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楼主: tdzltqsz12
收起左侧

[录入完成] [井上堅二、綾里惠史、庵田定夏、久遠侑、更...

[复制链接]

2

主题

125

帖子

1633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19
金币
671
荣誉
1
人气
4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20: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dzltqsz12 于 2019-7-30 20:30 编辑



「文學少女」後日談 獻給冷淡編輯【繆斯】的招牌之作  作者:野村美月

  對有如菫菜花般的那個人的殷殷思念,正好有十五公分。
  這是我與那個人重逢後,還稱她為「遠子學姊」,而不是「遠子小姐」時的故事。
  也是我為了縮短那十五公分的距離,捨身使出惡劣招數的故事。

        ◇ ◇ ◇

  我以手機發出通知的三十分鐘後,遠子學姊慌慌張張地出現在我那兼作工作室的自宅公寓。
  「心葉學弟!連載的稿子連一張都沒寫,是什麼意思?」
  綁在腦後的美麗黑髮凌亂不堪,好幾縷髮絲垂落下來。應該是用盡全力跑來的緣故吧。只見她氣喘吁吁,單薄的胸脯和肩膀劇烈起伏不已。
  我讓遠子學姊來到客廳,面帶歉色地道:
  「就像我在留言裡說的,雜誌連載用的六十張稿紙分量的文章,連一張都還沒完成。」
  「截稿日是明天哦!上星期和你做確認時,你說因為和其他出版社的截稿日重疊,所以可能會晚一點交稿,但是『沒問題,我會及時交稿的』,你不是爽快地那麼保證嗎?所以我才拜託印刷廠等到最後一刻。可是你卻連一張都──一張都──」
  一直以來,我是從來沒有拖過稿,可說是嚴守截稿日的好孩子。所以遠子學姊才會如此大意吧。
  『沒問題的。』我以誠懇的語氣和笑容如此一再保證,盡可能地把截稿日拖到明天中午。現在離截稿期限,只剩二十小時了。
  「對不起。我本來已經寫到結尾的部分了,可是覺得有哪裡不對,所以把寫好的五十張的分量全刪掉了。」
  遠子學姊啞然失色,淚眼汪汪地道:
  「那、那五十張的備份呢……?」
  「沒有。」
  「可、可可可是,既然已經寫過一次,腦子裡應該就會有印象吧!如果是心葉學弟,現在開始加油的話,明天之前一定可以寫好六十張的!」
  「可是啊,裝記錄點子用的稿紙的盒子,整個不見了哦。」
  以職業作家的身分重新開始寫作,已經七年了。雖然我現在是用電腦寫作,但是突然想到什麼點子,或是腦中浮現片段的故事情節,想稍微寫成短文備分時,我還是和高中時一樣,是用手寫的。在五十張一疊的稿紙上以HB的自動鉛筆做記錄,比較容易統整想法。
  而那些記錄點子的稿紙,我一寫好就會收在工作室的桌子旁的透明塑膠盒裡。遠子學姊以我的責編身分來我公寓時,應該也見過那愈來愈高的紙堆。
  「欸欸欸欸!裝在那個塑膠盒裡的紙,全都沒了?應該有一千五、六百張吧!因為是透明的盒子,所以看起來就像隨興地塞在透明包裝袋裡的超值包碎餅乾呢。肚子餓時看到那些東西就會很想吃,所以我盡可能地裝成沒看到──不對,現在這種事不重要!」
  打從出生起就是「文學少女」的遠子學姊,以吃書維生。
  高中剛認識遠子學姊時,她也一臉幸福地把書本內頁撕碎,一臉幸福地咀嚼書本。而且她特別喜歡吃手寫的文章,所以從遠子學姊的角度看來,那厚厚一疊的筆記,就如她本人說的,看起來就像美味的點心一樣。
  「啊!該不會是遭小偷了!當紅作家井上美羽老師親手寫下的靈感隨筆,一定很好吃──不對!是非常寶貴!說不定已經流落到非法拍賣會上,以高額賣出了!不好!要快點報警!」
  我輕柔地阻止了打算報警的遠子學姊。
  「沒有這個必要。」
  「咦?」
  「那些筆記肯定還在這間公寓裡。不過到底放在哪裡,我不小心忘了。遠子學姊,妳可以幫我找出來嗎?」
  我以清爽的微笑說道。遠子學姊目瞪口呆地看著我,接著臉頰像女高中生那樣鼓了起來:
  「心葉學弟!你在耍我是嗎?其實你早就把稿子寫好了對吧?快點交出來!」
  「我真的沒有寫哦。」
  「騙人。」
  「我沒有騙妳。不信的話可以開電腦檢查。」
  我凝視著遠子學姊的雙眼,安靜地做出宣告。也許是因為發現我是認真的,遠子學姊顯得有點膽怯。
  事實上,稿子確實沒有完成。
  「要是遠子學姊找不到那盒子,我就連一張稿子都寫不出來。變成那樣的話,這期就只好暫停連載了……」
  我唉聲嘆氣起來。原本面帶困惑之色的遠子學姊一下子豎起秀眉,露出好勝的眼神:

  「只要找出藏在這公寓裡的那些筆記就行了是吧?那樣一來,你就會認真寫作了是吧?哼!我一定會找出來給你看的!」
  她似乎已經做好陪任性的作家玩不講道理的遊戲的覺悟了。
  「請快一點哦。因為截稿期限是明天中午嘛。」
  「~~~~!給我記住!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的!惹編輯生氣是很可怕的事哦!」
  我住的公寓,總共有客廳、工作室和臥房三個區域。
  遠子學姊先從客廳開始搜索。她雙眼晶光燦然,打開邊櫃的抽屜,翻開沙發的坐墊。
  「能藏起那麼大量紙張的場所不多。我最擅長找東西了。」
  她穿著緊身裙跪在地上,像激動的貓咪似地環視客廳。
  「身為『文學少女』的我,怎麼可能找不出那麼好吃的點心呢。」
  她鼻孔噴氣地說道。
  「瞧,這裡非常可疑呢。」
  她看著有收納功能的椅凳,雙手抓著蓋子的部分,連同隨意放在椅面上的幾本美國小說一起舉起,探頭看向收納空間。
  可是,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側眼看著「嗚~~」地呻吟的遠子學姊,走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豆漿,倒進加了許多水果乾的穀麥片裡。
  「讓身為學姊的我找筆記,你自己倒是在做什麼?」
  「我肚子餓了,所以想趁現在吃點東西。」
  「我根本沒空吃原本準備好的瑪麗‧諾頓的《地板下的小矮人》呢!」
  跪爬在地上的遠子學姊恨恨地道。
  為了補償我的損失,我一定要讓你寫出超級傑作。遠子學姊一面抱怨著,一面在客廳裡到處翻找,接著前往廚房,把冰箱和微波爐之類的門一一打開檢查。這段期間,我則是坐在沙發上吃午餐、喝咖啡。
  遠子學姊離開廚房前往走廊,打開玄關的鞋櫃,檢查廁所和浴室。砰,砰砰,聽得到她粗魯地開關門與打開、合上蓋子之類的聲音。
  我吃完,把碗盤收拾好後,遠子學姊已經移動到臥房去了。
  她見到床邊微微隆起的物體,雙眼一亮。
  「是那個吧!」
  她得意洋洋地扯開被子,床單上除了枕頭之外什麼都沒有。遠子學姊一下子洩了氣。
  接著她回頭瞪我:
  「故意在那裡放枕頭,真惡劣!」
  「我還想說這樣太明顯了,妳應該不會上當才對。」
  也許是被我氣定神閒的態度激怒吧,或者是因為餓到極限了,遠子學姊的表情變得更怨毒了。
  「心葉學弟,你為什麼要做這麼幼稚的事?你工作時明明很認真,也不再像高中時那樣會說一些壞心眼的話,我本來以為你已經成長為成熟的大人了呢!」
  「這個嘛。七年前的春天,妳頭也不回地離開時,我只是個小孩,沒有能力阻止妳。在那之後,我一直在想,假如我成為大人,就能一直和妳在一起了,所以才會努力變成熟的哦。」
  遠子學姊的肩膀微微一震。
  接著困擾地皺起眉心,眉尾稍微下垂。
  七年來,我們一直沒有見過面,直到半年前──的炎熱夏季,才再次相逢。
  遠子學姊以我的責任編輯的身分來到我的公寓,我則在脖子上纏著白色的羊毛圍巾,出來迎接她。
  七年後的夏天,自己將會遇見一名戴著白色圍巾,站在叼著鮭魚的熊前面的男性。那個人將是遠子學姊命中注定的對象。遠子學姊一直深信相占卜師的這個預言。
  除了圍巾之外,叼著鮭魚的熊的吉祥物,以及前一天晚上寫好的,遠子學姊最喜歡的香甜故事,我也都周到地準備齊全。我心中滿懷期待……
  「可是妳卻沒有收下我寫的短篇小說呢。」
  「因為……」
  遠子學姊姿態很低地扭來扭去:
  「我覺得身為編輯,不該獨占作家寫的故事嘛。」
  七年前,以及半年前重逢時──她都說了同樣的話。
  我早就猜到她會這麼說,所以如此告訴她:
  寫這篇文章的不是作家井上美羽,而是井上心葉。井上美羽是大家的作家,井上心葉是專屬於妳的作家。
  計畫很完美。照理說應該是這樣才對。可是遠子學姊終究沒有收下我的禮物,談完工作方面的事之後就回去了。

  在那之後,已經過了半年。
  雖然我們之間偶爾會出現少許粉紅色氣流,但是我和遠子學姊還是沒有跨越作家與責編、學姊與學弟的那條線。
  夏季結束,秋季消逝,隆冬已至。
  「……我也一樣,花了很多心血才總算成為你的責編哦。所以,不要再做這種幼稚的事了。」
  「不要。」
  我毫無慚色地斷然拒絕。
  「就算裝出成熟、有餘裕的大人的樣子慢慢等,那個誰也一直保留回答,所以我就又變回小孩子了。」
  這次,她可不能裝傻蒙混過去。因為我以截稿前夕的稿子作為人質逼她──在明知有可能會被反彈的風險下。但是,不這麼做的話,就無法撼動遠子學姊。
  遠子學姊再次鼓起腮幫子,把枕頭朝我的臉一丟:
  「什麼嘛!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心情!」
  她似乎非常生氣,把床單連著被子一起扯到地板上,打開衣櫃,拿出外套、大衣和包包,到處亂丟,用力踩著地板離開臥房。
  「我、我也──我也一直──」
  她握緊拳頭,斷斷續續地說著,打開最後一間還沒檢查的房間──工作室──的門,接著,反射性地瞇細眼睛。

  時間是薄暮即將來臨的黃昏時刻。

  從西側窗戶灑入的,蜂蜜般的金色光芒,將放滿書架的房間照耀得極為眩目。
  宛如我們一起經歷過許多無可取代的時光的,那間被書本淹沒的小房間。
  冬季的清澄陽光,與當時同樣地包覆遠子學姊纖瘦的身體,為她添上燦爛的光彩。
  籠罩在柔軟的黃金色光芒中的,「文學少女」。

  「我一定會找到的──心葉學弟是笨蛋、壞心眼、最討人厭了。根本不明白我的心情……」

  遠子學姊為了對抗激動的情緒似動了起來。憋著嗓子抱怨不已的模樣,彷彿變回了當年那個綁著辮子的女高中生。

  「其實我也──」

  重逢的那天,遠子學姊無視白色圍巾與叼著鮭魚的熊的吉祥物,說不能吃掉我為她寫的稿子。

  ──因為,我是編輯。

  她以識大體的笑容拒絕了。
  但是在離開前,她一直凝視著我,露出有點想哭的微笑。

  ──可以成為心葉學弟的責任編輯,我真的很開心。很高興你能一直寫下去。

  那溫暖的聲音,惆悵的眼神,與畢業典禮時微笑著背對我而去的遠子學姊的身影重疊在一起,使我震撼不已。
  就如同我一直記掛著遠子學姊,遠子學姊也一樣記掛著我。確認到這個事實,我很高興,但是又很悶。
  其實,我想把累積下來的創作筆記,全部送給遠子學姊。
  見不到遠子學姊的七年來,我殷殷思念著她,想像著總有一天,我要把這些思念的碎片送給最喜歡吃手寫故事的她。半年前,與遠子學姊重逢後,我依然不停地累積著我的思念。
  我把那些思念的碎片,和沒能被遠子學姊吃下的短篇小說一起放進透明的盒子裡,把盒子擺在工作室書桌旁的架子上。
  故意把那些思念的碎片,放在遠子學姊來我家時,一定能發現它們的場所。
  我的意圖,遠子學姊一定也發現了吧。
  雖然她故作平靜地移開目光,但是在我背對她時,她會稍微偷瞄一下那些稿紙,露出飢餓的神情。
  映照在玻璃杯或鋼筆上的她那個模樣,我也一樣裝成不知道,只是在暗地裡以焦急的心情注視著她。
  兩人的耐力大賽持續著,累積下來的稿紙,以尺一量,都已經十五公分了。

  我們之間的距離,連短短十五公分都沒有縮短。十五公分裡,填塞了上千張的思念。
  遠子學姊打開影印機的紙匣檢查,接著想到什麼似地抬頭,朝著書櫃跑過去。
  遮住房間兩面牆壁的書櫃之一,排滿了文學全集。遠子學姊認真地端詳起那些有氣派書盒的全集。
  「史考特‧費茲傑羅《魂斷巴黎》、《塵世樂園》……海明威《戰地鐘聲》……亨利‧詹姆斯《碧廬冤孽》……威廉‧福克納《獻給愛米麗的一朵玫瑰花》……傑克‧倫敦《野性的呼喚》……」
  她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輝,嘴唇緩緩揚起。
  「這次一定將軍了,心葉學弟。雖然客廳裡有美國文學全集,可是這裡有標題相同的書哦。」
  遠子學姊裝模作樣地把手伸向書架,得意洋洋地發表勝利宣言:
  「所以這些都只有書盒而已。你一定是把那些創作筆記分開裝在這些盒子裡對吧?」
  她指著傑克‧倫敦的《野性的呼喚》,意氣風發地猛地一抽。
  「看吧──」
  抽得太過用力,遠子學姊的膝蓋向前彎,差點摔倒。她勉力站穩,以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手上的書盒。
  因為那盒子,比她想像中的要輕太多的緣故吧。
  那也是當然的。
  因為裡面是──
  「……空的。」
  遠子學姊怔怔地道。
  「難道這和剛才的床單是同種類的陷阱?不對,雖然這書盒是空的,但是不等於其他書盒也是空的。」
  她說完,一面念出堆在客廳椅凳上的書名,一面抽出同名的書盒。
  「《戰地鐘聲》……《碧廬冤孽》……這個也是空的。《獻給愛米麗的一朵玫瑰花》……這個也是……」
  書架前堆滿了空書盒。
  遠子學姊一開始時得意洋洋的聲音,也漸漸染上焦急之色,不過在拿起費茲傑羅作品集的書盒時,表情稍微明亮了一點。
  因為盒子裡有輕微的窸窣聲的緣故吧。
  說不定又是空歡喜一場。遠子學姊以慎重的表情,屏住呼吸,檢查起書盒裡的東西。我看著那樣的她,心臟激動地狂跳起來。
  遠子學姊從書盒中抽出了大約三張的稿紙。
  是重逢的那天,我送給遠子學姊的,充滿了我那微不足道的──千思萬想的故事。

  「題目是『戀情』、『命運』、『永遠』。」

  遠子學姊低頭看著稿紙,一動也不動。我以滿懷期望的聲音說道:
  「無論如何,我都想讓遠子學姊吃掉這些。它們是我這七年來累積的感情,以及今後的感情。」
  遠子學姊愛說話的嘴抿成一條線,眉尾下垂,以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著那些稿紙。造成她的困擾,我的心揪了起來。
  儘管如此,我還是把自己的感情說出來了。因為我相信自己不是在唱獨角戲。
  重逢後的這半年來,遠子學姊偶爾洩漏的思念,總是使我血液沸騰。
  我想聽遠子學姊親口說出來。現在馬上。
  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心情──我想聽說出這句話的遠子學姊,把那心情確實地說出來。
  遠子學姊嘴唇微顫,聲音很是無助。

  「我想吃……可是,我吃掉的話,大家就看不到了……」

  啊啊,她總算說出來了。
  我朝她踏出一步。遠子學姊肩膀猛地一震。
  「只要遠子學姊記得內容就行了。這樣一來,當我寫給大家看的故事時,妳就能幫上我的忙了。」
  不管幾歲,遠子學姊都一定會露出菫菜花般的笑容,『我是如你所見的「文學少女」哦。』快活地做出這樣的宣言吧。
  只要遠子學姊一直喜歡著故事,喜歡吃故事,對我來說,遠子學姊就永遠是「文學少女」。
  我想為她寫故事。為大眾編織故事的作家,分出一些時間寫故事給唯一的某人,應該無可厚非吧。
  這麼做,能成為寫出新故事的養分。我如此相信著,又向前踏出一步。
  踏出的步伐,和經年累積的思念一樣,都是十五公分。

  十五公分,十五公分地,朝著捏著紙張邊緣,把我的手寫稿紙捧在單薄的胸前的,遠子學姊走近。
  「如果是遠子學姊,一定能把內容全部記下來吧。」
  「可、可是……」
  還有十五公分。
  已經是伸手可及的距離了。
  「請吃吧。一定非常甜美哦。」
  我停在離遠子學姊只有十五公分的場所。遠子學姊的氣息拂過我臉頰,使我有些暈眩。
  「真的……嗎……?不會是把紅豆泥加在豆腐味噌湯之類的味道……吧?」
  直到這種時候,還會對這種事感到不安。顯然我深深不受她的信任。我一面反省著過去讓她吃到很多怪味點心的事,一面說道:
  「放心吧。可以先吃一口看看。」
  遠子學姊點點頭,戰戰兢兢地伸手,以細白的手指撕下稿紙的一角。
  從窗外射入的金色光芒中,遠子學姊以嘴唇輕輕抿住小小的文字碎片,捲在舌頭上,優雅地咀嚼起來。
  是高中時代,見慣了的景色。
  窸窸窣窣,唰唰,細碎而斷續的聲音。
  遠子學姊垂著眼簾,雙肩微顫,吃著我寫的故事。
  文字一入口,她就陶醉地瞇細雙眼,再次露出悵惘的表情:
  「……好甜,呢。」
  她細若蚊鳴地呢喃著。
  「……好甜……好美味……好甜……真的好甜……非常,好吃……」
  題目是「戀情」、「命運」、「永遠」。
  和菫菜花般作風傳統,愛說話,愛管閒事的女孩分手之後,才開始的戀情。
  她相信命運。
  可是他,決定以自己的雙手,創造出她相信的命運。
  歲月流逝,他看著即將使命運成為永遠的重逢,以滿足的心情說道:

  ──明天,一定能見到妳。

  彷彿被鑲在紙上的文字醉倒似的,遠子學姊霞飛雙頰,淚珠滾滾落下。她吞下最後一張紙片。
  「太好吃了……怎麼辦,心葉學弟,太好吃了。就像吸滿了甜酒的金色薩瓦蘭蛋糕似的……舌尖和手指都熱起來了,像是被絢爛的香氣包圍似的……這麼好吃的東西,我以後一定會想再吃的……沒有這味道,我會活不下去的……」
  遠子學姊以哭音抽抽噎噎地道。
  吃下我七年來的思念,因此哭了。
  把一直深藏在心中的真正感情說出來了。
  我的胸口也高興得差點裂開。我向她發誓:
  「既然如此,我今後也會為遠子學姊寫下許多好吃的點心和大餐。請妳吃下它們,成為我以井上美羽寫作時的得力助手吧。」
  「這種請求……太狡猾了。」
  心葉學弟從以前就一直這麼狡猾。先灌醉我,再說出這種讓我高興的話,太奸詐了。明明知道酒醉的我會誠實地說出真心話……
  遠子學姊連脖子都發紅了。只見她不斷吸著鼻子,以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不停地責備我。最後,以幾乎聽不見的音量說道:
  「……真是,拿你沒辦法呢。」
  這是YES的意思。我以想大喊萬歲的心情,一口氣縮短最後的十五公分。

        ◇ ◇ ◇

  當然,我沒忘記印刷廠的截稿期限。
  我回到客廳,把疊在有收納功能的椅凳上的書拿開,打開蓋子。見到十五公分厚的筆記稿紙,遠子學姊瞪大雙眼:
  「為什麼?我在找的時候明明是空著的。」
  「一開始是藏在冰箱裡,等遠子學姊檢查過這裡之後,我就裝成準備午餐,把稿紙偷偷放進裡面。找過一次的地方,就不會想重找一次對吧?」

  聽完我的說明,太奸詐了!遠子學姊再次生起氣來。
  「要是開了天窗,我以後就再也!絕對不要!吃心葉學弟寫的東西了哦!」
  她以因微醺而發紅的臉叮囑道。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寫完了六十張分的稿子。
  隔天,把稿子交給印刷廠後,遠子學姊抱緊十五公分的創作筆記,笑咪咪地道:
  「其實我一直都很在意這些呢。我會把它們當成點心,每天在家裡吃一張的。居然可以把這些全部吃掉,真像做夢一樣。」
  她開心到差點跳起舞來。
  明明那麼固執地裝成沒看見,一旦做出覺悟,似乎就很忠於自己的食欲。
  我從遠子學姊的手臂中抽回稿紙,笑咪咪地道:
  「我沒有說可以帶回家吃哦。想吃的話,請來我家吃。」
  「欸欸!太過分了!」
  遠子學姊瞪大雙眼,不滿地抗議著。反正都是要吃,我當然想看她吃下去後的反應。
  她昨天醉酒的樣子之可愛,現在回想起來,仍然忍不住想發笑。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再次瞻仰瞻仰那模樣。
  「心葉學弟,你太蠻橫了!對學姊一點敬意也沒有!」
  遠子學姊氣呼呼道。儘管如此,我們之間的距離已經連十五公分都不到,早已是零距離了。
评分

2

主题

125

帖子

1633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19
金币
671
荣誉
1
人气
4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20: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執筆作家短語
  ※同刊載順序

  綾里惠史〈In the Room〉
  看到「十五公分」與「男女」這兩個題目時,這對「男女」究竟是「誰」呢?我以這樣的想法為基礎,寫出這次的短篇小說。誰都不是的「男女」以及距離的意義,很高興能以此為題材,寫出我一直很想嘗試的懸疑風格小說。

  庵田定夏〈十五公分一次定勝負〉
  人生中,不知何時會響起比賽開始的鈴聲。我想成為不論何時、不論被任何人挑戰都不會逃避的那種人(希望)。這是我個人久違六年的第二次短篇企畫,所以寫得很開心!

  石川博品〈七月的微小告別〉
  步行參拜諏訪湖周圍總共四座的諏訪大社。冬天參拜時,從湖面吹來的冷風使智慧型手機的電池掛點;夏天參拜時由於天氣太熱,差點中暑。「可別小看諏訪湖哦!」總覺得神明在對我這麼說。「等春天或秋天時再來吧!」也許神明是這個意思吧。

  伊東京一〈跳躍者日記〉
  只能瞬間移動「十五公分」的能力,可以做什麼?從這個想法開始創造的故事,意外地把主角們帶往多愁善感的方向。很高興能參加本書的企畫,希望讀者們會喜歡本作。

  岡本タクヤ〈從地面僅僅飄浮十五公分程度的故事〉
  十五公分大約是半尺長。我本來想寫「對於襲向自己的各種不公不義現象進行微小反擊的活躍銀行員〈半尺直樹〉」,不過也只有想想而已,寫出來的是收錄在本書中的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くさなぎ そうし〈花道女孩與書道男孩的混合展覽會〉
  實現了「讓作品成為實體書」這個夢想的第一步!這都是多虧閱讀本作的各位讀者的支持,真的是太謝謝大家了。我會努力讓自己的長篇作品和大家見面的!

  久遠 侑〈漸變的風景與不變的約定〉
  本作是收錄在合集裡,所以我想寫一個把自己過去作品的精華濃縮在其中的短篇。希望第一次接觸我作品的人也能喜歡這個故事。謝謝所有刊載本作時幫我忙的大家。

  九曜〈Xp ; 15cm〉
  謝謝編輯部讓我有機會參與這個企畫。聽到「十五公分」時,首先浮現在我腦中的,是我的專門領域。其實也有十六公分的種類哦。有機會的話,請大家到圖書館親眼確認看看。

  佐々原史緒〈甜蜜獎盃〉
  我非常喜歡短篇故事,所以很高興能再次受邀參加合集的企畫。在「應該不會和其他人撞題材」+「應該有直徑十五公分的球類運動」的想法下,我回答說要寫「運動」的故事。但是卻在不知不覺間變成甜點與田徑的故事。用「總之先來杯啤酒吧!」的心情寫作還真是不行呢。

  更伊俊介〈十五夜同學偏移了十五公分〉
  不論是偏移了多少公分的女孩子,能和對方在放學後的教室獨處聊天的話,似乎就會喜歡上對方。雖然我沒有這種經驗就是了。順帶一提,加了竹輪的咖哩很好吃哦。

  三田千惠〈唯一的客人〉
  我喜歡有歷史的商店街。我在居家附近設有弧形玻璃帷幕屋頂的商店街閒晃之際,想出了這個故事。這是我第一次寫短篇,感覺很新鮮有趣!

  田口仙年堂〈口袋中的女神〉
  我要寫很少寫的愛情喜劇哦──!雖然我滿懷幹勁地這麼想,但是實際動筆之後,不靠著熬夜時的恍惚情緒就寫不出來。可是推敲字句與校稿又必須在意識清醒的白天做才行,害我有種反覆看自己寫的情書的感覺。

  竹岡葉月〈星期五去惠比壽屋〉
  男女老幼,沒有任何共通點的人們,在不自報身分的情況下待在相同的場所,感覺應該很棒呢。我心跳不已地著手寫起這個故事。主題的十五公分,感覺起來,是大是小呢?這次我寫的是「大的」十五公分。

  羽根川牧人〈冰棒,與時空重疊的箱子〉
  其實,在我以輕小說作家的身分出道前,就已經在ファミ通文庫的短篇小說合集中刊載過作品了。上次的作品是以時間為題材,這次的作品則是以長度為題材,不過我都寫得很愉快!……咦?重新一看,這次好像也是時間的故事呢……

  御影瑛路〈順利地被女孩子甩掉的夏天〉
  我老早就想寫充滿處男情懷的主角在種種誤會下被甩的故事,所以覺得很滿足──不對,這樣的頁數讓我覺得有點意猶未盡呢!有機會的話我想寫寫他的成長。

  水城水城〈青春期美眉與小小老頭〉
  我想寫可愛的美眉與可愛的小老頭。
  雖然小小老頭是很有名的都市傳說,但是假如真的在自己家看到那種東西,只會覺得是鬼故事呢。

  築地俊彥〈隔壁的○○○小姐〉
  女孩子拿著電鋸的場面太常見了,所以改成拿鑽岩機。不過實際使用時會吵死人吧。「就算臂力不強,也能藉著未來之力輕鬆使用!」以這類的廣告詞熱賣的商品。每家都買個一把備用,您覺得如何呢?

  森橋ビンゴ〈她開始創作繪本〉
  我也已經為人父母了,所以想試試看這樣的故事。
  希望大家喜歡本作。

  井上堅二〈我與你們與15公分之間的那些事〉
  有哪些東西是十五公分?我做了一些調查。千圓鈔的長度、高跟鞋的高度、小平底鍋的寬度……結果還是寫了常見的東西。真擔心和大家撞哏呀。

  野村美月〈「文學少女」後日談 獻給冷淡編輯【繆斯】的招牌之作〉
  今年(2017年)是《文學少女》系列出版十周年,台灣的出版社幫我出了很棒的紀念套書。由於太開心了,所以我想寫一點兩人之後的故事作為回禮。當然也希望日本的讀者大人們能夠喜歡這個故事。


  初出一覽

  〈In the Room〉、〈十五公分一次定勝負〉、〈七月的微小告別〉、〈跳躍者日記〉、〈從地面僅僅飄浮十五公分程度的故事〉、〈Xp ; 15cm〉、〈漸變的風景與不變的約定〉、〈甜蜜獎盃〉、〈十五夜同學偏移了十五公分〉、〈唯一的客人〉、〈週五去惠比壽屋〉、〈冰棒,與時空重疊的箱子〉、〈順利地被女孩子甩掉的夏天〉、〈青春期美眉與小小老頭〉。
  ──以上刊載於《カクヨム》ファミ通文庫小說網頁。

  〈花道女孩與書道男孩的混合展覽會〉。
  ──以上為ファミ通文庫×カクヨム《妳我之間的十五公分》短篇小說比賽得獎作品。

  〈她開始創作繪本〉、〈我與你們與15公分之間的那些事〉、〈「文學少女」後日談 獻給冷淡編輯【繆斯】的招牌之作〉。
  ──以上為新撰寫作品。

0

主题

9

帖子

15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136
金币
8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7 00:50: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搬运,以前在动漫之家看过,不过动漫之家的没有图

0

主题

153

帖子

594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29
金币
28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7 01: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搬運

0

主题

8

帖子

1252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184
金币
258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13 22: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短篇集很不错 有整理后的下载版本吗?TXT或者epub版本的都可以?求一下 谢谢

1

主题

222

帖子

1070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037
金币
42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18 21: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辛苦

1

主题

73

帖子

1298

积分

大学生

無義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139
金币
477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10-20 00: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搬运辛苦
嚼…嚼…

0

主题

7

帖子

209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191
金币
111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20 12: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搬运

0

主题

90

帖子

691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40
金币
461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10-21 07: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FFF團前來報導

0

主题

6

帖子

115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100
金币
8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10-29 14: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搬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9 21:16 , Processed in 0.06627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