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7880|回复: 168
收起左侧

[短篇] 雖然我是勇者但奴隸出軌了所以去報仇

  [复制链接]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发表于 2019-7-27 06: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iamhungry 于 2019-7-30 08:25 编辑

轉載自:https://www.lightnovel.cn/thread-847026-1-1.html


勇者だが奴隷が浮気したので復讐する
雖然我是勇者但奴隸出軌了所以去報仇
作者:うおっしー
翻譯:TXiMu
原文出處:http://ncode.syosetu.com/n8402cz/

被轉移到異世界的我,買下了奴隷,
經過慢長的旅程,成為了打敗魔王的勇者。
在變得和平的世界裡,和那個奴隷兩人幸福的生活。
但那個糞女,居然出軌了。
居然背叛了我。
我要用作為勇者的力量和這個地位的權力向你復仇!
*這是一個復仇戲,NTR的要素不多。*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亡灵…… + 1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6: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名字叫勇紀(ユウキ)。
身為平凡日本人的我,在某一天,被轉移到異世界了。
被轉移當時的我21歲,學生,宅男,童貞。(譯者:跟現在的我一樣Orz)
這樣的我,被轉移到異世界的時候,與年齡不相稱的興奮着。
想着在異世界築起后宮是所有男人的夢想。

就這樣,我當着冒險者,存起錢來,買下了一個女孩子的奴隸。
不是啦、是比我大3歲,說是女孩子,還不如說是一位女性。
24歲,平凡的臉孔,荼色的頭髮和眼瞳。
這個奴隸是我這一些新人冒險者能買到的當中,算是最高品質了。
但是,說真的我更想要16歲的金髪碧眼美少女。
不過這一些奴隸太貴了。是超貴的。
應該說,這一種女生可不容易找到。
加上當時的我可沒什麼錢,所以買下了這女生。
裝上奴隸頸圈,傳入魔力。
是一個簡單的契約方法。
這就是我跟她的相遇。

女奴隸的名字叫埃絲克拉(エスクラ)。
我馬上的喜歡上她。
說是平凡的臉孔,但這也是這個世界的基準,在日本的話可是分類為美人。加上性格開郎,也容易搭話。
我也不是什麼帥哥,也沒有什麼女朋友的,喜歡上對自己溫柔的女性也是沒辦法吧。
自從跟埃絲克拉相遇後,后宮的願望也打消了。
就好像交了女朋友後把工口書都掉的感覺。

在之後,慢長的旅程的結局,就是把將要摧毀世界的魔王打敗,我成為了勇者。

成為勇者的同時,各國的公主和貴族大小姐都向我提出婚約。
好像是因為和勇者結婚的話會有很大的利益。
當中還有引起我慾望的金髪碧眼美少女公主。
但是我把全部的婚約都推開。
如果答應了一個,其他就很難推卸了。
加上對埃絲克拉太可憐。她可意外的嫉妬心重。
我可很重視跟她相處的時間。

在王都買下了一個小小的家的我﹐開始跟埃絲克拉二人生活。
然後在教會交換了誓約的話語。
雖然法律上不能和奴隸結婚,但事實上成了婚姻關係的我們卻很開心。
小孩的話還是晚點,所以有好好使用避妊魔法。
但王族和貴族照常的向我提出婚約, 當然全都推掉。
就是這樣,過着幸福的每一日。

但是,就在最近,埃絲克拉開始變得奇怪。

最近奇怪的外出多了。
在之前,在我回到家的前一刻才回家,最近都變得不常回家了。
加上她回家後馬上就跑去浴室。
就問她,也只是說和朋友出去食飯,具體的都不說。
在之前都會在出去的前一天說下去那和跟誰去﹐現在什麼都不說了。
還有的就是化妝和髪形都變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很多沒有見過的衣物和首飾。
為什麼會有這些行動?
想了又想,答案就只有一個。
『埃絲克拉是出軌了嗎?』
但我馬上打這個想法打消了。
真羞愧,我居然懷疑這個世界最應該相信的女人。
在之後一定要對埃絲克拉更溫柔才行。

在早上,我因為勇者的工作﹐一個人來到了王城。
因為要到王城志,所以不能帶奴隸同行。
說是工作也只是跟他國王族來個午餐會。
意外的很快就結束了。
回家的時候,順路的去一下冒險者公會,走過小道。
看一下天空。
雲的動向有點奇怪。
看來要下雨了,下雨之前快回家吧。
走快一點,穿過小道。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

埃絲克拉跟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從旅館走出來的身影。

身材不錯,年輕金髪的男人
幸福的緊握雙手的兩人。
依偎着的兩人。

我突然陷入了,心臟被握着的錯覺。
頭暈得嚴重的心悸,強烈的作吐。
我馬上的躲入暗處。
發生了什麼,我理解不到。
是我不想理解。

不會的,只有埃絲克拉是......

「埃絲克拉,晚餐一起嗎?」
是一把年輕男人的聲音。
「當然。」
「勇者那白痴那裡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啦。」
「今天去王城了。」
「原來如此,不過勇者還真白痴。居然還沒發覺埃絲克拉跟其他男人.....,我正在愛着的事情。」
「.........是啊。」

我不想再聽了...........
我把耳朵塞着,從那兩人跑開了。
逃到家的我,跑到廁所,吐了。
不停的吐。
把胃中的東西都吐光了,快要連胃液也吐出來的時候,終於冷靜下來。
直到現在﹐終於明白之前的違和感。

那個糞女,居然出軌。
居然背叛了我。
絕對不會原諒你。
我要用作為勇者的力量和這個地位的權力向你復仇!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6: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回到家後經過了5小時,那個糞女終於回來了。
外面天早已經黑了。
「我回來了」
就跟以前一樣,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的臉。
一下的有想要衝過去殺了她的衝動。
但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殺人,就算是勇者也會被問罪。
就算是殺了奴隸也是。
我可不能為了這糞女,冒上這風險。

要冷靜下來,首先是證據。
只要有證據,可以連那個通姦男也一起擊沉。
為了這樣,需要先放這糞女不行。
我現在不可以被發現我已經知道她出軌。
先深呼吸一下。
抑制着湧上來的殺意,裝作平靜。
「......啊。歡迎回家,晚餐食過了嗎?」
「不好意思,跟朋友食過了。」
嗯,就知道你會這樣說。
「是嗎,正好我也在王城那食過了。」
這是說謊的。
飯什麼的,我可食不下。
對埃絲克---、這個糞女說謊什麼的,還是第一次。
但,什麼罪惡感的可感覺不到。
「是嗎,那我先去入浴可以吧?」
「....啊」

就跟平時一樣的對話。
從昨天為止,入浴的次序是不會在意﹐在喜歡的時候去就可以。
以前是不會在意的日常,現在卻非常的不愉快。
超火大的。
但是,現在可不能對這糞女出手。
不過,也想要問下尖銳一點的問題。
這個程度的也可以吧。
「今天是跟誰出去了呢?」
「......之前在市場認識的女性冒險者。」
女性冒險者呢。
「可以介紹我認識嗎?」
「為、為什麼不介紹給勇紀大人認識不行!?」
也太動搖了吧。
「不,她跟你相處好好的,所以只是想要跟她謝過一下禮。」
「.....、我是勇紀大人的奴隸這一件事跟她是保密的,所以有點....」
有點是什麼意思呀,這糞女。
「是呀,不好意思了,忘了它吧。」
「......不」
糞女點一下頭後,就走去浴室了。
我就橫睡在床上,卻完全睡不着。
但我很明白,不睡的話不只体力捱不過,更重要的,我精神上可支持不到。
不過一當我合上眼睛,中午的光景就會重現在腦中。
就像嘲笑我一樣,幸幸福福的兩人從旅館走出來的光景。
光是想到這,動悸加快,呼吸開始激烈。
胸口變得痛苦,很不舒服,再加上頭也痛起來。
是最差的狀況。
但是我也不是在這個世界安穩的生活着。
在中午的確是亂了性,但我可是經歷過更多不同的狀況。
又不是被分肢,又不是同伴被殺。
只不過是一個奴隸背叛而已。
我可一直戰鬥着過來的,要把亂了的心靜下我可有心得。
不需慌張。
再一次的深呼吸,讓腦子空下來,集中的讓自己睡下來。
聽到了雨聲。
好像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來了。
......。
還有一點就能睡着了,突然感覺到了床褥被壓下,令我醒起來了。
是那糞女在旁睡下了。
突然的冒出冷汗,心跳又亂了起來。
早知道就不買雙人床﹐真的從心裡後悔了起來。
不讓那糞女發覺異樣,拼命的裝睡。
不久就開始聽到了那糞女的鼾聲。
還真安心。
明明就背叛了我,向不知道那裡的男人打開雙腳!!
嗚----
不行,又想吐了。
明明胃裡都沒東西了,但卻很想吐。(譯者:少年,你有喜了已經三個月。)
不行。
慌忙的向自己使用精神鎮靜魔法和睡眠導入魔法。
比起中午,已經算是冷靜對應了嗎.......對吧?
身體的狀況不好,可以的話不想依賴精神魔法。
看來噁吐感減低了,心跳也平靜下來了。
明天開始收集證據。
哼,糞女。好好享受這短時間的安眠吧。
我會讓你永遠不能再睡下這張床。
把復仇的事帶入夢中,不知道什麼時思考就沉入黑暗之中。

---------------------------------------------------------------------------------------
失眠和厭食症是被出軌的一方常有的壓力症狀。如果是因為出軌一事而入院的話,拿回診斷書、收據和住院證明等能證明的文件。是可以在之後追回治療費時,作為壓力症狀的證據能有所幫忙,增加慰問金。 (*只適用於日本法律*)
不過,異世界的勇者大人自己的心能自己治療,精神也意外的堅韌,真是個無謂的長處。果然是勇者大人。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6: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在埃絲克拉起床之前走出了家。
家中留下會晚點回家的字條。
外面是暴雨,真是討厭的天氣。
算了,開始作收集證據前的準備好了。
這一次去收集的,不是那些會對裁判有利的證據。
裁判什麼的只會令事情更麻煩。
那只是為了防止搪塞,為了順民意的東西而已。
就算是這個國家的勇者。也不能隨便忽視民意。
沒有確實證據的話,會傳出『隨便處分奴隸的勇者是冷血的人』這種不合理的評值。
在這變和平的世界裡,人的流言是最為可怕的。

算了﹐先準備好必要的物資。
首先來到的是道具屋。
這裡雖然是一家有點骯髒的小店,但這裡是我還是新人的時候就經常光顧的店子。
走進亂七八糟的店裡,道具屋的大叔在靠在櫃檯旁,空閒的看着新聞。
肌肉隆隆加上光頭風貌,比起道具屋更像武器屋的大叔。
「大叔,把連帽披風和投影魔石賣給我」
「哦~小鬼。好久不見.....發生了什麼了嗎?臉色很差呀。」
道具屋的大叔擔心的問着。
「臉色?」
「啊、臉色超差啊?你看。」
這樣的說着,把鏡子交給我。
唔。
比起勇者更像一個殺人鬼的臉。
不,原本成為勇者之前早已經是一個殺人鬼了。
不過怎麼也好,的確是很差的臉色。
「反正早餐也沒吃吧?等一下吧。」
大叔走入店內,馬上的拿出了面包和湯回來了。
「來,吃吧。」
「不好意思,沒什麼食慾。」
「就算不想也得吃一點。身體會捱不住。」
的確如此。生在現代日本的我﹐是應該很明白睡眠和進食的重要性。
想要冷靜的行動,但卻缺乏這一份冷靜。
........不過要我怎樣冷靜呀。

先謝過大叔,把包塞進口中,用湯沖進胃裡。
熱湯馬上就在空空的胃裡擴散。
沒有食慾卻意外的吃得下東西呀。
「今天小妞不在。原因是她嗎?」
「........啊」
「可以說給我聽嗎?」
我點了一下頭,把那糞女出軌的事情告訴了大叔。
好好的說得明不明白我不知道,我只能努力的抑制着感情。
感情也抑制不到的話,我怕自己會打破什麼。
安靜的聽完我的話的大叔,突然睜大眼睛。
「那個臭婆娘,我要打死她!!!」
說着的跑出去了。
「等、等一下,冷靜一點大叔!」
「放手小鬼!我要殺了那婆娘!!」
慌張的捉着依然要跑走出去的大叔。
大叔的頭的青筋也都要爆出來了,就像惡鬼般的臉。
這麼怒氣沖沖的大叔還是第一次見。
雖然平日臉又惡,口又臭,但基本上是一個很溫柔的大叔。想不到會這麼的生氣。
「我啊,是很清楚小鬼你一直為其他人努力着!所以背叛這樣的你的那臭婆娘,我是絕對不會原諒的!放手!」
「拜託你冷靜一點!隨便出手的話,大叔的人生會到此為止!」
「我要殺了她!放手!」「冷靜一點!」不停的重複這番對話,大叔終於冷靜下來了。
幸好沒有其他的客人。

冷靜下來的大叔找了一張椅子坐下。
「不好意思,亂性了。明明最痛苦的是小鬼你。」
惡鬼般的臉一變,現在是無精打采的呆着。
「不,大叔為我生氣真的很高興。」
「是,是嗎?那就好了。」
這樣的邊說着邊哈哈哈的笑着。看到這個笑容,就好像感覺有點被救贖。
「然後呢,要怎樣做。難道你想就這樣哭着躲在床裡嗎?」
「怎麼會,我要她跟那通姦男一起粉碎。」
「哈哈哈,這也是啊。」
「首先要做的是為了收集情報,我需要變裝用的連帽披風還有拍攝證據用的投影魔石。」
「我明白了。」

穿着連帽披風,因為帽子所以我能好好的隱藏着我的臉。
「很合身不是嗎。」
「這種跟蹤用的服裝,合身我也不會高興呀。」
跟大叔吐了一口氣後,心情輕鬆了不少。
「差不多我要去了。我可不想讓人發現我正在找那些人渣。所以請保密。」
「啊~我明白。」
出到外面,變得下毛毛雨。
到了夜晚,不知道會不會停呢。
到現在才發現,門外面掛着「休息日」的牌子。
怪不得都沒有其他客人。
真是打擾大叔了。

不過連「休息日」的牌子也看不到,看來怒火真的會令視野變狹窄了。現在冷靜下來真是太好了。
那種狀況去收集證據的話,在捉到之前可能會有什麼的失誤。
........果然找人談下是正確的吧。

再一次的感謝大叔,然後去我下個目的地。

---------------------------------------------------------------------------------------
如果能確定是出軌的話,不被對手發現的去調查吧。如果被發現的話,就不是暗地裡調查的時候了,快點把證據都消滅吧。在SF的故事中,收集情報可以利用旅館和酒館,在日本的話可以利用興信所(就是像偵探社的,専門調査出軌的地方。)。雖然會有點貴,但有效的物證是能更有效的離婚。同時也要跟律師商量一下,簽定合約也是必要的。他們能在離婚和追求慰問金上更有效果。
勇者大人也是的,一個人可不能成事呀,要找人商量。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6: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來到了昨天發現那人渣兩的旅館。
時鐘旅館,也就是日本的愛情旅館。
整理一下披風的雨粒,然後走進去。
在裡面的只有整理着帳簿的大叔一人,是這裡的業主吧。
「唔?什麼,小哥你一個人嗎?」
大叔帶着可疑的目光問我,還警惕着我。
不過這邊穿着連帽披風,帽子都把臉藏着。現在的我無疑是一個可疑人物。
「昨天的14時左右有客人結帳吧?是一個金髪的男人和一個茶髪的奴隸。我想問一下關於他們的事情。」
「什...!啊、不....、我、我店沒有見過這樣的客人。就算有,也不會把客人的私隱隨便公開。」
這個反應,是知道吧。
這麼的動搖,看來連那女人是誰的奴隸也知道吧。
也就是知道那糞女不忠的實情,但一直隱藏這。
這個大叔是要連我也要騙......。
忍耐這又要被煎熬起來,明明已經冷靜下來的心。
把帽子取下,露出臉。
「你知道我是誰嗎?」
「嗯?我怎麼會知.....道你是....誰、唉?勇、勇者大人?!」
「閉嘴,不要大聲的說話。我再問你一次。昨天,我的奴隸是不是來這了?」
「昨、昨天是、那個.....」
目光不停浮動,擦掉冷汗的大叔。
都已經這個時候,這想隱藏嗎?
這可不能再給你思考的時間!
「跟我說真話的就不會加害於你。但要是背叛我,包庇那糞女,跟我說謊的話.....」
說着,在右手集中魔力,左手捉着大叔的肩膀。
手指用上點力......。
啪---。
明明就這樣,大叔馬上的後退,跪了下來。
「HIIIII!!來、來了!他們來過這裡!」
「白痴!不是說不要這麼大聲!」
做成騷動可麻煩了。
在旅館的櫃檯大吵大鬧的話,可會被誰聲到。
不快點讓他閉嘴不行。
但跟我的想法相反,大叔又開始大聲的向我道歉。
「非、非常抱歉!我也是被封嘴!我不是想要包庇那背叛勇者大人的奴隸!請你原諒我!我還有女兒!只有我的性命請你原諒我!」
「所以說不要大聲的說話!真的會殺了你!」
用那纏繞着魔力的右手,捉着跪在地上的大叔的頭。
只是想要讓他閉嘴而已,但大叔「HIIIII!!」的,完全萎縮了。
看來是做得太過火了。有點可憐的感覺。
因為這大叔也只是做好自己的本份,也不是做了什麼壞事。
.......這樣的想着,罪惡感湧上來了。
難得在道具屋的時候冷靜了下來,差一點又被恕火吞噬,好險。
總之先捉着大叔的頸背,帶他來到櫃檯後面的房間。
這裡的話就能安心的說話。
「冷靜下來了嗎?」
「是的,發狂了真的不好意思。」
這樣說着的大叔向我低下了頭。
「不會,這邊才是,做得太過火了。腦子都好像充血了。」
「不,站在勇者大人的立場,這也是當然。」
我用苦笑來回應了他。
這可不會是當然。
從突然的來到被恐嚇的大叔的角度來看,這可是太不合理了。
重新的為我使用暴力的事實感到後悔。
生在日本的我,『被害者對加害者做成傷害,反而被捕,還要支付謝罪費和治療費。』這樣的不合理事件也知道不少。
雖然不知道身為勇者的我會不會被拘捕。但為了這些私事而使用暴力,這可應該要控制一下。這可關係着我的信譽。
看來以後還是在件事上不要再使用暴力好了。
但都已經使用在這大叔身上了,對大叔的罪惡感可不低。
但我也不是什麼善人,但也不是說變成惡人。
為了矇騙這件事,還是快點說出正題好了。
「來這裡是為了得到那糞女的出軌證據。雖然是一個無理的請求,但我想你在房間裡裝上這個投影魔石,能嗎?」
「.....關於這個,其實證據影片的話,我早已經準備好了。」
我說出我的請求,大叔思索了一會後,說出了這番說話。
早已經準備好證據影片?
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是什麼一回事?」
「當我發現了勇者大人的奴隸不忠行為時,相信這個東西會有一天一定有用,所以就準備了。」
嗯~相信這個東西會有一天一定有用,所以事前準備好了。
時機真是剛好。
但-----。
「這可很難相信,對我來說時機太好了。你想要做什麼?」
「是的,的確勇者大人是難相信。其實---」
他想說的就是,那個偷情男在社會上的地位很高,被他封口,大叔也沒有辦法。
但大叔可原諒不了那糞女。
所以為了我在某一天發現那糞女出軌的時候,讓我有正當理由去把那些人渣都殺掉,而準備好證據影片。
然後證據影片的內容,是在"行為"中的影片,連聲音也有。
真想吐,是非常不愉快的內容。
但這是一個有力的證據。
感謝的收下好了。
順帶一提﹐這個旅館,客人的"情事"除了這件事外,都沒有偷拍過。
還有這一次的影像確認也沒有經男性的手,全由女性下人去確認。
完全沒有下流的想法,來家裡搜查也沒有問題。
說到這個地步,相信是真的吧。
該怎樣說,那眼神是認真的。
還有這大叔的眼,可亮晶晶的。
就像一個跟英雄相見的少年的目光。
那目光就好像幸福與興奮交加的樣子。
應該不是演技吧。
「其、其實我是勇者大人的大粉絲。對勇者大人不忠的那個奴隸,每次見到她來,我都想把她打飛。」
大叔火熱的視線和氣魄,讓我冷汗都出來了。
不再讓他說在這以上奇怪的事情,快點打聽下一個情報。
「是、是啊。我知道你的想法了。話說,關係那個封你口的通姦男的情報,能告訴我嗎?」
「當然,那個男人的名字叫麻奥=多哥(マオ=トーコ),是多哥公爵家的嫡男大人。」
「哦~公爵家的嫡男呀。還真是偉大的頭銜呀。」
原來如此,是公爵家的人來封口呀。
被這樣的大貴族施放壓力,大叔到現在為止都不來跟我告密也沒辦法。
在最初話語停滯,我出現的時候這麼的動搖,是這個的原因吧。看來不是對我有惡意而說謊。
加上我也算是一個有名人,來跟報告這樣的事情也不容易吧。
就例如,就算我在日本目擊到有名的大女星出軌,也不會跟她丈夫報告吧。加上這可沒有義務要這樣做,也沒有這樣做的想法。
果然,向這個大叔發火是做錯了。
我心中的罪惡感快要從屁股爆出來了。
「是啊,如果是伯爵的話也能做點什麼,但多哥公爵作對手的話......。」
這樣的說着,大叔懊惱的點頭。
伯爵的話也能做點什麼?這大叔是何許人也。
其實是一個很強的人?
不過作為一個後街愛情旅館的館主,在用字語氣上,在那整潔的好好先生的容姿上。
應該不是一個小人物。
但還是不要深究好了。
深究的話,好像會被反咬一口。
回到話題。
「那能說一卜那個麻奥=多哥嗎?」
「是的,請交給我吧。雖然這樣說,但我原本也不是這個國家的人,所以也不太清楚,非常抱歉。」
「啊~之後我也會再去調查,告訴我你知道的就可以。」
「那麼......」開始說起來的大叔。
內容就是,那通姦男今年21歲,直到半年前,還在帝國的男子貴族學校上學。回到王都後靠着多哥公爵家為靠山,作着像冒險者般的事情來玩。弟妹有4 人,有一個父母決定的婚約者。就是這樣。」
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在夜會和派對見過,是因為裝着冒險者在玩吧。嗯,應該也差不多是這樣吧。
謝過大叔的情報,然後跟他說我也差不多了。
「一個不小心收集證據可要花上數個月,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能幫到勇者大人是我的榮幸。」
「還有,勒索你真的不好意思,在近期我會給你打擾費。」
「不,請不用在意」
「就算你這樣說也.....。」
我的罪惡感已經從屁股中爆了出來。
如果不贖罪一下我可接受不了。
只是我自我滿足而已,收下一點東西吧。
這樣的說着。大叔怯生生的回答
「那,那麼,能跟我女兒見一下面,聊一下可以嗎?其實我女兒也是你的大粉絲。即使我是父親,但我也得說,我的女兒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生,絶對不會做損害勇者大人利益的事情。」
「只是這樣的話是沒有問題,還有什---啊!是呀。」
想起了一件好事情。
從異空間保存魔法『道具箱』中拿出一把劍。
然後在劍鞘上簽名,交給大叔。
「這是我還是新人的時候所用的劍。可以的話請收下。雖然有點污,但也是勇者的裝備,也能賣個好價錢吧。」
收下劍的大叔睜大雙眼。「這、這麼貴重的東西、給、給我?!」的說着。
雖然這也是我好好保留下來的東西,但大叔高興就好了。
就這樣,想不到這麼快就收集好情報。

雖然是余談,「不是被封口了嗎?跟我說這麼多沒問題嗎?」的問了下大叔。
「這可不是我自己說出去,只是被勇者大人威脅才說,沒有問題。」的笑着回答
異世界的大叔真可靠。 

---------------------------------------------------------------------------------------
暴力是絕對不能的!如果跟出軌對象吵起來的話,之前做的都全白費了。自己不要出手,跟從律師的指示為上策。加上如果不跟從律師的指示的話,合約可會被取消。(這個時候可能會被要求賠償。)。他們絕對不是你的同伴,只是契約者。但是跟從指示的話,絕對是強力的同伴。因為彼此得有利益,所以理性的行動吧。
勇者大人也明白,在世間的眼中,往往揮舞暴力的人,都是以十分冷淡的目光來望着他。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6: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大叔謝過一禮後,為了取得更多的情報,我向酒館的方向走去了。
時刻來到了中午。
為了避開人的視線,利用小道,向掛着「準備中」的門上叩下去了。
馬上,酒館的店主走出來了。
「什麼?是勇紀啊。這樣的穿着﹐還以是誰呢。在中午就想喝上兩杯嗎?但現在可準備中啊。」
嗯,這個時間來也當然會這樣想吧。
不過我可不是為了喝兩杯而來。
「我想要點情報。麻奥=多哥知道是誰嗎?」
「啊~那個多哥公爵家的嫡男吧?」
「就是那家伙!詳細的跟我說一下。」
「等等,等等,首先跟我說明一下啊。不過可不是在這,進來吧。」
這樣的說着,就被請到店內來了。
找了張椅子坐下我,把事情---把那糞女的出軌的事情說出來了。
比起在道具屋時﹐變得容易跟別人說了。
然後聽我說完的店主就........
「那個下流的婊子.......,殺了她!!!」
的說着,又跑出去了。
又是這個展開啊!
這個世界也太多血氣方剛的人了吧。
去向只追求慰問金的日本人學習一下啊。
不過我雖然也是日本人,但我只有慰問金的話,可不會滿足!

終於把店主制服下來,再一次的提出請求。
「就這樣,我想要那通姦男的情報。」
「我明白了。但現在我手頭上只有表面上的情報,要更深入的話要花一點點時間。18點之再來。讓你看看專業的。」
「啊,拜託了。還有,今夜我想包場,開辦『圓桌會議』,行嗎?」
「哦~~『圓桌會議』呀~好久沒開過了。當然可以呀。」
『圓桌會議』什麼的,雖然名字上是很帥,但只是一個集合熟人的小會議,沒有什麼太大的意思。
不過也是有點規則,就是不要在意個人的身分,自由的發言和不要把內容竊漏出去這兩點。
我想在這個會議上收集復仇的方案。
我自己一個人可想不出什麼好主意。

之後在酒場取了個簡單的中午飯,直到夜晚來臨前,把要事辦好。
要事什麽的,也只是去一下冒險者公會,找『圓桌會議』的成員參加而已。
.....。
明明只是這樣,卻很快的來到了晚上。
找到的成員們,每人各一次的「我去把那女人殺掉」「冷靜點」的展開。
花了不少時間。
不過也就是這樣,全部人都來了。
順帶一提,也去找了那旅館大叔,他把女兒都帶過來了。
不過也因此能聽到女性的意見,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馬上找了一張四角方桌,大家圍着坐下,桌子中央點起蠟燭,開始『圓桌會議』。
「大家,很高興你們能參加這一次的『圓桌會議』。現在第78次『圓桌會議』正式開始。今天的議題是【悲報。本大人,被出軌了!!】」
有點白痴的議題,但每次是這樣。
「首先想請大家分享一下情報。」
然後店主就向大家派發記載着那通姦男情報的文件。
什麼什麼,臉是不錯,但因為讀男校,在跟那糞女相遇前是沒有跟女性約會的經驗。
性行為也只有那糞女。跟糞女的相遇不明。大概是在冒險者公會接受依賴時認識。跟婚約者也只是見過幾次面,手也沒牽過。作為冒險者的才能不上不下, 作為貴族卻是下等中的下等,次男那邊更優秀。但是因為生為嫡子,所以父母也疼愛着他。會跟糞女交往相信也只是因為她有這『勇者的奴隸』這個牌子,所以才引起他的興趣。
還有的就是他的身高、体重、腳的尺寸、去旅館的次數、喜歡的体位等等的。
......是怎樣查到的,去問一下, 原來是那個旅館大叔幫忙。
那個旅館大叔,其實是在世界上,擁有着很多愛情旅館分店的大業主,是這個世界上的大資產家。
為什麼這麼的有錢卻在那種地方當館主呀。
是因為我嗎?
是被奴隸出軌的我嗎?
很在意,但還不要問好了。
不過,酒館跟旅館呀,這兩人的情報網真可怕。
我的臉也差不多會露出害怕的時候,把話拉到正題。
「好,我希望你們能提供我一些復仇的方案。」
我這的一說,大家上衝口而出。
「殺了他!」
「死刑!」
「不!應該是極刑!」
「極刑以外,沒有更好的!」
一致的死刑宣言。
「不,等等。先不要殺了他們!」
在最初我也是想要殺了他們,但現在不一樣了。
要幹的話,應該要讓他們生不如死。
還有,奴隸的話也算了,把公爵家的嫡男處刑是不太行吧。
.......是不可能吧。
「小鬼你太心軟了!」
「勇紀,你從以就是這樣,太溫柔了!」
「勇者大人,這可不能留手!」
「勇,你這樣也算是一個男人嗎?」
不斷飛出不滿的聲音。
「那,為什麼變成我被責罵呀!!」
無視我的苦楚, 『圓桌會議』不斷的升溫。
「從一開始我就說了,那臭婆娘是配不上小鬼你!」
「勇紀你可是勇者,可是貴族,從一開始你就不應該為了一個女人拘束自己,應該讓更多的女人包圍着你!」
「勇者大人!我家的女兒是好女兒。又有器量,性格又好,更重要的是不會出軌!」
「什~偷跑可是很詭詐呀!勇!我的妹妹很可愛你也知道吧,娶了她!」
大家都已經開自話自說了。
旅館的大叔都已經完全混熟了,真厲害。
道具屋的大叔說着「太暗了﹐我看不到呀」的,把電燈打開,吹滅蠟燭。
都亂七八糟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那個,可以插一下咀嗎?」
旅館大叔的女兒舉起手來。
叫作菲由(フィーユ)。
跟銀髪妹妹頭(ガーリーボブ,髪形的一種)很合適,小小隻的很可愛,14歲的小女生。
好像跟大叔沒有血緣關係。
沒有追問詳情,但這個世界也有這個世界的事情吧。
對中午在旅館的事還留有罪惡感的我,對着這女孩有着想要保償的心情。
「菲由,在這個會議上是不用客氣。」
「是的,很謝謝你勇者大人。」
這樣說着的菲由,用像旅館大叔一樣,亮晶晶的眼神來看着我。
看來真是我的大粉絲。
這下有點難辦。
總之催促一下吧。
「然後呢?」
「把女奴隸從奴隸身份解放出來。」
「嗯?」
就這樣?
這麼簡單?
這我可不能爽起來呀。
「這是對於奴隸來說,最痛苦的做法。」
「.......唔」
「女奴隸來說,對肉體的疼痛和辱罵是很強的,所以責罵她也是不癢不痛。但因為奴隸身份已經陷入了心的深處,所以在精神上是非常的弱。就着這點攻進去。」
「唔」
也就是精神上打擊她, 正合我意。
「首先從通姦男那裡取回女奴隸的心﹐之後讓她完全依存着勇者大人,然後用最殘酷的方法把她甩掉。令她不能番身。」
「這就能讓她不能番身嗎?」
「沒有自理力的奴隸,被勇者大人捨棄掉的話,是不能在這王都生存下去。加上在新聞上也報導出來的話,王都就成了那女奴隸的地獄。只用數天就會成了一個廢人。還有的就是在那女奴隸的面前,破壞掉她最重要的東西,從精神上追迫她。」
那個糞女最重要的是什麼?
之後再想就好了。
 「我明白了精神上追擊她是不錯的作戰。作為復仇的方案之一接納吧。那通姦男那邊呢?」
「是的,讓他墮落成奴隸怎麼樣?」
如果能做得到就最好了。
「他是公爵家的嫡男呀?能做得到嗎?」
「說是嫡男大人,但實際上,偉大的也只有父親的伊奧=多哥(イーオ=トーコ)公爵大人。只要讓他們斷絕親子關係,再讓通姦男負上債務就行。」
「原來如此」
奴隸也有很多種。
當中,讓他成為負債奴隸的作戰,不錯。
對於向他人奴隸出手的通姦男最合適的未路。
讓那個在溫室中長大的通姦男學一下世界的黑暗面。
聽到菲由的提意後,其他人也「這麼的話怎麼樣......」的,提出了不同死刑以外的意見。
「不讓他這麼簡單的還錢,把他從冒險者公會中除名吧。」一邊這麼說着的一邊冷笑着的傢伙、「不讓他們逃出王都,禁止他們出入關口吧。」這樣附和着的傢伙、「讓他的屁X被半獸人XX!」這樣大叫的傢伙。(譯:XXX太那個了就不翻了。)
「哈哈哈,小鬼!事情變有趣起來了。」
這樣笑着大叔。
我也跟着一起笑起來了。
很吵雜的一群人,但很可靠。
最重要的是為了我,憤怒起來了,動起來了,變成了我的力量,真的很高興。
如果一直自己一個人亂想下去的話,真的會發狂吧。

從窗口望上去,能看到一個漂亮的星空。
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雨都停了。
這個吵鬧的會議也進入了深夜。

---------------------------------------------------------------------------------------
關於出軌的事情,經常聽到的就是「我不要什麼慰問金了,我只想快點分手。」這樣的意見、再來的就是接受了對方的籍口,「會出軌都是因為自己的錯」這樣的亂想。
就這樣不拿回慰問金就了事的案件也有不少。這就真是躲在床上自己的哭了。這不管是對與錯,從第三者的角度來看,這可心煩呀(笑)。是因為代入了當時人,這種半吊子的做法真的令人手煩。(大概)。不過總之就是在一個人想出結論之前,有時候也要找人商量一下。
順帶一提,勇者大人依靠着的『圓桌會議』也對他說出了「不殺他們」而感到心煩。
不過最後大家也好好的整合好意見,想出作戰方案。不愧是勇者大人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6: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戰當日。
天氣晴朗。
是一個美好的復仇日子。
雖然今天的目標是那個通姦男,但也把糞女一起帶去。
「埃絲克拉,今天要出去,你也一起來吧。」
「我明白了勇紀大人,今天是要去那裡呢?」
這個糞女,還沒發現我已經知道出軌的事情,所以也沒有什麼特別警戒着的跟來了。
暫且,為了不被這糞女逃掉,所以握着她的手。
這個負心人臉上露着開心的表情,但今天可不會發生讓你這麼高興的事情呀。

「這,這裡是.......」
就在進入貴族居住區的時候,這糞女好像開始發現了什麼。
臉色馬上差了下來。
「不、不要!請你放手!我要回去!我求求你,請你放手。放手!」
來到了多哥公爵宅之前,那個糞女就好像發了狂般的吵鬧着。
真是煩死的傢伙。
但,現已經太遲了。
在公爵宅的門前被停下來,但把守衛都推開,強行的進入屋中。
看來因為我是勇者吧,守衛們都沒有向我出手。
進到府第的庭園,一直線的向目的地前進。
因為已經收集好情報,所以也沒有什麼動搖的。
我突然的出現,府第的僕人們都被嚇到了。
來到了一個房間前面。
這就是今天的目的地。
打開房門,走進去。
房間裡面有4人的男女。
男的3人,女的1人。
在一個桌子上,2人對面着2人的坐着。
一邊是金髪年輕的男人和白髪中年的男人。
他們是那個通姦男和多哥公爵。
另一邊是年輕的女人和All Back油头的中年男人。
他們就是那通姦男的婚約者和其父親吧。
無錯,今天就是他們正式結婚前的會面日。
我就是選擇今天行動。
全部人,因為我突然的登場都被嚇呆了。
最先開口的是多哥公爵。
「這不是勇者殿下嗎。今天有什麼事呢?」
很冷靜的表情向我發問。
果然是大貴族。
是見慣大場面的。
「多哥公爵,對於擅自進入,真是失禮了。今天來到是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說。我就單刀直入的說好了,我家的奴隸跟你的兒子通姦了﹐所以來找你談判而來。」
當場的空氣都凍結了,全部人的視線都集中到那個通姦男。
受全場注目的通姦男難以開口般的吐出了話。
「......是、是在說什麼呢勇者大人?我什麼都不知道。」
頂着一幅什麼的不承認的臉。真煩人。
聽到通姦男的話,多哥公爵馬上的插起話來。
「勇、勇者殿下,只有我的兒子一定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勇者殿下,在這亂說話,我也是會生氣的!」
這樣的垃圾也有會包庇自己的親人在呀。
我可是因為來了異世界,連父母也見不到。
順帶一提,婚約者父女只在旁觀着。
通姦男因為有父親的包庇,更加的得意忘形。
「我跟你那個奴隸通姦,是那個奴隸說的嗎?」
「不是,她沒說。」
以為自己已經贏了,得意洋洋笑着的通姦男。
拿不出證言就以為沒事,是這麼想嗎?
你是白痴嗎?
「我可不想與勇者大人的被害妄想繼續演下去。快點回去吧,我可十分不愉快。現在的話,我還是不會在法律上向你追究。」
火大又在偷笑着的通姦男。
他的一言一語都讓人火大。

應該說,為什麼用這種語氣?
白痴嗎?
果然是一個白痴嗎?
「真的不知道嗎?」
「不是說了不知道嗎?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公爵家的嫡男呀!你不過是一個平民出身的勇者,不要在這得意忘形!」
還反過來生氣呀,果真是一個白痴。
「勇者殿下,不要在些以上愚弄的的兒子了!就算是勇者殿下,我也要你回到該回的地方!」
「勇紀大人,今天就先回去吧,好嗎?」
不要用微妙的放心下來的臉跟我說「嗎?」呀。超煩人。
已經不用再跟他們留情了。
鬧劇也到此為止了。
我從道具箱裡的投影魔石拿出來,把它放在桌上。
馬上的播放。
立體影像投影出來。
把音量調到最大。

『啊~~~麻奥~~~很好啊~~~再來!啊~~啊啊~~!』
『嗚~~埃絲克拉!比起那白痴勇更愛我吧!愛我吧!愛我吧?』
『啊~~唔~~~喜歡!我愛你~~』
『我也愛你呀!啊~~好爽,好爽啊~~埃絲克拉!啊~~要去了!!』

這邊的畫面被播放出來了。
「「「「「........」」」」」
全部人無言了。
「好了,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這、這可是偷拍呀!是、是犯罪呀!這可不是勇者該做的-----KUHAA!」
到這個時候還要找東西來罵的白痴通姦男,馬上就被多哥公爵打飛了。
「麻奥!你!!你這個白痴兒子!!!」
「父、父親,不、不要---。嗚哇!啊!啊!」
多哥公爵的頭露青筋,騎着通姦男,不停的向他臉毆打下去。
我不能出手,所以這可真爽,繼續打!
糞女臉都發青,身體也震了起來。
暫且也把影像加工一下,某些部份都看不到,但臉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得到。可不會讓你們逃走。
不過,可惜今天不是砸碎糞女的日子。
首先先把通姦男砸碎。

過了一會,看着通姦男的臉都要變形,真是愉快。不過這次到一直在旁觀的婚約者父親發怒。
「多哥公爵,這是什麼一回事!?是在玩弄我們嗎!!」
怒髪衝天的大叫。
「這次的婚約就讓我取消了。但不要認為這就能完事!」
說着,就走向我。
「勇者勇紀殿下,我們家會全面支持你。如果要向多哥公爵領發動戰爭的話,只要你出一聲,我家連同旗下貴族私兵能馬上出兵。我們可是有光明正大的原因!」
這樣的說着就出去了。
那個大叔也是貴族,果然也不會在這裡毆打通姦男。
婚約者本人也正看垃圾的目光看着通姦男,什麼也不說就出去了。
多哥公爵生氣得發紅的臉,這一次都發青了。
因為白痴兒子的行動,卻變成了會發動戰爭,你的心情我明白的。
在這個重視國民感情的這個國家,為了避免發生國內戰爭,就算把一個家族踏平,也是會有可能。
就算是公爵家也一樣。
在這個討伐魔王,和平的世界裡,這方面可是毫不留情。
這也是我對復仇這麼慎重的理由。
順帶一提,這個事件是多哥公爵家的責任,所以會單方面的被踏平吧。
為了回避這種事態發生,他們可要-----
「勇者殿下,真是非常抱歉!!」
沒錯,就是需要我的原諒。
是一個不錯的判斷呀多哥公爵。毫不猶豫的跪下來,真不愧是公爵。
雖然我可不恨多哥公爵,但需要完全把通姦男粉碎,可不能這麼簡單就原諒。
不管跪下來的公爵,走向白痴通姦男。
被毆的臉還真有趣。
哈哈哈哈,活該。
「你這個.....他X的勇者。」
「閉嘴,乖乖的在這裡簽名。這是本次事件的調查費用,我在這個奴隸身上花的費用。還有困擾了其他地方的賠償合約。」
「誰、誰會----」
「是嗎?這裡可是說用錢就能解決問題呀?我也可以發動戰爭,把搶過來。但敗下來的大將可要死刑呀。嗯?」
不過,用錢解決問題什麼的,發動戰爭什麼的也不會做就是了。
「嗚....我,我明白了。我簽就是啦。」
看也不看合約內容就簽名了。
內容可能會是我單方面受利呀!不合理的條約也可能會寫上去呀?你真的是這麼的白痴呀。
難道你認為只要去跟父親大人哭訴一下就會為你還錢?我可不會讓你這樣做哦~
「好了,然後到你了。多哥公爵。」
「我什麼都會做,勇者殿下。我的領民是沒有錯的﹐請你大發慈悲。」
「啊,我也不是惡鬼。只要你跟那傢伙斷絕親子關係,我就不再追究。」
「什!?這是什麼一回事。」
多哥公爵跪下來的狀態,睜大眼的望向我
「簡單吧。只要跟那白痴斷絕親子關係,把貴族的資格和財產全部沒收,那就不追究多哥公爵家的責任。」
「的確麻奥是做了一些愚昧的事情,但也不至於斷絕親子關係....」
「順帶一提,到現在為止的對話,全都已經被錄音了。」
「唉!?」
從上衣的口袋裡拿出錄音機。
「在最初,明明是被害者的我﹐卻被你們加害者一方辱罵。這些錄音加上那影像證據,要煽動民眾可是容易,別忘了我可是勇者。」
在暗地裡煽動戰爭,多哥公爵什麼的,很簡單就能解決掉。」
「嗚.......。我、我明白了,斷絕親子關係吧。」
「父親!!」
「麻奥!!你給我閉嘴!」
「Hiiii」
白痴想要抗議,但多哥公爵馬上的讓他閉上了嘴。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被打效果,所以馬上的靜下來了。
「好,那這一次的事件,就跟多哥公爵家完全無關了。剛才出去的前婚約者就由我跟他們說明吧。」
「勇者殿下,真是非常感謝你。」
雖然這樣的說着,但多哥公爵的臉一口氣的變老了。有一個白痴兒子真是辛苦了,還真有點可憐。
......還給他一點好處吧。
「如果你跟你的女兒都希望的話,也是可以考慮一下跟勇者的我結婚。」
「這、這是真的嗎,勇者大人!?」
「.......啊。」
眼神都充滿活力了。真現實呀。
不過跟勇者的婚姻關係好像能拿到很強大的特許。
但我只是說可以考慮一下,不是結婚。
只不過是信口開河,可沒有其他意思。
繼續跟心情變好的多哥公爵耳語。
「不要讓那個白痴逃走捉住他,去命令你的僕人們。」
「是的,勇者殿下。」
多哥公爵叩響鈴子﹐一群穿着鎧甲的男人們進來。
他們早在門後躲起來吧。
早已經傷痕累累的白痴,馬上的就被捉起來。
「放,放開我,你們這些無禮之徒!放開我!」
白痴拼命的反抗,真慘。
「好了,你已經失去了所有後盾,也沒有錢,只留下欠我的債,也就是由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負債奴隸了。」
「什!別跟我開玩笑,我可是公爵家的嫡男!」
「已經不是了。被斷絕親子關係的你,只是個一般人。不,負債連連的負債奴隸而已。」
「怎、怎麼會...不可能,我可是.....」
臉在發青又在發牢騷的白痴,給了我一下空隙,馬上的跟他戴上奴隸頸圈,流進魔力。
「哇,有幹什麼!」
在微微發光的頸圈。
在大吵大鬧的白痴。
光消退後,這傢伙正式的成為了我的奴隸。
......完全的高興不起來。
「怎麼會,我怎麼會是奴隸,我可是公爵家的..........」
臉色蒼白的白痴。
真是活該。
然後向糞女搭話。
「那你要怎麼辦?」
「唉,我,我嗎?」
困惑着的糞女。
「雖然你是我的奴隸,但如果要跟着那個男人也沒關係。」
「我,我是勇紀大人的東西。什麼地方都不會去!」
不過,跟着負債奴隸也不會有未來可言。這問題可是廢話。
但我可是要裝出專重那糞女意見的演技。
「真的這就好了嗎?你不是愛着那男人嗎?我也很難過,但我想專重你的意見。.....我不會生氣,跟我說真話吧。」
「勇紀大人,你果然很溫柔呢。但我可是完全不愛個男人。」
糞女紅着臉,眼中浮現着心形圖案。真簡單。
還在剛才明明臉都青了的震着,真單純呀。
是因為修羅場這非日常的事情,造成精神不安嗎,比以前變得更簡單了。
當然我也不是溫柔。
這只為了在之後殘酷的甩掉這糞女的表現而已。
「你!別開玩笑呀!你這個蕩婦!居然背叛我!」
「背叛,你才別開玩笑!跟你只是玩玩而已。我真正愛着的只有又強又溫柔的勇紀大人。別得意忘形。」
聽到我們說話的白痴發火了﹐糞女就瞧不起的回罵他。
那一邊都是人渣。
「你不是說過愛我嗎!!」
「這當然只是口說而已,別當真呀,真不舒服。你多次的想要吻我,我不是都沒有跟你接吻嗎,這是因為我可不愛你呀。你只是因為臉好一點我才跟你玩一下,都沒注意到嗎?你果然真是一個白痴呀,真不舒服。」
「臭婆娘,我可是公爵家的嫡男!可不要以為這就算!」
「你在說什麼糞話,你已經不是什麼貴族呀?跟我一樣只是一個奴隸。不,我可是着有跟勇紀大人一起打敗魔王的實績,你可是我以下呢。愚蠢又笨拙的嫡男大人。哈哈哈哈。」
「混蛋!混蛋!混~~~蛋~~~!」
「白~痴~。你比起勇紀大人,作為冒險者也是不行呀。在床上你又小又快又臭,好的地方什麼都沒有。唯一能看的也只有臉,現在都被打成像豬頭了。不如死了不就好?啊!我忘了奴隸可不能隨便的去死啊!哈哈哈。」
「啊~~~~~~~~~~~~!我要殺了你!!絕對殺了你!!!」
拼命的亂鬧,但被鎧甲男押着,動也不能動。
糞女罵完後,帶着笑臉的看着我。
為什麼這個糞女用一臉「我把壞蛋幹掉了!請讚美我一下!」的看着我。
你可不是同伴,是敵人。
這個糞女的腦袋裡是花田嗎?
........算了,反正也是跟着計劃走。
隨便的撫摸一下頭好了,那糞女愉快的合起了眼。
「勇紀大人,我愛的只有你一個人。請以後能讓我留在身邊。」
這樣說着的抱上了我。
想打飛她。
但也要忍耐。
「啊,我也是,以後留在我身邊。」
「勇紀大人!」
更用力的抱緊我,臉都貼在我身上的糞女。
有點火大了。
對我來說,這可是懲罰遊戲呀。
火大也得忍耐,讓這糞女待在一旁,走向那白痴。
那白痴向糞女罵着「只要還光了債,就自由了,那時候就是你的最後!絕對殺了你!」的叫着。真煩。
加上債務可是很多。
你不能靠父母,還想馬上還錢嗎。
好像真的這樣想。
因為你可是個白痴。
給予這樣的白痴更大的絕望。
從懷中拿出一封信。放在白痴的面前。
「這是冒險者公會會長給你的驅逐處分。再加上已經向商業公會和農業公會的會長發出你通姦行為的信函。這一下你就不能再做一些正當的工作了。」
「什!?怎、怎麼會,這不就是不能還錢嗎......。難,難道你要軟禁我一生?」
「放心吧,我有工作給你。」
加上我可沒有養男人的興趣。
「你紀念的第一份奴隸工作是【哇!奇觀小屋中!喜愛男色半獸人的肉X器】。」
「什麼?!」
「還有就是【24小時耐力戰!基佬們的繁殖教室】。」
那白痴想像了一下自己的未來後﹐馬上失去血色。臉色都快成土的顏色了。
就像未日來臨的樣子。
「勇、勇者大人!我錯了,非常抱歉!請你原諒我!」
終於理解到自己立場,被押着也想要跪下來,但已經太遲了。
「跪下來呀,是那些地位高的人才有價值,就像剛才的多哥公爵一樣。但你只是一個負債奴隸,你跪下來有什麼價值?」
我這樣的說着,踏着了他頭。我性格真壞。
本來跪下來只是誠意的姿勢,跟身分沒關係。
只是,想要惡搞一下。
那糞女馬上又來抱着的,「不愧是勇紀大人」「超帥的」「真強」,這樣的讚美我。
這傢伙的腦子裡正在開花吧。
「勇、勇者大人!求你,救救我!」
白痴哭着的求我,還是快點帶他去奇觀小屋吧。
直到最後還「不,不要!我不要讓那些豬XX我!!!」的吵着。
多哥公爵用很微妙的臉目送着他,但馬上就,
「勇者殿下,跟女兒的婚事要怎樣辦呢?叫我義父大人也可以呀!」
這樣的跟我耳語。
不過,多哥公爵精神就好了。

在之後,跟跑出去的前婚約者父女說了那白痴的未路。
兩人都大笑起來。
看來已經不生氣了。
轉換得這麼快真好呀。
「話說,勇者殿下,要娶我家的女兒嗎?」
........轉換得這麼快真好呀。

---------------------------------------------------------------------------------------
方便的工具,錄音機。在最近,手提電話也有同樣的功能。對話的記錄是十分重要的。在離婚前承應了出軌,但直到最後一刻也要改口。這樣的話離婚的協定會非常不利。在慰問金的要求,還有就出軌問題的討論,也請使用錄音機,留下記錄。
順帶一提,在本編是沒有說,但當勇者大人說出會影響自己形象的話時,是有切換錄音機的開關。果然是勇者大人。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6: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從多哥公爵宅回家的路上,那個糞女、
「真是非常抱歉。自從勇紀大人成為了勇者之後,一個人的工作也多了起來,所以我有點寂寞。但我只是愛你一個人﹐這樣的事情我不會再做。」
就是這樣的不停重複這些謝罪話語。
這可是出軌女被發現後,最常說的話語。
說真的,我可毫不感到她的誠意。
如果要謝罪的話,為什麼不一開始說。加上寂寞可不是能出軌的理由。口上說是只愛我一個,但你在連不愛的男人面前也會張開雙腳,這種女人的話可不相信。還有問題不在「這樣的事情我不會再做」上,是你背叛了我的信任。一開始,在你還有認為能被原諒的想法時,證明你也太小看我了。
也就是說,你超煩。
光是聽到你的聲音就火大了。
但也不能被感情影響,我是不能出手的。
所以,我要繼續不生氣的演技。
「不,是我的錯。是我逼你太緊了,所以我也正考慮要不把你從奴隸的身分解放出來。在這分手也----」
「為,為什麼!我不想分手。求求你,不要讓我一個人。」
「是呀,你最後還是選回我,真讓人高興。你真可愛,埃絲克拉。」
「嘻嘻,勇紀大人。很癢呀~」
撫摸着她,讚美她,讓她回復自尊心。
讚美這糞女什麼的,我口都快腐爛了。
但這是作戰,我可要忍耐。
說是作戰,但很簡單就是了。
首先,是讓她自己說出不想分開。因為那糞女可沒有自理能力,所以她不可能會離開我。但要讓她自己說出「不想分手」,這可以令她的本意產生錯覺。
之後,就是讚美她,讓她增加對我的依存心。
雖然覺得這作戰太簡單,有點不安,但那糞女的好像依存心比我想像中更強。可能是因為奴隸這個身分,潛意識中認為「自己是無價值的人」。所以經常的感到不安,對寂寞很弱,極端的討厭一個人。還把自己沒有自信的事實隱藏着,當我不在時,就會驕傲的自誇自己是勇者大人的奴隸。這是為了想得到別人的讚許,滿足自己的自尊心。這女結合了這些感情,所以她只是一個依存心的集結物。
也因如此,這麼簡單的作戰就可以騙上她。

就這的過了幾天,對那糞女溫柔的接待,間中放置她,讓她感到不安,然後又對她溫柔,不斷的煽動她那依存心。
在這個期間也有帶她去那奇觀小屋,看一下那通姦男的下場。
那白痴被巨大的青蟲XX,腳下全都是青蟲的包圍着。白痴的奇觀小屋好像有很高的人氣,那就好了,有這個人氣的話,看來債務能很快還清。這樣的話就能用其他的方式去惡搞他了。
對那看不起這社會的嫡男大人來說,這可是最合適的未路。
順帶一提,帶那糞女來是因為要她知道跟我敵對的下場是什麼。也因為這樣﹐她的依存心也加速了。

又過了幾天。
這個時候的糞女,她的依存心已經到達頂點了。
整天的貼在我身邊,我去那她就跟到那,連廁所也跟過來。說真的,已經到了鬱躁的程度了。

再過了幾天。
今天是跟那糞女相遇的記念日。
也是正好用來甩她的大好日子。

在這天的日夕,我正想要外出,當然那糞女也跟了上來。
不知道她是在期待着什麼,比平時都穿得時尚。
白痴的女人。
前往的是高級餐廳。
我已經把屋頂的平台都包起了。
那裡的景色可是一流。
也跟餐廳的員工說了,盡量不要靠近。
事先已經向他們說明了狀況,所以馬上的答應了。
這個時候﹐勇者的身份真是方便。
「這裡的夜景真漂亮呀,勇紀大人。」
那糞女從平台上看着景色的歡喜着。
好像在享受着人生中最幸福時刻的微笑。
我隨便的點一下頭。
就這個時候,一名少女出現到平台。
那充滿光澤的銀髮,跟以黑色為基礎的禮服非常匹配。
就像白百合一般,楚楚可憐的少女。
是那旅館大叔的女兒-菲由。
「讓久等了,勇者大人。」
「菲由,你來啦。」
菲由抱着我,就這樣坐在我的膝上。
糞女看到菲由,全身都定了起來。
「唉?那...唉?是、是.......誰、呢?」
「我是勇者大人的戀人,你才是誰呀?」
戀人什麼的當然是說謊的。
只是為了把糞女的精神逼到盡頭的演技。
「戀、戀人!?是真的嗎勇紀大人!?是開玩笑,的吧?」
「能不要逃避現實乖乖的閉嘴嗎?不要打擾我跟勇者大人。」
「嗚、你、你才跟我閉嘴!我不是在問你!」
「你才閉嘴呀。這裡是勇者大人為了我才包下來的地方,請你看一下空氣消失去。對吧勇者大人。」
「啊,沒錯。今天可是我們的記念日。」
看到在膝上向我撒嬌可愛的菲由,不禁撫摸着她。
菲由也沒有討厭的樣子,臉都紅起來的,很高興的微笑着。
真厲害的演技。
想不到連臉的顏色也能改變。真厲害。
我愈疼愛着菲由,糞女的臉愈急躁起來。
「你對勇紀大人幹了什麼!?這可是我的地方!給我從勇紀大人的身邊走開!」
「才不是,這裡是我的地方。原本不是你先出軌嗎,什麼現在才----」
「給我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勇紀大人可不是你能觸摸的人!從我的勇紀大人身邊走開!」
「走開?為什麼身為戀人的我走開不行。你才是給我消失。」
「別煩我!把勇紀大人還給我!」
「勇者大人也是比起跟你這樣的大媽一起,跟我一起更開心呀。乖乖的放棄吧。」
「閉嘴!只是比我年輕一點就在這得意洋洋的!」
有異議!
才不是年輕一點。菲由14歳,糞女27歳。年輕了13歳。差不多一倍了。不過這角色設定是有點問題吧。14歳的話,在日本不就只是個初中生嗎。當我的戀是不行吧。不過!,看到那糞女的反應,也無問題吧。但不愧是菲由,演技真好。
這樣的想着,更加的疼愛菲由了。
糞女咬緊牙關,十分懊惱的看着我們。
剛才幸福的臉,好像說謊一樣消失了。
看來這一下的精神攻擊很有限。
「勇紀大人,請你回復正常。你被女人騙了!」
「先騙我的,不是你嗎?」
「........唉?」
「是你先背叛我,去出軌吧。這樣的你還好意思說嗎?糞女」
我這樣的指正,糞女的臉色蒼白起來,馬上開始反駁。
「那、那時候我只是變奇怪了。」
「那時候我相信你才是變奇怪了。加上反正這籍口也是說謊的吧。我可不會再相信騙過我的你。」
「是真的﹐想你相信我。我愛的只有勇者大人!」
「我已經厭倦了這句話了。結束吧。」
撫摸着菲由,跟那糞女告終。
「現在我會把你從奴隸的身分解放出來。在這之後,你不再是我的奴隸了。我跟你只是陌生人。不要再纏着我了。」
睜大雙眼的糞女。
「怎、怎麼會!不要開這樣的玩笑!!」
「這可不是什麼玩笑。我可沒有養背叛者的興趣。」
「勇紀大人,非常抱歉。所以我求求你。不要捨棄我,請讓我留在你的身邊----」
「先把我的感情捨棄到下水道的是你呀!!」
「非常抱歉。所以我求求你。我沒有你的話是活不下去的。我想像不到沒有了你的人生。請你再考慮一下。嗚嗚.....」
「別哭了,煩呀。你說什麼也太遲了。」
「嗚嗚.....非想,包歉。我、我不會再說任性的話了、也不會亂吃醋了、我不會麻煩到、一定會幫上助的。」
「不需要,我有又可愛又聰明的菲由就足夠。」
抱住了菲由。
「我,我就算不是勇紀大人的一號也可以。除了那女兒,勇紀大人娶多少個女性也無關係。所、所以,所以也讓我留在你的身邊。把我也抱緊。請你吻我。」
「別說這些白痴的,超不舒服的。跟你接吻?讓我想吐了。背叛者的你﹐我可不當你是一個女性。只是在一起就痛苦了。你可很嘔心啊,污物。」
「怎、怎麼會........。嗚......」
看一下菲由,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臉都像融化了。
真強的演技。真厲害呀菲由。
把這樣的菲由放到旁邊的椅子。走向糞女。
「最後的命令『在這裡別動』現在開始解放。」
我使用了什少使用的『命令』來約束她的動作。
動手停下來的糞女。
「不、不要.....」
放出魔力,流向頸圈。
頸圈發起光來。
「不要---」
魔力一口氣的強了起來。
頸圈就被粉碎了。
糞女也從『命令』中解放,倒在地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叫,大哭的,拼命的收集頸圈的碎片。
沒用的,就算你怎樣收集也不能復原。
雖然是我粉碎掉﹐但最初是你自己先放手。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倒在地上哭泣的糞女。
心完全破碎了。
可沒有什麼值得同情。
活該。
「勇者大人。」
被菲由捉住了衣袖。
「怎麼了?」
「唔」
「嗯!?」
被吻了。
還是超深的濕吻。
是想要向糞女的精神追擊吧。
就好像讓人看到一樣,舌頭交纏,發出猥褻的聲音。
「嗚....嗚、啊啊啊啊啊!」
糞女塞住眼睛和耳朵,臥在地面,想要蓋過我跟菲由接吻聲的大叫着。
「哈。好了、菲由回家繼續吧?」
「是的,勇者大人。回去我們的愛巢吧。」
「是,是呀。走吧。」
「是的!」
看下糞女。
什麼反應也沒有。
什麼也聽不到一樣。
結束了。
「再見了。」
最後說了一句。
沒有回應。
已經變成廢人了嗎?
真快呀。
你真正的地獄可是明天才開始。
雖然這樣說,但也不是我親自下手。
不過,明天的晨報就會把那傢伙的惡事報導出來。
在之後,就不能在王都過正常的生活了。
就不管她,她也會被民眾追逼吧。
再加上已經下達了封鎖令,她已經不能逃離王都。
那女人的認識的人也都站在我這邊。
誰也不能依靠。
當然的各公會也不會給予她工作機會。
但跟那通姦男不同,我也不會給她什麼工作。
不能工作,連吃不吃到東西也成問題。
一定變比奴隸更殘酷。
去翻找垃圾桶,吃蟲為生,喝泥水,全身粘着糞的生活。
跟那糞女真合適。
「勇者大人~,別管那糞女,快點走吧。」
「啊,啊」
握着菲由的手。
不再看那糞女一眼。
只是聽到她的哭泣聲。
向餐廳的道謝一下就走了。
吹着夜風,是一個感到寒冷的季節。
但握着菲由小小的手,暖暖的很舒服。
好好的送菲由回到大叔的家。
因為在這以上不用再裝戀人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那兩人向我生氣起來了........。

在之後,我沒有回自己的家,是去了平常去的酒館。
集合了『圓桌會議』的成員。
但今天不是為了什麼秘密會議而來。
是為了感謝平時這麼照顧我的大家﹐還有就是報告事情的完結。
喝到早上去吧!!
先把菲由放回大叔那裡,是因為小孩子可不能跟我們一起喝酒喝通宵吧。
不過,在乾杯的時候!﹐旅館大叔還是帶菲由來了。
這父女心太快了吧。

---------------------------------------------------------------------------------------
在日本的話,像這次的一樣,如果妻子回心轉意再次愛上了你的話,是禁止捨棄她的。因為回心轉意的關係,會有法院不承認離婚的可能性。是因為離婚是需要充分的『理由』。順帶一提,出軌也是被承認是離婚的『理由』之一。但是,只有一次出軌﹐加上本人十分反省時,不被承認離婚的情況也是有的。
勇者大人只是解放了奴隸而已,所以不用在意這些細節。不愧是勇者大人。

1785

主题

1945

帖子

1294

积分

风纪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929
金币
590
荣誉
103
人气
205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6: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數天後----。
打開掛着「營業中」的門﹐進去道具屋裡面。
大叔還是跟平時一樣靠在櫃檯旁,看着新聞,發現我後,面向了我。
「哦,小鬼。看一下這個。」
這樣說着,打開週刊情報雜誌看一下。
我被出軌的事,被寫上去了。
在之前的晨報裡,已經報導過那糞女的不貞,現在這樣的報導也多了起來。
反正也是同一樣的內容吧,很簡單的想像到。
不過也暫且看一下吧。
什麼什麼。
『被背叛悲劇的勇者』
跟想像一樣的內容。
還有什麼。
『從大貴族之間的戰爭中,只是讓通姦男變成奴隸就解決問題的勇者』
『為了保護女奴隸不被死刑而把她解放,溫柔的勇者』
........一如以往的內容呀。
全都是對我抱有好意的報導。
但是,這是因為我只提供了我是被害者一方的情報。
雖然沒有交出那證據影片﹐但這也足夠吧。
「小鬼,昨天,發現了那女人。」
「.........是呀。」
好像聽說是,她的目光像死人一樣,抱着一個黑髮的人偶,嘴上還不停說着什麼的。頸上是想要載着頸圈一般的,用一條骯髒的布卷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吃上什麼的,樣子都好像變成別人了。
周圍的人也不停的罵着她,用石頭投她也沒有反應。
完全變成廢人。
「我在那時候也大叫殺了她,現在的話比死更慘了。」
「也是呀。」
微妙的反應而困惑了。
不過,大叔也跟那女人認識了不短的時間。
雖然是一個很單純的人,但在情理上,可是看得很重。他也有不少的想法吧。
那糞女真的快要死的時候,可能會出手相助。
把她帶到教會的話,是不會死的吧。
雖然是我一手把她弄壞的,但這樣壞下去,也總有一天會修理吧。
如果真的回復正常了,沒有反省的話,我會再粉碎多一次。

有之後,跟大叔交換了一下情報後,找菲由去了。
「勇紀大人」
「啊,菲由。來接我啊。那----」
「要走了嗎?」
「啊。」
為什麼會跟菲由繼續戀人的關係呢。
是因為當知道我沒有戀人的時候﹐來求婚的人太多了,為了防止這些。只好利用一下菲由了。真是道謝了。
就算是這樣,求婚的事也不是完全沒有了。
最近,特別是多哥公爵家。
對這樣下去,可能會敗給他們。
還有一件比較擔心的事。
就是演戀人的菲由才14歲,我的名聲可會有影響。
如果被認定是籮莉控的話,可找不到籍口。
........不過,好像沒有間題。
「還會再來。」
「哦。」
簡單我道別後,來到了午前。
日射真溫暖呀。
「去吃個午飯嗎?」
「是的!」
今天的天氣真好,風也很舒服。
如果明天也放晴就最好了。
握着菲由的手走出去了----。

---------------------------------------------------------------------------------------
真的非常感謝你讀到這裡。
就這樣,勇者大人的復仇也到此為止了。
雖然離婚後會有再婚的擔心,但勇者大人的話也不會有這種擔心吧。真令人羨慕。

*譯者:我也謝謝大家看到這裡。我看完這小說後,其實覺得勇者大人做得太過火了,我的話會收下女奴隸吧,在她依存心最高的時候也不會出軌了,菲由、多哥公爵家的女兒加上女奴隸三收XD。

42

主题

951

帖子

2096

积分

图书委员

|ω・)つ且

Rank: 18Rank: 18

天命
1542
金币
14965
荣誉
20
人气
115
发表于 2019-7-27 13: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這作者.....該不會其實有被劈過腿吧 (´・ω・`)

点评

好像是有相关经验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27 13:37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4 19:12 , Processed in 0.05590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