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2843|回复: 16
收起左侧

[文库] 第二卷第四章 讨伐叛乱

[复制链接]

19

主题

30

帖子

219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174
金币
132
荣誉
0
人气
22
发表于 2019-8-21 18: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常常在想,在我的预感当中是不是只有不好的才会准确?

当希翁看到纱芙兰以女仆姿态在照顾我时,就好像看到了世界末日。

【哥哥?】

看到希翁用那样的表情叫我,我立刻放弃了把纱芙兰留在身边的打算。

出现在我身边的年轻女仆,很可能让希翁产生了和荷莉、嘉特蕾雅教官她们一样的想法。

把女仆当成情妇之类的。

真是危险,要是连希翁生气都注意不到的话,我可能会被毁尸灭迹。

结果就是纱芙兰成了希翁的贴身女仆,不过这城里照顾希翁的女仆已经够多了,所以意义不大。

倒是纱芙兰意外的有作为女仆的自觉。

暗杀服变成了女仆装,换上与环境对应的服装后,才感受到了她那与年龄相符的稚气感。

和照顾对象希翁的关系看上去也很正常。

我不了解女性间的关系不好说是不是那样。

把原本是暗杀者的少女放在希翁身边会不会有危险?但嘉特蕾雅教官这么说了。

【库洛,勇者可是有我百倍那么强哦,不,就算有一百个我也赢不了。】

持有这种观点的嘉特蕾雅教官看来对纱芙兰也稍微放下了警戒心。

就算用身为姐妹剑使的嘉特蕾雅教官或者艾莉丝来比较,希翁也是强到离谱,这让我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就是个普通人的事实。

道理我都懂,可还是很难受。

希翁的素养,哪怕是远超常人的姐妹剑使,也没有资格作为她的比较对象。

可以用玻璃杯这样的容器来形容一下。

比起玻璃杯,水桶的容量更大。

容器与容器之间一比就能明白。

可若是见到大海的话,就会觉得那些比较简直愚蠢得可笑。

就算以姐妹剑使的眼光来看,希翁也是难以触及的天才。

【呐纱芙兰,你真的没有和雇佣你来暗杀我的雇主见过面吗?】

【嗯,就算我是私人杀手也不会和雇主直接见面。】

趁着空余时间我找到了纱芙兰,和她在中庭交谈起来。

一个目的是为了收集情报。另一个目的是为了了解这个女人。

想要当作能够信任的伙伴这是必须的。

【杀手当中,有听命于大型组织的杀手,也有像我这样选择能够自由接受任务的私人杀手。】

【既然是私人杀手,那为什么还会被追杀?】

【这个国家里所有的杀手都要通过暗杀者协会获取任务。客户向暗杀者协会进行委托,暗杀者协会就会在登记过的杀手中挑选出有

能力完成任务的家伙去实行。所以接受任务的杀手绝对不会和客户见面。】

【这个国家居然有暗杀者协会?】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哪个国家都有见不得人的一面。】

【这么说来,你还会受到暗杀者协会的追杀吗?】

【大概会吧,不过暗杀者协会也不会蠢到在毫无收益的情况下还不停派杀手来送死,失败几次可能就会放弃了。】

【你还真是乐观呢。】

【被杀时再说吧,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就算不想死,该死的时候还不是要死,毕竟谁都逃不了一死。再说也没有解决的办法。】

【。。。】

理所当然的事,从原本是暗杀者的少女口中说出,显得无比沉重。

没有其他的选择。纱芙兰这么说过。只能靠杀人获取金钱这点更让人觉得悲伤。

想要生存就不得不继续杀人。

在她的世界里连合理生存下去的方法都没有,何等的悲哀。

【说起来,你是从哪得到那对姐妹剑的?】

【从暗杀者协会那得到的,和各种武器保管在一起。我接近时就开始一闪一闪的发光,确定我是适合者后,协会就给我了。】

【。。。】

下落不明的姐妹剑在暗杀者协会那里。

天马剑拉姆莱伊看上去就只是匹暴烈的马。

现在的王家果然还没注意到,保管的姐妹剑其实都下落不明的情况。

既没有危机感,也没有义务感。

恐怕剩下的姐妹剑大多数都是被人偷走的。

而且还是为了自己利益随意使用姐妹剑的家伙。

要把全部姐妹剑找回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就算找到,姐妹剑使也未必会像纱芙兰一样简单的就加入我方。

更何况,纱芙兰究竟能不能信任现在还不好说。

前方真是多灾多难。

【说起来很无聊啊,库洛。】

【啥?】

【像这样长时间内什么事都不用干,自出生以来人家还是第一次。】

【不对吧,你来这里才过了二、三天而已。】

【二、三天不工作还能舒服地活着也是第一次。】

【之前你996过头了吧,该休息时就要休息。】

【无聊的要死了,来点什么事啊。】

【人类才不会因为无聊而死。】

【啊啊~为什么不发生点什么呢。】

【别说那种话了,我最近都快变成麻烦制作者了。】

【真的吗?可以的话我想要个大新闻。】

【。。。】

我和这人完全合不来。

生活无聊的要死,是我这种想要无聊的生活到死的人无法理解的事。

【说起来我还挺喜欢这女仆服的,完全不妨碍活动。】

【原本就是为了方便工作的衣服。】

【说起衣服,为什么你总是一身黑?看起来比我还像暗杀者哦。】

听到纱芙兰这么说,我开始审视自己的衣着。

衬衣、裤子还有鞋子都是黑色的,确实是一身黑。

选择黑裤子和黑鞋子是为了耐脏,衬衣的话,去买新衣服时不知道该选什么颜色,最后还是要了黑色。

反正我穿什么都帅不起来,与其烦恼该怎么搭配,还不如干脆全选黑色算了。

【我说你啊,是不是想死?】

【哈?突然说什么话?】

【如果是丧服的话还可以理解,平时穿的衣服也全是黑色这是什么理由?】

【黑色可是百搭色,我不适合穿那些漂亮衣服。】

【对我来说可不是那样,无论是动物也好植物也好,在自然界里黑色的家伙都非常稀少哦,就我看来黑色就是死亡的象征,并不是

适合穿在身上的颜色。】

在奇妙的事情上执着的女人。

穿什么衣服需要想那么多?

另外,黑色的动物也有很多的,比如乌鸦。

【库洛大人!】

还在和纱芙兰继续交谈时,一个很慌张的女仆跑了过来。

【库洛大人!陛下叫您,请快点到圆桌厅,嘉特蕾雅大人也在那等着了。】

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在我旁边的纱芙兰倒是笑眯眯的。

【真的呢,麻烦制作者。】

【。。。】

不好的预感又灵验了。这极有可能是。。。

圆桌之厅。

设置有一个大型圆桌,以供国王和重臣们召开会议时使用的大厅。

除非发生了战争,又或者是政治问题之类的紧急情况,否则都不会使用圆桌厅。

像我这种没用的人类原本是不可能有资格进到里面去的。

我挥去不好的想法,就这样走进了圆桌厅。

不只我一个人,一起的还有时常守护在我背后的荷莉,和擅自透明化跟上来的纱芙兰。

外表就是个普通女仆的纱芙兰没有资格出席这种在圆桌厅召开的紧急会议,所以现在是隐形消声的状态。

【。。。】

圆桌厅里,除国王之外,还有几个中老年模样的大臣将军,嘉特蕾雅教官也在。

全员都围着圆桌坐着,我坐到了嘉特蕾雅教官旁边。

纱芙兰也站到了我和嘉特蕾雅教官的中间。

同为姐妹剑使的嘉特蕾雅教官感知到了纱芙兰的存在,瞬间眉头皱了一下,马上又变回面无表情了。

【突然把你叫来真是抱歉,库洛。现在发生了紧急情况。】

塔利亚国王看着我直接开口了。

【位于王都东北方向位置的阿什多拉贡发生了大规模叛乱的事,诸位都应该知道了。之前派去镇压的姐妹剑使艾莉丝,现在失去了

联络,目前状况不明。】

【。。。】

我想象的所有事态中,最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出现了。

平乱部队的指挥官艾莉丝,下落不明。

要是没有发生这种事就好了。本以为那个优秀的艾莉丝在战场上不可能会犯错,结果我错了。

艾莉丝非常的优秀。

作为姐妹剑的使用者,并非常人。

但在我心目中,艾莉丝并不是总司令的合适人选。

对谁都很温柔,不会把事情交给别人做,就像有洁癖一般的完美主义者。

随着职位提升,带领的兵将数量增加,反倒可能令她那优秀的能力无法发挥。

【现在的情况是平乱部队没有总司令了。】

我继续沉默地听着发言。

这种情况我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的事和神剑完全不同。

这是战争。

人类之间互相残杀的事态。

智力也好武勇也好都在平均以下的我发表不了任何意见。

【之前从王都派去的指挥官都已全员阵亡,因此才派去了持有神剑的姐妹剑使艾莉丝。】

【如今看来,把经验不足的她派去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果然应该派嘉特蕾雅教官去才对。】

【这可不行,西斯殿下现在养伤还动不了,再把她派出去情况可不妙。】

国王旁边的大臣们就好像在谈论于己无关的事一样。

像他们那样的讨论再怎么继续都得不出结果,只会陷入无限扯皮的状况。

【。。。】

我观察着这些统治阶层的对话,难以置信的是这群人当中,能决定这个国家该如何行动的人,居然一个也没有。

这些人几乎都是王立士官学校首席毕业出来的军人。

看到这些家伙们的表现,我的感想只有一个。

号称这个国家最优秀的家伙们,就才这点水平吗?

我偷偷看了一下在我隔壁的嘉特蕾雅教官。

双手紧扣,双腿交叉,眼睛闭着,全身都在轻轻的颤抖着。

看到这种情况我就明白了。

教官正在忍耐。

【我来说下好吗?】

我举起手,打断了他们。

【说起来反叛军的目的是什么?在我方总司令官全部战死的优势下为什么不向王都进攻?不准备利用占领后的阿什多拉贡作为桥头

堡吗?】

【。。。恐怕是为了减少王家的影响力,对领主们来说这是个绝好的机会。这次叛乱的幕后主使并不是民众,而是地方领主。】

【什么意思?】

【国家不稳定的话,为防止各个领主私自扩军就必须得保证各地驻扎的士兵数量,若放任地方领主以镇压叛乱名义增强军备,王家

的影响力就会变得更差。这次叛乱很有可能故意置之不理来用来引发混乱以便针对王家。所以只能让超越人类之力的姐妹剑使去扭

转事态。】

【。。。】

看来情况不妙啊。

老实说这不是我能力范围内的问题。

就在这时,嘉特蕾雅教官突然敲响了桌子。

【陛下!请派我去平乱吧!我马上就出发!】

我觉得基本上就是这个选择了。

嘉特蕾雅在担任王立士官学校教官之前,就曾经以姐妹剑使的身份讨伐过盗贼团、反叛军等相当多的敌人,作为连战连胜的指挥官

相当有名。

实事求是的说,她就是现在这个国家的军人当中,最具经验的最强战力。

要解决目前的情况,嘉特蕾雅教官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人选。

【。。。】

我不明白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嘉特蕾雅教官就一直在忍耐。

我能理解她担心艾莉丝的安全。

我内心同样担心着艾莉丝现在的情况。

我知道的嘉特蕾雅教官,不是那种会在自己的学生陷入危机时还能保持理智的人。她更不会参加这种搞不出结果的会议,而是直接

杀向当地。

更别说陷入危机的是那个在校时就很引人注目,同为姐妹剑使的艾莉丝了。

所以我不明白。

为什么嘉特蕾雅教官会那么老实。

【说过多少次了嘉特蕾雅,你的出击请求不会被批准。】

【!?】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狗耳。

塔利亚国王禁止嘉特蕾雅教官出击。

而且还是很多次。

即是说嘉特蕾雅教官之前就已经申请过出击许可了。

就因为不被许可才一直在忍耐吗?

【陛下,那是为什么?嘉特蕾雅教官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我情不自禁地向塔利亚国王发问了。

【现在西斯负伤不能行动,艾莉丝情况不明,现在王都还能行动的姐妹剑使只剩嘉特蕾雅,但王都已经不能再失去战力了。】

直接回答了。

【王都必须确保有至少一名姐妹剑使,据情报说,现在各地区出现了下落不明的姐妹剑使用者,若是被察觉到王都没有姐妹剑使的

话,极有可能会攻过来。】

【哎?难道陛下知道大部分姐妹剑都下落不明吗?】

【当然了,果然你也察觉到了。】

【啊,那是。。。】

糟糕,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情报原来早就暴露了。

【神剑寄宿的意志告诉我,城里的姐妹剑大部分都是假货。】

【原来如此。】

【那个。。。陛下,姐妹剑为什么都下落不明?全部的姐妹剑不是都被王家管理着吗?】

【嗯。。。】

这时,塔利亚国王双手握紧,手肘撑住桌子,露出了苦闷的表情。

【原本,除了圣光剑以外的神剑全都下落不明。】

【诶?】

我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完全忘记了周围还有其他高层在。

【以前曾经发生过几次姐妹剑使引发叛乱的事。】

【有那样的事吗。。。】

【十多年前,有位少女带着爆炎剑离开故乡来到王都,想要把爆炎剑献给王家,那就是嘉特蕾雅。】

【哎哎!?】

我再次喊了出来,情不自禁的看向坐在隔壁的嘉特蕾雅教官。

【我们把爆炎剑的所有权赐予了嘉特蕾雅,虽说是赐予,但原本就是嘉特蕾雅使用的。然后还作为特例让她就读了王立士官学校。



【。。。免除了入学费,我是个孤儿,没有钱。】

嘉特蕾雅教官苦笑着小声对我说。

【在那之后过了几年,持有冰结剑和雷鸣剑的家伙突然出现,用各自的力量消灭了当地的领主和军队,并自立为王。姐妹剑使的力

量之强大,军队在他们面前,就像文字描述的那样,不堪一击。】

【。。。】

确实是那样。

姐妹剑虽然不及圣光剑,但也拥有着极大的力量。

凭借那种力量,哪怕以大军为敌也能以一己之力将其歼灭。

那本来应该是和勇者一道用来守护世界的力量。

【当时我们把所有兵力的指挥权交给了嘉特蕾雅,委派她前去平乱。】

【。。。】

听到这,我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结果你也应该知道了,嘉特蕾雅击败了冰结剑使和雷鸣剑使,胜利归来。】

好厉害,嘉特蕾雅教官这人好厉害啊。

居然有那样辉煌的过去。

虽然时不时会退化成幼儿形态哭泣。

【先说下,库洛,同时一对二我也赢不了。那二个姐妹剑使都过于相信自己的力量,分别占据了不同的领地,结果被我各个击破。



【就算那样教官也很厉害喔,冰结剑和雷鸣剑的性能与爆炎剑相比也是不相上下吧。】

【那是对手对姐妹剑的掌握还不行,在小时候还不清楚爆炎剑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它当作玩具挥着玩耍了,不管是用来

做料理还是烧洗澡水都相当方便。】

【。。。哈】

我有点听呆了。

怎么感觉这人就像童话里的登场人物一样。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无法把嘉特蕾雅作为战力派离王都,可是也不能对叛乱视而不见,要是放着不管,阿什多拉贡会彻底独立,那

样的话其他领地说不定也会跟着响应。】

【。。。】

要是那样,领土内战就会拉开序幕。

使用着下落不明姐妹剑的家伙可能会继续作乱。

相当糟糕的情况。

这样下去还没等五年后魔王复活,人类就已经自相残杀的差不多了。

【现在进入正题吧,库洛。叫你来不是为了别的事,我们希望能借用勇者的力量去镇压叛乱。】

【。。。!】

他们想让希翁去把反叛军全部消灭。

【陛下、那个。。。】

【余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这次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了。】

【。。。】

很简单的事,我只要拜托希翁就可以了。

把反叛军全部杀掉。

希翁使用圣光剑的话,不管怎样庞大的军队,又或是怎样坚固的城壁,都能瞬间形影无踪的蒸发掉。

就算反叛军中有姐妹剑的存在也毫无意义。

只是全力奔跑就能破坏掉半个王都的少女。

现阶段世界上最强的存在。

把那种力量对人类使用?

从魔王那守护人类的力量,对人类使用?

还是出自我的命令?

【把这种事拜托给勇者余也很遗憾,不过余保证,仅限此次,绝不会有第二次,此次事件解决后再不会借用勇者的力量。】

【。。。】

说谎,仅限此次这可能吗?

要是同意这次的要求,他们必然会知髓食味。

当再次发生需要武力解决的事态时,他们首先就会考虑利用希翁,再也停不下来。

然后不断让我去命令希翁杀人。

从此没人能违逆王家。

在拥有一瞬就能消灭无数人类、无数事物的暴力面前,没人能反抗。

我只要拜托希翁就好了。

我只要拜托,希翁就会照做。

比希翁强的人不存在。

可以说希翁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

所以只要命令希翁去杀人就好了。

只要去命令。

命令这种事谁都可以做到。

【陛下,这次事件交给我可以吗?】

【哦哦!你决定要拜托勇者了吗?】

【不,反叛就由我来镇压。】

这时,全场都沉默了。

【库洛。。。!】

坐在我隔壁的嘉特蕾雅教官用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看着我。

不止是她,其他所有人也一样。

(这个小鬼在说些什么?)

仿佛说这种话。

【陛下,请派我前去阿什多拉贡,我必定将叛乱之事解决。】

【嗯、嗯。。。可是。。。】

塔利亚国王想要说些什么。

不止是国王,这个国家的高层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我除了能命令希翁这点以外毫无价值。

虽然我也认为自己没什么价值。

总之无所谓。

我既没有力量也没有才能,什么事也做不到。

但我还是知道有些事是绝对不能做的。

将希翁的力量用于屠杀人类,就绝对不行。

镇压叛乱,终结战争,安定国家。

这些都应该是人类自己去想办法解决的事。

不能将守护世界之力滥用。

虽然我借用了荷莉的力量来保护自己,但那个不算。

【请把镇压叛乱的任务交给我吧。】

【嗯。。。可是。。。】

【陛下,如果实在想让希翁去消灭反叛军的话,等我死了以后再去拜托。】

我说出这话时,在场的家伙们都露出了(让这家伙去死会更好吧。)的神态,这着实令我一生难忘。

被委任为指挥官,并获得了前往战场的许可后,我走出了圆桌厅。

【库洛,你到底在想什么?】

在城内的走廊上,嘉特蕾雅教官追着对我问话。

在教官的旁边是解除了透明化的纱芙兰。

嘉特蕾雅教官是真的在担心我,纱芙兰则是一副准备评价我的样子。

在二人开口之前我就明白。

我不但战斗能力没有,其他的能力也同样没有。

更别说指挥军队的才能和经验了。

就算去到战场我也什么事都做不了。

无论是作为士兵,还是作为指挥官,我都无能为力。

什么也做不到的存在。

【库洛,若你是想彰显男子气概,那也实在太过冲动,这和寻找勇者的冒险不同,这是战争,不要勉强自己。】

【那种事我知道。】

【既然这样就交给我吧,不管是否批准了,我马上出发,绝对把艾莉丝救回来。】

【教官请你冷静点。】

【你说什么?】

教官突然从背后冲到我面前,抓住了我的胸口死盯着我。

【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啊?艾莉丝失踪了啊?可能已经死了啊!就算没有死也可能被反叛军抓住了啊!我恨不得能马上确认她是否

还安全啊。。!】

【我也是那样想的。】

【呐呐。】

纱芙兰忽然插进了我们的对话中。

【那个叫艾莉丝的人,是个女的?】

【嗯。】

【很漂亮?】

【嗯。】

【啊~啊~,真可怜啊,还要是还活着的话,作为俘虏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可想而知呢。】

【住口!】

我们还在担心着艾莉丝,纱芙兰却说出这种话,嘉特蕾雅教官直接怒吼了起来。

没错。

不仅是艾莉丝的生死,我和嘉特蕾雅教官同样还担心着艾莉丝的贞操。

特别是熟知战场上的士兵会对女性做出何种暴行的嘉特蕾雅教官。

【我现在就出发!绝对要把艾莉丝。。。!】

【教官。。。!】

我抓住了嘉特蕾雅教官的双肩。

【我不是要说让教官留下这种话!】

【库洛。。。】

【要拯救艾莉丝的话,教官的力量是绝对不可缺少的,但还请先冷静下来,就算马上到达当地,要怎样才能确认艾莉丝的生死?要

如何寻找艾莉丝的所在地?】

【。。。】

【不能就这样慌张的出发吧,我们先利用天马剑拉姆莱伊飞过去,然后再拜托荷莉去寻找艾莉丝,这才是最快最好的办法吧,所以

还请先冷静下来,我什么事也做不到,只能依靠教官了。】

【。。。库洛。。。】

【我先去准备一下,等下就在拉姆莱伊的马屋前集合吧。】

【我明白了,这次就听你的。】

留下这样的话后,嘉特蕾雅教官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然后我对在旁边看着的纱芙兰说道。

【你有什么打算?】

【我也一起去吧,反正很闲。】

【非常感谢,你的力量在这次事件中可能会非常有用。】

【诶?除了暗杀外还有别的用处吗?不管什么事我都很期待呢。】

【荷莉!荷莉!】

和纱芙兰分开后,我回到自己房间叫着时常呆在身边的荷莉。

《。。。怎么啦?》

【现在马上就要去战场,什么事你也知道吧,我希望你能一起来帮忙寻找艾莉丝。】

《那倒是没什么问题。。。》

不知为何,荷莉一副没什么干劲的样子。

【。。。?怎么啦?】

《姐妹剑使居然在以人类为对手的战争中下落不明,这点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

《会败于人类之手的姐妹剑使,前所未闻,更何况是那个力量非同一般的艾莉丝。。。》

【荷莉,看来你也明白,像艾莉丝那样有着极强素养的姐妹剑使,是不可能输给人类的。】

《可是现在却。。。》

【能作为艾莉丝对手的,不就是姐妹剑使吗?】

《。。。啊啊,原来如此。。。》

【既然有使用姐妹剑的暗杀者,那么有使用姐妹剑反叛国家的家伙也就不足为奇了,可能因为姐妹剑相性克制的缘故,艾莉丝输了

。】

《确实呢,艾莉丝持有的冰结剑虽然平衡性很好,但遇上有突出性能的姐妹剑,就有落败的可能,而且她也不像嘉特蕾雅那个萝莉

女那样有经验。》

荷莉一边撑着下巴一边思考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状况就变成姐妹剑使之间的战斗了。真是前所未有的事,姐妹剑使居然把力量用于个人欲望。》

我想快点出发了。

《虽说不可能有我这种高尚的人格,但其他的神剑究竟是怎么决定使用者人选的。》

【。。。会爱上历代勇者的你说的那种话毫无说服力。】

《哈?你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靠个人喜好决定使用者吗?】

《。。。会爱上勇者这点我不否定,但如果是靠喜好决定的话,那要怎么说明这次的勇者?谁会让那雌性小鬼当勇者?》

【那就是按使用者的才能来选的吧,其他神剑也是这样?】

《只要有能力就行,人格方面无所谓吗。。。可是为什么是希翁。。。》

荷莉脸上浮现出了复杂的表情。

不管是荷莉也好其他姐妹剑也好,挑选勇者和姐妹剑使的基准看来都是模糊不清。

准备完毕后,来到城内的马屋时。

【太慢了!你在干什么!】

【都快等腻了哟~】

嘉特蕾雅教官和纱芙兰已经在等着了。

【抱歉,稍微和荷莉说了些话。】

《库洛,给拉姆莱伊套上马车吧,可以带更多的人。》

【诶?给这家伙套上马车还能飞吗?】

《拉姆莱伊的能力是重力控制,只要直接接触的话,总重量多少都没关系。》

原来如此。

若是从常识方面来想的话,强行让天马拖着马车上天必出车祸,马车会翻,人和物会掉下来。既然是控制重力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总之向城内借来了豪华马车。

我让嘉特蕾雅教官和纱芙兰帮忙给拉姆莱伊套上了马车。

然后让二人乘进马车内,我则坐到了驾驶位上。

马车中传来这样的话。

【喂,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总觉得会出车祸~】

不管这些,我双手紧紧抓住拉姆莱伊的缰绳。

【驾!出发!】

我发出指令瞬间,拉姆莱伊拉着马车浮了起来,直接向空中飞去然而、

【等下!】

瞬间又掉回地面。

【喔嚯哦!】

我发出惨叫声从驾驶座上摔落,马车中也传出嘉特蕾雅教官和纱芙兰的惨叫。

能让天马剑从空中摔下来的原因只有一个。

【哥哥要去哪里!?带我一起去!】

脸色都变了的希翁,对我们大声表达着自己的意志。

拉姆莱伊,姐妹剑中勇者专用的武器。

荷莉在我身边的话它会听从我的命令,可是当勇者本人直接下令『等下』的话,拉姆莱伊是不会违抗的。

希翁发现我准备离开王都后,就慌张的追了过来。

【哥哥,我也要一起去,我不在的话哥哥什么事都做不到,又会被抓住杀死的。】

看着从马车上摔出来的我,希翁这么说道。

希翁,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我刚才差点死掉的原因是你。

要是希翁对拉姆莱伊的命令再晚一点的话,我们就会从更高的位置掉下来。

然后团灭。

【喂希翁,我已经算擅离职守了,要是你也不在的话,别人肯定会怀疑到库洛身上,所以你还是留在这里吧。】

嘉特蕾雅教官从马车里出来,对希翁这么说着。

【。。。闭嘴。】

希翁突然变得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用机械般的声音说了句『闭嘴』。

瞬间,庞大的杀气直接迫使嘉特蕾雅教官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就算是长年使用姐妹剑身经百战的嘉特蕾雅教官,在面对这仅仅十岁的少女发出的异常威压时,也感到恐惧了。

这也是当然的事。

越是强者越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

即使我毫无实力感觉麻痹也能知道,希翁要是生气起来发狂的话,整个国家都能毁灭掉。

她只要放出杀气,谁都只能闭嘴遵从。

不过习惯了杀戮气氛的纱芙兰倒是笑眯眯的。

【希翁~,库洛他呢~,是为了你着想才。。。】

【闭嘴。】

纱芙兰乖乖地退到了嘉特蕾雅教官旁边。

不行了,谁也不敢违逆希翁。

尽管刚才摔落下来全身还痛的厉害,我还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希翁。

此行的任务。

被要求去消灭原本是艾莉丝讨伐预订的反叛军,而且不打算借用希翁的力量。

借用嘉特蕾雅教官和纱芙兰的力量可以,借用希翁就不行的理由并没有。

其实无论谁的力量都不应该借用。

圣光剑也好姐妹剑也好,都是为了与魔王战斗使用的。

将守护世界、守护人类的力量反过来用去屠戮人类,本来就是错误的行为。

但无力的我就算谴责这种行为也毫无意义。

所以能做的只有把姐妹剑使聚集起来,以防他们去做恶。

若让希翁协力的话,事情马上就能解决。

她很简单就能消灭反叛军。

说不定也能轻易救出艾莉丝。

可是毫无理由的,直觉告诉我不能将希翁的力量用于人类争斗。

所以这次的行动绝对不能带希翁去。

【希翁,你留在这里吧。】

【不要!哥哥没有我在的话就会死掉的!】

希翁跳了过来,双手抱住我的头,双腿箍住了我的身体。

真是相当热烈的拥抱啊。

【。。。】

我这时才察觉到,希翁对我抱有的感情是什么。

并非是恋爱之类的感情。

而是无论哪个孩子都持有的感情。

那是希望被父母关注着的愿望。

虽然我没有父母,却也知道孩子会无理由的亲近父母。

被双亲和亲戚舍弃,也没有朋友,对于希翁来说,我是她遇到的第一个能够信赖的人。

原本应该是对父母才抱有的感情,现在出现在了我身上。

【呐,希翁,我是为了什么,要去哪里,你知道吗?】

【不知道,哪里都可以,我也要一起去。】

【让希翁留在这里的理由呢?】

【不知道。】

【那么我就告诉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抚摸着希翁的头。

旁边的嘉特蕾雅教官和纱芙兰在紧张的看着我们,荷莉也沉默不语。

【从哪方面看都是我的个人问题,我有要去的地方,但是不能带你去。】

【。。。为什么?】

【我觉得必须那样做喔,所以并不是要抛下你。你想跟来,那跟来也可以,可是,我希望你不要来。】

【。。。】

【不要跟来,希翁,不要来,拜托了。】

【。。。哥哥觉得我是个累赘吗?】

【那种事情我一次都没有想过。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幸运女神,如果没有你,我马上就会死了。】

这可能是真的。

看到我对十岁的幼女说出这种话,女性成员们都和我拉开了距离。

【绝对会回来?】

【你希望我回来吗?】

【希望。】

【那我就会回来。】

【真的?】

【嗯,你如果希望我回来的话,我就绝对会回来。】

如果希翁对我不在意的话,荷莉就无法成为我的助力,我也就没有从暗杀者手中保命的手段了。

我的生死的确与这孩子息息相关。

【那么绝对要回来哦?】

【嗯,马上就会回来。】

【哥哥要是死了的话,我就毁灭世界。】

【。。。】

这不是吧。

我的生死关系到全人类的存亡?

我死后的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我死了的话希翁就会化身为杀戮者,要是知道肯定很难受。

不过死了也就不会知道了。

【我知道了,要是发生那种事的话可是会很困扰的,绝对会回来的。】

【嗯,我会等着。】

说着,希翁从我身上离开了。

我留下了希翁,再次握住了拉姆莱伊的缰绳。

在我的命令下,拉姆莱伊带着马车飞上了天空。

留在地面上的希翁直到看不见为止都在一直向我挥手。

我也同样向她挥手。

在挥手时。

【萝莉控。。。】

【是萝莉控呢~】

《果然是萝莉控啊。。。》

马车里充满了女性成员们对我的鄙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onetime0010 + 1 感谢辛勞996的翻譯

查看全部评分

0

主题

103

帖子

388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28
金币
20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1 20:01: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25

帖子

147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99
金币
58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1 21: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萝莉控。。。】

【是萝莉控呢~】

《果然是萝莉控啊。。。》

马车里充满了女性成员们对我的鄙视。


原來的感人時刻
瞬間就破壞了氣氛

話說這個上至國王下至眾臣都一臉男主快去死的
這王國是不是滅了會更好嗎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220

帖子

1319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02
金币
547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8-21 22: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角的缺點就是太聖母了~

上一話聽說 派殺手要殺主角的就是國王派的
神劍全消失 叛亂 隱約可以發覺這是個非常爛的國家~
或許又是另一個想要排除主角的手段
畢竟沒人知道其他神劍的作用 只認為只要有勇者就可以贏魔王了

作為鬼畜流的主角 對於敵意應該很敏感才對~

点评

根据前后文男主应该早有察觉,只是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背景的强度问题,还有广度问题。 小说中王权像蜘蛛网把一个有文化基础,经济链,生产力的国家攥在手里,伴生有灰色带奴隶制,人才制度,舆论压力等等。 可能作威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22 08:14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4

帖子

687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52
金币
616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2 01: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蘿莉控阿

0

主题

96

帖子

434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50
金币
28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2 08:14: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aa640814 发表于 2019-8-21 22:42
主角的缺點就是太聖母了~

上一話聽說 派殺手要殺主角的就是國王派的

根据前后文男主应该早有察觉,只是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背景的强度问题,还有广度问题。
小说中王权像蜘蛛网把一个有文化基础,经济链,生产力的国家攥在手里,伴生有灰色带奴隶制,人才制度,舆论压力等等。
可能作威作福的是国王,但牵线的却是上层阶级,下手的是某中产的大团体形式。
因此分清轻重缓急,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先把对手故意混人耳目的枝节剔除,以柔克刚,揪住狐狸尾巴更好。此时以暴制暴只会因小失大,毕竟对手可以说是每个执专权者心中的小人阴影。
当然这种大环境可以说是险象环生,因此啊,这体现了的男主高尚的,无私的、充满智慧,甚至可以化敌为“友”(友,不是女仆,重点)的高尚情操。

话说这就是个半搞笑小说,我发现我写这么多只是为了早晨起床理清思路(⁎⁍̴̛ᴗ⁍̴̛⁎),这种越写越清醒,写完回头看自己说了堆什么玩意儿的感觉真的奇妙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5

帖子

750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47
金币
457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8-22 09: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有種國王在測試主角會怎樣利用勇者的感覺,
不過蠻危險的,如果被暗殺者殺死國王應該會將之誘導到
意圖叛亂的王子家教上,如果被馬摔死大概也會推到意外上,
但現在勇者直接放話主角死了就毀滅世界,國王不知道要怎樣應對。

点评

被馬摔死 讓我想到骨王~ 當初帝國送骨王烈馬就是想讓他把骨王踢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22 16:33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5

帖子

1438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58
金币
40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2 15: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失踪的老婆说不定也叛变了呢

22

主题

220

帖子

1319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202
金币
547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8-22 16: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uyfduyjhy 发表于 2019-8-22 09:05
感謝翻譯,
有種國王在測試主角會怎樣利用勇者的感覺,
不過蠻危險的,如果被暗殺者殺死國王應該會將之誘導 ...

被馬摔死 讓我想到骨王~
當初帝國送骨王烈馬就是想讓他把骨王踢死~

0

主题

13

帖子

319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20
金币
18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2 18:12: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996 是神翻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2-6 13:52 , Processed in 0.05104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