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3036|回复: 23
收起左侧

[开坑推荐] 半竜少女の奴隷ライフ

[复制链接]

1

主题

24

帖子

812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74
金币
51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22 20: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名:半竜少女の奴隷ライフ



简介:喷火による土石流で生き埋めになった少女は、地下で竜の肉を口にして半竜半人となってしまった。その后奴隷として売られた少女は、お人好しの少年に买われてしまう。この作品は半竜になった少女と治愈术师の少年の、畅気な旅のお话です。
 因为火山爆发而被土石流活埋的少女,在地底下吃了龙肉变成了半龙人。然后变成奴隶被贩卖,被一位老实的少年买下。这个作品是半龙人的少女和治愈术师的少年,悠闲旅行的故事。

这部是在破戒眼尤莉和转生英雄之女之间的第二部作品。有一、三,没有二,有点可惜。

0

主题

38

帖子

113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70
金币
53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23 21:43: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這部在論壇的TS分類:我想要吃龍先生,那一個吧?

点评

不一樣喔 想吃龙先生的肉 https://masiro.moe/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86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3 21:48

1

主题

24

帖子

812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74
金币
513
荣誉
0
人气
0
 楼主| 发表于 2019-6-23 21: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t193q 发表于 2019-6-23 21:43
這部在論壇的TS分類:我想要吃龍先生,那一個吧?

不一樣喔

想吃龙先生的肉   https://masiro.moe/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86

40

主题

552

帖子

3589

积分

图书委员

自愿苦力中~

Rank: 18Rank: 18

天命
3126
金币
1267
荣誉
0
人气
5
发表于 2019-6-23 23: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可能因为不是ts所以没什么人翻,我是挺想看的
搬运校对重翻中R6真好玩 咕咕咕

28

主题

607

帖子

2311

积分

图书委员

一玖皇嵩是勇者,大赦神树是叶音

Rank: 18Rank: 18

天命
1707
金币
1377
荣誉
10
人气
14
发表于 2019-6-23 23: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尤莉世界第二部,背景在尤莉腰斩世界树五百年之后。

126

主题

2197

帖子

2989

积分

图书委员

鴿子desu

Rank: 18Rank: 18

天命
2268
金币
13684
荣誉
10
人气
468
发表于 2019-6-25 23:06: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這部有貼吧,翻一半沒人了

1

主题

131

帖子

799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614
金币
602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7-27 02: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剛發現有人在貼吧接坑,但貼吧之前不少貼都是沒了中間...

1

主题

18

帖子

456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36
金币
19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10 16: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这有人翻译吗

1

主题

18

帖子

456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36
金币
19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10 16: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1 神话
首先是世界观的说明。
本篇从下次开始。
==============================
首先,世界上存在一个种子。

包容了全部的种子和,什么都不存在的空间。
这就是世界的全部。

但是,有一天,种子许下了愿望。

“想要发芽”。

但是为了发芽,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东西都不够。

光芒。
空气清新。
生根的大地。

因此,种子从自身内部分离出来,产生光芒,创造大地,围绕风。
生出水,创造了寄宿的生物。

为了不迷失夜晚的黑暗,生出的孩子也配置了月亮和星星。

这样创造世界的种子,在世界中心发芽,扎根,成为了巨大的大树。
大树作为孩子们的住所,甚至在自己家里建了房子。



不久世界就会充满生物,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姿态。
那是超越大树想象的多种多样。

不知何时,生物中出现了智慧高尚的人。
他们统治其他生物,甚至同族之间也争斗,给世界带来了战争。

大树看到这样的情景很悲伤,决定生出统治他们的“神”。
就这样,各种各样的神诞生了。

太阳神霍尔斯。
水神艾尔。
风神哈斯特尔。
漂神雷维。

——还有破戒神尤里。

“神”指的就是他们,即统治人类,世界分成几个国家,争斗只是暂时的结束。

不久,大树被称为“世界树”,成为了信仰的中心。
《世界树》遵从《神》,平静地来到了世界……确实看到了。



不知不觉北方大地出现了被称为“魔王”的存在。
世界已经脱离了世界树的手,完成了独自的进化。

“魔王”想要神的宝座,为了取代世界树,以获得大树的顶峰为目标。
在那里,凝缩了世界树的生命的『嫩芽』存在。

众多神明携手对抗“魔王”。
连同神携手,人们也战斗了。

但是……他们的力量达不到,『魔王』得到了那个芽。
世界之主改变——就在那时,自称是“破戒神”的神使他的力量暴走。
《破戒神》的力量是讨伐《魔王》……连“世界树”也吹跑了。

“世界树”被折断到一半,失去了创造和信仰中心的世界混乱了许多。
后世将这场战争称为“神魔大战”,作为禁忌流传下去。



人类的世界再次恢复平静,需要很多年的时间。
北方的魔兽们,失去了作为中心的『魔王』,削弱了势力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就这样,人们恢复了世界的平静。

并且,现在比起神魔大战500年的年月过去着。



来自无名的讲话部所继承的神话。

1

主题

18

帖子

456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336
金币
197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8-10 16: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2开端
“我”出生在马来巴市附近,山脚下。
“我”们所居住的村落,从山上砍伐树木,烧炭来获得每天的食粮。
以前,登上邪神的神殿的那座山的『我』们被认为是『无所畏惧的野蛮人』,虽然是年幼但是理解着。
事实上,如果要爬到半山腰,为什么会迷路?
方向感被打乱,不知不觉爬上了,却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那种事经常发生。
但是,街上需要火。作为燃料,作为灯。为此,住在绿色最深的山里的“我”们,虽然被讨厌,却被认为是必要的人才。
那么,关于“我”……啊,为什么称呼自己为“我”,答案很简单。因为忘了名字。理由稍后说明吧。
出生的时候,『我』有一个『礼物』。
所谓『礼物』,是那个人物具备了的神的礼物。在那个领域,显示着有优秀的才能和能力·异能的事。
但是那个种类从剑和魔术的才能,到猜拳的才能跨越多方面。
《我》也拥有一个奇特的技能。
那个技能是“异空库”。
在异空间开洞,在那里做东西,再能取出的能力。
没有力量,没有魔力,头脑也不好的我,用这个能力运送货物,从村落接受一定的敬意培育着。
巨大的大树,刚烧好的炭,还有动物的肉和皮。
在“异空库”中放置的物品,即使到了那个时间也会停止运送,保持新鲜状态,被运送到刚刚烧好的街道上。
这种能力不可能不受重视。
父亲巧妙地隐藏了『我』的能力,并且对街上的有关人员也隐瞒的事表示了理解。
虽然幼小的“我”无法理解,但这个力量似乎也有非常危险的一面。
我认为『我』很好地逃避世人的眼光,一边隐藏异能,一边幸福地生活着。到那时为止。
“我”到了13岁的时候,山突然喷发了。
那火山喷发真是唐突……突然从山顶附近喷出火花,摇晃大地,崩塌……发生了巨大的泥石流。
土石流这个单词后来才知道。
总之,我还记得当时突然沙土像雪崩一样涌来,瞬间吞没了村落。
“我”注意到的时候,埋在沙土里。
在能够呼吸的空间里,真的是奇迹。
只是身体动弹不得……很难说非常平安的状况。
虽然漆黑的不太清楚,但左眼很痛。
可以看出粘糊糊的液体从眼窝里流出来。
左手也动不了。
好像被什么东西夹住压坏了。
与其说疼不如说是热的感觉。
右脚也存在着同样的触感。
身体被对角线压住,无法动弹。
即使确认了那样的状况,『我』竭尽全力,放开了意识。
总之,『我』现在,陷入了那样的状况。
再次醒来的时候情况也没有改变。
硬要说的话,从右脚和左腕,还有左眼很明显地传达了迟钝的疼痛。
―太糟糕了。这样的话,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还比较好!
因痛苦而苦闷,痛得直打滚……但是,由于无法动弹,胸部被砂土压抑,连悲鸣都无法正常地升起,只是消耗了体力,『我』再次失去意识。
到底过了多久了呢……?
什么时候,救援会来呢……?
什么时候,『我』会死呢……?
因为朦胧的头脑和迟钝的疼痛而导致思考混乱,我总是这样想。
最初到来的是饥饿感。
我想是因为身体想要营养,修复失去的体力、血液、受伤吧。
当然,埋在沙土里的“我”身边是没有食物的。
下次来的是干渴。
在能明白的范围里,已经一天确实什么也没吃。
人要喝几天水,才会死的?
觉醒,痛苦和饥饿,苦闷,然后昏厥。
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经过了无法判断的时间,脸上掉下了一滴水珠。
顺着脸颊,拼命地舔着嘴角流下的那个。
可能是混杂了自己的血吧,那朵相当腥气的水滴,对于《我》来说,感觉就像是天上的甘露。
滴滴答答地传递着舔舐落下的水滴,维系着生命,经过了多久呢?
“我”突然注意到了那种不协调感。
―手臂……动,ku?
右手微微地摆动。左脚也——动!
虽然夹着的左手和右脚没有动,但总算拉出来了。
用不自由的身体拼命地挖土,扩大能动的空间,挖开身体团结的程度的空间的事成功。
久违地感觉到的自由的身体。为那种解放感而流泪。
暂时抱住自己的身体后,考虑今后的事情。
“不管什么时候在这片土里,不久就会竭尽全力。总之不脱离的话……”
总之不从土里出来的话……这样想着,拼命往上挖出土来。
大概是得到了水分体力恢复了吧,比想象中要容易的把土拨开了。
在几米深掘的时候,眼前出现了石墙。
“这样的……话说……!”
很明显,人工物的那块石头就座落在《我》上,堵住了通往地面的道路。
表面上刻着什么图案,用合适的石头殴打,却没有受伤。是传说中的【顽强】的付与魔术吗?
虽然知道如果乱翻的话有崩塌的危险,但是不越过这个石壁的话是无法到达地上的。
就算是石壁,稍微绕一下路也许就会中断。
稍微挖了一下迂回路,发现石壁有缺口。
裂缝只是一点点小东西,不过,如果是身体小的『我』,有能穿过的程度。
象爬行一样地穿过裂缝的话,那里成为相当象大的房间一样的空间。
20米见方的巨大空间。中央是直方形的巨大石块。
这里应该叫做石室吗?那样的东西在『我』上面压上着。
中间是占房间7成以上的巨大的石块。
隔了几天站起来一看,脚边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水声。脸上的水是从这里漏出来的吗?
水好像从石块的凝固中漏出来了。
“没怎么坏啊……鄙人”
与其说运气不好,手脚被压坏了,不如说是运气很好地被夹在缝隙中的状态吧。
于是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实。
「咦,为什么是我……你知道这里的面积了吧?”
灯什么的不可能有。在没有光芒的完全黑暗中。
“我”可以看到20米见方的石室和安放在中间的巨大石块。
不愧是在山里长大,本来夜里眼睛就很灵巧,这就奇怪了。
“但是……现在很感激吧?”
比看不见要好得多。
而且喉咙也快要干了。那块石头漏水的话,里面可能有更多的水。
“这么大的石头……水从里面出来,是这个容器吗?”
在周围啪嗒啪嗒地触摸的话,由于出乎预料的轻石表面滑落?做了。
“哇哇!?哎呀,这个……果然是箱子?」
被正确地整顿成直方体的那个明显地被认为是人工物。我想,那也许是像葛笼一样的容器。
用坚固的石头做成的盖子,不知为何即使是无力的“我”也能轻易地动起来。
用一只手移动超过10米的石头盖子,这难道也施展了魔术吗?
战战兢兢的,『我』试着窥视里面的话——
“——啊!”
我想即使出现难看的呜咽,也没有办法。
箱子……不,棺材里的是被冰封的龙的尸体
头部被打碎的龙的尸体,超过10米。一部分被冰封,溶解后从缝隙中漏出。
新鲜的龙的尸体,简直可以说是刚刚死去。
与从那里流出的血融化了的冰混在一起……也就是说,我喝的是

“呜呜!?”

胃脏像要倒转一样的厌恶感。
即使在房间的角落里一阵不停地呕吐,胃里还是空空的,只会流出胃液。
胃液烧到了喉咙,那种不快感又在呜咽。

取回了平静的『我』再一次窥视箱中。
不是想看恐怖的东西,而是——

“肚子……”

数日,不,已经1周过去吗?
虽然不知道准确的天数,但‘我’被埋在沙土中负伤,一直忙到重体力劳动。

身体在寻求营养。
我在追求水分。
而且眼前有龙肉,有流出的血。

那一天,《我》输给了饥饿和渴望,贪婪地吮吸了血肉。



还是说贪生吃血不好……那一天,我忍受着发烧、腹痛和全身的疼痛而入睡。
如果尸体就那样放置的话会腐烂,所以会放在“异空库”。
在这之中就算是尸体也不会腐败。
即使心情不好,吃了会弄坏身体,在没有水和食物的这个地方,只有这个尸体才是连接“我”生命的最后的命绳。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恶食的惩罚,发热和痛苦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不久就失去了意识。

醒了多久之后……由于口渴和空腹情况,可以切实地感受到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
可能是因为在石头地板上睡着的缘故吧,身体的节奏很痛。
《わたし》修理了左、手、凌乱的头发……左手?

“说谎,确实左手不太会动了——诶?”

映入眼帘的左腕是……没有人形。

从上臂周围被强韧的皮覆盖,连结尾也长齐了鳞。
无骨的手有节,指甲又尖又长。

这,怎么看都是爬虫类——不,是龙的那个。

“骗人的,骗人的……我的胳膊……哈、哈哈……弄得乱七八糟……啊哈哈哈」

用空洞的声音露出笑容。
只好笑了。因为故乡的山崩了,村落被埋没了,‘我’连人类都消失了。

“啊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HAHAHAHAHAHAHA!”

用还保持着人形的右手抱着头,疯狂地哄笑。
那个右手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从头发上跳出来的小角度。那个在头上长着。

“哈哈哈……恩,这是梦哦。一定是做梦吧」

一骨碌躺下。如果是梦的话再醒一次吧……抱着淡淡的希望入睡。
空腹是难以忍受的水平,不过,切断如果是梦应该关系没有,强迫也闭上了眼。



当然,这不是梦也不是什么。悲哀的是现实。
“我”的左手和右脚就像龙一样,头上也长了角。
并且,在这黑暗中清楚地看清了那个情况的左眼,一定不是人的东西也丢失了吧。



即便如此,“我”也只能为了生存而吃龙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1 10:34 , Processed in 0.05326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