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369|回复: 0
收起左侧

[WEB] 第308堀 使者 第371话

[复制链接]

403

主题

475

帖子

360

积分

图书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292
金币
322
荣誉
0
人气
69
发表于 2019-7-23 19: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acthy_l 于 2019-7-23 19:40 编辑

第十三章   新大陆   神圣国篇   第371话

第308堀   使者


Side:泰三・本目

我现在站在一个房间的门前,敲了敲门,对里面喊话。



「希斐殿下。我是泰三。」

「请进。」



听见房间主人希斐殿下的回答,我打开门走了进去。



「打扰了。」

「我等你好久了。请坐在那边。」



依然是那么美丽的白金色头发,随风飘扬,令人看一下就会把心夺走。

嘛,我对这种事情太迟钝了,对一个人,只能得到美丽这个形容方式。

……至于两位师父,对人只叫雌性或者雄性,丝毫不感兴趣。

但是,她自称是神,这里是希斐神圣国的最高领袖的房间,却很朴素。

这个房间虽然在大神圣堂,但是和礼拜堂不一样,一点也不华丽。

不过,也没有信徒那样的修行或者训练的感觉。

我也拜见过寺庙中修行僧的房间,那个不是人能住的房间,而是人被放在房间的感觉。几乎没有私人物品,房间本身也什么都没有。只有房间和人,被放在了那个地方的感觉。



所以,我要说的是……

希斐殿下的房间……是啊,很低调。我在小的时候和家人一起过,所以感觉很穷。

希斐殿下因为没有孩子,所以东西不多,不过,衣柜和架子放在房间中,有生活的感觉。

看到房间里晾着的手帕,也会有那样的感觉。



「请喝茶。」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希斐殿下拿出茶来,所以喝了口茶。

……好几次都在想,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是神,但是作为一国之主,却住在这样的房间中,合适吗。



「还是有点困扰呢。你不习惯我的房间吗?」

「十分抱歉。只是我的感受还没有跟上罢了。对于希斐殿下态度,我是十分尊敬的。」

「除此之外呢?」

「在奢侈一点,也没有人会发牢骚的,没有什么问题吧。」

「呼呼,你真是个老实人呢。但是,对我来说这样就足够了。这是我个人的兴趣。」



是的,这件房间,实际上并不是因为宗教上的原因才造成这种样子的,只是希斐殿下的私人房间。

所谓希斐教,是「以幸福为目标,手牵手合作一起生活」的宗教。

为了方便起见,人们崇拜希斐这个神,但这也不是强制性的。

没有祝词和经典,只是来礼拜堂祈祷一下就结束了。

没有在自己家里放神龛或者佛龛的习惯。

……几乎没有束缚。

我想,这样的宗教,已经成长到国家的程度了啊。

嘛,正因为是这样的宗教,所以信徒无处不在,之前体制崩溃的时候,才形成了希斐教为主体的国家吧。

希斐殿下的故事就是以此为契机展开的,十分有趣。

但是,建国是在300年前,所以应该是之前的希斐殿下吧。

她以自己在场的感情说的故事,让我听得入神,但是冷静的想象,人是不可能这么长寿的吧。

所以,我认为,恐怕希斐这个名字是世袭的名字。



「强迫人们祈祷,是一种束缚。修行是飞了自己,而不是希斐教的教义。嘛,如果修行和练习能够取得成果的话,就会成为大家的力量,所以会教导大家各种各样的东西。促进人与人相互合作,这是希斐的教导最重要的一点,仅此而已。」

「我十分尊敬能普通说出来的希斐殿下。」



一般来说,越是站在国家的高层,问题就会越多,就没办法说漂亮话了。

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她是真心这么想的,我觉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谢谢。但是,我讨厌泰三殿下说很朴素这样的话。」

「讨厌?为什么这么说?」

「你说起床后只需要半叠空间,睡觉的时候只需要一叠空间。所以,不配用这样大的房间。当时说只要研究室的时候,大家吓了一跳呢。」

「……不,我很抱歉。」



人们,起床时的空间是半叠榻榻米,睡觉的时候正好是一叠榻榻米。

这句话本来的意思是,不应该奢望必要外的富贵,满足是最重要的,但是被召唤到陌生之处的我来说,不知道应该要求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就删去了较好的部分。也就是说,我想减少卧室、私人房间,只需要研究室就可以了。



「不过,这句话和希斐的教义也有相似的部分。不要过度追求欲望,过着满足的生活是很重要的。我觉得这是一句很好的话。嗯,我把这个作为目标,做做看吧?因为没有合适的话说这个方面呢。」

「十分抱歉。希望不要做那个。」



希望能够原谅我为了保护自己而说的这句名言。



「阿拉,那真是遗憾呢。」

「……那么,差不对可以进入正题了吧?」

「好的。我是有事情要和你商量,所以把你叫过来了。」



Kolokolo笑着的她,一瞬间面无表情,目光变得锐利。

不愧是一国之首,切换的真快。



「奥格斯托好像派来了使者。」

「嚯。比想象中要慎重啊。我本以为会怒火攻心,立刻攻过来呢。」

「哎哎。这也出乎我的意料啊。但是,这也是大辉殿下考虑到的一种情况。不过,这个使者很麻烦啊。」

「麻烦吗?如果普通的在路上袭击,然后把遗体送回去,怎么样也能成功吧。」



我们这次的目的是,在自己的阵地上,也就是自己国家整备好的战场上,将敌人引进来歼灭。

如果敌人就那样攻进来就好了,如果派遣使者打探这边的动向的话,那把这个使者直接处刑送还就好了。



「那个做不到啊。这里……」



这么说着,她拿出来的是手掌大小的水晶球。

那里有着影像。



「这是科密特殿下的使魔吗?」

「是的。」



我一开始也打从心底里感到吃惊。

魔术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理所当然般存在着,也出色的运用到了军事之中。

而且,也有把那个魔术放到物品之中,发挥特殊力量的魔道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做出这些的科密特殿下,是和我一样的研究者。

如果安定下来,也想学习魔术呢,不过想在让希斐神圣国变得更强大比较重要。

考虑到这样的事情,命令传达到了鸟使魔,它将视野转向了天空。

天空?为什么又……



「这是飞龙吗?像笼子一样的东西挂在下面,看起来像是有人在上面坐着……」



在水晶球之中,看到了飞龙一样的东西,搬运着笼子和人。



「不。虽然是竜种,但是比飞龙的级别低的翼龙。虽然不能确认携带的人的脸,但是飘扬着旗帜,所以可以推测出是奥格斯托的人。」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就没法在途中袭击了。」

「是啊。然后,这个翼龙的话,看起来是竜骑士呢。」

「竜骑士?啊,是去侦查奥格斯托的时候,报告上说的朗萨魔术学院诞生了这样的东西。你从那里来的援军吗?」

「……恐怕是的。于是,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怎么办。像翼龙这种,不管怎么处理,在大神教堂所在的教都都会发生骚乱,给民众造成危害。」

「……的确如此。如果首都遭受损失,国民的意识也会倾向于反战。话虽如此,就算是强行处理,遗体送还的工作也很麻烦。特别是,这个竜骑士和袭击城堡时出现的飞龙们的关系是什么?」

「没有关系吧。如果有,也是追随飞龙的。对方也没有保持乐观的态度吧,只要协商就好了。马上攻击,然后脱离。」

「原来如此啊……嗯。那么就不要杀害使者了,作为使者普通来迎接怎么样?」

「普通的迎接?」

「是啊。嘛,我们必须要把我们要进攻的话说清楚。这里,也想避开在首都闹事的情况,竜骑士这个人的力量是未知数。不能贸然行事。不管怎么样,因为是宣称中立的朗萨魔术学院的人,如果预先告知的话,就能很好的宣传希斐已经向周边敌对了,这件事吧。」

「原来如此。的确是这样。」

「嘛,也说不定是来投降的使者。」



对于我这半开玩笑的话,她马上作出了反应……





「不可能。那些都是应该排除的垃圾。是不能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生物。」





Baking。





这样的声音一起,希斐殿下握着的杯子裂了开来。

茶水从碎了的杯子中流了出来,蔓延到桌子上,从边缘撒落到了地板上。



「失礼了。真是不经过大脑的说法呢。」

「不。我的反应也是过度了。对不起。我们商谈结束了。谢谢你。恐怕,会像泰三殿下的建议那样进行。」

「这样啊。如果能习惯一下您的力量就好了。那么,让我收拾一下……」

「没关系的,我来收拾吧。这是我自己做的。百忙之中,非常感谢。」



这么一说,我也不能帮忙了,所以就走了出去。



「请注意陶器的碎片。」

「好的,谢谢你的关心。自己做的事自己想办法是理所当然的。这点伤算不了什么。我自己就能治得好。」

「哈哈哈。那样侍女的工作就减少了啊。不,魔术也很方便啊。不过那样,又会是长篇大论了吧。我先告辞了。」

「好的。那么,下次一起吃晚饭吧。」



这么说着,我离开了希斐殿下的房间。

房间里传来了轻轻的收集碎片的声音,我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





「……自己做的事吗。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比较,希斐殿下也好,科密特殿下也好,这个世界的人们,都和我的世界的人们一样。

所以我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Side:悠纪

在寒冷的天空中,我凝视着跟在后面的鸟儿。

……监视追不上了吗。

但是,感觉定期的派遣鸟的使魔来监视。

对手是迷宫主宰,而且,好像也是善于监视的对手。

……真麻烦啊。虽然设想了很多对策,但是还是很担心。

真是的,情报不足真是可怕。

嘛,算了……



「我顺势点头了……对不起,艾丽丝同学。」

「没关系,没关系。大家一起回去吧。」

「呜呜呜,艾丽丝同学!!对不起,说了这么孩子气的话……」

「没关系,没关系的。别哭了。」



竜骑士阿曼达这么说着,抱住了艾丽丝。

拼命的抱住艾丽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状况呢,是因为按照预定我们把国王送到王都之后,国王拜托竜骑士进行进一步的协助,她当场就答应了。

然后按个热情冷却了下来,而现在也把我们卷了进去,所以一边哭一边向我们道歉。

虽然没有故意阻止这样的顺势而为,但是阿曼达仅仅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决定了这件事,而我们的行动是听从珀普莉安排的,所以觉得自己是被卷入了其中。

实际上,我们确实是要参与进去的。不过这种话还是不说为妙。(*“それは言わぬが花である”*)

或者说,最危险的就是身为竜骑士的阿曼达,然后就是她的艾奥伊德,其次就是可能会成为不死化材料的魔剑使拉莱娜。

我们基本上是分身魔物,所以没有问题。嘛,如果被控制夺走了怎么办呢。因为在寻找着对策,所以想办法不要成为现实。



「……果然,虽说是竜骑士,还是个学生啊。」



魔剑使拉莱娜这么说着,走了过来。

听蜜离说,她作为使者没有问题,但是看到竜骑士阿曼达的状态,也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嘛,作为使者来说,自己人有这么不稳定的情绪,确实让人不安啊。



「没关系的。过一会儿就能冷静下来了。」

「是这样就好了……但是,你们真的好吗?仅仅是雇佣兵吧,就算被魔术学院的校长所信赖,但我认为进入即将可能交战的敌国,还是太危险了。」

「是啊。因此,这次护卫只召集了少数行动敏捷的人,然后故意从学院把其他国家的学生拉了上来。」

「……确实,除了奥格斯托以外,萨曼莎殿下,杰西卡殿下也是从大国来的,从这种意义上,可能比较安全吧,但是护卫的话……」

「你觉得不可靠吗?」

「……很抱歉,说实话我是这么想的。悠纪殿下,莉亚殿下,大辉殿下,艾丽丝殿下,柯丽娜殿下怎么看,身体都很单薄。虽然陛下和校长都保证你们很有实力,但是,对方会如何行动呢。」



是啊,这次的成员只有这些了。

首先,采取以最少战力看看情况的方针。

如果一次性夺走了全部分身魔物的控制权就不好了。

实在是不能带爱丝琳她们去了,这次只是流着眼泪送我们走就看得出来,是成长的证明吧。



「这大概是见解不同吧。陛下拜托作为使者不要进行威压。如果以使者的身份轻视对方的话,有很多种方法去做哦。」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但是,一旦出事我们也会坚持逃跑的,也许没有余力去帮助悠纪殿下你们。」

「好的。拉莱娜殿下请优先考虑自己的安全。我们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也会让拉莱娜殿下,竜骑士阿曼达和丈夫艾奥伊德逃走的。」

「……我知道了。」



嘛,如果变成那样的话,就能自由的胡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对手会怎么出招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9-19 18:30 , Processed in 0.03187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