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1928|回复: 6
收起左侧

[7-3章] 341.光(流星的老婆又又又死了(´・ω・`))

[复制链接]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发表于 2019-7-3 10: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某根絨毛 于 2019-7-7 00:21 编辑

翻譯君:點名批評荷蘭豬怎麼發的色圖都不色的流星醬


在?渦波為甚麼搶緹緹位置?


以下正文

接下来,我要让父亲大人起死回生。

拉古涅一定会兴高采烈地向自己心目中『第一』号的强敌、父亲大人发起挑战吧。为了能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求得活着的实感——她一定会不断挣扎、直至身死。

“——『Light』——”

所以我想留下尽可能多的光明。
在拉古涅离开之后,塔顶已成『光之理的盗窃者』的专场。天空在光魔法的影响下渐渐变得明亮无比。我一边播撒『Light』,一边在心中同她作别。

——别了,拉古涅。

我想接下来,你那漫长的挑战就能画上句点了吧。

“——『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闪耀吧』。——『Light』。”

虽然我接下来也会消失……但在那之前,哪怕只有一点也好,为了能让拉古涅变得『坦率』,我尽可能地令光铺展开来。因为对黑暗的恐惧而令自己夜不能寐的那种感受,我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一定就是我的使命……”

我明白的。
我是『魔石人类』。
就和拉丝缇娅拉一样,不过是为了推动情节发展而存在的舞台装置。
我们注定无法逃离自己的生产目的(使命)。

“即使如此,父亲大人……我也要伸出手去……”

在播撒了十足的『Light』之后,我抵达了父亲大人所在的台座。

专心致志地维系着次元魔法的『血之人偶』们就待在红色的台座周围。他们应该是法芙纳召唤出来发动魔法『Distance Mute』的千年前的骑士吧。

“各位……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话音落毕,『血之人偶』纷纷向我看了过来。
他们的脸上也都覆着假面,我到底不能得知他们的身份。
尽管如此,但他们却能明白我就是诺斯菲·弗茨亚茨,并深深地向我行了一礼,紧接着便将自己维系的次元魔法转交给了我。

我连忙发动魔法。

“——鲜、鲜血魔法|『相川涡波』。次元魔法『Distance Mute』——”

说实话,这两个魔法不但超出了我的负荷,『代价』也相当大。

可是我毫不犹豫地以全力进行构筑。
启动烙印在血中的术式,发挥我作为『魔石人类』的本领。反正都到最后了,就用我的生命为代价榨取魔力,燃烧我的灵魂,唤来成功的结果。

于是,就在我的手臂开始散发淡紫色光芒的一瞬间,周围的『血之人偶』们全都身形崩溃,没入血泊。

想必是因为完成了使命吧。
为了继他们而去,我也伸出了手。
伸向在满是鲜血的台座上沉睡的父亲大人——

“——『Light』——”

照亮父亲大人的身体,检查他的状态。

父亲大人确实已经死了。
黑发遮盖下的眼睑紧闭,呼吸亦已不再。他的四肢被斩断,双肺被刺穿,心脏停止了跳动,颈上伤口无数。

只不过现在的我其实也和他差不多。
作为『代价』承担的种种令我的身体千疮百孔。几乎保不住双手不说,失血而死的过程已不知重复了多少遍。当然,不仅是身体,心灵也濒临崩溃。我的死不久就会成为事实。

这样我们就又一样了。
我微笑着将淡紫色的手臂伸入了父亲大人的体内。

其实我完全理解不了『Distance Mute』的原理。
这东西是次元魔法最大的禁忌,其术式的结构已经超越了复杂的概念,是货真价实的神技。

只是我要做的既不是抽取魔石,也不是读取记忆,只是打造一份『联结』而已,拜此所赐,『Distance Mute』在我手上总算得以成立。

与此同时,我仍然在继续播撒『Light』,令光芒不至断绝。
用『Light』的光侵入对象体内,在内部进行操纵是我的拿手好戏。我甚至能令光沁入对方的血中,『代替』行使对方的魔法。

这次也和往常一样——只是要沁入更深处,到灵魂之中——然而,从那里传来的酷寒不禁令我浑身发颤。

因死亡而停止的『相川涡波』的灵魂异样的寒冷、阴暗。
我只觉得自己手肘以下的部位要被冻碎了,只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那无尽的黑暗吞噬了,就算是这样,我也绝不能将手抽出来。

非但如此,我甚至将伸出的手转化为了光。
不仅是血肉、甚至将自己的灵魂也转化为光。反正是最后一次了,索性就将一切都充作『代价』,让我自己化身为光好了。

化身为光,照亮父亲大人的灵魂。
这道光是如此宏大,以至于能透过父亲大人的身体流露在外。

恰逢此时,我的注意力也由内而外地转移。
转动因魔法而开始光化的眼瞳,望尽弗茨亚茨城的塔顶。

展现在眼前的是我曾见过的光景。

那是一片金黄色的天空,就和今天早上几无二致。
阳光支配了这个世界的『顶点』。
当然,此刻正值夜晚,太阳的踪影根本无处可寻。
充当光源的是我。

如阳炎一般摇荡的光——照亮了整个天穹。

流云与风都染上了金色,明明置身于塔顶,却仿佛身在于黄金色河流上遨游的白银船只的甲板之上。这一幕是如此出离现实,有如梦境一般,光是站着就有种不可思议的漂浮感。

无论上下左右金光闪闪,眩目的光芒闪耀、璀璨、明灭。
就好像待在一颗熠熠生辉的宝石之中。
如今『顶点』已经化为了堪称『宝空』的奇迹。

——虽则如此,但·还·不·够。

只有这种程度的话,还不足以扫清父亲大人和拉古涅心头的阴霾。
还不足以将别扭到极点的他们两人置于朗朗乾坤之下。

——『Light』还不够啊。

就现在这些光,父亲大人可能都不会觉得耀眼吧。
闭上眼睛仍能感觉到光在照射这种程度是不行的。非得是身死之后,就算不在这个世界也能传达到的光才可以,否则便谈不上足够二字。

如果之后要来到这『顶点』的两人口中道出了哪怕一声“好暗”,那我还有何脸面以『光之理的盗窃者』自居。

所以,需要更多。
更多、更多、更多。
要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的『Light』。

这里不仅是我临终的场所,还要成为父亲大人和拉古涅明朗的舞台。
那便不能有任何保留——!

“——『我于此弃旗』——”

只是为了照明,我就进行了『咏唱』,将自己的人生当做了『代价』。

过程中,一股前所未有的,无穷无尽的魔力从灵魂深处涌现。

魔力的属性是『光』,性质是『代替』。
它在转化为魔法之前便已如此闪耀,明明是我的魔力却不受控制地从我体内——以泡沫的形式流溢而出。
这些泡沫并没有因光之名而被统一为透明一色,而是呈红蓝绿等千百种色彩,宛如彩虹一般。

——还要再明亮一些!直至这个世界的『第一』!!

怀着这份决意,我首先令上空的一个光泡破裂开来。

蕴含在其中的是『光之理的盗窃者』的灵魂的一部分、换言之,是足以覆盖一国的光。
以魔法造就的日光从天而降,在黄金色的天空中染上了自己的色彩。
大量的光如白霖一般砸在了铺满鲜血的地面上,而这些光又被地面反射向天空。
于是摇荡的极光之天幕在天地间落成。天幕的边缘彼此触动、络合、生成了无数细长的菱形,最终构成了如生物般活灵活现的光之绸缎。

紧接着,侧面空中又有一个泡沫碎裂,上千道日光从旁射来。
那就像是用钻石打磨玻璃的表面而成的白痕之束——光之芒。
竖向铺展的光之绸缎辅以横向射来的光线,变得更复杂,更立体、更富幻想性。

『Light』的力度还不到放缓的时候。
我一个又一个地令漂浮在空中的光泡碎裂。
光盈满了光,光反射着光,光与光不断交错。

在此期间,仍有无数的光泡从我体内涌现。
数不尽的光泡漂浮在『顶点』。

亮度终于登峰造极。
忤逆天理的光吞没了黄金色的天空与深红色的地面。
光已成一切。
光、光、光。除光以外再无一物——

——明·明·如·此,世·界·却·如·此·清·晰。

清清然、明明然。
明了、明确、明解、明细、明晰,总之就是一个明字——世界澄澈明洁。

即便为如此庞大的光所吞没,黄金色的『宝空』依旧铺展于眼前。
父亲大人的身姿、满是鲜血的台座、整个弗茨亚茨城、全都清晰可见。
正常来说应该因过于明亮而染作淡白一色,一切事物的轮廓都会归于朦胧,但在这里却截然相反。

光照反而令一切事物的轮廓更加清晰。
抬头仰望,岂止是『宝空』,甚至能望见于遥远天边闪耀的夜空中的群星。
不需要定睛细看,那每一颗星星便清楚可见。

目力所及之处遍布光芒,可却完全不会感到眩目。
直射而来的光不仅不刺眼,反而给人以温柔的抚慰之感。
光洗净了在漫长的人生中淤满积淀的双眸,扫除了所有挥之不去的阴翳。

——如果是现在,是在这个地方的话,总觉得能看清许多一直看不清的事物。

若要举例来说,那便是脚边的流云。在云中的粒子。它们彼此间的联结。云成为云的来龙去脉。云之所以为云的原因。云之所以为云的意义。令其足以为云的全部理由尽在眼中。不仅是肉眼可见之物——就连无形之物也概莫能外。

因为太过明朗、太过透彻,就连形而上的信息也能轻而易举地领悟个一清二楚。

这里不仅在视觉层面上是明朗、瑰丽的世界,也是魔法层面上、真正意义上的『明朗的光之世界』。
在这里,不光是人,就连云、空、星、石、血——在生物这一总括之外的一切事物都变得『坦率』了起来。

——这样一来,亮度就足够了吧。

总觉得甚至有些过了……但若是在这里的话,不仅是父亲大人和拉古涅,就连我也一清二楚了。

我在真正的意义上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明白了它的意义和理由。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我要作为『代替』背负父亲大人的死亡,而后死去。
可是我不会死。不仅不会死,还会永远活在父亲大人当中。

——于是,我念出了自己最后的『咏唱』。

这即是我的人生。
我降生的意义。
我活着的理由。

“——『我于此弃旗』。
 『世界(你)的祝福已然无关紧要』『我才是那未得降诞之生命的祝福之光』——”

『坦率』地说,这段『咏唱』我一开始应该就知道了。

在一千年前,最初的最初。
我在勒伽西的引导下来到了一家医院。
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生命即将消逝的孩子,还有握着他的手的母亲。
没错,不仅只有孩子,还有母亲。
自那一刻起,我就一直——

“——魔法『代而亡逝之光(NoLife·Nosfy)』。”

从为了代替而生的光,到作为代替而死的光。
真正的『魔·法』就此升华。

在『明朗的光之世界』里,我结束了自己的咏唱。
如此一来,我将化为光之魔法(Nosfy),继续闪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

主题

42

帖子

1043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773
金币
608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7-3 16:09: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次封面是艾德嗎?

点评

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3 16:37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16:37: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73239775 发表于 2019-7-3 16:09
這次封面是艾德嗎?

0

主题

107

帖子

653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474
金币
411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5 13:54: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這裡人是不是有點少啊

点评

這樣我就不用做事了,不也挺好的嗎?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5 19:21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19: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美自由夢 发表于 2019-7-5 13:54
這裡人是不是有點少啊

這樣我就不用做事了,不也挺好的嗎?
一日萌新,終生萌新

我永遠喜歡流星醬

在教主流星大人的指引下,我们诺斯菲的信徒在此聚集。
为了加奈美教的明天,赞美我们至高的信仰一一(´◓Д◔`)
                                                                   ( っธิิิิิิิิิิิิิิิิิิิิิิิิิิิิิิิิิิิิิิิิิิิิิิิิิิิิิิิิิิิิิิิ์์์์์์์์์์์์์์์์์์์์์์์์์์์์์์์์์์์์์์์์์์์์์์์์์์์์์์์์์์์์์์์์์์์์์์ლ)

0

主题

42

帖子

74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14
金币
216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7-8 15: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到这一章了
天主啊,你为什么站在远处?在患难的时候,为什么隐藏?

0

主题

17

帖子

251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30
金币
8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8 21: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星:我喜欢会死的老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1-17 23:20 , Processed in 0.04834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