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真白萌Web小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目录 目錄 完结
查看: 1000|回复: 10
收起左侧

[7-3章] 334.旗手

[复制链接]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发表于 2019-6-12 11: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某根絨毛 于 2019-6-13 16:19 编辑


翻譯君:想殺魚的流星醬

以下正文

大圣都。
纵观弗茨亚茨绵延千年的历史,它的规模之大可谓绝无仅有。
我现在就置身于它的街道之中,迈步前行。

前路昏暗。
一直以来照耀着城邑的『魔石线』的光如今已无处可寻。
大圣都繁荣的光辉也与之同去。
不仅日常生活的生命线被切断,就连弗茨亚茨城都落入了敌人的魔掌。路上,没来得及避难的国民脸上无不写满初次感受到的恐惧。这也难怪,因为这大圣都已有上百年与战火无缘了。就算南北正在交战,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战火会烧到自己脚下。

穿过砖石铺就的街市、走过司空见惯的拱桥、横穿钟塔和官厅,在向弗茨亚茨城进发的途中虽然被组织避难的骑士拦下,但我一报上名号便得到了放行。

最后登上了弗茨亚茨城前的长坡,战场的景象于是被陈列在了眼前。

弗茨亚茨城前的所有建筑无一例外皆片瓦不存。目力所及之处遍布血迹、弥漫于空中的血味腥不堪闻。

无数顶帐篷拔地而起,取代了倾颓的房屋。从帐篷中传来的伤员的呻吟声不绝于耳。看来久久不能平息的战斗造成的负担已经超出了医疗能力的极限。

在这些帐篷前方的,是利用断壁残垣临时垒成的护墙,在那下面则是依靠魔法构筑的阵地。

来到这里之后便再看不到面色发青的普通民众了。
写在充斥于此的面孔上的尽是紧张和杀意。
既有全副武装的骑士,也有着装相对轻便的隶属于公会的冒险者。为了这场战斗,弗茨亚茨不仅派出了正规军,还雇佣了为数不少的佣兵。

我一脸怅然地自其中走过,远望最前线的战况。

环绕弗茨亚茨城的河流、桥梁、街道已尽数为血——为『血之理的盗窃者』的血所吞噬。
不惟如此,即便是现在,那些血仍在蠢动着,意图侵蚀到更远的地方。
对此,骑士们排好了阵型,通过魔力的对抗竭力遏止血的扩张。

无论是以魔力构成的障壁、还是物力布下的天罗地网,如此出色的防线实在让人很难想象是一日之功。

即便失去了『元老院』这一头脑,军队这一身体的行动却依旧自如,这让我再次认识到今天的弗茨亚茨确实是集以往千年的大成之作。

但遗憾的是,发起侵略的敌人之凶恶同样是前所未有。
并不夸张的说,这次遇到的敌人虽只有两人,但其威胁却在『北方联盟』这一国家群之上。

首先、最棘手的一点就是数量。
为了对遏止血液扩张的作业进行干扰而发动袭击的『血之人偶』简直不可计数。
不过『血之人偶』相较之下其实算好对付的。虽然性质特殊,但终究是大圣都的士兵质量更高,在魔法护壁前的骑士们都能一对一轻松解决。

真正成问题的是那些形状诡异的『什么东西』。
这些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怪物们光是凭借其在视觉上的压迫力便能令见者魂不附体。
与此相应的,弗茨亚茨军队采取了彻底的远距离作战,且在任何情况下都严守多对一的战法。

拉开距离、以众击寡、规避白刃战,只施以远程打击。
并且为了避免这些使用远程魔法的士兵精神崩溃,在他们后方还有同伴在一刻不停地释放精神魔法。再往后方则有为竭力避免被『什么东西』拖入近战而下达指示的指挥官。

作为应急对策而言值得肯定,但只是这样并不足以打倒那些『什么东西』。
削弱、并拖住它们的脚步,只此而已。
然而,这可谓微不足道的战果却要伴以剧烈的消耗。为了压制一匹『什么东西』就要投入至少十名精锐,在那之中的大部分将不可避免地在身心两方面受到致命的伤害。

这早已不是划不划算的问题了,战况在一边倒地恶化。任谁都看得出来,随着时间的经过,防线将不断后移,不消数日整个大圣都便将被血吞没。环顾周围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指挥官对此都已有觉悟。

说到底,绝大多数士兵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和什么作战,他们不知道这场战斗因何而起,不知道怎样才算赢得胜利,也不知道究竟要战斗到何时。
这场战斗最大的问题,恰恰在于对它究竟是不是战争的疑惑。
它既不是有识之士掀起的革命,也不是与他国的少数精锐作战,而是更加不同的——未知的敌人。
是了,正是未知、光是这样就会给士气以沉重的打击,而士气对军队而言是比恐惧、魔力、体力都重要的。

说来可怜,其实第一天还在一个温和的阶段,真正的绝望要从第二天开始。到了明天,今天牺牲的同伴就会成为敌人,敌我战力的差距由此将进一步拉大,然后第三天比第二天更甚、第四天比第三天更甚。一度拉开的差距将再也没有机会弥补。

——此刻,我又看到了一名士兵即将在这场毫无希望可言的战斗中殒命。

在应急搭建的护壁前方,是用魔法构成的屏障,在那道屏障的前方,是士兵的战场。
一名男性士兵在遍布鲜血的地面上奔走,接二连三地释放着远程魔法,却在不意间被一匹迅速接近的『什么东西』捕获。
敌人伸展出脏器般的触手,惊惧成狂的他因之发出了惨叫。

“——!!”

我冲了出去。
穿过断壁残垣和帐篷的间隙,越过战壕与护墙,投身于最前线,在空中发动魔法:

“——『Light Rod』!!”

我制造出自己最擅长的武器,为了让战斗在最前线的所有人都能看到而将闪耀着光辉的它高高举起,随后借助着陆的势头将之挥出。

目标是即将夺走一名士兵生命的『什么东西』。

“——『Light Arrow』!!”

在击中它那令人大倒胃口的躯体的一刹那,我在武器的前端释放了另一道魔法。
『什么东西』于是像气泡一样崩解,没入了血池之中。看来就算是『血之理的盗窃者』凶恶的眷属,终究无法抵御『光之理的盗窃者』全力的一击。

这样总算是保住了自己作为『理的盗窃者』的脸面,接着我同方才命悬一线的男性士兵搭话道:

“已经没事了,你安全了。”
“圣、圣女大人……?”

我的登场让他浑身发抖。
是因为免于丧命的心安?还是为我的光而目眩?我不清楚理由为何,但他真的抖得厉害,几乎要跌倒在地。

接着,因为我的登场,战斗在最前线的士兵们面色为之一变。

“圣女大人……?是圣女大人。圣女大人回来了……”
“为什么、会在这里……?”
“什……?不是被绑架了吗……?”

虽然只有片刻,但纷乱的战场确实静止了。

感受到『Light Arrow』魔力的奔流,『血之人偶』摆好架势严阵以待。那『什么东西』的注意力也从眼前的敌人转移到了我身上。理所当然的,弗茨亚茨所有士兵的目光都为夜战中突然降临的光芒所吸引。

一如当初的计划,我以娴熟的手法鼓舞众人道:

“光已于此刻来临。接下来,我将引导大家前进……”

首先要缓缓地、平和地,让我的声音传及他们耳边。
这第一句话只要能听到的人听到就足矣。

“圣女大人!得救了……!!请您像之前一样救治大家!后方还有大量伤员急需治疗……!”
“不、不对!请先修复城内的『魔石线』!”
“啊啊!请用您的力量救救我们!用您的力量,消灭这些可憎的怪物!!”

于是附近的士兵们便向我乞求了起来。
他们的声音会传达给更远处的士兵,希望将由此传播开来。

现在整个战场想必都在对我手中辉耀的光做一厢情愿的揣测。
在无休无止的战斗中濒临极限的士兵的心灵已然将我这与明朗相去甚远的光当作了『神圣的光』加以尊崇。
而这正是我最想要的效果。

“圣女大人!我们等您的光等了好久了!!”
“啊啊!!若是诺斯菲大人的光、定能解决这些污秽的血!!”
“是诺斯菲大人!诺斯菲大人来了——”

其中甚至有士兵一边呼唤我的名字一边做祈祷。
圣女的身份本是我为了迎击父亲大人而准备的一张手牌,不料却在这种时候发挥了莫大的效果。虽然时间不长,但我在大圣都治疗不治之症的行动似乎收效颇丰。说起来,我还通过『魔石线』对整个弗茨亚茨进行了魅惑来着。

虽说是自己所为,但我还是皱了皱眉。曾让我的朋友缇缇身不由己的那种『期待』,如今重重地压在了我的身上。

“大家冷静一下……没错,正是这样,已经不要紧了……”

然而,我笑着接纳了它。

跟缇缇不一样,我已经是大人了。
我已然放弃做一个好孩子,不管是怎样的恶事我现在都做得出来。所以我无意老老实实地回应这份期待,以至于被其拖垮。我要像个大人一样,去利用它为自己服务。

“——魔法『Light』!『Light Field』!『光之御旗(Nosfy·Flag)』!!”

用魔力编织出一张巨大的光布,并令其尽可能地光辉灿烂。
以前只是依照安排而举起的这面旗帜,如今被我以自己的意志高举。

与此同时,光之结界迅速膨胀,对混战中的敌人的动作进行妨碍。
我倾尽自己所剩不多的魔力,争取到了少许演讲的时间。

当然,这当中还包括了有精神干涉作用的『Light Mind』、以及自费的魅惑的魔力。我要为了我的目的操纵己方士兵的心灵。

“——没错!!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与你们并肩作战!所以还请不要放弃!无论如何,你们的心都不能屈服!!”

我首先要做的,是叱责那些祈祷的士兵。
言外之意是告诉他们,如果有祈祷的功夫,还不如为我而战。

“听好了吗!?这世上绝无靠祈祷获得拯救的道理!只要祈祷就能得救,不存在那种好事!只有你自己!用你自己的力量、不断向前!唯有前进!才是在这地狱中唯一的救赎!!”

在战场中合上双掌的士兵们听了这话浑身一颤。他们回到了只靠祈祷终究无济于事的现实之中,继而面容扭曲。

“在这个世界里,祈祷不会给你们任何好处!甚至有人会利用、嘲笑、玩弄、压榨你们的祈祷,并以之为乐!!若是想活下去的话,那便绝不可祈祷!握紧你们的双拳,迈动你们的双腿,用你们的灵魂,去和命运战斗!战斗是你们求存的唯一途径!!是人活于世的正当方式!!”

这番激励固然正确,但确实流于庸俗。
当然了,听到我这普普通通的叱责,期待奇迹降临的士兵的神情不免有些失落。

“没错,凭借每一个人的力量才能开拓命运……所以我能做到的,只是为你们提供一点助力罢了……只能让光照亮将手伸向我的你们……我只能在这条昏黑的夜路上,给你们一点微弱的光……——!!”

这番激励能作用于百人,恐怕就算很好了。
言词这种东西,在战场上往往没有任何意义。
我明白的。

不过相对的,我的『光』可以传及所有——传及万人。
就算我的声音和身姿无从传达,唯有这份『光』——可以播撒到整个战场上,唤起『奇迹』。

是了,『奇迹之光』。
这是我作为圣女立于人前的基础,也是夺取临近瓦解的军队主导权的绝技。

我在魔法『Light』中灌注了全力。

将自己所能使用的所有强化魔法都输入到光中,令其侵蚀前线士兵的身体。
光同时浸透血肉,启动烙印在其中的魔术式,像润滑油一样注入需要的魔力。当然,我还加入了用以回复的神圣魔法。世界最顶级的『Full Cure』和『Remove』,加之以『光之理的盗窃者』的『代替』的力量。而最重要的,是我用精神干涉和魅惑带给他们的虚构的希望,在一瞬间改写了支配战场的绝望。

“这、这是……!?”
“所有人的伤都痊愈了……!!这种事、居然真的能……!?”
“啊啊,果然……!果然没错!圣女大人就是圣女大人啊……!!”

我都这么说了,结果还是有人合掌祈祷。
算了,都是常有的事了。
在些许的怀念感中,我将千年前的台词原原本本地重复了一遍:

“从此往后,你们无需再畏惧黑暗!因为我将赋予你们光明!此刻,我们每一个人心头都燃烧着弗茨亚茨的火焰!所有的火焰合于一处,将成神圣的太阳,焚尽那污秽的血!胸怀弗茨亚茨壮志之魂,必将战胜所有的怪物!所向披靡!!”

我鼓吹一种根本不存在的力量,用以欺诈、煽动。
我明知哪怕再小的误解在战场上都是致命的,却还是自行其是。

“是啊!圣女大人说的没错!赌上弗茨亚茨的荣耀,我们岂能在此畏缩不前!!”
“前进吧!!我定要将那些污秽不堪的血悉数荡尽!!”
“啊啊,诺斯菲大人!请您看好了!!”

在我的号召下,所有的士兵都有了动作。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剑,重新构筑出魔法,一边咆哮一边冲向了那些原本无法对抗的敌人。

啊啊,真的是……
你也好他也好,都是傻瓜、大傻瓜。
居然将曾经舍弃了弗茨亚茨的我称为圣女,醉心于我如此肮脏的光——忘乎所以地对我崇信不疑。

无论何时,群众这种东西都是如此的脆弱、愚昧、不可救药。
不过,这样就好。
我就是要利用愚蠢的群众,利用他们打通我前往父亲大人身边的道路。

——所以即便有人注定要在这条路上倒下,我也不能容许他就此退场。

“没错,前进吧!我的『旗帜』将照亮前进的道路!!”

我正要上前引领——可在这之前,有一名血气方盛的青年被我骗得昏了头,竟一口气冲出了阵列好远。

大概是战意被我的精神干涉引爆了吧,他不计后果地冲到了敌军阵前,解放了自己所有的魔力。
结果自不必说,青年的气力、体力、魔力尽失,他一脸满意地准备迎接气绝的结局。
实在是愚不可及,他将为国牺牲当作了一种荣誉,意图结束自己的人生。

——这·种·事,我·绝·不·容·许。

我立马借助旗帜的光将魔力输入青年体内。
同时还操纵他体内的血,运用他自己的神圣魔法展开治疗。
至于欠缺的气力和体力则由我『代替』支付。
我一面承受着难耐的疲惫感,一面喊道:

“还没到时候!还不可以放弃!给我战斗到最后一刻!在你们身后还有你们的家人!还有你们重要的人不是吗!?给我牢记这一点!!你们现在绝不可以倒下!!”

青年感觉到自己气力尽失的身体又充满了活力,重新站稳了脚步。
接着,他回过头,用含泪的双眼看着我,颔首道:

“——遵命!!”

得到『光之理的盗窃者』加护的青年重新投入了战斗。见证了此间过程的士兵们纷纷感叹“奇迹啊”,士气于是又上一层。

与高涨的士气一同而来的,还有士兵们被强化了几倍的魔法。

“魔、魔法的效果……!?如此强力的魔法,我还从来没用过……!!”

一名士兵因自己施展了效力前所未有的魔法而感动得浑身发抖。

“力量源源不断……!身体好轻……!!”

一名士兵因自己的动作前所未有的精湛而喜不自禁,也感动得浑身发抖。

这也难怪。
我现在已成所有士兵的『代替』。
换言之,他们的魔力和体力都是无穷的。不止如此,我还将今天早上为了与父亲大人战斗而收集的『经验值』切实地转化为了他们的『力量(Level)』。

“能行!就这样一口气杀到城——咕!!”

然而还是有错估了自己的实力,以至于身负致命创伤的人。跟刚才那名青年一样,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男子被『什么东西』的触手刺穿,血如泉涌。

——死亡于他已是近在咫尺。

青年心中燃炽的幻想的火焰行将熄灭。在此之前,我『代替』他承受了重伤,喊道:

“——咕、呜!别做蠢事!你难道分不清勇敢和鲁莽的区别吗!?去做你能做到的事!在保住性命的同时,尽全力做到最好!这才是真正于大局有益的!!”
“遵、遵命!”

青年立即退到后方,投身于自己原本的职责。途中,他捂着自己的腹部,低喃道“刚才、伤口竟然……”。

为了甩掉令自己几欲成狂的剧痛,我再一次喊道:

“如今,这面光耀的『旗帜』与弗茨亚茨同在!我会高举这面旗帜,守护你们所有人!所有的伤!所有的魔力!所有的恐惧!都将由这面旗帜承担!!”

战斗每继续一秒,伤员都会增加。
而我则一个不漏地予所有人以救治。

——我会『代替』承担一切。

士兵们渐渐察觉到了这点。
就算负伤也能在瞬间痊愈、不间断的身体强化、用之不竭的MP,所有这些都在不停地激励着他们。

当然了,这与奇迹无异的现象令全军气势大振。
于是乎,欢喜的咆哮在弗茨亚茨城前雷动。

“““——————————!!!!”””

就这样,一味后退的防线开始向前推进。

“——来吧,开始反击!道路将由我们开辟!大家跟上!!”

我利用这个机会大声喊道,事到如今,呼喊已是一种不间断的作业。除此之外,另一份作业则是奋力挥舞旗帜。
现下,我能清楚地感觉到,部队已逐渐团结一心。

“很好!!西斯!!拉丝缇娅拉·弗茨亚茨!!斯诺·沃克!!”

开场白已经结束了。
时机已到,我唤出了同伴们的名字。
紧接着,在后方待机的三人便来到了我身旁。只不过,缇亚用略带不满的口气抱怨道:

“诺斯菲,别用那个名字叫我……!”

看样子她已经舍弃了这个名字,不过这毕竟是出于知名度的考虑,希望她能理解一下。一旁的拉丝缇娅拉代我解释道:

“缇亚,这都是为了尽可能提高士气啊……”
“呜、可是……!我已经……!”

另一旁的斯诺牵起了缇亚的手:

“缇亚,没关系。……如果害怕的话,有我握着你的手。”

在本应是现场最为恐惧的斯诺的激励下,缇亚不满的情绪逐渐平息。

“……斯诺,谢谢。我明白的。我们不能在这里却步。而我也并非孤身一人。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
“嗯!诶嘿嘿……”

事到如今岂能为一个名字所困,怀着这份决心,缇亚用力回握斯诺的手。

拉丝缇娅拉欣慰地看着这一幕,与此同时,周围士兵的目光也集中到了她们三人身上。
其中一名队长打扮的骑士在看到斯诺之后大感惊讶,疑问道:

“代、代理总司令殿下……!?我听说您退下了前线……为什么、会在这大圣都……?难、难道说、您已经料到了会这样……”

要说能预料到今天的局面,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斯诺站到了发问的骑士身前,以肯定的态度答道:

“……嗯,我来了。只要有我们在,大家就可以放心了。你们只要跟在我身后前进,这就够了。”

接着,斯诺展开她身后的苍翼,威风凛凛地向众人示以『龙之风』和『龙之咆哮』。

“——我斯诺·沃克定会将敌人悉数打倒!!”

迎面吹来的风魄力十足。
斯诺深谙渴望依赖之人的心理。一如担任代理总司令之时那样,她在士兵心中树立起坚如磐石的可靠形象,令安心感沁入周围人心中。

骑士为斯诺英勇果敢的表现而感动地颤抖起来,接着又同缇亚问道:

“使、使徒大人也……也会与我们的代理总司令殿下一同战斗吗?”
“啊、嗯,没错。我(俺)被斯诺……不对,我(私)是在圣女的引导下前来的。无论何时,传说中的使徒都与弗茨亚茨同在——”

接着,在一次深呼吸过后,缇亚用不负于斯诺的气势高喊道:

“——我乃使徒西斯!于故乡危难之际驰援来此!!尔等今夜就将亲眼目睹莱文教之奇迹!我正是那千年之传说、英雄之路标!在使徒威光的照耀下,将你们奋战的身姿镌刻于世吧!!”

缇亚借用了戏剧中的台词,并令身后的光翼大展,失去的手足处亦有光粒迸发。仅仅是进入战斗状态,夜空便为她的光辉所遮盖。

登场效果很不错。
我们已然成为整个战场的焦点。
借这个机会,我又补以更进一步的台词:

“沃克总司令!使徒西斯!你们打头阵,率领士兵从右侧进攻!在『元老院』覆灭的如今,没有人地位更在你们之上!还望尽力!!”

我作为统领一切的『光之御旗』,向两人下达了指示。

“遵命。圣女大人。”
“诺斯菲,这是借你的人情,之后可要还给我哦。等这之后、一定……”

斯诺毕恭毕敬、缇亚则坦率地留下了道别的话,就这样一同踏上了战场。两人在士兵的注视下疾驰,一如英雄那般。
看着她们的背影,我回答道:

“好的,等之后。”

虽然到那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但还是发誓一定会还上这个人情。
随后,我立即向留下来的第三人指示道:

“左边由拉丝缇娅拉负责。就麻烦你发挥『现人神』的作用了。”
“诺斯菲……刚·才·的……”

拉丝缇娅拉用黯淡的神情呼唤着我的名字。
看样子,我和缇亚方才的互动令她隐约间的揣测转化为了确信。

“拉丝缇娅拉……我是千年前的传说之『御旗』。正是在这种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能比任何人都耀眼。所以,今天的事能请你交给我这个姐姐吗……?”

与之相对的,我以更成熟的态度,就像姐姐一样,对她的情绪加以安抚。

“……嗯,交给你了。姐姐去做姐姐该做的事,我·则·去·做·我·该·做·的·事。”

拉丝缇娅拉知道时间紧迫,所以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不对,准确来说,她只能点头。

就这样,在切实地划分好彼此的职责之后,我又唤出了其他同伴的名字。

“塞拉·雷迪安特!佩露修娜·库艾伽!守护『现人神』的真正的骑士们啊!我的妹妹就拜托你们了!!”

两名『魔人化』的骑士应声现身,在同我行了一个骑士礼后并肩站到了拉丝缇娅拉身旁。

“谨遵吩咐……”
“诺斯菲大人,必将不负所托。”

拉丝缇娅拉在两名骑士的陪伴下迈出了脚步。
她拔出了腰际的剑,留给我一句“按照计划,我们在里面汇合”,接着便冲进了左侧的敌阵。
当然了,她在过程中也不忘像戏剧一样颂扬道:

“——我乃莱文教的『现人神』拉丝缇娅拉·弗茨亚茨!!继承了缇娅拉·弗茨亚茨的意志,是当代的『圣人』!赌上弗茨亚茨之名,势将诛除亵渎吾等城池之贼子!骑士们啊,随我前进!左翼接下来由我指挥!!”

上位者的突然登场虽令士兵中的骑士们感到了动摇,但他们的表情都明朗了许多。

“联合国的『现人神』、还有『天上之七骑士』……!?”

越是指挥官——换言之、越是贵族出身的骑士,越清楚她们的实力。
堪称骑士之表率的她们的现身令全场的流向为之一变。低落的士气转眼间便高涨至极限。

确认过这点,我又继续呼唤道:

“——『魔女』!!『死神』!!”

因为她们的名字并不像前几位一般响亮,所以我使用了两人在大圣都的通称。

接着,我将手抵在地面上,将潜藏在自己影子里的她们拉了出来。
是身披黑衣——也就是莉帕的玛利亚。

因为顾及周围人的反应,两人同我确认道:

“……我们也现身真的好吗?”
“毕竟我们在这边没什么好印象啊。”

直到几天前,她们还被视作掳走我的祸首。在不少骑士和士兵眼中,两人是不折不扣的敌人。

“这倒确实。不过这种问题可以靠宣传的手腕解决。就当你们是在我的说服下洗心革面好了。……为了宣示这一点,可以让我在你们身上施加魔法吗?只要一点点就好。”

玛利亚表演的准备已经完成了。
只要再辅以一点光,我就能证明她是弗茨亚茨军队的一员。

“……事到如今就不必要什么许可了。将这份『思念』交予你保管本就意味着我已将全部的信任付诸于你。”
“我相信你,诺斯菲大姐姐!你一定要将我的思念也送到哦!”

这份和解与协助于大局而言明明是细枝末节,但却令难以自已的欢喜沁透了我的全身。
我一面感到浑身的痛楚略有缓和,一面回应二人的信赖道:

“呵呵,那么——我就不客气了。闪耀吧,背负我的光,一往无前。——『Light』。”

虽然讲出口的仅有一个『Light』,但这当中其实蕴含了多种多样的魔法。
在宛如黑色太阳的玛利亚身边,加上了一道太阳的光晕——圆虹。

“按照计划,你们两人取道城后,打通另一道入口。从后方压制法芙纳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谨遵御意,圣女大人。”
“我会加油滴~!!”

道过别后,玛利亚奔驰而出。
我立即高声对她身后的圆虹进行强调:

“——大家注意!接下来,吾友玛利亚将焚尽弗茨亚茨的城川!!承载了我的光的净化之火,定能一举荡平那道污秽的沟壑!!”

因为无需统领骑士们前进,所以玛利亚很快就抵达了城川之前。
尽管那里有造型可怖的『什么东西』严阵以待,但在我的精神干涉加持下,她毫无动摇地释放了魔法。

““——共鸣魔法『Flame Light』!!””

虽然命名方式略显单调,但其效果却惊世骇俗。

火与光。
两位『理的盗窃者』各自不同的本领在完美的共鸣下融合而成的魔法。

『火之理的盗窃者』特有的白炎被我的魔力染得更白。
无法分清那究竟是呈火焰形态的光、还是呈光形态的火焰。只能认为是化境界这一概念为虚无的『光之炎』不仅席卷了血河,还在一瞬间覆盖了弗茨亚茨外围的所有河道。

河道内的水尽数蒸发,理所当然的,居于其中的『血之人偶』在一瞬间便消失无遗。就连那些可怖的『什么东西』也并不好受。而影响最大的——

“这是何等的火焰……不对、是光……!!”
“这道光是……!?奇、奇迹啊……”
“那些怪物在畏惧这道和煦的光……!?”

附近的骑士们在目击这一幕后纷纷称之为“奇迹”。
这也难怪,因为置身于如此烈焰之前,竟没有任何人受其焦灼。明明『什么东西』在『光之炎』的侵袭下苦不堪言,己方却在『光之炎』的护佑下活力大涨。

“那是、是地下的『同死神相伴的魔女』……!?她也是友军吗……!?”
“是啊、不会有错了!诺斯菲大人的光感化她成为我们的同伴了啊……!!”

正所谓是驱逐邪恶、救济世人的神圣的魔法。
如此一来,再也没有人会敌视驱使『光之炎』的玛利亚了。就算没有听到强调她是我的朋友的那番话,仅凭眼前所见,士兵们就能领会她的立场。

表演大获成功。
玛利亚或许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她带着莉帕一起头也不回地越过了干涸的河道。

我正目送她离去的背影——恰逢此时,一具『血之人偶』杀到了眼前。

因为在下达指示的期间仍不断前行,所以我已经抵达了最前线。

面前的『血之人偶』高高地举起了它手中的血剑。
然而我不仅没有停下脚步,甚至没有进行防御。

“——『Sehr·Wind』!!”

不消我做些什么,就有一道强力的风从旁吹来,刮飞了『血之人偶』。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唤出了最后一位同伴的名字。

“骑士莱纳·赫勒比勒夏因。请你随我一同前进。负责对付『血之理的盗窃者』的可是你哦?”

话音落毕,久候多时的莱纳便从队列中现出了身影。

“——是了,我明白。以那位大英雄的骑士之名在此起誓:为实现我主珍爱的圣女之所愿,我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此期间,我仍不做防备地迈步前行。
就这样,我来到了防线的前方。

自然,袭击我的敌人越来越多。
但所有来犯之敌都被莱纳的魔法击退了。

“——『Tauz Schuss·Wind』!!”

看来琐碎的战斗都可以交给他负责。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在打头阵的同时集中精力履行『光之御旗』的职责了。

我举起旗帜,聆听整个战场的声音。

“这就是闻名联合国的赫勒比勒夏因的骑士的力量……!?多么强大的风啊……!!”
“都是圣女大人带来的啊……沃克司令、『天上之七骑士』、还有使徒大人和『现人神』大人,都来到这弗茨亚茨了……!”
“啊啊、一如莱文教的传承所示……世界(Whoseyards)的危机到来之际,使徒和圣人降临,『天上之七骑士』在旁护佑……!天运在我们这边啊……!!”

信仰在不断传播。
不仅是前线,阵列两侧和后方也都知晓了『光之御旗』的存在。

我的光已经布及整个弗茨亚茨,换言之,无论是在帐篷中接受治疗的伤员,还是正在避难的市民,都无一例外地处于影响之下。所有人都将我、将『光之御旗』奉为了自己的领袖。

然而居于『顶点』的代价是莫大的。
作为存在于战场之上的一切的『代替』、我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粉身碎骨般的痛楚。

万箭穿心相较之下算是程度较轻的了。皮肤绽破、神经断折、骨肉开裂、血流如注——如此这般,不可尽数。我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在承受剧痛的折磨。
不惟如此,还有程度更甚的形形色色的痛楚,有的像是抹了盐的锯子在伤口上拉扯,有的似是烧红的铁钉打进了身体,有的则仿佛是荆棘的倒刺钻进钻出。这些令意识不堪承受的负荷持续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大脑。

“哈啊、哈啊……!”

事实上,从刚才开始,我身上每秒都会新增十余处伤口。
即便我一直在用魔法进行治疗,但治疗的速度远远跟不上伤口增加的速度。我已经忽视了骨折和内出血的问题,只求治好外伤,在表面上营造出毫发无损的形象,光是这样就已经尽了全力。

说实话,我的内脏差不多已瘫痪了一半。明明如此,可我仍能继续行动,还是拜『半死体化』所赐。怪物的脏器代替了已然朽坏的心肺,凭借着非人的生命力勉强驱动血液流通全身。

当然,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解释我活着的原因。

——我现在之所以还能动,答案很简单。

那是因为我现在心怀的『留恋』之深重即便在过去所有『理的盗窃者』之中也是首屈一指。所以,我死不了。

作为『代替』,我从拉丝缇娅拉、缇亚、斯诺、玛利亚、莱纳等所有人那里接受了『救回父亲大人』的『留恋』。
对『留恋』的大小直接决定强弱的『理的盗窃者』而言,想必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厉害的强化魔法了吧。并且我有十足的把握相信,这才是『光之理的盗窃者』的神髓,也是『光之理的盗窃者』何以为完成品的理由。

此时此刻,我不仅以一人之力背负了上万人的痛楚,还背负了他们内心的恐惧。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驻足。

就算本能的恐惧填满了脑海。
就算思考机能趋于崩溃。
就算我的灵魂土崩瓦解。
只要『救回父亲大人』的『留恋』还在,『光之理的盗窃者』就会继续走下去。

为了心中的一份『留恋』,哪怕身心俱逝,也还能动。
这就是所谓的『理的盗窃者』——

“哈啊、哈啊、哈啊……!!”

在重新审视了自己力量的来源之后,我缓缓地、缓缓地继续向前迈步。

我必须与身后的信徒保持一个适中的距离。
伤口增加的速度实在太快,差不多连表面功夫都难以维系了。血液浸透了衣物,最终与地面的赤色混在一处。

因为战场本身满是血迹,所以姑且能蒙混过关,不过必须抓紧了。

我咬紧牙关,好不容易来到了大桥之前。
还差一点就能入城了。
不过理所当然的,敌人的主力已久候多时。

我带着笑容,不断强化光魔法。

“——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

为了死守大桥,可怖的『什么东西』在前方群聚如蚁。
以之为目标,我开始了最后的表演。

敌人密度最大的这道难关恰恰是让『光之理的盗窃者』发挥的舞台。
利用这个绝好的机会,我要让所有人明白,自己并非只能起到鼓舞的作用,更是一个值得托付一切的存在。
在失去了『元老院』和王族的如今,位居弗茨亚茨的、南方联盟的总大将之人——不、位居『顶点』之人非我莫属,我要将这一点昭告天下。

为此——!
我现在、要在这一击中倾注自己的一切——!!

“——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光啊、闪耀吧』——————!!——『Light Arrow·Brionac』——!!!!”

自然而然的,我的话从中途开始就转化为了『咏唱』。
在『代价』的锤炼下,我的心已是坦荡如砥——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无比坦率、无比专一、无比热切地,我如此祈愿着。

作为其结果,我铸就的光矢规模之大前所未有。

“贯穿这座城、这个国家——不,给我贯穿这个世界!照亮我前往父亲大人身边的路——!!”

就像是我内心的写照一样,我的光矢化为了一欲遮天的魔枪。
我一面咳血一面呐喊,同时奋力挥动右臂——掷出了能将整座大桥殄灭无遗的光矢。

到了这个地步,它早已不是箭矢,而是破城槌了。
眼前的光景有如流星驰过地表,在一秒钟左右的时间里,闪光盈满了世界。

与人类同等大小的敌人在这道『Light Arrow·Brionac』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它吞没了路上的一切,一直抵及伫立于后方的弗茨亚茨城城门。

“所有人!跟随我的魔法!跟随这面旗帜——!!前进————!!!!”

『Light Arrow·Brionac』荡平了大桥上的一切。
弗茨亚茨城的大门亦消失无踪。
目睹了这道魔法的威力,在后方战斗的士兵们纷纷欢呼道:

“一马平川了!!快、借这个突破口将敌人击垮——!!”
“开始反击!追随『光之御旗』前进——!!”
“能行、能行啊!只要有圣女大人在,我们就能赢——!!”

实在令人怀念。
就和我的鼓舞一样,这些话与千年前别无二致。

说起来,在那个时候、在最后那天,我也是像这样将无数人送入了绝境。仅仅是为了前往父亲大人身边,我就利用了不可尽数的希望,并将之全数扼杀。途中甚至不负责任地舍弃了手中的旗帜,不惜化为『怪物』,也要去见父亲大人一面。
彼时,我孤身一人——

走马灯闪过,意识随之远去。
看来就算是『光之理的盗窃者』,刚才的魔法也还是太勉强了。不光是身与心,就连灵魂也几近崩溃、行将消失——

“喂、诺斯菲!所以我就说了!在抵达基督身边之前,你什么都别做就好!!”
“——!!”

虽然几近支撑不住,但我还是立即振作了起来。

我还不可以消失。
愿意相信我的那些人的思念,那些『留恋』还寄存在我这里。
在将其实现之前,我绝对不能消失。
『光之理的盗窃者』还不能死。
不,是死不了——

“呵、呵呵……唉,真是的。莱纳你就知道操没用的心。这种小问题,完全没关系的。就是因为你总这么啰嗦,所以才让人恶心哦……”

我抓紧了险些飞走的意识,站稳了行将跌倒的身体,抬起头,同他笑道。

“……你还能耍嘴皮子就行!我来打头阵!你就有个大将的样子,慢慢来就好!明白吧!?”
“不、那可不行。我无论何时都必须走在前面。我就是这样活过来的啊……怀着坦率的心,一直、向前……!!”

好·孩·子·会·得·到·报·偿。
就是相信着这样一种愚蠢的『梦』,我现在才会在这里。
我告诉莱纳,事到如今,我无意止步。

“……!!既然这样,那你就继续走!不管多么痛苦!都不要停下来!!”
“……当然了!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莱纳没有来到我身前,而是在身后激励我。
拜此所赐,我终于能以『光之御旗』的身份,统领军队从容而悠然地走过了大桥——抵达了城门原来所在的位置。

被我的『Light Arrow·Brionac』打穿的正门就像开了个洞的血肠,有血流源源不断地自其中溢出。汹涌的水流冲击着我的双腿,意图将我推回后方。

我一边逆流而上,一边抬头仰望。

尽管弗茨亚茨城此时已然换了副模样,但余韵尚在。
看着这个与自己有不解之缘的场所,我不禁回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真是一段痛苦、艰难、黑暗、可怕的过往。
什么都未能传达便贲志而殁的千年前。
实话说,我现在所做的,很可能是重蹈过去的覆辙。

然而我决不能停下脚步。
岂止如此,认为『曾经的我』和『现在的我』不同的心情反而加快了我的脚步。

我人生的答案——我真正的『魔·法』已经变了。
在漫长旅途的最后,与各种各样的人相遇,得到了心心相映的同伴,终于升华。
所以,现在的我——

虽·然·辛·苦,但·不·辛·苦。
虽·然·痛·苦,但·不·痛·苦。
虽·然·艰·难,但·不·艰·难。
虽·然·黑·暗,但·不·黑·暗。
虽·然·可·怕,但·不·可·怕。

虽·然·我·接·下·来·会·死,但·我·不·会·死。

——怀着这份确信,我踏入了城内。
弗茨亚茨城门廊的景象与早上离开时几无相异。
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血量吧。从中央天井处可以窥见的上层、以及其边缘的栅栏处垂落了数道血瀑。通往地下的空洞已被血淹没。如果正门没有被缇亚打穿,恐怕城内早就被鲜血灌满了。

在这片地狱当中,他就待在离玄关最近的螺旋阶梯上。

为了不放一人前往拉古涅与父亲大人所在的『顶点』,他屈身坐在一个台阶上,静候我们的到来。

“……哟。你又来了啊,诺斯菲。”

法芙纳站起身,用一如既往的态度跟我打了个招呼。

“……嗯。我又来了,法芙纳。”

千年前为『风之理的盗窃者』缇缇所阻的道路。
如今又为『血之理的盗窃者』法芙纳所阻。
作为『光之理的盗窃者』,为了有一个不同的结局,我向他报以了微笑。



搬運君的話:偷偷幫諾斯菲的事我看到了呦,流星醬
眼前的光景有如"流星"驰过地表,在一秒钟左右的时间里,闪光盈满了世界。


一日萌新,終生萌新

我永遠喜歡流星醬

在教主流星大人的指引下,我们诺斯菲的信徒在此聚集。
为了加奈美教的明天,赞美我们至高的信仰一一(´◓Д◔`)
                                                                   ( っธิิิิิิิิิิิิิิิิิิิิิิิิิิิิิิิิิิิิิิิิิิิิิิิิิิิิิิิิิิิิิิิ์์์์์์์์์์์์์์์์์์์์์์์์์์์์์์์์์์์์์์์์์์์์์์์์์์์์์์์์์์์์์์์์์์์์์์ლ)

0

主题

42

帖子

74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14
金币
216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6-12 16: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来了呢
天主啊,你为什么站在远处?在患难的时候,为什么隐藏?

0

主题

42

帖子

74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14
金币
216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6-12 16: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流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没有回报,没有赞美,也没有希望的付出和等待,不是所有热爱都会保持下去的,流星也不例外。

点评

( ̄﹁ ̄)不知道呢,反正就算流星不翻譯了,流星群大概還是會留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12 16:49
天主啊,你为什么站在远处?在患难的时候,为什么隐藏?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16:49: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ahaiah 发表于 2019-6-12 16:47
不知道流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没有回报,没有赞美,也没有希望的付出和等待,不是所有热爱都会保持下去的 ...

( ̄﹁ ̄)不知道呢,反正就算流星不翻譯了,流星群大概還是會留著

点评

不会的,流星群现在还活跃只是因为流星还在,等流星离开了,这个群和其他群也没什么差别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12 16:51

0

主题

42

帖子

74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14
金币
216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6-12 16: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某根絨毛 发表于 2019-6-12 16:49
( ̄﹁ ̄)不知道呢,反正就算流星不翻譯了,流星群大概還是會留著

不会的,流星群现在还活跃只是因为流星还在,等流星离开了,这个群和其他群也没什么差别了

点评

就像九條群沒有九條一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12 16:52
天主啊,你为什么站在远处?在患难的时候,为什么隐藏?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16:5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ahaiah 发表于 2019-6-12 16:51
不会的,流星群现在还活跃只是因为流星还在,等流星离开了,这个群和其他群也没什么差别了 ...

就像九條群沒有九條一樣?

0

主题

42

帖子

748

积分

高中生

Rank: 4Rank: 4

天命
714
金币
216
荣誉
0
人气
2
发表于 2019-6-12 16: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群里的人都在不断变化,不可能停留在原处的,特别是流星自己。

点评

總覺得很深奧ತಎತ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12 16:57
天主啊,你为什么站在远处?在患难的时候,为什么隐藏?

362

主题

3999

帖子

5149

积分

劳动委员

流星教真白萌分區主教

Rank: 18Rank: 18

天命
4449
金币
2034
荣誉
20
人气
309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16:57: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ahaiah 发表于 2019-6-12 16:53
群里的人都在不断变化,不可能停留在原处的,特别是流星自己。

總覺得很深奧ತಎತ

0

主题

331

帖子

1656

积分

大学生

Rank: 5Rank: 5Rank: 5

天命
1459
金币
737
荣誉
0
人气
1
发表于 2019-6-19 23: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0

主题

13

帖子

261

积分

中学生

Rank: 3

天命
211
金币
163
荣誉
0
人气
0
发表于 2019-6-21 09:13: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吹流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真白萌Web小镇

GMT+8, 2019-11-17 23:23 , Processed in 0.0517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