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1194|回复: 0
收起左侧

[7-3章] 339.拉古涅的第三节

[复制链接]

362

主题

4005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发表于 2019-6-28 16: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某根絨毛 于 2019-7-3 10:10 编辑

翻譯君:飛不起來的鴿子星

等他再被教徒飛幾場麻將就會出來的

?
那位第四名的雀聖教徒呢,我們得把他請來飛流星,讓他點炮,這樣才有翻譯看阿


以下正文


拉古涅停下脚步,将手伸向前方。
我连忙追随她的目光回头看了过去,结果看到了之前帮助我的那名『血之人偶』,他就站在身后,仿佛是在守护我一般。

拉古涅被『血之人偶』夺去了注意力。
她的身体颤抖了起来,瞳孔摇动着低喃了一声“——里、里埃尔?”,那词听上去像是某个人的名字。接着,拉古涅上前一步,想要靠近我身后的『血之人偶』。

“啊——”

然而『血之人偶』重重地摇了摇头,身形就此崩溃。
他化为了大量纯粹的血液,混入以血构成的浅滩中消失了。

拉古涅见状愣在了原地。
确凿无疑的是,她此刻全无防备。不过我没有利用这个机会发动袭击,而是选择同她搭话:

“刚才那位与拉古涅是熟识吗?”

听到我的话,拉古涅这才回过神,她合上了因惊讶而大张的嘴,用严肃的目光看向了我。

“诺斯菲……难道说,是刚才的骑士将你带到这里的吗……?”

拉古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了一个新问题。
我的目的本就是与她『交流』,所以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是的。方才危难之际,是他鼎力相助。”
“这样啊……他、帮助了诺斯菲吗……”

拉古涅眉头轻蹙,而后微微一笑。
从拉古涅一反平时的语气来看,方才的『血之人偶』是触及她核心、且在她意料之外的存在。

是因为意外打乱了计划?还是说有什么别的理由吗?拉古涅反常地将我所期望的『交流』继续了下去。

“怎么说呢、你这样子……那个,是蛇系的怪物来着……?好怀念啊,这种的一般只会在迷宫的低阶层出现哦?”

在一番斟酌过后,拉古涅抛出了一个非常不合时宜的话题。

她这副模样不禁令我联想到了父亲大人。
应该是有什么事想问我,但却不好意思直接切入正题吧。因为她自觉一旦问出口势必会招致某种珍重之物的崩坏,所以只能无可奈何地规避。如果不是我误会,那么现在的拉古涅应该就是这样。

“嗯,这就是我真正的样子。按千年前的归类应该是蛇人种的『魔人』。”

对自己现在的模样,我并不觉得羞耻。
毕竟我就是靠着这具身体才来到这里的,我对它只可能有感谢,不可能有否定的意思。

“……感觉变化好大啊,你现在的表情跟今天早上比起来就像是换了个人。难道说,你终于理解我的主张了?诺斯菲或是我、由更强的一方得到你的『不老不死』才是最合适的。”
“很抱歉,拉古涅。我的答案不曾变过。我要——不,『我们要帮助相川涡波』。『光之理的盗窃者』真正的『魔·法』,既不会施加给我,也不会给你,而是要给父亲大人。——绝对的。”

与今早判若两人也是自然的。
因为我现在是作为所有同伴的『代替』站在这里的。换言之,现在我的灵魂并非只由诺斯菲一人构成。

“绝对吗……说实话,我一直是半信半疑啊,你的魔法真的能让人起死回生吗?”

拉古涅的回应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原本已经做好了拉古涅的反应远比今天早上更加激烈的觉悟,不想她却十分冷静。面对从始至终都在断言说一定会成功的我,拉古涅只是确认了一下一切的前提罢了。她是如此平静,以至于令我觉得比起自己,她才是与今早相比判若两人的那个。

“是的,我绝对能让他复活。这就是我『盗取的理』的力量的全部了。”

实现复活的术式只需要走一个过程,就连魔力都用不了多少。
想必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吧。只要一如既往地进行『咏唱』,一如既往地成为『代替』,只需要这样,父亲大人就能复活了。

应该是看出了魔法的简单性吧,拉古涅苦笑了起来。

“人居然真的能死而复生啊……而且还这么容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拉古涅而言,这意味着让自己赌上一切才得以击毙的怨敌起死回生。充满了讽刺的现实似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接着,拉古涅的目光也变得空虚、彷徨。
不知为何,她来回看向自己身后的『父亲大人』的尸体与在我身后消失的『血之人偶』的痕迹。

“哈哈哈。所以——事到如今,还要来迷惑我吗?我和诺斯菲就算了,连里埃尔大人也?刚才的妈妈也好,对『亲和』的妨碍也罢,真的是……!简直受够了……!!”

拉古涅十分不耐烦地挠起了头发。
由此来看,她现在吐露的都是藏在心底的话。也不知是好是坏,我的魔法对她起效了——至少我觉得是这样。

我握紧了手中的光之旗,进一步增强它的效果。
在这个魔法——『光之御旗(Nosfy·Flag)』当中蕴含着堪称光属性真髓的力量。那既是光魔法的基础,也是令如今的我深陷其中的『代价』。

——光之魔力能让人变得『坦率』。

不分敌我地令双方『坦率』,诱使双方选择用『交流』而不是战斗解决问题。正所谓是为了世界和平而生的属性,那便是光。
而现在,作为穷尽光属性之极致的专家,我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令光盈满了整个大圣都,此时的大圣都无疑是冠绝古今的最温柔的空间。

所有人都是光的作用对象,无论是士兵还是同伴,是我还是法芙纳——拉古涅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我觉得如果要在多重意义上进行『交流』,那么现在就是唯一的机会。
只有我这个『光之理的盗窃者』最后的光辉闪耀时,才能让无法对任何人『坦率』的拉古涅对『交流』做出回应。
在确认了十成胜算之后,我将拉古涅之前提到的两个名字重复了一遍。

“拉古涅……『妈妈』和『里埃尔』,这两个人就是你重要的人吗……?”

此前从来不曾听过的名字『里埃尔』、我们谁都不曾见过的『妈妈』。
我猜测这两个人是拉古涅的核心,于是向她发问。

“…………”

一贯谈锋犀利的拉古涅沉默了。
我由此确信自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于是更进一步问道:

“现在不在大圣都的这两个人……你是想和他们再会吗?你想与他们重逢,一起回到故乡生活……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么你现在走的路就错了。你的愿望与『风之理的盗窃者』罗德·缇缇很像。如果要扫清你心头的封闭感,你就不应该待在这样的『顶点』,而是回到故乡——”
“不对,诺斯菲。……故乡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重要的只有成为『第一』。成为『第一』,然后确认我重要的人是否在那里等我。没错,只要确认就足够了。因为那是我自小开始的『梦』啊。”

与拉古涅交往甚密的拉丝缇娅拉等人曾怀疑她真正的目的是『故乡的复兴』或『与母亲重逢』。但这些都被她不假思索地否定了。无奈之下,我只得寻找不同的切入点。

“可是,你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了不是吗。这里是『顶点』,你所处的位置比任何人都高……单论实力的话,你无疑是『第一』。你现在比这座城内的任何人都强。”
“……是啊,应该是这样。说实话,这里确确实实就是『顶点』啊。哈哈哈。”

现在拉古涅腰间挂着『阿雷亚斯家的宝剑』和『赫尔米娜的心脏』,同时还拥有暗、木、风的『理的盗窃者』的魔石,所有这些都成了她力量的来源。
我确实认为拉古涅是当世最强,而她也有此自负。

可是即便已经成为『最强』、已经立于『顶点』、已经成为『第一』,拉古涅还是摇了摇头。

“可是不对啊。因为我的世界仍然好暗。……好暗啊。且不说妈妈不在这里,我的人生也没有结束。这所谓的『顶点』之上不存一物。不,或许有什么,但都一文不值。没有任何价值。所以,这里并不是『第一』。不可能是。——绝对不是。”

拉古涅又用非常独特的理论对自己先前的主张加以强烈的否定。
不仅主观性强,而且内容过于抽象。恐怕其他人永远也理解不了她这些话。
但她流露出来的强烈感情却是我能略微理解的。

明明置身于光明之中却就是觉得周围暗无天日,这种经验我也曾有过。无论怎样努力,世界都是伸手不见五指,让人感觉不到自己真的活着的日日夜夜。
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之后,我已经自其中解脱了。可是拉古涅恐怕还不曾见过光明吧。若非如此,她不可能如此完美地实现与所有『理的盗窃者』的亲和。不对,搞不好的话,这名少女可能承担了『理的盗窃者』全部的——

“没关系的,诺斯菲。即使如此,我也能想办法坚持下去,况且终点已经不远了。真的就差一点,我就能成为『第一』了。”

拉古涅感觉到了我目光中透露出的忧心,于是跟我强调说没有这个必要。
果然,她是不一样的。我必须理清她和无时无刻不在期盼他人帮助的『理的盗窃者』之间的不同。

“……你所说的终点,究竟是什么呢?”
“今天早上我就说了不是吗。杀杀杀不停地杀,杀到这个世界不存一人,杀到世界上只剩我一个人的话,我就是『第一』了。和法芙纳联手的话,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依靠杀戮成为『第一』,拉古涅这话说的轻描淡写。
杀掉了父亲大人和『元老院』、再杀掉弗茨亚茨这个国家,这样还不够的话,就将一切斩尽杀绝。

尽管我曾下定决心要将『交流』贯彻到底,可这番话还是听得我哑口无言。
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拉古涅实在是一个以杀戮为本位去思考的人。将人杀死,夺取死者的价值,以此实现作为一个人的成长,这才是人的生存之道,她对此坚信不疑。也正因为这样,她的技能和力量都是为此而特化的。

我能够纠正得了这铭刻在她灵魂之中的价值观吗……
不,说到底,她的价值观真的是错的吗。
我还不清楚自己作为一个旁人到底有无资格去对她的价值观加以否定。

在我不知该作何答复的时候,拉古涅毫无保留地继续讲述着自己的『梦』。

“将这个世界的一切斩尽杀绝……再把藏在世界的黑幕背后搭桥牵线的家伙也揪出来杀了……杀杀杀!杀到只剩我一个人为止!如此一来,我就是毋庸置疑的『第一』了!”

拜光芒所赐,她的话语绝不轻薄,其中蕴含着确实的重量。

所以我能明白。
拉古涅没有任何负罪感。
她无法顾及在这过程中丧命的人的心情。不对,可能在她看来,为死去的人惋惜反而是对他们的侮辱。

——她·就·是·这·样·的。

她就是成为了这样一个人。
不对,如此严重且固不可彻的扭曲,应该说是被·塑·造·成了这样才对吗。
就跟父亲大人一样,他们的性格无疑是假他人之手塑造而成的。
必然如此,否则无法解释的矛盾就太多了。

“为了实现这点,『不老不死』非常重要!就由我来!由既不是使徒、也不是『理的盗窃者』、更不是『异邦人』——而是在这个世界诞生,作为这个世界的代表的我!!由我亲手毁掉这个世界的一切!从头到尾将这个世界的全部都否定掉!再把藏在幕后穿针引线的家伙都杀了!当然了,到那个时候,我一定要让他们为诺斯菲的人生偿罪!所以——!!”

而拉古涅自己也清楚所有这些矛盾,她在理解这一切的基础上,选择这样去活。
她知道自己走上了歧路,知道在路的尽头等待自己的只有破灭,知道自己的战斗全无意义,即使如此,她还是要以『第一』为目标——

“所以,请助我一臂之力!诺斯菲!!不是涡波、而是我拉古涅!请你成为我的力量!!”

拉古涅道明了所有,最后向我请求协助。
这是她由衷的请求。
到此为止,我在她的话语中感觉不到半分虚假。
这场『交流』绝不亚于我跟父亲大人之前的那一场。

然而,在以心交心的末尾,唯一清楚的就是拉古涅·卡伊库欧拉与诺斯菲·弗茨亚茨在信念和生存方式上截然相『反』罢了。

“拉古涅说的我都明白了……或许你的主张才是最为正确的。我现在不仅能从你身上感觉到我们『理的盗窃者』的弱小和错误,也能感觉到作为『人』的强大和正确。……可是,我无法答应你。我做不到。”

说着,我看向了拉古涅身后,看向了躺在台座上的父亲大人的尸体。
她也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并露出了与我相似的柔和表情。

“即使如此,你也要让他……让涡波大哥哥复活是吗。”
“我跟父亲大人是家人。我终于拥有了属于我的家人。要我舍弃家人,我做不到。”

听到我如此断言,拉古涅笑了笑。
那是和她看到之前那名『血之人偶』时一样的表情。一种仿佛早就知道事情会如此的微笑,她脸上挂着微笑,用不耐烦的语气抱怨道:

“……家人。啊啊,家人吗。你也好他也好都是这样、家人、家人……家人、家人家人家人……唉,真是无趣。——这种事,你不说我也明白啊。”

但是她并没有加以全盘的否定。
我从中感觉到了一丝希望,于是继续道:

“拉古涅……!能够驱逐你所感觉到的黑暗的,一定只有家人……我就是这样,同样身为『理的盗窃者』的缇缇和艾德也是,大家都是这样的!我们都曾和拉古涅一样活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可是,是家人给了我们救赎!!”
“家人……给自己带来救赎的家人……”
“拉古涅,跟我聊聊你的『妈妈』吧。或许有什么我能帮到你。让我们好好『交流』一下,直到彼此都接受为止,直到『留恋』实现为止。让我们一起寻找能够帮到所有人的办法吧。因为,现在这里根本没有你的敌人。我不是作为你的敌人站在这里的。恰恰相反,我是为了帮你才来的……!”

为了证明所言非虚,我将作为武器的旗帜插进了地面,将满是鲜血的手伸向前方。
尽管这是于我而言所能展现的最大限度的好意——但在拉古涅看来却正相反。她露出仿佛遭到侮蔑一般的表情,笑了。

“哈哈哈。就连你也要说跟那些人·渣一样的话吗?这种话听着太可疑了啊。从刚才开始就是这样。可疑、可疑可疑可疑透顶——”
“确实,你会这么想也难怪。即使如此,也请你相信我。拜托了。请你务必要相信我。”

作为洗脑和煽动的专家,我想玩弄花言巧语当然不在话下。可是我绝不会动用这类技术(Skill),只是向她投以不做虚饰的话语。

要拯救拉古涅——不,对拯救『理的盗窃者』而言最为必要的是什么,我早已亲眼见证过了。
我效法自己曾经见证过的,摒弃一切魔力,毫无防备地,仅仅只是将手伸向她,向她走近。

“哈哈哈……即·使·如·此、也·要·相·信?”

拉古涅将我诉诸了一切的话语重复出来,品味了一遍。

她是愿意倾听的,拉古涅确实有尽可能地奉陪我的『交流』的意思。

也正因此,她绷紧了脸,狠狠地咬了咬嘴唇。
接着,拉古涅的视线在天空和地面、在自己的脚边与我的脚边——似乎是在想方设法地为自己的心寻找一个能够接受的着陆点——彷徨起来。

“——相·信、家·人——”

在最后,她稍稍扭了扭头,看向身后的父亲大人,低喃一声。

就在这一瞬间,拉古涅的魔力急剧膨胀,冲击掀动了我的刘海。
始终保持镇静的她的魔力突然发出地鸣般的声音,颜色也为之一变。
魔力像今天早上那样染成了黑色,同时产生了强大的引力。
就像在塔顶开了一个大洞,铺展在地面的血液纷纷向其聚拢。

在那股漆黑色的魔力中,拉古涅的双眸闪烁着,嘀咕道:

“——即使如此,也要相信、这怎么……要是能相信的话,我和大哥哥就……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就算想要相信,也没有让人信服的材料啊。不如说,真相往往是截然相反的。一切的一切都和我们希望的背道而驰……所以,我们已经只能、装作相信的样子……——”

直至此刻,『光之御旗』仍在我身后闪耀。
它驱散了夜晚的黑暗,令塔顶明朗有如白昼。

可是所有的光都被拉古涅的黑色魔力阻绝了。
感叹世界如此黑暗的她,自己拒绝了照射而来的光,用魔力遮住了自己的身体。理所当然的,我已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为『交流』所必要的因素被一一摘除,就像是在说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接着,从拉古涅口中吐露的话语前所未有的冰冷。她的声音、终于——

“——诺斯菲,我最讨厌你了。”

终于和楼下的法芙纳一样,沾染了狂气。
她话中蕴藏的强烈拒绝足以使对方领悟到『交流』的结束。

与法芙纳不一样,正因拉古涅此前曾为此付出努力,决裂之际的裂隙才难以弥合。

拉古涅无疑努力过了。
拜那名『血之人偶』的出现所赐,她非常冷静地开始了和我的『交流』,她『坦率』地与我交心,一起步入了和解的道路。然而就算是这样也还是失败了。

拉古涅的攻击证明了这点。
不知不觉间,一柄剑刃从我的胸口穿出。

“——!!”

在呻吟声出口的同时,我用肉眼捕捉到了它的存在。
看着这柄被鲜血染红之后才终于能够认知的剑刃,我想起了莱纳的话。据他所说,不管是什么样的魔法都无法观测到拉古涅使用的透明剑刃。

“我乃『星之理的盗窃者』拉古涅·卡伊库欧拉。接下来,我要夺走『光之理的盗窃者』的光,予自己以『永远』的光辉,以此向世界发起无穷无尽的挑战。”

拉古涅用事务性的语气向脚步不稳的我报上自己的名字,宣布了彼此的敌对。
这一次她的话中没有任何情感,就像一个演员在扮演『星之理的盗窃者』这一角色一般,低沉、没有质感——

“『交流』之类终究没有意义可言。因为能得到胜利留存下来的只有一个人。互相厮杀、互相比较、用生命的重量撼动天秤,决定留下的是哪一方。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定理。一方失去所有,一方背负所有。由背负的那一方继续前进,仅此而已。无穷无止地前进下去。这就是所谓的『人』——”

听她话中的意思,拉古涅已经不想得到我的帮助,而是打算通过杀害的方式得到我的『魔石』。
眼前这个漆黑的球体告诉我,怀柔这种温吞的手段已经是过去式了。

“这样你能接受吗……?其实你自己也觉得这样并不好不是吗?”
“拉古涅·卡伊库欧拉必须成为『第一』。在小时候,在那一天、那个地方,我跟妈妈约好了。我喜欢妈妈,妈妈也喜欢我——所以,我不能打破这个约定。是了,我是因为喜欢妈妈才走到这一步的。就为了成为『第一』便能和妈妈相见这个理由,我杀了许许多多人来到了这里。善恶和对错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意义和理由的有无也是无所谓的。就连它的价值,现在也已经成了无所谓的了。就算我没有『诞生的意义』,没有『活着的理由』、没有『死去的价值』,就算没有这些也要成为『第一』——这·个·『梦』·就·是·我·本·身。”

拉古涅已经无意同我对话。
她甚至不在乎自己的话是否合乎逻辑。
我是拉古涅·卡伊库欧拉,所以,我要以『第一』为目标。
仅此而已。仅此而已,但作为她的理由就成立了。

“拉古涅……!!”
“所以,为了我这个『梦』而死吧。『光之理的盗窃者』。”

名为拉古涅的『梦』。
『交流』结束了——可恰恰是在结束的这个时候,我终于得以看清『星之理的盗窃者』拉古涅·卡伊库欧拉的本质。

可是那本质现在化作了魔法,向我露出了獠牙。
拉古涅的漆黑魔力在塔顶不断扩张,将我的『光之御旗』裹了个严严实实,消除了塔顶最后的光源。不仅如此,扩张的魔力甚至遮盖了天空,将流云也逐出了视野。

在制造出拒绝光明的黑暗之后,拉古涅生成了她最强的武器——魔力之刃,并令其漂浮在空中。
数量约十余把。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里,唯一能捕捉的便是剑刃的轮廓。
很快,这些剑刃开始回旋。

以作为引力之源的拉古涅为中心,剑刃在黑暗的海洋中游荡。
这是她之前用来杀死父亲大人的招数,换言之,拉古涅将我视作了与父亲大人同等的死敌,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咕——!!”

我竭力试图看清对面的拉古涅的表情,但却被她利用这个破绽加以攻击。
身体下意识地采取了回避,尽管剑刃的轮廓难以捉摸,但以我的动态视力并非不能避开。

扭动脖颈,以毫厘之差成功实现了回避。

“——!!”

可就在我以为回避成功的同时,视野大幅偏移。
一道强烈的冲击从侧腹传来,震歪了我的身体。
继之而来的痛楚和热量告诉我回避其实以失败告终。

一把染血的剑刃横向刺穿了我的腹部。我以为成功回避的那把只是诱饵,这一把才是意图所在。塔顶现在恐怕回旋着许多我感知不到的剑刃。

哪怕是以万全之身,我也很难将它们尽数躲过,那么以现在的我而言,回避就更是不可能的任务。

如此判断过后——我放弃了回避和防御,选择了前进。

“拉古涅、拜托了……——”

呼唤她的名字,仅仅只是向前迈步。
当然了,不做防备的前进伴随着莫大的牺牲。
能感知到与感知不到的剑刃各一把分别刺入了我蛇化的下半身。

“咕——!!”

即使如此我也没有停下。
很快,又有十几把剑刺进了腹部。

“————!!”

声音已经压不住了。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停。
脊髓被切断了,就想办法稳住体势。
手不需要拿去防御,只要拔出刺入体内的剑刃就够了。
魔力只能用来治疗自己,不可用于攻击。
我从始至终都没有选择战斗,只是坚持前进。

就只是一味地前进。
向前、向前。坚信自己迟早会抵达目的地——

“死不掉……!不,为什么、为什么不和我战斗……!?你不是为了从我这里夺回他而来的吗?”

过程中,拉古涅停止了攻击,质问我为何不做抵抗。
我不想放过这个『交流』的机会,匆忙回答道:

“因、因——为、——咳、咳哈!!”

然而咳出的鲜血搅乱了我对话语的组织。迫于无奈,我只好先站稳脚步,优先修复肺和喉咙,而后立马鞭笞刚刚完成治疗的声带发挥它应尽的作用。

“……因为和拉古涅战斗没有意义。早在战斗开始之前,我就已经承认自己的失败了。我实在不觉得自己是战胜了父亲大人的你的对手。就由我这『光之理的盗窃者』来承认好了,『星之理的盗窃者』比任何人都强。你就是世界『第一』。”

我承认了败北,奉上称赞,并为拉古涅的『梦』——为她这一存在本身送上了祝福。

“我的胜利……?不对。我甚至还没有杀死你。我没有从你这里夺走任何价值……!就这种程度的话,根本什么都没有结束……!!”

然而拉古涅还是表示了拒绝。

虽然视觉已接近瘫痪,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在远处用力摇了摇头。
想必拉古涅的世界仍然是一片黑暗,与『第一』相称的光明仍然是无处可寻吧。所以她仍然持否定的主张。

她这固不可彻的思维令我下定了决心。

“不对。从刚刚开始,你已经杀了我好几次了。你好好看看我这满身疮痍的样子。”
“这是诡辩!!我还没能杀了你!『光之理的盗窃者』还没有死!所以还没完——!!”
“在诡辩的明明是你,拉古涅。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承认自己已经成为了『第一』?明明嘴上一直说着要成为『第一』,可你的心却一直在疏远它。”

在逐渐看清了拉古涅的本质之后,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否定她的说辞。

我一直就觉得,拉古涅嘴上的『第一』实在是流于空洞。
如果要使用『第一』这种抽象的词汇,那首先得决定是什么东西的『第一』。如果拉古涅是要做骑士、或是弗茨亚茨的『第一』的话,那么她的战斗早就结束了。就算她的目标是世界的『第一』,那她也早就已经具备了条件。

——所以这场战斗毫无意义。

只要拉古涅决定好一个基准,那么一切随时都能结束。只要承认她以之为目标的所有的『第一』都是既无光明,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场所的话,只要这样就——

“你刚才说你自己『本身就是梦』。如果是这样的话,等到那场梦成真的时候,你就——”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啊啊啊啊啊!!【星之理】——!!”

明明已经完成了确认却不肯结束确认的过程。
在我想要点破这层矛盾的时候,拉古涅大喊着以加剧膨胀的魔力阻止我说到最后。

连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都无法掩盖的醒目的魔力之毒迅速涂上了周围回旋的剑刃。

就算周围暗无天日,我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世界的扭曲。
这股禁忌的波动就是为『星之理的盗窃者』所『盗取的理』,是与我所行使的同一类的力量。

之前领教过这种力量的同伴们告诉过我它的效果。
玛利亚说自己的『魔力被其抹除』『意识被其夺走』。
斯诺则说自己的『魔力被其抹除』『龙化得到治疗』。
与拉古涅缠斗许久的莱纳推测那是一种『逆转事物性质』的力量。

而它在这个时候被用了出来。
在拉古涅被我祝福,从我手中得到胜利,在走投无路只能成为『第一』的时候,她选择了依靠力量。

因为同是『理的盗窃者』,所以我才能明白。
拉古涅的【星之理】是将她不愿承认的事情『反转』的力量。
在我由衷地想要成为『代替』的时候,我【光之理】的力量才真正绽放。同理,恐怕拉古涅曾有那么一瞬间由衷地渴望反转吧。

我明白了【星之理】的原理。所以为·了·保·护·拉·古·涅,我力图避过所有的剑刃。

然而做不到。沾染【星之理】的剑刃还是伤到了我。
于是,我身上的一切都遭到了『反转』、

“——u、呜咕呃a!咕e呃、a啊AAA!!”

远处传来了拉古涅痛苦的呻吟。
紧接着是一系列水溅声——听上去好像是在呕吐。

我站在原地,理解了其中的意义。
此时,我和拉古涅之间的战斗终于还是开始了。



一日萌新,終生萌新

我永遠喜歡流星醬

在教主流星大人的指引下,我们诺斯菲的信徒在此聚集。
为了加奈美教的明天,赞美我们至高的信仰一一(´◓Д◔`)
                                                                   ( っธิิิิิิิิิิิิิิิิิิิิิิิิิิิิิิิิิิิิิิิิิิิิิิิิิิิิิิิิิิิิิิิ์์์์์์์์์์์์์์์์์์์์์์์์์์์์์์์์์์์์์์์์์์์์์์์์์์์์์์์์์์์์์์์์์์์์์์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1-17 23:57 , Processed in 0.03961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