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楼主: 柚子鹿
收起左侧

[游戏活动] [8.5W字]暂无题,自码TS小说(05.11更新part11)

  [复制链接]

23

主题

78

帖子

308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306
金币
264
荣誉
1
人气
7
 楼主| 发表于 2020-5-11 20: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期天,下午三点。

我看着房间试衣镜里的自己,皱起了眉头。镜子里的我穿着一身经典的白T和热裤,没有一丝一毫的装饰,朴素到了极点。这是我平时最常见的穿搭,既不惹人注目,穿着也很舒坦。但我现在却对这身衣服产生了相当的不安。

「会不会太素了点?」

镜子里的我别扭地摆动着身体来回审视,像极了一个正在为约会的衣装而烦恼的恋爱少女。

但很可惜的是我并不是要去约会,而是去面试。

为了解决生活费短缺的问题,我在网上找了一份面包店的兼职。地点就在我的公寓和大学城中间,工作内容是从早上六点半到七点半,下午四点半到五点半的收银工作,时薪25元附带早餐。虽然因为课程冲突的关系不能每天都去,但至少能保证伙食费。

距离约定的面试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犹豫了一下,最终拿起手机开始寻求他人的帮助。

联系人列表里有相当多的人,但大部分是不太熟悉的同学和未曾素面的陌生人,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寥寥几人可以求助。

林朗?

嗯……找男生问这种问题有些为难,况且我也不想找男生问这种问题,总觉得怪怪的。那么其他的男生也都pass。

董一婉?

可以倒是可以,但她不了解我的苦衷,我也不好提奇奇怪怪的要求。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

林笑姐。

虽然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她恶作剧的笑容,但眼下林笑姐是最合适的人选了,更何况我的衣服全是她买的。

无奈之下拨通了她的电话,一阵铃声后,林笑姐的声音响起。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在说林笑姐姐最漂亮后开始留言……」

当机立断地挂断了电话。

几秒钟后,手机响起了林笑姐的电话。这种戏码,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角色似乎互换了。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

「是我错了!我不玩了!」

默默叹了一口气。毕竟有求于人,我也不为难林笑姐了。

在电话里向林笑姐说明情况后,电话里的她沉默了一会儿,马上给出了答复。

「衬衫配上裤裙,外搭一件雪纺外套,鞋子就穿坡跟凉鞋吧。」

「雪……什么裙?」

对这些女装术语完全没有概念。

「面试什么时候开始?」

「还有一个多小时。」

「你在家等我。」

林笑姐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后,门外响起了门铃声。林笑姐正式的住所是在林家本家,但似乎并不常回去,大部分时间住在不知什么地方,即使是林朗也无法掌握林笑姐的位置。据林朗说,就算林笑姐是十分钟内出现在身边,也不能保证她十分钟前还在本市内。

正当我准备开门的时候,门却被打开了。林笑姐斜靠在门口,身穿紧身衣和短皮裤,头发扎成高马尾,手指转着钥匙串,看到我后抬起墨镜,很酷地说了一句。

「Hello, my sugar baby.」

这个造型虽然不是我的菜,但在不少男性和部分女性眼里绝对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如果告诉我这个人真的包养了糖宝,我也不会觉得奇怪就是了。不过这种情况下应该是sugar mama?

「你为什么会有我公寓的钥匙?」

「搬家的时候找房东要了一把。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放心吧,我不会干坏事的。你看,就算你在家,我都是先按门铃再开锁进门。」

无奈地低下头,招呼林笑姐进门。

「欸?不没收吗?」

我无言地向她伸出手,她护住钥匙,激烈地摇摇头。

一阵闹腾后,我俩来到了卧室。

「真是朴素的房间啊,作为女孩子有些失格了。」

恶狠狠地等了她一眼。

「咳咳,那么,我送你的那些衣服呢?」

我指了指角落的箱子。

「你没把里面的衣服挂出来吗?」

「谁会在卧室挂满女装啊!」

「这可不行,有些衣服是不能长时间叠放的,必须挂在衣架上。」

林笑姐说着便把箱子里的衣服全倒在了床上,然后一件件地分门别类,挂在了衣橱里。虽然很想阻止,但这些衣服说到底都是她买的,只能任她倒腾。

「这几件,你试试看。」

林笑姐留了三件衣物在床上未收起,大概就是她在电话里说的那几件。

「这是……裙子?」

我捡起一件黑色的短裙,向林笑姐发问。

「不是裙子,是裤裙。」

林笑姐将裙摆分开,把裤裙的构造展示给我看。

「这个季节穿西装裤肯定不合适,热裤和短裙又不正式,这种裤裙恰到好处,而且也不用担心走光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它不是裙子,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确实如她所说,这并不是裙子,有着分腿的裤腿。但由于裤腿设计成了裙子的样式,所以看上去跟裙子差不多。

「有没有其他的适合面试的下装?」

「有哦,包臀裙。」

这个我知道,很色。

果断摇摇头。

「那还是裤裙吧。」

上装是一件无袖衬衫外搭雪纺外套。董一婉经常穿雪纺的衣服,林笑姐挑选的这件和董一婉的相比少了碎花图案,仅有些许类似蕾丝的折边,勉强能接受。

「嗯……那就这样吧。」

林笑姐微笑地看着我。

「我要换衣服了。」

总觉得这个场景似乎似曾相识。

「我要换衣服了!」

换完衣服后,我摆弄着裤裙的下摆,在镜子前扭扭捏捏地转着身子。虽然这些衣物看上去没什么花哨的地方,但都穿在身上后却不可思议地衬托出了女性的魅力。裤裙和衬衫都是收腰的款式,而雪纺外套则很宽松,轻轻摆动身体,纤细的腰肢若隐若现。裤裙腰线很高,外套下摆也很长,增加了下身的视觉长度,再穿上坡跟凉鞋后,即便是我这个身高也能营造出模特一般的视觉效果。不得不说,林笑姐的衣品确实很好。但是……

「这不就是真真正正的女装了吗!」

「事到如今了你还想啥呢?面试中给人的第一印象可是相当重要的,难不成你想穿成一身工地民工装去?面包店也算是注重外形的店铺,不穿好点怎么行?」

「可是……」

「哎呀,没什么可是,时间也不早了,再拖下去可要迟到了,赶紧出发吧!」

林笑姐推推嚷嚷着把我带到了公寓外。我像是一只被赶上架子的鸭子,迈着短腿一步一步地朝着从未设想的道路上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穿上这身衣服后街上的行人对我的关注度明显比以前高了不少。尽管这座城市以美女如云出名,但我和林笑姐的组合依旧十分显眼。身材高挑的她帅气有型,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我则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实际上是因为我不认路)。不知是不是祖血影响到了,我变成女性之后的容貌与林笑姐有几分相似,所以我们俩看上去就像是一对亲姐妹似的。

仅仅只是衣服的变化就能引起如此大的差异,女生还真是辛苦啊。不过回想起自己还是男性的时候,对街上穿着好看的女性确实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去确认长相。但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作为男性时候的失格。

一阵胡思乱想后,我们踱步来到了面包店前。林笑姐嘱托了几句面试的关键技巧后便向我挥手道别。
面包店的店面不大,大概是家庭营业。推门进店,暖黄色的灯光配上面包香甜的气味,令人心神舒畅。装潢不算高级,但细节相当用心,看得出来店主人灌注了不少心血。这个时间点,店内没有客人,只有收银台处站着一个约莫十岁出头的小男孩。

「请问,你是店家的孩子吗?」

男孩抬头看着我,打量了一番后说道。

「你是来面试收银员的吗?」

「是的,请问联系人林先生在吗?」

「我就是。」

「欸?」

面对我的疑惑,男孩皱着眉头,似乎很不开心。

「我就是在网上发布招聘信息的林先生。面试的人是我妈妈,她现在在后厨,你稍等,我叫她出来。」

男孩年纪虽小,行事却是一副大人模样。他走进店内深处后过了没多久,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性和他一起走了出来。

「妈妈,她就是来应聘的。」

外国人?眼前这位女性怎么看都是外国人吧,无论是深刻的五官,一头完全不像染色的金发还是清澈的碧眸。这个城市的外国人并不少见,但在本地开店的外国人我还真没见过。既然是外国人的话,那么面试就得用英语了吗?不过外国人也不见得都是说英语的,万一是法国人德国人什么的?印象中法国人好像也会说英语来着?

「那个……Bonjour,I am ……」

应聘者的英语是什么来着?

「说中文就行,我能听得懂。」

女性看见我慌张的神情,掩嘴笑道。都说白人容易显老,但眼前这位女性尽管已是为人母的年纪,但容貌却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笑容也很有气质,不由地被她吸引住了。

「啊,好的!我叫时恬,是来应聘收银员的。」

「嗯,详细的事宜到里面来说吧,一一,帮忙看一下店。」

男孩应了一声,回到了收银台,低着头嘀咕了一句。

「明明不招也可以的。」

穿过她刚刚出来的门,里面似乎是生活区,与店内的装修相比,要显得更加破败,有着些许年代感。她带着我来到了一间类似客厅的房间,同样很简陋,桌上和茶几上还摆放着孩子的作业,看得出来平时并不经常接待外人。女性见状有些不好意思,匆忙收拾了一下后,和她一起坐定。

「真是不好意思,平时没什么时间整理,有些杂乱。我是这家店的店主,安娜·史密斯,叫我安娜或者店长都行。」

完美的中文,并非如播音腔般字正腔圆,相反还带着本地的口音,但正是这口音才令人觉得完美,地道得令人感到有些违和。

「店长的中文说得真好啊。」

店长像是猜到了我会这么说一般,轻笑着说道。

「我在中国呆了十多年了,都快和在故乡的时间差不多了。说回正题,时恬小姐还在上学吧?」

「嗯,就在旁边的理工大。」

「那倒挺方便的,因为早上的工作时间比较早,很担心会不会影响到你学习。」

「没事的,我本来就不住在学校,平时已经习惯早起了。」

「因为我这里不能正式雇佣,只能算是兼职,所以工资都是日结,你觉得可以吗?」

「可以的。」

不如说日结更好,能拿到当天的伙食费。

之后店长说了一些相关的事项和细节,约莫十几分钟后,她带着我来到店内熟悉店面。再次回到店内的时候,小男孩旁边站着一个年纪相近的女孩。

「哥哥,陪我玩嘛。」

女孩正抓着男孩的手摇来摇去撒娇,看样子是男孩的妹妹。哥哥的容貌更接近中国人,是黑发黑瞳,但妹妹更像母亲,是金发碧眸,只是色泽比母亲更深。男孩此时虽然还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不肯陪妹妹玩,但时不时飘向妹妹的小眼神却出卖了他。

「一一,你就陪依儿玩一会儿吧。」

「不行,我现在在工作。」

看到母亲后,男孩的态度明显强硬了许多,显然是想在母亲面前逞强。但这么小的年纪就懂得帮大人做事,即使做得不太成熟,已经算得上相当懂事了。

「孩子很懂事啊。」

不由地感叹了一句。

「是啊,就是有点懂事过头了,我还是更希望一一能像她妹妹那样。」

「妈妈,我已经不小了,收银的工作也能做,为什么还要花钱雇别人呢!」

「你还要上学呢,乖,听话。一一,依儿,这位是以后在这里兼职的时恬姐姐。你们跟姐姐做一下自我介绍,以后见到姐姐要打招呼。」

男孩虽然很要强,但却意外地很听母亲的话,牵着妹妹的手来到了我的面前。

「你好,我是林一一。网上的招聘信息就是我填的,可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了!你要是做得不好,我可是会扣你工资的。」

「一一!」

被母亲训斥后,男孩不服输似的撇开了头。

「姐姐好,我叫林依儿,跟哥哥一样大是十一岁,小学五年级。哥哥比我早生了一会会儿,所以我就变成妹妹了。对了,我以后能跟姐姐玩吗?」

也就是说这两个孩子是龙凤胎,而且看样子还是混血。一个成熟的男性怎么可能拒绝一个金发混血萝莉?如果能叫我哥哥而不是姐姐那就更好了。不过一个男大学生满脸痴相让一个金发混血萝莉叫哥哥的话,铁定会被扭送到局子里去。

「可以呀,只不过要等下班以后哦。」

「好耶!」

林依儿与哥哥林一一的倔脾气不同,相当开朗。

「我也能陪你玩啊。」

林一一又嘀咕了一句。

「姐姐,你不要讨厌哥哥,其实他平时人很好的。今天大概是因为以后不能帮妈妈了所以在闹别扭。」

「依儿,乱说话!」

林一一出声辩驳,但涨红的脸已经出卖了他。

「嗯嗯,傲娇嘛,我懂的。」

「傲,娇?」

林依儿歪着头露出疑惑的表情。这副神情过于具有杀伤力,差点击沉了我。

「是这样的,以前店里早上忙的时候一一经常主动帮忙,但是这学期开始学校的校车不接送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学生了,得亲自送他们上学,所以得招人看店。」

差点脱口而出问爸爸的事情,但看样子这个家庭的家庭情况似乎比较复杂。

「姐姐这么漂亮,哥哥肯定也不会讨厌你的。」

「我去写作业了!」

林一一大声说着,低着头快步跑进了门内。

「两个孩子都很可爱啊。」

看到我对两个孩子的态度后,店长仿佛真正放下了心,对着我说道。

「是啊,都是很可爱很懂事的孩子。」

熟悉了一番店内的情况,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婉拒了店长挽留我一同吃晚餐的邀请后便回到了家中。兼职工作从明天早上就开始了,今晚得好好休息。

----------------------------------------------------------------------------------

第二天五点半我便早早地起了床,洗漱更衣出门,稍微迷了会儿路,步行来到店内正好临近六点半。我到店的时候店长一边忙着收银,一边抽空准备新鲜的面包。两个孩子则是很乖巧地在一旁吃早餐,林一一吃得很快,吃完后便主动帮母亲干活。这个孩子虽然性格有些犟,但却相当懂事。妹妹的性格则更加像这个年纪的孩子,摇头晃脑地吃着早餐,似乎还没有睡醒,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趁工作还没开始,我帮忙打理了一下林依儿的头发。在我的抚摸下,林依儿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出发前,店长交代了各项事宜,顺便把身上印着面包店logo的围裙交给了我,之后便骑着电瓶车载着两个孩子出了门。面包店并没有太多顾客,而且大多似乎是熟客,看到我后反而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早上的工作很轻松,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临近七点半的时候,店长回到了店内。询问了我工作的情况后,早上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顺便一提,早餐也是店里的面包,相当好吃。

吃完早饭,步行来到学校后正好赶上八点的早课。不知是不是第一天工作的缘故,到了中午比平时更加嗜睡,下课后困得食欲不振,草草吃过午饭后回到了公寓准备睡午觉。下午第一二节没有课,可以睡到两点多。不过第三四节似乎有课,印象中是……

游泳课。

一想到这个就一阵头大,连睡意都打消了不少。从衣柜中取出泳衣泳帽,端详了一阵后无言地放入了书包里。收拾衣物的时候,手机响起了短信声,是林朗的信息。

「好好睡个午觉,下午我会打电话叫醒你的。」

他应该也看出来今天的我格外地累,心中不由地涌现一股暖意。回了他一个犯困的表情后,便躺到了床上迎接美妙的睡梦。

下午两点半,林朗的电话准时响起。在按掉了三次之后,我终于离开了仿佛有着无限魔力的床褥。确认了一遍游泳课要带的东西便出门前往学校。林朗和董一婉在游泳馆门口等着,看到我后,便一起进入了游泳馆。

学校的游泳馆相当豪华,似乎是近两年新建的。即使不是游泳课的学生,也可以凭借校园卡半价入馆,对于游泳爱好者来说,来到这所大学可以说是物超所值了。但对于我而言,只会徒增烦恼。

「那么,一会儿里面见了。」

在更衣室门口,林朗向我和董一婉告别,我跟在林朗的身后和他一起走向男更衣室。

「时恬你去哪儿呢?」

董一婉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说起来我现在是女性,自然是要去女更衣室。

欸?女更衣室?

我为什么会这么自然而然地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要去女更衣室的话,也就是说,要和女孩子们,坦诚相见。这事儿很难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说我现在是个男性,那么大概算是好事,但这个前提根本不可能实现。现在我是女性,即使进了女更衣室,也是什么事都做不了,而且还得让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其他女性面前,简直就是羞耻play。

「不小心……走错了。」

「要是真走进了男更衣室,小心出不来哦。」

董一婉说着拉起我的手走向女更衣室。

「等一下!」

「怎么了?」

「可不可以不去女更衣室换衣服?」

「时恬,你该不会……」

一婉看向我的眼神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难不成是我的男性身份暴露了?

「你该不会是暴露狂吧?」

「啊?」

「哈哈哈,开个玩笑啦。好了,我们进去吧,时间不早了。」

我就这样被董一婉半强迫着拉着手进了女更衣室。不过万幸的是更衣室很大,相比之下人群相当稀疏。董一婉拉着我随便捡了个位置,便开始脱衣服。

「等一下!」

董一婉停下脱到一半的衣服看着我,此刻的她腰部腹部一览无余,甚至还能看到文胸的下沿。作为学舞蹈出身的女孩子,董一婉的身材相当好,我根本没有一丝把握能在她面前保持古井不波的心态。董一婉是我在大学的第一个朋友,用带着邪念的眼神看她毫无防备的样子令我产生了严重的愧疚。

「我去那边换!」

丢下话后,我拿起包匆匆换了个没人的角落。

「记得快点换完哦!」

董一婉的声音从看不见的地方传来,她似乎没有在意。听到她的声音后,我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她刚才的身姿——洁白的皮肤,毫无赘肉的腹部,盈盈一握的蛮腰,以及若隐若现的文胸下沿。我赶紧摇摇头把邪念赶出脑海,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泳衣,然后把头发盘起,戴上泳帽。成为女性后也有一段时间了,在董一婉的指导下,现在已经能独自绑一些简单的发型了。

从更衣室出来后,便来到了馆内,泳池有两个,一大一小。大的是50米标准泳池,小的是25米的。泳池边上已经有不少同学换好了泳衣,绝大部分是男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是在互相攀谈,但眼神却时不时地飘向了女生那边。我和董一婉来到泳池边的时候,男生们的攀谈声突然安静了下来,齐刷刷地看向了我们。

最担心的画面出现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早早换完泳裤的林朗向我们走了过来。男生们的视线从我和董一婉身上转移到了林朗身上,就算是我也能读懂他们眼神的台词。

现充赶紧爆炸!

毕竟换做我,大概也是这个眼神。但是现在我的立场却是在被捕食的一方,心情复杂。

「嘻嘻,挺有胆量的嘛。」

董一婉用手肘顶了顶林朗,笑嘻嘻地说道。

「什么胆量?」

林朗则是一副不解的样子。董一婉向边上的男生们努嘴,林朗会意,无奈地说道。

「习惯了。倒是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我也习惯了。」

可恶啊,这就是人生赢家组吗!一个习惯被人嫉妒,一个习惯被人欣赏。而与游刃有余的人生赢家二人组形成鲜明对照的我,面对男生们赤裸裸的目光,正不安地扭动着身体,躲在两人的身后。

「这么漂亮的身子,藏藏掖掖的多可惜,嘿!」

董一婉忽然抓住我的双肩,把我向人群的方向推去。

「一婉!」

我张牙舞爪地向董一婉扑去,但练过舞蹈的她身手敏捷,完全抓不到。在我们嬉闹的时候,耳边似乎隐约地听到了男生们低声的赞叹。但我们俩把林朗当做柱子绕着转的时候,赞叹声又变成了诅咒声。

嬉闹一阵后,临近上课时间,体育老师也从更衣室走了出来,招呼大家按照上节课的队列排好队。就在大家开始整理队形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视野。

她穿着白色的竞速泳衣,不像董一婉那样高挑,也不是我这样的贫瘠,而是恰到好处地诠释了黄金比例的女性之美。因此即便是这种普通的泳衣,穿在她苗条却又凹凸有致的身体上也别有一番韵味。不如说这种朴素的泳衣与诱人的身段产生了意外的反差感,令人移不开视线。与曼妙的身材交相辉映的是她精致的五官,不似网红蛇精脸般夸张,却又巧妙地规避了黄种人的扁平。小步跑向人群的她正用嘴叼着皮圈,双手盘着头发。这个姿势完美地利用了容姿与身姿各自的优点,将它们融汇成了一个更具美感的整体。

这个整体的名字叫沈有玉。

班上的人像是星火燎原般,先是几个人,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转向沈有玉,甚至包括了女生们。但与看到我和董一婉时候的氛围不同,没有悉悉索索的议论声,所有人都沉浸在对美的欣赏中。除了两个人以外。

「喂,怎么是沈有玉啊!」

我戳了戳身边的林朗,他也看到了沈有玉,用比我想象中更加平静的声音说道。

「看到她上次来买泳衣就大约猜到了。」

说起来,在那个时间点买泳衣,确实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是为了给游泳课做准备。而且上节课老师似乎也说了有个人请假了,现在想来,那个人应该就是沈有玉。

「那咋办啊?」

「还能咋办,凉拌呗。」

看到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忽然心底冒出了一股无名怒火。我知道林朗心中还没有放下沈有玉,所以才会用这副故作无畏的态度来掩饰自己。我现在也能猜到他俩分手的大致原因了,就是因为这个臭小子别扭的性格,不懂得跟对方好好交流沟通,才会落的这幅下场。

沈有玉似乎也注意到了我们,视线在我和林朗身上多停留了一阵,之后也假装无事发生般走进了队列中。
得,这俩都是闷葫芦。

沈有玉找了个远离我们的位子排好了队。老师在点完名后,开始讲今天的课程内容。由于班上的水平参差不齐,从完全没有下过水到精通多种泳姿的都有。为了照顾初学者,课程的定位实际上是面向无基础人士的。因此第一节课的内容仅仅只是下水熟悉泳池和练习水下憋气。练习憋气是两人一组,一人下水憋气的时候另一人负责照顾憋气的人,以防出现意外。班上正好是偶数人数,分组按照自愿原则。老师给了一分钟找搭档的时间,人群开始活动起来。

「喂,好机会啊!」

我抓住林朗的肩膀,锁住了他的行动。但他的个子太高,看上去像是我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一般。

「什么好机会?」

「还装傻?去找沈有玉做搭档啊!」

「算了吧,我随便找个人就行。」

「开什么玩笑,那万一她被别的男生勾搭走了怎么办?」

目光投向沈有玉,已经有几个胆大的男生正在邀请沈有玉了,但是她似乎有些为难,而且眼神时不时地往林朗的方向看去。这点小心思,局外人看来简直一览无余好嘛!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么能白白浪费?

「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她要找新的男朋友也是她的自由。」

真的是,恨铁不成钢!

我咬咬牙,稍微用上了一些吸血鬼的力量,将林朗往沈有玉的方向推去。林朗突然吃了力,身体没稳住,倒向了沈有玉。看到林朗向自己扑来,沈有玉有些惊讶,但却没有躲开,而是接住了林朗的身体。

「对不起,脚滑了一下。」

林朗慌张之下开口道。

「没,没事。」

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沈有玉显得有些拘谨,但却没有抗拒,抱住林朗的手也没有松开。

「喂,小伙子你哪来的?排队知道吗,排队!」

一旁的男生早就看林朗不顺眼了,这下又扑在了新来的美少女怀里,终于憋不住怒火开始和林朗杠上了。几个男生围在林朗身边,气势汹汹地盯着他。

「他是我的搭档。」

情急之下,沈有玉出声为林朗解了围。我在一旁无声地握了握拳,心里暗叹一声nice,表示异常的欣慰。
那几个男生表现出了十分可笑的扭曲神情,混杂着怀疑,愤怒,羡慕以及不可思议。仿佛是为了宣告一般,沈有玉再次语句清晰地说道。

「他就是我练习的搭档。」

面对两次确凿的宣告,男生们也没法再纠缠沈有玉,一个个咬牙切齿骂骂咧咧地转身离开。

「御姐,萝莉,美少女,怎么全是他的!」

我和董一婉可不是他的哦,虽然美少女暂时也不是。

确认那对令人操碎心的分手情侣有惊无险地相会后,我满意地拍了拍手,能帮的已经都帮上了,剩下的就看他俩的造化了。转过身对一旁的董一婉说道。

「好了,我们开始练憋气吧。」

但是董一婉正一脸怪异地盯着我。

「嗯?怎么了?」

「你们认识那个女生?」

「是啊,林朗的前女友,旧情未了,帮他一把。」

董一婉听后,大大地叹了口气,一脸服了你的样子说道。

「你啊……」

----------------------------------------------------------------------------------

做完准备运动后,我们下了水。沈有玉无言地与我相对而站,却没有看向我,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泳池的水面。水面在人群的运动下泛着微微的波浪,将她的下身扭曲成破碎的形状,看不真切。自分手以来,这似乎是我们第一次交流。从分手到现在也就过了个把月,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在这段时间里,沈有玉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头发短了些,人似乎瘦了些,最大的变化则是打了耳洞。今天要上游泳课,没有戴耳钉,只能看到耳洞,有些失望。

她的性格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从前的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陌生人前大声宣告我们的关系,而今天她却在初次见面的男性面前,出声替我解围。这些细微的变化令她的形象产生了些许的陌生感,在她这段不存在我的人生中,她正在改变着,不需要我就在改变着。而在更加长远的未来,她还将继续改变,无论是朝好的方向或是坏的方向。我突然意识到,她的人生,似乎并不需要我的参与。那个曾经依偎在我身边的女孩,从来不是谁的附属。

「你打耳洞了啊。」

在无言的沉默中,我率先开口。我们的关系与其说是分手,更像是吵架。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后,双方都冷静了许多。但一上来就故作亲近过于失态,但刻意保持冷漠却又显得画蛇添足。

「嗯。」

她对于我提起耳洞的事情似乎有些意外,下意识地摸了摸耳垂后才开口应声。或许她的脑海中预演过我将会说什么,但看起来并没有猜中。不知为何,我有些好奇她会猜些什么。

「毕竟上大学了,稍微改变一些形象。」

她旋即又补上了一句。

「也是,上了大学改变一下形象,也能让自己的心态发生一些改变。」

紧张,由于逐字逐句考虑话语带来紧张,这份紧张感让我一下子回忆起了与她在一起的时光。她的形象不再陌生,而是与曾经的样子重叠了起来。

沈有玉的性格,十分的难以捉摸。无论是在一起前还是在一起后,我都把握不准她的心情。倒不是因为她总是阴晴不定,相反,她的表情至始至终都难以看出喜怒哀乐。说话很轻柔,仿佛猫踩在地毯上,听不清她的感情。我至今仍未知晓她在第一次拒绝我的告白后,又是因为什么而在一个月后突然又接受了。我曾不止一次询问,但她总是说些模棱两可的话。与她吵架分手,或许也是因为我在心底已经对这种相处方式感到了疲惫。

「你也是啊,上了大学之后发生了挺多变化。」

沈有玉说这话时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但说罢又动摇起来,手指不经意间试图撩起不在耳边而是裹在泳帽中的鬓发。撩发是她紧张时常有的小动作。我有时挺痛恨自己这敏感却又半桶水的观察力,倘若完全不曾察觉,那么自然可以心安理得。但察觉了却又一知半解,如鲠在喉,还不如不知道。

沈有玉看出了我的为难,眼神从我身上向一旁的时恬飘去。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时恬,她正在用一眼就能识破的方式偷窥我们,看到我们的视线后夸张地和董一婉说着话试图掩饰。

「那个女生,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她看着时恬向我问道,侧颜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不出她的心情。

「当然不是。女朋友哪会把自己的男朋友推给前女友。」

我稍稍改变了下说话的方式,比以前更具侵略性。时恬说的或许没错,我有时候就是太思前想后磨磨唧唧了。反正现在已经分手了,至少处境不会变得更加糟糕。

沈有玉没料到我会这么直接。之前的对话都在极力避免我和她的感情问题,即使是提到时恬,她也没有用现任女朋友,而是省略了现任。我这一句话,一下子把藏在水面下的问题暴露出来,不再摇曳破碎,而是清晰可见。

「那我对你的了解似乎还不够,我还以为你的喜好变了呢。」

但我更没料到她会比我更加直接。她的目光瞥向了一边,不是我也不是时恬的不知何处,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了可辨的神色。虽然只是些微,只是一瞬,却是绝对不会看错的神色,这个叫做吃醋的神色。
当我还想说什么时,老师的指令像是在掩护沈有玉似的,不早不晚地横插一足,又或者是沈有玉算好了时机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在老师的哨声下,沈有玉拉着我的手,蹲入了水面下。牵着手是为了让搭档能够随时掌握憋气人的状态,如果憋不住了就可以捏紧,让搭档及时把人从水下拉起。我牵着沈有玉的手,触感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由地用拇指抚摸了一下。但与从前不一样的是,她并没有放任我的行为,而是恶狠狠地用指甲掐了我一下,有点疼。

第一次入水的时间是三十秒。在这段时间里,我反复地咀嚼着沈有玉刚才的表情,在一遍又一遍的确认后,那股难得的表情却又模糊起来,仿佛随着沈有玉一起入了水,看不清正体。三十秒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在老师的哨声下,我拉了拉沈有玉的手,得到信号后她从水下站了起来。水滴从她的皮肤和泳衣表面划过,滴落,留下的小水滴愈加衬托着皮肤的白皙,散发着诱人的魅力。不得不承认,当初追她有一大半原因是馋她的身子。这副从未见过的泳衣姿态,更是将她的美衬托得淋漓尽致。

沈有玉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表情混杂着得意与不满。今天的她,表情意外的丰富。

「你怎么选了游泳课,我记得你不喜欢游泳吧。」

我曾经为了看女朋友的泳装,邀请过沈有玉去游泳,但她以不喜欢游泳为借口拒绝了,没想到会在这里以这样的形式实现。

「其他的体育课都被抢光了,只剩马拉松和游泳了,没办法。」

「那跟我们的情况一模一样啊。」

「我们?」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那边那两个女生,矮个子的叫时恬,算是我的发小。高个子的叫董一婉,大学刚认识的。平时都是我们三个一起活动。」

刻意强调了一起活动,悄悄观察着沈有玉的表情,想要再次确认那表情的真相。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想看她们的泳装才选的游泳课,为了补足以前的遗憾。」

结果不仅以失败告终,还被反将了一军。

「我看上去像是那种人吗?」

「在泳装店的时候你不还亲自给人换泳衣吗?」

沈有玉的依旧是面无表情。但这股面无表情是强装出来的,从缝隙中泄露着恶作剧的调侃。

「那是……」

「那是误会。」

沈有玉抢答道。看着我发愣的表情,沈有玉难得掩嘴笑了。这股笑意,带着不知名的释然,她像是放弃了什么,又像是得到了什么,继续说道。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不仅察觉不到别人的心思,也察觉不到自己的心思。」

「你倒是变了不少。」

「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

「对你来说好,对我来说坏。」

「那可真是天大的好方面。」

我们像是一对老朋友似的,互相调侃,不同于以往的情侣间的氛围。我心里那点残存的,对沈有玉的执念,被这氛围所影响,一点点地消融在泳池的水中。笑过之后,她的表情忽然蒙上了一层阴翳,像是释然的后劲。

「林朗。」

她开口,神色肃穆。

「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消融在泳池中的那些执念,在这句话的力量下,又重新聚集起来,沉淀在了我的心底。说我太年轻也好,一叶障目也罢,我终究还是放不下沈有玉。

「是吧。」

老师的哨声再次响起,这次是我入水憋气。沈有玉主动伸出手,我将自己的手叠在她的手上,与曾经不同的是,这次是以朋友的身份。我深吸一口气,蹲入水面下。流动的水体不断撞击着我的耳道内的空气,震得鼓膜咚咚作响。这股声音仿佛在千百万年前就刻入了我的基因中,带着不可思议的安稳感,就像是蜷缩在子宫里的胎儿。我不由地思考起沈有玉对我说的那句话——不仅察觉不到别人的心思,也察觉不到自己的心思。但最终没能参透话中的意味。像是为了甩开心中的烦恼,我在水下睁开眼。略带浑浊的水中,眼前不远处是沈有玉修长的腿,扭头向另一边望去,隔着水体只能看见一个娇小的,模糊的身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57

帖子

885

积分

高中生

二丁目の路人A

Rank: 4Rank: 4

天命
884
金币
154
荣誉
0
人气
6
发表于 2020-5-11 20: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力wwww
THERE IS NO INNOCENT SOULS IN WAR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5

帖子

774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74
金币
35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還不錯 竟然還描寫基友和前女友相處 幫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7

主题

757

帖子

1182

积分

劳动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173
金币
50
荣誉
7
人气
2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預見未來會有修羅場了wwww
不過我猜時恬會因神經大條而躲了過去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萌新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1213

帖子

1972

积分

翻译菌

訓奴師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957
金币
3732
荣誉
3
人气
116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寫的好細膩喔!真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880

帖子

911

积分

高中生

燃烧心火 击溃其身

Rank: 4Rank: 4

天命
910
金币
189
荣誉
0
人气
5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柚子鹿 发表于 2019-10-22 23:37
在处理完一系列杂事后,我和林朗从林家老宅离开,回到了林朗家。在变成女孩子之后,和林朗一起住变得相当不 ...

best match 可还行。
夫复何求这句太草
啊~啊啊啊啊 你~变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5-26 02:06 , Processed in 0.09194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