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7440|回复: 82
收起左侧

【短篇】向转生的我挑战的无谋但前途有望的少女的故事

  [复制链接]

1854

主题

1873

帖子

144

积分

值日生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天命
100
金币
621
荣誉
0
人气
147
发表于 2019-6-17 00: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opyandpaste 于 2019-7-30 16:16 编辑



轉載自: https://www.lightnovel.cn/thread-900840-1-1.html



    原名:転生者である私に挑んでくる無謀で有望な少女の話
    作者:小東のら
    生肉:https://ncode.syosetu.com/n8273ds/
    翻译:blackonion(LKID:吼姆拉酱最高!)
    校对:blackonion(LKID:吼姆拉酱最高!)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劳动成果。

* * * * *

  『十岁神童,十五岁才子,年过二十沦为凡人』
   有句谚语这么说。
   这谚语用于告诫人们,如果由于幼时能力过人,骄傲而不思进取,长大成人后会变的平凡。
   应该也可用于形容,人们即使在小时候得奖,长大后发觉在大人的世界里,自己的能力不算优秀吧。
   总之,谚语教育我们即使在年幼被表扬被认可也不要满足,要继续努力,继续奋斗做更好的自己。
……不过,这句谚语的意义对我来说有些许不同。

* * * * *

   「吉克!来吧,今天的也要用考试结果决一胜负!」
   「阿妮亚……又来吗……」
   刚下课,一位少女就目光炯炯地冲到我面前。
   这位小小的少女留着淡蓝色短发,戴着发圈,名叫阿妮亚。
   和我一样大,都是8岁。我们读魔法小学二年级。
   ……不,尽管年纪与我相同……
   「我还没有看过你的成绩呢!在与你的竞争里我还一次都没赢过!」
   「你啊……平时明明很冷淡,一旦和我比赛就会热情地缠着我呢……」
   「那是当然!好啦!快点拿出成绩单!」
   阿妮亚一手拿出自己的成绩单,一手摇晃我的肩膀催促我。真没办法,我再次从书包里取出刚出炉的成绩单。
   
   「准备好了吧……喊预备后相互出示哦……做好觉悟了吗……」
   阿妮亚脸颊泛红,她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
   「……阿妮亚,你对这次的魔力基础计算的考试有自信吗?」
   「哼!根据分数来判断吧!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然后她抑制不住高昂的情绪,快速喊出「预备」。
   我慌忙将手里拿的成绩单放上课桌。
   「…………」
   「…………」
   噢,厉害,阿妮亚取得了97分。这次的考试应用题很多,能拿到这么高分的学生应该几乎没有吧。
   实际上她成绩优秀,擅长运动,固有魔力也让人吃惊。
   优等生中的优等生,说的正是她。
   这样的她青着脸。
   她张开嘴,满脸惊讶。
   「…………100分!?吉克,你……取得了100分!?那么难的考试能拿100分…………!?」
   「啊……对……这次考试也发挥得不错…………」
   可是我一次也没输给她过。
   这只是说我的成绩比她好。
   「~~~~~~~~~~~~!」
   阿妮亚眼里含泪。
   她紧闭嘴唇,咬紧牙关,拼命忍耐不让眼泪流下。
   这次考试她大概相当有自信,相当用功过,考试难度比较大,能拿97分的困难我不难想象。
   我能断言,取得97分的她是除我之外的全级第一。
   可即使如此仍不及我。
   「——!」
   「啊!等等!阿妮亚…………!」
   然后阿妮亚飞奔而去。
   不知是处于悔恨,还是不愿在我眼前流泪,总之她像风一般从我眼前跑远。
   「这次……她真的相当自信吧…………」
   往常输了也不至于会哭,而她的情绪高于往常,所以这次她相当努力过,相当有自信吧。
   ……我感到抱歉。
   她拼劲了全力。
   但我耍赖了,通过耍赖偷取了100分。
   原本我这种人不擅长与人较量,没法与阿妮亚那样拼劲全力奋斗到底的人交往。
   但这件事我不能对任何人说。
   说了会被怀疑是否在开玩笑,说了也不会有人会相信。
   其实我……
   
   ——是转生者。
   我留有前世的记忆。
* * * * *
   那是发生在能留下记录的大雪纷飞的特别的冬日里的事。
   好冷……我觉得是天气原因,这方面记得不怎么清楚。与其说不怎么清楚,不如说没有感觉。
   前世的死因是病死。
   通过窗户,我眺望着大颗的雪倾盆如注。我躺在床上,艰难地抬起头,在全白的病房里羡慕地凝视白茫茫的世界。
   
   我当时28岁,在随处可见的魔法道具制作公司上班,和随处可见的人一样工作。
   工作随处可见,并不辛苦。我的性质似乎属于凡人,与其他人从事同样的工作,若不加倍努力,没法得到与其他人同等的成果。
   但,这点其他人大概也一样。如不加倍努力,便达不到社会要求的工作量。社会就是这样。
   我不怎么优秀,亦不怎么逊色。就这个意思上讲,我正是凡人。
   从事着的工作要加倍努力,和恋人也分手了。不过,这种情况也常见吧。
   正过着这样随处可见的人生,我生病了。讽刺的是,这是我与其他人唯一的区别。
   没法运动身体,我勉强将头转向窗户,望向窗外。所见是冰雪覆盖世界的场景,这场大雪不可多见啊,在朦胧的意识中,我感叹道。
   我抱有羡慕。
   羡慕大雪。
   这场大雪是特别的,会留在很多人的记忆和记录里吧。
   我也想成为特别。
   想成为特别的人。
   对气候这种人类无能为力的神之所为,我擅自怀抱羡慕,缓缓闭上眼。
   然后我失去意识,到达了人生的终点。
   ——可是,我转生了。
   原因为何,无法得知。
   然而我继承了前世的记忆。
* * * * *
   「虽说是行走在特别的人生道路上……但总感觉没法拭去罪恶感呐」
   「你在小声自言自语些什么,吉克。好啦,今天也要一决高下哟」
   我坐在课室角落的座位上,注视着与大雪纷飞之日形成对照的被太阳倾注毒辣光芒的闷热的校内庭院,自言自语。回过神来,阿妮亚
在我身旁。
   不好,本以为小声咕哝会没人注意到,但由于她经常来与我说话,被她听到了。
   「……你有听到我说了什么吗?」
   「没有哦?不想被听到就别说出口呀」
   「……完全如你所说,沉默是金啊…………」
   今年,我们11岁。就读魔法小学的最高年级。
   她不吸取教训,仍在继续与我比赛。发出挑战的总是她。
   无论什么内容,如笔试,魔法的实技测试,各种特别的课外授课,她总与我竞争,然后我取得了所有胜利。
   要说当然也是当然。对经历过小学考试的大人来说,全部获得100分轻而易举。我没可能会输。
   虽然我在前世对特别抱有憧憬,但是在持续与她竞争中,看她露出下次一定超过你的悔恨表情后,也会涌起罪恶感。
   说到底,我的成果来自『转生』的特别的经验,而非自己根据自己的能力通过努力取得。屡次打击相信自己能力,拼劲全力奋斗的她,让我抱有罪恶感也是当然吗,还是说我在精神上也终究是凡人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又是100分呀!这样我不是没办法赢嘛!太狡猾了!太狡猾了!吉克!」
   阿妮亚又哭鼻子了。
   说实话,她是真正的天才,还不懈努力,我这样的凡人本来确实无法与之比较,她是这样的人才。
   照这样下去,她将进入优秀的高中,进入优秀的大学,进入有名的公司工作吧。她如今的优秀能力已经让人这么认为。
   只是,正如谚语所说『年过二十沦为凡人』,她今后依然不断努力才有这样的可能。
   为了慰藉闹别扭的她,我提前买好点心,递给她以抚慰她的情绪。
   宛如是给在竞争中胜出的我设立的惩罚游戏,为了买点心,我花掉了小孩的少许零用钱中的大部分。
   挑选点心,必须要考虑到她的爱好、限定季节贩售等特别因素,为了抚慰复杂的少女心,我在挑选上费尽了心思。一个不小心没选对,就得在看着她生闷气的侧脸中度过一天。
   平日的她举止冷静,但事情一旦与我有关,她会变得激动,输了会不甘心,我每次都会想尽办法安慰她,送出点心改变她的心情。
   把握她心情的微妙之处比任何考试都困难。
* * * * *
   「咕……这次也完美取得了100分呐……」
   阿妮亚抓着成绩单,一如既往露出紧咬牙关的不甘心的神情。
   她在这几年里有些变了。
   长度不到脖子的短发,长成及肩的长发。
   她多少有了些女性魅力。
   另外她的着装也有所变化。从到目前为止的自由选择的服装变成学校制定的西装。
   ——就是说我们成了初中生。
   阿妮亚和我当然考进了同一所初中。
   进入这片地区最好的私立学校,对取得了这片地区第一第二的成绩的我们来说,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如说,对生活了28年获得的平凡薪水的我来说,进入私立学校反而多少会对双亲感到抱歉。考虑到这所学校每年的学费和前世我那平凡的年工资,我有些头晕眼花。
   我表示去普通的公立初中就行,双亲表示『小孩不用考虑这些问题』,阿妮亚也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那我也去公立初中吧』,于是我失去了选择的余地。
   虽然对双亲感到抱歉,但像阿妮亚这样的天才可不能因为我,而凋谢于本地的公立初中。
   我冒出打工的念头,不过哪里有愿意雇佣初中生的打工场所呢,考虑着这些,我在初中首次考试取得了97分。
   即使有前世的28年经验,几乎没有学习的我还是没能获得100分。我想这是初中与小学的差别。
  『呵呵呵!终于打破了100分的传说呢!离我从你手中夺取胜利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如此高声宣言的阿妮亚的眼里噙着泪水。
   她的分数是89分,对她而言是耻辱吧。由于是升学学校,考试难度很大,我认为她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我和她都小看了初中。即使如此,她仍然取得了全级第二的值得骄傲的成绩。
   在那之后我总算找到了打工场所,也在学习上下足了功夫。
   「咕……这次完美地取得了100分呢…………」
   然后,正如刚才她所言。
   通过努力学习,还能充分发挥前世的28年的经验。
   「吉克,你究竟是怎么学习的呀。你为家减轻负担而打工,也竟然能考到100分……没耍赖吧……?」
   「…………」
   …………耍赖了。『转生』是最大的耍赖,我没道理告诉她。
   我被阿妮亚捏住脸颊,不过她的手指没什么用力。
   这次考试,她取得了93分。她的成绩当然是全级第二,可拼命学习只提升了4分让她有点灰心。
   在我看来她已经很厉害了,这里可是升学学校,我感觉比在前世时上的普通初中的考试难得多。这样的难度下能考到93分,我觉得她可以更自豪,不过她会不甘心是因为我取得的100分吧。
   阿妮亚有些软弱。
   我掏出刚贩售的点心,对她说。
   「……学习的诀窍,是抓住各个单元的主线。每个单元的基础全在那里,其他所有的教学内容是从主线里派生……」
   「啊!等下!等下!果然不行!不行呀!什么都别说!」
   阿妮亚扭动身体,慌张地远离我。
   「不能给敌人送盐!」
   这么说着,她一溜烟飞奔出教室,回家了。
   我惊呆了,然后走向打工场所。
* * * * *
   「…………还是教我学习吧,好吗……」
   阿妮亚来到我的课桌前,喃喃地说。她红着脸忍耐着,为了不对上我的视线而把头稍微转向一边,拜托我教她学习。
   这次是重要的期末考试。
   我勉强用全科目满分的形式保全了前世28年的体面。自己说有点什么,我很认真地学习了。
   阿妮亚当然是全级第二,8科共考到750分。
   虽然数字不得了,但对阿妮亚而言似乎不理想。
   与我拉开50分的差距,对她来说难以咽下那口气,事后听她说,与和我的竞争无关,她认为自己在考试上失败了。考试难度很大,这个分数也无可奈何,即使如此她认为与和我之间的竞争无关,这是她第一次感到不甘心。
   她主动放下了自己的自尊,来向我讨教。
   这是与她交往7年后首次发生的事情。
   她的身体不时颤抖,满脸通红,光从旁边看,就能感受到她升高的体温和剧烈的心脏的鼓动。
   「……我知道了。我教你学习」
   我简洁地回答。
   我在自己座位对面准备好座位,让僵硬的她快点坐下。
   再沉默下去有些可怜,我马上开始与她说起学习。我认为就她的性格而言,这样更能让她转换心情。
   当然在书桌一旁已经放好了点心。
   「前面也说过,学习最重要的是抓住各个单元的主线。每个单元的基础全在其中,其他所有知识都从主线派生」
   「…………派生?」
   「对。不必背下教科书上记载的所有细枝末节,首先要把握住内容的主线。把握之后,像伸展枝叶一样进一步学习。拿历史举个例子的话……我想想……这次考试最重要的大事件是『雷斯波吉斯之战』。在这之后的所有历史全部受到这场战争影响。另外,这次战役前的历史有不少『雷斯波吉斯之战』发生的起因,及重要原因。在这个时代,大多数事情围绕着『雷斯波吉斯之战』发生,该战役不仅影响该国历史,也对其他国家的历史产生影响。要思考时代这条经线,以及与事件相关的其他事件这条纬线,边联系各种事件边学习,便能清晰地概括在脑海里,单单阅读文章就能加深理解…………」
   「联系…………?」
   「对,联系」
   阿妮亚也很厉害,颤抖得这么厉害,我稍微解释一下就进入了学习模式。她露出认真的表情,集中精力听我说话。
   「可以说其他科目也一样。就像数学,最重要的是公式,这个单元的基本思路全部以这个公式为基础成立,其他公式和应用问题全部以这个基本公式为基础成立。感觉应用题困难,先回顾基础,尝试理清目标。目标自在基础中,应该思考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会经过哪几步,会得出什么数值」
   「……基础?」
   「对,基础。这次的考试,在哪些地方出错了?能让我看看吗?」
   之后我们一直坐在教室的一角学习,直到天空染上黄昏之色,老师提醒我们离开为止。
   回过神来,夕阳于地平线的彼端落下,太阳最后的光染红了教室。
   「吉克……你很会教嘛…………」
   她的淡蓝色头发染上了温暖的色调。
* * * * *
   「呐!吉克君真的教书了吗!?」
   某日,班上的女生气势满满地说。
   数名女生跑到我的座位旁,把脸凑近,如此质问我。
  「欸?嗯,嗯……向我寻求帮助,也没拒绝的理由……这些话,你们从哪听到……?」
   「这个嘛,最近传出放学后全级第一的吉克君辅导阿妮亚学习的传闻…………能不能也辅导我们呀?是这样的传闻喔!」
   「是……是这样的传闻…………?」
   我被班上的女生包围,感到疑惑地瞟了一眼阿妮亚……啊,阿妮亚开启清高模式,她的态度正宣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见她利落地做着下节课的准备。
   事情和与我的竞争无关,她的态度基本上就很高冷。
   「喂喂喂!这个受欢迎的混蛋!教导女孩子们学习却不理会我们吗!?」
   「只有你被女孩子们包围吗!有种来辅导我们学习呀!」
   「唔噢噗!」
   我被笨蛋的男性友人们圈住脖子,他们使劲勒。他们请求我的帮助,一半出于嫉妒,一半出于和女生们搭上话的打算,还有一点点学习的意愿。
   等……等等勒得太紧了…………
   看来不从我嘴里吐出什么,他们是不会放手了。
   「我……我知道了…………放,放学后…………」
   「好呀!和吉克君一起学!」
   「好样的!为了通过下次考试增加零花钱!就拜托你咯!吉克!」
   解开圈住我脖子的手,大家热闹起来,我只是露出疲惫的笑容。
   为什么会这样发展呢。
   不过不可思议的是,我完全不会不开心。
   放学了。
   远多于预想的人数让我皱起眉头,我一边叫苦一边来回巡视他们的学习状况。
   我对他们陈述和阿妮亚说过的话,教导他们我的学习方法,然后巡视大家的课桌,观察他们的学习情况。
   顺便一提阿妮亚没有参加这个学习会。她确实不喜欢和和气气地与大家打成一片。
   「吉克,这里有问题哦……看了答案我能理解计算内容和过程,但不懂为什么要这样计算啊。这样下去,如果这种题目出现在考试上,我也只能背下来了。怎么说好……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
   「啊,我知道喔,马儿克。只看答案,经常出现不理解根本的思路的情况。这正是重点…………」
   「是刚才说的基础吧。然后呢?这个问题的基础在哪?」
   「这个啊……教科书的…………这里吧。说到底,这个问题不过是力矩的应用」
   「嚯…………」
   巡视过大家的情况,我感受到在升学学校的大家头脑很好。
   他们能轻松吸收我的教学,也能马上理解和应用。另外他们提问的内容之尖锐让我有点吃惊。前世的初中时我没能想到的问题,被眼前的他们提出来了。
   对于我在高中,大学时才领悟的思考方式,他们已经开始察觉了。
   我看到了凡人与天才之间的鸿沟。
   我在辅导阿妮亚学习时也能感受到这点。
   是从这时开始的吗。
   我在冥冥中隐约预见了我会走出怎样的道路。
   「话说回来吉克君真的很擅长教学呢!」
   班上的女生这么说。
   我只是害羞地笑笑。
   我认为这也以『转生』的经验为源头。
   这并非表示我比其他人擅长教书,而是在经历过一次大学考试的拼死学习后,我再次经历小学,初中的学习。
   像进行大学考试的一般人一样,我曾拼命学习过。
   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学习的着眼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学习的效率化、学习的意义、学习的方式、学习的诀窍……在这样不断地总结不断地总结不断地总结不断地总结直到落榜为止,总结,思考,学习后,我再次经历小学的学习。
   有过这样的经验后,第二次学习与第一次人生的学习相比,着眼点完全不同。
   第一次的人生中没能理解的老师讲课的目的,我变得能理解了,清楚什么地方是重点。
   或者说比起第一次的老师的教学,这次的老师教学的方法更好。我能感受到其中的差距。
   在重复了一次的我看来,在感受到教学方法优秀的同时,我甚至对老师的教学产生,为何不重视那些部分进行仔细讲解呢?的傲慢的偏见。
   …………不,我也太狂妄了,这话对谁都说不出口。
   在初中时期像这样对某人信口开河,便有可能成为黑历史。从其他人看来就是个鼻子和天狗一样长的小鬼。
   所以我将这些意见埋进心里,成为我对教学抱有的一己之见。
   「看这里看这里!吉克老师!我搞不懂这部分!」
   「好了好了,等一下啊,莉娜君…………」
   我感到快乐。
   我认为作为朋友能帮助他们,我感到快乐。
   我认为这是『特别』的我有派上用场而产生的喜悦。
   已完全入夜时,学习会结束,我在太阳已沉睡的夜晚道路上独自行走。
   我对今天的学习会抱有切实的满足感,对帮住了朋友感到内心充实,轻快地走在回家路上时发现了那个人物。
   有人以仁王站姿阻挡在我回家路上的正中央。
   嘴巴撇成へ字形,大大岔开双脚,牢牢抱紧胳膊,像仁王般伫立。
   她大大的眼睛死死盯住我,我毫无疑问是她的靶子。
   哇,我内心大叫。
   不管怎么看,她超不高兴。
   阿妮亚阻挡在我回家的路上。
   「…………哼!」
   「那啥……阿妮亚……?阿妮亚同学……?为什么要这么不高兴呢?」
   不小心用了敬语。
   「没有不高兴!吉克没有做坏事!」
   「唔哇…………」
   这下……怎么办啊…………
   我既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怎么她是哪种不高兴。
   ……不,虽然我知道和大家其乐融融地开展学习会是原因,但不知道她对此如何解读。
   …………递出点心能不能改善她的心情呢?
   「……阿妮亚……要不要……吃点心…………?」
   「哼!」
   我麻利地用手掏出点心盒,也没法改善她的心情。
   失败。
   「那……下次开始阿妮亚也来参加学习会吧…………?」
   「算了吧!我不喜欢在人数众多的地方学习!」
   「我想也是呢…………」
   哎,这也在意料之中。我对此已束手无策。
   我看不出来,眼前这位哼地以仁王之姿伫立的女孩,为何会在学校被安上『冰之女神』的外号。
   平常这孩子可高冷了,虽然在我面前完全不会表现出来…………
   「…………总感觉很焦躁」
   「…………对什么?」
   「……不知道」
   阿妮亚保持仁王姿势这么说。
   「啊——!真是,不管了!过来教我念书啦!要尽全力地教喔!从现在起!」
   「欸!?从现在起!?这都晚上了,学校也关门了喔?」
   「来我房间不就行了!要开展直到深夜的只有两人的学习会喔!」
   
   夜里的学习会……?
   我吓了一跳。
   「今晚直到深夜为止直到吉克厌倦为止不断学习!不对!就算你厌倦了我也要你教!做好觉悟吧!」
   「哦……等,等等啦…………」
   她紧紧拉住正在困惑的我的手,往她家扯着走去。
   心脏剧烈搏动,身体变得火热。血液以惊人的速度在我体内流淌。
   夜晚的学习会,阿妮亚的房间,两人独处,直到厌倦为止,就算厌倦了也…………
   奇怪的单词在我脑海中徘徊,我只是被阿妮亚拉着手,重心不稳地走在夜晚的道路上。
   就结果而言。
   ……什么也没发生。
   ……是单纯学习会。
   这是当然,理所当然的。我们才13岁。
   我感到自我嫌恶,嫌恶感像血液般在我体内来回涌动。
   我抱起念书念到腻后累得睡着的阿妮亚,放上她的床,铺上漂亮的棉被,然后由阿妮亚的父亲送我回家。
   这是当然。
   我感到嫌恶。自我嫌恶让我羞耻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想殴打,想杀掉心跳不已的自己。
   虽然变得年轻,但竟然对13岁的她产生了欲望…………
   萝莉控吗?我是萝莉控吗?
   28岁加上13岁的我被13岁的她弄得胸口炽热,想作为男人抱她吗?
   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
   事情不该这样。不对劲。不对劲。
   这是人生的大罪,乃是大罪,几乎属于死罪的大罪。
   回到家我无数次用头狠狠撞自己的书桌。
   直到察觉到我的奇怪举动的母亲阻止我为止,我持续自重。
   啊啊啊啊啊啊啊………………………………
   自重重重重……………………自重重重重……………………………………
   「早呀……咦,吉克,你怎么了!你的额头!?好红!还有那黑眼圈很糟糕呀!」
   早晨,进学校后,阿妮亚向我打招呼时吃了一惊。
   我的额头红得吓人,眼睛下方出现了黑眼圈。
   没法睡着。我只能这么说。
   连睡着都让我觉得是罪孽,我自重了一晚上,抱着纠缠不清的心情熬过了一晚。我自重过了。
   「…………没什么」
   「是吗……那就算了……今天也要在夜晚来我房间开展学习会喔!约好了哟!」
   「今……今天也…………?」
   说完她便回到自己的座位,我目送她离开后,趴在自己的课桌上。
   感觉灵魂会从自己嘴里飘出。
   下次考试,我没能考到100分。
* * * * *
   光阴似箭,我们考进了高中。
   当然是有名的升学学校。
   而且是以特招生的身份升入在全国也很有名的升学学校。
   免除学费是大孝行。我无论如何总会与前世的薪水作比较。
   因为得到『转生』恩惠的缘故,我能取得『特招生』的权利,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当然,但我认为靠自己的能力取得这个地位的阿妮亚真的很出色。
   这是青梅竹马的骄傲。
   没错,我们已是青梅竹马。
   我们在近10年里,视彼此为竞争对手,在彼此身旁激励,共同迈步于人生。
   于我而言包含前世在内,是43年中的10年。可对她来说是15年里的10年。
   没错。已经10年了。
   ……已经过了10年了…………
   『在高中要一决胜负!我会在此期间超过你,考到比你更高的分数!做好觉悟吧!』
   入学仪式刚过,她就气势汹汹地如此宣言。
   虽然她一变成高中生就改变想法,但对我来说她的宣言和小时候的没区别,所以情不自禁地笑出声。
   她嘟起小嘴,大喊『你能从容也只有现在了!』,然后哼了一声。
   这样的她在高中度过3个月后得到『冰之女王』的外号,人这种生物真难以理解。
   入学后经过9个月,事件发生了。
   对周围的其他人来说是称不上事件的事件。但对我和阿妮亚来说意义重大。
   尤其对我来说,这是转折点,我产生了裂痕。
   「…………咦?」
   阿妮亚瞪大双眼凝视着粘贴在楼梯口前的第三学期的期中测试的成绩排名。
   她无数次眨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测试的学生优秀成绩的排名表。然后她揉揉眼又再次端详。
   『第1名 吉克 785分
第1名 阿妮亚 785分』
   排名表如此公示。
   她的脸颊染上赤红,眼神闪闪发光。
   「吉克!」
   一溜烟冲到我的跟前,她满面笑容地仰视我。
   我仿佛看到喜悦的热气从她的体内涌出。
   「吉克!」
   
   接着她又喊一次。大概没什么意思,只是开心得不得了吧。
   「终于追上你了!第一次!第一次呀!第一次喔!第一次实现和你并列!」
   她兴奋地无数次重复『第一次』。
   小学时代我们经常拿到并列的100分。但她没有满足,对她来说两个100分是没法测量的证明,也就是检查机器的不正常。
   那只是不相上下。而且是她不喜欢的不相上下。
   所以出现两人在满分以外同分的状况,让她满心欢喜。
   「并列了!并列了呀!以后就差超越了!就差夺取胜利了!并列了,我和吉克并列了!」
   喜悦,她由衷地感到喜悦。她很是喜悦,让人看了也会被感染一般,眼睛里闪耀出闪闪发光的宝石般的光辉。
   「做好觉悟吧!」
   这么宣言后,她笑了。宛如得到未来的宝石箱一样,抱着如此的希望,她灿烂地笑了。
   ……不过啊,阿妮亚。
   已经10年了。
   10年了啊…………
   我们的相互竞争已经经历10年…………
   已经开含苞待放了啊,阿妮亚…………(小b注:原文綻び,在这里有开花和隐瞒的事情暴露的双重含义,下同)

* * * * *

        含苞待放到绽放,不需要多长时间。

        「赢了!…………赢了!赢了!赢了!赢了!赢了!」

        『第1名 阿妮亚 786分
第2名 吉克 781分』

        在第二学年第二学期的期中测验,我第一次败给阿妮亚。
        在分数上低于她,是我人生的首次败北。

        阿妮亚看到排名表时,她呆住了。
        她盯着难以置信的事物,一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脑子一片空白。只见她抬起脸,张开嘴,睁大眼睛,任由脑袋空转。

        过了大概5分钟吧。
        她终于取回意识,理解了视野里的情报,表情变得明朗。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她一蹦三尺高,喜笑颜开,满脸通红,用全身展现出与『冰之女王』这个外号截然不同的欢喜。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接着她一溜烟跑到我的面前,握起本该是敌人的我的双手,摇晃着,停不下来。她满脸欢笑,向我投以炽热的眼神。
        我只是困扰地笑笑。
        没法露出其他表情。

        「太好了————————————!」

        感叹着,阿妮亚以猛烈的势头冲出校门。

        「啊!等下!阿妮亚!回来啊!回来啊!课还没上完!」

        她就这样浑然忘我,忘了课还没上完,激动地冲出学校外面。
        我来不及阻止,超过10年的喜悦组成的炽热如龙卷风般,她跑远了。……第二天,她受到老师的一顿说教。
        那副身姿很是滑稽。

        说起来也滑稽,从那天起,我能感受到我心中明确浮现出的花朵。败北没有让我震惊。首次败北,我没有不甘心,没有焦躁,没有不知所措。

        只是,某种觉悟开始在我心中萌芽。
        我感受到,时刻已近,知道不得不做好觉悟。

        花朵已开始伸展。
        这朵花朵从初中时开始……不,一定在更久以前就…………

        我预感到与她离别的时刻已经不远。



* * * * *

        刚开始她只是由衷地高兴。

        以我败北那天为界,我和阿妮亚拉开反复争夺优胜的序幕。
        高中二年级时的战绩是我在总和上占优。
        但到了高三,胜率跌至五分……不,她稍微占据优势吧。只要问她一声,已做好详细记录的她会回答我吧,但我羞怯得没敢问。

        不仅如此,她还很享受学习。
        至今为止她以鬼神版的表情念书,只为了打败我而不断特训不断奋斗,重复与我短兵相接,不知哪方胜利哪方败北后,她变得爱上了学习本身。

        一有新的发现她就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
        从那以后,很不可思议地,她的学习能力与露出鬼神般的表情的时期相比,明显开始上升。

        「快乐吗?」

        我问。

        「……看得出来?」
        「嗯……毕竟交往这么久了…………」
        「已经交往10年以上了呢。啊,好久了。真让人困扰」

        是啊。已经可以说是冤家了。
        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我们持续在分数上拮抗,但不知为何两人的学习会还有继续开展。不是已经没意义了吗?虽然这么说过,但她仍会问我不明白的问题,我也仍会问她不明白的问题。

        『吉克的教学比先生还好懂喔』

        被她这样说后,我已经没法说出停止举办学习会的话。

        「是啊……好久了…………」

        我抬头仰视她房间的天花板,回想起至今为止的种种。
        小学时代,初中时代,以及最近的高中生活。
        …………不对,时间要更长。我回想起更久以前,我在前世的生活。最近经常回想起前世生活的记忆。

        「…………等一下啦,为什么用『好久了』这样的过去式呀。吉克会和我升上同一所大学,所以还会继续扮演我的冤家」
        「……嗯,是啊。是这么回事」

        我们的第一志愿是这个国家最好的大学。
        说当然也是当然。我们升入在全国也排的上号的有名学校,相互竞争着第一和第二。把目标定为全国最难考的最高学府也不无道理。
        而且我们的模考结果也是漂亮的A等级。我没有大意,这样下去我们会升入同一所大学吧。

        但,也就此为止了。
        我们的……不,我心里的花朵越长越大,已经没法回头了。不,本来那就是没法反悔的定时炸弹。

        我们会升入同一所大学。
        然而,距离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刻已经不远。

        「呐……吉克,你怎么了吗…………?」

        阿妮亚向我搭话,让我吓一跳。

        「啊,不好意思。刚发了发呆。没什么」
        「说谎……」

        马上被她看穿了。

        「呐……能告诉我吗……?」
        「告,告诉你什么……?」
        「吉克隐瞒的事…………」

        我大吃一惊。一瞬间,心脏剧烈搏动,身体打了个冷战。

        「最近,你……经常在考虑些什么……在怀抱些什么……烦恼着……最初我以为只是烦恼,说不定是烦恼怎么追上我之类的吧。但是不对,因为交往了这么久,我懂,肯定不是……」
        「————」
        「我觉得是对我隐瞒的事情。由于这种事谁都会有,我就没怎么在意。想商谈烦恼,我能帮忙,但吉克抱有的烦恼有点不同,与近期隐瞒的事情……有点不同……」

        房间一片寂静。只有她的说话声在回响。
        所以能听到自己剧烈搏动的心脏发出的声响。

        「……直到最近,我都没注意到。交往这么久,我终于第一次察觉。你在隐瞒着什么……从以前……很久之前……从初次见面开始。……你一直……一直…………都在烦恼……」

        我只能发愣。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秘密,被她的眼睛看透了。
        阿妮亚抱着腿,藏着半边脸,想要窥探我的过去一般,她抬头望着我。

        「呐……那件事……对我也不能说吗…………?」
        「……………………」
        「……………………」
        「……………………」

        长久的沉默降临。我好不容易听到的,是我咽下唾沫的声响。

        「…………不能说」

        我只挤出这句话。
        她的表情染上失望的神色。

        「希望你……等我几年…………」
        「……欸?」
        「到那时……我会对你坦白所有事情…………」

        我这样说,她轻轻点点头。她的表情很认真。

        我倾斜身体往上看。映入眼帘的是已经熟悉的她的房间的天花板。
        再过几年。再过几年就对她坦白一切。

        那时便是终点。
        花瓣带着一切凋零,她将对我失望。

        阿妮亚,你知道吗?
        我耍赖了。

        其实…………
        我在初中开始学习高中课程,以及大学入学课程。
        察觉花朵开放时,我就感到恐惧,提前了学习。

        即使如此我仍被你追上了啊。
        然后,你超越了我。

        我就是这样的人呐…………



        我们两人平安地度过了大学入学考试。
        有惊无险地拿到了全国最难关的最高学府的录取通知。

        入学的摸底考试里我的分数超过了阿妮亚。
        阿妮亚虽也振作起精神,但她还是一脸不甘心。
        看到她的表情,我笑了。

        这是我最后的傲慢。

* * * * *

        做梦了。

        梦见了大雪。

        梦见了前世的我死时遇上的特别大雪的日子。
        我从纯白的房间里,隔着窗户眺望那场大雪。

        一片纯白。雪不以颗粒的形式飘落,而已聚集成块,自上而下,自上而下地毫不间断地落下。
        那是被记录的大雪。

        我对这雪抱有憧憬。
        对『特别』抱有憧憬。
        在前世,我没能走出平凡的领域一步,无论怎么回顾,只能说是平庸的人生。
        有哭泣,有欢笑,有愤怒,有困惑,有努力,有劳动,有加油…………

        人生的经历很不好过,活用自己的能力的120%也未必能轻松走过。名为人生的困难是一堵高墙,纵使哭泣,纵使焦急地踏地板,纵使叫喊不公平、没道理,纵使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也不得不想办法越过。

        然后,这就是所谓的平凡的人生。
        在前世,我是凡人,我走过的是平凡的人生。
        有幸福,有艰难,有倒在一旁,认为到此为止……是这样平凡的人生。

        ……我憧憬『特别』。
        憧憬如这大雪般的『特别』。

        然后我『转生』了。

        那么,这次我过得如何呢。
        有成为『特别』吗。
        的确,我在学校的成绩几乎全是第一,升入优秀的高中,升入最难考的大学。
        成为了『特别』,在其他人看来是『特别』的。

        但是,真是如此吗。
        与大雪比较,我算什么。
        我有能改变世界的力量吗。我有这场大雪的力量的半分吗。
        我终究有成为抱有羡慕的大雪吗。

        ……终究是没有。
        我的性质从前世开始没有任何改变。
        玻璃窗没法成为镜子,我无法化身为大雪。

        花朵的本体很单纯。
        那就是我没有与阿妮亚相媲美的器量。



* * * * *

        升入大学,我和阿妮亚继续竞争。
        我想用毫无改变形容,但不巧大学作业大部分是报告,很少有与分数有关的考试。

        她感到愤慨。
        这叫我们怎么分出高下嘛!
        我经历过一次大学生活所以知道这点,她说出这话后,我只是露出为难的笑容。

        学期末有考试的科目。
        阿妮亚满腔热情,对我发出和我比赛!来比赛啦!的宣战通告。但她不知道,大学的期末成绩很少返还,我们不清楚自己的分数。

        进入假期,她又感到愤慨。
        然后她做出让人吃惊的举动,拉着我的手直闯教授的办公室,要求返还期末成绩单,告知期末成绩的分数。

        教授们也感到为难。
        被她发出的热火朝天的怒气吓到,终于将批改完的试卷返还了。
        在教授们眼中,阿妮亚也成了有名人物。

        考试的结果是我输多赢少。
        我的胜率大概在三成吧。哼哼,她摆出谁都一目了然的得以神情,很是高兴。
        她挑拨我道『最近状态不好吗?』,我用『下次等着瞧』顶回去。

        我没有说出『下次等着瞧』这话的根据。
        可我只能这么说。



        「……咦?我……吗……?」

        她瞠目结舌,用手指着自己问。
        阿妮亚在大学发表的报告受到高度评价,教授建议她尝试参加校外的研讨会。
        真厉害呢,不愧是阿妮亚。我送出这话激励她,但她掩饰不了困惑的神色。

        从她的表情里,我能读懂她的想法。
        『为什么被选中的只有我一个呀,吉克呢……?』
        我读懂了她这样的想法。

        然后阿妮亚参加其他大学举行的研讨会,取得了优秀的成绩。

        另外,她出现在年级成绩优秀者的名单里。
        那时为止的报告成绩,期末考试成绩,所有的所有她都排在前几名。
        这时,她很是困惑。

        差距变得显而易见。

        我们的大学从大二起开始选择实验室。说是这么说,其实大二不过是体验实验室生活,在一年里能体验到各种各样的实验室,在这个尝试期间阿妮亚也备受期待。
        请务必来我们的实验室,请务必来我们的实验室,像这样,在一学年里留下优异成绩的阿妮亚受到各方追捧。
        当然这种事与我无缘。

        让人为难的是,她理所当然地决定与我进入同一间实验室,好了,你要去哪间?她商量与我进入同一间实验室。
        我只是苦笑。

        我提出「根据各自感兴趣的领域决定不好吗?」的意见,她的心情以可见的速度变坏,她说着「也是呢……这是正确的选择呢…………」,总算勉勉强强同意了。
        我从包里取出季节限定的点心,总算是改善了她的心情。

        结果而言,阿妮亚进入了魔法道具研究开发的实验室。
        我选择的也是魔法道具研究开发的实验室。

        ……不是,等等,这点的确是我的计算失误。
        预备之后她和我指向的都是魔法道具研究开发的实验室。

        我在前世里,在魔法道具制作公司工作了5年,我想着说不定能灵活应用这份经验,选择了这个实验室。不过,她以看起来好像很有趣为由选择这个实验室。

        「为什么会这样…………」

        在不知为何一脸得意的她身旁,我如此嘟哝。

        在成为三年级学生后,她的活跃越来越受到关注。
        论文在学会里拿奖,受到其他大会的招待,她脚踏实地地陆续取得成果。她还得到了教授们在学生里限定名额的去其他大学的机会,忙得焦头烂额。
        她接受其他大学和企业的提议,进行共同研究,陆续发表出优秀的成果。

        至于我,没什么值得一提的。
        要形容的话,就是平凡,过着与其他人没区别的实验室生活。

        「为什么……!」

        阿妮亚在我面前呐喊。

        「为什么只有我…………!」

        她在我面前,发出无可奈何、无处可去的怒气。
        在她心里产生的,无论何时总想和我一决高下的幻想没能好好化为现实,让她感到焦躁。

        不过这没法实现啊,没法实现啊,阿妮亚。

        「…………抱歉啊」

        只是这么一句话,让她露出悲伤的神情,呢喃一句我也未必能听清的「对不起」后,离开了。

        花朵已不再是花朵,已然凋谢随风而去。



* * * * *

        「比赛?」
        「对,比赛!」

        将从实验室带来的魔法道具制作的比赛通知“砰”地招呼在我面前,阿妮亚盛气凌人地叫到。

        「用这个一决高下!」

        简单来说,这是开发、制作满足某些性能的魔法道具,根据效能、设计、构思等方面审查的比赛。
        这是大学期间举行的比赛,说是魔法道具制作,其实要求实际的操作能力。

        我内心有些心动。
        要求实际操作能力的比赛,这对在前世积累了5年业务经验的我来说有很好的参加条件。
        多久没能和阿妮亚竞争了。这么想着,我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

        是察觉到我的表情吗,她也满怀期待地笑了。

        我为准备比赛倾尽了全力。
        从早到晚到深夜思索着魔法道具的事项,将各种各样的想法记录在案。制作出试制品,提炼出问题点,制作修正品。在前世里,我理解到制作物品时失败是成功之母,所以重要的是不断动手尝试。

        一个接一个地制作、改良、改善试制品,我不断重复这些工作。有时让头脑冷静,从其他角度观察自己的作品。我从过去的创意,以及其他成品里寻找线索。

        仔细回忆。
        是否有充分利用前世的5年实务经验呢,那时的工作里是否藏有其他线索呢,有没有更好的创意呢,有没有更好的改良方案呢…………
        我只管埋头……埋头于将自己的所有倾注到魔法道具制作中。

        「呐……吉克,你……身体没关系吗?有没有努力过头呢……?」

        阿妮亚战战兢兢地为我担心。
        明明是她向我提出的竞争,她却慌张地关心对手。
        没关系……我没关系的…………我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那时候,脚步有少许踉跄。
        这让他尤其担心。

        可是,我不得不倾尽全力。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
        也许是最后一次能和他同台竞技的机会。

        我明白的。
        先是我被她赶上,然后拉开差距,如今我已无法追上她。
        我已经无法回应她的全力。
        已经没办法让她满足了。

        我即使『转生』过,也依旧是凡人。

        所以至少在最后。
        至少在最后。
        尽我全心。
        尽我全力。
        赌上我的一切。

        请让我与她同台竞技吧…………










        比赛当天。
        会场很广。有许多大学参加,宽广的会场被学生填满。
        多年以来,大会保持权威,有大量企业、记者目睹学生们的雄姿,寻找能创造未来的人才。

        比赛在进行。
        比赛在进行。
        比赛在进行……

        阿妮亚一如既往的优秀。
        她的魔法道具的独创性,功能性,设计,无论哪一点都很优秀。
        考试的话能拿100分……不止,能拿120分。
        从最初开始,100分满分的考试已无法衡量她了吧。

        结果出炉。
        她的作品竟然是准入选。
        在超过1000人的参赛者中,她取得了第2名的优异结果。

        然后,我则…………
        我…………

        …………










* * * * *

        下雪了。

        大雪纷飞。

        纯白染满了视野。
        这是50年一遇的特大大雪。学气象学的朋友如此告诉我。

        好冷。
        全白。
        白雪淹没了我的世界里的一切。
        降临的雪与前世死时的等级相同。

        「…………在这种日子,是不能出门,的哟……」

        女性向坐在长凳的我递出伞。
        是阿妮亚。阿妮亚来找我了。

        「嗯……抱歉…………」

        虽然接下了伞,但打伞没有任何意义。
        小小的伞挡不住特大的大雪,雪堆积在身体上。

        「很可惜呢……没有入选…………吉克,明明这么努力了…………」

        没错,我的作品没有入选。在预选便落选了。
        在比赛早期,我全力的结晶就已从舞台上消失。

        「…………这是当然的结果」
        「……不要说……当然啊…………」

        比赛规模庞大,参赛者来自许多大学。
        这是真正的天才云集的大赛,我的作品没有入选也不无道理。

        「呐……在这里发呆会感冒的……回家吧?」
        「…………我……还想看一会雪……阿妮亚,你先回家吧」
        「……吉克不回的话我也不回」

        说着,在大雪中,她在我旁边坐下。
        大雪淹没了所有的声与色。

        「…………对不起」
        「欸?」
        「我已经跟不上你了…………」

        轻声地,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诉说。
        与其他人无关,与是否下雪无关。

        「把这算作和我最后一次竞争吧……今后,希望你去和真正的天才竞争」
        「吉克……你在说什么…………?」
        「希望你把目光移向宽广的世界。你是真正的天才……能与你竞争的天才,必定存在于哪里。今后,你的全力……让其他天才们见识吧…………我只能陪你到这里。在这里道别吧」

        我凝视起她的眼睛。

        「我不是『特别』的,没办法成为你这样的『特别』啊」

        不让眼里的泪水流下,我已尽力忍耐。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吉克…………?」
        「那天也下着这样大的雪呢…………」

        抬头仰望不断落下的雪。上下左右皆被雪所掩埋,所见之处皆白茫茫一片。

        「我死的那天也下着这样的雪呢。身体无法行动,只能转过头,从窗户眺望雪景。我对这雪抱有强烈的羡慕……」
        「————?」
        「在那之前的28年人生正适合用平凡这个词形容。虽然也不坏……我没有什么长处,没有走出非凡的道路,在学校时的成绩也没有一次拿到过100分……………………我憧憬『特别』啊。『平庸』的我很憧憬『特别』啊……」
        「…………什么?……你在说什么,吉克?」

        高中生涯结束后,我没能对她说出的回答,我现在说出。

        「我『转生』了啊,阿妮亚。曾经死过一次后……我带着记忆,重获了新生啊」
        「……………………欸?」
        「无法相信吗?」

        我从瞠目结舌的她身上移开视线,编织着话语。

        「对经历过一次人生的人来说,小学的考试很简单。这是当然的。然后,不知道这点而向我挑战的你,我不知该应该用冒失,还是无谋形容……但这也无可奈何,你一无所知。到中学为止是我获得全胜,因为我充分发挥了前世28年的经验。但高中以后成绩开始并列……最后被你逆转,这也是当然的」
        「————」
        「高中的课程并不轻松。即使经历过一次高中生活,也没法轻易地在考试里取得100分。如果问行人们『如果重新经历高中生活,有信心考进最难考的大学吗?』的话,回答『有』的人必定是少数吧。我从初中开始学习高中、大学入学课程,才勉强与你竞争下来,可实际上我没有非凡的学习能力,正常来讲考不进这个国家最难考的大学」

        我在那时已经迎来了极限。不,超越了极限。

        「大学学习我完全没办法跟你比较。这是当然的。我没有能在学会拿奖的能力。施加在我身上的魔法,只有灵活运用前世的经验一点。理解大学里难懂的学问、构建优秀的理论的能力……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啊…………」

        她呆呆地听着我倾诉。
        任由大雪飘零,她没有闭紧嘴,只是听我说。

        「『十岁神童,十五岁才子,年过二十沦为凡人』…………『转生』的魔法在15岁左右开始出现了裂痕。这是经历的时间越久,效果越弱的魔法。阿妮亚,你为了赶上我拼上了全力,但我为了不被你甩开已经用尽了力气。然后『转生』脱落,浮现出『平凡』的我。时间已经让施加在我身上的魔法失效」

        没有忍住。
        泪珠从我眼里流下。

        「我想成为『特别』,如这雪一般啊。想和『特别』的你竞争啊。对不起啊……我没法成为『特别』……对不起…………对不起啊…………」

        喉咙漏出呜咽声。
        我只是反复呢喃,对不起。我没能追上她,经历20年仍没有赶上她。

        「对不起…………!」

        我依旧是『凡人』,没有任何变化。

        「笨蛋……笨蛋…………」

        哭泣。
        她也哭了。
        看着我的表情,哭了。

        「你说的一切……完全没法理解……完全无法相信……转生什么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大雪拍打着她。

        「完全听不懂你说的话……真的,真的很抱歉……没办法立刻理解……但我没办法理解你说的『凡人』…………那个『凡人』的感觉……我完全无法理解」

        这也无可奈何。
        天才无法理解凡人。阿妮亚没法理解我。

        「不过,不过呢……有能理解的…………」

        阿妮亚在哭泣,她流下不甘心的大滴的眼泪,继续对我诉说。

        「吉克已经到达了极限……已经不能前进……已经没办法继续前进…………我是知道的。这点事。我知道的呀。因为,我……一直都待在你身旁呀。一直都……看着你呀」

        这样啊……这样啊…………
        已经被她看透了吗……她已经察觉虚伪从我身上脱落了吗…………

        这下就真的要离别…………

        「不过……不过呐…………」

        阿妮亚抱紧我的身体。

        「不要说什么……离别呀……不要说什么……永别呀…………虽然无法再一次……与你竞争……我很伤心……很可惜……很痛苦…………但是……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会永远永远和你在一起的………………————经历了15年,我已喜欢上你了啦…………」

        心脏剧烈跳动。血液流遍全身。
        我终于…………察觉到了…………

        「…………好寒冷」
        「嗯」
        「好冰冷」
        「……嗯」
        「你的身体,好冰冷啊」

        被抱紧了。
        被冰冷的洁白的胳膊抱紧了。

        「不行啊……你……在这种雪天出门…………会感冒的…………你……被大家所期待……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我说过的吧。吉克不回家我也不回」
        「………………」
        「呐,回家吧?」

        她笑了。
        她哭着笑了。

        「别顾着憧憬大雪了……回温暖的家吧?」
        


* * * * *

        我又发呆了。
        盯着她的房间的天花板,我再次发呆。

        本来想和她告别。今天,本来打算向她坦言一切后与她离别。
        要说为何我又再次出现在她的房间,是因为借她家的洗澡间洗了个澡。

        「啊!真舒服!」

        冒着热气的阿妮亚这么说着,走进房间。

        「然后?刚才说的话哪些是真的?」
        「……转生的话?」
        「是呀,除了这点还有别的吗」
        「……全部哦。没法理解也无可奈何,可我没说过一句谎话」
        「你说谎~」

        笑出声后,阿妮亚问起我的前世。
        我还处在茫然若失与有所领悟之间徘徊的状态,被她催促后和盘托出。
        前世的故事。其实没什么特别有趣的吧。渡过的平凡人生中,有过这样不得了的事情,有过这样愉快的回忆,有过这样奇怪的朋友,我像这样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就是这样没什么起伏的过去。

        阿妮亚高兴地听着没有重点的故事。
        
        「终于有种赶上你的感觉」
        「……欸?」
        「应该怎么形容呢……有种真的成为你的青梅竹马的感觉」
        
        她这么说着,笑了。
        我不为人知的28年岁月,填补了少许。

        「然后?你将来有什么目标?」
        「……什么目标?」
        「已经没必要一个人怀抱烦恼了,随性地生活不好吗。找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做吧,好吗?」

        她一边喝下温暖的可可,随性地说。

        「怎么办好呢……学历确实比前世要好,无论去到哪都有利吧…………」
        「啊————!真是的!有利与否之类的怎样都好!我说的不是这个!是说你喜欢什么,享受什么呀!」

        「享受……享受什么……吗…………」
        
        我闭上眼思考。可我认为没办法轻易找到。

        「接下来慢慢思考好了…………」
        「不对!我知道!我来告诉你!你喜欢什么,你擅长什么!」

        欸?什么?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由阿妮亚来宣言我的爱好?
        一脸懵逼的我等待着阿妮亚的话语。

        「你适合当『教师』!要说为什么!是因为是你将我培育至今啊!」

        她挺起胸部这么说。
        『教师』。被这么指出后,我感到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拼合进自己的胸口。
        中学时代里,朋友们频繁地要求我开展学习会。
        能被拜托,我感到很高兴。能理解我教的内容,我感到很高兴。能帮助朋友,我感到很高兴。

        在与阿妮亚开展的学习会,被她依赖了我感到很高兴。

        「由你的青梅竹马的我宣言!肯定没错!因为你是我的『老师』呀!」

        我可是知道你的一切哟,她摆出得意的神情,嫣然一笑。
        我受到她的感染,情不自禁地笑了。



* * * * *

        每逢下大雪的日子,我都会回想起。
        我死的那天,我强烈地羡慕『特别』。
        『转生』的我的『特别』,究竟让我有什么变化呢。

        『转生』后,我经历了许许多多事情。不过,平凡的我的性质终究有变化吗。
        我没得出答案,结果我没有改变,依旧保持着平凡,活到现在。

        不过,

        「老师!再见啦!」
        「老师,明天见」
        「好,回去时要小心大雪哦」

        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在守望学生的成长中度过。
        虽然平凡,但有价值。

        「大家回去了……就我得加班吗…………」
        
        我还没整理笔记。还有,试卷还没批改。
        ……说起来有根据考试分数竞争的孩子呢。这次结果是如何呢。
        每逢批改试卷,我就不禁笑了出来。



        「哎呀,亲爱的,欢迎回来」
        「粑粑!欢迎回家!」

        打开家门,妻子探出头来,女儿飞奔过来抱住我的脚。
        我抱起女儿后,女儿高兴地哈哈地笑了。

        妻子是特别的人。
        她热心于研究,目标是成为大学教授,发表了大量论文。她取得了优秀的成果,多次前往海外的学会露脸。
        现在是熟练的年轻研究人员。

        不过,对我来说她不是这个意思上的『特别』。
        我对她在其他意义上抱有『特别』。

        亦即是,我爱她。

        「今天你帮我做了饭吗?」
        「嗯,暂时不会出远门呢,就想着早点回来」
        「暂时能和粑粑马麻在一起!」
        「我买了特产的点心回来哦」
        「哇!粑粑!谢谢你!」
        「欸?什么什么?今天是什么点心?呐呐?今天是什么口味?」
        「…………你比女儿还能吃啊……」

        平凡的我,守望着学生的成长,与特别的妻子和特别的女儿共同生活。
        我像这样平凡地,开心地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如今,我走在温暖的人生道路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40

主题

553

帖子

3613

积分

图书委员

自愿苦力中~

Rank: 18Rank: 18

天命
3148
金币
1273
荣誉
0
人气
5
发表于 2019-6-17 01: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短篇还不错啊,也有点甜

点评

從8歲就開始的老婆育成計畫 簡稱:光源氏計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17 02:00
搬运校对重翻中R6真好玩 咕咕咕

42

主题

951

帖子

2096

积分

图书委员

|ω・)つ且

Rank: 18Rank: 18

天命
1542
金币
14965
荣誉
20
人气
115
发表于 2019-6-17 01: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リューズ 于 2019-6-17 02:07 编辑

之前就看過這篇了,覺得在寫到爛的轉生題材裡面算很好的了 (´・ω・`)

尤其第一次看的時候還差點哭了 (つд⊂)
------------------------------------------
吉克已经到达了极限……已经不能前进……已经没把饭继续前进
把飯 → 辦法

0

主题

706

帖子

3305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天命
2826
金币
1135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7 02: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gzj013 发表于 2019-6-17 01:12
这短篇还不错啊,也有点甜

從8歲就開始的老婆育成計畫
簡稱:光源氏計畫

4

主题

1082

帖子

2267

积分

大学生

好吃喵?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692
金币
1216
荣誉
0
人气
20
发表于 2019-6-17 03: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光源氏计划太毁看完全文几乎泪目的感情啦hhhhhhh
死の運命は既にお前たちを蝕んでいる。たとえ不死だとしても、死の因果から逃れることは決してできない!!

50

主题

314

帖子

2675

积分

劳动委员

Rank: 18Rank: 18

天命
2475
金币
391
荣誉
36
人气
23
发表于 2019-6-17 05:49: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前在轻国看到,这可以说是我看的第一部短文轻小说了,是启蒙作啊

1

主题

89

帖子

166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65
金币
839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7 07:02: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記得這還有後續吧但沒有人翻譯

点评

后面文库化了有几卷,生肉资源丢在轻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22:32

0

主题

518

帖子

1557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383
金币
764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7 18: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以前看的印象最深的短篇小说之一了,看的很舒服

0

主题

44

帖子

1184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848
金币
580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17 21:28: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能理解這種這種感受啊…,雖然不是轉生但我過去就算怠惰也能一直考出名列前茅的好成績,也被認為是天才,在國小是在國中也是,但在考上好高中我一如…不,是更加的怠惰,在第一次考試僅僅考出班上前十校排前半段而已,這個衝擊讓我後面選擇了放棄,成績幾乎處於墊底頂多只是不會被當的程度而已…,我到15歲左右的我都認為自己是全能的,做不做得到只是我想不想的問題,到了後來我理解到我以前的能力都是來自於基礎,都是以我小時候充滿好奇心得到的知識,讓在那個年齡我得以擁有比他人更早更多的常識,到了高中基礎不管用了,更多我不知道的新常識更細微的知識,讓我過去的基礎不管用了,現在我只能讀著不上不下的大學,這是教訓沒什麼可以辯解的…

点评

我和您有點類似,但又不大一樣 國小時一開始成績很糟,名次多少都不記得了,只記得是中後段,而好朋友都是前3左右。直到小5、小6突然開竅,考前拼命看漫畫隨便考到班上前3名。 到了國中,又是班上中後段,怎麼聽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8 17:58
+1……但是我不后悔,或者说不能感到后悔,不然对不起自己曾经哭过笑过的岁月,会有一种自己白活了的挫败感。所以我发过誓对自己曾经做过的决定最多只能表现遗憾,绝不能后悔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18 19:57

0

主题

857

帖子

1629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547
金币
997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6-17 22: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源氏計畫是怎樣啦WWWWW

点评

就是光源氏计划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30 22:2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20-2-24 19:40 , Processed in 0.13004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