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楼主: 奥利奥
收起左侧

【短篇】[百合食谱研究社]everlasting

[复制链接]

2

主题

29

帖子

136

积分

翻译菌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4
金币
89
荣誉
0
人气
4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9 14: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奥利奥 于 2020-2-2 21:56 编辑

8 与你共舞至生命尽头





藏在树丛中哭泣的人是谁呢。
自己马上就明白这个小孩子是《鵺》。与人类相似的她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被锈蚀,惊讶地哭喊起来。
对此,亚贵妃的感情比起恐惧更多的是可怜。
所以心想必须要帮助她。
「披上这个。不要出声」
不藏住生锈的身体的话,被别人发现就会被杀掉。亚贵妃将自己穿着的开襟毛衣给她披上。
但这时,赤黑的血从毛衣渗出。
——哪里受伤了吗。
在这样的状态下被锈蚀肯定不好。亚贵妃下定决心站了起来。
「等我一下,我去打点水来」
『不要走』
手被抓住了。被爪子一样的东西抓到的手很痛,但亚贵妃比起这个,更为她说话这件事感到惊讶。大大地睁开眼睛,盯着《鵺》的小孩。
『不要……放开手……在我,全部消失之前』
笨拙的恳求。
亚贵妃丝毫不在意渗出阵阵痛楚的手,盯着小小的《鵺》。
然后亚贵妃点点头蹲在这孩子的身边。回握住她的手。
「我会好好在你身边的」
亚贵妃也同样怀着不安,畏惧孤独。
所以亚贵妃非常了解这个非人少女的心情。更何况这里是她没见过的世界。也许正因为和家人分开而不知如何是好吧。可以的话想把她送回原本的世界,但据说不存在从这边的世界打开通往异界的洞穴的技术。
所以,只能等待对面的谁来迎接她而已。亚贵妃只希望能在这段时间尽可能地减轻少女的痛苦和不安。
「没关系」
牵着的手传来了感触。亚贵妃手上的伤口贴着少女的伤口,渗出的血混在一起。
但亚贵妃对此也不在意,与哭成泪人的《鵺》靠在一起。
这随处可见的……回忆。
烧尽一切的白光。
在光芒消散的时候,亚贵妃依然跪在地上,握着命的手。
迎面吹来了风。
异界味道很浓的空气终于让亚贵妃睁开了双眼。然后她因为眼前的光景而摒住了呼吸。
白色透明的空间现在已经消失不见。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景色。
褪色的、干涸的世界。
离得越远大地看起来就越是扭曲。好几根巨大的荆棘从视野尽头延伸过来。
红色的天空,海市蜃楼一般扭曲的空气。
这副仿佛将自己吞噬的光景,就像是曾几何时不知在何处看到的抽象画一般。
只要吸入鼻腔就能感到一阵阵刺痛的空气,亚贵妃不由得用手捂住了嘴巴。
「……异界」
仿佛自己误闯入其中的感觉。
但仔细一看,这些景色在亚贵妃附近发生了变化。亚贵妃跪坐着的地面是融化的蜡状物和黑色泥土混合起来的原本世界的东西。
然后在那前方,就像是水彩画的画笔涂过一般,境界暧昧不清。
——连接两个世界的洞穴。
亚贵妃并没有亲眼目睹过这些时不时在川濑良市打开的洞穴。
那些洞穴,一直都是完成了送《鵺》过来的任务后关闭,或是送来异界的风后消失。
所以,根本不知道这种残酷的景色。
「好厉害」
亚贵妃发出小孩一般的感想。接着打算抬头望向命——但马上就有一道声音从头上传来。
「不要看」
「诶?」
在她说话的时候,亚贵妃就已经抬头看到了青梅竹马的侧脸。
透过阳光呈现出金色的茶色头发。原本是中等长度的头发现在已经长到了腰部,随着异界的风飘动。头发上到处都混着似乎是用琥珀制成的树枝。
制服的背部也同样,在裂开的衣服之间也延展出了同样的枝条。
不对,一定不是枝条吧。那些细细分开的东西是角或者骨头。
从内侧闪耀红光的透明骨骼,如同翅膀一样伸展开来。
亚贵妃不由得看呆了。
「好漂亮」
「都说不要看了……」
命说着用一只手捂住变红的脸,不过铁锈从龟裂处落了下来。
不变的只有纤细的体型。命背着脸说道:
「这会自然关闭,不能维持太长时间。所以要尽早将佐佐良切离……」
亚贵妃望向大树。贯穿佐佐良的木干跟洞穴打开前同样伸展着树枝。
——但没变的就只有树木而已。
如同蚂蚁窝一样的白塔,现在顶部在不断崩落,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
头上是一望无际的蓝天。
原本就是臼状的,在失去外壁的现在正好是环形山的状态。亚贵妃抬头看向消失的上层,为绿谷的安危担心起来。
但现在要优先阻止这个侵略。
也许是因为外壁被破坏了,亚贵妃融化的柱子残骸开始不断氧化。
而这与曾经不可视的《鵺》也同样,可以听到他可恨地发出呻吟。
『居然……要享受自我毁灭吗』
「没关系」
命的脸颊从琥珀色变为锈色。
身体被不断侵蚀,即使如此少女还是凛然地说道:
「对我来说只有亚贵妃重要。所以……你也回去吧」
命向前伸出右手。在不断崩坏的指尖下出现了琥珀色的刀刃。《鵺》看到这仿佛变形为镰刀一般的手臂,笑道:
『迷路的孩子啊。凭你的力量,凭你那被这个世界毒害的身体,能够跟我交手吗?』
能感觉到命因为这嘲讽而变得紧张起来。
亚贵妃看到命的表情后摒住了呼吸。即使没人察觉到,亚贵妃还是一直在她身边的。所以能明白她紧紧站稳的双脚其实是非常不安的。
所以亚贵妃理所当然地站起来与命肩并肩。
「我来做」
「亚贵妃?」
「我来做。我到前面,这样比较好吧」
从命的身边向前一步。
在视野的前方——可以看到开始氧化的《鵺》。
与人形相似的东西。但本应是脑袋的地方是一个缓缓转动的立方体。那个开始染上颜色的存在对亚贵妃说道:
『你要自愿成为新娘?』
「不。我来取回不肖的同胞」
『愚蠢』
话声未落,一道冲击波传来。
但那冲击波仅仅是碰上了亚贵妃眼前出现的防壁就停下了。通过的余波轻轻晃动发丝。
亚贵妃仿佛无事发生一般架起刀,《鵺》倒吸了一口气。
『这力量……难道说你们,交换了血……』
「命,待在我后面」
亚贵妃踢了一下地面。
距离大树十步,距离《鵺》五步。
这对于她来说是等于零的距离。亚贵妃冲到《鵺》的眼前,向上挥刀斩向带锈的身体。
但白热的刀刃在快要斩到时被躲开了。
取而代之是一记拳头打来,被亚贵妃的防壁挡下。
力与力的碰撞产生异样的声音。这金属摩擦一般的压力让亚贵妃皱起了眉头。
亚贵妃所拥有的力量可谓是无限的。
这是志夕家血脉的积蓄。
但是,让亚贵妃成为最强的一个原因,自动防壁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那一定是——遇见因恐惧而颤抖的《鵺》的少女的那个时候。
那一天牵着的手,交织在一起的血,一定改变了双方的一些东西吧。
如果称之为命运就像是被注定了一般。
因为自己和命仅仅是依偎在一起而已。
「亚贵妃!」
听到警告,亚贵妃以左脚为轴心退了半步。
冻结一切的风吹向全身。从为了呼吸而张开的嘴巴直到喉咙一瞬间被麻痹了。紧接着,因为冲击而硬直的亚贵妃的身体被《鵺》的手臂扫开了。
「——」
亚贵妃的身体从展开的防壁上方被弹飞了。
她就这样撞向残留的墙壁,但在这之前命勉强抓住了她的手腕。
伸展开琥珀色的骨翼。靠着打入地面固定住的骨翼的支撑接下了亚贵妃的身体。
命一边放下亚贵妃一边说道:
「亚贵妃,果然还是我——」
「不行,交给我」
这不是单纯的任性。既然对手比自己强,那么拥有防壁的自己才应该在前。身为第二位的亚贵妃一直以来都是像这样打头阵的。
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亚贵妃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重新架起刀。
然后亚贵妃刚想往前一步就察觉到刺入背后的视线。因此对着不安地、不知所措地望着自己的命说道:
「谢谢。帮大忙了」
将率直的感情说出口后,命残余的白色皮肤变得通红。与平常没什么变化的反应,让亚贵妃即使处于战斗中也平静了下来。
——我要冷静。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根本没想过有一天能和命一起战斗。要说这是幸运也是幸运吧。
亚贵妃指向比刚刚要稍微扭曲一些的世界的境界线说道:
「那个洞穴还能保持多久?」
「大概还有一二分钟」
「我知道了。大概还来得及」
在这期间将敌人赶回去,把佐佐良带出来。
在有限的时间里拼尽全力。这样的话应该能做到。亚贵妃重新握紧刀柄。
「相信我,命」
为此而做出的努力应该足够了。
没有不流血的日子,身体总是会伴随着疼痛。
即使如此还是走过来的自己,应该足够强大。
亚贵妃望向前方。命依然想对她说些什么——但命不经意间看到后方后皱起了眉头。她紧紧地盯着什么点头:
「嗯,我知道了」
「命?」
亚贵妃被带着往后看去,大约二十米的后方,在环形山的边缘处往这边下来的一群人。
并非机关的异能者。他们装备着枪,在注意到亚贵妃后吵嚷起来。
「有了,是那个女孩」
「在一起的是《鵺》吗?佐佐良也在吧」
「正好。上头也说了如果发现志夕跟《鵺》有什么勾当杀掉也没关系」
危险的对话让亚贵妃和命面面相觑,亚贵妃自嘲地开口说道:
「是七峰的私兵吗。选的时间和场所还真是最糟糕呢」
「我来阻止他们」
命推了一下亚贵妃的肩膀,转过身。
下个瞬间,纤细的骨翼在她的背部伸展开。子弹向着为了庇护亚贵妃而展开的双翼倾泻而下。
飞散的锈粉。
回响的脆声。
纤细的骨头的强度似乎比起那龟壳雕塑一般的外表要强得多。被阻挡下来的子弹不断落到命的脚边。但即使如此,如雨点般射下来的子弹还是击碎了骨翼的各处。
闪着光飞散开来的碎片让亚贵妃吓了个激灵。这时男人们喊道:
「是怪物!不要停下攻击!」
「快杀了,人要来了!」
真是危险的对话,但亚贵妃比起对自己的杀意,更不爽对着命的「怪物」这一词语。
身体变质了的少女背对着亚贵妃苦笑。
「亚贵妃把精神集中在那边。没事的。我会在不杀了他们的情况下想办法的」
这道声音所蕴含的是非人之物的自信——以及自己与人类不一样的达观。
被人畏惧也好、被人厌恶也罢,都当成理所当然一般接受下来。
与在那个水族馆所见到的遥远的微笑同样。
仿佛在这个世界独自一人——
「命」
伸出了手。
手中的白线全是为她而编织的。
将自己的力量所生成的丝线仔细编织。
回过头的命看到亚贵妃手上的东西后瞪大了眼睛。
「亚贵妃,这是」
「抬起头」
在生锈的头发上披上的东西。——那是由发着白光的细丝编织而成纯白面纱。
异界的风将面纱吹开。
琥珀色的骨翼向空中伸展。
在打开了世界的洞穴前,她的样貌充满幻想。
亚贵妃凑到异种少女的脸旁轻声说道:
「我不知道比你还美丽的存在」
抬头望着蓝天的憧憬的眼睛也好。
念出恋慕的文章的透明声色也好。
纤细的灵魂、为人着想的温柔内心也好。
全都那么的尊贵、耀眼。似乎只有她的周围世界才是五颜六色的。
从握住她小手的那天起,亚贵妃就不知道什么存在有如月命这般美丽。
「所以,请笑起来」
堂堂正正,不需要羞耻,泰然自若地在这里就好。
因为——自己的旁边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为了她而存在的。
命大大的眼睛睁到最大。
红光闪耀的双眸不一会儿就渗出了泪水。亚贵妃伸手拭去她的眼泪。
「别哭了,我不是在这里吗」
「但、但是」
「在我身边,命。只要有你在我就能战斗」
说完后亚贵妃放开了手。
背向命,面向洞穴。
右手拿刀,左手挡在眼前。
在侵略者面前,亚贵妃微笑道:
「只要有你在看着——我就会获胜下去」
这不是挑战也不是骄傲。
只是事实。
亚贵妃的左手生出光芒。形成与自动防壁相似的镜子般的东西,不一会儿光量增加了。
她将白光向着《鵺》打出去。
压倒性的,烧尽一切的热。周围的温度一瞬间升高了。
似乎连同敌人和他背后的佐佐良都一起淹没的光。
但却被《鵺》眼前的不可视的防壁挡下了。
『不纯的新娘。恶作剧过头了』
「我不是谁的新娘」
枪声从背后响起。但亚贵妃没有回头。因为那里有命在。
视野一角可以看到翻动的面纱。
那是亚贵妃的力量也是亚贵妃的思念。所以,命的双翼不会再受到损伤。
亚贵妃躲开带锈的刀刃向后跳去。
背部与命的背部碰到一起。
「呼吸相通呢」
「这种事是当然的」
命像是在闹别扭的话让亚贵妃笑了起来。
——心情很轻松。自然地笑了出来。
就像事先约好了一般,两人同时跳了起来。
一心一意地跳舞,背靠着背战斗。
双方都流着对方的血,两人渐渐变为一对生物。
支配全身的高扬感。亚贵妃像没有体重一般,只用两步就拉近了距离。
触手可及的距离。可以感觉到《鵺》警戒的气息。
『女孩啊,你是』
「永别了,我的敌人」
白刃一闪,《鵺》的手臂被切断了。
然后她丢掉了刀,相对地左掌触碰到《鵺》的胸口。
不厌恶铁锈的白手。
零距离的遭遇。
亚贵妃抬头望向异形微笑道:
「在这个世界毁灭之时、再会」
凝缩的力量结晶。
光柱贯穿了准备关闭的洞穴。
然后一切——都被白色的世界所掩盖。

2

主题

29

帖子

136

积分

翻译菌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4
金币
89
荣誉
0
人气
4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9 14: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奥利奥 于 2020-2-2 21:56 编辑

9 将一切奉献给你





如果要谈及往事的话。
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呢。还记得初次见面的那天吗?
那个时候,你特别美丽。
我至今为止一直都被你的那份美丽所拯救。
从绿色的公园望向的大海,无边无际。
在小时候的自己看来,这仿佛就是让自己知道世界的界限的鸟笼。
亚贵妃把腰靠在护栏上,打算拨开落在脸颊上的头发结果手指挥空了。不由得笑了出来,旁边的命吃惊地问道:
「怎么了、亚贵妃」
「没事。我还没习惯头发的长度」
在研究所发生冲突后的一周,在那个战斗中被伤到的头发现在已经剪短到了齐肩长度。
同时,由于恢复到原本姿态的影响,命的头发变为了齐腰长度,她扑哧一笑。
「学校的大家都吓了一跳呢。都在问是不是交换形象」
「这挺新鲜,也蛮不错的」
亚贵妃转动眼球看向命。
她的侧脸是跟人类同样的肌肤。恢复成黑茶色的双眸现在正眯着眺望水平线。
那一天,变为原本姿态的命也是同样眯着眼睛望着关闭的洞穴。
没有问她「不回去吗」
因为早就知道她的回答了。
所以亚贵妃为了这之后而奔走。
因为这件事而判明为《鵺》的命,在亚贵妃和绿谷的主张下由机关管理。之所以能够通过,七峰的背叛浮出水面一事影响很大吧。混乱中七峰谦行踪不明,佐佐良虽然留下了一条命,但仍然没有意识,相对的命通过那些失去意识的男人公开了七峰的「事业」。
之后一连串机关内的问题被揪了出来,现在正处于内部斗争的最高潮。
这其中,命在「协助机关的研究」这一条件下被允许存在可谓是幸运吧。不过,就算不允许亚贵妃也打算行使实力。
「不要盯着看啊,亚贵妃」
命白色的手指捂住脸颊。
并不打算偷看的,不过不知什么时候就被她的侧脸迷住了。亚贵妃回过神微笑道:
「抱歉,我觉得太美了」
「因为研究所的人修好了……」
原本命的表层涂料就是七峰饲养的研究者们所施加的东西。之后被机关调查追究,结果给命倾注了更高级的技术。
现在几乎完全从这个世界的空气中阻隔开。
即使如此——只有呼吸毫无办法。
『再怎么从这个世界的空气中庇护她,只要没城堡的话,这世界对吾等来说就是毒沼。如果是这里的话也许会不一样……』
那个时候,异界来的《鵺》所说的话是事实。
只要在这个世界呼吸,命身体的内脏就会一点一点地被侵蚀。就算再怎么清洗,再怎么用药剂来延长生命,极限也终将会到来。
所以,必须在那天到来为止改变一切。
「只要有城堡的话……」
「亚贵妃?」
「啊,不。没什么」
亚贵妃以笑容回应了疑惑的命。交叉握在一起的手放在膝盖上。
——只要有异界领域,命就能活下去。
《鵺》在那大树周围没有氧化。只要再次确保那种场所的话命就不会无谓地损耗生命了。
所以接下来该考虑的,是如何获得领域,以及如何控制。
「——希望有侵略」
并非至今为止的单纯地驱逐《鵺》。如果想得到什么的话应该可以得到一些的。
这是绝对不能表明给命的目标。亚贵妃自言自语地呢喃,紧紧握住自己的手。
这时,从旁边传来平稳的声音。
「我说,亚贵妃。要不要从这个小镇出去?」
「诶?为什么突然之间?被谁做了什么讨厌的事吗?」
「不是这样。大家都对我很好。脖子上的枷锁也去掉了……」
命微笑着,眼睛清澈无比,就像不让多余的感情流露出来一般。
眼瞳倒映了天空呈现出蓝色。亚贵妃暗自倒吸了一口气。
从这对眼眸中,无法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一抹不安划过心头。
但是——
「不会出去的。因为这里还有要做的事」
异界的接触点就只有川濑良市。离开这里命就没法得救。
不想要什么浅眠一般的片刻幸福。
为了不让她死去,为了这个幸福,自己才战斗的。
亚贵妃偷偷怀着这样的愿望,看向命。
「没事的。我绝对会保护你」
「亚贵妃」
「没事的。无论什么样的未来……只要有你在我就会幸福」
手牵着手,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只要对方幸福便足矣。看到对方幸福的样子自己也会幸福。
在这无常的世界中,无论有多少折磨,即使不被任何人理解。
只要在一起就没事。一定就连理所应当的日常都会觉得怜爱吧。
所以,祈祷、战斗。
为了即使在这鸟笼之中,即使被锁在黑暗之中。
也能握着她的手。
全部都是为了这幸福的梦。

2

主题

29

帖子

136

积分

翻译菌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4
金币
89
荣誉
0
人气
4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9 14: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奥利奥 于 2020-2-2 21:57 编辑

0 终有一天,会将你



白色的船在无尽的海面上远去。
那艘船的目的地,一定是自己永远到达不了的场所。
命咀嚼着这份心情,用手指梳了梳自己的长发。
——身边的亚贵妃,在日光下美得没有一丝阴霾。
她说不会从这个小镇出去。志夕亚贵妃是废城机关的第二位。她应该没有放弃自己的任务到外面去的选项吧。命对此打心底感到遗憾。
还有、三年。
这是亚贵妃还能自由的时间。
一到二十岁,她就会成为机关的新娘,变为某人的东西。然后背负产下子嗣的任务。
真是时代错误的宿命。但亚贵妃决不会悲叹。她会骄傲地抬着头。
她大概会保持无败变为下一个她吧。
但是——这究竟是不是幸福呢。
「只要有我在就会幸福……亚贵妃真是的,一直说这种话」
「这是真的啊?」
亚贵妃回答得毫不羞耻,堂堂正正。
没有怀疑这份心情。亚贵妃一直在为命着想。
最初的「不要放手」的愿望,也一直遵守着。
所以,一想到终有一天要放开手的时候。
「亚贵妃,过度保护了」
命咽下弥漫在口中的血味。
这个身体还能存在三年。对此并不觉得惋惜。
如果想活下去的话,那个时候就从洞穴回到自己的故乡了。也有祈愿着亚贵妃的幸福,互相分别这一道路。
但之所以没这么做,是想看到她的幸福。
三年就足够了。有那么多时间的话,就能看到亚贵妃的人生分歧点了。
即使没她强也好,只要她能够和打心底爱她的人获得幸福就好。
只要能确认到这点的话自己就是幸福的。没有任何后悔。可以夸耀自己的一生然后死去。
但如果,那之后亚贵妃没有获得幸福的话。
——这样的世界究竟有没有延续下去的意义。
「亚贵妃,要好好获得幸福哦」
「突然之间怎么了。现在就很幸福啊」
「不是这样」
命停下话语,在护栏上站起来。
将侵蚀身体的空气吸满胸腔。忍着疾走于全身的疼痛,微笑道:
「要是有一天,能出现比我还要爱亚贵妃的人就好了」
愿她的一生充满爱。
即使忘记不断腐朽的自己也没关系。
丢掉一切过去的事物,成为美丽的,不受伤的存在。
被谁爱着,思念着那个人生活下去。
所以——
「完全没这种人。除了命」
「亚贵妃总是说这种……」
两人一同走下去。
这仿佛谎言一般的梦。
绝对无法实现的梦。
命微笑着,把手伸向空中。
「我会陪伴亚贵妃直到生命尽头。只有我,是为了亚贵妃而活的」
所以,如果她无法获得幸福的话。
就让她在这个世界获得自由吧。带着爱将她杀死,共同远走他乡。
与七峰期盼的一样,但带着纯粹的爱情。
即使亚贵妃的死导致这个城镇被破坏也没关系。即使以她为苗床绽放的城堡毁灭了这个世界也没关系。
她无法获得幸福的世界——不延续下去也好。
这是不带一丝迷茫的想法。
「命,念些什么吧。我想听你的声音」
「我什么都没带啊……」
探望佐佐良后来到了这里,现在双手空空如也。亚贵妃只是对着呆住的命微笑。这份余裕让命叹了口气,在护栏上坐正。
在命坐正姿势后,脑海中突然闪过之前念过的书。
「——『不,即便我不能蒙受上天的谅解,不能获得世上人们的理解,只要您、只要您一个人能够理解,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爱着您』」
我爱着她。
即使这份心情跟她不一样也没关系。
即使永远无法传达,那永远持续下去就好。
所以,杀了她的那一天一定会到来吧。
为了不让其他人吞噬她。在别人吞噬她之前。
「『她不是别人的东西,她是我的。如果要把她让给别人,我宁可先杀了她。
我舍弃了父亲,舍弃了母亲,舍弃了生养我的故土,跟随着那个人走到了今天』……」
歌颂的声音远远传开。
天空湛蓝。
少女述说爱意。
赌上自己美丽而丑陋的思念。向绝对不会改变的幸福祈愿。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度过共同的时光。
直到世界终将毁灭的那天。
渗出的泪水、有着血的味道。
希望有一天能出现比我还要爱她的人。不然的话——

2

主题

29

帖子

136

积分

翻译菌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4
金币
89
荣誉
0
人气
4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9 14: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奥利奥 于 2020-2-2 21:58 编辑

后记



咕咕,不知道还会不会翻。
姑且补充几点
·文中引用了太宰治的《駆け込み訴え》,就是《狂烈告白》或者《越级申述》。在我的译文中是直接对台译版本稍加修改直接引用的。原文中的あの人我都换成了她,所以跟中文一样,原文也听不出是男还是女ta。
·文中最后一句话其实是在后记之后的。
·古宫九时跟百日百合的作者经常有互动,本书也是在共同摊位贩卖的。虽然百日百合火了,这本书凉了。
·喂血那段居然是手指,我之前初略看的时候还以为是划破嘴唇亲亲喂血,可恶啊!
·我要看BE!(震声)

3

主题

1343

帖子

211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937
金币
1029
荣誉
0
人气
30
发表于 2019-12-19 14: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127

主题

2307

帖子

3110

积分

图书委员

鴿子desu

Rank: 18Rank: 18

天命
2360
金币
13992
荣誉
10
人气
512
发表于 2019-12-19 17: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大佬!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0

主题

210

帖子

54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18
金币
26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2-19 18: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42

主题

951

帖子

2103

积分

图书委员

|ω・)つ且

Rank: 18Rank: 18

天命
1548
金币
15037
荣誉
20
人气
115
发表于 2019-12-19 19: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大佬 坐等百合 (つ・ω・)つ

3

主题

1343

帖子

211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937
金币
1029
荣誉
0
人气
30
发表于 2019-12-19 20: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0

主题

1

帖子

330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97
金币
13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2-19 20: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14:38 , Processed in 0.06693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