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3249|回复: 16
收起左侧

[文库] 第二卷第三章 天马剑拉姆莱伊

[复制链接]

32

主题

46

帖子

263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206
金币
166
荣誉
0
人气
56
发表于 2019-8-20 17: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被使用姐妹剑的暗杀者少女袭击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希翁每天从早到晚都在训练,嘉特蕾雅教官也在帮忙着指导。

我每天依旧过着无聊至极的生活,唯一在意的是不在这里的艾莉丝。

艾莉丝作为指挥官被派去镇压北陆地区反叛军引起的的大规模内乱,然而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

没有讣告之类的坏消息,但也没能取得联系,果然还是有点担心。

倒不是担心持有姐妹剑的艾莉丝会战死沙场,问题在于艾莉丝的性格上。

不会把事情交给别人,全凭一己之力独自解决,这种行为看上去也许是美德。别人能做的事就交给别人去做,别人做不到的事再自

己解决不是更好吗。

结果就是随着艾莉丝职位上升,部下增加,能做到的事反而变少了。

算了,就算我在这里担心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哥哥,训练结束了哦。】

在想着那些事的时候,希翁走进了我的房间。

【啊啊,辛苦了。】

【哥哥,帮我洗脚。】

希翁一边说着,一边脱掉了鞋子,坐到了我的床上。

【。。。】

希翁每次训练结束后都会来我的房间让我帮她洗脚。

最开始相遇时,我就用水桶帮她洗干净了脚上的泥土,从那时开始希翁就养成了让我帮她洗脚的习惯。

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为什么会变成每天都做的就像理所当然一样的事?

只要希翁下令,无论什么事都会帮她去完成的家伙要多少有多少。

根本就没几个人敢违逆希翁的命令。

明明是拥有世界最强力量的勇者。

为什么我不得不每天都得帮幼女洗脚呢。

【啊~,好舒服~】

希翁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我双手正在擦洗希翁泡在水桶里的双脚。

脚底是全身上汗腺最多的地方,因此也是全身当中最脏的地方。

我每天都必须清洗这个部位。

【呐,希翁。】

【什~么~事?】

【被别人摸脚底不觉得痒吗?自己洗会更好喔。】

【哥哥的话无论摸我身体的哪里也不会觉得痒哦。】

我只摸过你的脚底吧。

不要说那种会招致误解的话。

【洗澡的时候我试过自己洗了,可是洗的一点也不干净,让哥哥的手指来清理才是最棒的,哥哥的手指好厉害。】

【啊啊,这样啊。】

完全高兴不起来。

幼女说我的手指好厉害。

【反正等会要洗澡,哥哥一起去洗澡吧。】

【那不行。】

【为什么?】

【女孩子的裸体不能随便给别人看。】

【为什么?】

【等你变成大人的时候就明白了,先等个几年吧。】

【可是荷莉总是裸着的哦。】

【她是例外,绝对不会有其他家伙会像她那样打扮。】

【呼嗯。】

【。。。洗好了。】

我把希翁的双脚从水桶里提出来,用毛巾擦干净。

然后希翁就在我的床上咕噜咕噜地滚来滚去。

现在还是一身汗的样子。

【。。。说起来,今天没看到荷莉啊,希翁知道她去哪了吗?】

【人家才不管那臭老太婆。】

【。。。希翁,我说呐。。。】

我还是忍不住要劝说。

不要去干涉别人之间的关系,尽管之前艾莉丝是这么对我说的。

【荷莉不在的话,你就当不了勇者了,荷莉可是很重要的伙伴喔?】

【不在也没关系。】

【不,不可能没关系吧。】

【不是的不是的,真的不在也没关系哟。】

说着,希翁从床上跳到地上,拔出了放在墙边剑鞘里的圣光剑。

【憑依!】

希翁喊叫瞬间,她的身体开始变大。

眼看着就这样急剧的成长起来。

【!】

和之前变成十八岁左右的全盛期不同,现在的希翁,从十岁成长到了十四五岁的样子。

因为成长了的缘故,现在她身上穿着的连衣裙发出了裂开的声音。

连胖次都能看到了。

【呐,就算没有荷莉在,我也能发挥神剑一半的力量。】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所以快变回去吧。】

【。。。嗯?】

话说,这发育也太好了吧。

该突的突,该翘的翘。

露出的双腿十分修长,肌肤也异样的光滑。

以前变成全盛期的时候,虽然当时没看清楚,但也是像荷莉那样的巨乳美人。

不仅是战斗力,就连容貌也有着难以置信的将来性。

变回十岁幼女的希翁亲密地抱住了我。

【呐,哥哥,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和荷莉做什么呢?】

【嗯?啊啊,下西洋棋。】

【西洋棋是什么?】

【。。。】

对了,我教希翁下西洋棋吧。

那样的话,就可以让她和荷莉对局。

说不定可以通过西洋棋对局拉近二人关系。

【。。。】

然而我光想想希翁和荷莉对局时的情景,就知道气氛一定好不到哪里去。

不用想都知道荷莉肯定不会对希翁放水。

哪怕以刚刚记住规则的孩子为对手,荷莉也会毫不留情地彻底击溃对方。

不,说不定还会做出更恶劣的事,比如故意延长对局,在吃光对方棋子之前都不会将军。

毫无保留的荷莉肯定会弄哭这孩子。

【哥哥,西洋棋是什么?教教我吧。】

【。。。好吧,不过,在你熟练掌握规则之前不可以和荷莉对局喔。】

【。。。?不会和荷莉下的哟,我只想和哥哥玩。】

【啊啊,这样啊。。。】

我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教了希翁基本的规则。

通过使用五种能力不同的棋子,对国王进行保护这样的入门基础。

我使用着平时和荷莉对局时用的棋盘,一边移动着棋子一边教导希翁。

【呼嗯,最强的皇后只有一个吗?】

【没错,那可是最强的贵重战力,使用前一定要好好思考,棋子的重要程度顺序依次是,国王、皇后、战车、主教、骑士、士兵。

就算是强力的棋子,也会有陷入不利的时候。。。】

说的时候才注意到,现在教她这种进阶知识是不是太早了点。

学习西洋棋的最好办法,就是掌握棋子的规则后不断的进行对局。

【皇后的话,不就是女王吗?为什么会是最强呢?】

就算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规则就是那么定的。

可是如果好好思考一下的话,女王比士兵和骑士还要强这点确实挺奇怪的。

女王根本就强过头了。

【诶嘿嘿,哥哥就像国王,我就像皇后呢。】

【啊啊,嗯。。。】

然而我并不是国王,但希翁确实是皇后般的强。

之后,在我的指导下希翁开始和我进行西洋棋对局。

刚刚接触的的希翁不懂棋路变化,只会直来直去的下这点着实有趣。

考虑到这点我决定放水的时候,荷莉突然出现在了希翁背后。

既不在我身边又不在希翁身边这家伙究竟跑哪里去了?

《。。。》

荷莉浮起来看着我和希翁的对局,露出了邪魅一笑。

我知道她不是那种能微笑地注视我和希翁对局的家伙,究竟在笑些什么。

《噗。。。噗噗噗。。。下的什么臭棋真是笑死我了。。。!》

【。。。!】

果然还是那种恶劣的家伙啊!

嘲笑才刚刚掌握规则的孩子只会下臭棋,作为大人这实在过分。

虽然这家伙的年龄远不止大人那种等级。

《就算库洛留手都还是搞不明白呐,唉,头脑不好可真是可怜。。。》

【。。。】

没有理会在背后嘲讽的荷莉,希翁开始变得面无表情了。

好可怕!面无表情的希翁好可怕!

荷莉真的会和希翁一起去与魔王战斗吗?

一点同伴气息都感觉不到。

荷莉放过了面无表情的希翁,开始向我搭话。

《呐呐库洛,别和这无聊的小鬼玩了,跟我来一下,新的姐妹剑。。。》

【。。。消失吧。】

瞬间,还想说些什么的荷莉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诶!?诶诶!?】

希翁说了消失然后荷莉真的就消失了!?

【哇,哥哥很强呢?好厉害哟。】

对荷莉的消失一点反应都没有,希翁继续移动着棋子。

【等下等下等下!希翁!荷莉消失了啊!?】

【没关系哟。】

【没关系才怪吧!那家伙去哪了!?】

【让她回到圣光剑里面去了。】

【诶?】

【没有我的许可,荷莉就不能从圣光剑里面出来了。先关一段时间再说。】

【。。。】

不得了,勇者还能这样控制圣光剑。

大概是为了保护勇者的私生活不受侵害吧。

特别是和恋人在一起的时候,要是有个嫉妒又毒舌的家伙在旁边肯定会困扰的不得了。

希翁看着靠在桌子边上的圣光剑。

【就想这样一直关着。。。直到荷莉哭着道歉为止。】

【不对不对不对!原谅她吧!那家伙只是毒舌了一点,并不是真的有恶意。。。可能真的有但是,总之,原谅她吧!很可怜啊!】

【。。。】

怎么回事?

我只是想让希翁通过西洋棋和喜欢玩西洋棋的荷莉关系变的好一点,为什么情况反而更加恶化了?

虽然这也算是荷莉自作自受,但那也是因为荷莉说不了假话。

看到希翁下的那么差,说出那些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有谁敲响了房间的门。

【库洛大人,现在方便吗?】

是熟悉的声音。

这是在周围照顾我和希翁的女仆中的某人。

【陛下叫您,请移步前往谒见厅。】

听到女仆的传话,希翁显得很不高兴。

【。。。等下再去。。。】

【这可不行吧!说不定有紧急要事!】

【那我也一起去好吗?】

希翁歪着她那可爱的小脑袋恳求我。刚才的面无表情很可怕,现在的可爱表情也同样可怕。

我只能无言的点头同意。

国王有事找我。

以前的我绝对不会想到会有现在这种境遇,现在每隔几天,塔利亚国王就会找我一次。

基本上就是谈论一些学生时代过得怎么样,或者西斯在学校怎么样,又或者勇者有什么需要之类的无关紧要的话题。

直白的说吧,无论是被最高权力者接见也好,或者是去往谒见厅和官员们谈话也好,我除了紧张之外完全不会觉得高兴。

可是就算觉得麻烦也不能拒绝。

【。。。库洛参见陛下。】

我说着这样的话进到了谒见厅。

和身份高贵的人物对话时,特别是以王族或者贵族为对象时有哪些规矩我完全不懂。

礼仪和作法也不知道是否恰当。

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和国王他们见面。

【来的好,库洛。】

坐在王座上的塔利亚国王准备和我说话,然后注意到了在我身边的希翁。

【喔!?勇、勇者殿下也在!】

怎么回事,和我刚才一样的害怕反应。

这时,希翁半眯着眼睛看着塔利亚国王。

【。。。刚才直接叫哥哥的名字了吧,一副很伟大的样子嘛?】

【非、非常抱歉!】

希翁毫不掩饰地直接威胁着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者。

我现在有点理解向我派出暗杀者的那些家伙们的心情了。

希翁平常都是这么对待国王他们的吗?

总是这种高压态度吗?

【希、希翁。。。快别这样,那种态度不行。。。】

【哥哥,要是放着这家伙不管就会得寸进尺的哟?就让他消失,让哥哥来当国王好了。】

【不可以说那种事!绝对不可以!】

【。。。】

希翁很不满地撅着嘴,把视线又移回到了国王身上。

【找哥哥有什么事?】

还是那用那种了不起的态度和国王说话。

实际上确实很了不起,毕竟是最强的人。

【是的!今、今天请库洛殿下过来,是有礼物要赠送给发现勇者的最大功臣库洛殿下!打扰到二位的时间真的是非常抱歉!】

塔利亚国王畏缩着害怕希翁的样子,看上去真的是十分可怜。

当希翁听到有礼物要送给我时,马上变得开心了起来。

【诶?要送什么东西给哥哥吗?】

【是的!就是那样!】

【哇哦~太好了哥哥,国王也很伟大呢,要送礼物给哥哥。】

【承蒙夸奖!不胜惶恐!】

【。。。】

听到国王和当代勇者这样的对话,我觉得这个国家说不定快要完蛋了。

一国的最高统治者,居然会因为赠送个人礼物受到表扬而惶恐。。。

从今往后,统治层说不定会决定为了讨好勇者而向我进贡。

想暗杀我的家伙更不可能减少了。

我走近国王旁边,小声的对国王说话。

【抱歉陛下,以后我会让她注意点的。】

【不,差点让你被冤枉处刑,现在还能活命就已经非常感谢了。】

姿态不要摆那么低啊。

【话说,礼物是什么?】

【嗯哼,是这样的。】

总算恢复平静的塔利亚国王开始拍起了我的马屁。

【前几天,附近的居民抓到了一匹黑色的烈马送到了军队里,那是匹非常健壮的马,若能驯服的话肯定是匹优秀的军马,但谁都没

办法做到。】

【。。。】

【听闻,库洛殿下是位马术高手,肯定能成为那匹黑马的主人吧。》

那可能并不是什么礼物,而是麻烦。

对于毫无特长的我来说,马术应该算是我的强项,但在大众常人当中,也并不是特别拔尖的水平。

国王已经判断为谁都没法驯服,即是说就连军部里的马术高手们都失败了。

那种可怕的马根本不想骑啊。

【哥哥很会骑马吗?好厉害啊,像骑士一样呢。】

【那么,赶快去试试吧,那匹马现在就系在中庭。】

勇者和国王双方都把我推向了不得不做的状况。

我、希翁、国王以及几个护卫一行人向中庭走去。

在平常希翁训练的场地那儿有一匹马。

一匹非常大的黑马。

一看就知道它是那种会自己挑选骑手的类型。

黑马周身充满着强烈的压迫力,恐怕只容许那些被称为英雄豪杰之类的人骑上它。

这么厉害的马为什么要偏偏送给我呢。

我这么考虑着,慢慢接近已经被安上马鞍和缰绳的黑马。

我从背后接近的行为似乎让黑马觉得非常不高兴,仿佛让我别做这种蠢事一样,黑马喷出粗重的鼻息,死死的盯着我。

这马究竟怎么回事好可怕!

我忽然注意到周围的人已经全部都远离了我和黑马。

接下来如果黑马发狂的话,谁也不会来制止。

【。。。】

这样的话万一我从马上摔下的话可能会死掉。

不过我也算有丰富的骑马经验,应该不至于掉下来就死掉吧。

在准备骑上去之前,我心里一边说着『让我骑吧』一边抚摸着黑马的脖子。

然而黑马的视线给我一种『骑的话就杀了你』的感觉。

不要啊,我一点也不想骑啊,可是现在国王他们都在看着所以不做不行。

我抱着落马的觉悟,直接跨上了黑马。

【。。。】

骑上去瞬间,黑马突然就人立了起来。

我用大腿拼命夹紧马身尽可能不让自己落马。

黑马以难以置信的跳跃力开始在中庭里暴走起来。

我在黑马背上死命坚持着,完全无法控制它。

然而,黑马突然间停止了暴走,变得老实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改变心意了吗?

【哇哦,哥哥好~厉害!】

希翁满面笑容的从远处跑了过来。

同时,看到我似乎驯服了黑马的塔利亚国王和护卫们也走了过来。

【实在精彩库洛殿下!果然与众不同哪!之前说好的,这匹马就送给你了!】

听到国王这么说,我在马上苦笑了起来。

国王和护卫们离去后,我和希翁二人开始观察黑马。

骑上去瞬间发狂然后又很快老实下来,黑马这样的反应让我觉得非常奇怪。

不管怎么说,入手了一匹好马也不算是什么坏事。

正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希翁背在肩上的圣光剑突然咔嗒咔嗒地震动了起来。

大概是被关在圣光剑里面的荷莉在吵闹。

【。。。希翁,差不多可以把荷莉放出来了吧。。。】

【嗯。。。要不要放呢。】

【拜托了,刚才她就好像有什么事的样子。】

【好哟,既然哥哥那么说的话就放出来吧。】

瞬间,荷莉出现在了我和希翁面前。

《啊啊你这家伙居然敢对我做这种事啊你这臭小鬼!》

荷莉一出现第一句就是这样的话。

【怎么?还想被关起来吗?下次不会再放出来了哦?】

《呃。。。!》

【在圣光剑里面也能知道外面的事嘛。】

希翁一边亲密的贴过来,一边对着荷莉笑。

【荷莉就在一边看着我和哥哥玩吧,真高兴呢哥哥,可以不用听到荷莉的脏话了。】

《你这雌性小鬼啊。。。!弄哭你!绝对要弄哭你!》

【哥哥,荷莉要欺负我好可怕哟。。。】

《别在那里装可怜!》

【。。。】

这二人,随着对话时间的增加关系也越来越恶化了。

【荷莉,刚才你要说的是什么,新的姐妹剑什么的。。。】

为了制止二人争吵,我转移了话题。

《。。。对了!我想通知你有姐妹剑被送到城里来了。》

【送到城里?姐妹剑?】

《就是那匹黑马哦!》

【蛤!?】

《天马剑拉姆莱伊,十二把姐妹剑当中,唯一一把勇者专用的姐妹剑。》

我看向那匹自己刚骑过的黑马,脸部不由的抽动起来。

【神剑姐妹剑不全是剑之前我确实听说过,可这不光武器,甚至连物品都不是了啊!】

《这个是勇者专用的马。魔王居住的城堡出现在空中时,如果没有这家伙,就到不了魔王那里。能发现真是太好了。》

【空中!?魔王住的城堡会在空中!?】

《那种情况以前发生过哦。》

【给我等下,说起来,魔王复活的话,还会出现城堡?】

《没错,魔王会制作出藏着无数魔物随时袭击人类的城堡或者迷宫》

【那确实很可怕。】

能够制作出像迷宫一样的建筑,还拥有不断产生魔物这类生物的能力。

简直就像神一般的力量。

只有勇者才能对抗的存在。

【能去到空中的城堡里,意思是这匹马会飞吗?】

《是的,骑上去跨越天空的勇者,相当帅气呢。》

【要让希翁骑着啊。】

《。。。切!》

【我说那态度能不能别表现的那么明显。】

眼前站立的黑马,天马剑拉姆莱伊,还有我一直贴身带着的,前几天入手的真空剑。

自从下定决心要寻找姐妹剑以来,才过了一个月左右就发现了二把,加上原本已知的三把,现在已经收集到了近半数。

【。。。】

不知为何,我反倒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世界上仅仅存在十二把的姐妹剑,本应是下落不明散落在各个地方,却在短时间内依次出现在了我面前。运气也太好了。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虽然之前就知道姐妹剑的外形并不只限于剑,但没想到会被荷莉告知黑马就是姐妹剑这种荒唐的事实。

如果荷莉不在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注意到黑马就是姐妹剑。

我抚摸着拉姆莱伊的脖子。

《库洛,没想到你还有奇妙的才能呢。》

【什么?】

《拉姆莱伊是全部姐妹剑中唯一勇者专用的存在,所以呢,不是勇者的人去骑它的话,会被踢死哦。》

【你说什么!?我刚才可是骑上去了喔!?】

《注意到勇者在旁边后才变得老实下来的吧,之前不是暴走了吗,亏得你没死呢,普通人肯定会被甩下马,然后直接踢死。》

【那种事给我早点说啊!知道是勇者专用的话,我就绝对不会骑上去了!】

太危险了,幸亏我马术还行坚持住了。

不是勇者骑的话就被会踢死。

果然,让我去试骑的塔利亚国王他们,觉得让我就这样死掉也可以吧。

【。。。】

不仅仅是暗杀者袭击,继续留在城里可能都很危险。

但是,出去寻找姐妹剑的旅行可能更危险。

走是地狱,留也是地狱。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状况?

不能再让状况恶化下去了。

【希翁,这匹黑马是你专用的,不来骑一下吗?】

我让天马剑的真正主人希翁试骑。

【。。。不需要,那马就给哥哥了。】

【。。。什么?】

可是,希翁完全没有骑的想法。

【看看就好骑的话不要,很可怕。】

【不,你骑的话它不会发狂的,和圣光剑一样,只有你才能用喔。】

【不需要哟,可以的话荷莉也不需要。】

《你这臭小鬼说什么!》

【。。。我回房间去了。】

希翁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迈着小巧的步子离开了中庭。

【。。。希翁?究竟怎么了?】

《切!我和你说话时经常有的事哦,真是充满嫉妒心态的小鬼。》

【哎哎。。。】

难道说希翁和荷莉不和的根本原因是我吗?

不管了,总之,到现在已经找到二把姐妹剑了。

是个不错的开端,说不定就这样能很快的集全了。

想着这些事的时候,荷莉在注视着我。

《。。。库洛?你身上的真空剑样子很奇怪。》

【啥?】

听到荷莉的提醒,我拿起双剑观察起来。

然后注意到了双剑的刀身正在发出紫色的光。

艾莉丝使用冰结剑的时候刀身会发蓝光,嘉特蕾雅教官使用爆炎剑的时候刀身会发红光。

可是现在真空剑并不是在使用者手里。

【。。。哇喔!?】

一闪一闪发着光的真空剑,突然间动了起来,然后直接往我脸上刺过来。

我慌张地躲了突刺,马上离开了真空剑。

浮游起来的真空剑在空中绕了一圈后,就那样直接飞出了中庭外。

这难道是。。。

《看来是回到主人那里去了。》

【展开吗。。。】

神剑能使用的基本技能,憑依、放出、展开之中的一个。

能强化身体能力的憑依。

能使用特殊能力的放出。

还有就是,能把在远处位置的神剑召回到手中的展开。

恐怕就是之前的那个暗杀者使用了展开这个技能,把神剑回收了。

《疏忽大意了吧库洛,没想到那家伙居然能使用这种程度的展开。》

【可是。。。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召回呢?怕被发现的话可以选择在我睡觉的时间段,不到第二天是不会察觉的。】

《现在先别管那些事,快去把真空剑追回来吧,正好刚入手了适合追击的姐妹剑。》

【。。。诶?】

难道说是要我骑着黑马去追真空剑?

【希翁不在的话能骑吗?】

《刚才不是骑过了?希翁也说让给你了所以没有问题,不过要飞的话必须我或者希翁在才行。》

【。。。哈!那匹马是!】

无视了让我马上去追的荷莉,我在城里找到了嘉特蕾雅教官,把她带来了中庭。

看到天马剑的嘉特蕾雅教官直接发出了惊呼。

【教官,你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吗?】

【姑且算是知道吧,把所有骑上它的人全部都踢死了,就算不喂马草也不会饿死,传言不是魔物就是恶魔的凶马。】

【。。。哈】

果然,想要把这马送给我的家伙们多半是想杀掉我。

国王本人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教官,之前缴获真空剑被原主人用展开召回去了。】

【什么?所以说当时就应该杀掉。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姐妹剑,这不是白忙一场吗。】

【所以想请教官和我一起骑这匹马去追回来。】

【。。。啥!?】

【我来掌控缰绳,教官就坐在我后面,我一个人去有点害怕。】

【别开玩笑了!你没听我说的话吗!我刚才说过了这家伙可是把所有骑它的人全部都杀了的凶马!】

【没问题的,请相信我吧。】

【哈、哈?你在说些什、么、哎!?】

无视还在发着牢骚的嘉特蕾雅教官,我跨上了拉姆莱伊。

【唔哦!?哎?为什么你没有事?等、等一下。。。】

我从马上伸出手,抓住了还在混乱中的教官的手,强行让她骑上了拉姆莱伊。

因为嘉特蕾雅教官身型很小巧,一只手就能简单地拉她上来。

总之,让她骑在我的身后。

【哎?哎?等一下库洛、你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拉姆莱伊开始奔跑时,我头一次听见嘉特蕾雅教官发出像少女一样的惨叫。

【。。。】

大概是到现在为止一直接触到各种非现实荒唐无稽的事吧,我的神经也变得有些奇怪了。

对目前发生的事态没有产生任何反应。

拉姆莱伊是天马。

不是在地上奔跑,而是在天空翱翔的天马。

我和嘉特蕾雅教官骑着天马在空中飞行,朝着真空剑飞去的方向前进着。

而且速度非比寻常。

飞出城外,以能够了望城下镇的高度,和能让周围景色眼花缭乱地变化的速度继续飞行着。

在我身后,跨坐在拉姆莱伊身上的嘉特蕾雅教官还在满含着眼泪惨叫着。

真是意料之外的情况,没想到会变得这么恐慌。

算了,现在的惨叫声就当作没听见吧,反正说什么也没用。

虽然看着很可怜。

【呐,荷莉。】

《什么事?》

我在马上,向和我们同样速度飞行着的荷莉搭话。

【这马虽然很方便,但勇者骑着马飞的话,那不是要抛下其他的同伴?魔王城在空中的时候,勇者要一次带二个人上去吗?】

《不是哦,拉姆莱伊的本领并不止这些。》

【诶?】

《取回真空剑后再和你详细说明,请先集中精力做眼前的事。》

【啊啊,反正还是交给教官去做。】

我就这样骑在拉姆莱伊身上,在空中飞行着。

一直来到了前几天在森林里发现的,怀疑是暗杀者少女基地的小屋附近,让拉姆莱伊降落到了地面上。

还在空中的时候就看到少女的小屋正在燃烧着。

周围弥漫着浓厚的烟雾。

【。。。】

我从拉姆莱伊身上下来,和荷莉一起观察周围的情况。

在燃烧着的小屋附近,没有发现暗杀者少女的身影。

情况有些奇怪。

除了有燃烧冒出的火烟味之外,还闻到了像血一样的腥臭味。

现场充满着诡异的气氛。

【教官,情况似乎很危险,请小心一点。】

我提醒教官,却没有收到回应。

【教官?】

这才发现教官还坐在拉姆莱伊身上一动不动。

看来是因为突然被拉上马还飞到了空中,结果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吧。

奇怪啊。

比起我来说她怎么也是经历过各种修罗场身经百战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小事而动摇。

【教官你没事吧?】

我把嘉特蕾雅教官从拉姆莱伊身上抱了下来,放到地上。

很突然的,嘉特蕾雅教官露出了快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双手握拳开始啪嗒啪嗒的锤我的胸口。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你这家伙啊啊啊啊!】

【怎、怎么了教官?】

【怎么了啊笨蛋!很恐怖啊笨蛋!突然做这种事。。。笨蛋!总之就是笨蛋!】

【。。。】

现在的嘉特蕾雅教官还处于混乱状态,之后冷静下来的话肯定会为现在的行为感到羞耻而发狂吧。

【教官,请冷静一下,这匹马其实是姐妹剑,并不是什么凶马,这是荷莉告诉我的,完全可以放心的骑它。】

【吵死了啊!那种事怎样都好啊!要飞的话提前说下啊!为我考虑下啊!哇、哇啊!】

【哈,实在对不起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荷莉站在旁边,就那样眯着眼睛看着我们。

【那个暗杀者在这附近吗?】

【嗯,应该在。】

哭喊着锤了我一阵之后,嘉特蕾雅教官总算恢复成平常的样子了。

果然今天的事对谁都不能说。

【今天一定要杀掉她,库洛你别阻止我。】

【视情况而定吧,很可能避免不了战斗。】

我和嘉特蕾雅教官围着还在燃烧的小屋巡视。

【教官,现在烧着的屋子是那个暗杀者住的地方吧?为什么会烧起来?】

【大概是被人放火了吧,这种事不可能是她自己做的。焦臭味还有血腥味,都是我闻惯的臭味。】

【诶,刚才我就一直闻到像血一样的腥臭味,原来不是错觉啊。】

【。。。啥?你能闻得出血腥味?】

【算是吧,被养父收养之前,我住的地方经常有人把腐烂的尸体随处乱扔。】

【这样啊。。。】

不过那也是获得自我意识前的事了只剩有极其微薄的印象。

没再说话,我和嘉特蕾雅教官继续在小屋周围搜索了一阵。

同行的荷莉在我身后始终保持这沉默。

荷莉只有我和勇者才能看到,如果在别人面前跟荷莉说话的话,可能会被看作是个喜欢自言自语的危险份子。

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我拜托了荷莉在有旁人在的时候,除非有必要否则绝对不要跟我说话。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荷莉每天晚上都恨不得把一天的对话都补回来,西洋棋对局也成了每日必修功课。

过了一会,随着调查范围的扩大,我们在离小屋不远的地方发现了几名全身是血倒下的人。

【。。。】

【。。。这些人已经死了。】

倒下的数人都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死者们身上都带有刀剑弓矢等武器,一看就知道并非普通人。

看到满地尸体却毫不动摇,果然,就算嘉特蕾雅教官外表看上去是个充满孩子气的女性,我此时却能确实地了解到她实际上是个夺

取过很多人生命的军人这个事实。

【这些家伙全部都是死于劈砍吗?】

【这种事还请不要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死亡原因。】

【呵,真不知道你究竟是优秀还是无能了。在战场上,很多外表威猛的男人,只是看见倒下的尸体,又或者受一点伤的话都会战战

兢兢的抖个不停变得毫无用处。我还曾经在士官学校的毕业生中选出特别优秀的毕业生带上战场,但至少超过一半的家伙甚至没有

受伤都不敢再上战场了。】

【那是很正常的反应吧,毕竟谁也都不想死,不想被杀。】

【想要活命就必须杀人那就是军人哦,连这都不明白的话还来士官学校当军人?】

【我只想被派去某个地方当守卫,可以的话并不想上战场。】

【我原本以为你会去战场,毕竟在战场上重要的不仅是勇气和体力,而你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冷静。】

【绝对不去,我这人非常胆小。】

【胆小的人才能活下去,不胆小的家伙随随便便就会死掉。】

【。。。】

和嘉特蕾雅教官的对话让我感觉有些难受。

这个人从刚才开始到底想说什么。

【话说回来教官,暗杀者住的屋子被人放火,周边还散落有尸体,鉴于这种情况,恐怕是因为之前的暗杀工作失败,受到了同僚或

者雇主的追杀。】

【。。然后呢?】

【刚才,真空剑就是往这里飞来的,可能是主人陷入了危机所以才被召了回去。】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刚才暗杀者们是在内斗咯。】

【回答正确。真是精彩的推理。】

【【!?】】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第三者的声音。

在我们寻找声音来源的时候,森林中一个透明的身影向我们走了过来。

真空剑的能力是能够消去自己的身形,还有脚步声。

但现在我们除了刚才的声音外,并没听到有脚步声。

看来这个姐妹剑使掌握姐妹剑的熟练程比之前增加了。

嘉特蕾雅教官把我挡在了身后,从腰间拔出了爆炎剑。

【等一下哦,我不会对你们出手了。】

【你说什么?】

【正如你们刚才所说,我现在正在被暗杀者同僚们追杀哦,因为暗杀失败他们想要把我处分掉。】

【哈!暗杀失败就会被杀那不是理所当然吗?很符合杀手的下场嘛。】

【确实呢,我也是那么想的。】

这时,暗杀者突然解除了透明化。

果然是个年轻的女性。

以前一直蒙面隐藏着的面貌,现在也显露了出来。

一头紫色的短发,看上去有些乱糟糟的,体型很小巧,容貌间还残留着些许稚气,一看就知道比十八岁的我和艾莉丝要小。

【我呢,想要生存的话,除了成为杀手、盗贼或者妓女这几个职业外没有其他路可走了哦,所以只能选择成为接受杀人委托的杀手

。就因为一次失败,到刚才为止同僚们都还在一直在追杀我,我已经厌倦这种事了。】

【谁管你,自作自受,现在就让我了结你。】

【所~以~说,我不会与你们为敌了,一直被不停的追杀就已经很困扰了,暗杀那边那个男人的想法也没有了。之前明明听说就是

个想利用勇者征服世界的卑鄙无耻下流的弱鸡男很简单就能杀掉,没想到完全没那回事。】

【啥?】

【那男人是个武术高手,也完全没有利用勇者的打算,这和听来的信息完全不同,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听着少女说话时,嘉特蕾雅教官小声的问我。

【喂,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全都搞错了,我根本不会武术。】

交谈之中,暗杀者少女把视线从嘉特蕾雅教官那移到了我身上。

【呐,之前是你放我逃走的吧,还说过希望我成为同伴的话?】

【诶?】

【还有那种打算吗?人家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能不能雇佣我呢?】

【蛤?别若无其事的说那种话!】

我还没出声,嘉特蕾雅教官就抢先回答了。

【为了钱就会杀人的家伙根本不值得信任!睡觉的时候头被她砍下来都不知道!】

【请等一下教官,就让她成为同伴吧。】

【别开玩笑!这家伙持有的姐妹剑相当危险!】

【她就算使用真空剑,我们都还能看到半透明的影子,再说神剑精灵荷莉也能掌握她的动向,如果背叛的话马上就能发现。】

【诶诶?可是,这家伙之前还想把你。。。】

【这女人的透明化能力很有用,继续为敌的话就如教官所说相当危险,那么作为同伴不是更好吗?】

听到我这样的发言,少女啪唧啪唧地拍着手走了过来。

【很好呢,看来交涉是成立了,人家发誓,只要包吃包住,就绝不背叛。】

嘉特蕾雅教官仍然死盯着走过来的少女。于是我把教官拨开,也朝向少女。

【。。。】

能明白。

可爱的容貌,天真尚存的年龄,还有与年龄相符的娇小身材。

但全身散发着异样的气息。

一看就能明白。

那是不知夺取过多少人性命,沾染上多少鲜血才会具有的气息。

刚才也是,把前来追杀她的同僚全部都杀掉了。

但她对这些事一点感觉都没有。

平和冷静地持续进行着残酷行为的少女。

光是看到她就会感受到冲击。

和那些喜欢主张自己『我很强啊』的军人或佣兵不同,她只是平常随意的站在那里,就能给人一种与寻常人类完全不同的恐怖感。

【人家名叫纱芙兰,请多指教。】

这位名叫纱芙兰的少女和我握了手。

如果她在手中藏有毒针的话,我马上就会被杀死吧,但那种事并没有发生。

【如果有谁想要杀的话,不用客气尽管说,有多少杀多少。】

【。。。谁我都不想杀。】

【哎?那么,人家要做什么呢?】

纱芙兰继续握着我的手,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大概会让你做些侦查或者收集情报之类的事,毕竟你的透明化能力很有用。】

【杀人呢?】

【不用杀,我希望你不要杀人。】

【为什么?一定要侦查的话干脆杀掉对方不是更好吗?】

【我希望你不要杀人。】

【所以说为什么啊?虽然人家没说过,想要你命的家伙可是很多的哦?接下来大概也会有杀手继续对你动手,不把这些家伙们杀掉

也可以吗?】

【我可能会继续遭受袭击吧,但就算这样,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杀人。】

【所~以~说~,告诉人家为什么啊?】

【我不想变成像你的雇主那样的家伙。】

【。。。】

纱芙兰再次困惑起来。

话说回来这人握我的手究竟要握到什么时候。

握手的时间太长,二人的手汗把手弄得黏糊糊的。

对方的手力很强结我根本无法放手。

【那样的话,人家是你的什么呢?】

【说了是同伴。】

【不是哦,人家问的是身份。】

身份?也就是什么立场吧。

被我个人雇佣,考虑到可能会像私兵一样从事隐秘的行动,身份还是保密比较好。

既然要收集情报,那么为了报告免不了要经常和我接触,次数过多的话肯定会被人怀疑。

【。。。在身边照顾我的女仆怎么样?】

【诶?要人家做你的性奴隶吗?】

【完全不是!你说什么啊!?】

【被主人出手也是年轻女仆工作的一环。人家已经十四岁了,可以放心食用了哦。】

【鬼扯!普通女仆才不会做那种事!我说,你差不多该放手了吧!】

总而言之,新的姐妹剑使加入了同伴队伍。

《库洛,果然你是想对这女人出手才。。。》

【你这家伙,果然是想增加情妇才。。。】

【教官,增加什么的我哪来的情妇啊,请别说那种容易招致误解的话。。。】

在我身后的荷莉和嘉特蕾雅教官持续着对我责骂。

【。。。】

如果希翁和艾莉丝也在场的话,大概也会一起贬低我吧,不管了,爱干嘛干嘛。持有透明消音能力姐妹剑的纱芙兰肯加入就好,别

的事已经无所谓了。

纱芙兰的加入对我来说是相当大的助力。

王家贵族可能根本不知道她这个姐妹剑使的存在。

想暗杀我的家伙们肯定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他们明白作为同学的艾莉丝,和作为恩师的嘉特蕾雅教官必然会帮助我,所以会对那

二人保持警戒,说不定会采用把那二人从我身边调开的策略。

但如果是纱芙兰的话,就可以合情合理的呆在我身边了。

【。。。】

不过有个问题。

正如嘉特蕾雅教官所担心的,这女人到底能不能信任。

纱芙兰所持有的真空剑,对人战的话非常强力。

作为敌人的话就非常可怕。

要是真的背叛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我没有其他选择。

因为,我什么能力也没有。

若是不能借助他人的力量,什么困难我也无法越过。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gx9186572 + 1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0

主题

107

帖子

432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62
金币
20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0 20:26: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90

帖子

2211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921
金币
63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1 00: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勇者禁言荷莉的技能实在太骚了,男主不能试试解除禁言吗

0

主题

4

帖子

91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70
金币
6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1 18: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佬翻译。

0

主题

46

帖子

1608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46
金币
41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2 09: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这国王明摆着想致男主于死地了吧,明知道谁骑谁被踢死的马还故意送给男主,就是想拿事故作个借口

点评

也許國王不知道有死人 就算知道 也不一定知道全都死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16 22:12

0

主题

167

帖子

223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2105
金币
78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29 00: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137

主题

478

帖子

972

积分

吃瓜群众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849
金币
679
荣誉
13
人气
13
发表于 2019-9-7 13:59: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後宮+1,甚麼時候後宮會失火?XD

0

主题

186

帖子

55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493
金币
26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9-8 10:2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535

帖子

998

积分

高中生

小狐狸kksk

Rank: 4Rank: 4

天命
868
金币
413
荣誉
0
人气
5
发表于 2019-9-19 13:38: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国王也是莫名其妙,这么凶的马万一男主出事了,肯定得被勇者砍成八瓣

0

主题

359

帖子

564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471
金币
268
荣誉
0
人气
3
发表于 2019-10-1 08:4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大概是想让男主一个人被马踢死,然后向勇者表示这就是个意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08:40 , Processed in 0.07643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