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1658|回复: 18
收起左侧

[7-3章] 342.『反狱』六十,盈满产声。惟愿与君,同日降生。

[复制链接]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发表于 2019-7-10 17: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某根絨毛 于 2019-7-12 22:10 编辑

翻譯君:嘴上說要吹爆平職爸爸卻在動畫第一話開播後背刺他的屑星星(流星醬)




貼吧原帖有漫畫https://tieba.baidu.com/p/6186383706?pn=3
以下正文

——一千年前。

四面环山的弗茨亚茨在遮天蔽日的『魔之毒』侵蚀下摇摇欲坠。
瘟疫饥荒令四方回响挽歌,荒郊野外尸体堆积如山。
应急搭建的医院无论何时都挤满了病患。

那间医院并非华美造作的建筑,只不过是用木板堆叠而成,再覆以远远谈不上清洁的布料罢了。
在那里的都是遭『魔之毒』秽犯,已经放弃了治疗,只剩下死亡一途的患者。

在那些患者之中,有一个孩子。
一旁的母亲无比悲痛地紧握着孩子的手,为了受病痛折磨的孩子,她椎心泣血地恳求说“活下去”。

在看到这对母子的时候,我定是感到了歆羡吧。
我一定是希望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他们这样。

作为『魔石人类』来到世上,如道具一般任人利用,身边从未有过双亲的存在,在这样的我眼中,那一幕实在令人憧憬。毋庸置疑,亲子关系对我来说就像『梦』一样。

在我感到艰辛、痛苦的时候,我希望你能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不需要其它理由,只要我在这里,就能从你那里获得无条件的爱。
我想要得到你的祝福,作为你的孩子,在这个世界里活下去。
不然我便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而生。
如果没有活着的实感,那走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就太可怕了。
我无论如何都想要听到你跟我说“活下去”——

这成为了『留恋』,令我作为『光之理的盗窃者』的力量真正觉醒。

终于,到了一千年后——

我的『梦』成为了现实。
在弗茨亚茨城的四十五层,父亲大人将手伸向了我。
我和父亲大人的身影与那间医院里的母子就此重合。

“——诺斯菲!!”

父亲大人呼唤着他赋予我的名字,全心全意地看着我,拼上自己的生命恳求我“活下去”。

他的言行中满含着真切的爱。
那天,在那间医院的孩子的心情一定也和我一样吧。
我的『留恋』实现了……本应如此。

——可我却没有消失。

这并非是父亲大人在那之后惨遭杀害所致。
即便拉古涅没有出现,我当时也没有任何消失的迹象。

当然了,作为女儿得到爱确实与我的『留恋』相关,这确凿无疑,因为当时我作为『光之理的盗窃者』力量已经有了衰减。那一幕确实给了我长年来梦寐以求的『诞生意义』。
可是我没能消失。

因为我的『留恋』还没有彻底实现。

——既如此,那我到底还在『留恋』些什么呢?

问题的答案我已经有了。
在父亲大人要我活下去之后,他还表示自己愿意为我而死。
医院里的那位母亲当时一定也怀有同样的想法吧。

可理所当然的,我从来不曾希冀过父亲大人的死亡。
就算真的能得救,也绝对不会有徒留自己一人苟活的念头。
医院里的孩子肯定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吧。之所以会发出“我不想死”的呻吟,并不是因为他希望独活,而是不愿与母亲阴阳两隔。比起死亡,孤独一人活在世上要可怕的多,所以才会那般痛苦。

生命得救的重要性其实远远谈不上『第一』。
最重要的是与所爱之人同在。

——是了,我已经得到了答案。

千年前与父亲大人缔结婚姻关系的形式当然是不行的。如果两个人没有心意相通,那便没有意义可言。在梦游症状态下的父亲大人没有清醒的意识不说,甚至还将我错认为了别人。就算是撕破嘴,我也无法觍颜说那时的我与他同在。

——啊啊,这里真的能让人看清好多事。

就连那样阴暗浑浊的我的心,在这『明朗的光之世界』里也变得澄澈明洁了起来。

我所真正钦羡的是什么。
我所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以及我『留恋』的真意。

我的『留恋』无疑是【渴望得到诞生的理由】。
所以,我才希望有人能向我伸出手,对我说“活下去”。

只是要完全实现这份『留恋』的话,还差一个有些特殊的条件。
这一定是我稍显奢侈的任性吧。
与同为『理的盗窃者』的其他人比起来,我这份愿望绝对谈不上微小。若是被缇缇知道了,她一定会指责我挑三拣四。

可是我就是一个欲壑难填的坏孩子,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奢求。

——只有一方是不够的。
——彼此牵挂、彼此思念才是家人。

没错。
就像医院里的那对母子一样。
就算是死、埋在墓中、陷入永远的沉眠,两个人也要在同一个地方,让心意的相通成为永恒,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没有任何意义。
与父亲大人分离,只留我一人的话,就算活着,我也找不到任何价值。
彼此同在,除去隔阂,心意相通地活着……!这才是真正的亲子……!!

——而这份思念成了我真正的『魔·法』。

『魔法』的原理十分简单。
由我『代替』父亲大人死去,父亲大人借此死而复生。

一言以蔽之,诺斯菲这一存在的死亡将避无可避。
但就算失去生命,我的思念也不会消失。
我是『光之理的盗窃者』。只要思念还在,我就能作为光永远留存。

我将在父亲大人心中继续绽放光芒。
永远永远、永远在一起。

——这就是『魔法』『代而亡逝之光(NoLife·Nosfy)』。

我将化身为光,『代替』承担折磨父亲大人的一切。



不过在那之前,贪得无厌的我睁开了双眼。
虽是在发动『魔法』的中途,我还是要传达自己最后的任性。

只·要·听·到·那·句·话·就·结·束·了。
我对此了然于心,可为了彻底实现『留恋』,为了让『魔法』成功——此刻,我还是醒了过来。



◆◆◆◆◆



弗茨亚茨城的塔顶。
在『明朗的光之世界』中,一切都无比鲜明。
无论是此世之理,还是魔法,亦或是人的思念都不例外。

我自觉『代而亡逝之光』已成功发动,于是将右手从父亲大人体内抽出。

结果发现右手的形态摇摆不定。
它就像映在泛着波纹的水面上一样模糊、暧昧。
右手已经彻底转化为了仿佛一道风吹过便会消失的孱弱的光。

这孱弱的光很快就会消逝了吧。
既然魔法已经取得了成功,那么这就是绝对的。
只是相对于行将消逝的,也有因此而得生的存在。

在我右手的前方,躺在台座上的父亲大人原已被斩断了四肢、两肺与心脏皆被刺穿,脖颈亦伤痕无数,可现在,所有的伤口都恢复了原样。
在四十五层失去的手脚连同衣服一起复归原位,好像它们从来就没有缺失过一样。尽管有微弱的光芒摇曳,但心肺也一样恢复了机能。脖颈的大道砍伤也好,脸上的擦伤也罢,全都恢复如初。

于是现在,父亲大人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那双黑色眼眸在片刻的游移之后立即转向了我。
认识到了我的存在,父亲大人回过神,两唇翕动:

“诺斯、菲……?”

他最先做的是呼唤我的名字。
仅仅如此就令我欢喜不已,甚至有些想哭。
我的嘴唇颤抖着,回应道:

“没错,是我诺斯菲……早上好,父亲大人……”

我用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微笑同他道早。

接着,因为一心只想要再靠近父亲大人一些,于是我向前迈了一步,不料却打了个趔趄向后倒去。匆忙间,我正要用手抵住地面支撑身体,然而双手都已失去了实体,结果我就这么跌坐在地。

仔细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化为光的远不止右手。
我的手足都闪耀着光芒,如雾气般摇曳。
这也证明了我确实『代替』父亲大人失去了四肢。

尽管手足已几乎丧失殆尽,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楚。
曾那样剧烈地折磨、侵蚀我的痛楚已自身体上完全褪去,这恐怕就是我已不再是生物而转化为了『魔法』的证明吧。

不过完全变换为『魔法』似乎需要一些时间,就像在湖水中稀释的牛奶一样,我的身体还在渐趋稀薄的过程之中。

这段迁延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光之理的盗窃者』那稍显奢侈的『留恋』还没有完全实现。所以我的身体正为了留存于现世而抵抗。

“——!诺斯菲!!”

看来那异常敏捷的思维已经让父亲大人把握了情况,他从台座上一跃而起,用痊愈的双手紧紧地抱起了我的身体。
在他的双眸里,只印着我一个人的身影。
夙愿得以实现的喜悦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险些又流下泪水。

可我已经决定在最后要笑着告别,所以努力遏止了眼角的热量。
看着自己眼前的他,我再次展露了微笑。

父亲大人应该明白这当中的意义吧。
他眉头轻蹙,双眸不断地颤动,轻轻地摇着头,询问我此行的理由:

“诺斯菲,为什么……?就算来救我,也没有意义了……”

见他死过一次也还是这个样子,我不禁感到了安心。
面对以无端自虐的口气说着非常离谱的话的父亲大人,我只是请求道:

“父亲大人,请帮帮我……我的声音没有办法传达给拉古涅……”
“给拉古涅……?以拉古涅为对手,诺斯菲亲自去战斗是最好的……!考虑到你们的相性,诺斯菲必胜……!”
“不,我赢不了……因为我不会跟拉古涅战斗……我就是决定要这样才会来到这里的……今天早上的父亲大人也是这样的不是吗?我就跟您一样。”
“那、那是……——”

我表示自己是在效仿他的做法,于是父亲大人便语塞了。
在此期间,他一直将我的状态看在眼里。
看到我那岂止不再是人,甚至不再是生物的身体,父亲大人的表情又扭曲了几分。

“——!!啊啊,可恶!——魔法『Dimension·千算相杀』!”

他试图利用次元魔法解除我的『代而亡逝之光』。

可是没用的。如果要对这个魔法做些什么,父亲大人也必须使用真正的『魔法』才行。

“父亲大人……比起这种事,在最后能跟我聊聊吗?正因为到了最后,我才想和父亲大人进行最擅长的『交流』——一直没能做到的父女间的『交流』,我现在好想试一试。”

若是放任下去,父亲大人就有使用真正的『魔法』的危险。
为了避免事态演变到那种地步,我伸出了右手,用暧昧而摇曳的光轻抚父亲大人的脸颊,以期转移他的注意力。

“最、最后……?在最后,想·要·进·行·一·直·没·能·做·到·的·父·女·间·的『交·流』?啊、a啊aa……——!”

听到我的请求,父亲大人十分意外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或许是刺激到他为数众多的心理创伤之一了吧。
我连忙开始为『交流』准备材料,稍稍思考了一番后,很快就找到了一直想试一试的亲子话题:

“那个……请问,父亲大人,我是个好孩子吗?还是说是个坏孩子呢?”

虽然我自己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想听听别人的评价。
特别是想听听父亲大人怎么说,想得不得了。

“我、做了各种各样的事……只为了吸引父亲大人的目光,我欺骗、利用、牺牲了许多人。虽然我为了成为一个好孩子而拼命努力,但是结果却做出了许多恶行。……缇缇她能够原谅我吗?”

说到最近的事,『风之理的盗窃者』缇缇是我最大的牵挂。
明明缇缇那样热切地待我,可我却到最后都没能坦率待她。

“——!缇缇她毫无疑问地原谅了诺斯菲……!岂止如此,她还一直挂念着你。在最后的最后,直到消失的时候,她还在祈愿诺斯菲能够幸福,还说你是『让她骄傲的朋友』。没错,缇缇她是知道的啊……缇缇比谁都清楚,清楚诺斯菲是一个好孩子。明明如此,我却……我却……——”
“我是『让她骄傲的朋友』……?”

事到如今竟然得知了缇缇最后的话语,我的眼眶又湿润了。于是这次轮到我语塞了。

“诺斯菲是个好孩子哦。只要想到你为弗茨亚茨做的事,所有人都会这么说。无论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诺斯菲都不曾利用过弗茨亚茨,也没有牺牲什么。也许诺斯菲会觉得都是自己不好……但事实上,被利用、被牺牲的其实是诺斯菲你啊。而罪魁祸首便是『我们』。如果没有我和『使徒』们存在的话,诺斯菲应该会更加……会拥有更加幸福的人生才对的……”

温柔的父亲大人不断地强调说我是个好孩子。
可是,在说这些话的同时,他也是在责备自己。

“跟哪里来的蠢货们不一样,诺斯菲一直都在努力……!直到最后都率直坦诚地相信着他人!足以让你生疑的材料明明比我和拉古涅那时要多得多……即使如此,诺斯菲还是选择了相信!相信了如此愚蠢的我……!”
“父亲大人……可是,我也做了许多坏事。我想着,即使是成为敌人也要作为『第一』留在父亲大人心中。我用非常卑鄙的手段,想要让父亲大人在意我。如果考虑到这点的话——”
“没那回事!”

我试图令父亲大人打住那自虐的口吻,却又被他以更强的语气打断。

“那种事、是理所当然的权利啊……只要是孩子,任谁都拥有那份权利。然而,我·们就连那种理所当然的事都没能做到……岂止是抱怨,就连那仅仅一句话,我们都不敢去确认……”

通过化身为光得到的与父亲大人的『联结』让我隐约了解到,他口中的我·们指的是『相川涡波』与『拉古涅·卡伊库欧拉』这两人。

看来在我离开弗茨亚茨城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两人也对自己的人生做了检讨。
正因如此,他们才会变得这样脆弱。
曾是那样强大的两人,如今竟弱化到这等地步。

只是我并不觉得这种弱小有什么不好。
无论好坏,不管强弱,至少两人现在确实在前进。
只是他们的前路实在过于昏暗了。所以,我要——

“父亲大人,即·使·如·此——您也绝对不能放弃。只要继续前进、不断前进、再前进的话……总有一天,自己的愿望一定能实现!是真的!没错,我就是这样……!愿望一定能够实现!一定会实现的!父亲大人!!”

我要向他保证。

只要继续前进,无论道路怎样黑暗、可怖、艰辛,在最后迎接自己的一定是光明。

听到我的话,父亲大人十分眩目地眯细了双眼,接着,在有力的阖过一次眼睛之后,他用坚定的语气缓缓地答道:

“嗯,我会继续前进的……就像诺斯菲一样,不断前进。我绝对不会再退缩了。我向你保证……”

他的声音和表情又令我安心了几分。

“呵呵呵,太好了……”

随着交流的继续,总觉得自己心中的牵挂越来越少了。
就连我自身感情的变化也如此清晰。
这片光芒撤除了一切掩饰内心的障碍。

“啊啊……父亲大人,这里真的好明亮……”

若是在这里的话,就没有任何矫饰话语的必要了。
我『坦率』地将自己最后的目的告知了父亲大人。

“请您……在最后,在这片明亮的地方,将·那·一·句·话、送给我……”

实现自己的『留恋』。
我就是为此而来。
尽管如此痛苦。
尽管如此艰难。
尽管如此辛酸。
尽管如此可怕。
但为了那一句话,我还是来到了『顶点』。

“一句话……?……——!!”

父亲大人立马就明白了我想要什么。
也正因此,他面色发青,而后噤声不语。

“拜托了,父亲大人。我真正的『魔·法』需要用那句话来收尾。”

虽然我这么说,但为了推迟它的完成,父亲大人还是反复摇头。

“还、还没……!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你说……!有好多不得不说的话!多到数不完……!所以,再等一会儿!拜托了,再给我一点时间……!!”

为了争取到哪怕再多一秒的迁延,父亲大人急忙开始寻找不同的话题。

“无论是好孩子还是坏孩子,是正确还是不正确,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只要诺斯菲是诺斯菲的话,对我来说就足够了……!!血缘关系的有无也好,『魔石人类』的身份也罢,这都不是关键!虽然『交流』确实很重要、可是!可是我只是想要诺斯菲在我身边罢了……!诺斯菲就是诺斯菲,是我的『女儿』,是我真正的家人!所以、所以……——啊啊,我也搞不懂自己该说什么了!可恶!!诺斯菲,让我好好组织一下!!——一会儿就行,求你再等一下!!”
“没关系。我都明白的,父亲大人。因为那正是我的『留恋』啊。”

可是无论父亲大人说什么,最后都一定会向我的『留恋』靠拢。

“『留恋』……!!诺斯菲、等等!我还没有、对你……!我还没……!!”
“对我的『留恋』来说,只有一方是不够的。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是——”

就是为了确认那一点,我才留存到了现在。

“——【彼·此·都·为·了·对·方能活下去而伸出手】。”

不要单方面,而要彼此一致。
两人心意相通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前提。
因为只有一个人的话既找不到诞生的意义,也得不到活着的理由——

“我·也·希·望·父·亲·大·人·能·活·下·去。所以拜托了。只要一句话就好。请将那一句话说给我听吧。没关系的,因为我今后也会继续活在父亲大人当中——”
“a、a啊……诺斯菲……a啊啊a、啊啊……——”

在我明确地揭露了自己的『留恋』之后,父亲大人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父亲大人确实希望能实现我的『留恋』。
可是,当【彼此都为了对方能活下去而伸出手】成真的时候,我也会从世界上消失。
父亲大人一定是不希望我消失的吧。
还不想你消失。我希望你能活下去。请你再重新考虑一下。如此这般,可如果要这样说服我,那就是满足了【彼此都为了对方能活下去而伸出手】的条件。

——所以,他什么都不能说。

可是就算这样不发一语,我一样会消灭无遗。
我现在『代替』背负了太多,已经无法再作为一个人继续存在下去了。
父亲大人的死亡的负担尤其沉重,时间已经不多了。

所以尽管父亲大人明白只要自己说了那句话我就会消失,他也不得不说。
至少在消逝之前要完美地实现『留恋』,要让最后的『魔法』真正完成——若是温柔的父亲大人,他定会做此选择。

“诺、诺斯菲……——”

他再一次呼唤我的名字,为了探求不同的手段而目光游移。
可是那都是不存在的。
不管他怎么思考,都不可能找到在我希冀之上的东西。
因为父亲大人自己也明白,那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所以,事已至此。
他只能开口。

“诺·斯·菲……!活·下·去!!”

父亲大人紧紧地拥住我,如此喊道。
于是,我在父亲大人怀中用最美好的笑容答道:

“——遵·命!父·亲·大·人!!”

这样一来,诺斯菲·弗茨亚茨就·迎·来·了·终·结。
其消失已然注定。

虽则如此,我却心满意足。
『留恋』已一扫而空。

——非常感谢,父亲大人。

我心头长久以来的缺失终于得到了填补。
如此一来,我就能接受自己的诞生了。
那令我由衷钦羡的,现在我终于得到了。
这样我就跟那间医院中的母子一样了。
总算触及了那令我魂牵梦萦的东西。
我总算能满怀自信地宣告,我拥有自己的家人。

虽然一直对此感到了不安,但现在我可以毫无顾虑地说:我确实诞生于这个世界,也确实活着。
我活着。我活着我活着我确实活着,想要无数次地重复这句话——

在最后,我要将此刻的心情编织成诗。

“——啊啊……『此身血肉,徒具人形,未曾降世』『诞生之梦逐而不及,往赴九泉更为奢望』……及至今日,终于得生。『所谓人者,必能以生命降诞之光,一扫不生不死之暗』……『至爱之声响彻魂灵』,倘此声不绝,则我生不灭,直至永远……——”

如果有一天,父亲大人因生存于世而感到迷茫,希望他能够回想起我的这首诗。
到那时,只要用我的『咏唱』呼唤我就好。
作为报答父亲大人拯救了我的回礼,我一定会成为他的一份力量。

“——诺斯菲!!不要死!别消失!和我一起活下去!!”

父亲大人明白我留下的是自己的遗言,于是更用力地抱紧了我。
可是他喊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我渴盼已久的。
于是这些话只能加速终结的到来。

“嗯,父亲大人……从今往后我会永远和您在一起。永远、心与心相映……”

到这一步真的好漫长……
从一千年前,从我在没有任何人祝福的情况下诞生的时候开始……
我就一直在探寻自己活着的理由,在暗无天日的道路上前进……
可是在一切的尽头,迎接我的是最美好的结局。

“呵呵呵,好开心!原来会这么开心啊,父亲大人……!原来活着是如此令人心动不已的事吗!!这就是勒伽西所说的亲人的爱!我终于亲手得到它了!我永远不会放手……!!”

啊啊,太好了……!
为了做一个好孩子而努力到现在,真是太好了……!!
虽然我的手已经不在了,但它就在我手中……!
我和父亲大人伸出的手握在了一起!紧紧地,就像那对母子一样!!

“父亲大人,我爱您……!由衷地爱着您!我一直在这里,希冀着您的爱!千真万确的,就在这里!!”

明明就在那里,但却『不在那里』什么的已经永远成为了过去!
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必在黑夜里独自感到害怕了!
那令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

“不,还没完,诺斯菲……!只是开始而已!从今往后也一样……!!”

是啊,父亲大人说的没错!
从今往后,在父亲大人当中,我『就在那里』!

“嗯!从今往后也会永远在一起!虽然我接下来会死,但我不会死!我会在父亲大人的怀中永远活下去!在这份爱中诞生的诺斯菲·弗茨亚茨将成为父亲大人生命的『代替』!没错,我之所以降生于世,一定就是为了这个时候!为了实现这份使命!!”
“……是啊。”

父亲大人应了一声,抱得更紧了。

我仅存的保有生物状态的躯体也在纷纷化作光粒流失。为了留住那些粒子,父亲大人紧紧地、紧紧地抱着我。这让我开心得不得了。

“a啊、啊a啊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话语自然而然地出了口。
为了确认这一切并非谎言,我一遍遍地重复着“太好了”,结果终于——

“a、a啊、咦……?啊啊a……不是的……父亲大人,这是——”

泪水一口气盈满了眼眶。

这是『留恋』实现的结果。
是积蓄已久的情感的发散。
是至今以来的痛苦悲伤一扫而尽的报偿。

所以随着我开始放声大哭,我身体的粒子化也不断加速。
手脚的光已保不住既有的形态,纷纷散去。
接着由躯体到喉咙,最后到脑袋,一切都化作了光。在就此消失的前一刻——

“我是在高兴啊……是在高兴,可眼泪它……呜u、实在是太高兴了,啊啊、声音……声音要……——u呜、呜呜、呜啊啊a啊——啊啊啊、啊a啊啊——!!”

我像个婴儿一样哭喊了起来。

“呜啊啊啊啊啊a啊啊、a啊啊啊——啊啊啊啊!呜a啊啊啊啊啊啊a啊a啊啊啊AA——!!”

这还是第一次。
像这样不顾体面,任凭感情驱使地放声大哭,千真万确的是我自出生以来的第一次。

与此同时,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视野如此模糊。

不仅是视觉,与之一同的,还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所有的感觉都模糊了起来——由人变化为魔法。

可能是我的身体完全消失了吧,我终于连父亲大人拥抱我的力道都感觉不到了。

“诺斯菲,我们永远在一起。只要你希望,就永远如此……永远永远……”

可是,我还能听见声音。
是因为我的头部还在吗?
是因为世界还映在我的眼眸中吗?

——我不明白。

事到如今,我所有的感觉都已经化为了『魔法』之光。
可是,唯有一点是我能了然的。

——那就是父亲大人的怀中十分明亮。

这里盈满了光。
以此为结,我终于——

“啊a、终于找到、了……——我、的——归、宿……——”

消失了。

此时此刻,在父亲大人的怀抱中,诺斯菲·弗茨亚茨这一存在彻底消失了。
一条生命从塔顶消逝而去,活下来的仅剩父亲大人一人。

不过严格来说,我虽然消失了,但却没有消失。
只是成为了光,进入了父亲大人怀中。
我会永远在那里,成为父亲大人的『代替』。
所以,父亲大人他——

“嗯,你永远在那里就好……我们一起走吧,诺斯菲……”

他说我们在一起。

以这句话为契机,我与父亲大人达成了『亲和』。
作为一切之源泉的我的灵魂,与父亲大人的灵魂重合在了一起。换言之,父亲大人就是我,我就是父亲大人——『光之理的盗窃者』仍然存在,仍然活着——不对,是于此刻重生了。

因此,弗茨亚茨城塔顶的光依旧不绝。
它还是那样,夜空之中了无一丝黑暗,白光之中满天星辰可见。

在这璀璨的『顶点』之上,父亲大人起了身。

一如我的遗言,为了向之后——为了向前进发,他抬起了头。
在他视线的前方,是连接塔顶和『元老院』的阶梯。

——一名少女从中现出了身影。

时候正好。
以『第一』为目标的拉古涅·卡伊库欧拉又一次回到了『顶点』。
来到塔顶的她为驱散了自己那漆黑魔力的光而目眩,于是开口道:

“这、这道光……!这种亮度……!是诺斯菲……!诺斯菲诺斯菲诺斯菲……!诺斯菲……!?”

接着,为了把握现状,她一边呼唤此前与自己交手的我的名字,一边寻找『光之理的盗窃者』的身影。

“拉古涅……”

可是我已经不在这里了。
能够予她的呼唤以回应的,就只有父亲大人而已。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拉古涅连忙看了过去。
可在那里,她只看到了父亲大人。
只有父亲大人一人,而没有我。再看到父亲大人显然已经领受了我的光之魔力,拉古涅就明白了一切——

“——a·啊、啊·a、啊·啊!!”

她以远比父亲大人更扭曲的表情,用胃液倒流般痛苦的声音接连发出了三次肯定。

“你、你这……!你竟敢!”

接着,拉古涅纵声大吼,力度大得令人担心她胃里的东西会不会跟声音一起倾吐殆尽。

“——你竟敢杀了诺斯菲!!总是这样!你总是这样!你总是要夺走我最爱的人!夺走我最爱的东西!!一直啊!!从在那间宅邸的时候开始!不对,从我在那间小屋的时候开始、一直!!以自己的孩子为牺牲!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你活着难道都不觉得羞耻吗!?你这混蛋啊啊啊啊啊——!!!!”

她应该是觉得我已经身亡,已经不在这里了吧。
拜此所赐,我才得知原来拉古涅对我抱有好感。

虽然这让我很开心……但总觉得她的话有些龃龉。

不过父亲大人似乎明白其中的原因,他认为拉古涅有说这些话的资格,于是冷静地颔首倾听。

“诺斯菲才是『第一』啊!在我们三个人里——不对,她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生命!无论换谁来看,都会说诺斯菲才是应该活下来的那个人!可你竟敢!你竟敢夺走她的生命!!”
“是啊,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啊,拉古涅。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你是个正确的人。你从来只说正确的话。”

迎面相对的两人脸上都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接着,面对拉古涅,父亲大人以十分纠结的表情开始了熟思。

“——拉古涅,再战吧。”

一番熟思过后,父亲大人没有选择救助拉古涅,而是选择了战斗。
与我的选择截然相反。

听到他的话,拉古涅的表情变了。
尽管她的表情仍是欲哭无泪,仍是辛酸苦楚,但同时又透着几分喜悦——

“如果你也想得到诺斯菲的话,那就战斗吧。与我战斗,从我这里将她夺走便是。”

父亲大人迈步向前,前往了插有两把剑的场所。
在那里的是刺穿我双臂的『阿雷亚斯家的宝剑诺文』与『赫尔米娜的心脏』。
他只从中拔出了一把、亦即『阿雷亚斯家的宝剑诺文』,接着向后退了几步。

“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第一』……接下来,我们就在这里决定好了。不过你要记住,没有重来的机会。虽然我们至今已经交过好几次手,但这就是最后了。我要你向诺斯菲的灵魂起誓,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战斗。”

父亲大人刻意为拉古涅留了一把剑。
一如骑士间的决斗,他开口提请道:

“我乃相川涡波。现于此处,赌上诺斯菲的归属,正式同骑士拉古涅·卡伊库欧拉发起决斗。规则是你最喜欢的以命相搏。——来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吧。”

父亲大人挑了挑剑尖,唆使拉古涅去拔出『赫尔米娜的心脏』。

非常低级的挑衅。
可是面对这样的挑衅,拉古涅却露出了十分怀念的表情。
拉古涅紧咬牙关,在对过去的仔细回味中,她也进行了一番熟思,最后——

怀着十二分的战意,拉古涅狠跺着脚走向了『赫尔米娜的心脏』。

“诺斯菲是属于我的!你可不要以为自己能在『厮杀』中胜过我啊!我绝对不会将诺斯菲的『不老不死』让给你这样的渣滓……!!事到如今,诺斯菲的光已是我唯一的光明……!!”

看到决斗开始前的这一幕,我不禁觉得这两人的关系实在好得令人眼羡。
只不过因为两人太过相近,所以彼此都不能变得『坦率』。

所以已经成为『魔法』守望他们两人的我决定补以更多的光。
为了他们彼此间不再有任何隐瞒,我开始了对舞台照明的最终调整。

本就明朗无比的塔顶于是亮度又上了一层。
拉古涅对此有了反应,开始环顾周围。

虽然我已经失去了眼睛,但就是觉得自己在此刻与她目光相合。
于是拉古涅拔出了『赫尔米娜的心脏』,没有向父亲大人,而是向我宣誓道:

“……我发誓!!这样结束就好!!这里、这场战斗便是我的『第一』!!我将在此实现我的『梦』!!”

她道出了与我分别之时没能说出口的话。
拉古涅的『梦』的内核,究竟要成为什·么·的『第一』——现在她终于决定好了。

听到这番话,我的战斗也算是没有白费。
在一切即将结束的时候,拉古涅拿出了勇气。

在感到欣慰的同时,极限终于来临。
意识渐行渐远……我作为人的意识迎来终结,彻底成为『魔法』的时刻还是到了。

“就是这样。来的正好,挑战者拉古涅。……作为代理,容我和你先道一声歉,那么就让我们开始『试练』吧。”

要继续守望两人已经做不到了。
不过我已经留下了足够的光。
从此往后,我留下的光会继续守护大家。

所以,这里就是诺斯菲·弗茨亚茨的——

“——这·里,这·世·界·的『顶·点』便·是·六·十·层。『光之理的盗窃者』诺斯菲的阶层。此处并非赶工所成,它确确实实是高度与亮度冠绝此世的场所。拉古涅,就在这片白光之下好好确认吧。给我将你的一切都展露出来……!这就是她留下的『第六十之试练』……!!”

就是我的阶层。
课以的『试练』是『光之理的盗窃者』的『Light(光)』。

就请两·人·一·同,『坦率』地表露彼此的深心吧。
当然了,在这里不容许任何演技存在。
映照在镜子当中的唯有彼此。

其中不存在任何人的『理想』,映出的唯有『真实』。

请在这里好好确认自己的内核。
我想矛盾势必会越积越多,最终化为高深的壁垒吧。
返程的路途势必会为已然破碎的梦的残骸所阻塞吧。
若是一盘棋局的话,它可能已成死局。

可是还没完。
两人的终结一定还没有来临……

请你们两人合力,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没错,两人一起……——

不会再有人死去、不会再有人、悲伤……——

活下、去……——

父亲大人——、拉古涅……——

拜托了……——

为这两人的世界,献以明朗之光(我)的祝福——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izraeil + 1 感谢翻译

查看全部评分

一日萌新,終生萌新

我永遠喜歡流星醬

在教主流星大人的指引下,我们诺斯菲的信徒在此聚集。
为了加奈美教的明天,赞美我们至高的信仰一一(´◓Д◔`)
                                                                   ( っธิิิิิิิิิิิิิิิิิิิิิิิิิิิิิิิิิิิิิิิิิิิิิิิิิิิิิิิิิิิิิิิ์์์์์์์์์์์์์์์์์์์์์์์์์์์์์์์์์์์์์์์์์์์์์์์์์์์์์์์์์์์์์์์์์์์์์์ლ)

0

主题

189

帖子

96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880
金币
42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10 19: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点评

你會不會太快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0 19:13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19: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會不會太快了
一日萌新,終生萌新

我永遠喜歡流星醬

在教主流星大人的指引下,我们诺斯菲的信徒在此聚集。
为了加奈美教的明天,赞美我们至高的信仰一一(´◓Д◔`)
                                                                   ( っธิิิิิิิิิิิิิิิิิิิิิิิิิิิิิิิิิิิิิิิิิิิิิิิิิิิิิิิิิิิิิิิ์์์์์์์์์์์์์์์์์์์์์์์์์์์์์์์์์์์์์์์์์์์์์์์์์์์์์์์์์์์์์์์์์์์์์์ლ)

0

主题

4

帖子

116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95
金币
5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10 20: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0

主题

189

帖子

96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880
金币
42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10 20: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佔位

0

主题

236

帖子

2088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884
金币
399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7-10 21:15: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平职ed真……

点评

別說ed,整部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0 22:46

0

主题

197

帖子

657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00
金币
43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10 22: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別說ed,整部都

点评

別這樣,平職是迷深的救命稻草( ˘•ω•˘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1 00:47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00:4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zacklagna 发表于 2019-7-10 22:46
別說ed,整部都

別這樣,平職是迷深的救命稻草( ˘•ω•˘ )

0

主题

153

帖子

587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462
金币
374
荣誉
0
人气
1
QQ
发表于 2019-7-13 01: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诺斯菲!!!我枯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某根絨毛 + 1 不能哭阿(´;ω;`)

查看全部评分

0

主题

309

帖子

580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528
金币
52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13 02:22: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 斯諾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1-17 23:21 , Processed in 0.10150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