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9256|回复: 136
收起左侧

【短篇】勇者「魔王也打倒了,那就回去吧」

  [复制链接]

1854

主题

1873

帖子

144

积分

值日生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0
金币
621
荣誉
0
人气
147
发表于 2019-6-17 06: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opyandpaste 于 2019-7-30 16:31 编辑

转载自:网络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332312892.A.9B3.html
網譯版翻譯:BlackBird (黑鳥) , ak47987 , npc776 (時光迷逝長老) , yywu0831 , 新注音新聞 , ...
作者:湯葉
生肉: http://blog.livedoor.jp/goldennews/archives/51647131.html
配音版: http://www.nicovideo.jp/mylist/30197350

書籍版為《SS速報VIP傑作集:勇者與魔王篇》的第一個故事:《勇者「魔王也打倒了,那就回去吧」》
因為我懶得錄入台版,所以直接轉載網譯版。



簡介:
遠在魔王討伐之外,意想不到的現實?!
一舉揭開勇者小隊,鮮為人知且令人咂舌的真實!

熱血無敵的勇者,加上英姿颯爽的戰士,其中當然也少不了高貴迷人的魔法使和耿直善良的僧侶,這自古以來,理所當然的黃金組合,一如往常地穿梭在各種型式的冒險故事、動畫、遊戲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奮力討伐著位於魔王城的「最終大頭目」,即使是不斷的重覆,所有的「勇者小隊」仍不論身為主角或串場的配角,永遠都能使命必達,完成殲滅魔王的任務,但際實上無所不能的他們,真的就像我們印象中的那般光鮮亮麗、無往不利嗎?!事實恐非如此!以對話為主軸,近年來蔚為主流的話題短篇SS《SS速報VIP傑作集 勇者與魔王篇》,即將以不同的視點及異於常態的見解,顛覆您對勇者們的傳統印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854

主题

1873

帖子

144

积分

值日生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0
金币
621
荣誉
0
人气
147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06: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pyandpaste 于 2019-7-30 16:33 编辑




勇者「都打倒魔王了來回家吧」


勇者「國王安啊。是我、勇者啦」

國王「何、何方神聖?」

勇者「我就說我是勇者啦。你看、這是勇者之印」(現)

國王「那的確是只有勇者大人才有的……啊啊、抱歉。都怪你的尊容變得太多了」

勇者「也對啦。我變瘦了。也長了一堆鬍子。而且現在外表又亂髒一把的。鎧甲還又黏又
臭」

國王「我……我沒那個意思」

勇者「別那麼客套啦。啊、抱歉。容許我哈一根嗎?」

國王「唔?啊、你要抽雪茄嗎?我馬上叫士兵準備最高級的」

勇者「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有啦」

國王「這樣啊。話說回來……你的其他夥伴呢?」

勇者「嗯-你是指戰士和魔法使還有僧侶他們嗎」

國王「對。請問他們身在何處?」

勇者「死了啊。除了我以外的人全都掛了」(吐煙)

國王「咦?」

勇者「…………」(吞雲吐霧中)

國王「……那還真是……叫人婉惜啊……」

勇者「啊、別太在意啦」

國王「可是……為什麼他們、都陣亡了呢?」

勇者「那麼有關這部分的細節,我再邊用餐邊娓娓道來。說真的,我的肚子餓得要死」(
肚子餓的叫聲)

國王「真、真是不好意思。來人!來人啊!慶祝勇者的凱旋歸來!準備宴會吧!」

士兵「遵命!」

勇者「…………」(吐煙)

宴會中

勇者「好吃好吃好好吃喔」(狂吃)

公主「唉呀、勇者大人的胃口還真好」

勇者「幹這行的,就是要趁能吃的時候多吃點」(狂吃)

公主「勇者大人。這邊的料理也很可口喔」

勇者「喔~~。真的嗎……幹!真好吃」(狂吃)

公主「真是的。食物又不會長腳跑掉」

勇者「……也不盡然喔」

公主「咦?」

勇者「…………」(狂吃)

國王「喔喔。原來勇者大人你在這裡啊。哎呀?公主原來妳也在這喔」

公主「是的父王。勇者大人真是的,都不陪人家講話,拚命吃他的東西。真沒想到人家會
去嫉妒烤乳豬呢」

國王「哈哈哈。一定是因為妳太美了才讓勇者大人害羞啦」

勇者「啊、是是。你們說的都沒錯~」(狂吃)

國王「話說回來勇者大人,也差不多該讓我們聽聽你們討伐魔王的經歷了吧」

勇者「嗯~也對。反正我肚子也填飽了」

國王「可以的話,麻煩你提一下你那勇敢的夥伴的最後下場嗎」

勇者「是是、那我就說囉」

公主「人家也很期待喔。勇者大人」

勇者「OK」


壇上

勇者「呃、大家好。我是勇者」

吵雜吵雜
「喔喔、那就是……」
「打倒可恨魔王的……」
「英雄」
吵雜吵雜

勇者「那我就開始說囉。嗯~也對。先提提食物吧」

國王「勇、勇者大人!?」

勇者「嗯?怎麼?」

國王「可、可以的話請你講你的冒險故事……」

勇者「吃飯也是冒險的一部分。你不聽的話我就跑回去吃飯囉」

國王「真、真是抱歉。請你繼續」

勇者「OK。那個、各位,今天這裡有很多好吃的好料嘛。這些料理好吃到讓我從剛才驚訝
到現在呢」

勇者「已經有半年沒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

勇者「那我就先說我們平時都在吃什麼。各位有吃過城市附近的狂暴毛蟲和毒兔子嗎?」


吵雜吵雜

勇者「哈哈、沒吃過對吧?不但超容易拉肚子,味道也說不上美味。更何況,這些還都是
魔物」

勇者「嗯~可是呢,豬啊雞啊牛啊、在田裡面採的蔬菜啦,都是人類在種在養的」

勇者「而我和夥伴們則是去了魔族支配的土地冒險」

勇者「我問你、國王」

國王「好、好的」

勇者「你對這世界上、人類的國家、城鎮、村落的數量約有多少瞭解?」

國王「我、我想想……大國約5個。村子和城鎮……大概不到100」

勇者「嗯。其中,在魔王居城附近的村子和城鎮數量呢?」

國王「……是0。就算有也早被魔王支配還是消滅了」

勇者「你答得很好。讓我都想把勇者徽章送你了」

國王「沒、沒那麼厲害啦」

勇者「那麼各位,就像這樣,基本上越靠近魔王城,村子和城鎮就會越少。而且,那些少
數的村子和城鎮基本上都很貧困」

勇者「在那種偏僻地方可以攝取的食物是……來、公主請妳回答」

公主「魔物……」

勇者「對。答得很好。勇者徽章送妳!很棒吧」

勇者「就是這樣。在那附近的魔物、也就是類似狂暴毛蟲和毒兔子的生物。牠們雖然兇暴
,卻和動物沒多大差別」

勇者「可是。越靠近魔王城,魔物的變化就越大」

勇者「那麼國王、第二題!那個變化是什麼?」

國王「…………我不知道」

勇者「噗噗!答錯了!勇者徽章不送」

國王「…………」

勇者「那個變化就是啊。他們的智能會上升」

勇者「所謂的智能上升呢、就是感情起伏變很大、變得會說話之類的」

勇者「邊哭邊攻擊大喊『不要殺我!!』向我們苦苦哀求的魔物們,我們就是邊吃他們邊
活下來的」

勇者「跟食人魔沒兩樣嘛。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勇者」

國王「…………」

公主「…………」

勇者「喔喔!氣氛變得好僵啊。那我就換個話題」

勇者「那麼,就提一下我那值得欽佩的夥伴們的事吧」

吵雜吵雜

「聽說他們戰死了……」

「在勇者講的那種情況下仍勇敢地赴死……」

「喔喔……真是令人欽佩……」

吵雜吵雜


勇者「呃、那我就照死掉的順序開始說囉。公主、問妳第二題!」

公主「咦!?啊、那個」

勇者「最早掛掉的是哪位啊!?」

公主「……!!請、請別鬧了勇者大人!我不準你這樣愚弄死者……!」

勇者「給我好好回答」

公主「嚇!……那、那麼、魔法使大人嗎……?」

勇者「這樣啊、她的確外表內在都是株溫室的花朵啦。也沒什麼體力,吃魔物時哭得最大
聲的也是她呢」

公主「…………」

勇者「不過妳猜錯了。答案是……邦邦邦!就是戰士!」

公主「你、你說戰士大人!?怎麼會、他明明就是擁有我們國內首屈一指的怪力、無論身
心都相當強悍的大人物啊!」

勇者「嗯、對啊。那傢伙超強的。老是嘴邊掛著說他沒辦法像我們那樣使用魔法,老是衝
在最前面用他的身體從魔物手上保護我們呢」

勇者「就是這樣才會早死啊」

公主「難道說,是被魔物殺掉了嗎……」

勇者「不是啦。再說,被魔物殺掉的話會從教會復活對吧」

公主「是沒錯啦……那麼,戰士大人到底是怎麼去世的……?」

勇者「是我殺掉他的。受他之託」

公主「什麼!?」

吵雜吵雜

勇者「…………」

公主「難不成戰士大人他、受魔王控制……?」

勇者「不對喔。他是以自己的意志拜託我說『殺了我』的。所以我才會動手」

公主「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

勇者「那這部分我就好好說明一下吧」

勇者「就如我剛才所說的,戰士他老是衝最前面和魔物互尬嘛」

勇者「所以啦,才會比其他人都來得容易受傷」

勇者「比誰還要來得多次被使用回覆魔法、還有回覆藥」

勇者「結果啦,到最後那傢伙就中毒了」

公主「……中毒?」

勇者「啊。妳不太懂對吧。也難怪啦,畢竟回覆魔法和這附近的藥草中毒性都比較低嘛」

勇者「所謂的中毒啊、就是指沒有那個就不行的一種狀態啦」

勇者「那麼,這樣大家就心知肚明了吧」(打開)

國王「那個瓶子內裝的是什麼東西?」

勇者「也是啦。你們都沒看過呢。這個啊,就是用生長在魔王城附近的特殊藥草煮好濃縮
出來的、超回覆藥喔」

勇者「這玩意超強的。舉例說,就算手腕被打飛也能讓手從傷口再長出來喔。跟蜥蝪沒兩
樣」

國王「竟然有這種藥……」

勇者「只要沒死的話幾乎都能靠這罐藥治好啦。…..也只限身體而已」

勇者「精神可就顧不到了」

公主「精神……?」

勇者「對、精神。也可以說是心靈。就那邊會開始壞掉」

勇者「雖然這個藥相當有效,藥癮卻強到不行。強到可以把人心扯個支離破碎」

勇者「光喝一口,就會產生超強的高昂感覺得自己什麼都辦得到。實際上,傷口也會跟著
治好」

勇者「不過啊,差不多喝了過一小時後。就會開始產生副作用」

勇者「會變得開始看見幻覺啦、身體的肌肉會鬆弛啦、發出詭異的吼叫聲啦、像是身體裡
頭有蟲在鑽的錯覺啦」

勇者「那種狀態會持續約半天」

勇者「不過,要是在那種情況下被魔物襲擊就完蛋了對吧」

勇者「所以啦,當那傢伙的副作用開始出現時,就會像是對他使用會讓精神冷靜下來的魔
法啦,等到藥效差不多退了後再又給他喝下超回覆藥再好好安撫他」

勇者「一直持續這種行為的結果,就讓戰士的心靈壞到無法挽回了」

公主「就不能在演變成這種情況前,把他送回安全的國家好好養病嗎!?」

勇者「喔~妳說我回去時用的移動魔法啊。是沒錯啦,用那個就能在一瞬間回到這裡呢」

公主「所以啦!」

勇者「但這我可辦不到」

公主「為什麼!?」

勇者「所謂的移動魔法啊、可以移動的地點是有限定的」

勇者「這座城也有對吧?移動魔法用的魔方陣」

勇者「所以我才有辦法回到這裡」

公主「既然可以回來的話,為什麼不那麼做呢!?」

勇者「那回來後呢?」

公主「咦?你說的回來後是指?」

勇者「就回來後,養好病、完全康復後啊」

公主「當然是……再次為了打倒魔王而出發……」

勇者「該怎麼去呢?」

公主「當、當然是用移動魔法……」

勇者「移動到魔王支配力強的地方?明明就沒半個魔方陣?該怎麼做?」

公主「…………」

勇者「啊、我好像有點欺負過頭了。抱歉。不過啊,要是人在這附近的話,公主的提案也
不差就是了」

勇者「不過,身處在24小時都有可能會被魔物襲擊的地方。就連前面會有什麼都不清楚的
地方就沒那麼輕鬆了」

勇者「殺了魔物後喝藥、吃了魔物後又再殺。受傷後治好又再受傷」

勇者「戰士他啊,因為藥的副作用頭髮全都掉光了喔」

勇者「雖然說還比不上我,他那原本英俊的臉也越變越可怕」

勇者「他那一笑就會擠得像條線一樣逗得我發笑的眼睛,原本可是又大又明亮的喔」

勇者「我跟他開玩笑時他那會豪快大笑的嘴巴,也變得嘴巴張一半口水狂滴,然後一個人
一直在那自言自語」

勇者「他的武器和鎧甲和盾還有兜,也因為魔物的血變得滿是血紅」

勇者「到底哪邊才是魔物啊、就連我都快分辨不出來了」

公主「…………」

勇者「當我們打倒魔王直屬部下的四天王其中一人時,手腳還有單眼都被打飛、內臟整個
跑出來亮相的他在這個狀態下說了」

勇者「『殺了我』」

勇者「當然,我們都拒絕了。魔法使也是,明明平時和戰士都吵得很兇,卻哭得最大聲」

勇者「她的臉因為她的眼淚和傷口跑出來的血狂流,整個濕答答的」

勇者「在那說『不要丟下我』『你不是和我約好了嗎』之類的啦」

勇者「戰士聽到了後,就一邊顫抖、眼睛擠成了一條線、看起來有點困擾的樣子」

勇者「跟她說了『抱歉』呢」

勇者「他們兩個,應該是互相喜歡的吧」

勇者「就這樣,他就對我說『拜託了』」

勇者「所以我才把他殺了」

公主「這、這不是勇者大人你的錯……」

勇者「啊~這類的安撫怎樣都無所謂啦。反正,我殺了戰士的確是事實。還是個擺在眼前
無法改變的現實」

公主「不過……這種事實在太……」

勇者「太悲慘了是嗎?謝啦。勇者徽章送妳」

勇者「我想,戰士他大概是已經撐到極限了吧」

勇者「雖然他在最後能好好說話,在那之前卻是只會說『嗚~』跟『啊~』呢」

勇者「還有好幾次把我們看成魔物對我們攻擊」

勇者「也差點攻擊到魔法使」

勇者「他就在千鈞一髮之刻回過神來,邊痛哭邊用他的頭去撞牆呢」

勇者「就算大家阻止他他也不聽,讓人超傷腦筋的」

勇者「說了很多呢。戰士的事就講到這吧」

勇者「再來是、魔法使的事」

勇者「說到魔法使的死因呢。好、那麼國王!魔法使是怎麼死的呢!」

國王「被、被魔物給殺掉……」

勇者「噗噗!答錯!答案是……」

公主「……是因為自殺吧」

勇者「喔喔、公主妳好會猜喔。答對了~!送你勇者徽章!拍手!」

一片靜寂

勇者「搞什麼啊。大家還真不來勁。算了。那麼公主,為什麼妳會認為她會自殺呢?」

公主「魔法使大人她深愛著戰士大人。要是心愛男人死掉的話還不如乾脆一了百了……」

勇者「原來如此啊。嗯、那也是其中一個理由啦」

公主「那麼,還有其他理由嗎?」

勇者「呃~我哪知」

公主「請不要矇混過去!」

勇者「可是啊。真的不知道嘛。我們都不知道啊」

勇者「自從戰士死了後,魔法使就整個人都變了」

勇者「我們所有的人外表都變了很多,腦袋也壞得差不多了」

勇者「只是,我覺得理由並非這樣。魔法使她……該怎麼說呢、應該很怨恨吧」

國王「怨恨……對魔王嗎?」

勇者「也包含魔王啦」

國王「也包含魔王?」

勇者「對。不管是魔王、魔物、丟下自己死去的戰士、沒能拯救戰士的我們、自己、還有
人類,她應該都很怨恨吧」

公主「怎麼會……」

勇者「大概這些全部都讓她很到受不了」

勇者「我想她在怨恨整個世界吧」

勇者「魔法使她用的魔法啊、相當的殘忍喔」

勇者「像是廣範圍的爆炸啦、用大把的火燄燃燒啦、召喚吹雪啦」

勇者「不過啊,那傢伙自從戰士死了後,使用的魔法就完全變了。公主妳覺得是什麼呢?


公主「……魔法的領域我不太清楚」

勇者「也對啦。畢竟是在普通生活中,不太可能會用得到的攻擊魔法嘛」

勇者「那個啊,她變得常用毒和酸那一類的魔法了」

公主「毒和酸?」

勇者「對。你們大概覺得不怎麼樣,可是這魔法可是很嚇人的喔」

勇者「首先是酸,用魔力造出的強酸啊、遠比你們想像中的來得可怕喔」

勇者「會連地面都一起融掉開一個大洞,要是拿這對付敵人的話……懂了吧?」

國王「…………」(吞口水)

勇者「慘叫聲啊、一直不絕於耳」

勇者「手啊、腳啊、指頭啊、眼睛啊、耳朵啊被融掉的魔物們發出的悲鳴」

勇者「就跟我剛開始說的一樣,越靠近魔王城魔物們的智能水準就越高」

勇者「牠們就用人在講的話、我們在說的話在那邊又哭又叫呢」

勇者「我有提過吃魔物這件事對吧?那個啊,在某種意義上搞不好還比較好過」

勇者「因為啊,那是為了要活下去嘛。不吃就只能等死所以才殺來吃」

勇者「動物殺動物來吃。這或許是這世界的天經地意的事」

勇者「可是,魔法使她不一樣喔」

勇者「因為想折磨牠們才『逼──』。因為仇恨才『逼──』。因為想殺才『逼──』」

勇者「抓狂的殺人魔就這麼誕生了呢」

公主「嗚……噁……」

勇者「哎呀、把妳弄哭了嗎。真不好,我明明就是個女性主義者。抱歉啦」

勇者「再來。就是毒的魔法啦」

勇者「這遠比酸的魔法還來得殘忍喔」

勇者「國王公主和聚集在這的人可能都沒人知道吧,魔物也是會有所謂的集落的」

國王「什麼……」

勇者「很意外嗎?不過啊,有很多智能跟人差不多、或是甚至比人還聰明的生物在呢」

勇者「再說也有分公的和母的,也當然會有小孩囉」

勇者「魔物的小孩當然會比大人還弱」

勇者「所以才會聚在一起過團體生活」

勇者「跟人沒什麼差別呢」

勇者「魔法使啊,就是在這種集落中用了毒的魔法」

勇者「正確來說,她是在集落附近的河啦、集落中的井水啦使用的啦」

勇者「那當然,完全是一幅悽慘凌厲的地獄繪景呢」

勇者「魔物裡面也有公的母的。有小孩當然也會有老人」

勇者「強的跟弱的混在一起人數眾多呢」

勇者「魔法使她就毫無區別的、把他們全殺了」

勇者「而且啊,在那種地獄中魔法使她還笑了喔」

勇者「魔法使她啊,原本跟我之前說的一樣,是個千金大小姐」

勇者「所以一開始出去冒險的時候,她的笑聲還是『喔呵呵呵呵呵』之類的奇怪笑聲」

勇者「看到那種怪笑,我和戰士就會開她玩笑,最後都是一臉困擾的僧侶去安撫氣到滿臉
通紅的魔法使」

勇者「也曾經有過這段時光……真令人懷念呢」

勇者「啊、把話題扯遠了。真沒法子,只要一講到之前的回憶,就會忍不住蹦出其他回憶
呢」

勇者「就這樣,在集落中的魔法使,擺著一張無法想像她會是位大小姐的可怕表情狂笑」

勇者「根本老早就發瘋了」

勇者「看著這樣的她,卻沒半點感覺的我和僧侶也一樣」

勇者「大家老早就瘋了」

勇者「無視看著血海狂笑的魔法使,我們就溫溫吞吞的蒐集食材大口大口地吃」

勇者「僧侶好像在哭。我大概也有跟著哭吧」

勇者「或許魔法使她也有在哭」

勇者「不過這些事怎樣都不打緊啦」

勇者「就在一直重複這種事的某天晚上,我們目堵了很美麗的光景」

勇者「那邊有一個直往下探的懸崖。越過那裡再走一陣子就到魔王城了」

勇者「我們在那搭帳篷,結果聽到魔法使在外頭大叫」

勇者「那不是發瘋的叫聲,而是像年輕女孩子看到漂亮衣服所叫出來的溫暖叫聲」

勇者「相當在意的我和僧侶就走出帳篷,就看到天空有一整片星星墜下」

勇者「那個好像叫流星群。是我們偶然看到的」

勇者「在那數小時前,魔法使她還在那邊切集落被打垮的魔物們的屍體來玩說」

勇者「只限那個時候,她就像個小孩一樣。在那說『好壯觀喔』、『好漂亮』」

勇者「我和僧侶就在一旁點頭,大家就一直一起觀望夜空」

勇者「過沒多久,魔法使就說了」

勇者「『真想也讓戰士看看呢』」

勇者「在那附近的街道中,突然冒出這句話。也沒什麼特別的,就很稀鬆平常的一句話」

勇者「隔天,魔法使人就不見了」

勇者「在懸崖前,放著魔法使的杖還有這個」

公主「羊皮紙……難不成是、遺書……?」

勇者「真是這樣嗎?」

公主「咦?勇者大人你沒看裡頭的內容嗎?」

勇者「我有看喔。我和僧侶都有確認裡頭的內容」

公主「難道說不是遺書……?裡頭到底寫了什麼內容?」

勇者「妳想看啊?給妳」

公主「謝、謝謝。那我看囉……嚇!!這、這是!?」

勇者「啊哈哈。看不出來對吧?」

公主「嗚……嗚噁……咳咳!」

國王「公、公主!勇者大人!難不成這張紙上有詛咒嗎!?」

勇者「沒有喔。上頭沒有詛咒喔。正確來說,是『已經』沒有詛咒了」

國王「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勇者「首先這封信,我也不知道魔法使有沒有那個意思,一開始上頭可是有著很強的詛咒
呢」

勇者「是個連我光接近意識就快要被奪走的強力詛咒。要是軟弱的人類和魔物靠近的話,
應該會當場掛掉吧」

勇者「所以啦,僧侶就拚死地去解除那個詛咒」

勇者「畢竟那是女孩子寫的信,所以是僧侶她去看,結果她因為太過刺激而暈了過去。整
整一天都動彈不得」

國王「裡頭到底是怎樣的內容……」

勇者「黏答答的血文字啦、用鮮血畫的圖」

勇者「唯一知道的就是,魔法使她打算對看過這封信的所有人下詛咒」

勇者「她到底是多憎恨這個世界啊」

公主「好過分……這種……這種畫,根本不是人畫得出來的」

國王「公、公主!」

勇者「公主的意見我完全同意喔。畫出這種圖的魔法使、還有看了那幅畫卻沒半點感覺的
我都一樣,老早就已經不是人了」

勇者「好啦。魔法使的事就到這裡結束啦」

勇者「那最後,就來聊聊僧侶吧」

勇者「僧侶的死因比較特殊一點,所以不會提問。勇者徽章你們就放棄吧」

國王「…………」

公主「…………」

勇者「接下來隊伍就只剩我和僧侶而已了,這可是很辛苦的喔」

勇者「因為戰力變成1/2了嘛。而且僧侶又不是戰鬥職。回去召集同伴的時間也不夠」

勇者「到頭來,我們就邊逃邊前往魔王城」

勇者「為了不要被看出我是勇者所以故意打扮得拉哩拉褟的,欺騙魔物殺了他們,喝泥水
,一步步變成野獸邁向魔王城」

勇者「已經沒空去理會中毒了。超回覆藥還是比它更強的藥都給他拚命的灌」

勇者「看著扭曲成一片的景象,雖然意識矇矓到像要斷線,我和僧侶還是總算活著到達了
魔王城」

勇者「咕……」(暈)

國王「勇、勇者大人!?你沒事吧!?」

勇者「啊~沒事沒事啦。抱歉。失禮一下讓我哈個一根」

勇者「…………」(吸……吐……)

國王「那個……勇者大人,莫非那個雪茄……」

勇者「啊、對啊。這不是普通的雪茄。而是把強力藥草和消毒草捲起來、再染上煮好的聖
水的特別品喔」

國王「竟然是這種東西……」

勇者「抱歉啦。可是,我不吸它的話,你看」(抖抖)

國王「手在顫抖……」

勇者「就是這樣。抱歉啦各位。請你們等一下」(吸)

一片靜寂

勇者「好了。那就繼續吧。剛剛說我們好不容易到了魔王城,可是我們卻太大意了」

勇者「我們到魔王城的事被魔王的心腹知道了」

勇者「僧侶她好運的正好在城中個別行動收集情報所以沒什麼問題,我可就沒那麼好命了


勇者「我好不容易地打倒了心腹。在怎麼廢我還是位勇者嘛」

勇者「可是,我也翹辮子了」

勇者「當僧侶找到我的時候,我的身體只剩指頭碎片還存在而已」

勇者「普通,為了要讓人復活,就算是那個人的斷肢也好肉片也好灰也好,需要一半以上
。至少需要2/3。這是常識」

勇者「也就是說要讓我生還是幾近絕望了。我現在也在想,要是僧侶就這麼死心乖乖回去
搞不好還比較好」

勇者「可是僧侶她沒有死心。還是打算對我的身體進行再生和復活」

勇者「好,在這裡來個突發問題!在這裡發生了個大問題!那是什麼呢!國王和公主都好
,請你們回答吧」

國王「…………」

公主「我沒那個心情……」

勇者「啊啊~遺憾。那個~勇者徽章……啊,不夠耶。反正是之後的事了」

國王「?」

公主「?」

勇者「那個問題就是,復活魔法是個高難度的魔法」

勇者「原本要使用復活魔法的話,需要張開簡易的結界,可是那裡卻是魔王城」

勇者「要是張開的話,我們在魔王城內的事向魔王曝光的可能性就會變高。應該說是鐵定
曝光」

勇者「那樣根本就沒讓我復活的空閒」

勇者「再來,所需要的魔力也相當膨大,這次還得跟高等的再生魔法混合使用」

勇者「已經是啊,沒發生奇蹟根本就不可能辦得到!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超級不可能!那
類的超級難題」

公主「可是,現在勇者大人你不就好端端的在這裡嗎」

勇者「對對。可是,根本就沒發生奇蹟喔」

公主「咦?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勇者「那傢伙用了相當極端的手段」

公主「極端的手段?」

勇者「對。所以才會掛掉」

勇者「當我回過神來,四周都一片血紅」

勇者「再生身體,硬是把壞死的部分拉回來,痛楚和嘔吐感在我身體內亂竄」

勇者「可是我很高興。因為我知道僧侶她拼了命讓我復活」

勇者「所以我吐得滿地都是、一直顫抖,還是站起身來尋找僧侶」

勇者「可是、僧侶卻已經變得不是僧侶了」

勇者「週遭是一整片破掉的回覆藥瓶和用完的捲軸散佈各地」

勇者「全都是拿來回覆魔力用的」

勇者「僧侶她做了什麼事很簡單。就是把許多工程都用魔力蠻幹下去」

勇者「當然,做那種事魔力一定馬上就乾了」

勇者「所以啦,要是乾了就喝放在一旁的回覆藥還是使用捲軸來回覆魔力,再繼續使用魔
法」

勇者「可是啊,人的身體、是有所謂的界限對吧?」

勇者「僧侶的行為,是老早超過她所能負荷的行為」

勇者「然後僧侶她就……」

國王「無法承受魔力、消滅……?」

勇者「那還好一點咧」

勇者「房間的角落,有塊在蠢動的東西」

勇者「我心想那是什麼靠近一看,竟然是個小孩般大小的粉紅肉塊在那蠢動」

公主「不……不要再說了……」

勇者「我才不會停嘴咧。這就是你們所滿心期待的大家的故事。給我聽」

勇者「那傢伙、僧侶她啊,變成只會一直流出回覆魔法的肉塊了」

勇者「好像在哪個文獻上有記載,這世上哪邊有個會一直流出回覆魔法的石頭存在」

勇者「僧侶她啊,大概就變成跟那顆石頭差不多的存在了吧」

勇者「應該說,她比那顆石頭還要來得厲害呢」

勇者「我把她抱了起來,光只是拿著傷就被治好了呢」

勇者「拿沒多久,像是僧侶的聲音、意識那一類的就流入我的體內」

勇者「『吃下去』」

國王「咦?」

公主「咦?」

勇者「所以我就說啦,她叫我『吃下去』」

國王「咦?不、那個……」

公主「吃什麼……?」

勇者「原本是僧侶的肉啊」

國王「…………」(抖抖抖)

勇者「所以我就吃了」

公主「怎麼會這樣……僧侶大人的下場竟然……」

勇者「啊、別搞錯了啦。僧侶老早就在幫我復活時就死了」

公主「可是,剛才你說僧侶大人、那個、變成肉」

勇者「肉就是肉。少和她混為一談」

公主「對、對不起!」

勇者「就這樣,勇者隊伍全滅了。結束」

國王「全滅?可、可是勇者大人你還」

勇者「啊、我嗎?嗯、算嗎?現在的我稱得上是勇者嗎?」

勇者「所謂的勇者,就是為人而活、為人打倒魔王的人對吧?」

勇者「我啊,在吃了那塊肉的瞬間,啊不對。應該說老早從很久以前開始,就已經沒在為
人而戰了」

勇者「要說我為他人而戰的話,應該是為了夥伴吧」

勇者「在這意義上打從僧侶死掉的瞬間,我就已經變成不是勇者了」

勇者「我多多少少還是有把魔王打倒啦。畢竟我現在是時常都在回覆的狀態。就算被施展
即死魔法也應該死不了吧?就是這種狀態」

勇者「啊~對了。我還有一件重大的事」

國王「究竟、還有什麼更重大的事嗎」

勇者「沒那麼困難啦。簡單簡單。就是僧侶的願望啦」

國王「僧侶大人的願望?」

勇者「對、願望。那傢伙啊,在魔法使死掉後,對我這麼說」

勇者「『請你造出一個今後不會再有勇者和勇者的同伴出現的世界』」

勇者「畢竟是心愛女人的願望嘛。我也只能乖乖點頭了」

勇者「所以我想幫她實現那個願望」

國王「那、那不是指打倒魔王嗎」

勇者「嗯~那隻限於現在這個時代吧?」

勇者「所謂的魔王啊,就算現在被打倒了,以後還是會再冒出個新的。雖然不知道要數百
年還是數千年後」

勇者「時代是這麼證明的」

勇者「所以我在想。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勇者「接著我想到了。僧侶要的不是不會再出現魔王的世界」

勇者「而是勇者不會再出現的世界」


---


小農村


魔物老太太「好~故事講完了」

魔物少年「人類真的很笨耶」

魔物少女「對啊」

魔物老太太「好了好了,聽完故事就快去睡吧。不睡就會被壞人類給抓走喔」

魔物少年「啥、那麼弱的人類有啥好怕的。我之前就幹掉了兩隻呢」

魔物少女「可是人類很可怕喔?會抓狂襲擊過來」

魔物老太太「剛剛我也講過了對吧?雖然現在的人類是這個模樣,可是以前也是有腦袋好
的人類跟強悍的人類,還會襲擊魔物呢」

魔物少年「知道了啦……」

魔物少女「奶奶晚安」

魔物老太太「好、晚安啦」

魔物老太太「呼……最近兇暴的人類又增加了,真傷腦筋……」

魔物老太太「可是,打倒人類魔王的魔物一定會現身的……」


某處


魔物青年「魔王啊、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啊、有兩句話」

魔物青年「什麼事?」

「我失敗了。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854

主题

1873

帖子

144

积分

值日生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0
金币
621
荣誉
0
人气
147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06: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pyandpaste 于 2019-6-17 06:10 编辑


僧侶手記


今天勇者對我說 "走,我們一起去冒險吧!"

我好高興,雖然對未來的冒險之旅有點害怕

但是我自己也知道我沒辦法拒絕,只有害羞跟高興的感覺而已

 

出發的那天,我去勇者家,已經有兩位客人先到了

是我跟勇者青梅竹馬的戰士跟魔法使

最近我們因為轉職,彼此的關係越來越疏遠了

特別是當我看到勇者對魔法使露出我沒見過的表情時...

我真是個討厭鬼

 

開始冒險的數日

不論怎麼搞都跟魔法使處不好

那女人一定還喜歡著勇者吧

滿腦子想著這種事情的我真是個討厭的女人

 

今天魔法使叫我出來說話

她一邊哭一邊槌著我,說以前她看著思念勇者的我,就決定抽身成全我們了

現在看著為了一樣的事情煩惱的我,就覺得以前的自己很蠢

我們抱著同樣的想法決定彼此各讓一步

對不起,魔法使,勇者

 

因為隊伍中的不和已經解除了,冒險之旅也變的順利多了

但是現在又發生新的問題了,水跟食物的問題

從我們現在的位置要到下一個村莊要花好幾天,可是回到上一個村莊也要好幾天

好像沒有別的選擇了

 

我們吃了長的像牛的魔物,還有長的像蛇的魔物

用魔物的血滋潤喉嚨,用魔物的肉果腹

可是長的像蛇的魔物好像有毒,從剛剛開始嘔吐感就沒停過

 

我們打到長的像鳥的魔物,還摘到少數野生的蘋果

把蘋果餵給日漸衰弱的魔法使吃,但是吃不下去,都吐出來了

魔法使的哭泣聲,讓我睡不著

 

睡不著

 

終於看到村莊了,我們像是逃難一樣的衝進去

村莊很貧困,食物也不多

我們給了村長錢跟道具,好不容易換來一晚的住宿跟少量的飲食補給

村民應該非常不喜歡我們吧

畢竟勇者一行人常常成為魔物攻擊的目標,讓這樣的人留下來百害無一利

即使是這樣,他們還是供應了我們貴重的水跟食物還有一晚的住宿

他們沒有錯、他們沒有錯、他們沒有錯

神阿,請救救我們

 

拜久違的床鋪、回復魔法、還有食物所賜,魔法使的氣色終於好多了

我們向村長詢問到下一座城鎮的距離

快的話大概要走十天,這對現在的我們是個絕望的距離

勇者跟戰士討論之後,決定還是先不要告訴魔法使比較好

 

我們在山路默默的前進,魔法使的氣色相當的不好

每當看到她勉強微笑著說"我還好"的時候,都讓我覺得想哭

 

我們發現了小小的山泉

大家像是小孩子般的潑水,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太幸福了,感謝神

 

有好一段時間我們以山泉為據點行動

讓魔法使好好休息,兩人一組在附近行動

大概是因為心情放鬆了的關係,勇者老是笑容滿面

只要他露出笑容,我也露出笑容

 

我們收集了某種程度的食物,也補充了水

根據計算,到達下一座城鎮還有六天

等到魔法使完全回復,我們就出發

 

旅行很順利,最近也比較習慣魔物的味道了

 

遠遠的就能看到城鎮了,只差一點點了

我們用剩下的食物弄了頓稍為豪華點的大餐

大家都笑容滿面

 

"他們拒絕我們進城"

勇者一邊哭一邊向我們道歉

這不是他的錯,也不是鎮上的人的錯

沒有錯沒有錯沒有錯沒有錯

我們是要回到山泉那邊呢,還是要繼續前進呢?

這邊如果選錯的話,我們大概全都會死吧

選哪都好,無所謂了

 

勇者選擇繼續前進

 

我的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

腳好重,肚子好餓,口好渴

這附近的魔物毒性都太強,不適合食用

 

魔法使倒下了

戰士背起她,我們繼續前進

 

喉嚨好乾

 



 

我要水

 

我們碰到了商隊

對於苦求食物的我們,他們開出了足夠買下一座城的天價

他們其實是魔物吧

是魔物,這些是被魔物搶走的食物

身上沾到的"魔物"的血的味道久久無法消散

神阿,請拯救我們

 

根據從"魔物"的商隊搶來的地圖,我們選了附近比較豐饒的城鎮前進

現在的我們也有了"魔物"的商隊的馬車了

只能說是神的旨意

 

我們在城鎮附近停下了馬車

因為馬車沾了"魔物"的血,可能會讓人起疑

今晚還是露宿吧

 

我們偽裝成行商人,只付了少許過路費就進了城

以後也能這樣進城嗎?

明明吃著好吃的食物,睡著溫暖的床,不知為何卻淚流滿面

 

身上魔物的血的味道怎麼洗都洗不掉

魔法使老是在哭

大家都睡不安穩的樣子,黑眼圈很重

 

數日後,我們決定再多待幾天

只有現在會睡不著吧

血的味道也很快會消散吧

忘掉吧忘掉吧忘掉吧忘掉吧

對不起我好懦弱

 

勇者抽起了奇怪的煙

只要抽了就能睡的很好

我一跟他說我也想試試看,勇者就面帶悲傷的拒絕我

睡不著雖然很痛苦,但是被勇者討厭更痛苦

 

勇者很高興的宣布說學會了傳送魔法

這樣不管是食物還是飲水的問題都能解決了

神並沒有放棄我們

 

雖然還是會做惡夢,但是終於慢慢的能睡著了

時間也許是神賜給我們的免罪符

 

勇者決定再次出發

說實話我一點都提不起勁,但是他是勇者,是我們的中心

戰士跟魔法使雖然表達出不滿,但是還是決定明天出發

 

我們整理行李準備出發的時候,發現行李好像少了不少

少掉了行李中,有些是勇者珍惜的紀念品

我問勇者,他只是以困惑的表情說搞丟了

我終於理解了

為什麼不是真正的商人的我們可以在這座城鎮待這麼久的現實

錢不是無限的

 

到下個城鎮為止旅途都很順暢

但是我的心裡卻很沉重

勇者與戰士之間的氣氛也不像以前那麼安穩

我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到達了城鎮,投宿旅館,可是從勇者與戰士的房間傳來怒吼聲

急忙趕到兩人的房間,看到勇者跟戰士兩人扭打成一團

戰士覺得應該要考慮魔法使停下旅途,但是勇者決定要繼續前進,因此意見不合

我跟魔法使兩人合力,終於阻止了勇者跟戰士

我趁勇者出門吹吹風的時候,跟戰士還有魔法使提到勇者變賣珍藏的紀念品的事情

魔法使似乎也有注意到這件事,戰士聽完則沉默不語

我打從心裡希望他們之間的不和能就此結束

 

早上醒來我去偷看隔壁房間,結果看到勇者跟戰士兩個人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旁邊散落著滿地的酒瓶,他們應該是通霄喝到早上吧

下午他們好不容易起床,雖然宿醉的一蹋糊塗但是表情卻很快活

我們之間的情感又更加深厚了

 

我們在這座城鎮停留之際,也各自找了些工作

勇者跟戰士接受了領主的委託去討伐盜賊團

我跟魔法使則是在教會協助管理書籍

跟冒險的旅途相比,既充實又不可思議

 

勇者跟戰士回來了

帶著一筆非常豐厚的報酬,讓我們吃了一頓大餐

問他們做了什麼,他們也只是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心中有股不好的感覺

 

旅費也足夠了,我們決定明天出發

當我出去買道具的時候,我看了一下廣場的公佈欄

盜賊團似乎已經被剿滅了

在冒險者的協助下所有的盜賊都就地正法,首領也已在今日處死

腦海中浮現了昨天一直在洗手的勇者跟戰士的身影

他們兩人那時做了什麼,還有除此之外他們還能做些什麼

我滿腦子都在想這些事

 

下一個目標是乾燥地帶的小村落

我們準備了很多的水,裝在馬車裡

 

在路上我們看到好幾具屍體

都已經變成木乃伊了,但還是看的到被魔物殘酷啃咬的傷痕

 

沙塵很重,嘴巴總是有沙子跑進去的感覺

頭髮也糾結成一團,好懷念洗澡

但是水的存量沒那麼多

 

本地的魔物大部分都身強體建,可以放心食用

偶而也能發現富含水分的植物,應該可以撐到村莊

 

可是村莊已經毀滅了

 

我們在村莊的遺址調查,判定是因為井水的枯竭導致滅村

每天在絕望之中,互相搶奪僅剩的水資源的村民的心情,光用想的就讓人心痛

半路上的遺體也許是從村莊逃出去的居民吧

神阿,請賜給他們安息

 

勇者用傳送魔法回到上個城鎮補充食物跟水

不幸中的大幸是作為傳送魔法路標的魔方陣還完好無缺

為了連續使用傳送魔法而重度疲勞的勇者

我們決定今晚在這村莊休息

選了一間比較乾淨的民宅住宿

 

戰士提出了在這個村莊蒐刮補給的提案

雖然想責怪這跟強盜沒兩樣的行為,但是看到戰士那複雜的表情,話又吞了回去

結果我們四個人分頭進行搜索

我在我負責的房子裡找到了少許的金錢,跟一幅小孩子的塗鴉

我想我已經沒有向神祈禱的資格了

 

下一座城鎮是沙漠之鎮

雖然小歸小,但也是有國王治理的城鎮,也許可以得到援助

但是還是不要抱持太大的期望比較好

我已經不想再從希望被打進絕望了

 

我們進入了沙漠

到目前為止,都是白天挖洞休息,利用晚上前進

水是生命線,絕對不能用在不該用的地方

 

即使在陰影處,太陽光也毫不留情的燒烤著我們

為了稍微節約飲水,也為了保持體力,我們都嚼著藥草,用唾液潤喉

一開始會覺得藥草很苦,現在已經沒感覺了

只是機械式的嚼著

 

體力的消耗很劇烈

沙漠的魔物多半是夜行性的,危險性也很高

手腕上的傷口隱隱作痛

 

在我們疲勞與大意的時候被魔物襲擊了

雖然很辛苦的擊敗魔物,但是魔法使死了

要為了復活而後退呢,還是要到了下個城鎮再復活呢

勇者選擇前進,戰士選擇後退

而我選擇前進

 

大嘴巴的戰士變的一言不發

因為僅次於戰士的大嘴巴魔法使死了的關係,隊伍非常的安靜

 

魔法使的遺體開始腐壞了,撲鼻的惡臭充滿馬車

也許是被腐臭吸引,魔物的數量變多了

我的選擇也許是錯誤的

 

馬車中魔法使的遺體四周都是蒼蠅

戰士拼命的驅趕,但是畢竟蒼蠅是從魔法使的遺體湧出來的,根本是徒勞無功

魔法使美麗的容顏也變的破破爛爛,從眼睛垂掛著體液

 

終於看到城鎮了

鼻子已經麻痺了,沒有感覺了

只要沒事別接近馬車就好了

 

我們到達了城鎮,向守門人報上了勇者的名號,經過很久的通報終於准許進城

魔法使的遺體由戰士陪同,整台馬車就直接開往教會

我跟勇者則尋找旅店

明天要進宮謁見國王

 

我們謁見了國王

不過我真的蠻討厭他的

一直用色瞇瞇的眼光瞄過來

謁見完畢之後,我們前往教會

但是教會謝絕見客

明天再來一次吧

 

我們再度前往教會,果然還是被拒絕會客

但是准許從房間的小窗窺看

起初我們還不明白這樣的用意,但是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

死亡瞬間的光景、全身被蛆慢慢爬滿的感觸、身體逐漸腐壞的感覺

這些東西塞滿了魔法使的腦袋跟身體

身上穿著拘束衣,鼻涕眼淚齊流,死命蠕動掙扎想要搔抓身體的樣子

以前優雅的身形連個影子都不剩

我永遠忘不了,在臨走的時候,站在魔法使的房間門口戰士喃喃低語著

"我們都是罪人"

 

我第一次喝酒

好難喝,可是可以讓人輕飄飄的忘掉很多事

 

勇者關著房門不出來,我也不想踏出房門

拜託,誰能來幫助我們

 

魔法使回來了

從探望那天已經不知過了幾天,時間的感覺模糊掉了

魔法使的臉整個瘦了一圈,一言不發

只是用閃爍的眼神看著我

 

雖然想等魔法使完全恢復,但是全員到齊沒多久就又被國王召見了

國王命令我們前往附近的遺跡討伐魔物

勇者雖然試著提出寬限數日的請求,但是國王以魔法使的復活費用與旅店費用要脅

命令我們明天就出發

離開之時國王叫住了我,問我要不要成為王宮專屬祭司

我很清楚國王想要的根本不是祭司,馬上就拒絕了

一秒也好,好想早點離開這裡

 

我們朝遺跡出發

國王以士兵要留守為由,連一兵一卒的支援都不給,結果還是只有我們四人

距離只需一天的路程,就旅途而言並沒有什麼困難

但是我們四人之間的空氣很沉重,每個人都不發一語

 

從城鎮到遺跡的路上,我們就這樣一直保持沉默

我停止思考,把精神集中在打倒魔物跟治療傷勢上面

藉由向神祈禱而治癒他人的回復魔法,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還能使用

 

我們到達遺跡

完成國王的委託了

 

我們回到城鎮,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做

 

終於稍為冷靜點了

在這旅程之中,我究竟是變強了呢,還是變懦弱了呢

那天發生的事情明天再寫進來

如果不寫下來我一定會瘋掉的

 

以結論而言,遺跡的確是有魔物居住

但是都是幼小的魔物以及他們的母親

如果放著這些魔物不管,等他們長大了一定會襲擊人類

腦袋可以理解,但是身體怎樣都動不了

勇者與戰士流著眼淚揮著劍,魔法使流著眼淚施展火燄

遺跡裡面魔物的哀號聲不絕於耳

[好痛][好燙][不要殺我][饒命阿][饒命阿][救命阿]

因為喝太多酒了頭現在很痛,就紀錄到這吧,睡覺

關於這些說人話的魔物,預定以後作成報告書提交給教會

 

因為我們殲滅了威脅城鎮的魔物的關係,居民都把我們當成了英雄

甚至還有母親帶著剛出生的小嬰兒請我們抱一抱,但是我們婉拒了

我們才不是什麼英雄

 

勇者向國王請求往下個城鎮出發,但是被國王拒絕

甚至說抗命的話將把我們關進大牢

看來國王想把我們當成戰犬來養,生殺由他

也許街坊口耳相傳與鄰國戰爭將近的謠言是真的

 

不管走到哪都有被人監視的感覺

因為累積精神上的疲勞,身體也變得很沉重

 

勇者提出逃離城鎮的提案

我們都明白,在重重監視之下要完全不被發現的逃跑實在是不可能

我們也明白,逃跑的話會被貼上犯罪者的標記

即使如此也沒有人反對

反正我們早就已經是罪人了

 

我們整理了必要最小限度的行李,在深夜逃出了旅店

當然還是被監視者發現了,很快的全城都敲響著警鐘

在怒吼跟悲鳴聲中,我們只是拼命的跑著

從逃跑途中民宅的窗戶,我瞥見那天在廣場抱著小孩的母親,正害怕的看著我們

也許她也想讓自己的小孩未來哪一天成為英雄

對不起,拜託請讓這孩子走上平凡人生的道路

 

雖然只攜帶了很少量的食物跟水,也放棄了馬車

但是不知為何卻有種心情非常愉快的感覺

夜空是如此的美麗

今天睡的比昨天更加香甜

 

繼續待在這國家很危險,得趕快前往鄰國

下一個目的地離海很近,讓我心情雀躍

終於可以看一看,只在童話故事中聽過的那個"無邊無際的巨大湖泊"了

大海也許也能洗淨我們一身的罪惡

 

平常要前往鄰國有平坦的大路,旅途非常順暢

但是我們畢竟是逃亡中的人,當然不能走這條路

還是藏身林間,靠著露水為生比較好

 

如果我們手中的地圖是正確的話,順著山路蜿蜒迂迴就能到達鄰國邊境的村莊

只要能走到那裡,就能利用傳送魔法不經過沙漠之國自由往來家鄉跟鄰國了

我們只有前進一途

 

為了蒐集食材

我們打倒了數種魔物,挑選其中適合食用的

 

從早上開始戰士就不停的嘔吐跟下痢

原因是吃了有毒的魔物,我們被那長得像豬的外型給騙了

解毒的魔法沒有什麼效果,今晚大概沒的睡了

 

戰士終於稍微恢復了點,可以站的起來了

但是我消耗了太多魔力,頭很痛

 

我恢復意識之後才發現我在勇者的背上

看來我是暈倒了

我只能小小聲、喃喃自語般的對勇者說"對不起"

我好討厭懦弱的自己

 

在那之後,戰士跟魔法使也相繼倒下了

我們的旅途就這樣結束了嗎

 

勇者單獨一人向村莊前進

無法動彈的我們在山邊一座小山洞等著他

夜晚好可怕

 

手指在發抖,寫字好辛苦

魔物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我希望這幾天的紀錄可以流傳給後人

我只想說一件事

就是我們現在還活著

 

在魔物的叫聲之後,大概是聞到了我們的味道吧,出現了好幾隻狼一般的魔物

雖然最後還是擊退了,戰士卻受了極重的傷

 

我把魔力全部拿來施展治療魔法,即使昏倒了也努力爬起來繼續補

因為出血太過劇烈,戰士囁嚅著說感覺好冷

夜深了,一整群的魔物包圍了我們

戰士已經只剩最後一口氣了

 

我跟魔法使全身都掛彩了,戰士則是什麼時候會死都不奇怪

我記得的事情只到這邊

 

勇者回來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了

我們的屍體雖然損毀的很嚴重,但是至少保留了復活所必須的1/2

算是受了有保存獵物的魔物習性所救,說來真是諷刺

 

死亡是怎樣一回事,復活又是怎樣一回事

我原本以為看過魔法使的樣子之後就瞭解了

事實證明我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

我不想去回憶復活的過程

 

勇者所到達的村莊雖然有傳送的魔方陣,但是卻沒有足夠的設施

結果我們現在回到了家鄉靜養

家人們看著我哭了一整天

我卻覺得家人離我好遠、好遠

 

身體可以稍微活動的數日後,教會的孤兒院的孩子們來探病了

孩子們眼中,現在的我會是什麼樣子呢

 

第二天我們不約而同的在勇者家集合了

我們決定明天再次踏上旅途

絕對不是因為什麼使命感作祟

只是繼續待在這個熟人太多的地方,真的很痛苦

我沒有直接告訴家人這件事

只留下了一封信

一封只寫著"對不起"的信

 

我們回到了小村莊,好久沒四個人談心了

我們聊了很多,到今天為止的事,以後該怎麼作的事

自己的事,大家的事

我第一次覺得酒其實很好喝

 

我們向村民買了一輛馬車

很不便宜,但是有了它就輕鬆多了

我好想早點看到海

 

風的味道開始混著奇怪的鹹味

空氣也變的濕濕黏黏的

但是一點都不會讓人不舒服

 

我看到海了

這個感動實在無法用筆墨形容

 

我們來到了這個國家的港都

入國手續很快就辦好了,快的讓人無所適從

我們剛進旅館,馬上就有士兵來通知我們明日國王召見

大家明亮的表情馬上蒙上一層陰影

我們開始收拾一些必要的行李,以便隨時都能離開

 

第二天一早,士兵帶我們來到了一座小城堡

真的很小,比我們家鄉的城堡還有沙漠之國的城堡還要小兩圈

更加驚人的是,國王是個跟我們年紀相去不遠的女王

謁見很快就結束了,我們獲得了好幾天的居留許可

順利到會覺得有什麼陰謀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們在城鎮中補充食物、飲水還有裝備

碰到了各式各樣的人們,活力充沛,商品也盡是些珍奇貨品

買東西的時候也打聽到不少傳言

因為跟大海對岸的國家貿易的關係,這個國家相當富庶

女王既年輕又深謀遠慮,很得民心

這邊的物價比沙漠之國還要高,從那邊穿來的舊裝備賣不了幾個錢

我們下一個目的地就是海洋對岸的國家

 

可是我們想渡海就只能搭船

問題在於旅費

盤纏吃緊的我們決定跟女王商量這個問題

至少讓我們能多待幾天,到賺夠船票為止

 

雖然沒有得到長期居留的許可,但是事態急轉直下

大家都滿頭問號

不知道女王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女王決定直接支援我們的旅費,而不是讓我們長期居留

但是條件是每天都要去謁見

女王想在皇殿之上聽我們至今冒險的故事

即使是回到旅店寫下這些話的現在,我還是搞不清楚女王的意圖

 

女王對我們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問題

我們的冒險之旅,絕對不是什麼充滿希望的英雄傳說

每天受食物跟飲水所苦,被各種各樣如山高的問題包圍的故事

女王一邊認真的聽,一邊作筆記

雖然不知道她意圖為何,但是總讓人覺得不太舒服

次日的謁見,女王只約見了我跟魔法使

即使對方是女性,畢竟也是一國之主,我們還是提高了警覺

 

但是不知為何女王聽著我們的話,突然哭了出來

看著一直向我們道歉的女王,我跟魔法使都一頭霧水

但是並沒有討厭或奇怪的感覺

那天晚上我跟魔法使兩人在房間裡聊著這件事

我不知道有多久沒看到魔法使的笑容了

真該好好感謝奇妙的女王

 

第二天一早,就有士兵來叫我們起床,立刻出國

即使我們詢問理由,也只得到"你們沒資格知道"的回答

我們對女王的信任換來的是這種結果,真是可笑

我們就像是被押解的犯人般送上了船,在旁人的眼中我們大概像人偶般毫無表情吧

 

船長說,到大海的對岸需時兩天

對船員來講我們實在是很礙手礙腳,我們也沒什麼打算跟他們攀談

 

暈船好難過,我想回陸地

我夢到了在哭泣的女王

總有一天,我會明白她流淚的原因跟真正的目的吧

 

我們來到了六大國中的第四個,海對岸的國家

我們被趕下船之後,連一句道別都沒有,船就開走了

光是寫下這件事就讓人不舒服,今天還是早點睡吧

 

雖然我們心情很低落,但是時間不會等人

我們得快點收拾行李準備出發才行

下一個目的地是這個國家的王都

 

為什麼女王什麼都沒告訴我們呢?

為什麼她只留下了悔恨的感覺給我們呢?

 

我們整理行李的時候發現了一封沒看過的信

那是女王偷塞給我們,關於她的真正心意的信

原來她只是個比誰都嚮往勇者,滿心期待著英雄的少女

看了我們的現實,感到自己的無知也好

她是如何的重視國家,重視子民也好

與鄰國沙漠之國的摩擦宣戰也好

她們可能會打輸戰爭的事情也好

即使如此她跟人民仍然選擇面對這場戰爭

信中盡是寫著這些事情

而最後寫著這樣的話

"即使如此,我希望能給予你們勇於面對的勇氣"

"祝你們的旅程幸福美滿"

 

我們開始了往下一座城鎮的旅程

下一位國王會是怎樣的人物呢

如果是那位女王誠心推薦的人,應該是位可以信任的人吧

女王的信封裡還有另外一紙介紹信,希望能有所幫助

 

魔物更加強悍了

而且還出現了人型的魔物

在食物還充足的現在還好,但是誰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光是想像就覺得害怕

 

道路的兩旁發現了毀壞的馬車

從損壞的狀況來看,並不是受到了魔物的攻擊,而是強盜

敵人不只有魔物

 

為了警戒,我們兩人一組輪班夜哨

當輪到我跟戰士守夜時,戰士喃喃自語的說著

"我們到底是為何而戰"

我答不上來

 

輪到勇者跟魔法使守夜時,強盜出現了

可能強盜餓過頭了吧,我跟戰士還來不及爬起來戰鬥就結束了

但是魔法使受到了不小的精神打擊

耳朵裡不斷聽到盜賊們被火焰魔法焚燒的哀嚎

我們讓魔法使吃下安眠藥好好休息

能讓她冷靜下來的已經不是神的話語或祈禱,而是時間與人手所製的藥品

我都搞不清楚我這個僧侶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了

 

第二次的強盜襲擊

從他們拿著鋤頭跟鐮刀來看,應該是流亡的農民吧

手腕現在還殘留著用權杖毆打他們的觸感

 

看得到城鎮了

今天之內應該就會到了

 

我們到達了城鎮,把女王的介紹信交給了衛兵,然後就被關進了大牢

因為這本筆記本也被沒收的關係,那段時候發生的事情我想在現在補寫

 

關押之後沒多久,就開始了對勇者的審問

在勇者的慘叫聲中,我聽到了隔壁牢房魔法使害怕的啜泣聲

 

換我被審問了

就算不知道挨了幾拳

我還是很堅持的說我們沒有欺騙女王

 

魔法使發出了悲鳴聲

我只聽見勇者跟戰士的牢房傳來了低聲的咒罵

大概我也是一樣吧

 

數日後我們被判死刑

罪名是欺騙王族與煽動戰爭

我對國王氣的滿臉通紅雙手亂揮大聲痛罵的臉很有印象

說穿了,只是熱戀女王的國王對我們的報復

雖然實際上國王怒吼的內容是與女王之國的貿易逆差

總之這樣就能結束被審問的日子了吧,與其說感到恐怖,不如說反而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再度收押進大牢的第三天深夜

我們聽見外面傳來吵鬧聲,慌張的士兵衝了進來

看來是受到魔物的攻擊,士兵不足

我們取回了行李裝備,在外面先施展回復魔法跟使用藥品恢復體力

魔物數量很多,城鎮遭受嚴重的破壞

這場戰鬥中我們打倒了許多魔物,從死囚一躍而成救國的大英雄

同時這一天,國王逃跑了,傳言已在半路上死於魔物之手

 

於是現在我們朝著第五個國家前進

途中我們向行商人打探情報

那個國家的國王已死,可能會有好一段時間的內戰吧

不過反正一開始就跟我們沒有瓜葛

 

據說下一個國家很盛行魔法

魔法使好像稍微雀躍了些

 

預定中途停留的村莊被魔物給滅村了

腐臭味沖天

值錢的東西似乎也被盜賊搜括一空,什麼也沒留下

只好變更預定行程,向下一座城鎮前進

 

魔物常常組成集團來侵擾

智能很高,難以對付

 

也出現了類似以前在沙漠出現過的,說人話的魔物

揮舞武器的手有那麼一分遲疑

 

被自己的尖叫聲嚇醒了

正在守夜的勇者以悲憫的眼神看著我

我的表情應該很恐怖吧

 

食物逐漸減少,只能吃那個了嗎

可是這跟吃人有什麼不同

 

看起來像是肉乾,但是一放到嘴裡腦中就出現了那魔物的樣貌

只能配著水硬吞下去

 

下雨了

寒冷的雨無情的剝奪我們的體溫

勇者也好戰士也好魔法使也好,大家都一臉蒼白發著抖

我想我也是一樣

 

雨下個沒完

勇者開始常常咳嗽

 

勇者開始發高燒了,慢慢的連路都沒辦法走了

雖然讓他躺在馬車上休息,但是沒有對症的藥,也沒辦法安穩長時的休養

病情越來越惡化

雨還是下個不停

 

勇者的痰開始出現血絲

雖然提議用傳送魔法回去,但是現在的狀態使用會有生命危險

不,會就這樣直接死去吧

如果不是因魔物而死的話,是不可能復活的,而到下個城鎮至少還要三天

只能出此下策了

 

當我們把魔物身上榨取的體液端到馬車旁時,勇者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涵

拜託你,不要用這麼溫柔的眼神看著我

勇者喝下了帶毒的魔物體液,吐出幾口鮮血後就動也不動了,我們繼續趕路

雨聲好像在責罵我們似的

 

還是看不到城鎮

雨裡面摻雜著幾粒碎冰

 

開始下起了白色的雨

這大概就是童話故事裡面提到的雪吧

因為劇寒,魔物的數量減少了,動作也變的遲鈍

考慮到我們現在隊伍的狀況,我們盡可能避免戰鬥,加緊趕路

 

遠遠的看的到城鎮了

因為積雪的關係,比預定的行程晚了好幾天

馬車的車輪總是沒辦法順利前進

手腳不斷傳來好像被繩索綑綁般的刺痛跟刺癢

 

手腳沒有感覺了

雪越下越大,不要說城鎮,連眼前沒多遠的東西都看不清了

死亡近在咫尺

 

只能這麼做了嗎?

真的只能這麼做了嗎?

 

敬啟者:

我們是勇者一行人

受暴風雪阻擋無法前進,只好在此避風等待放晴,但是我們的體力都已經到達極限了

我們全部都是喝了魔物的毒液而死,所以應該是可以復活的

如果您能將我們帶去復活,事後必定會準備豐厚的報酬給您

就這樣,萬事拜託了

 

那之後的三天,我們在魔法之國復活了

雖然已經有過一次經驗了,復活瞬間的感覺還是令人難受

即使眼前暖爐是多麼的溫暖,身體深處卻總是湧出惡寒

好像那個晚上永遠不會結束一樣

 

發現我們的是城鎮的一名衛兵

向他詢問,原來我們的馬車被雪埋在離城鎮沒幾步路的位置

我們向衛兵道謝,卻被婉拒了

為了不給他添麻煩

我們將謝禮裝在信封裡寄出,今天就先睡吧

 

好不容易全員能稍微走動的那天,國王卻緊急的召見

拖著身體來到皇宮,國王卻向我們催討巨額的復活費

我們商量的結果,決定向本國請求援助,勇者獨自回國

而我們就成了避免勇者逃跑的人質

只給了我們三人一間小房間,像是犯人般的監禁

在連照明都沒有的昏暗房間裡,只有魔法使的啜泣聲

 

經過了好幾天,勇者還是沒回來

魔法使的眼神四處飄移,不發一語,只是流著淚

不管戰士如何跟魔法使搭話,魔法使總是垂著頭

我只能用空洞的眼神注視著兩人

 

用手在頭頂上揮了揮,驅趕不知道第幾次出現的,被勇者捨棄的念頭

戰士跟魔法使已經像人偶般,毫無表情的發著呆

很焦躁,簡直快瘋了,不如說根本已經瘋了

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知過了幾天,房間外面傳來聲響,我們被衛兵拖去宮殿

我看到勇者,眼淚流了下來

但是他顯的非常憔悴,而沒有正視著我們

國王釋放我們之後,安排了跟之前完全不同的豪華房間

雖然在意憔悴的勇者,但還是明天再問他吧

 

我們還能原諒所謂的人類嗎?

 

本國的國王拒絕支援我們

物價便宜的我國跟物價高漲的魔法之國,錢包的重量天差地遠

即使如此勇者仍然死命的申請支援,被拒絕,溫情的申請支援,被拒絕

好幾次好幾次的來回兩國之間

於是有了妥協案

把僧侶跟魔法使兩個人賣給魔法之國

似乎是因為在重視魔法的這個國家,我跟魔法使是很貴重的存在

以後定期的提供魔法與魔物的資料,以及冒險結束後我們必須留在這裡

本國的國王接受了這樣的條件

我瞭解,他們只不過把我們當成物品而已

該憎恨誰好,該憎恨些什麼才好

總之物品哪有什麼憎恨的權利

 

魔法之國準備了豐沛的物資,以及盛大的送行會

從出發以來我們應該是第一次接受這樣的待遇

大家僵著一張笑臉向民眾揮手

等到一出城門,本來堆滿笑臉的國王與士兵們馬上就回頭,連正眼也不看一眼

我們也懶的目送他們,直接往下個國家出發

 

下一個國家是英雄之國

聚集了眾多城鎮歷代冒險的英雄所組成的國家

屢次擊退魔王軍的最後大國

他們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為了什麼而戰的呢

 

在旅行途中,我盯著勇者從以前就開始在抽的煙捲發呆,勇者不發一語的遞給我一根

一開始只有嗆人的濃煙,但是現在卻覺得非常舒爽

世界好像在搖晃般的漂亮

搖搖晃晃,搖搖晃晃

 

黃色的奇妙道具在天上飛舞,魔物跟勇者在跳舞

轉著圈圈唱著歌

好快樂阿

勇者你為什麼要哭呢?

 

最近記憶很模糊

好像自己已經消失了一樣

算了,今天還是別寫了

 

這幾天以來,我們每天晚上都在馬車裡面喝酒抽煙

大家的表情都很開心

勇者一直說著什麼戰爭阿滅亡阿什麼的,記不太清楚了

管他是六還是五,有差嗎?

旁邊冒出一個不認識的女孩答腔,還是說其實我認識她只是忘記了?

仔細想想,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想不太起來呢,這真是件好事

 

不想想起痛苦的事情

頭好重,身體好慵懶

到了城鎮之後還是早點睡吧

把討厭的事情全都忘掉

明天一定是個好日子

 

我忘不了這個萬里無雲的晴朗日子

在戰士跟魔法使的祝福聲中,我們在小小的教會裡,他幫我戴上了戒指

我淚流不止

我應該是很高興的,應該是很幸福的,可是卻是因為悲傷與心痛而淚流不止

對不起,我沒辦法高興

對不起,我無法獲得幸福

對不起,我想不起你那祈求我們幸福的臉孔

請你原諒不想忘記這個日子的我

 

我們在城鎮中休息時,城外出現了一團來自英雄之國的使者

雖然我們怎麼看都像是山賊或盜匪的集團而嚴加戒備,但是從城鎮人們的反應來看

似乎是相當相信對方的樣子

但是我們還是反射性的開始考量對方的人數跟位置

做好隨時都能逃跑的準備

 

很意外的是他們非常的有禮貌

而且經驗極為老道,對付魔物的動作非常迅速,動作也完美而洗鍊

勇者跟戰士已經跟他們打成一片了,一起喝著酒唱著歌,魔法使看著他們,也開心的笑著

只在童話故事裡面聽過的冒險者圖繪,現在就在我的眼前

 

在前往王都的路上,他們教導了我們很多事情

如何用少數人對抗魔物、如何有效的活用魔法、適合食用的魔物有哪些、甚至該怎麼料理

然後對著充滿欽佩眼光的我們,他們只說了

"我們才不是什麼英雄"

我們沒有什麼差別,都是一群悲哀的人

 

高聳的城壁所包圍的城鎮,英雄之國的王都

受到魔王軍數次攻打而傷痕累累的城牆,仍然頑固的保護著城鎮

我們進入城鎮,看到了男女老幼各式各樣的人們

不論是誰都真心歡迎著我們

一邊詢問我們累不累一邊推薦旅店,川流不息的來慰問我們旅途的辛勞

心情好好,好想睡,算了,睡吧

 

國王沒有興建皇宮,而是住在一間比較大的民房裡

國王豪爽的笑著說這個國家的國王是沒有皇宮的

然後國王又問我們,想不想加入成為這個國家的一員

別幹什麼勇者了,一起過日子吧

我們都是過來人阿

我們要了一天來考慮答案,回到了旅店

大家商量了一整晚,決定了答案

明天,就去答覆國王

 

一大早,我們做好出發的準備去見國王

看到我們的衣著跟行囊,國王馬上就理解了,露出了短暫的哀傷表情之後

又開始豪爽的笑了起來

離開的時候,他只對我們說了一句話

"你們可別輸了阿!"

背負起人們的希望、羨幕、忌妒、哀傷,還有輸給心中巨大絕望的英雄所說的話語

我們離開了英雄之國

 

 

(以下頁數因為沾滿了血,除了最後一頁之外都無法判讀)

 

最後一頁                                                再見了 

親愛的:

也許我只能這麼做了,也許你會恨我

但是你拼命留下來的這根小指頭,一定就是為了讓我能這麼做吧

 

對不起,最後只留下你一個人

對不起,剩下的事情都只能讓你扛著

對不起,我最喜歡你了

 

如果在某處,有一個不認識我們的人,對你伸出一隻手也好,一隻手的五根手指頭也好

那就請你務必要原諒他們

這表示世界和人類,並沒有愚蠢跟傲慢到那種程度

 

雖然我已經沒有這樣的資格了,但是最後最後,我還是想向神祈禱

 

希望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

掰掰

 

1854

主题

1873

帖子

144

积分

值日生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0
金币
621
荣誉
0
人气
147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06: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她的紀錄


 

那個國家十分貧窮,國民僅靠著從海中捕撈海產輸出鄰國,以得到一些些的穀物來生活。

她就是在這樣的貧窮小國家出生的。

 

雖然說父親是國王,但他個性溫和且待人和善,深受國民愛戴。母親雖然是王妃,但她不以身分取人,與她美麗的容貌相輔相成的是她的笑容,人人都喜歡他。

有這樣雙親的她,繼承了父親的和善以及母親美麗的容貌,是個深受愛戴、人見人愛的孩子。

她十分的聰明,從小就知道了自己是什麼身分、處在什麼立場、舉止該如何等等的。

雖然沒有自由對她來說是很令人失望的事,但她明瞭那是她的使命。

所以她喜歡讓自己的思緒在妄想中的世界翱翔。

飛越千千萬萬個天空,前進千千萬萬個大陸,度過千千萬萬個海。打倒無數的魔物,解救無數的人們。

她喜歡像這樣隨處可見的英雄故事。

偷偷地躲起來,使用秘密製作的木劍在房間裡揮舞著,也曾經在房間裡跟妄想中的龍戰鬥。雖然知道自己並沒有那方面的天份,也曾經看著魔導書仿念咒文

 

雖然看起來只像小孩子的遊戲,但只有在那個時候她不是那個小小國家的公主,而是救國的勇者。

那樣的她漸漸長大,也漸漸不玩這種小孩子的遊戲了,某一天,悲劇突然的降臨了。

流行病奪走了她雙親的性命。

支撐著國家的兩人同時去世,國民個個悲觀絕望不已。

 

但是只有她不能絕望,只能睜著強忍淚水的雙眼看向前方。

那個瞬間,她成為了女王。

成為女王的她,雖然被受絕望打擊消沉不已的國民無視,但還是計畫重建國家。

她很有能力又聰明,能得一知十。但是絕望消沉的國民卻沒有人願意聽她的話動作,結果她只能不斷的持續失敗。

 

如此這般,國家情勢隨著時間越來越惡劣,讓國民的不滿到了頂峰,就在隨時都可能爆發的那麼一天,為了取女王的性命,國民集結了起來。。

在人人都怒罵著的時候,女王站到大家面前,望向四周聚集的人們。

女王出現後,剛開始大家都安靜了下來。但是,過了一會有人忍耐不住,小小聲地說了對女王的抱怨。

就像是被牽動了一樣,抱怨的聲音傳了開來,變成怒吼向女王襲來。

守衛女王的衛兵緊張的跑來跑去,試圖制止已經變成暴民,隨時都可能襲擊女王的民眾。

而這時女王說話了。

女王的話語在漸漸安靜下來的怒吼聲中,一點點地一點點地,像是漣漪般的傳了開來。

一一說著關於自己的無能、不能原諒自己、無力後悔的感受、什麼都做不到、還有對人民的道歉、以及無力回天的種種。

最後她,淌著那連失去雙親都沒能流出來的淚水,向人們說了──

「誰來幫幫我吧。」

 國民們靜靜的看著那顫抖著雙肩嗚咽哭泣的她,聽著那身為一個國家治理者,那毫不保留,厚顏要求的願望。

雖然的確有數不清的不滿,生氣揮舞著的拳頭也還沒放下……但是那在自己眼前無力的顫抖,不斷哭著的少女也的確就在那裡求救著。

不是向其他人,而是向自己求救。

 

一個接著一個的,向上舉著的拳頭漸漸放下了,一個接著一個的,心中發誓願意成為肩負女王重擔的少女的力量的人們也增加了。

以那個日子為轉機,小國家漸漸壯大了起來。 

原本無力的女王,在國民的協力下,她的才能毫無遺憾的完全發揮。

以能得一知十的女王的提案加上數百個國民去實現,原本如同混亂齒輪的國家也漸漸恢復正常運作,往理想的方向前進。

就這樣經過了數年的晝夜,原本是不毛之地的地方變成肥沃的農地,不只是能從大海中得到恩惠,還能夠從大地得到許多的資源。

變得繁盛的國家充滿了豐富的自然資源和人力,更進一步地繁榮了起來。

就在那樣的日常裡,她與一個男人相戀了。對象是以前就有交流的、那海對面王國的國王 

他對她傾訴了好幾次熱烈的思念,而她也是如此。

他們約定了讓兩個國家永遠交流下去。 

 

於是她遇見了──

於是她決定面對──

 

站在已成為無法說話的骸骨的國民前,女王祈禱著。

『請不要讓深愛著的他感到哀傷。』

在燃燒著的城堡中,女王祈願著。

希望能讓悲哀的她們步向充滿希望的未來。(應該是指僧侶跟魔法使)

希望世界和平。

再見了。

 

1854

主题

1873

帖子

144

积分

值日生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0
金币
621
荣誉
0
人气
147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06: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pyandpaste 于 2019-7-30 16:37 编辑

僧侶在手記上有寫到說
假如有人肯了解接納我們、牽起我們的手的話,就算只有單手手掌的五根手指的份也好,希望你能夠原諒他們。
這個世界、人類們應該沒有那麼愚蠢且傲慢。

但國王和公主得到的勇者徽章總數只有四枚、也就是說只有四根手指。
勇者「啊啊~遺憾。那個~勇者徽章……啊,不夠耶。反正是之後的事了」

國王「?」

公主「?」

要是國王的態度更好一點的話,搞不好勇者就原諒人類、不再管世事默默隱退去 。

台版後面還有六個四格。不過不太重要,就不掃了。

0

主题

5

帖子

89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66
金币
56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7 13:17: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太真实了

0

主题

3

帖子

190

积分

小学生

Rank: 2Rank: 2

天命
150
金币
11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7 14:23: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难受

4

主题

1082

帖子

2267

积分

大学生

好吃喵?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692
金币
1216
荣誉
0
人气
20
发表于 2019-6-17 14: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毒!!  
         
           整篇看下来的绝望感......
                                    放眼望去全是悲剧呢。
死の運命は既にお前たちを蝕んでいる。たとえ不死だとしても、死の因果から逃れることは決してできない!!

0

主题

631

帖子

334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天命
2902
金币
1460
荣誉
0
人气
4
发表于 2019-6-17 17: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本有台版。以前只看過第一個故事。

0

主题

857

帖子

1629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547
金币
997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6-17 21: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嗚哇...這也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4 18:32 , Processed in 0.06396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