻炼能对抗睡眠魔法的能力才行呢。你们统统不合格。

「仅一下就催眠了这等数量的、人……?这,这是多么可怕的魔力……」

这又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凯尔大人。
这种程度而已,学院的优等生都做得到。不过对于一般科的你们来说,可能是前所未闻呢。
不过魔法真的很无聊呢。远距离打倒对手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果然不是肉搏的话一点都不爽。
算了,还是不用魔法了。

「请大家放心。对于各位贵族大人们,我会用我的拳头好好问候大家的,直到我失去意识为止」

说话间我向前迈步,贵族们脸色铁青地齐齐后退,大声喊叫起来。

「噫……!谁,谁来拦住她!谁要是能打倒她,我就把女儿嫁给他!」
「我,我也是!我的女儿可是被称为社交花!所以不要让那个女人靠近我!」
「我可以把妻子也送给你!她可是出身显贵的才女,是个大美人!」
「你们的老婆和女儿都是丑逼!来保护我吧!我有一打奴隶可以都送你!」
「喂喂!我国奴隶买卖可是违法的!这种事怎么能说出来啊!?」
「那又怎样!只要凯尔大人应允不就好了!毕竟下任国王就是他!」
「有道理!好吧,那么我也可以贡献一个秘藏的奴隶出来!」
「我也有奴隶——!」
「我更牛逼——!」

啊,啊啊……。
请看啊,沉溺于权利,被逼入绝境的堕落的人们。
是如此地丑陋和不堪。
没错,他们就是猪狗不如的下贱牲畜。
而且,我会将这群畜生们毫不留情地揍地稀烂。
真是太棒了。

「来吧各位——一起跳舞吗?」

给自己施加了强化身体的魔法,我跨出一大步。
每一次挥拳都伴随着震天哀嚎。
猛击赘肉便绽放出血色花瓣。
吧唧、咔嚓、哐咚、扑通。
畜生们的哀嚎和击打的音调交织地合奏。
多么美妙。
我像你们保证,你们都能成为一流的演奏家(沙袋)呢。

「……呼」

回过神来,在场的第二王子派的贵族们都气绝地倒在了血泊中。

「欢乐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呢,凯尔大人」

大厅中只剩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面色惨白的凯尔。
恢复意识的缇蕾娜扎,好像趁乱翻窗逃走了,不过只是个小人物罢了,不足挂齿。
那么,愉悦的舞会终于要结束了呢,虽然觉得很寂寞。不过还是就此闭幕吧。

「最后的一曲就邀请您来共舞吧。护花使者之位就交于你了如何,王子大人?」

我逐渐逼近怛然失色地凯尔,挥动地拳头即将落在他脸上时——

「住手!别揍下去啊,斯卡蕾特」

我转头看向传来声音的大厅入口。

「雷欧哥哥……?」

……但是同时间,我的拳头已经落在了凯尔脸上。
啊,覆拳难收,没办法。

「咕啊!?」

利落的触感从拳头上传来。
我的拳头精准无误,正中准心,迅速地剥夺了凯尔的意识。

「呼……太爽了」

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有种脱力感,疲劳中带着愉悦。
像卸下一直背负的包袱,身心都如释重负。
我要由衷地感谢让我怡悦的贵族们和凯尔大人。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你在这感谢个什么劲啊!为什么要殴打凯尔大人啊!?我都说了不要打!?」

说话人扎着及腰长发,愁眉苦脸地走向我。
雷欧纳尔多 · 艾尔 · 班迪米昂。
班迪米昂家的长子,也是我的兄长。
年长我两岁,也皇家贵族学院的前辈。
毕业后,要作为国王陛下的亲信和父亲的辅佐去王宫工作,目前住在王都的别邸。
因此,住宿舍的我近一年都没有机会和他见面。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是情同手足的兄妹。

「雷欧哥哥,好久不见。您为何如此愁眉苦目」
「别岔开话题。我才是想问问题的那个人。这惨状究竟是……」

哥哥环视着鲜血四溅的会场。
周围的贵族们像脱水的鱼一般,一边抽搐一遍翻滚挣扎。
此外,玻璃全部碎裂散落,宛如暴风雨过境。

「不是吧,不会吧……这些该不会都是你一个人干的吧……?」
「是的,如您所说」
「啊啊——」

听到回答后,哥哥仰头双手捂住脸。

「哥哥?是灯光太耀眼了吗?突然抬头看天花板,眼睛被刺激到了吧」
「干脆把我眼睛亮瞎算了,这样我就不用再看到这种光景了,那该有多么幸福啊……」

是因为和我久别重逢所以在掩饰开心吧。
哥哥真是傲娇。

「哈哈哈。所以我就说啊,雷欧。事情一定会超出我们的预期,变得更加有趣」

这时,美艳到不可方物的金发王子走了进来,他的手轻轻地搭在哥哥的肩膀上。
诶,我还以为是哪来的腹黑混蛋。
原来是这位大人啊。

「贵安,朱利亚斯大人。真是罕见,没想到您也来参加舞会呢」
「我是应愚弟之邀。因为今天会有趣事发生,所以我非来不可。本来应该早点到的,不过因为公务繁忙所以迟到了」

据说朱利亚斯大人在进入学院之前,其聪明才智可见一斑,皇宫内举行的议会都有让他参加。
如此优秀的人才,在学院内学习想必对他来说也没有意义。
只不过,调侃了我近三年时间,真是不可原谅。
绝不原谅这个腹黑王子。

「不过,你这真是搞得太过于夸张了。简直就像是发生了天灾一般。这实在是太有趣了」

朱利亚斯大人边挨个确认倒下的贵族们的脸边说。

「朱利亚斯大人!你为什么是这种遗憾的语气……这可是糟糕至极的事态啊。啊啊……这种事,我要怎么向父亲大人汇报啊……」
「雷欧你闭嘴。好好看看这些人的脸,尽管低声下气地乞求饶命,但是依然被无情地践踏,露出这种低贱的表情。天啊……愚蠢的人们被冷血地蹂躏,那绝对是别开生面的一幕。我就是为了它才会来参加这穷极无聊的舞会,结果却和这精彩失之交臂。就算我感到遗憾也情有可原吧」

你这恶劣的天性在千锤百炼之下更加嚣张了不是么,朱利亚斯大人。

「真是,身为第一王子。品味也太差了吧」
「斯卡蕾特,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哦。看来终于露出本性了啊。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一直在等待着你解放那紧握着的拳头的一天。结果竟然偏偏挑我不在场的时候,太狡猾了。我要求重来」

朱利亚斯怏怏不乐地指着我。
还说我狡猾,你是小孩子吗。

「这话要被别人听见就糟了。而且这也是不可抗力的事情」
「我不想错过因不可抗力而把所有人都揍翻的每一幕,因为绝对超有意思」
「是啊,把四处逃窜的贵族们暴揍一顿,是真的爽」
「你看。所以我才说你狡猾。真是的,让我白跑一趟。啧」
「朱利亚斯大人!」

哥哥像见鬼一样表情夸张地瞪着我和朱利亚斯。

不能露出这种表情哦,哥哥。
虽然这种话平时我不会说。
但是这样岂不是糟蹋了你那英俊的脸。

「咳咳。闲聊就到此为止吧。斯卡蕾特,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朱利亚斯假意咳嗽,认真地盯着我。
终于要进入主题了啊。

「事件的经过我都从翻窗逃走的猪——不对,是从各位贵族口中了解到了。不过我姑且还是想问一下,为什么你要做出如此暴力的行径?」

既然从他人口中都听说了,那么悔婚这件事也就没有讲的必要了吧。
还能省去我不少时间。
对于这件事还要衷心感谢一下这群当我沙包人们。

「emmm……」

我偷偷的瞥了一眼哥哥的脸色,以看破红尘的样子点了点头。
哥哥,我可看到了哦。
我在大杀特杀的时候,你绝望又暗爽的表情。

「因为这些大人们犯下了出言不逊的罪行。而且丝毫不知反省还得寸进尺,所以我才发起制裁——」
「这种开场白就免了。有话直说吧。」
「总之就是我不爽了所以把所有人都揍飞了。」
「啊?!」
「噗——」

哥哥双手捂面惨叫,而朱利亚斯忍不住笑喷。
喂喂,这反应也太夸张了点吧。
我说的话有这么搞笑么。

「哈哈哈…….不行了我忍不住了。雷欧,你的妹妹是真的牛逼。我从没见过像你妹妹一样个性如此鲜明的贵族小姐。你们是怎么把她教育能成血洗舞会的女孩子的?」

「神啊,这下我们家族的评价又要…这十年明明风平浪静…发生这种事要怎么和父母解释才好啊…」

这两位,好像很开心嘛。
虽然我无法理解这两位高涨的情绪。
但也许这大概就是男人的友谊吧。
甚至还有点让人嫉妒。

「放心吧。不会问斯卡蕾特….罪…不过…」
「但是…之后….尔大人….. 」

奇怪,他们两个的声音离我渐渐远去。周围仿佛拉下了幕布缓缓暗了下来…

「…蕾特?斯卡蕾…..!」
「之前打的太过火…体力已经到极限了…. 」

身体突然失去了力气,轰然倒下。
倒下的时候,哥哥温暖并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抱住了我。
说起来,小时候虽然哥哥会在我胡闹的时候训斥我,但是最后都会温柔地抱住我。

「哥、哥哥」
「真拿你没办法…不要再给我的眉间添皱纹啦。现在就好好休息吧,乖」

我依偎着哥哥,轻轻地点了点头。
虽然已经不是应该向哥哥撒娇的年纪了。
但是今天多少有些疲惫,就放纵自己一下吧。

「那么,善后流程就交给你处理了——西格尔德」
「……明白。我的主人,朱利亚斯大人」

好像是哪里听过的熟悉的声音,但是意识开始渐渐模糊……

评分

参与人数 5人气 +5 收起 理由
gamestar17 + 1 感谢翻译
ww912ex + 1 感谢翻译
Clample3281 + 1 感谢翻译
熊熊優奈 + 1 感谢翻译
pob999 + 1 連我也想把傻逼王子做掉

查看全部评分

1

主题

3402

帖子

5056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天命
4218
金币
4885
荣誉
0
人气
200
发表于 2020-1-13 13: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年被傻逼熊王子摧殘,
加上被腹黑王子盯上,
終於煉就了血洗舞會的牛逼千金~絕贊

点评

感谢支持(๑¯∀¯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3 13:49
小心烹調,以防非毒!! 請從速索取萊姆料理食譜 ⁽⁽ଘ( ˙꒳˙ )ଓ⁾⁾
【炸萊姆】好評發售中 ♫ ♪
請點擊使用顏文字優惠卷ԅ( ˘ω˘ԅ)

11

主题

25

帖子

115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6
金币
59
荣誉
5
人气
3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13: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pob999 发表于 2020-1-13 13:07
多年被傻逼熊王子摧殘,
加上被腹黑王子盯上,
終於煉就了血洗舞會的牛逼千金~絕贊 ...

感谢支持(๑¯∀¯๑)

0

主题

151

帖子

1113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722
金币
50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1-13 14:34: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角色很少见,不算少见,只是没那么直接。熊熊优娜也差不多

1

主题

128

帖子

975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902
金币
35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1-13 14: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怎麼說呢
有一種在看甚麼無雙小說爽文的感覺
是翻譯語氣的問題還是原本就這麼寫法呢

点评

确实是无双爽文,女主武力值是此文天花板级别的...后面还更夸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3 15:00

11

主题

25

帖子

115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6
金币
59
荣誉
5
人气
32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15: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jack11223 发表于 2020-1-13 14:52
怎麼說呢
有一種在看甚麼無雙小說爽文的感覺
是翻譯語氣的問題還是原本就這麼寫法呢 ...

确实是无双爽文,女主武力值是此文天花板级别的...后面还更夸张

0

主题

251

帖子

140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15
金币
800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20-1-13 20: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分享

0

主题

36

帖子

33

积分

幼儿园

Rank: 1

天命
30
金币
2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1-14 14:21: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來是一部爽作品吧哈哈哈哈

0

主题

416

帖子

134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65
金币
687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20-1-14 16:3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大人,傲嬌…被妹妹這樣認定沒問題?

0

主题

667

帖子

2115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660
金币
113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20-1-15 15:48: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拳无敌狂犬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7 05:25 , Processed in 0.04255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