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958|回复: 1
收起左侧

[7-3章] 335.第二回合

[复制链接]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发表于 2019-6-20 20: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譯君:把小三鴿了兩個月的流星醬


以下正文
『血之理的盗窃者』挡住了我的去路。
一千年前,面对试图与我对话的缇缇,我二话不说便选择了战斗。然而这一次,轮到我扮演缇缇的角色了。

“法芙纳,我要用我的力量让父亲大人复活。所以请你把路让开。”

我知道法芙纳因为『经书』和『心脏』被夺而受制于拉古涅。
但是否阐明我的目的,应该会决定法芙纳抵抗的强弱。若是知道父亲大人接下来将会复生,那么作为父亲大人信徒的他应该会想方设法地落败吧。最重要的是,我必须赶在身后的士兵们入城之前制止法芙纳的暴行。

“还·是·算·了·吧,已·经·够·了。”

然而法芙纳只用寥寥数语便背叛了我的期待。
言罢,法芙纳从阶梯上起身,用魔法操纵起了脚边的血。只一瞬间便有二十几条血之触手组成了一张大网,向我直扑而来。

“——『Sehr Wind』!”

身后的莱纳立即以全力施展魔法,用风将血网震了回去。
我将防御任务交给他,自己则集中精力继续对话。

“为什么?父亲大人——涡波大人能复生啊?明明如此,不是别人,偏偏是你要拒绝吗?你不是最为青睐涡波大人的骑士吗……”
“没错,拒绝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不好意思了啊。在做拉古涅的骑士的时候,我明白了啊……就是这种『希望』让我们陷入了更深的不幸……”

跟昨天相比,法芙纳的样子明显不一样。
在我操纵下的他明明那么积极,可现在却异常的消极。

是因为他现在的主上——拉古涅的影响吗?
可能是因为拉古涅『反转』的力量,让他的内心状态发生了异样的变动。
我没有放弃,继续劝说道:

“法芙纳,你不是希望父亲大人拯救世界的吗?从一千年前开始,你就一直将这话挂在嘴边不是吗……终有一日,父亲大人将拥有拯救世界的力量。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既然如此,你现在就不应该站在拉古涅那一边,而是成为能让父亲大人复活的我们的同伴。借此机会,能否让我看到你之前所没有的抵抗呢……”

连日来,法芙纳虽然嘴上说受到了操纵,但在他自由的行动上却很难体现这一点。如果说他不能忤逆『经书』的持有者的主张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骗局,那么现在正是打乱拉古涅计划的绝好机会。

然而事与愿违,法芙纳摇了摇头。
更有甚者,为了彰显自己强烈的战意——他将触手的数量增加了一倍。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希望涡波能拯救世界。而如果涡波现在复生,那么他必将化身为足以拯救世界的存在,这一点确凿无疑。……只是,那所谓的『拯救世界』,于我而言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仅此而已。”

法芙纳汇集一层的鲜血,生成了一柄直剑。
他单手持剑在血海中迈进,同时阐明自己的主张。或许是受到了我旗帜的光芒的影响,法芙纳坦率地讲出了理由:

“说到底,我所谓的『拯救世界』,想必就和拉古涅的『成为世界第一』一样吧……它是『梦』,而不是『留恋』。所以就算实现了它,我所能做的也不过只是确认一下罢了。『啊啊,虽然如今的世界得到了拯救,可我真正想要拯救的一千年前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得救啊』,就只是这样罢了。——没有意义。”

危险的魔力和杀意迅速填满门廊。
为了抚平法芙纳的情绪,我连忙出言反驳。作为他千年前相当长时间里的主君,这番话只有我说得出来:

“……法芙纳,你是一个聪明人,这一点你在千年前应该就明白了吧?你明知会这样,却还是希望为这个世界带来救赎。你竭尽所能地想要减少为这个世界所苦的人。你拼上了全力,只求能稍稍平复耳边那些死者的声音——”
“我说啊、干脆给所有人都杀掉怎么样?虽然这不能让死者的声音消弭,但却能让它不再增多。”

法芙纳以凶险的发言对我的劝说做出了回应。

明明他的表情写满了痛苦,可其中却总透着几分畅快。
或许这种想法在他心里早已有之。父亲大人的死固然是契机不假,但我认为这番话确实出自他的真心。

“法芙纳……为什么……”

现在的他可能跟千年前的我一样。
迫于法芙纳身上那种难以沟通的狂徒般的氛围,除了呼唤他的名字之外,我已不知该作何反应。

“哈哈哈。归根到底,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世界,你不觉得光是活在其中就足够不幸了吗?既然这样,那还是所有人都死了更好吧。为了不再有更多人诞生,就将现在的所有人斩尽杀绝……这样更好!!”
“法芙纳、等一下——!我们的话还没说完——!!”

以此为结,法芙纳向我冲了过来。
想必是在同时发动了魔法『Blood』吧,明明血水已漫至膝盖,他奔跑起来却如履平地。

“没什么好说的了!比起涡波,拉古涅的追求更合我意!所以我要站在拉古涅这边!我以自己的意志选择了拉古涅,誓要将她守护到底——!!”

我与法芙纳之间的距离转眼便不复存在。
法芙纳高举的血剑已近在咫尺、

“咕——!!”

我用手中的光之旗接下了这一击。
彼此的剑术和棍术都是一流的,二者的交锋不分高下。

但法芙纳的攻击手段远远不止剑术。
与他的劈砍一同而来的,是数量已然过百的血之触手。

虽然我勉强接下了他的剑招,但要防御这些触手则力不能及。
这也难怪,从一开始就决心要战斗的人和希望将对话贯彻始终的人,一旦开打,差距立马就会反映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莱纳抓着我的衣领将我拉向了后方。

“——『Tauz Schuss·Wind』!”

数量相当的风桩抵消了血之触手。
看来莱纳在我和法芙纳对话的期间就一直在进行准备。借着我陷入危机的机会,他强行变换了站位——于是莱纳代我接下了法芙纳的剑。
两名赫勒比勒夏因四目相对,剑与剑交错。

“休想杀了拉古涅……!就算只有一时,她也是我的主上!我绝对要守护她……!”
“这是我的台词……!我也一样,虽然只有一时,诺斯菲毕竟是主上!你休想伤她……!!”

两人之间激荡的杀意和对白已经确定了双方的敌对。

可是,我仍然不愿就这么放弃与法芙纳的交流。我希望像自己憧憬的人那样,持续不懈地与拒绝交流的法芙纳交心。
而我刚获得的真正的『魔法』——『不老不死』理应在这一点上无出其右。
『不老不死』可能就是为了这种时候而存在的。

但理性却告诉我不可以。
我真正的『魔法』仅能使用一次。
而它的对象在弗茨亚茨城的『顶点』。
毋庸置疑的是,它不该在一层就被我使用出来。

更何况,在我身后的成千上万条性命也不容许我这么做。
在我与法芙纳对话的期间,追随我前进的士兵们已经来到了城门前。为了制止他们进入城内,我冲身后喊道:

“——大家,请停下来!城内已与『血之理的盗窃者』合为一体!事到如今,修复已成奢望!只剩下从外部进行破坏一途了!!”

即将入城的士兵们听到我的声音立即停止了进军。

“所有人、停止前进!!”
“咕……!虽然隐约间猜到了,可我们的弗茨亚茨城果然已经……!”
“本来就是为了守护人民而建的东西!怎能在此犹豫不决!!”
“把圣女大人的话转达给周围的骑士团!但凡是有能力的都给我直接攻击弗茨亚茨城!”

士兵们对我的指示没有任何怀疑。
事前展示的足够多的奇迹已经让他们完全信任了我,不消数秒,来自城外的攻击便开始撼动弗茨亚茨城。

“『血之理的盗窃者』的本体由我们在内部进行压制!大家只要在外部攻击就好!看准我旗帜的光芒!不需要手下留情!!”

我的话音刚落,与莱纳交手的法芙纳便纵身后跳。

“啧!可恶的诺斯菲,净做些麻烦事——!”

在出言抱怨的同时,法芙纳将手搭在地面上,开始操纵城内的血。
随着血海的水位不断下降,流动在墙壁中的血液密度相应地变大了。
通过加强墙壁的厚度,法芙纳在巩固弗茨亚茨城的防御。

我由此产生了确信——果·然·没·错,这血之城的弱点与千年前一模一样。

虽然几乎所有人都会为它牢不可破的外表所蒙蔽,但它毕竟不是诺文·阿雷亚斯的水晶那种【绝对无法摧毁】的存在。就像缇亚今天早上轰开了一个缺口那样,摧毁与否只是火力强弱的问题。

当然了,若只是百来名骑士的魔法,那么撼动不了它也在情理之中。
但现在聚集于城外的岂止千人,而是万人。只要骑士们不停地发动攻击,血之防壁迟早会不堪重负。

我点破法芙纳身边魔力衰弱的事实,劝降道:

“法芙纳,你还是死心吧。只要有我在不断地对外围的士兵进行强化和洗脑,你就必须不断地将自己的血和魔力往外部输送,以便为你那在『顶点』的主上守住立足点。现在我们对你已成包围歼灭之势,事已至此,你已经没有胜算了……”
“哈!少开玩笑了。所以呢?那又怎样?”

然而法芙纳表现得颇不以为意。
即便要以一人之力迎战一国的军队,甚至面前还有同为『理的盗窃者』的我,法芙纳仍只是付之一笑,对这种程度的劣势,他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我说啊,诺斯菲。归根究底,状态也好魔力的量也好,这种东西能左右的了结果吗?”
“……确实不能。”

法芙纳这份自信背后的理由,确实有让我不假思索地点头附议的说服力。
看到我坦率的反应之后,法芙纳笑得更厉害了。

“哈哈哈!没错吧!?换言之,直到结束为止,我们『理的盗窃者』之间的战斗一直都是均势!决定胜负的要素只有『留恋』的深浅!是了,都是老样子了!这也好那也好,都是老样子!!”

言外之意就是法芙纳在败北之前决不投降。
完成了对弗茨亚茨城的强化之后,他立马又冲了过来,重新挑起了战斗。

“再说了,可能你确实是对我的弱点了如指掌!不过别以为我就不知道你的弱点了啊!?我可是明白的,极其厌恶牺牲的你,无法舍弃应该舍弃的棋子!!”
法芙纳的目标并不是我这个进行辅助的后卫,而是正面作战的莱纳。

他抛下了脚边所有的触手,单枪匹马地同莱纳挑起了白刃战。
即便脚下的环境如此恶劣,法芙纳的速度仍快得惊人。纵使莱纳严阵以待,也还是没能避开血剑的一闪。

“——咕!”

血剑砍伤了莱纳的右侧腹。
不过我立即将他受的伤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但法芙纳早就料到了会这样,他立马抽回了赋予敌人致命伤的剑,这一次,他砍向了莱纳的脖颈。
虽然第一招让敌人得逞,但莱纳这次冷静地用双剑接下了攻击。可惜法芙纳的左拳紧随其后。

莱纳侧身用肩膀扛下了这招。
在死者力量的加持下,法芙纳的臂力足足有常人的上千倍。彻骨的冲击令剧痛漫及全身,莱纳的骨头之所以没被击得粉碎,不外乎是拜他自身的强韧与我魔法的强化所赐。

作为『代替』,所有的伤害和痛楚都理所当然地转移到了我身上。
莱纳仍是毫发无损的状态。

法芙纳清楚这一点,所以仍然没有停止攻击。
连击接踵而至。此前不见动作的血之触手突然发难,如鞭子一般从四面八方抽向莱纳。与此同时,还要伴以法芙纳自己的剑与拳。无论回复多少次,法芙纳都只是一味地、不间断地——攻击。

不仅动员了他从死者那里领受的『剑术』『体术』『魔法战斗』等全部技能,还将『理的盗窃者』的体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与此相对的,只能固守防御的莱纳不断地遭受着致命的伤害,他咬牙切齿地抱怨道:

“——该、该死!即便有强化在、也还是这样吗!我的实力、还是差了这么多!”
“就算『光之理的盗窃者』再怎么强,站在前面的骑士只有这点斤两也无济于事!要做我的对手,还是叫缇达和阿雷亚斯过来吧!”

短短几秒之内,致命伤总计已达两位数。
然而莱纳依旧毫发无伤。
一般来说,不明白我魔法效果的人这时会收手调查情况。但知道我作为『代替』背负了一切的法芙纳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他利用莱纳不断对我进行攻击。

就这样,『血之理的盗窃者』造成的致命伤终于超过了三位数——三位数的足以致死的痛楚终于令我屈膝。

“……!!”

见状,法芙纳嘴角轻扬。
恐怕是因为他藉此确信了自己的战法有效吧。相对的,与他交手的莱纳面露苦色,朝身后喊道:

“诺斯菲!已经够了!把你对我的『代替』切断!!”
“……现、现在要是解除了辅助魔法,你这种程度连一秒都撑不住啊!?”

正常来说这时候已经被杀了百来次的莱纳竟然要拒绝我的帮助,我连忙回过神,冲他喊了回去。

“我只有在背水一战的时候才能发挥真本领啊!听我的,你赶紧去上面!我都已经这么迁就你的任性了!接下来也该照『当初的计划』行动了吧!!”

莱纳要我去攀登阶梯。
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但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希望我停止『说服法芙纳』这一任性的行动,回到『当初的计划』这一正轨上。

“……我明白了,莱纳!在那期间,你就算是死了,也要好好压制住法芙纳!!”
“——什!?喂!你真打算去上面吗!?”

法芙纳本以为我一定会留下来继续帮助莱纳,正因如此,在我切断了所有对莱纳的辅助,决心独自前往上层的一瞬间——他大感动摇。

而这份动摇正是『当初的计划』启动的理想时机。
仿佛早已久候多时一般,所·有·人都在这一刻行动了起来。

“——就是现在!缇亚!”
“我明白,别搞砸了哦!玛利亚!”

在门廊深处,经其它路线侵入城内的两名少女现出了身影。
与此同时,莱纳大幅拉开了与法芙纳的距离。

“——!果然来了吗!不过、就这种程度的奇袭!!”

虽然对我将莱纳弃于不顾感到了惊讶,法芙纳仍能从容迎接奇袭。
在千年前身经百战的他对这种时机下的魔法攻击已是见怪不怪。

“——共鸣魔法『Flame Arrow·守护炎』!!”
“——共鸣魔法『Flame Arrow·守护炎』!!”

与『理的盗窃者』相匹敌的魔法应声而成。
一刹那间,无数面疑似火镜的东西在红色的门廊中浮现,如红星一般闪耀着将法芙纳围在中间。
见状,法芙纳愣住了。

“这、这是共鸣魔法……?而且、竟然是西斯和阿尔缇的……!?”

法芙纳的表情诉说着“这不可能”。
他拥有利用死者技能的能力,所以几乎通晓所有种类的魔法,自然也掌握了相应的所有对策。正因如此,他才为『Flame Arrow·守护炎』的异常性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我也不是不理解他的心情。毕竟这个『Flame Arrow·守护炎』是关系极为恶劣的那两人——西斯和阿尔缇的共鸣魔法。但凡是了解一千年前的往事的人,看到它的第一反应必然都是这样。

“缇亚,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
“了解!——『Flame Arrow』!!”

紧接着,从缇亚掌中驰出了一道空有火矢之名的凶恶白光。

法芙纳一个横跳躲过了光线。
但光线被他身后的火镜反射。

“——!果然如此吗!!”

法芙纳连忙令拢在一处的血之触手挡在中间,藉此化解了第二段的光线。
不过这只是第一发罢了。

“射击、射击、射他个够!!”

缇亚持续不断、并且精准无误地释放着『Flame Arrow』。

上百道光线在火镜的作用下开始了漫反射。
在无数次反射中,光线的速度已令肉眼无从追及,最终描绘出上千道白线,如白茧一般将法芙纳困死。

“——诺斯菲!!”

看中这个时机,门廊深处出现了一匹银色毛发的巨狼。利用身体优势,巨狼无视了恶劣的地形条件,在血海中疾驰而来。
骑在它身上的拉丝缇娅拉一边大喊一边冲我伸手。

“——明白!!”

我握住拉丝缇娅拉的手,在她的牵引下骑到了狼背上。
也就是这一刻,从本应被彻底封死的白茧中传来了声音和魔法。

“休想走……!——鲜血魔法『新历二年西圣战初期·八千八共鸣之矢(Whoseyards West One·Quadra Eight·Canon)』!!”

与『血之理的盗窃者』特有的奇妙魔法名一同突破白茧的,是一道不比缇亚施展的火矢逊色的别样光线。
即便承受着缇亚和玛利亚两人的共鸣魔法,法芙纳仍舍身对我发动了攻击。不过这种程度的执念已在预料之中。

“——『Dragon·Ardor』!!”

经不同路线侵入城内的最后一人、『龙化』后的斯诺展开双翼半路杀出。

与法芙纳的光线相抗衡的,是由『龙之风』炼就的风弹。
我立即对其进行辅助。怀着斯诺借给我的思念,催动沁染在她血中的光之魔力,激发寄宿在斯诺身上的所有才能。

作为其结果,『Dragon·Ardor』与撼动鼓膜的声音一同炸裂。
爆炸震偏了法芙纳的光线,令其击中了弗茨亚茨城的城墙。看到弗茨亚茨城如遭大地震侵袭一般晃动起来,斯诺感叹道:

“……成、成功了!只要有这把剑和魔法、还有『安全龙化』的话,就算对手是守护者,我也能战斗……!!”

斯诺惊讶于自己展现的力量,不过拉丝缇娅拉即刻作出指示,告诉她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

“斯诺!你今天的任务不是对付守护者,而是掩护我们!!”
“嗯!我在空中将杂鱼清理掉——!!”

载着我和拉丝缇娅拉的狼一冲到阶梯便顺势直上,与此相配合,斯诺也利用中央天井飞向了上层。

『狼』与『龙』。
最大限度地利用『魔人返还』的速度的我们是为凶恶的魔法所困的法芙纳无从追赶的。

一切都跟『当初的计划』一样。
我们撂下了法芙纳,不断向上层进发。
二层、三层、四层、五层——途中虽然有血之人偶与『什么东西』阻拦,但一直在塞拉前进的高度飞行的斯诺会用风从旁将之刮飞。

“——『Dragon·Ardor』!!”

狼的脚力就在『龙之风』清场后的阶梯上尽展所长。
尽管不时会有敌人避开了斯诺的魔法袭来,但拉丝缇娅拉的剑与魔法足以处理。

我们就这样长驱直入,从五层到十层——再到十一层、十二层、十三层。

“……拉丝缇娅拉、塞拉。计划进展得很顺利啊。”

说实话,进展有些过于顺利了。

我们以莱纳为诱饵,成功地将法芙纳拖进了他最不擅应付的陌生、持续且强火力的『魔法』之中。

在此之上,虽·是·偶·然,我们还漂亮地分成了两组。玛利亚·缇亚·莱纳三人负责对付法芙纳。拉丝缇娅拉·塞拉·斯诺加上我四个人负责从拉古涅那里抢回父亲大人的尸体。
既然佩露修娜不在这里,那就说明外面的部队都在她的统率之下吧。

“对啊!斯诺也是!感觉很不错!!”
“诶嘿嘿~……!因为我现在可以使出全力嘛!虽然敌人都很恐怖,我却一点都不害怕!”

得到拉丝缇娅拉的表扬之后,斯诺无论是飞行还是魔法都气势大涨。
不过,似乎是在儆戒我们的得意,那道声音又来了。城内的血汇聚成人的喉舌,说道:

『——没·想·到·啊。』

是本应在下层战斗的法芙纳的声音。

『居然会如此出乎意料、真是被摆了一道……不过啊,诺斯菲,你真觉得能从我手上逃掉吗?不对,你觉得你现在能称得上是在逃吗?……在这座城内根本没有逃的概念。一切都和在我腹中无异。』

这也是早就明白的了,即便相隔甚远,他的声音——魔法也能传达到。

『诺斯菲,你还记得涡波千年前的评价吗……?我的、『血之理的盗窃者』的力量的真正价值并不在于『操纵死者』……!我的力量最棘手的一点是『对遗传因子的操作』——以及从中衍生的『迷宫构筑』啊!!』

无论喊得再怎么起劲,『血之理的盗窃者』法芙纳也没有远距离瞬移的手段。
不过相对的,他有一份力量非常麻烦。
那就是在其它场所对不同的人进行『召唤』的力量。

『——哈哈哈!虽然我没想到你们没有在城外而是在城内飞行……但也并不是没有对策,而且还是一个相当的狠角色呢……!』

与这道声音一同而来的,是倾盆的血雨。
地点不在我们攀登的阶梯,而是中央天井。

“——、——————!!”

同时,一道用刃物摩擦肌肤般的尖叫声入耳。
这声音不是人、而是怪物的。
而且是在怪物当中也颇具特色的——虫子的声音。

一只昆虫型的怪物与血雨一同自上方飞来。
那是一只丑陋、不祥、诡异的怪物。外形与蜂类相近,昆虫特有的复眼和硬关节特别突出。镰刀般的前足共有三对,轻薄的羽翼则有四枚。在腿脚之间还有两支长针。大小足足有斯诺的三倍,浑身呈土黄色。

“——Dr、『Dragon·Ardor』!!”

面对急袭而来的怪物,斯诺连忙释放了魔法。
然而怪物在空中做了一个直角运动,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攻击。更有甚者,它又以第二个直角运动迅速扑向了下方的斯诺。

怪物挥动镰刀般的前足,与斯诺的大剑撞在一起,传来一道剧烈的金属碰撞声。

怪物借助下落的势头从斯诺身旁穿过,紧接着又在下方急速转弯变换了方向。明明是在空中,它的行动却异常灵敏。见状,斯诺在空中停下了动作,低喃道:

“诶、诶……?难道说是、哥哥……?”

她问及了怪物的身份。
汇聚的血液回答她的疑问道:

『——没错。这就是格连·沃克原本的姿态、诞生不到几年便将自己的一族杀绝的『怪奇』的真面目。换言之,就是拟似『半死体』。正所谓是与我走在相同道路上的同胞……!』

法芙纳用略带欣喜的语气道明了格连的身世。
斯诺和格连虽然是兄妹,但两人都是大贵族沃克家的养子,彼此之间并无血缘关系。所以斯诺这是第一次看到格连的这种模样,并因之大为动摇。

而这种动摇对战斗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斯诺本应是空战的主宰者,结果却只能一边倒地固守防御。就算肉眼能跟上纵横无尽的怪物的动作,她的身体却迟迟不能发动攻击。

“这是……!拉丝缇娅拉、我们去帮斯诺一把……!!”

想不到一路顺利的我们会在这时候被法芙纳打个措手不及。考虑到两人糟糕的相性,我向拉丝缇娅拉提议援助斯诺。
然而——

“——诺斯菲!不用帮我!”

赶在我采取行动前,当事人自己便拒绝了帮助。

斯诺固守防御的态势只持续了数秒。她很快就在空中运用『龙之风』扭转了攻势。不仅如此,她的表情也恢复了之前的乐观,表明与格连的战斗不在话下。

“没关系!塞拉、请继续前进!这也跟『当初的计划』一样!我们要以自己的全力,将集我们所有人的思念于一身的诺斯菲送到涡波身边!!诺斯菲不用多想,只要继续前进便是!!”

在此之上,斯诺还道出了我们计划的全部。

换言之,我们所谓『当初的计划』就只是『利用弗茨亚茨军队从各个方向进入城内,总而言之就是所有人一起袭击法芙纳,然后想方设法地将我送到塔顶』罢了。

跟众人之前第一次袭击弗茨亚茨城的时候不一样,此次作战的方针只用了短短几分钟便定好了。
毕竟我们没有『未来视』这种方便的能力。我们无法保证必胜。所以我们认为,这就是最好的办法。

而斯诺也确实遵照了『当初的计划』要求的随机应变,在思考过后表示自己一个人便足以应付。

化为狼形的塞拉垂首表示了解。接着,骑在塞拉背上的拉丝缇娅拉也点点头,冲斯诺喊道:

“我明白了,斯诺!要战胜那个奇怪的格连哦!”
“遵命,拉丝缇娅拉大人!我会好好教训一下哥哥!之后很快就会追上你们的!!”

斯诺用下属的语气作出了答复,随后开始解放自己的魔力。

那是她自己一直极力规避的全力『龙化』。
有『光之理的盗窃者』的辅助,她的这份力量能在没有任何『代价』的情况下发挥出来。

现在她身上变成龙的部分就只有双翼而已,四肢仍然保有人的形态。
可是她的魔力却与龙无异。
一种既不是人,却也不是怪物,虽然和『理的盗窃者』一样强大,但又完全不同的魔力——

曾经令整个大陆不由分说地认作『最强』的暴力的化身、如今在此显现。

“aA啊啊啊啊、a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AAAA————!!!!”

斯诺身缠『龙之风』与『龙之咆哮』,用比格连更快的速度舍身向他撞了过去。
这是与对自身的防御力颇为自信的斯诺相衬的战法,但却不像是性格缺乏勇气的她会使用的战法。

首当其冲的格连或许也有同样的想法。
眼前所见出乎了自己意料的格连于是结结实实地吃下了斯诺的撞击。

就这样,兄妹两人一同飞向了上空——非也,两人一同飞向正侧方,撞毁了沿途的栏杆。即便如此势头依然不减。斯诺紧紧地抓住格连的关节,继续飞向远处。

一如栅栏那样,弗茨亚茨城的血墙也被撞毁了。可势头还是不减,紧接着是更后方的房间的墙壁,两人撞毁了沿途的一切,不断远去。

——不等我亲眼看着两人在视野中消失,代步的塞拉就已经跑远了。

离开二十层,前往更上方。
遵照计划,为了『让我对父亲大人施展魔法』这一最终目标,向着最上层疾驰而去。


一日萌新,終生萌新

我永遠喜歡流星醬

在教主流星大人的指引下,我们诺斯菲的信徒在此聚集。
为了加奈美教的明天,赞美我们至高的信仰一一(´◓Д◔`)
                                                                   ( っธิิิิิิิิิิิิิิิิิิิิิิิิิิิิิิิิิิิิิิิิิิิิิิิิิิิิิิิิิิิิิิิ์์์์์์์์์์์์์์์์์์์์์์์์์์์์์์์์์์์์์์์์์์์์์์์์์์์์์์์์์์์์์์์์์์์์์์ლ)

49

主题

269

帖子

2352

积分

劳动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2191
金币
450
荣誉
35
人气
22
发表于 2019-6-21 06: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搬运~感谢流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1-17 23:23 , Processed in 0.04199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